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优质全文阅读

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优质全文阅读

宙光山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梁江涛李晏清,《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手拿回来!“对不起?刚才我不了解情况,错怪了你。”林暮雪歉疚地说。“不要紧!”梁江涛笑笑。“相信凭你的能力,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女朋友!真正的幸福!”“嗯,谢谢你!同样的祝福送给你!”“哈哈,我才不要女朋友,我要找男朋友!”飞机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三个小时的航程一点儿都不无聊。......

主角:梁江涛李晏清   更新:2024-06-11 20: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江涛李晏清的现代都市小说《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优质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宙光山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梁江涛李晏清,《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手拿回来!“对不起?刚才我不了解情况,错怪了你。”林暮雪歉疚地说。“不要紧!”梁江涛笑笑。“相信凭你的能力,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女朋友!真正的幸福!”“嗯,谢谢你!同样的祝福送给你!”“哈哈,我才不要女朋友,我要找男朋友!”飞机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三个小时的航程一点儿都不无聊。......

《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优质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旋即反应过来,林暮雪在讲自己面试的事,但这很奇怪啊,现在只有考官跟自己在场,她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梁江涛奇怪的眼神,林暮雪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嘛,你的表现大家早晚会知道的,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人家。”

说着嘟起了嘴。

梁江涛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了,林暮雪的背景绝对不简单。

至少在省委组织部有很硬的关系,不然她不会知道这些事情。

“快说你的感情生活啊,我都告诉你我的了,你不许耍赖。”林暮雪佯怒。

“我嘛.....我大学谈过一个女朋友,已经要分手了,不过现在还没正式分手,我这次回去就是要跟她分手的。”梁江涛道。

想起蒋梦雪,他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毕竟四年的青春,掏心掏肺,没想到却是错负了!

前世发生的一切,让他更加彻底看清了蒋梦雪,如今再无迟疑,对于这种女人,越早分手越好。

“考上省委组织部就跟人家分手?不过你也够坦诚的,不算伪君子。”

听了梁江涛的话,林暮雪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不过也不怪她这么想,知道梁江涛情况的肯定以为是他甩了蒋梦雪,如今金榜题名,鱼跃龙门,春风得意,抛弃贫贱相交的女友,简直是现实版的陈世美,妥妥的渣男。

对于渣男,全天下女人的态度都是差不多的。

“你错了,她根本不知道我考上了省委组织部,而是以为我是个考公失败者,即将成为毕业即失业的废柴。”梁江涛苦笑着说。

“为什么?”林暮雪很惊讶。

梁江涛介绍了他的情况,为救小女孩被车撞进医院,错过了海关面试,自己一个人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星期,蒋梦雪一次也没来看过,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

“啊?她竟然如此冷酷无情,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林暮雪实在想不出会有这样的人,实在太坏了。

而且梁江涛竟然这么勇敢,挺身而出救小女孩,这是典型的见义勇为啊,这种人只在书里看到过,今天却见到了活人。

这份勇气,很难得。

林暮雪的眼神里似乎又多了一些东西。

“没有误会,甚至她比我说的还要过分,只怪我当初没有看清楚.......”

梁江涛想着穿越前的那一场晚宴,蒋梦雪冰冷的眼神,郭天宇视他如蝼蚁的,李铁嚣张凶狠,陈平阴险毒辣。

不过,这辈子他不会让这一切发生,失去的,他要亲手拿回来!

“对不起?刚才我不了解情况,错怪了你。”林暮雪歉疚地说。

“不要紧!”梁江涛笑笑。

“相信凭你的能力,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女朋友!真正的幸福!”

“嗯,谢谢你!同样的祝福送给你!”

“哈哈,我才不要女朋友,我要找男朋友!”

飞机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三个小时的航程一点儿都不无聊。

飞机落地后,林暮雪打开手机,看着十几个短信,皱起了眉头。

“唉,张文俊实在是有些烦,天天给我发短信。”林暮雪抱怨道。

“张文俊?他不是没有手机吗?”

