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世子爷如此弱娇

世子爷如此弱娇

陌无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令宜乃定国公府的世子爷,其外表堂堂,文武双绝,玉树临风,让无数少女趋之若鹜,可就是这样一个绝世少年,却始终不愿为自己寻佳人。其母亲为此而一筹莫展,可他却视若无睹,依旧我行我素。众人皆以为此天下无人能够将他制服,谁知那天,这个骄傲的少年竟然被一名女子薅头发、打耳光……

主角:顾令宜,孟逢君   更新:2022-07-15 23: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令宜,孟逢君 的女频言情小说《世子爷如此弱娇》,由网络作家“陌无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令宜乃定国公府的世子爷,其外表堂堂,文武双绝,玉树临风,让无数少女趋之若鹜,可就是这样一个绝世少年,却始终不愿为自己寻佳人。其母亲为此而一筹莫展,可他却视若无睹,依旧我行我素。众人皆以为此天下无人能够将他制服,谁知那天,这个骄傲的少年竟然被一名女子薅头发、打耳光……

《世子爷如此弱娇》精彩片段

中原国的初夏,天气有点燥热。

定国公府的书房里,一位一袭白衣的公子正站在书桌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桌面上的地图。

他面如冠玉,风采卓绝,看一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

只是遗憾,连续几年,都没能排上京都四大公子的行列。

不过,顾令宜并不在意这些虚名,更厌烦被京都的名媛淑女们打扰,她们除了惊叫还会什么?

如此,落下个清净才好呢。

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微微蹙起眉头。

又来了,这是自家娘亲本月以来第四次来书房打扰他了。

果不其然,定国公夫人王玉娘推开门进来,挂着一脸期待的微笑,招呼丫鬟将一捧画轴放在书桌旁。

不用问,顾令宜就知道是京都世家小姐们的画像。

他微微抬起头,有点无奈地望着娘亲。

“令宜,今儿个的画像,娘亲已经先行阅过,一个比一个美丽,相信总有一个你喜欢的。”

说完,也不等儿子有什么反应,直接打开了第一张画像。

“啧啧,你看看这娇滴滴的样子,再看看这不盈一握的腰肢……”

“伤眼睛。”

王玉娘立即噤声,嗔怪地瞪了儿子一眼,又伸出手,打开了第二张画像。

“这是左相府的嫡女,听说个子有点高,想来和你站在一起,应该十分登对。”

连续打开了四张画像,顾令宜都是兴趣缺缺的样子,眼神都不看过来,王玉娘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她丢下画像,絮絮叨叨地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都大龄二十二了,放眼整个京都,和你同年的几家公子,均已为人父。”

“你的姨母送信来,说你表弟又添了一个大胖小子,而我,比你姨母大三岁,新媳妇茶还不知道何日能够喝上。”

顾令宜对于这些说辞,都倒背如流了,他顿了顿,淡淡地回道:“娘亲和爹爹伉俪情深,不如,趁着年富力强,为我添个更加成器的弟弟?”

王玉娘的嘴角抽了抽。

造孽!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东西呢?

她瞬间红了眼眶,带着一丝鼻音说道:“儿啊,你作为定国公府的嫡长子、嫡长孙,后面不知道还有多少眼睛盯着你的一言一行呢,就算你还想多玩乐几年,也要为定国公府的脸面想一想啊。”

生怕娘亲再絮叨下去就天黑了,顾令宜赶紧收敛起不耐烦的神色,轻声回道:“知晓了,等儿忙完这几日,请娘亲安排一场酒宴好了。”

王玉娘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看来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也对,画像也可能掺假,而且一点都不灵动。直接在宴会上面对面地相亲,更有成效,说不定,令宜直接一见钟情了呢?

只是,这个相亲的姑娘,可得好好把关了。

王玉娘在内心里有了定夺,转身做了一个手势,丫鬟们点点头,抱着画轴鱼贯而出,书房再次安静下来。

顾令宜舒了一口气。

还有半个月,就是娘亲的生辰了,今年可得送一份让她难忘的大礼。


顾令宜思忖了许久。

听闻京都以南的无量山上,长着一株罕见的紫色萱草。

如果能采摘回来,保得娘亲青春常驻,说不定,她高兴之余,对于他的终身大事会宽延一段时日。

清早,顾令宜收拾妥当,穿上一身墨蓝色的袍子,出门了。

看见定国公府的大门被打开,早就蛰伏在外的人群猛然冲了上去,想要在顾令宜上马车之前,近距离地一睹容颜。

嘈杂声越来越近,顾令宜蹙起眉头,他最听不得这些喧嚣了。

书童顾安扫了一眼自家世子爷的表情,就知道他有点不耐烦了,赶紧掀开锦缎的帘子,请世子爷先进入马车,自个儿转过身,拦住那些兴奋得脸通红的女子。

“世子爷,尝一尝小女子亲手做的桂花糕啊。”

“世子爷,看一眼小女子的画作啊。”

……

顾安大喝一声:“都退下,世子爷现在有重要事情办理,耽误了,你们谁负责?”

一听说需要人负责,站在离马车最近的几个女子双眼冒光,大声喊着:“世子爷,小女子愿意一力承担,就罚小女子前来伺候着吧!”

