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战王爷的小跟班

战王爷的小跟班

王妃凉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颜月是天才女法医,却倒霉的魂穿了两次,一次是男人,一次是女人!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所有的缘分都紧紧围绕着一个人——战王风离陌。男扮女装做的小跟班,便是在战王爷手下;植物人状态被陌生男人强迫,也是战王爷本人。

主角:颜月,风离陌   更新:2022-08-19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月,风离陌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王爷的小跟班》,由网络作家“王妃凉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颜月是天才女法医,却倒霉的魂穿了两次,一次是男人,一次是女人!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所有的缘分都紧紧围绕着一个人——战王风离陌。男扮女装做的小跟班,便是在战王爷手下;植物人状态被陌生男人强迫,也是战王爷本人。

《战王爷的小跟班》精彩片段

漆黑的夜。

红木榻嘎吱声迭起。

颜月一动不能动的被男人压在身下,他仿佛要把她的一切燃烧殆尽。

她想反抗,可是,她现在的状态是……

一具虽然有意识,但身体半点不能动的植物人!她甚至连睁眼看清男人的长相都做不到……

九个半月后。

颜月背靠着树干,满足的抬手拍了拍隆起的肚子。

孩子已经快足月了,随时都有生产的可能。

“小家伙,你们要乖乖的哦!查完这个案子,娘亲便有银两养你们了。”

腹中的两个小家伙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应。

颜月唇角一扬,白皙光滑的右脸上露出一个可爱的小酒窝。

虽然,她不知道那夜强迫了她的混蛋男人是谁,但腹中的孩子已经陪伴了她九个多月,她很爱他们。

“颜姑娘,找到了!”

王捕快欣喜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颜月闻声侧首,另外半张狰狞的脸霎时从暗影中显露出来。

与她右侧的脸颊不同,她的左脸上布满了如同蚯蚓似的红色疤痕,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令人头皮发麻。

纵使是习以为常的王捕快,也是免不了的一惊。

“果……果然如颜姑娘推断的一般,凶手将凶器埋在了这里。”

颜月将他的害怕看在眼里,并没有作声。

她忘记了很多事,只依稀记得,她是来自二十二世纪的天才法医,穿越过来时,因为珠胎暗结,还未从植物人状态醒过来便被至亲的人算计弄死了。

好在,老天爷怜悯。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竟然‘死而复生’的从乱葬坑里爬了出来,凭借验尸查案的手段,得到了齐县令的赏识,再加上没人考究她编造的身份来历,倒也一直相安无事的藏身到了今天。

原本,她的脸是绝美的,八个月前为了保胎,不得已服下了副作用极大的药,才会变成眼下这个鬼样子。

不过,她一点都不后悔!

颜月拖着笨重的身体踱到王捕快身侧,而后小心翼翼的蹲下,取出羊肠手套,把土坑里带血的菜刀取了出来。

“刀刃上的缺口与死者身上的伤口吻合,凶器找着了,齐县令可以开堂公审了。”

想到查案的辛苦费即将到手,她眉眼一弯,刹那间,完好的右脸灵动而明媚,美得不可方物。

正当她想起身回去,眼角余光忽地瞥见土坑里有一小截白色的物体。

职业病作祟,她谨慎的把东西捡了起来查看。

只一眼,颜月的眉心便拧成了一团。

“是指骨!”

白骨化到这种程度,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她笃定,土坑下面埋着一具尸骨。

“王捕快,你再挖挖看。”

王捕快自然听到了她念叨的‘指骨’二字,当即抡起木铲,继续朝下挖动。

很快,一个小小的头骨便出现在两人眼前。

颜月眯了眯眼,幼童四岁左右就可以有接近成年人的头围,可眼前的这个头骨显然比正常头围要小许多,如果没有其它的原因,那么,这是一个不足四岁的孩童的头骨。

更令她为之眉头一紧的是,头骨的顶部居然有一个拇指般大小的洞,很明显是人为的!

“王捕快,你快些回去通知齐县令过来。”

她清脆的嗓音猛地变得凝重起来。

王捕快还没来得及行动。

一支羽箭突然‘咻’的一声激射而来,入地三分的插在两人的面前。

紧接着,一抹颀长的身影飞身而至。

男人一身月牙白的对襟长衫,气质异常地出尘俊美,一双丹凤眼狭长而深邃,看似淡然无波,却仿佛有着能够洞悉一切的犀利。

“这里——我接手了!”

他嗓音低沉,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就好似他是高高在上的神,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颜月猜他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可上一秒才发现幼童的头骨,下一秒这男人就现身了,鬼知道他有什么样的目的。

她扶着腰慢慢的站起身,毫不胆怯的迎上他的眸光,唇角一弯,笑得如阳光般灿烂。

“公子要接手这里,想必不是为了我们找到的凶器而来,倘若是为了头骨……我很有理由怀疑你与案子相关,所以,这里不能让你接手呢!”

