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农家有女是神医

农家有女是神医

渐进淡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是个技术活,与那些前辈们不同,温暖穿越后的新身份,不是名门贵女,也不是千金公主,而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瘟神!家人们将奄奄一息的原主丢进猪圈,对她不管不问,最终导致悲剧发生。温暖不想继续待在那个腌臜的家中,她撸起袖子创业赚钱,不光成了远近闻名的富婆,还得到瑾王的青睐……

主角:温暖,纳兰瑾年   更新:2022-07-15 23: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暖,纳兰瑾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家有女是神医》,由网络作家“渐进淡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是个技术活,与那些前辈们不同,温暖穿越后的新身份,不是名门贵女,也不是千金公主,而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瘟神!家人们将奄奄一息的原主丢进猪圈,对她不管不问,最终导致悲剧发生。温暖不想继续待在那个腌臜的家中,她撸起袖子创业赚钱,不光成了远近闻名的富婆,还得到瑾王的青睐……

《农家有女是神医》精彩片段

枯藤老树下有一间猪舍,猪舍里有两只吃饱喝足的大肥猪叫得欢。

猪舍旁边有一间茅草屋,此刻屋里的人吵得欢。

吵死了!温暖脑仁疼,想睁开眼睛,却一阵阵晕眩袭来。

“我不管,你们现在就得将这个晦气的瘟神丢出去,不然就别住这柴房了!

老头子,你管一管!你不管以后你有脸面对温家的列祖列宗吗?!”一个头戴银钗,皮肤有点白,两额略高,眼睛有点倒三角眼,嘴皮子很薄,身穿锦衣襦裙,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妇人声色俱厉的道。

大夫说这个瘟神如果今晚醒不过来,那就得准备后事。

她的大孙子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她绝对不能被这个晦气的家伙冲撞了她家大孙子的喜事,坏了大孙子的运道,他将来还要考状元,当大官的。

再说她早就想赶这晦气的一家子走了!

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会错过。

温老爷子听了自己平妻的话,他走到床边,探了一下床上的女孩的鼻息,若有若无的。

他心里一慌,真担心她就这样死了,然后冲撞了亮哥儿的喜事,坏了老大家的运道!

看看老四家的前途都被她拖累,他看向自己的正妻:“桂枝,暖姐儿快不行了,这都快断气了和死人有什么区别?你赶紧席子一卷,将人丢了吧!你也不想一家子都被她连累死吧?”

“老头子,一家人都是福祸相依的,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再说这也是你的孙女啊!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你怎么这么狠心说丢就丢?我不丢!

暖姐儿福大命大,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们在这柴房里不出去,三个月内都不去上房,绝对不会冲撞了你的大孙子!”一个满头花白,身形瘦削,脸无二两肉,一脸皱纹的老妇人抹泪道。

那可是一条人命,不是一块肉,他怎么说丢就丢!

“爹,我求你了,不要丢暖姐儿,暖姐儿不会有事的,这么多年她都熬过来了,这次她也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要丢了她。

我保证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绝对不踏出柴屋半步!不会冲撞了亮哥儿。”吴氏跪了下来红着眼睛道。

她的暖姐儿太命苦了。

站在角落里的两个孩子见自己的娘亲跪了下来,也跟着跪了下来,拉着温老爷子的裤脚哭着道:“爷爷,不要丢了三姐,她一定会好的!我们都不出去,以后都不出去!”

“对,我们不出去,不会冲撞了大哥哥的!求爷爷不要丢掉三姐。她不会有事的!”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你们不出去,又不代表她不会死!难道死了还一直留在屋里吗?死了就是晦气!

你们这些黑心肝的就是见不得我们好,想害亮哥儿考不上状元,害温家永远都出不了头!”朱氏一脸阴鸷的瞪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连胸膛都没有了起伏的女孩。

这明显就要死了!

“不要,不会的!爷爷,不要丢姐姐,她不会死的……。”

“老头子,你的心是肉做的吗?暖姐儿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你怎么这么狠毒!”

“这……”温老爷子看着两个孙子哭得满脸眼泪,有些犹豫。

他也不想当个狠心的爷爷,做这缺阴德的事啊。

可是大孙子的运道......

“你不丢我丢!朱氏看见温老头子犹豫了,立马冲到床边,一把将人抱起,往外冲。

幸好这个瘟神病坏娇瘦成了纸片,不然她都抱不动。

朱氏的举动太过突然,王氏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去抢回自己的孙女。

“朱氏!你快放下暖姐儿,万一摔了,我和你拼命!”

