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超级种田高手

超级种田高手

浪淘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放弃了繁华的都市,他果断的回家种地!意外获得神医传承,从此医武双绝的他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本是想着回家种地的赵铁柱,意外成了神医,光是治病赚的钱就已经花不完了,可他偏偏想要带动一方经济,带着家乡的父老乡亲一起富裕起来。

主角:赵铁柱,李雨婷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铁柱,李雨婷 的女频言情小说《超级种田高手》,由网络作家“浪淘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放弃了繁华的都市,他果断的回家种地!意外获得神医传承,从此医武双绝的他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本是想着回家种地的赵铁柱,意外成了神医,光是治病赚的钱就已经花不完了,可他偏偏想要带动一方经济,带着家乡的父老乡亲一起富裕起来。

《超级种田高手》精彩片段

赵铁柱大学毕业回家,快到村口时感到尿急。

看看四下无人,钻进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准备施肥,发现从玉米地钻出一对男女。

这男的长得肥头大耳,挺着啤酒肚。

赵铁柱一眼认出来了,这不是村长钱大富么?

钱大富走得急,并没有发现赵铁柱就在附近。

赵铁柱将视线转移到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的女人身上,发现这女人体态丰满,皮肤白得扎眼。

赵铁柱摸了摸后脑勺,猛然一惊,这不是唐二牛的老婆杨雪莲么?

说来也巧,此时杨雪莲看到了赵铁柱,有点慌张,她红着脸低着头快步离开。

赵铁柱看着杨雪莲这副神态,觉得奇怪。

施完肥后,赵铁柱脚步轻快地往村里走去。

天黑时分,他来到了村西头的三间土瓦房前。

土瓦房旁有个搭建的小木屋,那是厨房。屋顶的烟筒炊烟袅袅,不用猜就知道是娘在厨房里做饭,于是大声说:“娘,我回来了!”

听到久违的声音,张桂花系着围裙跑出来,顾不上擦额头上的汗,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回来就好,快去堂屋,让娘给你端馒头吃。”

赵铁柱点头进了堂屋,很快,张桂花就端了一蒸笼馒头过来。看着那又白又大又圆的馒头,赵铁柱的口水流出来了。

不过赵铁柱并没有下筷,而是记起一个人来,问了一句:“娘,我爸呢?”

张桂花说:“铁柱,你爸到城里做瓦工去了。对了,你刚回来,肚子饿了,快趁热吃馒头啊!”

张桂花边说边亲自用筷子夹了一个馒头,塞到赵铁柱的嘴里。

赵铁柱边吃馒头边看张桂花,不经意地发现,娘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有些黑了,细嫩的手也有些粗糙了,还有眼角的鱼尾纹也增多了。

赵铁柱完全可以想到,爸不在村里,十亩玉米地,都需要娘打理,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啊!

“娘,以后地里的活儿由我来干。”赵铁柱吃完几个馒头,肚子就饱了,对着娘说。

张桂花一听,连忙拨浪鼓似的摇头说:“铁柱,你是个大学生,毕业了该留在城里,怎么可能回村干农活,这样会被人笑话的。”

可赵铁柱却坚定地说:“娘,大学生回家种地有什么不好的,如果不种地,城里人吃什么穿什么。再说只要地种的好,也会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张桂花听到这句话,觉得赵铁柱挺有志气。不过一想到家里的处境,脸色又黯然起来。

她不想把忧虑写在脸上,只是提醒赵铁柱:“铁柱,你回来很累,吃饱馒头就去后院水井边洗洗,洗完就早点睡,啊!”

赵铁柱点点头,去了后院水井打水,冲了一个凉水澡,然后到西边的卧房躺下了。

这卧房残破不堪,墙壁裂开几道缝,夜风刮进来,赵铁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赵铁柱怎么也睡不着觉,他从衣兜中摸出一本泛黄的古书《神农百草经》。没有人知道,这部书有着不寻常的来历。

一年前,赵铁柱参加了省中医药大学的实习,跟着老教授去神农山采药草,下山途中遇到山体滑坡。老教授一把推开赵铁柱,而他却被滚落的土石掩埋。

赵铁柱挖老教授遗体时意外挖出这部《神农百草经》,这是上古神农氏遗留下来的,里面包含医术、古武、种植三部分。

其中医术包含药物、针灸、内力疗法;古武包含神农玄功,共十层;种植包含各种中草药的栽培种植技术。

赵铁柱看着《神农百草经》,耳边回荡着老教授在医学课上的教诲“到病人最需要的地方去。”

而仙女村连个赤脚医生也没有,正因为这样,赵铁柱一毕业就离城回村,甘当医生,立志利用医术给村民治病,改变家乡贫困落后。

 


月华如水,趁着无人打扰,赵铁柱翻阅《神农百草经》,开始学习里面的医术。

通过学习,赵铁柱掌握了采药配药的方法技巧。治病其实并不难,只要遵循两个原则就能治好病,一是选用天然的野生药草,确保疗效,二是采用最佳的药方,做到对症下方。

两点做到了,就能根治病症。

赵铁柱心领神会,收起书准备入睡,耳边听到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赵铁柱一看表,晚上十点。这么晚,会是谁来了呢?赵铁柱下了床,准备去堂屋开门,哪里知道娘也走到堂屋里,对着外面的人小心翼翼地问:“哪个?”

