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重生1984,我有五个好大姨

全文完结重生1984,我有五个好大姨

骑熊钓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郑建成楚昊是穿越重生《重生1984,我有五个好大姨》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好薄被,楚昊退出卧室,洗漱完毕后,他进了芸姨的卧室。在卫生间里,楚昊统计了这一周来赚的总和,一共将近过万!楚昊对于自己的聚宝盆很满意,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原本他还想着有了几千块就不错了,回头再鼓捣点其他的,才能凑够入场捡漏的第一桶金。现在看来,已经原始积累地差不多了,明天就能开展他的捡漏大计了。捡漏自然是越早越好,趁着这会儿无人问津那......

主角:郑建成楚昊   更新:2024-06-11 20: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郑建成楚昊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重生1984,我有五个好大姨》,由网络作家“骑熊钓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郑建成楚昊是穿越重生《重生1984,我有五个好大姨》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好薄被,楚昊退出卧室,洗漱完毕后,他进了芸姨的卧室。在卫生间里,楚昊统计了这一周来赚的总和,一共将近过万!楚昊对于自己的聚宝盆很满意,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原本他还想着有了几千块就不错了,回头再鼓捣点其他的,才能凑够入场捡漏的第一桶金。现在看来,已经原始积累地差不多了,明天就能开展他的捡漏大计了。捡漏自然是越早越好,趁着这会儿无人问津那......

《全文完结重生1984,我有五个好大姨》精彩片段


说着,倩姨忽然回头笑嘻嘻地打量着楚昊:

“你要是不说,我还忘了你考的是我们大学,开学了要不要姨给你介绍本校的校花认识下,咱们学校是外国语大学,而且在燕京排名靠前,除了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女生的长相身材足够你挑花了眼,就你小子的模样,找个好生养的漂亮女朋友问题不大!”

楚昊不着痕迹地按摩着受伤的大“月定”,心想我又不是没见过,论起漂亮来,确实有几个能跟红颜祸水的倩姨打打擂台赛,要是论起身材嘛,倩姨葫芦似的完美曲线,很少有人能及得上。

当然,前提是不把芸姨拉进来pk,毕竟是大姐,懂得都懂。

楚昊笑嘻嘻地跟倩姨聊天扯淡,没一会儿,受伤过重的倩姨,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帮她盖好薄被,楚昊退出卧室,洗漱完毕后,他进了芸姨的卧室。

在卫生间里,楚昊统计了这一周来赚的总和,一共将近过万!

楚昊对于自己的聚宝盆很满意,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原本他还想着有了几千块就不错了,回头再鼓捣点其他的,才能凑够入场捡漏的第一桶金。

现在看来,已经原始积累地差不多了,明天就能开展他的捡漏大计了。

捡漏自然是越早越好,趁着这会儿无人问津那些尘封许久的古董四合院,楚昊悄咪咪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应该能吃进一些不错的宝贝。

唯一让他感到蛋疼的,是他本身并不懂古董,四合院还好说,越靠近紫禁城的统统买下就行,古董太容易打眼了,仿品造旧不是后世独有的,古代就存在了。

前世有个富豪就被人坑过,高价收藏了满屋子的古董宝贝,最后找人鉴定了才知道满屋子都是赝品。

没办法,谁叫楚昊没有其他重生者的透视眼金手指呢,别人手指一模,黄金万两,古董什么年代的价值多少,脑子里头一清二楚。

轮到楚昊,他只能摸一指头的灰。

“真的好无语,真的好无语.....”

楚昊哼着芸姨听不懂的怪歌进了卧室,再次僵尸躺在凉席上,直勾勾地眼珠子上翻盯着坐在床头看报纸的芸姨。

芸姨除了感觉到热辣辣的视线由下而上,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瞟了眼咸鱼躺的楚昊,淡淡开口:

“之前算你小子立了大功,及时帮你倩姨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不过你这段时间天天早出晚归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嘛,说吧,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我帮你回忆下.....”

“嘶!!”

这回轮到楚昊倒吸冷气了,我擦,难不成自己摆摊的事暴露了?

按理说不太可能呀,要是倩姨知道自己在外头摆摊做买卖,还搞得那么大阵仗,多半早就大发雷霆了,绝不会留自己到现在。

“姨,您这说的,我这段时间就是在燕京四处溜达,欣赏熟悉下咱老燕京的人文气息,哪儿敢跟什么人胡混呢.....”

楚昊决定先装下死看看情况,笑嘻嘻开口道。

“死鸭子嘴硬,不说实话是吧,那你天天往公园里头跑做什么?摆摊,你的买卖倒是做的蛮大的,我挤都挤不进去.....”

