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宋安安傅景明

宋安安傅景明

宋安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想起自己回到教室,却宋安安静静没人上前取笑的情景。整个班上,只有傅景明能做到这件事。她苦笑一声,打开日记本写下:“今天,傅景明知道了我的秘密……”

主角:宋安安傅景明   更新:2022-09-10 20: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安安傅景明的其他类型小说《宋安安傅景明》,由网络作家“宋安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想起自己回到教室,却宋安安静静没人上前取笑的情景。整个班上,只有傅景明能做到这件事。她苦笑一声,打开日记本写下:“今天,傅景明知道了我的秘密……”

《宋安安傅景明》精彩片段

九月的傍晚,雨将下未下,空气中带着令人心烦的燥热。


北武中学高三一班,本该安静的晚自习,一片笑闹。


宋安安刚走进教室,就见邵南光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朗读。


“今天,又看见了傅景明,他好像永远都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很想让他高兴起来。”


“今天,又有女生向他表白了,但是一如既往的被拒绝,我想我对他的喜欢,不用他知道。”


“傅景明,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邵南光阴阳怪调的语气,响彻在整个教室内,宋安安的脸一瞬血色全无。


又在满教室的笑声里涨得通红。


那是她的日记本……


“还给我。”


在这一刻,她甚至没有勇气,去看一眼教室后排的傅景明。


此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笙哥,给个回应啊!”


“是啊,你看人家这么深情!”


宋安安下意识抬起头,隔着整个教室望向靠窗位置的傅景明。


却听傅景明双手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笑道:“我可不喜欢只会学习的书呆子。”


一句话,就让宋安安的心,如坠冰窖。


“你还给我!”她低着头去够邵南光手上的日记本。


邵南光往旁边一躲,宋安安竟顺着惯力跌倒在地!


样子滑稽,全班一静,霎时哄笑起来!


宋安安浑身僵住。


“真小家子气!不就一个日记本?还你了。”


邵南光手一扬,日记本掉在了宋安安的身边。


宋安安捡起日记本,跑出了教室。


压抑许久的大雨终于下了起来,淅淅沥沥落满了整个校园。


邵南光讪讪回到座位,他刚刚好像看见宋安安眼角闪着泪。


他走到傅景明旁边,开口说:“笙哥,她好像快哭了,要不你去看看?”


“不去!你念的日记你负责。”傅景明道。


“那她喜欢的不是你吗?我去也没用。”邵南光说。


“真麻烦!”傅景明望着窗外的大雨,不耐烦的站起身,扯过一把伞往外走去。


他走后,教室如炸了锅一样,议论纷纷。


等傅景明找到宋安安时,就见她浑身湿透地蹲在学校那颗老榕树下面,把头埋在膝盖间,肩膀一抖一抖的。


“喂!你不是在哭吧!”


宋安安听见熟悉声音抬起头,神情一怔,眼眶通红的说:“……没有。”


傅景明有些好笑:“好好学习吧,乖乖女!”


他松开手,手中的伞飘落下来,宋安安急忙伸手接住。


等她握稳伞后,就看见傅景明冒着雨插着兜离去的背影。


少年高高瘦瘦的样子,带着说不出的潇洒。


……


下了晚自习。


宋安安像往常一样匆匆离校。


赶回家里,远远便看见回家的那条长斜坡上,一个跛着脚的中年妇人正艰难的用整个身子抵着一辆小吃推车往坡上推。


宋安安急忙上前帮忙:“妈,我不是说了,等我回来再收拾。”


宋妈妈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慈爱的笑。


用手语打着笔画:妈可以的,你好好学习,不要担心我。


宋安安鼻尖一酸,点点头,奋力将推车往上推。


回到家,洗漱完毕,宋安安拿出习题本,日记本被带了出来。


她微愣。


想起自己回到教室,却宋安安静静没人上前取笑的情景。


整个班上,只有傅景明能做到这件事。


她苦笑一声,打开日记本写下:“今天,傅景明知道了我的秘密……”



宋安安感觉心好像要从胸腔内跳出来一般。

还没反应过来,在摄像机前的陆云涯,黑着脸喊了一声卡。

他站起身走过去,此时傅景明跟宋安安已经被助理拉了起来。

陆云涯愠恼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借位吗?”

傅景明接过助理递来的浴巾,正擦着身上的水珠。

他带着几分挑衅望着陆云涯,轻笑道:“不好意思,情绪到这了一下子没控制住。”

陆云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傅景明,转头轻声询问宋安安。

“小兮,你没事吧?”