朱氏紧紧的搂着女孩,不让王氏抢过去:“不放!我绝对不能让这个瘟神害了我一家!”

两人一人搂着女孩的上半身,一人搂着女孩的下半身,两不相让!

“暖姐儿才不是瘟神!朱氏,你放手!不然我和你拼了!”

“不放!要么你将这短命种丢了,要么你们搬出去,别将晦气传给我们!”

两个妇人大眼瞪小眼,两不相让。

吴氏站在两人的边上提心吊胆,她双手半伸出去,以防万一,就怕女儿一不小心被她们摔了,她能第一时间接住。

两个孩子也围在她们身边,急得团团转,又不知道做点什么好,只是姐姐姐姐的叫着。

温老爷子皱起了眉头:“朱氏将人放下,有事好好商量!”

“不放!”朱氏使劲的扯着人往外走。

王氏使劲的搂着不放。

“放......手!”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

温暖感觉自己快被勒死了,她的胸膛被人箍紧,进不了气。

“暖姐儿!暖姐儿醒了!”吴氏一直紧紧的瞪着自己的女儿,惊喜的道。

“三姐说放手!二奶奶你快放手!”小女孩在旁边急得跳脚。

“不放,醒了又如何?说不定这是回光返照!老头子,快帮我,将人丢了!你还想不想亮哥儿考中状元了!亮哥儿若是被这晦气的赔钱货冲撞了,考不上状元,我和你拼了!温家的列祖列宗也和你拼了!”朱氏紧紧的勒着温暖,死死不放,话像连珠炮一样放出来。

温暖被勒得直翻白眼,她的身体很无力,根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放手,你快勒死三姐了!”小男孩急中生智张嘴咬住了朱氏的手臂。

朱氏吃痛,松了手。

温暖的前半身往下掉!

吴氏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然后,紧紧的搂在怀里。

温暖一阵晕眩,浑身无力。

这是什么豆腐身体?浑身发软!

王氏着急道:“快将暖姐儿放在床上。”

吴氏赶紧将温暖放回床上,护着。

朱氏被咬,一巴掌扇在小男孩的脸上:“狗崽子!敢咬老娘!贱人的种就是贱!”

小男孩被打得跌倒在地上,牙齿都掉了一颗,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五个手指印分外明显。

“坏人!”小女孩见哥哥被打,直接冲过去用头去撞朱氏。

朱氏被撞得一个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小贱人!”她稳住身形扬手又想挥一个巴掌。

“朱氏!你个贱人,我和你拼了!”王氏见朱氏敢打自己的孙子,直接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扬手扇了她一巴掌。

“王氏,你个泼妇!”朱氏被打失声尖叫,伸手去抓王氏的脸。

于是温老爷子的平妻和正妻两人又成功的打起来了。


又来了!温老爷子一阵头痛。

“住手!”温老爷子赶紧上前去拉开王氏。

朱氏乘机挠了王氏的脸一把,将王氏的脸抓花了,她还想再抓时,温老爷子对着朱氏怒吼:“够了,住手!”

成何体统!

朱氏这才收了手,她还有正事要做,不和这个贱人计较。

朱氏捂着脸,坐在地上哭道:“呜呜.....我不活了!我一家子都要被连累得家破人亡了!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嫁了个男人,给他生儿育女,光宗耀祖,现在被人欺负了,他不护着就算了,还想让那个瘟神将我一家子都害死!与其被人害死,我自己死了算了.......”

温老爷子一阵头痛:“你不能好好说话吗?有事好好商量!”什么叫他不护着她?

朱氏生气的抬起头,蹭一下站了起来:“我怎么没有好好说话了?你让我好好说话,好,我说!老头子,今日要么将这个瘟神丢掉,要么王氏一房人搬出去,不然我带着三个儿子去跳河!我绝对不能让这个瘟神祸害了我们这一房人。”

王氏那一家子贱种将一个瘟神如珠如宝的疼爱着,他们绝对不会丢了这个瘟神的,所以她的目的是将王氏这一家子贱种赶走!

可是老爷子是个心软的,来之前明明说好了,被王氏这个贱人求一求又变了!不逼他不行!

