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最后一个扎纸先生

最后一个扎纸先生

玄一哥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扎纸匠是从古代传承下来的一个行当,做这一行有很多忌讳,如若不小心触碰,将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韩麒麟的爷爷是道上非常有名气的扎纸匠,靠着这门手艺养活了一大家子人。小孩子好奇心重,韩麒麟曾经不顾爷爷劝阻,惹怒了一个纸人,差一点因此丧命……

主角:韩麒麟,柳宗元   更新:2022-07-15 23: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麒麟,柳宗元 的女频言情小说《最后一个扎纸先生》,由网络作家“玄一哥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扎纸匠是从古代传承下来的一个行当,做这一行有很多忌讳,如若不小心触碰,将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韩麒麟的爷爷是道上非常有名气的扎纸匠,靠着这门手艺养活了一大家子人。小孩子好奇心重,韩麒麟曾经不顾爷爷劝阻,惹怒了一个纸人,差一点因此丧命……

《最后一个扎纸先生》精彩片段

扎彩匠,扎鬼纸,扎来鬼纸祭阴阳!

  从古时就有纸扎匠的这个行当,捞阴四门的其中之一。

  市井之间还有这四种职业的顺口溜:

  刽子手的刀,墙上挂。

  仵作的眼睛,看得见。

  扎纸匠的手艺,活又现。

  二皮匠的针线,走皮面。

  我爷爷就是一位在道上十分有名气的扎纸匠,在北面一带的名号很是响亮。

  我们祖上其实是南方人,在江浙一带,我爷爷和太爷爷走南闯北,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在北方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上落脚了。

  这一落就是几辈人。

  我叫韩麒麟,今年十八岁,是一个高三的学生。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见爷爷扎那些东西,花花绿绿的,很是好玩。

  小时候哪懂这是死人的东西,还缠着我爷爷给我扎手枪。

  但每次爷爷都十分严肃。

  马上把我训斥开,不让我动一下那些‘小哥哥’‘小姐姐’。

  我爸妈得知后,也不护着我,反而还打了我一顿。

  今年放假,我又来到了爷爷乡下的家里。

  好奇心作祟的我,在夜里偷偷的进了爷爷的仓库里。

  爷爷的仓库很大,有一间正房那么大。

  外边黑漆漆一片。

  唯独仓库里隐隐闪烁着昏暗的黄光。

  周围也是安静的可怕,我慢慢的拉开了仓库的门。

  只听‘吱啦’一声,破旧的木门被我拉开了。

  我抬头往里望去,只见里面有一个供台,上面铺了一块黄色的布子。

  布子上放着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形雕像,两边放着两根白色的蜡烛。

  火苗正随着风微微的晃动着。

  而供台之下是密密麻麻的一片纸人,男女都有,一个个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它们的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诡异。

  就好像在看着我。

  我大着胆子缓缓的走了进去。

  一把抓起了离我最近的一个小人,那个触感让我瞬间头皮发麻。

  它有温度。

  而且摸上去和人的皮肤没什么两样。

  就在这时,供台下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异常的动静。

  我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神往供台之下看去。

   供台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我抱着纸人缓缓往供台之下走去。

  一步。

  两步。

  每走一步,我都感觉自己的要窒息一样。

  突然,供台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吱吱!!”

  只见一只肥大的老鼠突然就冲了出来。

  一下就跳在供台之上!

  那老鼠浑身黝黑,毛发长而茂密,个头有一个小孩的头颅那么大。

  我吓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楞是吓的没哭出声来。

  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肥大的老鼠在供台上吃了贡品。

  就在我渐渐的恢复过来的时候。

  意外发生了。

  只见那老鼠吃净之后,一个转身准备离开。

  又粗又长的尾巴一甩。

  两根白色的蜡烛就被推倒在了黄布之上。

  瞬间点燃了黄布!

  也不知道那布料是什么做的,竟然瞬间燃烧了起来。

  而那个老鼠,跳下供台,从门口跑了出去。

  火却越烧越大。

  因为我离供台很近,渐渐的燃烧到了地上的纸人。

  我吓一把把手中的纸人扔在地上。

  “哄!”

  瞬间纸人被点燃了。

  就在我要大叫爷爷的时候,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出现了。

  我一直没有注意到仓库的角落里有一个一人高的红衣纸人。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那女人,动了!

  只见那女人缓缓站直了身子,眼神死死的盯着我,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身上还发出了竹条碰撞的‘咯嘣’的声音。

  她迈着机械般的步伐,在火中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

  我坐在地上,腿已经完全软了。

  “还我儿子!!!”

  凄厉的声音瞬间响起。

  我身上瞬间汗毛直立:“爷爷!!!”

