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如果爱有来生

如果爱有来生

姒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长达十年的暗恋,她扪心自问,后悔吗?后悔吧,因为男人从没看她一眼,值得吗?值得吧,因为心之所向,只要努力奔向他,时苒就觉得十分快乐……可如果爱有来生,时苒宁愿一辈子遇不到真爱,也不想再爱一次了,更不想再遇见林烨琛,一个人自由自在了无牵挂。

主角:时苒,林烨琛   更新:2022-08-09 09: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苒,林烨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如果爱有来生》,由网络作家“姒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长达十年的暗恋,她扪心自问,后悔吗?后悔吧,因为男人从没看她一眼,值得吗?值得吧,因为心之所向,只要努力奔向他,时苒就觉得十分快乐……可如果爱有来生,时苒宁愿一辈子遇不到真爱,也不想再爱一次了,更不想再遇见林烨琛,一个人自由自在了无牵挂。

《如果爱有来生》精彩片段

私立医院。

时苒穿着病服,站在楼顶的天台上吹风。

那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生机微弱。

“林太太,小心些。”

看着时苒站得这么高,护工紧紧地扶住她,生怕她掉下来。

“林先生交代过,明天又是给淼淼小姐输血的日子,您千万不能出事啊。”

时苒嘴角勾起一抹苦涩,林太太这个称呼对她来说别提有多讽刺了。

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她嫁给林烨琛,却搭上自己的命。

林烨琛的妹妹林淼淼得了溶血病,需要有人替她换血续命。

为此,林烨琛答应娶她,就是为了让她成为林淼淼的移动血库。

时苒嫁进林家时,还天真的以为,日久生情,林烨琛早晚会明白她的真心。

真相却是,从她进门那刻,林烨琛便没回过家。他眼里,只有那个所谓的妹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难怪,林烨琛不择手段也要救林淼淼。

原来是在用她的血,给林淼淼做嫁衣。他真正想娶的人——是林淼淼。

“林太太,我们下去吧,回病房休息。”护工碍于林烨琛的吩咐,催促时苒。

时苒站着没有动。

一片蒲公英被风吹了上来,落在时苒的手心,映入她黯淡的双眸。

她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林烨琛的时候。

那年盛夏,蒲公英纷纷扬扬飘在空中,像是羽毛似的,到处都是,偏偏她过敏,一外出就容易咳嗽,太严重甚至会晕过去。

来往的路人,都躲着她。

只有林烨琛蹲下来,替她拨开那些蒲公英种子,他低声询问:“你没事吧……”

从此,她不可自拔地爱上他。

后来林烨琛送她去医院检查,发现了她的血型。

很快,他就向她求婚,还把钻戒戴在她手上。

时苒没有丝毫迟疑地答应了,她以为,她的爱情美梦成真,结果,却是一场换血的骗局!

他根本就不爱她。

连利用她,他都不屑得伪装。

就算用“爱”哄哄她,也好啊……

“林太太。”

护工还想劝,时苒突然开口:“你帮我给林烨琛打个电话,我想见他。”

“这……好吧。”护工照做,拿出手机打出电话。

好不容易电话接通,护工开口:“林先生,太太想和你——”

“啪嗒。”

一听到是时苒的事,电话直接挂断了,连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毫不留情。

护工只能尴尬的找理由:“林太太,先生忙,现在没时间,等明天输完血,我再帮您联系先生……”

“砰”的一声。

等护工回头。

时苒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护工跑到边上,才发现人已经掉到地上——她是自己从天台上跳下去的。

鲜血染红了地面。

她手里,紧紧攥着一片蒲公英,被血液浸染得深红。

护工吓得尖叫:“林太太!”

“来人,快来人啊,有人跳楼了!”

