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本该夭折在18岁

本该夭折在18岁

武当王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木子三岁丧母,七岁丧父,是村里出了名的丧门星,也是亲手砸了爷爷招牌的罪人。爷爷是十里八乡最有名的算命先生,逢凶化吉之术的集大成者,可家中连续死了两个人,再好的口碑也从此没落。无奈之下,爷爷拼尽全力布下格局,为他续命到成年后的第一个月,随后便让他去江城寻找一线生机。可当李木子离开爷爷踏入江城后,他发现,自己身边诡异之事好多!

主角:李木子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木子 的女频言情小说《本该夭折在18岁》,由网络作家“武当王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木子三岁丧母,七岁丧父,是村里出了名的丧门星,也是亲手砸了爷爷招牌的罪人。爷爷是十里八乡最有名的算命先生,逢凶化吉之术的集大成者,可家中连续死了两个人,再好的口碑也从此没落。无奈之下,爷爷拼尽全力布下格局,为他续命到成年后的第一个月,随后便让他去江城寻找一线生机。可当李木子离开爷爷踏入江城后,他发现,自己身边诡异之事好多!

《本该夭折在18岁》精彩片段

“我布下的格局只能为你续命到你成年后的第一个月,走吧,去江城你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我叫李木子,三岁丧母,七岁丧父,村里出了名的丧门星,也是亲手砸了爷爷招牌的罪人。

原本我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三岁那年,母亲遭遇飞来横祸,家里就开始走下坡路,爷爷说我是“天乙伏宫”命格,六亲缘浅,一辈子坎坷不断。又是金年金月金日金时出生的童子命,活不过十八岁的。一开始我对老头的口中说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是嗤之以鼻的,直到九岁,父亲去世,我“丧门星”的名号算是在村里坐实了。

爷爷是我们这里十里八乡最有名的算命先生,他精通之法非是六爻,面相,望气这些耳熟能详的术法,而是自炎黄二帝流传下来的能趋吉避凶的《奇门遁甲》,可家中连死两人,爷爷的招牌算是砸在我手里了,靠着多年的积蓄养我到18岁,留下一封长信便不辞而别。

我背上行囊走出了这个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城市,去到我满盘休囚废的格局的唯一生机——江城。

但我踏入此地格局称为“游魂入墓”,灵异怪异的事件恐怕是少不了的。

老头留下的钱不多,我只能坐绿皮火车。

走出火车站我好奇着张望着广场上的一切,肚子已经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的响了。

摸了摸口袋里剩下的几张毛票子,心中暗暗嘀咕:“真是栓Q了,这老头走就走吧,钱还全部带走了,小爷买了张火车票钱包就见底了。”

人是铁,饭是钢,这饭啊一顿不吃,一天都不舒服。

心中嘀咕可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停止,左手掐天干,右手掐地支,六十甲子和五鼠遁元的口诀交替在口中翻涌而过,脑海中一个以自己为中宫的奇门格局已然缓缓形成。

“哎嘿,有了”

看来天不亡小爷我,往西走500米,小爷今日的第一桶金就在那里了。

-------------------------------------

“嘿,我说小屁孩,就你这技术还好意思出来算卦挣钱呢?”

闻声坐在一个角落的两个人同时朝着李木子这边望来。

年轻人满脸的不可思议,嘴唇一抽一抽的,正欲开口。

另一位则是一位形态姣好的少妇。

李木子不禁的吞了一口口水,这少妇比她在村里见过的任何一个女的都要好看,眼睛都快进到她胸前的汹涌之中。

“哪里冒出来的小野狗,毛都没长齐,知道爷爷我是谁吗?就敢在这里抢爷爷我的生意了?”