温老爷子皱眉,亮哥儿书读得很好,是光宗耀祖的希望。

只是老四一家搬出去,搬去哪里?他们又没有银子。

他的银子,朱氏都锁好了,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

朱氏见老头子不说话,又哭了:“呜呜.....可怜我家亮哥儿是状元之才,今日要被这个瘟神连累了!王氏,你不将这瘟神丢了!我家亮哥儿考不中状元,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暖姐儿不是瘟神!你嘴巴放干净点!”孙子孙女被打,朱氏左一句瘟神,又一句短命种,王氏也怒了!

她也想搬,谁想看朱氏这副嘴脸!

再说万一那个温亮考不中状元,赖在她家暖姐儿身上怎么办?

哼,状元是这么好考的吗?

只是搬出去,搬去哪里?她手头又没有银子,不搬好歹有间柴房住住。

虽然就住在猪舍旁,一屋子猪粪味。

王氏心里发愁。

温暖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才觉得不晕,她有气无力的道:“搬!”

吴氏看见温暖嘴动了动,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马上俯身靠到温暖的耳边,温柔的道:“暖姐儿,你说什么?是不是要喝水?”

“搬,我们搬出去。我不想耽搁亮哥哥考状元。”温暖用尽全力的道。

温暖在朱氏和王氏吵起来前便穿过来了,她是被一股子猪粪味熏醒的。

只是刚才一直在接收原主的记忆,所以睁不开眼睛,而且她也要消化一下穿越的事实。

她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成了一个先天不足,体弱多病的小农女,家里的人为了给她治病,卖屋卖田卖地又卖身,只差没有家破人亡,所以村里的人私下都叫她瘟神,讨债鬼,短命种,药罐子。

温暖从原主的记忆中她判断那个亮哥儿绝对不是状元的料!这罪名她不扛!

而且朱氏和大房的人太会算计了,可以趁此机会搬出去,摆脱他们,然后过上美好的日子。

吴氏听清楚后,眼睛湿润了,她看向王氏:“娘,暖姐儿说搬!”

这时一个高大的男人,掀开了门帘一脚踏了来,他的手中提着两包用油纸包着的药材:“那便搬!”

他在外面都听见了,暖姐儿想搬,那便搬!

温暖转头看过去,走进来的男人的脸上有一道恐怖的刀疤,看上去有点凶,和他浑身散发的一股子儒雅的气质不配,温暖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是原主的爹温家瑞。

王氏马上道:“好,搬,暖姐儿想搬,我们就搬出去!”

他们一家都是暖姐儿说什么就什么的,那孩子苦,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一家人都让着她。

先搬出去几天,等暖姐儿稳定了,就搬回来。

朱氏一听,心里那是一个高兴,只是她又担心他们搬出去没几天,走投无路,又找借口搬回来。

她马上从身上掏出了一两银子,有点肉痛的递出去:“这间柴房是你们的,我买了。以后别想着回来连累我们!”

这个温家上房,厢房柴房全部都是王氏的嫁妆银子建的,现在连柴房也保不住了。

温老爷子听了皱眉,他刚想说什么,朱氏一个刀眼刮过去,他便闭嘴了。

王氏犹豫了,这……要是将柴房也卖了,她们以后就不能回来住了。

朱氏见她这表情,不给她细想的时间,马上刺激她:“一两银子买一间柴房足够了!怎么?又想懒着不走啊?要是被这瘟神害我家亮哥儿考不上状元,你赔得起码?你对得起温家的列祖列宗吗?”

王氏最受不得刺激,她听了这话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银子,气愤的道:“谁想赖着?我怎么就对不起温家的列祖列宗了!我的孙子比你还多呢!别再让我听见你说暖姐儿是瘟神,不然我就不搬了!”

总是状元,状元的挂嘴边,状元有那么好考的吗?那满大街都是状元了!

考不上就想赖在暖姐儿头上,没门!

王氏心里腹诽,但这话没有说出来,她也不是见不得小辈好的人。

“你的孙子的确多,可是有用的没有一个啊!不是病就是废!不想赖着就赶紧搬吧!银子你收下了,以后别回来连累我们!”朱氏鄙视的看了一眼温暖几人,一窝子废物!

想到自己的大孙子还有大孙女这么有出息她就得意。

“你闭嘴!”温家瑞气得脸都黑了,什么叫有用的没几个,不是病就是废?他的儿女一个个都顶好的!

王氏被朱氏气炸了:“你放心,以后就算我们一家流落街头都不会回来连累你!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以后的事谁说得清楚呢!说不定我的孙子会考中状元,光宗耀祖呢!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也别上门求我!”

