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魔尊每晚偷听我心声

重生后魔尊每晚偷听我心声

云饺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修仙门派兢兢业业修炼的小师妹谢糖糖,渡劫失败之后,居然重生成了魔尊小娇妻。偶然之间,她觉醒了一个系统,系统告诉她,只要成功攻略魔尊,她就能重回仙道,谢糖糖从此踏上攻略某腹黑魔尊的道路。她表面乖乖巧巧,内心总是在吐槽应无宁,殊不知,魔尊获得了读心术,她悄悄腹诽的那些事情,全部都被应无宁听了去……

主角:谢糖糖,应无宁   更新:2022-07-15 23: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糖糖,应无宁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魔尊每晚偷听我心声》,由网络作家“云饺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修仙门派兢兢业业修炼的小师妹谢糖糖,渡劫失败之后,居然重生成了魔尊小娇妻。偶然之间,她觉醒了一个系统,系统告诉她,只要成功攻略魔尊,她就能重回仙道,谢糖糖从此踏上攻略某腹黑魔尊的道路。她表面乖乖巧巧,内心总是在吐槽应无宁,殊不知,魔尊获得了读心术,她悄悄腹诽的那些事情,全部都被应无宁听了去……

《重生后魔尊每晚偷听我心声》精彩片段

“魔尊醒了!太好了,千年了,魔尊终于醒了!”

一阵敲锣打鼓的喧嚣声从外面传到帐中。

“唔,魔尊?”谢糖糖是硬生生被吵醒的,“魔什么......”

精致软榻上的盈盈少女坐起了身子,头昏脑胀间,她倏地瞪圆了双眼!

......魔尊?!

慢着!

这名字她可熟悉得很!

身为百玄派小弟子,谢糖糖从小到大就听师父痛斥魔尊应无宁当年的暴行。

听见这个名字下意识便跳了起来!

她不过是刚刚渡劫失败而已,难道就掉进了那个大魔头的老巢?

而且,这个身子明显不是自己的......

这么说......

她居然穿越了!?

身体的所有感官都那样清晰,灵脉甚至都涌动着生命鲜活的感觉。

少女揉了揉自己有些酸胀的肩膀,一双漆黑眼瞳中满是不可置信。

万万没想到......

她谢糖糖福大命大,被渡劫天雷击中,居然捡回了一条命!

“夫人,尊上已醒,请您过去。”

这时,紫色轻纱帏幔让一双素手掀开,一名额头带角的魔族小侍女满面喜色。

这小侍女忍不住替她激动似的,喜笑颜开:“恭喜魔尊和夫人,相隔千年终于相见!”

正沉浸在重生喜悦中的谢糖糖顿时懵了。

“魔......魔什么?”

“魔尊呀。”小侍女笑眯眯道。

苍了天!

她就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并不是在原身重生,而是穿越到了魔尊夫人身上,成了三界大魔头应无宁的小娇妻!

谢糖糖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没倒回床里。

她西子捧心,娇娇弱弱一抹泪:“什、什么尊?”

“魔!尊!”

小侍女又欢脱地重复了一遍,嘻嘻捂嘴笑了起来:“哎呀,看来夫人真是高兴坏了,都不敢相信尊上已醒呢!”

传说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界暴君应无宁......

她修真正派百玄派的弟子,居然穿成了魔尊应无宁的女人!

比起这个,谢糖糖更惊异地发现自己有了一个离谱的新技能。

她伸出了自己一双白皙细嫩的纤纤素手,放在眼下仔仔细细的看,问道:“你看我的手,好看吗?”

“夫人的双手柔嫩纤长,当然好看!”侍女一边拍马屁,一边引路。

谢糖糖心里:呵呵。

寻常人眼中那是手,在她自己眼里......

是一双小白兔的毛绒绒的小爪子!

谢糖糖沉痛地咬咬牙。

她翻来覆去看着自己的可爱小爪子——自己居然能够看见妖类的本体!

传闻,魔尊应无宁千年前和好友打赌,说是要娶一个小妖为妻子,然后就直接娶了友人的宠物,一个兔子精!