“刚买的呗,回去后不知道跟谁打听了我,然后就各种狂轰乱炸,烦都烦死了!”

梁江涛心中暗道,怕是知道你的家庭背景了,张文俊身在北大,总是能接触到圈里人。

张文俊这个人自视甚高,而且很有野心,知道林暮雪背景后立刻行动很合理,何况林暮雪本来就是美女。



“再比如说很多地方存在唯GDP论英雄的片面政绩观,只要GDP搞上去就是好干部,就算贪污受贿都瑕不掩瑜,不影响提拔使用!如此一来贪腐之风将会愈演愈烈,侵蚀党的健康肌体,成为沉疴毒瘤,不得不防啊!”

梁江涛说的这些东西在后世都发生了,党和政府也都花大力气去解决了,可以说教训深远,在这个时代说出来十分振聋发聩,显得很有先见之明。

考官全都呆住了。

想不到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年轻人竟然有这种见识,他说的事情……仔细想一想,好像真是怎么回事!

太厉害了!

姜万军沉默了,他是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干部的选拔任命就是他的重要工作。

现在从上到下的用人导向,的确如梁江涛说的这样,以能力为主,尤其是抓经济搞GDP的能力,其他的都是小节。

短时间看,这种用人导向对于经济发展的确有莫大的好处,也有助于解放思想、试错、搞创新。

但凡事都有个度,不能偏离了中庸之道

如果任这种思想自由蔓延,就会出现难以遏制的贪腐之风……

组织部不仅管干部的任用,还管干部监督。

真出了那种问题,他们难辞其咎,对于历史和人民也没法交代。

这个问题晏清部长和他已经反复讨论过,都没有一个成熟的想法,想不到被梁江涛说出来了!

这是英雄所见略同?

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跟梁江涛好好的交流一下。

“很好,看来你对当前的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比较留心,也比较注意思考,你认为当前组织工作存在什么问题?”

姜万军这道题已经不仅仅是在考梁江涛了,而是存了想听听梁江涛看法的心思。

组织工作是组织部的看家工作,也是党的基础,但当前面临很多问题。

考官中坐着组织一处、组织二处的处长,他们听到这个问题也都打起精神来。

梁江涛想了想,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组织工作的确出现了一些之前没有遇到过的问题,目前只是苗头,在后世就一目了然的。

开口道:“最主要的问题现在只是苗头,在未来十年内将会持续的暴露,那就是农村基层党组织薄弱的问题。”

“我们知道,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大量的农民工将会进城务工,他们的生活环境其实已经半脱离农村了,在这个背景下农村的党组织必然会面临老龄化空心化的问题。老党员年龄越来越大,而新鲜的血液却没有办法及时补充进来,长此以往,农村党支部基层战斗堡垒的作用将无从发挥!同时,已经发展了的农村党员也要进城务工,怎么样把他们组织起来,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恐怕要考虑建设流动党支部。”

对于这个问题梁江涛研究的不深,因为前世他没有在组织部工作过,也就仅知道一些面上的东西,知道什么就说了什么。

但殊不知,他的这些面上的东西对考官们来说也很新鲜,因为现在还没人把这些问题想明白、说明白。

考官们对梁江涛的评价越来越高,这个小子实在太厉害了,真是个人才啊!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哈哈哈,部长,我以党性人格跟你担保,这次考试绝对公平公正!至于其他考官是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故意给梁江涛打高分,刚开始可能多多少少存在这种心思,但看了梁江涛的表现后,绝对就不需要了。”姜万军笃定地说。

“哦?”

“梁江涛的表现惊艳全场,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如果他是第二,绝对没有人能是第一!”