虽然王氏觉得没有这么一天,但是输人不输阵啊!

温洛被人说废,他攥紧了小拳头,以后他一定要出人头地,比亮哥儿还要出息!

不是病就是废?温暖看着朱氏的嘚瑟劲,眸子里燃起了一束小火焰,身体连说话都吃力,此刻她就不怼回去了,以后且走着瞧。

“呵,那你放心好了,老娘求谁也不求你!出了这柴房,你们一家子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都不知道呢!还光宗耀祖!能盖上一间屋子,老娘就算你厉害,叫你一声祖宗!”

王氏气得脸色发白,但又知道她说的是事实,还是嘴硬的道:“你放心,入冬前我们一定能住上新房子!”

朱氏留给她的是呵呵两声,她都懒得和她废话了:“赶紧收拾东西,滚出去住你的新房子吧!入冬前你们能住上青砖大瓦房,老娘以后认你做祖宗!还有天黑之前一定要搬走!”

说完这话,她便拉上自己的老头子离开了,免得他偷偷补贴王氏这贱人。

温老爷子想和王氏他们说些话都不行,他想着到时候再偷偷补贴一下他们。

朱氏离开后,一家人松懈下来。

王氏赶紧看向温暖:“暖姐儿,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她全身都不舒服,使不上劲,只是温暖摇了摇头:“我没事,弟弟的脸痛。”

温暖看着为了救自己被朱氏打了一巴掌的小男孩,半边脸都肿了,还被掉了一颗牙齿。

那是原主的弟弟温洛,七岁,他身边的小女孩是原主的妹妹温然,两人是龙凤胎。

原主的上头还有一对十三岁的双胞胎姐姐温柔和温馨和十二岁的一对双胞胎哥哥温淳和温厚。

而原主只有十一岁。因为吴氏头两胎间隔太近了,后来怀上原主时,二胎还没戒奶,身体还没恢复,所以原主早产了,先天不足,体弱多病。

王氏是原主的亲奶奶,温老爷子是亲爷,刚才的朱氏是温老爷子的平妻。因为王氏成亲三年无所出,娶的平妻。

朱氏嫁过来一连生了三个儿子,底气硬,平妻都成了正妻的架势。

而王氏在朱氏怀第三个儿子时才怀上,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原主的爹和小姑。

王氏听了温暖的话,这才想起小孙子,她赶紧拉过温洛,搂进怀里,心痛的看着他被打肿的小脸:“朱氏那个杀千刀的!心怎么这么黑!这下手得多重啊,连牙齿都打掉了!洛哥儿痛不痛?”

如果有鸡蛋就好了,可以帮他滚一下,可是她家连米都没有了,不要说鸡蛋。

温洛咧嘴笑了笑,只是表情有点扭曲:“不痛,我不敢拔牙,打掉了正好。三姐没事就好。奶奶我们搬去哪里?”

温洛七岁多,开始换牙了。

“你这孩子。”王氏又是一阵心痛,只是搬去哪里?

王氏发愁了。

温暖早就想好了:“奶奶,村尾不是有个草棚子吗?咱们先搬去那里住吧!现在还没入冬,也不冷。”

村尾有一个草棚,那是前两年闹旱灾时,逃荒的人在温家村落脚时留下的。

温家瑞想了想,那个草棚,他找村里的兄弟一起去修补一下,好歹能遮风挡雨,不算露宿街头,于是他一锤定音:“那就搬去草棚。”

“那我现在就和四郎一起去收拾一下,我们也算有新房子了!燕娘,你和孩子留在家里给暖姐儿煎药,照顾暖姐儿,顺便收拾行李。”

王氏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她马上便放开温洛,去找扫帚,顺便搬些东西过去,免得走太多趟。

她打算先将锅和碗筷这些东西搬过去。

吴氏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娘,我和孩子他爹去打扫,你留在家里煎药吧!”

温然和温洛马上异口同声的道:“奶奶,我也去打扫,你在家里照顾三姐吧!”

温暖看着几人抢着去干活,知道他们都是相互友爱的一家子人,心里也暗暗庆幸能遇到这么团结友爱的一家子人:“我不用人照顾,大家都一起去打扫吧!这样更快一点。”

“不用人照顾那怎么行!”王氏一口拒绝。万一没有看着暖姐儿,她又去跳河怎么办?