宋安安感觉两个男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在期待她的回答。

她看了眼傅景明,澄澈的眼中带了些许恼意。

“没事。”宋安安准备息事宁人。

傅景明也感受到了,有些不自然的转开视线。

有了这个小插曲,宋安安接下来的拍摄,傅景明算是配合多了。

一天的戏拍完,宋安安回到剧组安排的酒店休息。

她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了几声敲门。

宋安安起身打开门,就看见傅景明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剧本。

她问道:“什么事?”

傅景明扬了扬手中的剧本,说:“明天不是要拍大戏?跟你提前对一下。”

宋安安见他是工作上的事情,就侧身让开门。

两人走到沙发前坐下,傅景明先开口:“对一下明天的台词吧。”

宋安安点了点头,翻开剧本。

翻到明天戏份的那一页,宋安安一怔。

这一幕戏,是男女主误会解开,互诉衷肠。

“晚晚,这些年你还好吗?”傅景明先念了一句台词。

宋安安瞥了一眼傅景明,见他一脸认真,也只好摒弃掉杂念,配合着对起台词。

“好不好的,你还关心吗?”宋安安也进入情绪,眼底微微带上泪光。

“当然,晚晚,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忘记你。”

“阿哲,我也是。”

傅景明突然转过脸来,望着宋安安。

缓缓吐出了一句:“我喜欢你……”

宋安安眼神一闪,这句台词,剧本上写的是,晚晚,我喜欢你。

傅景明却偏偏省略了晚晚两字。

宋安安的心,又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那些沉寂下去的情感,好像又慢慢冒出小芽。

宋安安突然站起身,慌乱的撇开脸,说道:“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对吧。”

傅景明望着宋安安慌乱的样子,勾唇一笑。

他敲了敲剧本,笑道:“只差两句就对完了。”

接下来的那句,可是宋安安的台词,她接上说:我也喜欢你。

这让宋安安怎么在这种气氛下,说的出口。

宋安安走到一旁,硬邦邦开口:“我想休息了。”

见此,傅景明只好起身:“那明天再说。”

他挑了挑眉,意有所指的扬了扬剧本。

等傅景明离开,宋安安就走到洗手间,用冷水擦了擦脸。

在心里暗骂了几句,这么多年过去,自己还是这么不争气。

洗漱完后,宋安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才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宋安安素着脸就来到了化妆间。

刚到门口,就看见傅景明已经换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

傅景明看见宋安安眼底的青黑,不由笑道:“宋小姐昨晚想什么失眠了?”

宋安安略带恼怒的看向罪魁祸首,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进了化妆间。

今天的戏份,也拍的格外顺利。

傅景明也老实的按着剧本说台词,没有什么让宋安安误会的话迸出来。

休息期间,宋安安正坐在遮阳棚下闭目养神,突然开进来一辆货车。

场务拿着大喇叭喊道:“大家快过来,傅老师的女朋友送应援来了!”



宋安安微微一愣,她拉下墨镜,就看见傅芳苓正从车上下来。

多年未见,她还是从前那副明艳自信的模样。

宋安安收回眼,神色暗沉。

原来,他们两的关系已经摆上了明面。

那辆打开的货车上面,摆满了奶茶、水果和各式小零食。

场内的工作人员都高兴的上前,领取了一份。

宋安安的助理宁宁也领了一盒水果走过来,递到宋安安面前,轻声问道:“兮姐,吃吗?”

“不用。”宋安安垂眸盯着手中的剧本,掩下眼底的情绪。

宁宁拿着那盒水果就走开了。

突然,宋安安感觉有人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她抬眼就看见微笑着的傅芳苓。

“宋安安,好久不见了,你变了很多哎。”傅芳苓上下打量了一遍宋安安。

傅芳苓的视线让宋安安感觉有些不舒服。

“你倒是没怎么变。”宋安安淡淡道。

这意有所指的话,让傅芳苓停顿了片刻。

此时的宋安安,已经不是高中那个只会沉默的自卑女孩了。

宋安安不想在此跟她纠缠,站起身,去了洗手间。

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两个女生闲聊的声音。

“傅少的女朋友真漂亮,出手还大方!”