“他的表现这么优秀?”李晏清吃惊道。

“何止是优秀二字?简直超乎想象。”

姜万军向李晏清复述了梁江涛的表现,尤其是他对那几个问题的回答。

听完之后李晏清沉默了。

“老姜啊,看来之前是我小看梁江涛了,说实话,梁江涛虽然是我推荐的,但我并没有具体接触过。本来也是机缘巧合下知道他是一个人才,存了惜才之心。他的表现如此优异,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这孩子实在给我太多的惊喜了。”

“部长啊,这恰恰说明了你的识人之明,慧眼如炬!同志们现在都很服气,都在议论这个梁江涛是何方神圣。”

李晏清脸上露出了微笑,梁江涛的表现如此之好,给他脸上增光了,成全了这份知遇之恩。

“既然如此,名单我就没有其他意见了,你们继续推进吧。”李晏清道。

“其他人好说,梁江涛分配到哪个处,还是得你拿个意见。”姜万军道。

李晏清沉吟了一下,道:“去研究室吧。”

“好的。”

姜万军点点头,刚入职的干部直接进研究室,这还是史无前例的。

研究室都是精兵强将,在材料上得至少能独当一面,其中还有不少大笔杆子。

组织部有很多核心处室,比如说办公室离领导最近,比如说几个干部处权力最大,比如说机关干部处管内部人的帽子,都非常重要,但其实在部内地位最高、大家最高看一眼的还是研究室。

因为研究室出材料。

在体制内的单位里,尤其是省委组织部这样的核心党委机关,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材料。

材料不仅可以最直观全面的反映工作成绩,而且代表了部领导的脸面。

材料的好坏直接决定了省委组织部向省委汇报以及向中zu部汇报的好坏。

俗话说干的好不如说的好,说的好不如写的好,就是这个道理。

其他处室有的是业务性的工作,有的是综合性的工作,各有分工侧重,只有研究室是综合中的综合,领导最为看重,要求最高,最辛苦,当然,进步也最快。

一般都是从其他处室千挑万选才能进来,进来历练几年,很容易提拔到其他处室当领导,给部领导当秘书的也多,甚至给其他省领导当秘书。

可谓前途无量!

以梁江涛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水平去研究室是合适的,恐怕用不了几年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才。

对此姜万军深信不疑。

……

梁江涛不知道,他的命运已经被两个大佬决定了。

考完之后,他感觉一切已成定局。

掏裤兜想要摸手机,发现空空如也,习惯了现代通讯设施的他,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

到商场上看了一眼手机,最便宜的也得两三千块钱,实在太贵了。

花了五十元买了一部杂牌子传呼机,在中国联通交了十元月租费。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手机的普及率迅速提高,传呼机的市场份额飞快萎缩。



刘健身高一米八,体型干瘦,外号“瘦猴”。

平时跟吴宏跟得很紧,打小报告最多的就是他,人人讨厌。

梁江涛和他同在一个寝室,更是看他不顺眼,老死不相往来。

其实,两人都是宁水县人,刚来的时候,刘健还想把梁江涛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可梁江涛根本不上套,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从那时起梁子就结下了。

不过梁江涛长得高大强壮,学习成绩又好,人缘也不错,刘健却也不敢欺负他。

可今天不一样了,刘健自觉进入了宁水县公安局,而梁江涛无缘进入江安海关,酒后不禁起了欺辱他的念头。

这叫借题发挥,既帮吴宏出气,又能搞梁江涛,岂不是一举两得?

看梁江涛这厮还敢不敢傲气?

媚上必然傲下,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刘健一脸嚣张,语气不善,旁人一眼就看出他要找茬。

梁江涛脸色略微一变,旋即又恢复常态,如果是以他前世的脾气,说不定就要跟刘健干起来,不过如今他已两世为人,又知道自己即将飞黄腾达,因此不准备跟刘健计较。

也不看刘健,也不答话,就当没听见,自顾自吃菜。

刘健的脸已经黑了,想不到梁江涛当众让他这么下不来台。

砰的一声,把酒杯重重搁在梁江涛面前,指着梁江涛道:“梁江涛,别给脸不要脸,你入党的事还是吴老师帮你搞定的,大学四年一个屁都不放,跟个没事儿的人似的,你狂什么?”