温家瑞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现在刚过正午,但是已经入秋了,天黑得比较快,入夜后寒露重,暖姐儿是绝对不能被寒气入侵到的,她的身体受不了,那草棚暖姐儿住不得,得搭建一间竹房子。

竹子村里就有许多,不用花银子。

他想了想便道:“洛哥儿受伤了,你和奶奶留在屋里照顾暖姐儿,然姐儿,你和娘亲,爹爹一起去打扫新房子好不好?”

温然乖巧的点了点头:“好,我要打扫新房子。”

温洛不满了,他挺了挺胸膛:“爹,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让妹妹去打扫,自己却留在屋里?然姐儿留下来照顾三姐,我去打扫。我的手又没被打,我的脸现在也不痛了。就算脸痛,我又不是用脸来打扫的!”

大家听了这话都笑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两人虽然只有七岁,但天天上山捡柴卖,赚银子给暖姐儿买药,还会做饭洗衣。

男孩子就该比女孩子多肩负起一些重担,温家瑞听了点了点头:“好,那然姐儿和奶奶留在家里照顾暖姐儿,我们去打扫,尽快搬新家!然姐儿你比较细心,好好照顾三姐,看紧她,三姐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赶紧去告诉爹爹知道吗?”

温然听见温家瑞说自己细心,她高兴的点了点头,童声童气道:“好。”

王氏想去,但她有点担心暖姐儿又自寻短见,也担心她这是回光返照,然姐儿一个人照看不来......。

啊,呸呸呸......

想什么呢,暖姐儿才十一岁,自己回光返照,暖姐儿也不会回光返照!

她一定能苦尽甘来的!

王氏便道:“那我留下来煎药,你们去吧。”

大家商量好后,三人便去收拾“新房子”了。

王氏摸了摸温暖的额头,发现不再烫手,总算放下心来:“暖姐儿,你睡一下,有什么不舒服记得和奶奶说,知道吗?我现在去给你煎药,吃过药你的身体就好了。”

温暖点了点头:“好。”

王氏又叮嘱温然照看好温暖,然后便出去煎药了。

“好!”温然非常听话的坐在床上,紧紧的看着温暖,眼都不舍得眨一下。

温暖:“........”

她这样眼睛不会酸吗?

只是温暖知道她这是担心自己自寻短见,所以不敢眨眼。

想到原主的死因温暖叹了一口气:“然姐儿,三姐累了,想睡一睡,你也睡一会儿吧!”

“我不累,三姐睡吧!”万一她睡着了,三姐却没睡着,偷偷跑去跳河,怎么办?

打死都不能睡!

温暖:“......”

小姑娘不会掩饰自己的想法,温暖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整理原主的记忆。


温暖在整理原主的记忆,以备往后在这个万恶的古代社会生活,不会穿帮。

原主是因为去镇上看病的时候,遇见了自小定亲的未婚夫祝镇轩。

那未婚夫说了她几句,说她是一个病坏娇,瘟神,丧门星连累了一大家子,说她迟早将她的家人连累得男的为奴,女的为婢,家破人亡,才罢休。还说他是绝对不会娶她的,免得她害自己家破人亡,并说谁和她做家人谁倒霉之类的话。

原主对于能不能嫁他没有所谓,但是他的话,刺激到她了。

她想到家人的确被她连累了。

大姐为了她去给人当了童养媳,二姐为了还买药的二十文,在酒楼刷了一年的盘子。

两个哥哥也因为她不再上学堂,和爹去镇上做工。

娘亲和奶奶帮地主家洗衣服,连弟弟妹妹都上山捡柴卖,目的都是为了赚银子给她治病,买药。

十年来,一家人将青砖瓦房卖了,田卖了,地卖了,面铺卖了,住在柴房里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除了她因为身体差,需要吃点米粥养身体,其他人都是喝粥水,连最小的温然和温洛也不例外。

而在她出生前,王氏因为有陪嫁的面铺,两个哥哥还上了半年的学堂,一家人可是吃好穿暖的,后来她三天两头便生病,将家底都掏空了。

原主本来心里就一直心生愧疚,现在受到刺激,她就让爹娘去退了亲,说不想连累别人。

退亲后,她便趁家里没人时,跳河自杀了。

幸好很快被人救起。

但她这身体也因此病得更重,直接要了她的命,才有了同名同姓的自己穿越。

而她是因为商场失火,她将哥哥的两孩子救出去后,她又跑回去古董店救一位老人。

古董店不知道放了什么,突然爆炸,她将老人护在身下,自己却被大火瞬间淹没。

她记得自己死之前好像看见了古董店有一座佛像发出一道紫光穿进了她的身体,然后便失去意识了。

而她有意识后,便是接收原主的记忆。

温暖闭着眼睛整理了一下思绪,得出结论,她应该是那道紫光带自己穿过来的,她的身体早就烧焦了,回不去了,以后三大家族就只剩哥哥这一脉了......

