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精选阅读极致撩诱

文章精选阅读极致撩诱

锦鲤大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极致撩诱》中的人物许温延姜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锦鲤大鱼”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极致撩诱》内容概括:指腹轻轻擦过嘴角,仿佛还能闻到男人身上清冷的味道。她刚才吻许温延的时候,故意咬破了他的嘴唇,不知道那个女人看到会是什么反应?这时一个男人从外面推门进来。“哎哟……”他很是怀疑的退出去看了一眼外面,低声咒骂了一句,“老子还以为走错呢……”姜也补面不改色的从他身边经过,勾唇一笑。“不好意思,......

主角:许温延姜也   更新:2024-06-11 2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温延姜也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精选阅读极致撩诱》,由网络作家“锦鲤大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极致撩诱》中的人物许温延姜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锦鲤大鱼”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极致撩诱》内容概括:指腹轻轻擦过嘴角,仿佛还能闻到男人身上清冷的味道。她刚才吻许温延的时候,故意咬破了他的嘴唇,不知道那个女人看到会是什么反应?这时一个男人从外面推门进来。“哎哟……”他很是怀疑的退出去看了一眼外面,低声咒骂了一句,“老子还以为走错呢……”姜也补面不改色的从他身边经过,勾唇一笑。“不好意思,......

《文章精选阅读极致撩诱》精彩片段


姜也站在洗手台前,就着水整理凌乱的头发。

指腹轻轻擦过嘴角,仿佛还能闻到男人身上清冷的味道。

她刚才吻许温延的时候,故意咬破了他的嘴唇,不知道那个女人看到会是什么反应?

这时一个男人从外面推门进来。

“哎哟……”

他很是怀疑的退出去看了一眼外面,低声咒骂了一句,“老子还以为走错呢……”

姜也补面不改色的从他身边经过,勾唇一笑。

“不好意思,是我走错地方了。”

“……”

男人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还憋着,脸色扭曲的跑了进去。

回到卡座,安瑟嘴里嚼着口香糖,“怎么去个洗手间去这么久?”

“没什么,遇到一只狗。”

“狗?”

安瑟扯了一下嘴角,眼神从她脸上划过,“什么狗能把你嘴上的口红舔那么干净?你偷人去了?”

“……”干嘛说的那么直白?

姜也喝了一口酒,没否认。

安瑟原本只是随口一说,这会儿却是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这也太野了……谁有那么大本事啊?”

姜也挑眉,“还能有谁?”

“我……”草!

安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冲她竖起个大拇指,以此来表示自己对真爱的尊重。

姜也粉红的舌尖舔过嘴角,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另一边,男人双腿自然分开坐在靠近中间的位置,慵懒随意却又充满威慑力,让人难以逼视。

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

这也算不得稀奇,毕竟在场的其他人都有女伴。

而让姜也沉下脸的地方在于,旁边那个女人的腿上,搭着他的西装外套。

安瑟顺着看过去,“看什么呢?”

姜也没看她,把酒杯放到她手里。

“叫个代驾送你回去,不用管我。”

“!”这么见色忘友吗?

安瑟看着她的背影怔然了片刻,随后又看了一眼不远处气场强大的男人,犹豫不过三秒,识时务的转身离开。

姜也走到卡座前,笑容满面的打招呼,“裕安哥,陈想哥。”

致裕安和陈想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你是?”

姜也扫过他们身边殷勤喂酒的美人,和旁边那对处变不惊的男女有着鲜明的对比。她笑容不变,“我是姜也。”

“姜也?!”

陈想马上就想起来了,“都长这么大了啊!”

姜也乖巧点头,“我马上就大学毕业了。”

相比之下,致裕安就要稳重许多,他看了看目光冰凉的男人,心下已经有所计较,开口问:“几年不见,小也真的长成大姑娘了,你自己一个人来的?”

姜也摇头,“跟我朋友,不过她被男朋友接走了。”

陈想嘴比脑子快,直接就道:“那可要早点回去,太晚了多危险啊!”

炫彩的灯光正好闪过,照得姜也的眸子透亮清澈,直勾勾的看着一个方向,在昏暗的灯关下和男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她弯起嘴角。

“我等他。”

这下不止致裕安和陈想,一直没有说话的慕姗也抬起头来,神色莫名的看着她。

致裕安眼神在两人身上划过,笑着说:“我想起来了,你之前在许队家住了一段时间,许队跟你亲哥也没差别了。”

陈想赶紧招呼她,“小也快坐!”