芸姨冷哼了声,放下报纸扯住楚昊的耳朵,稍微一扭,楚昊就放弃了抵抗:

“哎哟别,不是姨,您是怎么知道的,您不是上班的嘛.....”

楚昊是真晕了,他没想到芸姨厂子里忙得昏天黑地,还有空跟踪他。


“哎哟喂我滴个亲姐姐,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还不成吗,刚才的屁话就当我没说,您老宰相肚里能撑船,这次宽宏大量饶了妹妹我吧.....”

“苏诗倩,反了你了,敢背着我,跟爸妈编排起我的婚事来了,瞧我今天怎么收拾你的.....”

客厅里,鸡飞狗跳的,一向温柔端庄的芸姨,正抄着鸡毛掸子撵在倩姨后头,时不时地伸手抽上一记。

倩姨捂着颤巍巍的大月定“哎哟哟”地直叫唤,眼瞅着要被亲姐抓到了,忽然瞥见正巧推门到家的楚昊。

救星来了!

倩姨连忙冲到楚昊后头,蛮横地将他一把揽入怀里,像是把楚昊挟持成手里的人质,朝着大姐苏锦芸哼唧道:

“大姐,正好小昊回来了,让他评评理,看谁占理儿!”

“好你个苏诗倩,还学会拿小昊当挡箭牌了!”

见倩姨将可怜无辜又无助的楚昊牵连进来,苏锦芸气不打一处来,抄起鸡毛掸子就要继续开抽。

楚昊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拦住暴怒的芸姨,揉着太阳穴,苦笑道:

“芸姨,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好好说,别一言不合就打人,这大半夜的,让邻居们听了影响也不好!”

“影响不好?她苏诗倩自己在外面跟一帮牛鬼蛇神不三不四的,怎么没想到影响不好?父母写信过来,关心她的婚事,生怕她跟那帮子二流子有什么瓜葛,她倒好,祸水东引,回信说自己最近找了个大学老师当男朋友,说他们应该多关心我这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别一辈子当个老姑娘没人要了.....”

苏锦芸美眸喷火,狠狠瞪着三妹苏诗倩,倩姨丝毫不觉得理亏,反而一副“我为你好”的理直气壮回怼:

“嘿大姐,瞧你这小肚鸡肠的,我不就在信里措辞严厉了一些嘛,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瞅瞅你都30了,还没个男人,你不急,咱们全家人瞅着都急!”

“苏诗倩,我看你是皮痒了,今儿个必须叫你屁股开花!”

听了半天,楚昊才算是明白了,敢情是两位姨的爹妈从粤东寄信过来,主要是关心倩姨的婚事。

倩姨打小性格开朗跳脱,从米国留学回来以后,更是开放了不少,成天跟大学里一帮子自诩搞艺术的家伙混在一块。

苏爹苏妈为了这个女儿操碎了心,生怕自家女儿被祸害了,奈何倩姨不爽父母总是盯着自己。

于是乎,回信逼叨起了芸姨,说她年纪这么大了,再不嫁人就没人要了,你们老两口怎么不多关心关心自家大女儿呢。

楚昊无语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人都能撕得起来。

他好说歹说,嗓子都快冒烟了,总算将两位姨的火气浇灭了。

不过,两人仍在气头上,谁都不鸟谁,原本倩姨跟芸姨睡一个房间。

闹掰了之后,芸姨“嘭”地回房关门,倩姨直接霸占了楚昊的房间。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楚昊暗自抹了把冷汗,所幸折叠饭桌上还有芸姨为他留下的晚饭。

揭开上面倒扣的大碗,里面是香喷喷的红烧茄子盖饭,还放了几片油光浓香的瘦肉。

在外头摆摊了大半天,中间除了啃了十几根冰棍,一粒米没吃,楚昊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坐在饭桌前,楚昊开始了风卷残云,吃得满嘴是油。

这个年代,即便是城里人,其实也是不大舍得放油的,更不要说用茄子这种贼拉吸油的炒菜。

芸姨平日在厂里忙得飞起,难得回来做顿饭,自然不吝惜多放油了。

吃饱喝足,楚昊打了个满足的饱嗝,看了看两边紧闭的房门,摇摇头,看样子,今晚倩姨大概率跟自己挤一个屋了。

拿了几件换洗衣服,楚昊走进浴室冲了个凉。

三伏天的,大晚上的也热得跟蒸笼似的。

自己在外摆摊风吹日晒的,浑身上下的热汗黏糊糊的。

倩姨很爱干净,要是不洗得清清爽爽的,指不定被倩姨亲自拖到浴室里洗香香。

就像以前在老家,倩姨总喜欢大夏天晚上,村子里黑布隆冬静悄悄的时候,扯着楚昊到村后头的清澈小水潭里洗澡。

两人互相帮着对方搓洗,彼此之间毫无秘密可言.....