在酒精怂恿下,刘健完全撕破脸了。

“笑话,吴老师帮我搞定?入党是组织说了算还是吴老师说了算?”梁江涛一句话怼回去。

“你......吴老师是咱们年级的党支部书记,当然他说了算!”刘健脸红脖子粗地说道,他不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什么问题。

“吴老师比组织还大?组织是他家开的?吴老师让谁入谁就能入?你和吴老师关系那么好,为什么没让你入党?”梁江涛一连串反问。

“你......”刘健顿时才知道自己失言,而且梁江涛竟然当众接他的伤疤,他没入党是因为挂过科,不符合硬性条件。

刘健满脸通红地嘴硬道:“别废话,今天这酒你敬也得敬,不敬也得敬!”

“我要是不敬怎么样?”梁江涛冷冷地说,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让刘健一凛。

“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脾气又臭又硬,连给老师敬酒都不会,这种人走向社会也只能被毒打!”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海关关长呢!”

“海关关长是当不成了,这叫吹皱一池春水,下辈子吧!”

几个吴宏的狗腿子说道,都是些马屁精。

“你们别太过分啊!”

黄思澄力挺梁江涛。

他为人正直,也看不惯这一套。

他五大三粗,那些人一时间不敢造次。

“黄思澄,这里没你事啊,别瞎掺和!”刘健道。

酒壮怂人胆,何况今天这么多人给他撑腰,不行就收拾他们几个。

“刘健,别喝几口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老三王广浩也早就看不惯刘健了。

“哼哼,今天我算看清你们了,都是一个宿舍,你们五个天天抱团在一起,排挤我!行!你们有种!”

“你们睁开眼仔细看看,你们力挺的这个梁江涛,看看他做了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两个星期不见人吗?pc被抓了!”刘健大声说。

谣言私下里说是一回事,公开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这句话无异于石破天惊,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什么!真的啊!”

“这么牛逼的吗?”

“真的假的啊?不是说是因为去医院吗?”

“肯定是真的,刘健和他可是室友,去医院只是托词而已!年纪轻轻的,有什么大病要在医院待两周?肯定有鬼!”

“真恶心!长得还挺好的,想不到做这么龌蹉的事!”

“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敢pc,以后什么坏事做不出来?真是社会的败类!”

众人哗然,纷纷侧目,有些女生更是一脸嫌弃。

谣言是最具杀伤力的武器!

语言,是可以杀人的!

被刘健这么一搞,怕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刘健,咱们好歹是在一个屋一起睡了四年!老四去医院是明明白白的事,你为什么要污蔑他?”黄思澄怒道。

其他几个人也都怒视刘健,实在太过分了。

梁江涛缓缓站了起来,狠狠盯着刘健冷冷道:“刘健,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血口喷人?”

刘健这么做,就突破底线了!

这梁子,怕是化不开了。

刘健面对梁江涛摄人的目光心中一寒,但还是嘴硬道:“我哪有害你,外面都是这么说的!”

“外面?别人传流言也就罢了,你天天和吴宏在一起,难道不知道我在哪里?公安的人没来学校?学校没通知系里?”梁江涛的眼神越来越冷。

“我.....我.......”刘健有些心虚。

他的确知道梁江涛在医院,甚至知道梁江涛是见义勇为,因为公安局交警队已经跟学校通报了,学校也把情况同步给了系里,只不过吴宏故意压着不让说。

“你慌什么?”吴宏站起来走过来冷冷地说:“梁江涛,你不叫我老师,竟敢直呼我名字,就能说明你是个不敬师长的人。”

“哦?那得看值不值得我尊重。”梁江涛丝毫不让。

“哈哈哈哈,有种!以为你要毕业了我管不了你了是吗?告诉你,你还没有拿到毕业证呢!”吴宏威胁道。

“你想怎么样?”