“谢谢陈想哥。”

姜也乖巧答应,自然而然坐在了唯一的空位,许温延的另一边。

男人深不见底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眉心紧蹩,却没有出声阻止。

慕姗眼神闪烁了一下,侧目满脸温柔。

“阿延,这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吗?”

许温延收回自己的目光,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嗯。”

慕姗半个身子从前面探出来,眨眼看着姜也,“你好啊姜也,我听说过你,今天总算有机会见到了,我是慕姗。”

慕姗。

姜也笑着,“姐姐好。”

她眼神随意看过她腿上的西装,葱白般的手指抓着边缘,就跟她和男人紧坐的距离一样,无一不在宣示着主权。

这个女人……

才是真正不同的。

姜也坐得端正,突然扭头皱眉道:“许大哥,姐姐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是的话我应该叫嫂子才对。”


许温延和致裕安去了一趟警局,下车前从后座拿了一个封好的文件袋,举手投足之间,透着浓浓的凌冽气息。

“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那些已经足够他吃一茬牢饭。”

贾怀阳,已经定罪。

“嗯。”

许温延大公无私,没有任何表示,波澜不惊的模样仿佛已经放下了这件事。可他今天来的目的又很明确,见他。

致裕安做了些安排,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他会得到他应有的代价。”

没有回答,走在前面的男人笔挺如松。

会见室里。

贾怀阳手上和脚上都是束缚,看到走进来的男人满眼凶狠,又带着忌惮,“许温延……你来做什么?!”

许温延解开西装坐下,修长的腿随意翘起,冷酷,桀骜。

“当然是来看你。”

他睥睨的目光扫过,嗤笑。

“不过你看样子还可以,公家伙食不错。”

贾怀阳呼吸急促了不少,挣扎几下无果,阴声道:“别以为就这么算了!等老子出来,不会放过你们!”

特别是那个小贱人!

“这也是我的意思。”

许温延原本规整的头发垂落下来,阴影挡住了眼里的沉色。

他慢条斯理地打开手上的文件袋,每个动作都像是经过刻画,矜贵潇洒,亦正亦邪,让人目不转睛。

“你别以为……”

“就这么算了。”

一叠厚厚的违规文件,细数着齐越建材这些年的罪行,用不了多久,这家公司将会被查封,不复存在。

贾怀阳越看,眼里的红血丝越深,像是连眼珠子都要直接凸落出来一般。

“你……!”

这是他的毕生心血!

“你到底是怎么查到的?!”

许温延很乐意欣赏他的这幅模样,“随手。”

他向来秉承的都是杀人要诛心,光是动手,不够。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贾怀阳看着他嘴角噙着的那一抹笑,不知不觉和记忆深处一张妖娆的脸重合在一起,竟是那么相像。

最终,他疯了一样的嘶吼出声。

许温延欣赏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又聒噪。

“祝你牢狱之灾顺利。”说完轻笑一声,起身扣起西装大步离开,身后的咆哮渐渐淡远。

出来后,致裕安等在门口,看到他松了口气。

“这是你要的资料。”

“嗯。”许温延伸手接过,“走了。”



傍晚时分,姜也回到南苑。

刚进门,对面的风景映入眼帘。

男人坐在窗前,身披一身霞光,清冷刚毅的侧脸染上几分柔和,微微转头时,一身迷离将他陷入光晕里,好看得有些不太真实。

姜也心跳骤停了一下,抬脚走过去。

今天算计了他,生气是应该的。

不过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又好像没有那么生气。

她坐在旁边的懒人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拉起他放在腿上的手,比划了一下才放进自己掌心里,十指交缠,“你……吃饭没有?我下面给你吃?”

男人瞥着她,“下面?”

姜也恍若不懂,“对啊,下面。”

指缝里的长指抽了出来,继续翻开手里的书,“算计我,讨好到你的追求者了?”

这声音里听不出酸味,倒是有一股冷芒和锐气。

“我又不是为了讨好他。”

“那是为了讨好谁?”

“是……”

姜也适时停下,总不能说是为了知道他的秘密。

“当然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异性之间,想得到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征服,特别是像许温延这种从没失败过的男人。

他看着她的脸,落日余晖印在那双清透的眸子里,仿若引人入胜的画卷,“那么,你做这些……仅仅是为了摆脱夏家的控制?”