风离陌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她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因为身材单薄娇小,隆起的肚子便显得格外的惹眼,同样惹眼的,还有她那半边狰狞可怖的脸。

这女人——长得丑!胆也肥!

他薄凉的唇角轻勾,“我要接手,何人敢拦?”

颜月磨磨后槽牙,好气哦!好想把这个不讲武德的男人踹飞啊!

但她还是要为了良好的胎教而努力保持微笑。

她再度开口,“公子,凡事先来后到,查案也是,你……”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见一直沉默不语的王捕快突然噗通一声跪下,紧接着,她的耳边响起王捕快发颤的声音。

“见……见过战王爷!”

战王?风离陌?

颜月的眼睛瞬间瞪圆,心底顿时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糟糕,完犊子了!一只幼童的头骨为何会引过来这个货?

在她还是植物人状态的时候,可是跟他有过婚约的啊啊啊!

 


颜月如见鬼般的托着肚子朝后退了一步,准备随时撒丫子跑路。

要是让战王知道没过门的媳妇不仅没死,还让他直接喜当爹,以他传说中残暴善变的性子,不得把她当场五马分尸了?

可转念一想,战王十岁就被送去了边关镇守,皇帝赐下婚约的时候才回的京,不曾去候府看过她,再加上,她现在半边脸毁容,明面上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应该……应该是认不出她的吧?

这时,久不见颜月跪下行礼的王捕快,满头冷汗的拽了拽她的裙摆。

小声道:“颜姑娘,整个西凉国,唯有战王爷可以在衣袍上刺绣‘麒麟’的图腾,你还愣着做什么呀?”

说完,他心有余悸的给她挤眉弄眼。

他是真的害怕这祖宗会惹怒贵人。

虽然八个月前,她顶着丑脸出现在竹水县的时候,着实把他们吓得不轻。

但她一来便帮忙破了一桩僵持已久的悬案,府衙上上下下,无一不对她令眼相待,将她当成活神仙般崇拜。

颜月稳住心神,眼底迅速划过一抹狡黠的同时,小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了。

“哎呀,我这肚子怎么突然疼了?怕不是……怕不是要……”

说着,她演技满分的踉跄了一步,作势要跪风离陌,却站不稳,跪不下去的样子。

她堂堂现代人,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可能见人就跪?

风离陌阅人无数,哪能瞧不破她拙劣的演技,心底当即浮起一丝反感,周身的戾气猛地肆虐而起。

若不是要事为重,他岂可任她戏耍?

片刻后,风离陌眯了眯眼,淡漠道:“不用多礼,本王的人马上便到,你们速速离开,不准对外张扬半句。”

“多谢王爷恩德,我们这便离开,不……不敢耽误王爷办事。”

王捕快此刻已是汗如雨下,他连滚带爬的站起身,刚准备带上颜月离开,却见她一秒恢复常态,不仅不叫疼了,还胆肥的往战王爷跟前走近了几步。

“颜……”

“王捕快刚才挖掘出来的头颅,属于四岁以内的孩童,案子还未上报,战王爷便自己找了过来,说明这是一起连环案,而凶手没有跟着过来指认现场,应当是还没有落网,这几点拼凑在一起,很清楚明白的指向了凶手的一个特性……”

说完,颜月微微仰起丑绝人寰的小脸,坚定的与他深邃的眸光对视。

她是不想冒着生命危险跟他有任何接触的。

可她即将要成为人母,实在见不得这种虐杀幼童的案子悬而不破。

所以,她要凭实力告诉他,她有资格介入案子。

风离陌黑眸一敛,探究的扫过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竟觉得她狡黠璀璨的双眸,莫名地有些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

“什么特性?”

他的音调很轻,却有寒意铺天盖地而来。

王捕快吓得双腿直哆嗦,险些就要瘫软下去。

颜月仍然不卑不亢的站在原地,她扬起唇角,露出两颗瓷白的小虎牙,因为笑得灿烂,她那半边狰狞的脸跟着皱成一团,条状的红色疤痕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令人头皮发麻,不敢直视。

“如此,我若是说对了,是不是可以参与破案呢?”

王捕快闻言,心底瞬间凉透。

要知道,战王爷最为厌恶的便是异性过于靠近,以及别人与他谈条件的啊!

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脑子里已经开始构建她各种惨死的画面了,可令人意外的是——

“呵……”

空寂的林子里,骤然晌起一道轻笑声。

风离陌不仅没有动怒,反而在笑!

颜月有些惊悚的咽了口唾沫,她刚想再说点什么,耳畔忽地传来他凉淡的语调。

“好啊!”

“真的?”颜月的眸光一亮。

“嗯,真的。”风离陌直视着她生动而热烈的双眼,薄唇一动,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若你说错了,这里,便是你的葬身地!”

好狠!

颜月紧了紧双拳,她怕连累孩子,可半途而废并不是她的风格。

她迎难而上,字正腔圆的阐述道:“凶手的特性,是会在新做的案子里,留下上一起案子的线索吧?”