如此随便的男人,如此残暴的魔君,估计长得——

“尊上,夫人来啦!”侍女款款上前禀报。

甫一步入巍峨的大殿殿门,一阵温雅的檀木香气传来。

榻上的人身影修长,笔直的双腿看得人目光燥热,其中一条腿懒懒踩着榻,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处处都透露着身为魔界至尊的高贵霸道。

此刻,这个俊美无俦的男人正慢条斯理把玩着深紫色的葡萄。

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一下下玩弄着,仿佛运筹帷幄的帝王。

雍容,随意,却又高贵无双。

......哈哈,还挺帅。

不过......哼。

帅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谢糖糖一面控制着火热的目光,一面时刻谨记她可是堂堂百玄派弟子!

就算放眼整个修真界,也很难找出这般俊美无俦的男人。但是,他们之间的恩怨可是纠缠了上千年!

而榻上,冷峻孤傲的男子身形微微僵住,似是有些困惑地皱起俊眉。

明明殿下这女人朱唇紧闭,为什么......

他却是能听见她的心声!?

应无宁再三确认,误以为是自己听错,谁知听见的心声却是越来越多。

这女人不但觊觎自己姿色,居然还说本尊是个暴君大魔头!?

瘦削手背上青筋暴起。

“见过尊上。”

谢糖糖强绷着脸,款款行礼。

然而等到她再次看过去的时候。

卧榻之上哪里是美男?分明是一只玩着葡萄的大白老虎!

“噗......”

场面顿时没有那么严肃了,谢糖糖强忍着笑意。

大老虎不应该吃肉吗?怎么吃葡萄呢?

它怎么长的这么肉嘟嘟的?原来魔界的堂堂魔尊,私底下,不过是一只大白猫而已......哼哼。

应无宁:“......”

高座之上的应无宁危险地眯起了眼,额角青筋乱跳,眼神中骤然掠过一丝杀气。

她居然可以看到本尊的原型!

她还哼哼?

这女人,胆子不小!

发现这个残暴魔君的本体是一只大猫猫后,谢糖糖看他的眼神都显得放肆了许多,一脸跃跃欲试想要摸一摸的样子。

应无宁眼神睥睨,静静看着那个天真地望着自己的女人。

多年前不过是好友墨城养的一只小白兔,想不到经年转瞬,化成人形,居然是如此清丽脱俗的姿色。

整个人看上去似乎很清甜可口的样子。

应无宁心念微动,薄唇忍不住勾了勾,心情竟不由自主愉快了起来。

谁成想,魔尊刚一放松,谢糖糖便又开始了。

这大老虎全身都是毛茸茸肉乎乎的,也不知道那肉垫爪爪好不好摸。

大尾巴也在晃来晃去,摸一把一定好舒服的,实在是——

应无宁俊眉压低,满眼杀意——这女人,她竟然还想摸自己!

谢糖糖望着他,目光愈发炽热......那个屁股,应该是最好摸的吧,啧啧,实在是太想摸摸老虎屁股了!

“......咳咳!”

应无宁冷峻严肃的面上竟有一丝崩裂。

放肆!简直放肆!

不过,当下应无宁还有更要紧的事情。

当年他的挚友墨城为百玄派所杀,他这才一怒之下攻上山门,搅了个天翻地覆。

未料那百玄派也不是善茬儿。

他最后竟受了伤,沉睡千年。

“夫人,为夫好不容易醒来,第一件事情除了见你,还想问问你......”

男子的嗓音低沉暗哑,似是风雨欲来的前夕,处处充满危险的味道。

“觉得本尊,应当如何处理百玄派,为你主人报仇?”

千年前,魔尊应无宁血洗百玄派的风光事迹谁人不知晓?当年残暴的名声响彻三界,彻彻底底奠定了应无宁谁也不敢招惹的强悍地位。

他这么说,一是询问,二是警告。

小娘子还是不要乱摸老虎屁股为好。

谢糖糖温驯可爱地朝他弯起眼睛,道:“一切自然以魔尊的想法为准,妾身不敢干涉。”

然而身为前任百玄派弟子,她心中忍不住疯狂吐槽了起来。

这个魔尊怎么是非不分?

百玄派根本没碰过墨城,何其无辜?

你凭什么直接杀上门!