从始至终,她的目的如此清晰,从不遮掩。

甚至就连在他身下的时候,这只奸诈的小狐狸也是满目清明的,次次算计。

姜也笑起来,眼里光芒万丈。

她抬手,拉着他的脖子往下,“当然不止,我不是说了吗?我想嫁给你。”


姜也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烂,她今天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细直的腿被紧紧包裹着,在这紧密的空间里,有些影响发挥。

她神志不清的乱扯,不耐的往后仰头。

“许温延……”

“我在。”

男人沙哑的声音带着压抑,抬起的眸子和她一样,布满红血丝。

他怕伤到她。

姜也双手抱着他的头,把他往上拉,“你亲亲我吧……”

她想到刚才包厢里的场景,那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又冒了出来,声音带着哭腔,“那个男人刚刚亲了我的脖子,好脏啊……”

“不脏。”

许温延一点点吻过,轻声安慰,“一点都不脏。”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在姜也腰窝上,额间隐忍的汗珠,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荷尔蒙爆棚。

姜也爱死了他这副样子。

她热血沸腾,随着每一个动作轻颤。

药性越来越重,姜也皮肤由里到外的发红,双目充血,舌尖舔过干涩的嘴角,伤口处变得更加艳丽起来。

许温延情动的的看着她,再也无法忍耐。

“姜也……”

“嗯……唔!”

她刚刚答应了一声,惊呼都被男人吻进嘴里。

这次的疯狂前所未有,等药效过去时,姜也脱力的晕了过去,两个人满身都是汗,分不清是谁的。

车窗外夜色浓郁,路灯透着寂寥。

许温延深深的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小女人,把外套盖在她身上,转手把车里的暖气开大了一些。

回到家,姜也还没有要醒的迹象。

他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起来,朝楼上走去。

“许大哥……”

姜也垂着的手伸起来拽住他的衬衣,呓语道:“我害怕……”

像小猫一样呜咽。

她抽了抽鼻子,声音嘶哑。

“我想……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许温延湛黑的眼眸垂下,看着怀里双眸紧闭的姜也。到了这种时候,她竟然还知道给自己捞点福利,是打定了主意,他会心软。

她赢了。

许温延脚步不过是顿了一下,就转动脚尖走向隔壁的主卧。

姜也眉间的褶皱,几乎是在沾床的一瞬间就抚平了不少,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姜也?”

这么睡,容易感冒。

许温延抬手捏了一下眉心,到洗手间里打来温热的水,细心的擦掉她身上的汗渍,再从医药箱里找来了消肿的药。

她的脸两边肿起,嘴角伤痕明显。

贾怀阳,李雯雯。

许温延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手上的筋脉在跳动,那眼里的风暴,无人能懂。

姜也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是中午,她浑身清爽,除了身上还带着酸痛,没有其他不适。

等等……

她往房间里环视了一圈,嘴角慢慢放大。

这间卧室带着主人独有的风格,干净利落,不带一丝多余的累赘。浅灰色的被单上,还带着男人身上清冷的铃兰香。

姜也忍不住抱着被单,深吸一口气。

她又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下才起床。

楼下餐桌上放着做好的早餐,旁边的便签字体龙飞凤舞:今天在家休息,我让郑楠给你请假。

多一个字都不肯写。

姜也撇撇嘴,转而又看着手里的纸条笑了起来。

许温延几乎一晚上没怎么睡,到公司就开了一个早会,结束后让人把李雯雯叫到了办公室。

“许总,您找我。”

带着娇柔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

许温延闭着眼睛,单手在额头上轻按,匀长的手指微微用力,手背上的线条鼓起。

他没有说话,无声无息的威压四散开来,办公室里的温度一瞬间降到冰点,令人呼吸都停滞下来。

李雯雯有些拿不准,又喊了一声:“许总……”

“嗯。”

男人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抬起的眼眸里漆黑涌动。他起身,一步步走到李雯雯面前,抬手松领带时,腕表上的一颗钻闪烁出光芒。

“徐雯雯?”

他似乎是想确认一下她的名字。

李雯雯心里紧张,抬手别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是的许总。”

她还没来得及抬起头,突然就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瞬间变得困难,“许……许总……咳……”

那力道越来越紧,她的脚几乎脱离了地面。

许温延眼镜下的眸子带着能吞噬一切的冷意,毫无波澜的盯着她,“把姜也送给贾怀阳?你怎么敢的?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