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娃爹竟是死对头

娃爹竟是死对头

温宁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温宁还在做着新娘子的美梦,殊不知未婚夫联手继妹,正要将她绑架,让她身败名裂散尽家财。在逃亡的过程中,被神秘男人夺走了清白。发誓要报仇的温宁,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娃爹还循着踪迹找上了门,见到许逸的那一刻,温宁才知道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她怎么也没想到夺走自己清白的神秘男人竟是她的死对头。

主角:温宁,许逸   更新:2022-08-09 09: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宁,许逸 的女频言情小说《娃爹竟是死对头》,由网络作家“温宁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宁还在做着新娘子的美梦,殊不知未婚夫联手继妹,正要将她绑架,让她身败名裂散尽家财。在逃亡的过程中,被神秘男人夺走了清白。发誓要报仇的温宁,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娃爹还循着踪迹找上了门,见到许逸的那一刻,温宁才知道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她怎么也没想到夺走自己清白的神秘男人竟是她的死对头。

《娃爹竟是死对头》精彩片段

婚礼前夜,她和继妹同时被绑架,未婚夫却只救走了妹妹......

绑匪狞笑着扑上来,“刺啦”撕开她的衣服。

温宁仍然不敢相信,傻傻等待,“不要!求你们再等等,许逸说会给赎金......”

绑匪怪笑一声,拨通电话嚷嚷,“温思柔,你这个姐姐可真够傻的!”

温宁头脑一僵。

耳旁传来继妹的嘲讽,“你还真信姐夫会救你那种鬼话?实话告诉你吧,我怀了姐夫的孩子!”

温宁的脸色发白,“你们,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

“姐夫爱的一直是我,和你在一起,不过是利用你帮他开公司!现在他是总裁了,你猜你为什么被绑架?”

温宁手脚发凉,不断的摇头,“我不相信,叫许逸跟我说!”

“他就在我床上,我怀孕他都忍不住。”

电话里传出男人绝情的声音,“温宁,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好好上路吧!”

轰!温宁脸色一片惨白。

八年爱情长跑,原来只是一场欺骗利用?为了独吞公司,他要她死!

温宁的泪滚滚落下。

温思柔诡笑,“他还想留你全尸,那我就让你死得难看,你们先玩够她,再扔去喂狼!”

“温思柔,我待你如亲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爸妈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以为爸妈真的爱你?”温思柔冷讽。

温宁一怔,她这话什么意思?来不及细想,她就被绑匪拖进了深山!

他们邪笑着压了上来,温宁恐惧的浑身发抖,她不甘心!

难道就这么被许逸和温思柔设计,被这些人玩死?

不,不能......!

猛然间,她看到山下漆黑的公路边,停着一辆轿车,车门奇怪地敞开了?

车后座坐着一个男人,模糊高大的侧影,气氛却不同寻常,明显压抑着什么。

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命撞开了绑匪,滚下山朝车子冲过去,急急地哀求,“先生,能让我上车避一下吗?”

“滚开。”

漆黑中冷冽的星眸半闭,男人呼吸沉重地警告。

身后绑匪追来了!

“有人追杀我,先生,求求你!”温宁抱住他的大腿爬上去,关闭车门!

她发抖的身子不断蹭着男人的西裤,她浑然未觉。

黑暗中那双嗜血的墨眸,霎时睁开,男人滚动喉结,“你不下去?”

“我不能下去!”她慌忙想爬到前面去开车。

蓦地脚踝被滚烫大手拽住——

“呵。不管你是谁派来的,既然送上来,”男人黯哑冷笑,“那就别后悔!”

话落一瞬间,她被男人一把扔向座椅,随后精壮的身体包围下来......

温宁懵了,她来不及挣扎就被痛楚席卷......

她瞪大眼睛哭了,怎么推都推不开那可怕的力量。

渐渐地......黑暗向她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宁缓缓苏醒......

男人还在熟睡,天还没有亮。

温宁捡起衣服,胡乱地逃下了车。

这一夜,她挣脱了绑匪,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温宁悲凉的擦拭眼角,不敢停留,更不敢回头去看车里的男人。

-

十天后。

温宁奄奄一息,终于走回到榕城,温家。

逃跑时她身无分文,这一路她忍饿挨冻,只剩下半条命。

温宁攥紧手,这十天,她没有看到一条爸爸寻找她的新闻。

温思柔说爸爸根本不爱她,回想从小受到的不公......温宁死死咬住唇。

她不相信,她拼着命回来要质问明白。

温宅后门,温宁冷目走进去,还没抬脚,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争执声。

“这人死了尸体没找到,哪里能放心!”继母云萍忧心忡忡。

温思柔语气阴鸷,“爸,你担心她横死找来的话,那就给她配个阴婚!到时候既赚一笔又锁她的魂!她哪还敢来索命。”

“会不会太狠。”这是父亲冷漠的声音。

温宁颤抖着滑倒在地上,她面无表情的脸像被被寒风剔骨,她幻想过父亲担心她的安危内疚,幻想过继母和温思柔惶惶终日。

却不曾想,他们只想着榨干她死后的价值,竟拿阴婚锁她的魂!