“那当然,人家可是创世集团的继承人,只有这样的家世才能配得上傅少吧。”

那两个女生好一阵羡慕感叹。

宋安安的心,突然感觉闷闷的。

在门外停顿了几秒,她若无其事的走进去,打开了水龙头。

那两个女生见到她,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等宋安安从洗手间出来,往场内走时,就在转角处,看见了站在树下的傅景明。

傅景明见她出来,压低了嗓音喊了一句:“宋安安。”

宋安安愣了下,傅景明好像是特意在这等她一样。

她朝着傅景明微微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她这样冷淡的态度,让傅景明脸色一沉。

但还是上前轻声道:“我跟傅芳苓……”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宋安安打断。

“你跟她怎样,我不想知道。”宋安安皱着眉道。

傅景明下颚绷直,情绪十分不佳。

宋安安并不想再多听什么,闷闷的就往前走。

傅景明猛地抓住宋安安的手,把她抵到一旁的树干上。

他深吸了口气,耐着性子开口:“我跟她不是……”

“不是什么?”宋安安盯着傅景明的眼,觉得太荒唐了些。

多年前,他们一起出国,这么多年还黏在一起,就连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认为傅芳苓是他的女朋友。

傅景明,现在跑过来跟她说什么呢?!

还想像高中时期一样,逗她玩吗?

宋安安狠狠甩开傅景明的手,转身就离开了。

傅景明脸色瞬间阴沉,心中烦闷不已,恨恨的砸了一下大树干。

等到重新开拍,宋安安换完装站在傅景明对面。

所有人都感到气氛很不对劲,沉闷又阴冷。

傅景明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态度。

幸好开拍这场戏,是以女主戏份为主,傅景明只需要在结尾部分演上一小段。

这一场戏,拍的是女主家中出了事故,被地痞追逐还债,不慎从小洋楼上跌落。

只有三层楼高的小洋楼,宋安安还戴了威亚,本以为万无一失。

可谁知,宋安安刚说完台词,往下坠落,就感觉到不对!

她的威亚松了!



宋安安不得不尽力护住头部,在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被人搂进怀中。

宋安安狠狠砸在那人身上,他发出一声闷哼。

宋安安抬眸望去,心中一震,压在她身下的居然是傅景明!

幸好为了安全,下面是垫了好几层海绵的。

她惊慌地赶紧爬起身,扶着傅景明,询问:“你没事吧?!”

傅景明苍白着脸,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不大好……”

宋安安瞬间急红了眼,朝着周围的工作人员高喊:“快叫救护车!”

傅芳苓和陆云涯也赶了过来,傅芳苓一把挤开宋安安。

“景明,你怎么样?”

傅景明摇了摇头,闭上眼,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宋安安也被陆云涯拉到一旁,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宋安安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救护车很快赶到,宋安安站在一旁,看着医护人员把傅景明抬上了车。

一名护士问道:“你们谁去陪护?”

傅芳苓刚想上车,宋安安却听见车内傅景明虚弱的喊了一句:“宋安安……”

宋安安走上前,侧头就能看见傅芳苓冷着脸瞪自己。

可是傅景明是因为救自己才这样,于情于理她也应该去。

她一去,陆云涯也要跟着去。

傅芳苓更是甩不掉。

索性开了一辆小车,跟在了救护车后面。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一番,确认问题不大。

只是当时情急之下,脚踝轻度骨折,需要卧床休息一会。

陆云涯走到一旁,打了几个电话,宋安安依稀听见是要严查威亚松落的事情。

宋安安推开傅景明的病房,看着他的脚踝被石膏包裹着,半吊在床尾,感到有些愧疚。

只是看见傅芳苓在床前,嘘寒问暖。

她停下了脚步,心中似乎有些堵。

宋安安刚想转身离开,却被傅景明喊住。

“宋安安,我都这样了,你看一下就走?”傅景明靠在床头,冷冷盯着宋安安。

“我……”宋安安叹了口气,无奈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傅芳苓忍不住开口:“景明,有我照顾你就好了。”

“你回去吧。”傅景明转头朝着傅芳苓冷淡道。

“可是……”傅芳苓还想争执。

傅景明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傅芳苓就咽下嘴边的话,瞪了一眼宋安安就离开了病房。

宋安安尴尬的坐在原地,垂眸低声道:“谢谢……”

傅景明皱着眉头开口:“你好像只会说谢谢。”

宋安安忽然就想起多年前,傅景明对自己的那些帮助。

也想起了自己那些年少时光。

她望着眼前的傅景明,心中思绪万千。

“干嘛丧着个脸?!我可好着呢!”傅景明往后一靠,淡淡笑了一下。

“你脚伤了,接下来的戏份怎么办?”宋安安想起正事。

以傅景明的片酬,拍每部剧都是有时限的,他这伤肯定耽误拍摄进度。

傅景明无所谓道:“实在不行,延期拍摄。”

“会不会影响你别的行程?”宋安安有些担心。

“你还是少操心我,管好你自己。”傅景明又恢复了那幅大爷的做派。

突然,陆云涯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傅景明,沉着脸朝宋安安递过来一个手机。

接着说道:“小兮,你快看网上的热搜!”



