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陆少娇妻,偷种跑路

陆少娇妻,偷种跑路

陆悍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前男友陆悍东成了我的顶头上司的第二天,我便提了辞职,理由是回老家结婚。他脸色铁青:“跟我分手不到一个月,你就有新男朋友了?还要结婚?”“家里介绍的,他人不错,很老实。”

主角:陆悍东苏佳佳   更新:2023-01-13 10: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悍东苏佳佳的其他类型小说《陆少娇妻,偷种跑路》,由网络作家“陆悍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男友陆悍东成了我的顶头上司的第二天,我便提了辞职,理由是回老家结婚。他脸色铁青:“跟我分手不到一个月,你就有新男朋友了?还要结婚?”“家里介绍的,他人不错,很老实。”

《陆少娇妻,偷种跑路》精彩片段

前男友陆悍东成了我的顶头上司的第二天,我便提了辞职,理由是回老家结婚。


他脸色铁青:“跟我分手不到一个月,你就有新男朋友了?还要结婚?”


“家里介绍的,他人不错,很老实。”


兴许是老实两字刺激了他,陆悍东冷嗤一声,将我的辞职报告放在一边,说是等会儿批复。


我等到下班,也没等到结果。


找到人事,才知道陆悍东早下班了。


我气急败坏地赶去他家。


他开了门,喝得烂醉,把我扯入怀中:“晚晚,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对不起……”


很感人是不是?


只可惜,我不叫晚晚。


“砰!”


陆悍东被我推开,后脑勺重重砸在了门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他的酒气或许疼得驱散了。


他捂着头,难以置信:“苏佳佳,你疯了?!”


我看着从他指缝流出的一丝殷红的血迹,有些愧疚。


刚刚用力过重,我的确含了一丝报复心理:“……对不起,要不去医院看看?”


“呵-”陆悍东直接转身往里面走。


门大喇喇地开着。


我站在原地踌躇半晌,还是走了进去。


里面的陈设竟然还维持着我离开前的样子。


我走得突然,很多东西忘了带走,阳台上甚至还挂着一件我的内衣。


现在看来,这些廉价的淘宝货是那么格格不入。


就像我那件被洗的发白的内衣,悬挂在定制的衬衫中间一样。


突兀而可笑。


难怪从前在床上的时候,陆悍东不止一次在事后提起:“苏佳佳,我给你卡,就是让你花钱的,你这么省做什么?”


那时候的我,还觉得甜蜜:“这钱留着我们以后结婚用,还有小孩,都可花钱了……”


陆悍东嘴里叼着一支烟,没说话,只看着我笑。


不说话,就表示拒绝。


成年人都懂得默契,然而单方面陷入热恋的我,仿若被蒙蔽了双眼。


幸好我及时清醒了。


“愣着干嘛?过来给我上药。”


陆悍东拧眉在沙发上坐下,头发湿漉漉的,应该是刚刚在浴室清洗了一下。


他的头发很短,不像很多男人留了厚厚的韩式刘海,而是剃成了寸头。



这个发型很考验脸型跟五官。


时至今日,我也无法否认,陆悍东的脸是极其出众的。


给他上了药后,指尖残留着粘腻的药膏。


我抽了张纸巾擦手。


陆悍东的脸却莫名黑了,他点了一支烟。


他自制力很好,只有在极开心或者极不爽的时候才会抽烟。


“咳咳……”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陆悍东吸了一口,恶劣地将烟雾吐在我的脸上:“苏佳佳,你想清楚了,真要回去嫁人?”


我呼吸一窒,攥紧了手中的纸巾,点头。


陆悍东弹了弹烟灰:“苏佳佳,我资助你上大学,可不是让你去当什么家庭主妇的!”


我顿了顿,小声道:“你放心,钱我会还你的……”


陆悍东脸更黑了。


他盯了我几秒,从文件包里拿出一张纸,签完名甩到我身上:“滚。”


走到门口,没来得及说声再见,陆悍东便阴着脸,重重关上了门。


我摸了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子,心有余悸。


“再见了,陆悍东。”


我在心里轻声道。


第二天,很顺利地办完了离职手续。


我捧着一袋子办公文件坐电梯下楼的时候,有两个女同事走了进来。


“那个超帅的陆经理今天怎么没来?”


“我听人事说请了病假,好像是脑震荡住院了。”


等她们出了电梯,我才发现掌心是深深的指甲印。


我捏着手机,犹豫半晌,打了个电话过去问一下。


但只响了一下,电话就被挂了。


我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将手机放入口袋,走了出去。


刚坐上出租车。


“滴滴——”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打电话过来的是陆悍东的好兄弟:“嫂子,你快来劝劝陆哥吧,他脑震荡还没好,就要去PUB喝酒。”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陆悍东正在变魔术给小护士看,逗得她们笑得花枝乱颤。


我站在原地,心脏密密麻麻地疼。


原本以为我不会在乎陆悍东了,但身体反应是最诚实的。



李威有些尴尬,他挠着头:“嫂子,陆哥性格就这样,但他心里是有你的。”


我笑了笑,没搭话。


我把买来的粥点递给李威,转身要走。


李威眼睛一瞪,急忙摆手,不由分说地将我推进了房内。


我没站稳,手里拎着的粥更是随着我的身体晃动,直接倒在了陆悍东身上。


这可是刚出锅的粥!


陆悍东的脸肉眼可见地“蹭”地涨红。


他从床上跳下,冲进了卫生间。


经过检查,虽然没伤及要害,但陆悍东却要实打实地住院一周。


我作为肇事者,只能主动请缨留下来照顾陆悍东。


陆悍东从手术室出来后,冷着脸,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坐在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半垂着脑袋当鹌鹑,默默剥着不知谁送来的橘子。


咯吱咯吱——


我感觉陆悍东把橘子当我了,吃得咬牙切齿的。


忽然,陆悍东咳了一下。


我抬头看他,有些莫名。


“苏佳佳,扶我去上厕所!”他瞪着眼睛,恶声恶气,耳根却有些红。


我愣了一下,“……哦。”


从厕所出来后,陆悍东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


他忽地扣住了我的手腕:“苏佳佳,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


他眯着眼睛,只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真是莫名其妙。


晚上,陆悍东的莫名其妙愈演愈烈。


明明是他说出了汗,要擦身子,我帮他去找了个身强体壮的护工。


他却沉着脸,直接让护工滚出去。


我看着他黑得能滴出墨水的脸,试探:“难道……你想要女护工?”


“苏佳佳,你有没有脑子?我是暴露狂吗?随便让陌生人看我的身体?”


我摸了摸鼻子,抓住了重点:“那我来?”


陆悍东冷嗤一声,算是同意了。


我弄来热水跟干净的毛巾。


一进屋,陆悍东已经把上衣脱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