如今想想,楚昊只觉得太特马尴尬了......


楚昊瞧着这姑娘俏脸羞红的模样,心下咯噔一下,觉得要坏,考虑到眼下还是保守的纯真年代。

虽说是对方主动带球撞人,还是Q弹十足的双排球,可自己绝不能接这个球,及时脱手才是正道。

没等楚昊开口转移注意力,徐幼薇已经从他怀里脱出,羞红着清纯娇媚的脸蛋,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衣服。

这妮子只是略带嗔怪地白了楚昊一眼,便继续挤进那帮老头子堆里,研究象棋残局去了。

注意力全集中在那旮旯去了,压根没工夫计较刚才的怦然触碰。

“还真是个围棋少女.....”

楚昊见她弯着腰,目光灼灼死盯着棋盘,陷入了忘我境地,清风拂过她的发梢,卷来阵阵幽香。

又瞅了眼左手边投球投得青筋直冒的郑卫国,摇摇头,这两人还真是一路人,都是玩主。

日头西斜,公园里的人越来越多,楚昊摊位前那叫个热闹,已经不能用人声鼎沸来形容了,一眼望过去,黑压压的都是人。

有争论得脸红脖子粗,围观象棋的糟老头子,有套圈摊位前,对着搪瓷小杯子疯狂扔球的卖力市民。

整个现场挤得水泄不通不说,白嫖楚昊冰棍的声音也是响个不停:

“小伙子,来三根冰棍,免费不要钱的是吧,正好我们一家三口.....”

“大哥哥,我妹妹很喜欢吃红果冰棍,能不能也给她一根呢.....”

楚昊那个汗,好家伙,这帮吃冰棍的有玩了套圈的,也有纯粹白嫖的。

后面泡沫箱子里的一千多根冰棍,转眼间就所剩无几了。

他也不在意,所谓免费的冰棍,本就是吸引流量的噱头。

毕竟,免费才是最贵的。

领了冰棍的人大多数都没急着走,或多或少花钱从楚昊的手里买了乒乓球,跟着秦卫东在前面操作。

那一个个塞着货真价实毛票的搪瓷小号杯子,让不少人暗暗咽了口水。

奈何,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成功将球落到杯里的。

倒是让楚昊左右两个兜里的毛票是越来越厚,鼓鼓囊囊的。

他自己也不知道收了多少钱,不过从张大爷瞪得越来越大的眼珠子判断,嗯,应该不少。

楚昊的流量巅峰,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0点多,整个公园的人流量都聚集在了他这里。

导致其他摊位的小贩羡慕得眼睛都红了,不少人直接挤在人群里,悄咪咪观摩偷师来了。

他们不花一个子,就这么站在人堆里瞧着,张大爷不由走到楚昊跟前,小声提醒他:

“我说小楚,瞧见那十几个人没有,都是前面摊位的,你生意这么火爆,都过来偷学你的手艺来了,要不要大爷去轰他们走人!”

“哎,大爷,我这叫啥手艺,都是下九流出来讨碗饭吃的,没必要难为人家。”

楚昊自然注意到了那十几个人,他拿了十几根冰棍,笑眯眯地走过去。

来到为首的一个刀疤脸中年汉子跟前,递了冰棍过去:

“天儿热,各位大哥大姐吃根冰棍解解暑,我这初来乍到咱燕京,大学开学前想攒点生活费,要是有啥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几位多多帮衬着些.....”

那十几个摊主显然没想到楚昊来这么一出,尤其是为首的刀疤脸中年男人,脸上的敌视瞬间凝固。

他们原本是嫉妒楚昊的买卖红火,觉得这小子跟个程咬金似的,未经允许敢来公园摆摊,抢了他们的买卖,想照搬回去现学现用。

毕竟他们在公园里摆摊属于老江湖了,占的又是黄金位置,回头再使点绊子,叫这小子趁早滚蛋。

这就叫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可听了楚昊的话,几个人有点蒙圈了。

好家伙,敢情人家是大学生呀,将来毕业可是吃城里商品粮的,跟他们这些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相比,那真是天上地下。

要是现在得罪了人家,回头说不准怎么整自己。

祖辈生活在四九城的人,别的本事没有,察言观色是不差的,尤其经历过那个年代,普遍都对上层心怀畏惧。

刀疤脸的中年男人嘴角抽了抽,黢黑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讪笑:

“小兄弟哪里的话,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你的摊位生意火爆,原来小兄弟是大学生,难怪了,这大学生脑子就是聪明,哪怕是出来摆摊,都甩咱们这帮人十条街,佩服佩服,以后小兄弟有啥需要帮忙的,尽管招呼.....”

