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爱情哪有自由高

爱情哪有自由高

风中柳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了古代,沐花音作为一个最不想争宠的皇后,虽然权倾后宫,家世显赫,却只想着出宫寻找自由。看着这后宫零零散散的几个美人,也难怪皇帝夏亦辰总是把主意打在她身上。下定决心,沐花音开始着手为皇帝选妃,充实后宫。

主角:沐花音,夏亦辰   更新:2022-08-19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花音,夏亦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情哪有自由高》,由网络作家“风中柳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了古代,沐花音作为一个最不想争宠的皇后,虽然权倾后宫,家世显赫,却只想着出宫寻找自由。看着这后宫零零散散的几个美人,也难怪皇帝夏亦辰总是把主意打在她身上。下定决心,沐花音开始着手为皇帝选妃,充实后宫。

《爱情哪有自由高》精彩片段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御花园内的桃花开得正盛,灼灼其华,衬着园中碧波荡漾的水池子,美不胜收。

池子边上,沐花音整个人窝在躺椅上,正在打瞌睡。

芸香一边给她撑着伞,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

忽然,水面上泛起了几朵水花,她连忙摇了摇沐花音的肩膀,“动了动了……”

沐花音睁开朦胧的睡眼,果见垂在水里的鱼线一晃一晃的,显然是鱼儿咬钩了。

她连忙一把抓起鱼竿,用力一甩,一条通体金黄的鱼儿随之被带离水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龙鱼吧!

不错,挺大,少说也有四五斤重。

她眼睛一眯,丢下鱼竿,拍了拍手,心满意足。

“把这条鱼弄死,给秦贵妃送去,就说本宫赏她的。”

“是。”芸香领了命,飞快地把鱼装起来,一溜烟出了御花园。

沐花音急匆匆地回了凤栖宫,把大门一关,然后拿出一块布往地上一铺,开始收拾行李。

她将所有的首饰盒都搬了出来,一件件精挑细选。

毕竟,逃跑是很需要路费的,更何况她这一跑就是得亡命天涯,不多带点金银财宝,日后怎么有本钱发家致富。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芸香就已经回来了。

“主子主子,果然不出你所料,那秦贵妃见了送去的鱼,果然差点当场晕了过去,估计现在已经跑去向皇上告状了。”

沐花音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贼笑,不枉她晒了半日太阳辛苦钓鱼。

后宫皆知秦贵妃喜爱养鱼,尤其最爱御花园中这条金龙鱼,此番她的所作所为,秦贵妃必然认为她是在公然挑衅,心中自然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而秦贵妃又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只要她去皇上面前这么哭哭啼啼地闹上一番,皇上不龙颜大怒才怪。

这样一来,她就有机会偷溜出皇宫,找个地方隐姓埋名,逍遥快活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半日之后,皇后被禁足凤栖宫半月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后宫。

众人纷纷道,这皇后也太缺心眼了,明知道秦贵妃是皇上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就算想给她个下马威,也不该这么明目张胆的。

还有人说,那是皇后仗着自己娘家势力权倾朝野,不把秦贵妃放在眼里。

这话不假,换成别的妃子做出这等事来,只怕直接就被打入冷宫了。

但他们不知道,沐花音心里是有多想被打入冷宫。

自从穿越过来成了皇后,她每日心里盘算的就只有一件事,如何才能逃出宫。

正所谓君心难测,做的太过了吧,难保皇上不会一怒之下杀了她;做的太轻了吧,凭着她娘家在朝中的势力,皇上也不会把她怎样。

众人皆道争宠难,沐花音表示,她觉得失宠更难。

入夜,两个人影悄咪咪出了凤栖宫。

她俩一路向西,直奔皇宫西门。

半个时辰后,一堵两米多高的宫墙横亘在她俩面前,挡住了去路。

“主子,你先踩着奴婢爬上去。”

芸香蹲下了身,作为沐花音的陪嫁丫头,她会点武功,翻个墙还是比较轻松的。

“好。”

沐花音摩拳擦掌,摇摇晃晃地踩在了芸香的肩上。

她双手抓住了墙沿,双腿十分努力地扑腾着想要爬上去,但是身后背着的包袱,犹如有千斤重,扯着她的身体直往后坠。

她想了想,将包袱取下,往墙头那么一甩。

只听“砰”的一声,接着“扑通”一声,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沐花音心中一惊,担心自己那包金银珠宝的安危,连忙手脚并用爬上墙头。

只见清冷的月光下,一个人呈“大”字趴在地上,头上依稀有血流出。

沐花音蹲在旁边,用手指戳了戳他,“不会死了吧。”

“主子……”芸香惊呼一声,“这人是个刺客!”