顾令宜深呼吸一口气,伸出手掀开了锦帘,露出一张风华绝代的脸。

众人无不睁大了双眼看着,大气不敢出一声,暗暗想着自己就是有幸被世子爷选中的人。

脾气不好又如何?

整日面对这样一张脸,想想都是知足的。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顾令宜只是左手拦着锦帘,右手扔出一枚飞镖,堪堪从前排女子们的发鬓扫过去。

大家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见他冷冰冰地说:“顾安,还不走?”

马车飞驰而去,尘土飞扬。

一阵咳嗽声之后,众人以衣袖挥去面前的灰土,却听见好几个女子惊呼:“天啊,我的青丝。”

等恢复了眼前的清明神色,大家才发现,适才顾令宜丢出来的飞镖,削断了前排好几个女子的头发。

离开了人群,马车稍微慢下来,顾安抓了抓后脑勺,低声问道:“世子爷,那几个美丽的女子,您一个都没有看中吗?”

顾令宜说道:“前面有医馆,你且下去。”

“世子爷,是哪里不舒服,需要买什么药材吗?”

“给你自己抓一付清心明目的药。”

顾安碰了一鼻子灰,讪讪地不说话了,自家世子爷向来眼高于顶,对这些庸俗的女子看不上眼,日后,也不知道有谁家的女儿会瞎了眼。

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顾安停下来,去看看路面的情况,就在他侧身下车的瞬间,一个人影猛然从另一边上了车。

径直撩开锦帘,也不管里面坐的人是谁,欺身进入马车里。

顾令宜并没有行动,而是冷冷地说:“想死?”

孟逢君一怔,听到这句并没有感情起伏的话语,再看看说话人冰块一般的脸,随即回道:“成全你!”

看来,这京都的贵公子真是吃多了没事干,成日地生无可恋,这么年纪轻轻,居然一点朝气都没有。

哎,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孟逢君一边说着,一边就在宽大的车厢里站起身来,伸出手刀,朝着顾令宜的天灵盖切过去。

完全没有想到来人出这么一招,加之,他闻到一缕很幽香的气息,神情恍惚了一下。


好幽香啊!

所以,虽然避开了惊险的一招,但是,顾令宜额前的头发还是被扫落了一把。

顾令宜气得浑身发抖。

向来只有他如此,今日却被人如数还到自己身上。

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妙龄女子。

感受到头痛,他的心更是痛到无以复加。

顾令宜怒目圆瞪,准备伸手扯下她的面纱,看看这个无比讨厌的女子到底长得有多丑!

孟逢君见这一招失误,也不想过多纠缠,她迅速转过身,准备下车逃走,却被人扯住了前襟。

一个向前倾,一个往后拉,稍微用力,她就被扯掉了第一粒盘扣。

“你……”

孟逢君气不打一处来,转过头瞪住他。

要死要活的是他,现在他没有死成,反而不肯放她离开了?

不放就罢了,好好说话便是,为什么还要动手动脚呢?

顾令宜看着眼前露出来的莹白色锁骨,以及,上面一条粉色的细带子,大脑一片空白。

就算他再迟钝,也知道看见了什么了。

减弱了手里的力量,瑟瑟缩回手,他刚准备开口解释一番,却被重重地打了一个耳光。

这次是他理亏,所以,他只是闷闷地坐着,脸别到一边。

孟逢君捂住前襟,掀开帘子下车,刚刚稳稳地站在地面上,马车里就丢出一件白色的长袍,正盖在她的头上。

一股竹子的清香气息扑鼻而来,手感也十分柔滑。

想来,是马车里那个公子表示歉意,她也不客气,抱着长袍跑远了。

顾安傻傻地站在原地,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容量还不足以消化刚才发生的一切。

自家的世子爷,那个向来都不看女子一眼的冰山男,居然在大街上马车里,调……戏了一个小女子?

“世子爷?”

顾令宜红着脸闷哼了一声,拿起手边的书看起来。

“世子爷,刚才那个……”

“还不回府?错过午饭你就饿到明日这个时辰。”

顾安回过神来,再好奇也不能耽误吃饭,既然世子爷发话了,还是赶紧回去。

马车快要到府邸大门了,顾安这才疑惑起来:不对啊,今儿个,是世子爷说要出远门,为夫人挑选礼物的啊。

“世子爷,这马车上的包袱需要卸……呃,下来吗?”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自家的世子爷无比麻利地进了院子,头也不回地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王玉娘正在前厅品茗,一抬首看见儿子走过,急忙准备唤丫鬟去取画轴。

可是,顾令宜一反常态,似乎没有看见她,走得更快了。

所以,王玉娘唤住走在后面的顾安。

“你们出门去了?”

“请夫人责罚,小的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王玉娘一挑眉:“自请责罚啊?那就去那边的碎石路上,跪到吃夜宵为止吧。”

明明知道他饭量大,这娘儿俩还偏偏都都用吃食来威胁人。

顾安很没有骨气地妥协了,他扫了一眼夫人身边的丫鬟。

等夫人屏退丫鬟之后,顾安这才走近一步,轻声对夫人说:“马车在路上磕着一块石头了,小的下车检查,搬开石头之后……”

“谁想听那些废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