“我就是让你好好掂量掂量,别一天到晚那么清高,对老师,要尊敬!何况,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有。告诉你,整个汉东都有我的关系!惹恼了我,我让你在汉东待不下去。”吴宏用手指点着梁江涛的肩膀道。

“我已经说了,我只尊重值得我尊重的人!我不惧怕任何威胁,有种你就来!还有,我这两周去了哪里,你一清二楚,为什么压着不说?让谣言满天飞,或者,这些谣言是你放出去的?”梁江涛的眼神越来越冷。

“什么谣言?告诉你,梁江涛,你这已经是在造谣了!”

吴宏冷笑着道,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谣言,的确是他让别人放出去的。

他是民商法系的土皇帝,向来为所欲为,惹了他,就要付出代价。

小说《权力巅峰:从救下小女孩开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吴宏,你看着我的眼睛,拍着自己的胸部说,这些天我去了哪里?!”梁江涛盯着吴宏,眼睛里似乎快喷出火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吴宏突然有些心虚,毕竟这事是他故意造谣冤枉梁江涛,而且涉及一个人最大的声誉,如果梁江涛跟他拼命怎么办?

再说,当众睁着眼说瞎话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时间吴宏僵在了那里。

“梁江涛,你怎么跟吴老师说话呢?”

“实在太过分了,自己做了这么多龌龊事,还说吴老师造谣!”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快跟吴老师道歉,不然今天休想离开!”

一群不明是非的人叫嚣,他们都是吴宏的狗腿子。

在他们看来,梁江涛是个连工作都找不上的倒霉蛋,就如同一只蝼蚁一样,可以肆意踩。

但大部分同学都对梁江涛有几分同情,吴宏的沉默可以说明许多东西,很有可能pc就是谣言。

联想到吴宏平时的为人,谣言或许真的是吴宏放出去的。

那实在太过分了!

再想到这四年他们都活在在吴宏的阴影下,也没少被欺负了,心中都愤愤不平。

“梁江涛,你已经犯了众怒,再不道歉的话我就顾不上这四年的情谊了!”刘健恶狠狠地说。

看着他们张牙舞爪,梁江涛内心却出奇的平静。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吴宏他们敢这样造谣,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如今他们以为自己是只蝼蚁,怎么样揉捏都没有关系,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底牌!

一旦风云际会,一定会让他们为今天的混蛋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梁江涛同学是因为见义勇为被车撞伤了,这两周是在医院里养伤,我能作证!”

大家惊讶地循声望去,只见声音的主人皮肤白皙,身材高挑,面容十分姣好,一双大眼睛里蕴含着几分怒气,赫然正是民商法系第一美女江颜。

江颜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很有背景,传闻他父亲是省里的大官,但江颜为人低调,从不谈论她的家庭,因此具体是什么职务没几个人能说清楚。

前世毕业的时候梁江涛也不知道江颜的父亲是什么职务,到后来才知道是省发计委副主任,后来又做发改委主任,最后提了副省长,妥妥的高干。

江颜对他们这群人就像女神一样,高不可攀。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大学四年也没有人敢追江颜。

而江颜一点儿也没有高干子弟的毛病,如同邻家女孩一样,毕业后去了汉东大学当老师,后来又去北京读博,由于层次相差太大,再也没有见过面。

讲真,前世梁江涛不是没有对江颜动过心,不过也只是动一下心而已,一来他有女朋友,二来也有自知之明,以他的家庭条件是万万配不上江颜的。

不过这种事论迹不论心,偶尔私底下想一下也无伤大雅。

他敢打赌,民商法系的男生绝大部分都把江颜当做梦中情人。

只不过他们都有自知之明,癞蛤蟆怎么能吃天鹅肉呢?