刀疤脸算是用尽了这辈子听来的好听话,说完就想着开溜,压根没敢接楚昊的冰棍。

心里直骂倒霉,明天摆摊估计得换个地了,惹不起他躲得起。

楚昊也没拦着,笑盈盈地看着对方走远,张大爷多看了眼他,刚才他故意说轰走那帮人,就是想看看楚昊的反应。

没想到,这小子绵里藏针,扎得那帮人愣是不敢放一句狠话。

他可是知道,那帮公园摆摊的人,里头混着不少二流子,街头打架斗殴常有的,进号子的也有不少。

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大爷见识到了楚昊的另一面。

等到收摊的时候,楚昊瞧见秦卫东满眼血丝,还在一个劲儿地扔球。

象棋桌跟前,只剩下徐幼薇和一个头发花白,半条腿没了的老头子。

秦卫东扔了一个晚上了,之前给的钱早就花光了,楚昊为了留住这个大客户,索性让他无限次玩了。

徐幼薇跟那个断腿老头子,还在不停地争论怎么走,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能破解残局,哪怕连一步都走不出。

断腿老头子戴着老花镜,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着虽然寒酸,但给人一种高级知识分子儒雅的感觉。

同样,他那张嘴,也带着文人特有的尖酸:

“我说小姑娘,你家大人是怎么教你下棋的,象棋讲究的是纵横捭阖,统领整体大局,你光想着怎么破解当前的局势,反倒一步步进了死局,短视,实在短视.....”

“喂大爷,您在这坐了一晚上了,也没见您琢磨出下一步怎么走,您说我短视,要不您走个一步试试?”

“嘿,你这伶牙俐齿的小妮子.....”

这一老一少斗嘴斗得不亦乐乎,丝毫没意识到快深夜了,楚昊咳嗽了声,笑着打断说:

“我说两位,快半夜了,我这也要收摊了,两位还是早点回去吧。”

“好小子,你就是摊位老板吧,挺会做生意的,来来,你先跟老头子说说,这残局是怎么个破解之法,不说清楚老头子今晚可就赖在这了.....”

“对对,你不说清楚,今晚我就住你家了.....”

象棋少女徐幼薇也挥着小拳头威胁。

“啊这.....”

楚昊无语了,这可是自己吃饭的本事,怎么可能透露出去。

再说了,这残局是人工智能布下的,要想破解,除非人工智能自己出手。

瞧着断腿老头那一脸你不说我就不走的架势,楚昊纠结着,张大爷提了个蛇皮袋子走过来笑道:

“老朱,这是人家的压箱底本事,让你知道了,这小子还怎么吸引你们这帮糟老头子!”

“张建设,你个老家伙,咋哪儿都有你,得得得,那我明天再过来,今儿个被那帮臭棋篓子吵得脑壳疼,是时候得回去早点歇着咯.....”

断腿老头娴熟地拄起拐杖,跟几个人打了招呼后,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原地。

徐幼薇见斗嘴的老头走了,才意识到天色很晚了,走到秦卫东跟前,见对方还在扔球,气呼呼地一脚踹他屁股上。

秦卫东吃痛摔了个趔趄,哎哟了声,这才从魔怔中清醒过来。

“我滴个妈呀,好家伙,丫的我堂堂弹珠神弹手,投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愣是没投进去一个,见鬼了这是,哥们你这游戏有点坑人啊!”

秦卫东晃了晃脑袋,徐幼薇踢了他一脚,撇撇嘴:

“行了,这么幼稚的游戏,你都能玩这么久,服了你了,快走吧,回晚了小心我爸扒了你的皮!”

“哎哎哎,我咋把这事忘了,我们赶紧走。”

秦卫东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临走前还不死心地楚昊:

“哥们明天还摆摊吗,我明儿个再战!”

“再战个屁!赶紧滚蛋,回去我就跟你爸说,你玩个球玩了一下午!”