“狠什么,老爷,温宁本就是你养来给思柔挡灾的!”

“再说,当年咱们是怎么对她妈的,万一温宁没死,让她发现了你的秘密......”

“别说了!如果她没死,今天我也会让她死在这。”温海的声音听起来哪有父亲的半点仁慈。

“接下来给她泼点脏水,思柔和许逸借此占了她的公司。她外公留下的东西,就属于我们了,还有她舅舅,迟早解决掉......”

地狱空荡荡,恶鬼在人间。

温宁把嘴唇咬破,忍住不冲进去拼命。

恐怖与滔天的愤怒让她腹部剧痛。她听明白了,母亲的死有隐情,更甚乎,她的身世更可疑?

她不能死在这!

温宁心如刀割,捂着肚子跑出去,打车,“去医院......”

“本台播报,温家大小姐温宁疑出轨多人婬乱,被情夫杀害在深山,她家人痛彻心扉,正急寻尸首…”车上的广播在响。

温宁木了一会,只剩冷笑,她期盼家人寻找她的新闻终于出来了。

却是往她的‘死’上泼尽脏水啊,他们颠倒黑白!好让许逸那对渣男贱女名正言顺拿走她的一切!

恨。好恨。她必须让自己活着,她要复仇!

“小姐?”司机见她晕倒下去,大叫一声。

“这姑娘怎么伤这么重?”

温宁模糊地听到医生跑过来......

再次苏醒,温宁发现手背扎着针,医生拿了一份检查单朝她走过来,诧异道,“小姐,血检你的hcg很高,这证明你不仅受伤,你还怀孕了!”

温宁一僵,犹如被雷劈中,“医生…你说什么?”

“还不到两周的早孕,你男朋友没来吗?”

温宁的樱唇发白,十天前黑夜中那个强暴犯!

她怎么这么倒霉,就怀孕了?

医生一看她的反应也明白了,“要打掉?那我帮你预约手术......”

“谁也不许动她的肚子!”突然,急诊室闯入了一批人。

为首的是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直接把医生轰了出去。

他转头,礼貌朝温宁颔首,“温小姐,你怀孕了是吗?请跟我们走一趟。”

温宁陷入惴惴不安,“你们是谁?”

“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有请!”


温宁愣住,小脸煞白,心脏狂跳,那个男人…她甚至连高矮老丑都不知道!

她只是想求救,却被他......愤怒和屈辱涌上心间。

男子很快把她架上了车,温宁没有反抗,她无处可去,医院人多,身为榕城第一名媛,她暴露在这里无疑是给温家送死!

攥紧一双小手,温宁观察这辆低调的宾利。

男子接了一个电话,语调恭敬,“是,老夫人,温小姐接到了。”

“别激动,您的小金孙还没着床呢......”他无奈地哄着老人。

车很快开到一处山腰,低调的富人别墅,温宁下车时有两个女佣在门口迎接。

“这是夏妈和冬妈,她们会照顾您十个月,直到您把孩子生下来。”男子道。

温宁一愣,意识到上当了,双眸泛凉,“他强爆我还想囚禁我生孩子?叫那个坏蛋来见我。”

“先生不是坏蛋,他那天遭人暗算,否则您也没机会。”

“......”

温宁气坏了,被强制搀扶进屋,她虚弱却不妥协,和佣人闹绝食,逼着她们给主人打电话。

傍晚时,冬妈终于带来了消息,“先生晚上会来看你。”

温宁偷偷攥紧手,对那个男人又愤怒又有些好奇!

深夜,温宁躲在卧室,听到楼下有引擎声。

低沉的交谈传来。

消失在门口,她的门被缓缓转动——

温宁心跳加速,猛地抄起一个花瓶在手,她屏息等着。

门开了,一道异常高大的阴影闯入,门口仿佛自动拉低温度,这个男人相当凌厉!

温宁震了一震,才看到他绅士敲门,一双卓绝的长腿走进来。

她惊慌又愤怒,举起花瓶。

男人掐断手中香烟,修长骨节垂下,他矜贵冷淡的提醒她,“砸我之前,往后两步是沙发,别摔倒!”