时苒怔怔地望着天空,那儿,仿佛又有蒲公英飘过……

林氏集团

办公室的暖气一圈圈将玻璃笼罩,林烨琛坐在电脑前,正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键盘声。

助理小常推门进来:“林总,医院那边来了电话,说是您太太出事了。”

林烨琛头也不抬,“让他们好好看着她,不要影响明天给淼淼输血。”

他面无表情,丝毫不在意。

直到助理说:“太太摔下来,失血过多正在手术,没办法输血了……”

“什么?那女人是故意的吧。”

林烨琛这才有了反应,他黑着脸站起来,“备车,我要去医院!”

 


手术室灯常亮不灭,林烨琛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时苒进了手术室已经两个小时了。

长久的等待,磨平他心中的愤怒,只剩下莫名的心慌,林烨琛一股脑地发泄到一旁焦急的护工身上。

“我让你看着时苒,你就是这么看护的?”

护工急忙解释:“不是的林先生,太太她接连地输血,越来越抑郁,从上次淼淼小姐来过后,更是成天闷着一句话也不说。

她真的很想需要您,我给您打过好几次电话,但是您……”

护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打断。

“哥哥,出了什么事?”林淼淼从护理室里走出来。

她小脸苍白,走了两步便喘气不已。

林烨琛看得心疼不已,连忙扶住她:“你怎么来了。没什么事情,你快回去吧,别吹到风。”

“可是我听说,时苒她摔下来了,她怎么样了……”林淼淼朝手术室的红灯望去,满脸担忧。

林烨琛安慰:“医生已经在抢救了,她不会有事的。”

他又不禁加了一句:“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林淼淼一边靠在林烨琛身上,一边抹泪:“对不起哥哥,都怪我不好,我生了这种怪病,需要定期换血,害得时苒陪我一起住院,她肯定是生我的气不想再献血了……”

林烨琛皱眉。

“这是时苒自己答应的。我娶了她,还给了她钱,她有什么好生气的!”

林淼淼说:“但是她之前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林淼淼说得含糊暧.昧,但她哭起来了,眼泪断了线似的掉下来,林烨琛也不好打断。

林淼淼低声哭泣:“那天我不小心说漏嘴……时苒知道我不是你的亲妹妹了,她肯定会多想,她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想不开才……”

林烨琛叫停:“这不是你的错,这件事,等她醒来再解释清楚。”

林淼淼抹了眼泪,抽泣的点点头。

一旁护工看到这儿,暗暗地叹气。

对一个没有血缘的妹妹偏心到这种份上,甚至纵容妹妹骑在妻子头上,也难怪林太太会想不开。

哪怕分出一些爱给林太太,也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护工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开口说话。

又漫长的等待了近一个小时。

林淼淼越来越焦急,她攥着手指说:“哥哥,要是时苒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呀?”

林烨琛立刻说:“我已经请了最权威的专家医生协助手术,如果情况严重,我也联系了国际上的医学专家,从海外包专机飞国内……”

“哥哥!那我呢,我怎么办?”林淼淼听到他只想着时苒,立刻哭叫起来。

林淼淼又哭了,模样楚楚可怜。

“我的病……明天就要换血,现在时苒这样肯定不能输血,哥哥我好怕……”

林烨琛手上用力,在茶杯上捏出一丝裂隙。

林淼淼看得瑟缩了一下,忍不住想,这要是捏住人的脖子,该有多可怕。

林烨琛狠下心来,眸中满是寒光:“她醒不醒,都不会影响你。就算是死,也得输完了再死。”

“想得倒美!”一个暴躁的女声伴随着急切的脚步声传来。

“姓林的,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伤害小苒。”云挽月拎着背包出现。

林烨琛眉头一皱,眸中满是不耐。

又是这个女人,时苒为数不多的好友,云挽月。

云挽月气得大骂:“我家小苒是嫁给你了,不是卖给你了。你利用她换血,现在把人逼进抢救室还不够?还想让她去死?”

