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豪门总裁未婚妻

我的豪门总裁未婚妻

霹雳布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豪门大少叶辰被奸人所害,锒铛入狱。他被关押的是最恐怖的监狱,里面都着恶贯满盈的犯人。监狱坐落在大山深处,周围漫山遍野都是坟墓。有一个冤屈缠身的白胡子老头,常年爬行于坟墓与监狱之间。一场奇遇,他遇到了同样满身冤屈的叶辰,他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于是,五年后刑满释放的叶辰,终究是要自己给自己复仇!

主角:叶辰   更新:2022-08-19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豪门总裁未婚妻》,由网络作家“霹雳布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豪门大少叶辰被奸人所害,锒铛入狱。他被关押的是最恐怖的监狱,里面都着恶贯满盈的犯人。监狱坐落在大山深处,周围漫山遍野都是坟墓。有一个冤屈缠身的白胡子老头,常年爬行于坟墓与监狱之间。一场奇遇,他遇到了同样满身冤屈的叶辰,他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于是,五年后刑满释放的叶辰,终究是要自己给自己复仇!

《我的豪门总裁未婚妻》精彩片段

“犯人叶辰,自入狱以来,积极改造,表现良好,经部门批准,允许提前出狱!”

夕阳西下,落雁归巢,秦城监狱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荷枪实弹的狱警,分列两队,把守在过道两侧。

秦城监狱坐落于大山深处,关押着危险系数最高的重刑犯,是本市防守最严密的一座监狱。

送出叶辰后,监狱大门重新缓缓关闭,“咣当”的一声,门内门外从此两重天。

曾跟他一起劳作过的那些犯人兄弟们,在纷纷表达祝贺的同时,竟纷纷跪倒。

“恭喜辰哥出狱!”

“辰哥一路好走!”

一名满脸虬须的大汉跪在地上,朝着叶辰拜了又拜:“我的命,是辰哥给的,请受小弟一拜!”

“没有辰哥,我已死在监狱,辰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一名脖子刺满纹身的重刑犯,在叶辰即将转身的一刹那,泪眼婆娑地跪倒在地。

监狱二号人物,自诩辰哥最忠实的小弟都跪了,其余无论是重刑犯还是死囚更不敢怠慢。

此前他们曾发誓,这对膝盖只跪天跪地跪父母,但此刻竟然都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

他们在监狱里因各种原因,都曾与死神擦肩而过,最后叶辰凭借过人胆识和矫健身手替他们化解恩怨,或动用无上医术,将身负重伤或已经被宣告不治的的狱友,从死亡边缘拉了回去。

叶辰医术了得,拳脚功夫更是令人折服!

在这些十恶不赦的罪犯的眼里,看似瘦不拉叽的叶辰,竟似阎罗般的存在。

“好好改造,不然不配当我兄弟!”

叶辰站在监狱门前的院坝里,朝着铁窗后面的那一张张泪眼婆娑的脸,挥手告别道。

“辰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改造!”

“辰哥,待会儿你按照我给的电话打过去,我姐就在家等你。”

“辰哥,我小姨子的电话你记住了吗?有时间约她一起出去转转。”

“辰哥,我小妹正在上高三,今年十七,你再多等她一年。”

“滚!”

叶辰笑骂了一句,然后转身迈出了离去的步伐。

一路上,他望着家乡方向,感慨万千。

五年前,他被奸人所害,莫名地背负了几条人命官司,最后被判了个死缓。

为了打赢那场官司,他曾倾家荡产,请了无数律师,收集了无数证据,甚至还请了几个关键人证。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几个关键人证,最后竟集体改口了。

虽然被判了死缓,但叶辰一直没有放弃。

他的积极和上进,感动了同监舍的一个白胡子老头。

白胡子老头相信他是被奸人所害,最后将一身医术传授给了他。

这白胡子老头不光会医术,而且会相面占卜,测算吉凶祸福。

将一身绝学传授给叶辰后没几天,这白胡子老头就奇迹般的的消失了。

叶辰后来询问狱警得知,这白胡子老头并非罪犯,只是将监狱当成了家随意出入而已。

“唉,真是活见鬼了!”