“......”呃?温宁往后看一窘。

他的嗓音听起来优雅低沉,十分强硬。

她狠狠地瞪着他,那晚的禽.兽力大无穷,而眼前的男人斯文矜贵,甚至彬彬有礼,只是过分的冷峻,浑身透着成熟掌控力。

很难将二者联系起来。

当他转过身来,温宁看到他戴着银色的半面具。

看不出样貌,只知道鼻梁高耸,轮廓深邃,下颚线很完美。

温宁的花瓶被他别下来,他盯着她,“如果那天让你疼了,我道歉。也只对这一点道歉。”

温宁愣了,反应过来小脸爆红。

他高大的身体站到她面前,压迫无比,轻嘲地审视她,“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爬上我的车,怀孕故意让我母亲发现你......”

“你误会了!”温宁咬唇。

男人居高临下,“她只剩一年的生命。如你所愿,我们协议结婚,一年后你生下孩子走人,我会给你一笔补偿!”

他的话就像命令,不是商量。

温宁面色微恼,“你把我当生子和哄人的工具,我凭什么答应你?”

他打开电视,墨眸噙着一丝玩味。

而温宁已经看到了:“温父证实温宁出轨被杀!温家拟定明日下午举行殡葬。根据她的遗嘱,她名下的瑞天珠宝由许逸接管,她外公留下的巨额财富,由妹妹温思柔继承。温家人哀痛不已…”

温宁木然的脸上,恨到战栗。

迫不及待要把她埋了,连她的遗嘱都伪造得天衣无缝!

“温家这样对你,你不用报复?”

“要!”温宁咬碎牙齿。

曾经,她那么信任这份虚假的亲情,爸爸要她让着妹妹,许逸也要她扶持温思柔,说会娶她当太太,所以她倾尽全力,为他人做了完美的嫁衣!

“你一个‘死’人,连藏身之处都没有,你有选择的余地?”

男人抬起那双如墨湛眸,凛厉谈判。

他递出一份协议,优雅地放下。

温宁深吸口气,眼泪咽进杏眸里,低了头,“没有,我需要先生的庇护。”

他高高在上,“我的庇护取决你合作的诚意,结了婚约法三章:

互不干涉,别背叛我,更别试图爱上我。”

真自恋。温宁提笔,缓缓签了字,男人站起身,惜字如金,“明天去扯证!”

她点头,默了默拧眉问道,“这个孩子......我必须生吗?”


男人回眸,喜怒难辨,“你不愿意?”

温宁咬咬唇,她和他根本不熟…还是在那种情况下有的孩子。

他缓步走过来,捏起女人的下巴,这是一张倾城绝丽的小脸,诱人楚楚,年纪还很小,才23,红唇柔嫩,男人嗓音微暗,“有些事虽然我愿意操劳,”

温宁一顿,没明白?

他邪肆勾唇,语调却严肃,“但我很尊重生命,把它生下来!”

他很强势!温宁也陡然明白了他那句‘操劳’,所谓何意,她的脸莫名一红。

男人清冷地走到门口,还没打开门,

门外却有一道妇人激动的声音,“臭小子你今夜敢出来我死给你看!”

紧接着房门上锁了!

温宁有些茫然,“门外是谁?”

“你婆婆。”

“......”

他黑着脸,返回,将她拉到床边,嗓音低沉迷人,“会配合吗?”

“配合什么?”

“演一下新婚之夜。”

“......”温宁望着他那成熟的墨眸,似乎会侵吞人,她陡然明白了他的意思,爆红了脸,“可我…我不会。”

他拧眉,蓦然把她强硬地按在床头,大手来扯她的衣带。

“啊~你干嘛?”

“这下会了?”他邪肆挑眉。

门外顿时响起窃喜声:“感谢老天,臭小子终于开窍了啊!”

“......”

温宁尴尬被压着,露出了香肩,肌肤似牛奶凝脂,男人目光掠过,暗了暗,闻到温甜香味…

两人一时靠得太近,温宁只感觉到他肌肉精硕有力,她耳根灼红,觉得很危险,只想他快点离开,故意“啊”地惨叫了一下。

“臭小子你注意点!儿媳妇怀着小金孙呢!”

男人低头,盯着粉红脸的女人,“你在报复我?”

温宁滴溜溜的转着杏眸,“可,可以了吗?”

他的薄唇似有似无轻勾。倒是没有再为难她,起身放开她。

禁.欲疏冷的气息离开,男人走到沙发前坐下,随手摘掉领带,宽肩窄臀修长双腿,通身矜贵又冷漠,这男人确有自恋的资本!