  一声大喊过后,直接晕了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家里的床上。

  我感觉自己的头特别的烫,整个人都热的迷迷糊糊的。

  我隐约听到旁边爷爷和我爸的谈话。

  爷爷说:“昨日我夜观天象,果然要出事。”

  我爸在一旁着急的说道:“那女人您怎么还养着,您忘了爷爷是怎么死的了吗?”

  接着一阵重重的叹息声。

  爷爷说道:“你懂个屁,我不养着她,我们韩家就绝后了!”

  后边他们好像又说了什么。

  但因为我发烧严重,再次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冰冷刺骨。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周围黑漆漆一片。

  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我感觉自己呼吸十分的困难。

  我伸手摸了一下周围,很快触碰到了一个东西。

  看起来像是一个什么东西的平面。

  我心里一急,慌忙向周围摸去。

  很快。

  我确定了一个事,那就是......

  我在一个四四方方的长方形的容器里。

  我开始疯狂拍打周围的四壁,传来一阵敲打木头的声音。

  我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四四方方......长方形......木头!

  那只能是......

  棺材!

  我不是在家里躺着吗?

  怎么就在莫名其妙在棺材里了?

  我十分的着急,开始疯狂吼叫。

  但没有任何人回复我。

  就在这时,我开始微微晃动起来。

  晃晃悠悠的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外边有人在抬棺!

  我开始大声呼救起来。

  但依旧是徒劳无功。

  渐渐的,棺材里的空气越来越少了。

  我开始头晕起来,缓缓的躺在棺材中,没了折腾的气力。

  又过了一会,晃动的感觉停了下来。

  而此时的我,因为缺氧,眼前已经开始发黑了。

  终于,随着一声‘咔嚓’声,我眼前看到了夜空。

  棺材板被打开了。

  我开始疯狂吸着周围的空气。

  渐渐的,我的思维正常了起来。

  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

  夜空中的月亮被乌云笼罩了一半。

  这叫半遮月牙,爷爷说过,这是大凶之兆!

 

  我吓得猛的站起身子,往周围看去。

  一股凉风吹过。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却发现,自己此时正在后山的乱坟岗里......


  我听我爸说过,后山是专门用来埋死人的。

  所以名为青丘坟。

  因为我一直在发烧,身子很虚弱。

  我十分费劲的爬下了棺材。

  猛然向棺材的看去,现在才看到了棺材的全貌。

  一个白皙渗人的棺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

  而两旁的地上躺着四个纸人,这四个纸人面部栩栩如生。

  如果不是因为它们现在成了一平面铺在地上,我都以为是真人。

  我压着心里的恐惧,缓缓走向那几个散落的纸人。

  就在我马上要触碰到纸人的时候。

  一个苍老的声音猛然在我背后响起:“咳咳,小娃娃,这东西可不敢动啊!”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直接把我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见那老太太尖嘴猴腮,脸上皱皱巴巴的,一双眼睛,黑漆漆的。

  她长着布满皱纹的嘴说道:“纸人抬棺,你是触了眉头啊。”

  我呆呆的看着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好人。

  但在这乱坟岗里,也没有其他第二个人了。

  况且我来爷爷家很少,山上的路我更是不清楚。

  “走,跟着我,我送你回家!”

  一听这话,我好像在无助的深海中找到了一个救命稻草一般。

  那老太太佝偻着身子在前面走着,我默默的跟在身后。

  山路颠簸的厉害,深一脚浅一脚的,我努力的跟上老太太的步伐。

  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老太太走路的姿势,十分的怪异。

  两条腿是呈o型的,有很多老太太是会这样。

  但不会那么的僵硬。

  而且老太太的身上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此时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原本还是山路,走着走着,就直接踏在了野草上。

  显然现在已经不是山路了。

  不是山路的话,岂不是越走越回不去了吗?

  想到这里,我突然后背发凉。

  脚下的速度也慢了一下。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继续跟下去的时候。

  老太太头也不回的说道:“小娃娃,再不走,你爷爷可就着急了。”

  爷爷?

  她知道我爷爷。

  这句话,无疑打消了我的念头。

  我再次跟了上去。

  老太太站在原地,等我在靠近她后,那股难闻的味道更加的浓郁了。

  “奶奶,你认识我爷爷?”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何止是认识,老熟人了!”说话中间,老太太猛的回过了头。

  尖嘴猴腮的脸在月光下显得十分的渗人。

  吓的我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我颤抖的说:“奶奶,只要您带我回家,我爷爷肯定会感激您的。”

  “咯咯咯,好啊,走吧!”

  老太太阴森的笑了起来。

  我再次跟在老太太的身后。

  渐渐的我听到了水流声。

  果然走了没多久,我看到了前面有一条河流。

  我之前和爷爷去给太爷爷上过坟,虽然不记得路,但依稀的记得。

  好像这河是在青丘坟的上半部分。

  过了河流应该就是山顶位置了。

  不是带我回家吗?