卧室里。

宋安安靠着床背呆坐着,呼吸浅得几乎难以察觉。

她好像想了很多,可脑海里却一片空白。

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阵响动。

宋安安拿起点开信息页面,就瞧见傅景明一些儿时玩伴建的群聊在不断刷屏。

满满的都是艾特傅景明的消息。

群里,傅景淮很活跃:“傅景明,今天出不出来玩,若曦也来,就等你一个了!”

页面消息还在跳动,宋安安扫了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

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如果这个时候出去,回来一定会超过约定的归家时间。

傅景明会去吗?

她心里忐忑的想着,紧接着下一秒,屏幕就弹出了傅景明的回答:“好。”

随着时间流逝,屏幕自动熄灭。

宋安安回过神才发现,不知何时,指甲已经抠入了掌心。

忽然,卧室门被推开。

傅景明走进来,像没看到宋安安般,径直走向衣柜拿了件外套便要转身出门。

“傅景明。”她忍不住喊了一声。

傅景明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宋安安咽下情绪,声音轻缓:“我和你一起去。”

她很少跟着自己去聚会。

傅景明心里虽疑惑,但也没有拒绝:“嗯。”

四十分钟后,卉院会所。

包厢里的欢声笑语,在傅景明推门而入时到达了顶峰。

但在看见跟在他身后的宋安安时,屋内突然一片静默。

一旁傅景淮瞧着这幕,忙过来热场子,冲着傅景明招呼:“过来坐啊,别傻愣着。”

傅景明应声,又回眸朝宋安安看了一眼:“走吧。”

宋安安视线扫了眼傅景淮身边的座位,只有一个,还是在何若曦的身边,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她知道,傅景明的圈子从没有接受过自己。

宋安安不想扫兴,只是轻松开口:“你去吧,我坐另一边。”

说完就率先找了个角落坐下。

傅景明只当她不太适应,也没在意,抬脚去了傅景淮身边坐下。

气氛慢慢回温,一群人玩得不亦乐乎。

宋安安就坐在角落,被这场热闹隔绝在外。

就在这时,身旁沙发一阵下陷,紧接着响起道熟悉的声音。

“我没想到你也会跟过来。”何若曦端着杯酒,笑意不达眼底。

宋安安沉默了瞬,目光落到被人群围绕的傅景明身上。

她也没想明白今天自己为什么要跟过来。

何若曦注意到她的目光,不紧不慢的开口:“都说感情就像是抓沙一样,握得越紧,流得越快,有时候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拿起酒杯和宋安安面前桌子上的酒杯轻轻一碰,优雅一笑:“玩得愉快。”

说完,何若曦起身回到了傅景明的身边。

杯里的酒液摇晃,映出几步外傅景明和何若曦笑着欢谈的模样。

宋安安有些喘不上气,起身走出了包间。

阳台风拂过。

宋安安得以喘息。

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她怎么也不想回去忍受煎熬。

这一次,的确不该来。

缓和好情绪,宋安安打算回去跟傅景明说一声就回家。

可就在推开门的刹那,她整个人几乎僵在原地。

只见包厢里,何若曦正与一人深吻。

而那人居然是——傅......!!!

近如咫尺的画面刺眼。

宋安安在众人注意到自己前,先一步关上了门。

门板隔绝了那一幕,却阻挡不了宋安安越来越冷的心。

此时此刻,她没办法去想那一幕到底是真是假。

以傅景明的脾性,根本不会允许其他女人这么越界的动作,但却偏偏容忍了何若曦!

她在他心里终究还是不同的。

宋安安想着,凉风从走廊敞开的窗灌入,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房间里的起哄透过门板船出来,一声高过一声。

紧接着,就听傅景淮的问话声响起:“你看你们这样多好,景明,要是当年若曦没走,你们何止是结婚,现在怕是孩子都有了吧?!”

这一刻,宋安安不敢去听傅景明给出的回应,也不敢再推开那扇门,转身仓促逃离。

恒丰别墅。

卧室的光线柔和,却怎么都暖不进宋安安的心。

她靠着冰冷的墙,翻看着这五年来和傅景明的聊天记录。

其实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条,还都是她的报备和关心。

傅景明从来都是惜字如金,不愿多聊,有时候甚至不会回复。

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哪怕清楚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