温宁缩在床头,看了眼门口,紧张道,“今晚我们要一起睡吗?”

“你想吗?”他拿起一本杂志,黑眸瞥来一眼。

“......”

随后,嗓音悦耳轻哼,“你觉得我会屑于碰一个年轻的小孕妇?”

语气讽刺,严肃,称呼她为小孕妇。

温宁有点恼,他年纪很大吗?望着他那张银色面具,充满好奇,是因为奇丑还是有疤痕,不示人?

他坐在那没动,温宁才合衣爬进床里,男人随手关掉大灯。

温宁斟酌试探地问,“先生你把我调查的一清二楚,那请问你多大?姓什么?”

许久没声音,他不理她。

这男人冷情又摸不透,十分不好相处,那股高高在上的矜贵神秘,温宁也算名门,她觉得非顶级世家养不出。

“L。”在温宁虚弱得快睡时,他传来一个低沉的音。

连姓名都不告诉她,这男人究竟是谁?遮着脸是因为他认识她吗?

......

翌日早晨,温宁被‘婆婆’笑眯眯地围住。

“宁宁,妈一看你们就般配,多吃点燕窝,我的小金孙昨晚有没有被爸爸伤到啊~奶奶帮你打他!”

“......”

温宁差点被呛到,这是个活泼的婆婆,如果不是脸色苍白真看不出只有一年生命了。

她眼眸瞥去,餐桌远端早已坐着一道白衬衫黑西裤俊美的身影,他脸上仍带着银色半面具,鼻梁高直,薄唇优美。

只是样子冷峻,对于母亲的不稳重,显然习以为常。

佣人和婆婆对他的面具毫无异样。

这让温宁更疑惑了,他究竟是谁,身份如此神秘?

这时冬妈从楼上拿了一个帕子,悄悄问,“老夫人,帕子干干净净,还要收起吗?”

温宁瞥了眼,不懂那是什么。

老人瞧见她好奇,笑着解释,“这是喜帕,新婚夜落红用的,下人也不懂规矩还给你放......”

“您少搞些无聊的封建!”男人不悦的开腔。

他走来温宁的桌前拿果酱,长腿停留时,挑动了一下剑眉,“她是第一次,您儿子知道。”

“......”

“我说的对?”似乎不够确定,他插兜俯身靠近温宁的耳垂,问她。

温宁雪白的耳朵涨红,这让她怎么回答?

尤其是他还不走,薄凉的男性气息带着压迫力,好闻又撩动她的肌肤。

怕他说出更过分的话,她只好舀起一勺燕窝愤怒塞进他嘴里,“请您吃饭,少说话。”

“少奶奶......先生有严重的洁癖!”冬妈吓坏了。

男人却盯着小女人,最后居然咽下了那勺燕窝,薄唇淡淡勾起走回去。

他越是淡定温宁越是脸红。看着那个被他吃过的勺子,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拿起!

婆婆坏笑着把勺子塞给她,“宁宁你赶紧吃,间接接吻甜蜜蜜哦…恩?孩子你的手掌是怎么回事?”

她突然执起温宁的右手。

温宁低头看,眼神冷了,绑架那日温思柔踩穿她的掌心,要不是她懂医,逃跑时自己采药,这手早就废了!

温思柔嫉妒她这双手的设计天赋!

“昨晚怎么不说?”男人清冷地瞥来,眉心微皱,“冬妈,去叫医生。”

当家庭医生赶到,温宁吃了一惊,这不是榕城最有名的大夫吗?曾经温家也想请他看诊,可根本请不到,他居然是这别墅里的常驻?

眼前的男人,他究竟是什么底细啊?

“嘶!”温宁被药水疼的低呼。

引得男人放下报纸,他深沉交叠长腿,瞥见她那只小手伤痕惊心,手指却又软又白,那天晚上在他身上......

喉结微动,男人挑着眉站起身,命令医生,“手不错,别给她留疤!”

医生战战兢兢。

老夫人笑着偷偷跟温宁嚼舌根,“手哪里不错?这臭小子脑子里想着什么呢!”

“......”温宁被迫听懂了,第一次见这么开放的婆婆。

她脸涨红,而男人熟视无睹,严肃的一瞥。

老人立刻撇嘴。

......

早餐后,温宁和男人被婆婆推出家门,“你们快去领证!领了我才放心!”

外面,宾利已经停在门口,男人绅士地打开车门,温宁生疏的上去。

前头助理递给他一本电脑,他就再没说过一个字。

温宁想从电脑里偷窥一点他的信息,但并不敢。

很快,民政局到了。

今天领证的人不多,然而温宁一下车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许逸和温思柔!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