  怎么往山上走!

  我大着胆子问道:“奶奶,你是不是老眼昏花,走错方向了?再走就是山顶了啊。”

  “哦?”

  老太太意外的看了看前面的河水,然后笑着说道:“年级大了,不行了,这样吧,来都来了,奶奶给你洗洗脸,看你这小脸,都脏了,省的回去挨骂。”

  我看着她的笑容,一点都不觉得和蔼可亲。

  反而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我没有说话。

  她见我没有动静,好像有点急了,一把抓起我的手往河边拽去。

  她的手十分的冰冷,而且很糙。

  看她这样,我觉得不对劲了。

  用力一把甩开她的手,往身后跑去。

  我用尽全力往山下跑去。

  既然这个方向是山顶,那反方向跑的话,一定能下山。

  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后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难不成老太太年龄太大了,直接被我甩丢了?

  我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刚刚她带我走的时候,速度很慢。

  我停下了脚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往后看去。

  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

  一个枯黄的老脸贴在了我的脸上。

  “啊!!!”

  我被吓的跳了起来。

  那老太太漏出阴森的笑容,哈哈大笑了起来:“哼哼哼,不听奶奶的话,可不是好娃娃啊!”

  她此时的声音已经不在苍老,反而十分的尖锐。

  仿佛是什么动物发出的声音一般。

  而她的脸部也开始变化起来,一阵一个尖嘴猴腮的动物,一阵是一个苍老的老脸。

  甚至,我看到了她的尾巴!

  一条褐色的尾巴在半空中疯狂的扭动着。

  我吓的转头就跑。

  然而这一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花花碌碌的庞然大队。

  只见上百个纸人站在我的身后,眼神死死的盯着我身后。

  如此逼真的纸人让我瞬间明白了。

  爷爷来救我了!

  “韩老狗,你当真敢得罪这山中人!”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时爷爷缓缓从密密麻麻的纸人中走了出来。

  “黄婆婆,我韩三狗充耳不闻山中事,为何设计害我孙儿!”爷爷意气风发的问道。

  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个老头的影子。

  “哼!问你自己的宝贝孙子吧!”

  黄婆婆说话中,嘴角漏出尖锐的牙齿。

  对着我瞬间冲了上来。

  我爷爷韩三狗,一刀划开自己的手掌,鲜血瞬间涌出。

  一个转身,一把鲜血撒在身后的纸人军团里。

  “呵呵呵,呵呵呵~~~~~”

  猩红的血液洒落在纸人的身上,没有沾染红色,反而被吸收了一般。

  一个个发出了如同蛐蛐叫声一般的笑声。

  “手中纸,掌中刀,神鬼可停廖,天罡速现形,破军闻吾令,神鬼摄电形!”我爷爷厉声大喊。

  只见身后的纸人一个个抖动了起来,身上发出纸在风中晃动的‘沙沙’声。

  “吱吱!!!”

  老太太一声尖锐的叫声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我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上被一个尖锐的东西抵住了。

  “爷爷!”我大喊。

  我被老太太死死的固定在原地,她手上的力道很大。

  加上她身上难闻的气味,使我开始了疯狂的咳嗽。

  我爷爷脸色一变:“有事冲我来,欺负我孙子算什么!”

  就在这时。

  山中突然响起一阵龙吟。

  划破夜空一般,十分的威严。

  “哒哒哒!”

  一旁的山背瞬间多出来一行字。

  如同尖爪划在山体之上。

  念护山中多余载,精血落凡可传宗!

  我爷爷看着眼前的一排大字,本来严肃的表情,渐渐的松垮了下去。

  随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一言为定!”


  随着爷爷的话一出。

  我瞬间感受到脖子上那随时会刺穿我脖子的尖爪。

  消失不见了。

  我慌忙低头看去。

  我身旁空空如也。

  如果不是那难闻的味道还在,我都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之后,我跟着爷爷回到了家里。

  爷爷郑重其事的对我爸说道:“一年后的今天必须回来!”

  我爸也是连连答应。

  而我再也没有发生过怪事,反而是我爷爷,一夜白头。

  原本爷爷七十岁整,头上一根白发都没有。

  而在那事发生的第二天的早上,便换上了一头白发。

  身上意气风发的气势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干瘪老头。

  村里年满八十的老头,都比他看起来有活力。

  本以为爷爷和山中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这事就这么完了。

  但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从那天以后,每天早上,我都会在爷爷的门口看到一双鞋。

  而且是一双纸鞋!