叶辰四下扫视,监狱四周除了高大如狱警般威严的松柏之外,就只剩下东、西、北三面那连绵不绝地坟堆。

坟堆上,清明吊随风飘扬。

他有些不舍,想见这老头最后一面,但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影。

这时,其中一座坟堆上的清明吊,被风吹掉了一截。

这一截清明吊,飘落在了叶辰的脸上。

叶辰将其轻轻拂下,捧在掌心看了一眼,上面竟写着一行字:

“你我师徒缘分未尽,特请你帮忙办一件事,内容暂且保密,待时机成熟,自然告知。”

叶辰读到最后一个字时,这一截清明吊竟然自燃了起来。

“糟老头!”叶辰骂了一句,赶紧将其扔掉。

这老头子在监狱时,经常装神弄鬼,加上狱外阴森恐怖的环境,即便胆再大,也经不住吓!

“你这糟老头,明知天色已晚,还要吓唬我一把!”

“让我帮忙是吧,可以,到时候若遇到凶险,小爷我第一个就跑!”

无奈地摇了摇头后,叶辰展开双臂冲往山下。

一边奔跑,一边嗷嗷叫着,如一头摆脱枷锁的孤狼。

“嗷嗷——”

“嘎——”

“嘭!”

他正得意着,突然一辆豪车闯入视野,伴着尖锐急刹车声响,硬生生地撞在了他的胸口上。

“嗷——”

“这TM,滋味真难受。”

叶辰险些没憋过气来,当空翻腾三周半后,落在了地面上。

趔趄几步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靠!”

叶辰随口骂了一句,正打算问候对方的祖宗八代,这个时候,车门打开了。

一双修长的雪白美腿,随着一双粉红高跟鞋,从车厢内伸了出来。

下一刻,一名身材高挑、上着雪白紧身T恤,下着热裤的女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你没事吧?”

然而,没跑几步,突然脚下一崴,婀娜的小娇躯,向前扑倒在地。

“哎哟~”

“哦——”

叶辰捧住嘴巴,替这小美女感到一阵难受。


然后赶忙迎了上去,抓住小美女的一条雪臂,打算将其搀扶起来。

“啊!”

美女捂着腹部,痛的发出一声尖叫。

叶辰目光下移,落在了美女的肚脐部位。

他一眼便看出,这女人有病,病灶就位于肚脐部位。

“美女,你有病,经我初步观察,你得的应该是宫寒症,不如让我替你治治。”叶辰说着伸出了右手。

美女痛的实在太难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辰实在于心不忍,将手掌心贴在了美女的肚脐上。

然后将一股玄妙的气息,顺着人体这一大穴,注入了女人的子宫。

美女正打算骂一句流氓,然而,话刚到嘴边,就被咽了回去。

她感觉体内有一股热流,在驱赶着郁结在子宫部位的寒气。

随着寒气被渐渐驱散,折磨了她两年之久的宫寒症,竟然奇迹般的好转了。

就在她迷惑的时候,几辆豪车驶入视野中央,迅速将她包围了起来。

几名身着西装,戴着墨镜的魁梧男子,几乎同时打开车门儿,将美女围困在了中间。

“赵小姐,你躲啥躲呀,我们又不会吃你!”

一名墨镜男子嘴里衔着一根细草,一边咀嚼一边狞笑。

“合作可以,陪睡免谈!”赵雅文态度坚定道。

“没说让你陪睡啊,只是让你晚上陪我家老板谈谈心。”

“我不会上你们的当,让他死了这条心吧!”赵雅文断然拒绝道。

“你装啥装啊,难道你没陪客户上过床吗?没有我家老板,你们家族企业能起得来吗?”

七八个魁梧男子将赵雅文团团包围,让她深陷绝望之中。

她们赵氏家族在龙城算得上是大家族,但最近几年因经营不善,持续亏损。

为了拯救家族企业,他们四处寻找合作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对方是一个大投资商,是秦氏药业的总裁兼董事长。

然而,这位大老板在跟赵雅文洽谈合作的时候,竟提出了一个让她难以接受的条件。

让赵雅文陪睡,否则合作免谈。

赵雅文向来洁身自好,甚至不曾跟男人拍拖过,怎么可能会答应对方如此无礼要求!