想到这里温暖还来不及伤心,掌心突然一烫,她痛得睁开眼看向自己的掌心,发现小小的掌心多处了一团紫气。

温暖:“???”

温然见温暖突然睁开眼,以为她哪里不舒服,一脸紧张:“三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温暖下意识的握紧拳头,若无其事的道:“没有。然姐儿,我有点渴,想喝点水。”

掌心有紫气这种事,还是不要吓坏孩子了。

但温暖也想看看这紫气到底怎么回事,便找个借口支开温然。

“我去给你倒水!”温然一听,马上下了床,蹬蹬蹬的跑出去了。

温然出去后,温暖打开拳头,只见那紫气沿着自己的掌心,向上蔓延,从手臂一路蔓延至全身。

她感觉紫气所过之处,身体传来一阵暖意。

很快紫气便消失了,而自己整个人竟比之前轻松了不少,头也不晕了。

这紫气难道有治病强身的作用?

温暖在现代得了爷爷的真传,会医术。她给自己号了一下脉,果然脉象强了一点。

温暖心里止不住的高兴,有了这紫气,她很快就可以下床了。

她虽然会医术,调理好这身体不是问题。但是这具身体太糟糕了,想要调理好,得吃不少中药,而且还需要一些比较名贵的中药,现在这个家太缺钱了,能不药而愈是最好的。

也不用痊愈,只要让她能站起来,正常行走,她就能想到法子赚银子。

温暖看着掌心的紫气,此时紫气的颜色淡了许多,而且只有少少的一团,轻轻的萦绕着,若隐若现,一副随时会被风吹散的样子。

她还想用这紫气再刷一遍自己的身体,看来是不行了,得等它恢复。

不知道这紫气除了治病强身,还有没有其他作用?

它对人能治病强身,对动物呢?对植物呢?

温暖决定好好研究一下。

这时温然端了一碗温水进来:“三姐,水来了。”

温然将水搁在床边,正想扶起温暖坐起来。

温暖已经自己坐起来了。

温然见此脸上难掩惊喜:“三姐,你自己可以坐起来了?”

“嗯,我感觉好多了。”以前原主病刚好,可是连自己坐起来都困难。

“太好了!我去告诉奶奶!”温然一阵风般的又跑出去了。

温暖拿起做工粗糙的大口碗,这种碗和她前世用的精美骨瓷碗,差远了。但她也没有嫌弃,低头一口气将碗里的水全部喝光。

王氏很快就进来了:“暖姐儿能自己坐起来了?”

“我感觉好多了。”

“好,好!药快煎好了,一会儿你喝过后,说不定就大好了!你继续睡一下,一会儿药就好了,睡醒了再喝。”王氏脸上难掩喜色。

“好。”温暖也想自己静静。

于是王氏又出去了。

温暖躺在床上想着未来的路怎么走,得尽快想个法子赚银子,吃饱穿暖,还有起码入冬前得住上新房子,让朱氏当一回孙子。

在现代三大世家只有她和大哥两个继承人,所以一出生就被逼学了许多东西,她不怕赚不到银子,这不是难事。

想到现代就想到了自己的大哥,几年前一场空难夺去了自己一家、外祖一家还有外祖母娘家一家,三家人的命,只剩下她和大哥两人双依为命,肩负起三大家族的命运。

现在自己也死了,大哥应该很伤心吧!

幸好他已经结婚,和嫂子的感情很好,还有了一对可爱又聪明的龙凤胎,应该很快就能走出来了。

大哥,以后家族就靠你一个了,而她也会在这里好好的活着。

温暖的眼睛有点湿润,然后她又想到原主的奶奶和自己的奶奶同名,爹和娘亲也和自己的爸妈同名,但是长相有点不同。

这么巧合,说不定老天爷看她善心的份上,让她在异世和自己的父母再续前缘。

想到这里,温暖更加迫切的想要养好身体,发家致富。

温暖在心里想着赚钱的法子,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