满面冷傲的应无宁几乎坐不住,他高高扬起了眉:“......什么?”


谢糖糖撅起嘴来,在心里直翻白眼。

啧啧,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猫?

怪可惜的。

应无宁心里的火噌地蹿了起来。

这女人胆敢说本尊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简直无法无天!

鹰隼一般的眸中满是阴戾凶狠。

几欲将眼前的小女人给活活扒皮抽筋。

然而谢糖糖对魔尊殿下的恼火一概不知,只能看见毛乎乎的白虎对她眨眼,瞧见那人神色微妙,她心中忍不住揶揄:“都一千年了,他该不会还在误会当年百玄派的事情吧?”

大猫猫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和百玄派的事情,其实彻彻底底就是个乌龙呀?

当年明明是墨城受伤,自己恍恍惚惚走到了百玄派,被百玄派搭救后整整养了一个月的伤,至今生死不明......

你就这么一言不合杀上山,简直禽兽不如!

哦对,反正你本来就是个禽兽。

应无宁:“......”

这样放肆的话语听进应无宁的耳中,他这次非但没有恼怒,内心反而升起了一丝丝愧疚和不可置信的惊喜。

墨城有可能并未死?!

男人细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攥起。

当年的真相......

竟是如此?

千年前,本尊一怒之下险些杀光的那些孽障,居然是墨城的救命恩人?

他锐利的目光又落在了谢糖糖身上,扫量了一番。

一只小兔妖,应该没有忤逆的胆量。何况,那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

难以言说的愧疚在心中慢慢弥漫了起来,应无宁眼神微微乱了一下。

男人重重地捏了捏眉心。

“本尊和百玄派争执多年,打到最后,已然分不清谁对谁错。加之本尊一向强悍霸道......”他幽暗的视线落在女子娇俏的脸上,试探道,“你觉得,会不会是本尊做错了?”

听见如此问话,谢糖糖神色微微一愣。

你当我傻呀?

就算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地盘,我敢乱说话嘛?

然而谢糖糖扬起小脸儿时,却是朝着那人甜甜的莞尔一笑,马屁拍上了天:“尊上您这是哪里话?您可是我们魔界的主人,您怎么会有错!要错也都是别人的过错,您说对吧?”

这表里不一的小模样,令应无宁有些狐疑地眯起眼。

一个修为不高的小小兔妖,怎么会如此了解当年的事情?

她莫不是百玄派细作?

“夫人如此柔弱,在我这魔界的龙潭虎穴里,想必是吃了不少苦头。”

他轻笑:“本尊去百玄派时,瞧见那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处处都是好吃的好玩的,似乎比魔界有不少人情味儿......”

俊美异常的男人微微俯下身,试探着挑眉问:“你想不想去?”

谢糖糖呵呵一声冷笑。

送命题是吧?

她无比英勇地一挥手,大义凛然:“不想!谁想谁是狗!”

转过身去,谢糖糖顺着门口的小妖怪们,挨个儿询问:“你想吗?还是你想?”

当着那位残暴魔尊的面儿......

谁敢点头,谁就头点地。

吓得一众小妖将头甩成了拨浪鼓。

“不不不不不——”

“我们魔宫多好,威武霸气,谁也不敢招惹我们。”谢糖糖古灵精怪地朝他眨了眨眼,乌黑清澈的眼中满是狡黠,“魔尊您可谁会开玩笑!”

应无宁心中疑云未消,却一时找不出她的破绽,冷哼一声:“当真?”

“当真当真!”

谢糖糖眯起眼睛,笑得有些谄媚,又有些像在撒娇:“我最喜欢魔宫啦!”

刚才还炸毛的白虎渐渐恢复了正常。

就在此时。

一道纤瘦的身影悄无声息蹿到了谢糖糖身边,尖着嗓子:“启禀尊上!”

“......”

变成小兔精后,五感更加敏锐了。

谢糖糖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她僵硬地扭过头看了过去。

身边,一条一人粗的蟒蛇也恰好扭过头。

两个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谢糖糖:“......”

谢谢,兔没了。

下一秒,谢糖糖“嗷”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地跳到了应无宁身边,一把紧紧握住了老虎爪子!