“我看你印堂发黑,嘴唇发紫,不日定要有血光之灾,你若付我500,我不仅不在意你刚才的失礼行为,反倒要告知你个躲灾的法子”

年轻人声音不大,对于火车站这种人来人往声音嘈杂的地方,别人不可能听见,可是年轻人人的位置选的很好,天桥上路过无事的人渐渐的向这里聚集,都好奇这两个年轻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是就是,哪里来的没礼貌的小流氓,快滚开,别耽误大师帮我解卦。”

“就他?”李木子听到大师二字扑哧一下差点笑出声来。

“我盯着你俩唠快十分钟了,他给你说过一句准确有用的消息?”

“这。。那我也愿意听,老娘就愿意听这个大师给我解卦,你管不着吧”

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狗,如果不是没钱吃饭奇门盘让他来这里找自己第一桶金,真是一句话李木子都不愿意多说。

“有这闲钱养只宠物玩玩都比在这听个神棍在这哄骗你好”李木子冷不丁的又补了一句。

神棍是对一个算卦的人极大的侮辱,听到这里年轻人已经炸开了锅,撸起袖子就要给李木子两拳。

李木子到也不是怕和他动手,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你也先别着急发火,你俩刚才在这里唠半天了,小神棍,你要真有本事和我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这年轻人也不知道这乡下来的小野狗哪里来的勇气敢跟他这么说话。

“这位来找你算的,你总得有个准确的答案吧?在这里一直可能大概的胡诌也不是个结果吧,我要赌的就是和你比看看谁能算出这娘们的真实需求”

听到这,那少妇顺着李木子的话也问了一嘴。

“是啊,大师,小流氓说话虽然不好听,但是我的情况您已经了解了,那我具体该怎么做呢?”

“赌就赌,我还怕你不成?”年轻人上下打量着李木子这从乡下来的穿着,心想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凑热闹了。

“好啊,那就赌1k,怎么样,谁能算出这女人的真实需求,这女人认可了,另一方就输了”

“你说话口气倒是不小,看你这穷酸样子,1k怕不就是你一个月的生活费吧,我再追加1k,你输了我也不要你的钱,你就滚出江城,回你的老家种地去吧,也不枉费你这一手的茧子?”

听到这围观的人哈哈哈大笑,更有附和者小声嘀咕着:“是啊,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土老帽,也敢来砸柳大师的场子,他难道不知道柳大师是王大师的关门弟子吗?”

旁边的同伙做出嘘声的表情:“小点声,让这土老帽听到了,不敢赌了,咱们可就没好戏看了,这个肯定能成为今天的头条”

李木子镇定自若,本来只想坑这小神棍1K,没成想他还要再多送一千,上前一步,将少妇手中握着的那根签子夺过摔在了年轻人的面前。

这女人的手真嫩,跟刚做出来的豆腐一样,果然大城市就是和乡下不一样呢。

“公平起见,你用你的方法重新算,我也用我的方法算,在场的各位就受累做个见证人,看看我和他到底谁能算的准确”

说罢李木子也装模做样的盘腿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眼,一个以那个少妇为求测人的奇门格局在他脑海中缓缓形成。

“这傻小子不会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真把自己当神仙了?”

“估计是仙侠剧看多了,走火入魔了吧”


李木子这个动作确实是跟电视剧学的,因为他如果不这样,直接脱口而出这个女人的情况,恐怕自己明天就得被送去研究。

那年轻人见李木子已然盘腿坐下,也慎重的从自己口袋里摸出六枚铜钱。

“六爻金钱,真的是六爻金钱,看来今日头版头条非我们莫属啦”

“听说王大师赖以成名的就是这六爻金钱,就连术字门的掌门六爻都不如这王大师啊”

“看来这乡下来的年轻人这次要吃大亏喽,快多那个乡下的年轻人拍几张,以后可见不到这么蠢的人了。”

老头之前给自己交代过,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易向别人泄露关于《奇门遁甲》的一切,李木子之前不知道这句话的轻重,以至于后来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李木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站起身来,用在场所用人的都能听清的话说到“我先说出来结果,恐怕大师来一句和我的一样,那就没有意思了,各位见证,我和这位大师分别小声告诉这女人,让她来判断”

说到这那年轻人也收起铜钱愤然起身“我还需要附和你?我先来”

说着就附在少妇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

随后李木子也贴在少妇耳边,我就说一点,“你是因为你这些日子睡觉总是不踏实头疼的厉害,白天总是喘不上气来,而且医院检查了医生也说不出什么,所以你才来慕名而来找人算卦看相,对是不对?”