徐幼薇教训秦卫东的同时,不忘回头狠狠瞪了楚昊一眼,嘴型蠕动,似乎在说“下午的事还没跟你算账,哼”。

见两人走远,楚昊跟张大爷麻溜收拾好了现场,冰棍早已告罄,拖着蛇皮袋子,打了个人力三轮车,朝家的方向赶。

路上,楚昊不顾张大爷的推辞,硬是数了50块塞到对方手里,今天多亏了热心伙计张大爷,一路上搬这搬那的。

张大爷口干舌燥地盯着手里的50块钱,等到他反应过来,楚昊已经坐着三轮车走远了。

“一天50块钱,我老张还卖个球冰棍.....”

朴实的张大爷以为50块很多了,压根就不晓得,身为资本家的楚昊今天赚了多少。

他没数具体多少,打算回家以后再偷偷地数,在外不露财的道理,毕竟眼下回城的二流子还是不少的。

捂着膨胀地几乎要裂开的左右裤兜,加屁兜,楚昊付了车钱,刚进家门,就看到芸姨在打倩姨!


芸姨苦笑着摇摇头,放下鸡毛掸子,她回房拿了瓶跌打按摩油扔过来,冷哼道:

“既然你这么关心她,自己给她上药吧,完事了滚回来,还有点事没问你.....”

“哦,知道啦。”

楚昊唉声叹气回了一句,他知道芸姨还是惦记着那天下午的事,芸姨哪儿都好,就是不好糊弄,一件事不刨根问底绝不消停。

扶着步履蹒跚,雪雪呼痛的倩姨回到卧室,楚昊熟稔地照着伤处上油按摩。

“嘶嘶!好家伙,郑建成下手太狠了,自个儿亲妹妹下这么重的手.....”

见倩姨嘴里还在不忿地控诉,楚昊摇摇头,做起了和事老:

“倩姨,虽然咱啥都不知道,咱都不敢问,可我觉得一条肯定是没错的,芸姨是你的亲大姐,这无论做什么肯定是为了你好,保护你,不是想害你.....”

楚昊瞧瞧瞥了眼门口的拖鞋,话没说完,就被倩姨打断了:

“呸呸,小昊,你到底是站哪儿边的啊,怎么她郑建成打人成了好人,我这个受害者反倒成了坏人了,姨不就是想谈个对象嘛,哪儿会想到那个家伙人面兽心,抛妻弃子,真要知道我指定不找他,况且谁谈对象之前,会把人家祖宗十八代查了遍,除了你芸姨那个控制狂.....”

楚昊撇撇嘴,心想你亲大姐在场,那我肯定站那边啊,不过考虑到要是再让倩姨胡咧咧下去,门口的芸姨怕不是要扛着十八米的大刀进来了。

他咳嗽了声,开口道:

“我觉着吧,芸姨打人固然有不对的地方,可她毕竟担心你,见不得自家的亲妹子受蒙骗,姨你想想,你要是真被那个叫方文华的小白脸骗惨了,你自个儿后悔得没地儿买后悔药吃也就算了,关键是到时候学校里其他人怎么看你,那时真正心疼你的,只有自家人,那不是便宜了方文华么,回头他要是到处说你这个大学英语老师傻乎乎地被他骗了,你说你怎么活啊.....”

楚昊的话很戳心,瞬间噎住了还想据理力争的倩姨,她扭头白了眼楚昊,恶狠狠道:

“我算看出来了,你小子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表面上安慰我,心里还是一个劲儿地为你芸姨说话,你个女人手都没碰过的小屁孩儿,懂个毛线,还教训起我来了哼!”

楚昊撇撇嘴,划了下倩姨的指腹,反唇相讥:

“谁说我没碰过女人手的,喏,这只小蹄子不算么.....”

“你个臭小子,找打你!”

倩姨登时俏脸晕红,扬起手作势就要打,奈何她大“月定”上有伤在身,只能匍匐趴着,稍微牵扯一下都是呲牙咧嘴的。

楚昊见门口的拖鞋消失了,知道哄走了芸姨这尊观音娘娘,这才语气缓和地开口:

“姨,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的男人还不好找吗,方文华那边您还是彻底断了吧,再有半个月我就要开学了,到时候就算我不想监视方文华,芸姨肯定要逼着我死盯着你的,她的性子你知道的.....”

楚昊这话属于实情,他报考的大学跟倩姨正是一个学校,等到开学了,芸姨肯定会让他死盯着两人的,防止死灰复燃。

倩姨这个人呢,很不喜欢被人管着,自然不会再鸟方文华了。

“好啦,你怎么跟你芸姨一样啰嗦了,我说过不会再搭理方文华,肯定说到做到,我可没犯贱到那种程度,说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