应无宁:“???”

属下:“......”

连同那只蟒蛇在内,全场的人全都看呆了。

原来魔尊和夫人的感情这么好!

光天化日,当着我们的面就忍不住卿卿我我了!

这可真是伉俪情深,羡煞旁人啊!

一众小妖怪感动得不轻,纷纷用羡慕感慨的眼神看着那边。

然而这边......

“呜呜呜,老虎果然比蛇可爱多了!”谢糖糖捏了捏应无宁的那只手,心想,“大猫猫的爪子果然软绵绵的,比想象中还好摸!”

“......”

应无宁听见了她的心声,额角青筋暴跳。

一甩手,把谢糖糖又丢了出去。

“把夫人请走!”

两名侍女立刻将谢糖糖带走,临走前,谢糖糖气哼哼看了他一眼。

翻脸不认人,不是好猫咪!

应无宁:“......”

“尊上,百玄派这些年的战力远不如前,您如今已经醒来,请问是否还要开战?”属下拱手询问。

回想起小夫人刚才的心声,应无宁顿了顿。

“罢了,暂且不动。”

高座上的魔尊摇摇头。

殿下的属下惊讶得找不着头。

寝宫中。

谢糖糖正在四处参观,并且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在脑海响起:

【宿主您好,欢迎绑定系统。】

谢糖糖警惕地绷直了身子:“什么人?!”

【我不是人,我是系统呀。】

“系统是什么?能吃吗?”

“......”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

【魔宫危险重重,宿主您可以将我视为助您一臂之力的法器。我会给您派发任务,同时给予您相应的奖励,这些奖励在您需要的时候或许能助您一臂之力。】

“法器?你这么说我就听明白了!法器我熟!”谢糖糖摆摆手,“那你告诉我,我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这系统交代任务十分简单明了:

【好的宿主,您接下来的任务是——睡了魔尊应无宁】

谢糖糖一脸懵逼,整个兔直接傻掉。

???

这系统果真不太正经!

那个暴虐彪悍的魔尊,岂是她想睡就睡的,她不要命了吗!

谁料系统还贴心提示:【应无宁尚且是处男,宿主你赚了哟。】

“......”

与此同时,刚走到寝宫外,恰好又听到谢糖糖心声的应无宁,脸色一下子黑了!


“处男——!?”

“噗哈哈哈哈哈!”谢糖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在床上险些一口气背过去,“你是说那个大白猫这么多年都还没有过道侣?”

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勉强坐直了身子。

“喂,系统,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系统讲起话来一板一眼,很是严肃:

【魔尊应无宁的的确确是处男没错,这点经过多年的考证与调查。】

“你还考证?还调查?”谢糖糖愈发瞪大了星眸,毫无求生欲的向前探身,“来来来,给我仔细说来听听,方便我接下来做任务。”

【......】

系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系统是正经系统,宿主正不正经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没得到回音,但是谢糖糖这边自顾自皱起黛眉思索了起来:“难怪应无宁看上去那么不近人情,一副干翻全世界的样子,原来是......”

她这副八卦嘴脸,让系统嗤之以鼻了三秒钟:

【魔尊应无宁长相俊美妖冶,是这三界里难得的美男子,若是想寻找道侣,应当不是什么难事。】

寝宫外,应无宁脸色阴沉欲雪。

他现在已经心中有数了。

这女人表里不一,放浪形骸,绝对不可能是墨城当年养的那只小兔子!

这世上不会有兔子精胆敢公然议论他堂堂魔尊是不是......

......是不是处男的!

强大的威压从应无宁身上横扫而出,身后的手下纷纷惊恐不已,以为大祸临头,当场跪倒了一大片。

“尊上息怒,尊上息怒!”

寝房中。

谢糖糖见系统居然维护那个暴君,眼珠滴溜溜一转,忽然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那我就知道了!”

系统似乎也有些搞不定这个鬼灵精怪的宿主,冰冷的声音里居然掺杂了一丝无奈,困惑发问:

【知道什么?】

谢糖糖担心隔墙有耳,探出门外四下张望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将门窗关好。

她这才以手掩唇,像是说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

“你实话告诉我吧,他是不是不行?”

