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你是我的眼中月

2、有暗器

发表时间: 2022-07-25

“郡主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白露啊!”

顾清盛这征愣模样将白露吓了一跳,她快速走到顾清盛身边,将脚下铜镜碎片踢到一旁,生怕这些碎片伤到顾清盛。

眼前女子身形瘦弱稚嫩,一双柳叶眉微颦,一只手捏着帕子替自己擦眼角要落下的泪水。

“郡主……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白露啊,郡主!”

这是白露,真实的白露。

前世白露跟随自己一起嫁进了将军府,最后却被那洛昭昭寻了个理由活活打死。

当时的自己伤心欲绝,去寻楚之耀想找个说法,得到的却是轻飘飘的一句“一个下人,死了就死了,昭昭高兴就好。”

现在,白露就无比真实的存在在自己面前,

触感,声音,以及身上所带的微凉温度,都是真实的。

她喉间忽然哽咽,不知道该对这年少的姑娘说些什么。

所幸,上天佑她,她终于回来了。

这一次……

楚之耀……洛昭昭……

势必让她们尝到自己前世的百般苦痛!!

将已经发红的眼睛用力擦了擦,顾清盛长舒出一口气,接过白露手里的帕子,忍住内心不断喷涌的仇恨和奋动

“白露,现在是什么时候?哪一年哪一天?”

她的声线带有颤抖,让白露更加心疼,同样红了眼眶

“郡主,现在是晋楚三十六年四月初七啊!”

“您前几日不小心落了水,昏迷了好几日了,方醒过来,怎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要是王爷知道该多自责啊!”

顾清盛却是又发了呆,嘴里不断念叨着

“三十六年……四月初七……”

她想起来了。

晋楚三十六年,是她记忆最深刻的一年。

在今年,她迷恋楚之耀到了疯狂的状态。

俗话说一句,官家小姐们当的通情达理,矜持高贵。

她为了楚之耀的青睐,却将这些全部抛之一旁,热烈的追求成了整个晋楚的笑话,也让楚之耀对她百般厌恶。

而自己的父亲端王,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她的这门小小心思,为此,顾清盛还下了很多功夫威胁她。

四月四号,正是她以投河威胁端王失败,自己落水昏迷不醒的日子。

这哪是什么不小心落水,分明是自己不知廉耻,生生让父亲做了整个晋楚的笑话罢了。

现在自己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

四月七号……

“对了。”

像是想到什么,她抬起眼睛,幽黑的眸中带着莫测

“我记得,后天似乎是被召集的晋楚贵女们去落佛寺祈福的日子,对吗?”

晋楚每年四月初九,皇后娘娘都会在官家小姐中挑选一批跟她一起去落佛寺祈福,这是莫大的荣誉,由将军楚之耀亲自护送。

她是晋楚长乐郡主,此等身份,定然是次次都有名额。

不过在这一年,却因为被端王关了禁闭,没有随她们一同前往。

也是这一趟去落佛寺的旅程,楚之耀和洛昭昭第一次相见相识。

一切的转折点,都在这里。

顾清盛望着天外俞晚的天色,她扶着墙起身,昏迷太久已经导致她的身体十分虚弱

“我得去找父亲。”

这一趟落佛寺,她非去不成。

“可是郡主!”

白露搀扶着顾清盛,语气中全是担忧

“你还在被关禁闭呢!况且现在前厅有贵客,老爷说了谁都不见的!”

“不行!”

顾清盛忍住不断脱力的身子

“我必须去!无需多言!”

在去落佛寺前一天,会有落佛寺的师父来拜访,将祈福所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祈福用的一些道具送来,年年亦是如此。

现在在前厅的,恐怕就是那师父了。

她现在这个情况,端王一定会替她给皇后娘娘告假,让师父禀报,自己必须赶在师父被送出府之前阻止他们!

白露又劝几句,见实在是执拗不过顾清盛,也就叹了口气,拿过外衫替她披上眼圈红红

“郡主又何苦这样,横竖白露觉得那将军不是良人之托,整日打打杀杀……”

顾清盛喟叹,心中也觉得有些好笑。

白露何其懂她,知道她想去落佛寺,却是误会了她是为了楚之耀才这么坚持,所以心中自然替她不平。

铜镜里的容颜苍白娇怜,一双杏眼水波莹莹,眉间紧锁,似乎天生带有一些委屈在里面。

唇瓣淡红饱满,在嘴角处似乎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给这精彩绝艳的容貌增添一分神秘。

像花,却是雾里的花。

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一口气。

自己的条件固然顶天,家世容貌样样不俗绝顶,偏生一手好牌被自己打的稀碎,皆数毁在那洛昭昭和楚之耀的手里。

现在的她,已非昨日。

……

傍晚微风并不凉爽,空气中带一抹干燥。

好歹收拾好,顾清盛被白露一路搀扶着到了前院,却在通往前厅的拱桥上见到一位故人。

那女子媚艳绕人,一身鹅黄色轻素罗衫衬托她的皮肤更加娇艳,此刻正和一旁的丫鬟嬉笑有声,一边往水池里喂着锦鲤。

她是桥上最美丽的风景,看着这等场景,顾清盛的心都缩了一下。

这是,自己的继母。

林氏。

端王府的现端王妃。

顾清盛生母走的早,剩下她和她哥哥顾丰南在府里孤苦伶仃,端王清廉正派,妾室都没几个,一直没有再娶。

后在府里的管家劝说下,这才重新抬了平妻来照顾还小的顾清盛。

她性子淡薄,谈不上对继母林氏多么熟络,却也是十分恭敬。

直到临死之前,林氏来大牢看她,将她生母的一封泣血遗书扔到自己身边,顾清盛这才恍然。

原来,她生母身体日渐愈下最后撒手人寰,一切都是林氏买通丫鬟日日以慢性毒药相喂!这才导致了最终这个结果!

可怜她的母亲,死之前才意识到自己被林氏所害,写了一封遗书却根本没有落到她的手中!

这是,何其令人痛恨!

而当初将楚之耀介绍给自己认识的,不正是这个继母吗?

后来日日在她耳边夸楚之耀的好,她正值懵懂年华,怎么能不为这英勇男儿动心?在接下来的事态就如今日了。

反过来说,自己这个样子,几乎全是林氏的推动导致。

前世也只有林氏,一人幸免了楚之耀的私刑。

当中原因,前世想不透,现在想,却是讽刺的很。

杀母之仇,窜辍捧杀之恨!

林氏!你该还了!

“我在院中昏迷三天不见母亲前来探望,清盛还以为母亲近几日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在这里喂鱼倒是快活。”

顾清盛远远开口轻哧一声,由白露搀扶走近林氏。

肉眼可见林氏眼里闪过一抹慌张,捏着鱼饵的素手一下僵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