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败给爱意难收

败给爱意难收

拾月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暖的丈夫早就出轨了,甚至每天都把那些事摊到她面前,毫不避讳。虽然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但他对她,一点真心没有。误打误撞之下,慕暖一响贪欢,和沈殊发展了见不得光的关系。可明明是两个人占便宜的事,沈殊却评价她不够风情,甚至说她过于轻佻。慕暖什么都不做,就已经把沈殊钓得主动找上门。后来,沈殊想尽办法将她留在身边,她却想逃!

主角:慕暖,沈殊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暖,沈殊 的女频言情小说《败给爱意难收》,由网络作家“拾月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暖的丈夫早就出轨了,甚至每天都把那些事摊到她面前,毫不避讳。虽然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但他对她,一点真心没有。误打误撞之下,慕暖一响贪欢,和沈殊发展了见不得光的关系。可明明是两个人占便宜的事,沈殊却评价她不够风情,甚至说她过于轻佻。慕暖什么都不做,就已经把沈殊钓得主动找上门。后来,沈殊想尽办法将她留在身边,她却想逃!

《败给爱意难收》精彩片段

不顾慕暖的抗议,沈殊抬手开了灯。

水晶吊灯亮起,暖黄偏暗,透着暧昧的灯光落到了她的身上,把密集的爱痕映照进他眼里。

他呼吸声加重了一瞬,掌心微微发热。

慕暖抓住他想要作乱的手,笑着打趣:“先生好热情啊。”

“是吗?”沈殊抽回了手,“我倒觉得慕小姐不够风情。”

慕暖笑容变僵,抓着他的手咬了上去,恼怒地骂他:“得了便宜还卖乖。”

沈殊垂眸盯着她,等她讪讪收口,才把沾上口水,咬出牙印的手收回来,掏了支烟点燃。

“听说慕小姐结婚了?”明明是询问,他语气却很笃定,“婚后生活怎么样?”

冷意蔓延至全身,她惊愕地看着沈殊:“你怎么知道?”

“我认识你很久了。”烟雾喷洒在她的脸上,他满是遗憾地说,“下次来见我,再热情一些。”

“我今天真的很不满意。”

轻飘飘的银行卡放到她胸前,他冷声说:“以后有需要,我会再联系你。”

这种被嫖了的感觉让慕暖很不爽,她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眼里多了抹狠辣的恨意。

她掰断银行卡,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捞起衣服走进浴室,她看着镜中自己被啃破的嘴唇,轻蔑地笑了声。

说是不满,不还是弄得挺满吗?

男人嘛,都是一样的狗东西。

清理完身体,她穿好衣服打算离开这里。

电梯刚开,搂在一起的男女走了下来。

慕暖看到熟悉的身影,把口罩往上拽着,小心翼翼挪到另一个电梯口,不敢与他们碰面。

被搂着的女人笑盈盈地说:“林少,你今晚不回家,慕暖不会生气吗?”

林燎满不在乎地说:“提她做什么?”

女人故意使坏:“你们毕竟刚结婚,现在应该去度蜜月吧。”

“别提她,多扫兴。早就腻味了。”

电梯门徐徐关上,慕暖听到林燎对自己的点评,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既然腻味,为什么又要和她结婚?

开车回到不久前刚装修好的新家,看着里面凌乱的场景,她绕过被扔在地上的空酒瓶和各种聚餐垃圾,给保姆发消息让她明早过来收拾后,她才往楼上走去。

凌晨三点,楼下传来推门声,随即林燎喊起了她的名字。

慕暖不耐烦地扯着被子盖过脸,却很快被林燎从床上拽了起来。

他带着一身酒味,冷声吩咐:“给我泡杯蜂蜜水。”

被浓重的酒味和女人香包裹,慕暖强忍着打人的冲动,下楼给他倒了杯水。

再回到楼上时,林燎已经躺在她的床上,醉醺醺的睡了过去。

看着他的睡颜,慕暖强忍着把水泼上去的冲动,放下水杯让出了自己的卧室。

“回来。”林燎突然睁开眼。

慕暖回头看向他:“还有事吗?”

他哑着嗓子说:“过来,让我抱会儿。”

“燎哥,我有洁癖。”她厌恶地说,“从别的女人那里回来,至少该先去洗个澡吧。”

林燎撑着倦意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水一饮而尽:“你来给我洗。”


慕暖仍旧一脸厌恶,抗拒地说:“很晚了,我很累。”

林燎冷下脸:“别让我说第二遍。”

僵持几分钟,她扶着他进了浴室。

脱掉衣服,他身上那些被别人留下的痕迹瞬间映入慕暖眼帘。

她叹了口气:“为什么非要把这一切摊到我面前?燎哥,只要你别出现在我眼前,我可以装作一切都没发生。”

“什么?”

林燎躺在浴缸里,抓住慕暖的胳膊,逼迫她弯腰凑到自己面前。

他目光灼灼,似乎透过薄薄的睡衣把她的身材尽收眼底:“你今天还挺漂亮的。”

慕暖心头一沉,挣脱他的手后,冷声说:“燎哥既然腻味我了,就别再来碰我。”

她快步往外走去,把林燎一个人扔在这里。

腻味了?