风离陌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冰冷的眸子仿佛能够看穿人的灵魂。

难得有女人如此不怕他!不怕事!不怕死!

顷刻间,林子里静得落针可闻,空气蓦地冷了下来,气压也越来越低。

良久,他才轻启薄唇,“本王只给你三日时间。”

话音一落,不管她答不答应,他直接从袖子里取出一样东西抛给她。

“这是凶手故意留在每一个案发现场的东西。”

颜月看着他给的木人,神情莫名的恍惚了一下,紧跟着,头部也隐隐作痛了起来,在她记忆深处,好像有什么的东西要破壳而出……

 


木人刻得栩栩如生,其右手高高抬起,腹部有一个很显眼的红色刻字。

“杀”!

她低喃了一遍这个字,原本茫然的瞳孔蓦地放大,封尘已久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瞬间将她拉回儿时。

六岁的她躲在壁炉里,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魔鬼一般的人,把爸妈绑在餐桌上,用受潮的桑皮纸一张张的贴到爸妈的脸上……

直到他们不挣扎了,那人才扔下两个事先奋好的木人扬长而去。

木人的腹部跟战王给的木人一样刻了红字,但不是‘杀’,而是‘妄言’。

颜月面色惨白的从记忆里抽身而出。

她都想起来了,所有一切,都想起来了!

为了抓住杀害爸妈的凶手,她成长为华夏最年轻的天才法医。

在接手案子的第一年,便提取到了凶手留在案发现场的皮屑组织,经过基因分析与匹配,凶手只有十八对染色体,比正常人少了四对,跟不久前出土的古尸坑里的尸骨基因完全一致。

虽然匪夷所思,但凶手极有可能是一个朝代不明的古代人!

恰好科研部研发出了时空机,她便自告奋勇的尝试回到凶手的朝代,希望能从源头上缉拿凶手,改变历史!

或许只有这样,爸妈以及那些无辜的人——才不会死!

而这一世,是她第二次穿越,也是她最后的机会!

想到这,颜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风离陌,身为他的未婚妻,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腹黑又善变的传闻!

更何况,他们之间的纠葛,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世……

她虽然不愿多与他牵扯,但,与现代相似的木人,终于出现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牢牢的把握住机会,暂时与虎谋皮,直到抓住凶手!

“敢问王爷,还有没有别的木人?”

“有,未带。”风离陌蹙了蹙眉,她的情绪转变都被他收在眼里,不过眨眼的功夫,她便能从痛苦、震惊、愤怒中抽离出来,眉眼间只剩一抹异乎常人的忍耐力,“你见过相同的?”

颜月故作轻松的摇头,“不曾见过,只是觉得这木人有些奇怪,对了……”

她的拇指在‘杀’字上摩挲了一下,“其它木人也都刻着同样的字么?”

“嗯。”

颜月明眸微眯,现代命案现场出现的木人,每一个刻写的字都不相同,但基本囊括了十恶里的某一恶。

而眼下的案子,从头至尾就只有一个‘杀’字……

这时,几名劲装侍卫匆匆赶至,齐刷刷的单膝跪地请罪。

“主子,属下等来迟,还请责罚。”

风离陌的注意力都在颜月的身上,他连眼神都没有给一个,直接抬手示意下属起身。

不知道为何,在见到木人后,这丑女人越发给了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直被风离陌直勾勾的盯着看,颜月的心底顿时咯噔了一下。

难不成,她被他认出来了?不管怎么样,她腹中有两个“父不详“的小生命,还有未办成的事,哪怕他再可怕、危险,她也要小心再小心的参与进案子,绝对不能让对方认出来!

她赶紧把木人还回去,顺势指向尸骨所在的方位,将风离陌的注意力引开。

“既然你的人已经到了,那就先将坑里的尸骨挖出来吧,另外,我还需要了解与案子相关的所有事。”

风离陌眸光微动,这才收回视线,给了属下一个‘照做’的授意。

为首的侍卫落风惊了惊,他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主子肯让哪个女人靠近,况且……对方还生了一张极为影响食欲的脸!

但他不敢多言,规规距距的按照吩咐,从行囊里取出几个案卷,摆放到一侧,而后便带着人开始挖掘其余尸骨。

颜月见好就收,赶紧开溜到案卷旁边坐下。

她在翻看案卷的时候,面色专注而凝重,心无旁骛到就连大仇敌都顾不上了。

风离陌正好面对着她完好的右脸,光影折射之下,她的肤色如同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温润而细腻。

她眉眼间的认真,竟然开始诡异的让他觉得好似“故交”,可到底在哪见过,他一时又想不起来……

突然,才翻看到一半的颜月察觉到了危险在逼近,她本能的托着肚子向后一避,仰头的同时,正好迎上他俯身逼近的俊脸。

她的小心脏骤然一抖,还未待她开口,她狰狞可怖的左脸上忽地一凉,是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了上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