嗯?什么?刺客?

沐花音这才打量起地上的人,但见他一身黑色夜行服,脸上蒙着面巾,手上还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刀。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捡起地上的包袱,准备跑路。

万一这个刺客醒了砍她那就麻烦大了!

她正要走,忽然听见四面八方传来了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纷乱的喊杀声。

“抓刺客啊,抓刺客啊。”

不等她回过神来,就被一群侍卫团团围住了。

接着,便有一个人走到她面前跪下。

“皇后娘娘真是有勇有谋,竟徒手抓住了刺客,属下佩服。”

…………………………

 


夜色渐沉,华清园内灯火长明,御医正在榻前给太上皇诊治。

太上皇胳膊上缠着纱布,眼神涣散,宫女端了一碗粥,跪在床前,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地喂他。

“皇上驾到。”

高公公又长又细的嗓音刚落,一个身着明黄色锦袍的男子匆匆走了进来,他大约十七八的年纪,眉目清秀,身姿挺拔,全身自带一种君临天下的威严之气。

正是大夏的皇帝夏亦辰。

他一接到华清园内来了刺客,并打伤了太上皇的消息,便连忙赶了过来。

他直奔床前跪下行了一礼,“孙儿参见皇爷爷。”

太上皇充耳不闻,只是乖乖的张开嘴巴一口吞下宫女喂到嘴边的粥。

夏亦辰似乎已经习惯了,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捧着他的胳膊查看了一下,“皇爷爷您还疼吗?”

太上皇将胳膊从他手里挪开,又喝了一口宫女喂到嘴边的粥,咂了咂嘴。

“皇爷爷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太上皇眨了眨眼,看着宫女手中的粥碗,碗中只剩了个底儿,勺子舀不起来了,于是他伸出手拿过那只碗,将碗底的粥一口干了。

夏亦辰放弃了。

世人皆知,大夏的太上皇,也就是他的皇爷爷,十几年前就痴呆了,一直被养在华清园好生伺候着,即便他一有空就来请安,皇爷爷却依然没记住他是谁。

太上皇喝完了粥,“我要见我的孙子小辰子。”

夏亦辰上前一步,“皇爷爷,我就是您的孙子。”

太上皇就着烛光盯着他的脸看了看,“不,你不是。”

夏亦辰心中涌上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罢了罢了。

他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总管,“这是怎么回事?”

“回禀皇上,今晚有刺客闯入华清园偷盗财物,并打伤了太上皇,幸好皇后娘娘捉住了刺客,现刺客已被拿下,听候皇上发落。”

夏亦辰眸光一沉,“皇后?她人呢?”

躲在殿外的沐花音打了一个寒颤。

她刚想跑回凤栖宫,皇上就来了,这下可就难解释了。

高公公来到了她身旁,“皇后娘娘,皇上有请。”

她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殿里。

太上皇一见到她,高兴地马上就要从床上蹦下来,被侍候在旁的太监又按回床上,嘴里却仍不住地唤着她,“小辰子,小辰子……我的乖孙儿……”

夏亦辰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这怎么回事?”

跪在地上的宫女小声答道,“回皇上,太上皇他一见到皇后娘娘,就说娘娘是自己的乖孙儿,奴婢们怎么劝他都不听。”

夏亦辰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暴击。

他捧着太上皇的脸,“皇爷爷,您好好看看,我才是您的孙子。”

“……”

太上皇直接无视了他。

于是他把目光转向了沐花音,“皇后怎么会来华清园?”

他明明吩咐了宫中任何闲杂人等都不得踏入华清园一步。

“鹅……”沐花音艰难开口,“臣妾出来散步。”

“散步?你好大的胆子!”

说好的禁足呢?

居然还敢出来散步?

沐花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住了他的腿,“臣妾知错了,就请皇上念在臣妾帮忙抓刺客的份上从轻发落……不如这样吧,就罚臣妾禁足一个月?”