一句话,如同一颗炸弹,炸醒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木子。

然后毫无征兆的跪在了李木子面前“大师救我,既然大师能如此准确的说出我的病症,大师您一定有破解之法,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

李木子没有直接理会那个跪倒在地的女人,而是转头对着围观众人“怎么样?大师,在场诸位,这女子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场所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是一句话,就能让这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们口中的柳大师已经败的很彻底。

李木子缓缓伸出手声音也阴阳怪气起来:“怎么样?柳大师,您是现金,刷卡,微信还是支付宝?”

“微信”那位被他们口中尊称柳大师的年轻人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么几个字,然后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

“微信到账,两千元”消息提示音响起,李木子道了声谢

说完李木子就迈开大步准备离开,他只是想拆穿这个神棍的把戏,拿下自己的第一桶金而已。

“站住,哪里来的小娃娃,搅了生意就想跑?”

李木子看见从天桥的另一头缓缓走上来一个留着山羊胡子佝偻着身体的穿中山装的白面老头。

“哇,是电视上的王大师吗?”

“听说王大师脾气怪的很,柳大师是王大师的关门弟子,这年轻人摊上事情喽”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李木子只觉得头皮发麻,本来就是来凑个热闹搞自己的第一桶金的,这老头一来,恐怕就有点收场了。

自家老头说过,算卦这圈子和中医差不多,都是越老名气越大,断事情的能力也越强。

虽然心里犯嘀咕,但是李木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硬气的回了一句;“这真的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不过也好,干咱们这一行的,不就是讲究个断事准确,那自然是谁断事准确,谁能有口饭吃,您说是不,王大师?这么称呼您没问题吧?”

李木子心中在想:“来了又能怎么样,无非是给他那神棍徒弟找个场子,但是让他把钱吐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年轻人一看自己师父这么快来破开嗓子就喊:“你这妖人,刚才不知道使用了什么迷魂法让这女人如此听话,不过现在我师父在这,你那下三滥的术法,迷的了我,迷不了我师父”正欲起身跟在老人后面,却被老人家一把按在了原地。

“我听说,这西边确实有迷人魂魄的法子哦,看这年轻人的穿着,八成柳大师猜的没错呢”

“不好说不好说呢,看这女人的神情,不像是被迷住了魂魄啊”

“那就看王大师怎么说吧,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今天最火爆的新闻了”

缓缓走到少妇面前仔细端详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敢问姑娘生辰八字多少,所求何事,老夫替姑娘算上一卦如何?”

少妇坐在地上,摇了摇头。

“我没看错吧?她居然拒绝了王大师?那小子不会真会什么迷魂术吧,能让她这么果断的拒绝王大师”

李木子同样没有闲着,刚才只是对少妇的奇门盘粗略的看了一下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具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李木子又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脑海中一个新的奇门盘缓缓出现,这少妇本命宫格局已加壬,“地网高张,小鬼还乡”

顺着本身格局的信息顺藤摸瓜,找到了问题所在。

“那少妇的宅子有鬼!”

 


算到这里,李木子猛然睁开了双眼,和那老人四目相对。

直接惊出了李木子一身冷汗?“难道我的奇门被发现了?”

“赶紧走”这是李木子现在唯一的想法

“姑娘近来身体不太舒服,晚上睡不着觉,白天感觉胸闷气短”

老者缓缓开口,望着地上的少妇,少妇点了点头

“哎,你看人王大师说的就和那个年轻人一样的嘞”人群中一个大妈朝着同伙大妈侧身小声说着,可距离太近,还是被王大师听到了。

王大师微微皱眉转过头来,对着李木子问道:“那你给这个姑娘看,看出什么了?”