那位大老板想要霸王硬上弓,但最终被赵雅文一脚踢中裆部。

赵雅文随后逃离了现场,但立刻遭到秦大老板一群手下的追杀。

她原以为可以成功躲过,却没想到……

赵雅文下意识的看了看叶辰,如果没有这一场车祸,说不定早就将他们给甩开了。

她绝望的摇了摇头,人算不如天算,或许命该如此!

“赵小姐,你的那一脚,差点让我家老板断子绝孙!”

“秦老板已经放话,你要么回去向他赔罪,要么就地慰劳我们这帮兄弟!”

“我宁愿死!”

从地上爬起来后,赵雅文装出一副宁为玉碎的样子,冲向马路边的一根水泥电线杆。

“你去死啊,我看着你死!”

一群大老爷们儿,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的表演。

在他们眼中,这女人的表演漏洞百出,简直拙劣至极。

赵雅文当然没有这么傻,假装用额头碰了一下电线杆,便立刻掉头就跑。

“我就说嘛,这臭娘们儿,哪有这么大的勇气,立刻给我追!”

打头的墨镜男子将衔在口中的小草往地上狠狠一掷,朝着兄弟们喝令道。

其他墨镜男子群狼捕食一般,一窝蜂的扑了上去。

赵雅文穿着高跟鞋,哪里跑得过这一群身强体壮的老爷们儿,最后被包围了起来。

其中一名墨镜男子抓着她的肩膀,往后猛的一拽。

赵雅文被拽翻倒地,疼得发出一声惨叫。

他们的头儿追了上来,看到细皮嫩肉的赵雅文,眼里闪过一抹贪馋之色。

“嘿嘿!”

他装作从地上采摘小草,却是突然一把掐在了她的屁股上。

其他墨镜男子顿时哄堂大笑。

“混蛋,滚开!”

赵雅文下意识的踹了一脚,却被对方抓住了一条腿。

旋即,另一条腿也被抓住了。

对方抓住她双腿后,一边不断滚动着喉咙,一边想强行将其分开。

赵雅文剧烈挣扎,大声哭喊,脸上写满了绝望之色。

“嗨,你们玩够了没有?玩够了该轮到我了!”

“她刚才开车撞了我,还没有赔偿呢。”

叶辰坐在路旁一棵大树的树杈上,双腿悬空不断晃悠着,嘴里衔着一枚新鲜叶片。

听到这道充满戏谑的声音,这些墨镜男子皆愣了一下,齐齐抬头循声而望。

其中两名墨镜男子恰好站在树下,浑然不觉头顶居然有一个人。

赵雅文也是愣了一下,当前这种场合,换做别人早就跑了。

“嘿,你叫什么来着?先前你撞了我,打算如何赔偿呀?”

叶辰视这些墨镜男子如空气,目光绕过他们,看向赵雅文。

“好好,我陪我陪,我这就赔,可现在……”

赵雅文连连点头,虽然不相信能够摆脱这些墨镜男子的围堵,可是能够拖延一分钟就是一分钟。

此刻,她右手紧拽着一只钱包,仿佛想对叶辰说,钱都在这里,你下来拿吧。

似乎读懂了赵雅文的心思,叶辰神秘一笑。

“你是想让我亲自过去拿对吧,可以。不过,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亲我一下,哈哈哈哈。”叶辰仰头笑了笑。


“啊!”赵雅文面色一变。

原以为叶辰有所倚仗,会对自己来一个英雄救美,却没想到对方跟这一帮墨镜男子都是同一类货色。

如果答应对方的要求,岂不等于从狼窝逃到了蛇窝?

被晾在一边的这些墨镜男子,终于按捺不住了。

“你他妈谁啊?敢坏柳哥的好事!”一名墨镜男子指着叶辰破口大骂道。

他所说的柳哥,是指嘴里衔着小草的这位。

“柳哥是吧,我跟他爸是同一辈分,跟你们的爷爷称兄道弟!”