林淼淼听不惯了,柔柔弱弱开口:“什么叫逼她,分明是她,为了嫁到豪门享福,不惜用自己的血来绑架我哥哥。”

“呵……”云挽月真想一巴掌呼死这女人,谁给她的脸。

“当年是你们林家自己同意娶小冉的,就为了小苒的血,你们谁都没资格评判她。小苒傻才被你们欺负,我可不傻!”

话落,云挽月痛恨的目光又对上林烨琛:“你最好祈祷小苒没事,否则你会后悔的,林烨琛!”

林烨琛冷笑一声。

“呵,我不知道你和时苒在耍什么花样。但要是出事连累了淼淼,我不会放过你们!”

 


云挽月气的胸口闷,深深吸一口气后,吐出两个字来:“渣男!”

随即,她怒气冲冲坐到另一边静静等待。

林淼淼小心翼翼地看向林烨琛:“哥哥,时苒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啊。”

林烨琛冷笑一声:“不过老把戏了。”

以前,时苒经常通过这个女人给自己传递消息,好让他回去看她。

起初林烨琛都回去了,可那女人生龙活虎的,一点事也没。

上过一两次当的林烨琛,后来就置之不理了。

“淼淼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林烨琛搀扶着林淼淼走了。

两人从云挽月身边路过,引得直爽的她嫌弃无比:

“我呸,什么玩意儿!”

随即,又为时苒叹息,好好的姑娘,怎么就看上这样的男人。

等时苒醒来,她一定带着她离开,这样的渣男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

破天荒的林烨琛竟然失眠了,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时苒的脸。

凌晨三点,林烨琛干脆从床上爬了起来,开了客厅的灯,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试图安神。

可躺在医院半死不活的时苒总是出现在眼前。

林烨琛想去医院,却又怕见到云挽月,干脆开车到了时苒住的别墅。

说来也是可笑,这是林烨琛第一次主动来这里,还来的莫名其妙

别墅周围黑漆漆的,令人有些不习惯。

要知道那女人铺张惯了,最喜欢把屋里弄得亮亮堂堂的。晚上她睡觉也喜欢灯亮着,人走到哪,灯亮到哪。

她还喜欢养狗,凡是大型犬她都喜欢。

林烨琛记得,两人刚结婚时,时苒养了七条金毛犬,分别守在别墅四周。她最喜欢和那些狗玩乐了,狗毛掉的满地,令他十分嫌弃。

后来那些狗就被送走了,没过两天,那女人又带回一只养在后院,说什么她太不舍了。

林烨琛并没有开灯,是凭着记忆一步步上楼,脑海中全是时苒的一些小习惯。

越靠近时苒住的房间,林烨琛的心越莫名的紧张。

也是这份紧张让他没有意识到他对时苒了解还挺多。

二楼卧室的房门被打开,里面黑漆漆的,林烨琛心烦意乱,打开了卧室的灯。

卧室亮堂起来,里面空无一人。被褥放的整齐,床头柜上落了少许灰尘。

时苒爱整洁,这里应是许久没人住了。

林烨琛朝后院走去,时苒的爱宠——金毛犬静静地躺在笼子里。

金毛犬看到他,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看到撒了一地无人管的狗粮,林烨琛心狠狠揪了一下。

突然,林烨琛看到窗边映出一道女人的身影,正款款走来。

狗直起身,先一步的扑了出去。

林烨琛心里一跳,喃喃:“时苒?”

但当他追出去,才发现别墅外站着的女人是云挽月。

林烨琛心底涌出无尽的失望,他冷下脸:“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啊,小苒每天等你回来,你回来过几次?狗认我,都不认你!”

留下这句奚落的话,云挽月取了牵引绳,直接将金毛犬带了出来,一人一狗便朝外面走。

林烨琛立刻质问:“你要做什么!”

云挽月:“小苒现在这样回不来,她托我照顾狗。”

林烨琛顾不得其他,紧紧追问:“她醒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