“和老人家您分析的一样”李木子这时候只想快点离开。

“那不行啊,小伙子,既然你算的和老夫无异,那2k的钱,你可带不走呢,除非,你能证明,你的术法确实在老夫之上,老夫请你进我府上喝茶,要不然就把钱留下,现在就可以走人。”

轻描淡写的一句,直接引爆了在场人的情绪。

引得少妇的目光更加震惊的聚焦在了自己身上。

李木子淡然一笑:“那既然老先生都这么说了,小子就”

在场所有人都觉的这是碰上硬茬子了,把钱退给人家,道个歉就走就行了,却没想到这乡下的小子

“斗胆多嘴一句,姑娘你是最近刚搬了新家吧,而且姑娘的头痛等症状是在搬进新家之后才患上的吧”

“的确如他所言吗?姑娘”王大师扭头反问那位少妇

听到老人这么问,少妇重重点了点头心中对李木子的敬佩和渴求之意已经快溢于言表,如果这王大师再要纠缠,自己帮这乡下人退还

2k也不是什么大事。

一句说完,全场沉默,这时候,都在等着王大师会做何反应

却是少妇缓缓起身“王大师,人家说的一句不差,而且速度可比你那徒弟快了不知道多少”语气已然阴阳怪气了几分

少妇已然有些不耐烦,自己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给这些人当案例看谁对谁错的

王大师回过头去问那个年轻人:“你刚才又是怎么给这个姑娘分析的?”

年轻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他刚才说的可玄乎了呢,说这女孩子什么血光之灾,什么感情不顺,而且还说我也有血光之灾呢,还要帮我躲灾,说的可玄乎了呢”李木子很及时的上去补了一刀

年轻人不答话少妇也顺着李木子的话补了一刀,“是呢,刚才这位柳大师也还要帮我躲灾呢”。

老者本来还想如果徒弟说的差不多,自己能圆就帮他圆回来,可听着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可见他刚才说的有多离谱。

王大师脸色一沉快步上前,一巴掌就打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混账东西,我教你的本事是教你这么用来糊弄人的?”

“真是气煞老夫”说着王大师又上去补了一脚

然后转过身走到来李木子身边对着他低声说:“看小兄弟年纪不大,断事竟有如此能力,不知是用的哪种术法啊?”

“无可奉告”

说完扭头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自家老头说过,自己的《奇门遁甲》术不可以轻易告诉别人。

随着李木子的离开,群众们也一哄而散。

李木子还以为会有多麻烦呢,没成想这件事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只听见后面高跟鞋迅速叩地的声音,李木子知道是那个少妇在跟着自己。

所以下了天桥,才故意钻进了一条人员稀少的巷子里,等着这个少妇上钩。

“你还跟着我干嘛?”李木子明知故问的回头问少妇

这段路不长,可是李木子的行走速度很快,那少妇穿着高跟鞋想要追上可得下点功夫,看着李木子停下来,少妇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胸前的波涛也跟着剧烈的起伏着,李木子双手抱胸看的津津有味。

“当然是想请您帮忙,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那我如果说我拒绝呢?

此时,一处暗室里,一位少年跪在地上,低着头忏悔着什么,一位老者坐在木制藤椅上,把玩着手中的六爻大钱,喃喃自语:“错不了,绝对错不了,那种奇怪的能量波动,就是奇门遁甲格局中独有的能量波动”

“起来吧,孙儿,你今天误打误撞可帮了爷爷一个大忙”

年轻人迅速起身走到老者面前站定“爷爷,那奇门遁甲不是早就失传了吗?”

“失传?笑话,当年术字门联合圈子里的几位大能去围剿奇门传人,都能让他跑了,谈何失传?不过这小子貌似只会术奇门,必须在他还没成长起来,把他扼杀在摇篮里”

“那您说的能量变化?”

“那是他们奇门传人的特有能力,开启之后,便可按阵中方位踏方位能量生克关系,寻吉凶,问生死,晓阴阳”

“那您的意思是?”

“找机会把他“请”回来,让他心甘情愿的交出奇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