“你们还不一定是你爷爷亲生的呢,呵呵。”

叶辰这句骂人不带脏字的话,堪称一绝。

既维护了自己在美人心目中的形象,又将现场这些墨镜男子骂了个遍。

“你TM,有种给我下来!”

一名墨镜男子指着坐在树杈上的叶辰,喝道。

叶辰从树杈上一跃而下,伸出的右手食指之上,一枚鲜嫩的叶子在不停的旋动。

看到叶辰身材瘦削,且没有随身携带凶器,这些墨镜男子顿时疯狂了,争先恐后一涌而上。

赵雅文吓得抱头,发出一阵尖叫,然而,不大一会儿,场面就安静了。

她并没有看到双方有激烈打斗。

只看到打头的那名被称作柳哥的墨镜男子,捂着鲜血直流的嘴巴,痛得发出一阵惨叫。

“哼,我看你口衔小草的样子,就想狠狠的揍你一顿!”

叶辰刚才用叶子作武器,割破了柳哥的嘴唇。

更可怕的是,柳哥的嘴唇渐渐肿胀起来,最后肿的跟香肠似的。

而随着嘴唇的肿胀,柳哥不仅痛苦,而且恐惧。

看着老大如此痛苦,其他墨镜男子终于按耐不住了。

一名高个男子手握弹簧刀,凶神恶煞的冲向叶辰而来。

叶辰脑袋微偏,弹簧刀跟他擦脸而过,随后一把抓住了高个男子的手腕。

咔嚓的一声。

伴着清脆的骨折声响,高个男子的手腕被扭断,痛得发出凄厉惨叫。

叶辰随后翻身一脚,将其踹的倒飞而去,撞翻了好几个墨镜男子。

一个中等个头的墨镜男子捏紧拳头,打算发起偷袭。

但最后一刻,顿住了步伐。

刚才的那一场战斗结束得太快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叶辰步步靠近,凌厉的眼神透着一股压迫,压得对方有些喘不过气来。

墨镜男子步步后退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绊了一脚,一屁股坐倒在地。

就在他试图站起来的时候,叶辰右脚如同千斤磐石,重重地压在了他的胸口上。

“你,你想干什么?告诉你,我们可是坤哥的人,坤哥知道吧,海城的老大!道上敢得罪他的人,都死了!”墨镜男子威胁道。

“代我给你坤哥送一句话,道上混,迟早是要还的!”

叶辰说到最后,转了转脚掌,在这名中等个头墨镜男子的胸口上,狠狠的摩擦了几下。

墨镜男子疼得发出一阵凄厉惨叫。

“你小子算有点能耐,可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选择跟我们的老大作对,未免太冲动了吧!”

“我原本只是为了向那女人讨要一点医药费,可你们不光阻挠我的好事,反而想置我于死地,所以我才决定要教训一下你们!”

“回去告诉你们的坤哥,我叶辰出狱的这一天,就是海城秩序重整之日!”

“如果他不服,尽管来找我,我的名字叫——”

叶辰说到这里,手指微微一动,嗖的一声,一抹绿光,瞬间跨越三四丈距离,切断了一棵手臂粗的树枝。

众目齐齐循声望去。

只看到树枝落地,并没有看到具体细节。

叶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招太快了,对面这伙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他原本是为了在自己透露姓名的那一刻,让对方知道自己所使用的武器是叶子,以达到引出姓名的目的。

可从结果来看,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

不过,依然深深的震慑了这一帮人。

刚才被叶辰踩在脚下的这名墨镜男子,正打算放出几句更狠的话压一压叶辰,但看到这一幕,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肉皮再硬,也硬不过树干。

倘若刚才这抹绿光射在人的身上,什么后果他心里很清楚。

这群墨镜男子没人胆敢再招惹叶辰,随后搀扶着嘴唇肿胀如香肠的柳哥,连滚带爬地逃上了一辆车。

望着卷尘而去的这辆私家车,叶辰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把目光转向呆呆地站在一旁的赵雅文。

“先前你撞了我那么一下,我现在浑身都疼,包括我的心窝。”

“但我咬着牙忍着,一直忍到现在,只为讨点医疗费,不然,我就算死,也要死在你家里。”叶辰唇角隐隐含笑,步步逼近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