夏亦辰愣了下,他第一次见到有人认罚认得这么干脆利落的。

“罚什么?谁敢罚你!”被按在床上的太上皇一听到“罚”字,耳朵不禁竖了起来,“有爷爷在,谁都别想欺负你。”

说着,他轻蔑地朝夏亦辰瞥了一眼,向跪在地上的沐花音招了招手。

沐花音十分乖巧的爬了过去。

太上皇从枕头下拿出一块金灿灿的牌子,递给了她,“乖,拿着。”

一瞬间,殿内众人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被闪瞎了。

沐花音揉了揉眼睛,将牌子放在烛光下,只见牌子上用苍劲有力的正楷刻着两个字,“免罪。”

这就是传说中的免罪金牌啊!

殿内所有人都呆住了。

代表着皇室最高特权的免罪金牌,从开国以来,从来没有被赐给过任何人,可谓是皇室的传家宝。

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到了她手中。

 


这些天,沐花音一直过得战战兢兢的。

她一想起那日离开华清园时,夏亦辰向她投来的阴冷目光,就忍不住脊背发凉。

好在这几天相安无事,也没人来找她麻烦。

她正这么想着,麻烦就来了。

高公公带着两个太监进了凤栖宫,“皇后娘娘,奴才传皇上口谕,请娘娘准备参加今晚的宫宴。”

“宫宴?”

“今日西凉和北燕的使节来访,皇上在宫中设下晚宴,接待来使。”

“好,本宫知道了。”

这等正式的外交场合,她这个挂名皇后,是非出席不可的。

于是,一屋子的宫女就开始帮沐花音梳洗打扮。

她瘫在椅子里,身边一群人围着她转,有的给她梳头,有的给她抹胭脂,有的给她戴首饰……

忽然有种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的错觉。

不不不,这不是错觉,若不是穿越过来命好成了皇后,她这辈子哪有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巅峰。

想到这里,她惬意地眯起了眼睛,被人伺候的感觉,果然比自己动手要爽得多。

这一通收拾完就到了晚上,宫宴设在长安殿的正殿,殿中摆了十几张两人一桌的小案,案上盛着宫宴正式开始前的小食,有琼浆玉液,干果蜜饯,瓜子点心。

沐花音来到殿后时,夏亦辰早已到了。

他今天穿着正式的晚宴宫服,领口袖口都有暗纹祥云滚边,明明很难驾驭的亮黄色,穿在他身上却更衬出他清贵的气质。

他看到沐花音,并未多言,直接走上了设在殿上的主席,沐花音连忙跟在他身后一起入了席。

一时间,百官起身跪迎,“参见皇上,参见皇后。”

夏亦辰年纪虽然不是很大,但可能从小经历了太多这种场面,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种君临天下的威严感,“众卿平身。”

接着便依照惯例开始发表晚宴开始前的领导讲话。

沐花音听得直想打哈欠,可惜她的肚子一直在咕咕叫着,提醒着她还没吃晚饭。

她看了一眼面前做工精致,品种繁多的小食,有些幽怨地瞥了一眼正面无表情,发表演讲的夏亦辰。

有什么话不能边吃边说吗?

而西凉的使节则是在心中暗暗盘算着该怎么开口提自己此行的目的,等夏亦辰一发表完讲话,他就起身行礼,先是大肆吹捧了一番大夏国泰民安,四海升平,繁荣强盛实为列国学习之典范,又开始为夏亦辰歌功颂德,有此明君,实在是大夏万民之福。

夏亦辰闻之,便也回赞西凉近几年来国力强盛,又积极与周围列国交好,早已今非昔比,实在不容小觑,愿两国世世代代交好云云。

这等商业互吹,不管是谈生意,还是谈国事,都是必不可少的。

吹得差不多了,可以切入主题了。

“皇上,实不相瞒,本使此次前来,是奉了我国国主之命,希望贵国能归还日前在边境上所扣下的一批礼品,以及释放押送礼品的一行官员。”

“礼品?什么礼品?”夏亦辰面上微露惊讶之色,看向了坐在下首的赵将军。

赵将军会意,起身禀告道,“启禀皇上,微臣日前接到边关来报,说他们截获了一批来历不明的金银珠宝,因暂未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故而微臣并未上报,请皇上恕罪。”

西凉使节一听赵将军痛快得承认了确有此事,不禁喜上眉梢,连忙点头道,“这正是我国送与朝云国联姻的聘礼,请皇上下令奉还吧。”

夏亦辰眉头一皱,“与朝云国联姻?朕怎么不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