想不到今天竟然是江颜仗义执言帮自己说话,太出乎意料了。

“江……江颜,你怎么知道他在医院里?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啊,这是他掩饰自己的借口!”

刘健显然对江颜有几分惧怕,结结巴巴地说。

“刘健,你是不是诬陷人家梁江涛了,是的话赶紧道歉。”高斌道。

高斌是梁江涛隔壁班的,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仅学习好,人长得帅,还是个社牛,担任过校学生会主席。

听说他家里背景不凡,父亲也是省里的领导,工作去了省民政厅。

本科毕业能进省直机关,算得上最牛的工作了。

整个民商法系这么多学生,听说过的也就是高斌和另外一个大牛,那位去了省高院。

梁江涛知道,他父亲高振武是当过省财政厅预算处长,后来当副厅长,高斌在省里做到处长,到市里挂职,在梁江涛穿越前当到了副市长,算得上他们同学中混得最好的。

他能站出来帮梁江涛说话,主要是看在江颜的面子上,想要在江颜心里留一个好印象。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工作后,他未必没有机会。

“我....这.......”刘健显然更加惧怕高斌,吱吱呜呜说不出话来。

“你们实在太过分了!空口白牙诬陷好人!告诉你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是我亲眼见到的!那天在城东街车站,梁江涛同学为救一名小女孩被车撞了!梁江涛同学刚才也说了,这件事公安局肯定给学校通报了,吴老师没有不知道的道理,刘健你肯定也知道!人在做天在看,给自己积点儿德吧!”

江颜是系辩论队辩手,伶牙俐齿,一股脑说出来的话砸在吴宏和刘健的脸上。

梁江涛感激的看向了江颜,她身穿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又白又直的腿上裹着白色的棉袜,外面蹬着一双白色运动鞋,无比清纯美丽,白皙的脸庞透着健康的红色,比平时还要好看几分。

“原来如此啊,看来梁江涛真的是在医院啊!”

“江颜跟梁江涛非亲非故,肯定不会为他编造谎言的。何况江颜是什么人?她是不会说谎的。”

“如果梁江涛真的是见义勇为的话,那公安局肯定给学校通报了,那吴老师……这也太过分了吧,以前以为他只是人不咋地,没想到阴险到这种程度……”

“话说梁江涛也没有怎么惹过吴宏呀,竟然制造谣言说人家嫖娼,这不是把人家往死里逼吗?什么深仇大怨啊,这也太过分了吧!”

同学们朴素的正义感被激发了起来,你一嘴我一嘴纷纷说道。

吴宏和刘健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眼看的真相被拆穿了,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他们万万想不到,当天竟然有目击者。

但吴宏何许人也,在民商法系作威作福惯了,脸皮比城墙还厚,颠倒是非是他的长项。

“梁江涛,告诉你,不要猖狂,还是那句话,你现在还没有毕业呢,还归我管,惹恼了我没有好果子吃!”

“不要以为你没有工作就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有一百种方法能治你!”

“真不行把你的报到证扣下,你大学四年就白念了!”

“不过扣不扣估计对你也没影响,你找不到工作了,你去打工吧,四年大学白念了。哈哈哈哈!”

吴宏恼羞成怒,疯狂放着狠话。

在民商法系,从来没人敢这么对抗他,哪怕是要毕业了也不行!

他要让梁江涛付出代价。

梁江涛只是冷冷地看着歇斯底里的吴宏。

刚才,他已经悄悄打开小型录音机,把吴宏说的话全部录了下来。

之前他已经对谣言有所耳闻了,存了一个心眼。

对于从2023年回来的人说,很清楚应该怎么做。

本来想着找机会套吴宏的话,想不到他嚣张到这种程度,直接当众威胁他,仅凭这一条,告到学校里,吴宏就完蛋了!

对付这种人,千万不能客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