林燎想着她离去时不经意扭动的腰肢,心想虽然已经没了新鲜感,却也没到腻了的程度。

毕竟是跟了自己最久的女人。

毕竟她漂亮,温顺,还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姑娘。

……

早上醒来时,慕暖没回卧室。

林燎站在房门前,抬头看了眼通往楼上,还没被收起来的梯子。

阁楼空间狭窄,被前房主当成杂物间放置。

他们搬了过来,慕暖就自己收拾好那里,然后上了锁,不让他进。

上楼敲响房门,他看着睡眼惺忪过来开门的女人,把视线落在她的胸前。

吊带睡裙藏不住的好身材呼之欲出,惹得他昨夜没解决的火气又冒了出来。

给秘书发消息让她推迟今早的晨会,他搂住慕暖的腰,低头亲了上去。

他声音暗哑:“宝贝儿,我们很久没亲热过了。”

欲念丛生,他不再嫌弃阁楼的狭小拥挤,抱起慕暖朝里面走去,想要把人就地正法。

教辅书和做好的卷子散落在贴着墙的长桌上,还没收拾的床上有一件老款校服。

林燎从不知这里被慕暖藏着这些东西,他呼吸声愈发沉重,调侃道:“宝贝儿居然这么有情趣?”

慕暖脸色煞白,抓起手边的奖杯砸向他:“滚!你给我滚出去!”

体力的悬殊让挣扎都成了情趣,慕暖看林燎兴致越发高昂,憎恶之下,拿出藏在枕头下的匕首对向自己:“滚出去,不然我就自裁。”

被打磨过的匕首轻易在脖颈划出一道红痕,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林燎才停手。

他震惊地看着慕暖:“你这是做什么?”

慕暖眼里的憎恶再也藏不住,她指着敞开的门,冷声说:“滚出去。”

林燎不敢不从,快步走到门口:“我不碰你了,你别这样啊。”

慕暖下床关上门,弯腰捡起地上的奖杯。

玻璃质地的奖杯摔在地上,磕坏了一个角。

她捡起碎碴时,手指轻易被刺出血珠。

血珠滑落在奖杯上,慕暖再也绷不住眼泪,捂着脸哀嚎起来。

哭声隔着门传进林燎耳中,他抬起的手缓缓落下。

他头次知道,慕暖居然这么在意自己和别的女人上床的事。

真矫情,居然因为这点小事要闹自杀。


慕暖哭到最后,缩在那件陈旧的校服里睡了过去。

上面若有若无的青柠香气,是伴她许久的安抚剂。

林燎公司有事,在门口等了几分钟,就赶去公司开会了。

下午时,他给慕暖发消息,让她自己准备好礼服,晚上和他一起出席宴会。

睡醒后,慕暖给林燎回了消息后,看向另一条由陌生人发来的短信:【晚宴,过来。】

沈殊昨天刚回国,沈家今晚就为了向大家介绍他,筹备了一场晚宴。

慕暖把陌生号码添加进通讯录后,直接拨打过去:“沈先生?”

“嗯。”

沈殊声音沉着,听上去颇为稳重,半点也看不出昨晚的热情。

慕暖莫名来了兴致,挑起一缕长发绕在指尖,软着嗓子对他说:“昨晚回家后才发现,我的衣服被沈先生撕坏了。”

沈殊不解其意:“怎么?”

“沈先生帮我准备今晚的礼服吧。”她压着声音,意有所指地说,“到时候我穿给你看,好不好?”

他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行,地址发我,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礼服到的很快,尺寸相当合身。

只是……

慕暖在落地镜前微微侧身,把后背露了出来。

几条绑带是后背仅有的布料,什么都遮不住嘛。

沈殊倒是够恶趣味的。

逗来逗去,吃亏的只会是她。

林燎懒得赶回家,派司机过来接她到公司汇合,等到了举办宴会的酒店,下车时他才发现慕暖这身衣服的独特之处。

把手搭在她的腰上,他饶有兴致地说:“今天这身衣服不错。”

慕暖那双透着冷意的眼眸扫过林燎,使他回想起今早发生的事情。

欲火瞬间消退,他松开手,快步朝里面走去。

慕暖踩着高跟鞋,磨磨蹭蹭走在后面,被他拉下一大截。

等到了宴会厅时,已经找不到林燎的身影。

他们踩着时间过来,刚进门,沈家老先生就带着一个男人走上台,介绍起他的身份。

出国进修的沈家大少。

慕暖找个角落坐着,托腮看着台上西装革履,沉稳端庄的男人。

半点也看不出昨晚和她上床时的热情。

反差真大。

听着沈老先生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她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招来侍应生要了杯红酒,就自顾自喝了起来。

她喝酒时几滴酒顺着下巴滑落,糜烂感顷刻落在他人眼中,成了一道美景。

很快就有闻到味儿的男人凑了过来,或讨好或强势地想要和她交个朋友。

慕暖笑盈盈地打发走这些人后,缩在角落补起觉来。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过来喊醒她:“沈先生喊你上楼。”

慕暖用带着倦意的声音说:“哪位沈先生呀。”

侍应生如实说:“刚回国的沈殊先生。”

慕暖没再说话,跟着侍应生坐电梯来到了楼上的入住层。

侍应生把她扔到一间房前,就直接离开了这里。

她环顾四周,确认没人后才敲门。

一只手从里面伸出,把她拽进门后,动作粗鲁地把她抵到墙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