系统:【......】

少女,你是穿越了,不是摔坏脑子了。

“这大魔头要是不行的话,你可不兴给我这个任务啊!我完不成!哪怕我是神仙,我也不能让这样的男人......你懂我意思吗?”谢糖糖很是焦急,试图说服系统。

寝宫外,杀意四起。周围的树木全部无风自舞,树叶纷纷扬扬坠落。

一股阴风吹得手下们汗毛倒竖。

“尊上,您您......您到底怎么了?”不知是谁,鼓足了勇气问出一句。

面对一众战战兢兢如同鹌鹑一般的手下,应无宁目光愈发阴戾:“......都给我滚。”

属下们已经不用他大发雷霆再说第二次,便屁滚尿流撒丫子逃了出去。

魔尊发起怒来,实在是太可怕了!

应无宁气得额角青筋暴跳,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掌拍向旁边的石桌,坚硬奢华的玉石桌立刻粉碎无形。

那女人......

简直是不知羞耻!!

他闭了闭眼,炙热的胸膛随着怒气一起一伏。

最开始议论他是否未结过道侣也就罢了!

如今,居然直接怀疑他不行!?

别忘了,他们在名义上可是刚刚会面的夫妻,他行不行,这女人怕是要体会一番才知晓!

由于谢糖糖惊世骇俗的发言,系统彻底陷入了无语。

少女歪了歪头,对系统的反应若有所思。

试探了这么半天,系统的立场似乎已经很清晰了,这个奇怪的法器,绝对不是来自应无宁那边的细作......

看来只是一个凭空出现的法器没错了!

思及至此,谢糖糖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

“系统啊系统,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其实很害怕。”

她呈大字形倒在了床上,迷茫地想,“我谢糖糖明明只是百玄派的一个小弟子罢了,一朝穿越,怎么会变成大魔头的小娇妻?他没结过道侣,我不也是!”

谢糖糖倏然变回了小兔子原型,在床上滚来滚去。

“你这个臭系统,做个任务到底他吃亏还是我吃亏啊啊啊!”

系统看热闹不嫌事大,表示:

【你该庆幸你是魔尊的妻子,如果是婢女,岂不是还得想尽办法爬床?】

应无宁身边已然空无一人,他俊眉高高挑起。

哦?

难怪刚才见了本尊就开始疯言疯语。

果然,她真身是百玄派的人!

男子从容起身向外走去,尖削凌厉的下颚微抬,眼底掠过了一丝轻笑。

小丫头。

还怕吃亏。

【宿主请你冷静,你的肉身尚且存在,只要完成推倒应无宁的终极任务,就可以回去了。】

系统残忍无情的如是道。

谢糖糖“噌”地坐了起来,无比精准地捕捉到了话中的端倪:“终极任务?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不会那么轻易完成,还会有其他的小任务给我?”

系统赞赏了一句:

【您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谢糖糖:“......”

非人哉啊!

系统慢悠悠道:【由于攻略魔尊的难度过大,所以必然会为宿主减轻难度的,只要您赚够积分,就可以凭借积分兑换一瓶绕指柔。】

一听就不是好东西,谢糖糖没好气问:“那是什么?”

系统神秘一笑:

【超强春药。】

谢糖糖:“咳咳咳咳——”

......

魔界,幽冥之境。

应无宁大手一挥,禁制褪去。

晦暗的天幕笼罩着漆黑的墓碑。

墓碑下,埋葬他的好友墨城的“遗物”。

男子撩袍,缓缓坐下。

“墨城,我这次似乎做错了。”

他眸色暗淡,悲喜不明:“若不是那个百玄派小弟子不知天高地厚,我恐怕仍然蒙在鼓里。看来,是时候去一趟百玄派了。”

夜色如水,魔界的黑夜似乎比人间更为漫长一些。

......

谢糖糖洗漱完毕,梳理着柔顺的长发昏昏欲睡。

【宿主。】

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起,瞬间令谢糖糖惊醒:“你干嘛?吓死我啊?”

系统继续木讷地道:【第一个支线任务来了。】

谢糖糖心里一紧,便听系统缓缓道:

【您需要带领魔尊应无宁,前往百玄派——送礼。】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