  每多出一双鞋的时候,爷爷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身体也虚弱一分。

  而且这鞋也不让我爸处理掉,就堆积在门口。

  爷爷每天都让进房间里和他学习扎纸。

  跟我讲这行的规矩。

  渐渐的我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纸人可通阴,而那个红纸女人就是通阴之物,我出手烧了她的孩子。

  于是才找到了我的身上。

  但爷爷为什么会养那个女人,爷爷没有说。

  至于那晚害我的老太太,是五大仙之一,黄仙,所以我才会闻到那难闻的味道。

  就这样持续了半个月的时间。

  爷爷屋子外的鞋子堆积到了十五双。

  但我要回城里上学了。

  我和我爸回到了城里,再次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我爸在城里有一间纸扎铺。

  平时也就是靠着扎纸来谋生,虽然过不上大富大贵的日子。

  但也不至于饿死。

  加上爷爷的名号,也有很多其他生意。

  而那晚发生的事,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导致我十分向往和好奇那不为人知的江湖。

  在最后高考的时候,我落榜了。

  和大学擦肩而过。

  我就在店里帮我爸照看店铺,眼看一年期限已到。

  山中人的约定让我和我爸再次回到了乡下。

  再次见到爷爷的时候,爷爷已经不能下床了,生活已经不能自理。

  身上更是瘦的和皮包骨头一般,让人看着心疼。

  而他的屋外却堆满了纸鞋。

  他先是把我爸叫了进去,不知道说了什么。

  最后又把我单独叫了进去。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爷爷,心里五味杂粮。

  如果不是我贪玩,爷爷不会这样,虽然我不懂为什么爷爷会一夜白发。

  但我知道,一定和山中人的约定有关。

  眼泪止不住的低落在了床边:“爷爷,都怪我......”

  爷爷在床上看着我笑着说道:“十八了,哭个毛子!别给我鬼手三丢人!”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声一声的哽咽着。

  “麒麟,爷爷多想看着你长大,娶妻生子,但爷爷等不到了!”

  听到这话,我更加忍不住眼泪,如同水流一般的流了下去。

  “我之前教你的都记住了吗?”

  “嗯......”我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

  那种亲手害死爷爷的感觉,让我心如刀绞。

  随后爷爷用尽全力说道:“麒麟,头七过后,日照高头之时,你把我的尸骨抛出来,然后把我第三根肋骨扔在山中河,能做到吗?”

  “啊?”

  我听到这话,完全都傻了。

  头七刚过,就抛爷爷的坟?

  “为什么?”

  我不解的抬头看向爷爷。

  而爷爷此时已经没了生息。

  脸上依旧是慈祥的笑容。

  爷爷死后,在老房子里支起了灵堂,院子里一夜之间一片白色。

  让我没想到的是,村里来了很多的人。

  各个都是开着豪车,还来了很多道上的人,一个个都恭敬的给爷爷上了香。

  可见爷爷在道上的名头。

  来的人我都不认识,但唯独有个变态一样的男人。

  对着我一个劲的看,眼里放光。

  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发丧过后。

  第七天夜里。

  爷爷在我爸的安排下入土了。

  爷爷的丧事也算办完了,但我的任务还没完......

  怀着忐忑的心情,缓缓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

  我醒来后,就看到我爸穿着整齐的站在了地上。

  他出口说道:“店里不能一直关门,你想呆就多呆两天,你切记别瞎跑。”

  我点了点头。

  等他走后,我出了院子,坐在了爷爷生前常坐的摇椅上。

  上边还放着爷爷用的扇子。

  我看着这扇子怔怔出神。

  随后恢复了一下情绪,爷爷嘱咐的事,要日照高头,只能等到大中午的时候在动手了。

  闲着无聊,我从口袋拿出一张黄纸。

  简单的折了一个千纸鹤。

  随后咬破指尖,一滴血弹在了纸鹤的身上。

  血迹在纸鹤的身上缓缓的消失。

  它的两个小翅膀微微的晃动了两下。

  短暂的适应了一下,纸鹤扭了扭自己的头,用翅膀摸了两下自己的身子。

  开始在院子里一圈一圈的飞着。

  我一边看着飞舞的纸鹤,一边想着爷爷交代的事。

  按理说,这不管是迁坟还是下葬,都得是阴气重的时候。

  爷爷为什么要日照高头阳气最旺的时候进行呢?

  就在这时。

  纸鹤‘啪嗒’一声,撞在了一个人的脸上。

  随后掉落在地上。

  我停下了手中的扇子,坐起身子看去。

  门口站着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老头,一身的中山装。

  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五大三粗脸上长满胡子的壮汉。

  女的在这大块头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小巧。

  身材出众,一双美眸也十分的好看,而且睫毛也很长。

  刚刚纸鹤正好打在了这为首老头的额头上。

  那壮汉一双凶狠的眼神盯住了我。

   但为首的老头却是呵呵一笑,反而蹲着身子,捡起了地上的纸鹤。

  然后缓缓来到了我的面前:“这可是你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