“桂花,是我。”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张桂花听出是村长的声音,连忙开了门。

一阵熏天的酒气扑鼻而来,就是在卧房里的赵铁柱也闻到了。

张桂花直接用手捂着鼻子,连忙退后三步,对着醉醺醺的村长说:“村长,这么晚了,你找我有啥事?”

“桂花,去年这个时候你是怎么求老子的,又是怎么答应的?”村长语气咄咄逼人。

张桂花一听,立时就记起是去年的时候,自家十亩地种玉米,因为没钱买农药化肥种子,不得不低着头向村长借。自己说尽了好话,才借到了一万块,作保证说今年无论如何还清。

可计划不如变化快,遇上了大旱,玉米地绝收,哪里有钱还,这也导致自家男人去城里做瓦工。

“村长,等铁柱他爸在城里赚到钱,就还给你。”张桂花恳求说。

哪里知道村长板着冷脸说:“今天必须还,一个子儿也不能少,要是不还清,今年的农粮补贴就取消。”村长的语气丝毫没有缓和余地。

张桂花立时急了,家里真的拿不出什么钱来。村人也很穷,也借不到钱,就是自家亲戚,家境都不好。

张桂花急得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眼神中满是无助和忧虑,显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随着张桂花的哭泣,她傲人的前面一起一伏,村长的眼睛变得不安分起来。

在酒精的驱使下,他的脑海涌起一股邪念,伸出肥厚的手掌拍了拍张桂花的芳肩,说:

“桂花妹子,哭个啥啊!不就是欠我一万块吗?其实咱们还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只要你答应,这钱就不用还了。”

张桂花哪里料到村长起了邪念,问道:“村长,啥办法啊?只要我能够做到,都会答应。”

村长心头一乐,邪恶地笑道:“桂花妹子,只要你今晚陪我,那一万块就免了,怎么样?划算吧?”

村长边说边迫不及待地动手动脚起来。

“村长,不要啊!”张桂花拒绝着,可是根本没有用,村长已经将自己牢牢抱住,使出浑身的力气也挣脱不开。

张桂花闭上了眼睛,泪水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

娘要被村长霸占,赵铁柱哪里还能看下去,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卧房,大吼一声:“住手!”

这突如其来的大吼把村长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桂花家还有人。

可这会儿看到是赵铁柱时,并没有收敛自己的嚣张跋扈,反而更加狂妄起来:“赵铁柱,你娘欠老子一万块,必须还,要是不还清,你家粮农补贴就甭领了。”

赵铁柱却拍着胸脯说:“欺负我娘算什么本事,这笔债我来还。”

“好,你要是最近不还清,老子和你没完。”村长恶狠狠地发了一句话后,就气焰嚣张地离开了。

张桂花心有余悸,提醒赵铁柱:“铁柱,虽然村长走了,但咱们还得想办法还债,否则心里老不踏实,连睡觉都担心村长上门逼债呢!”

“娘,不用担心了,这钱我有办法还的,我相信,会很快的。”赵铁柱安慰娘说。

张桂花没有再说话了,但心里在想:铁柱刚毕业,回到村里,能有什么门路赚钱还债呢?

第二天,赵铁柱起了一个早,这时张桂花还没睡醒。为了不惊扰娘,赵铁柱起床轻手轻脚。

赵铁柱背着一个药篓出了门,去村外采药草。

村外,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原野碧绿,好一片迷人的乡野美景。

但赵铁柱不是来欣赏美景的,他的目的就是来采药草。村口附近并没有发现药草,只能往村外远点的地方走去。

路上遇到隔壁的李大婶,李大婶看到赵铁柱背着一个篓子,非常稀奇地问:“铁柱啊!你不是在城里么?怎么回村挖野菜,也没见你家喂猪啊?”

赵铁柱却笑着说:“我这是采药草呢!”

不想李大婶摇摇头说:“铁柱,村外只有野菜和野草,根本没有你说的药草。对了,前面一片地有许多蛇,你要当心点。”

赵铁柱点点头说:“谢谢婶提醒!”

赵铁柱凭着跟老教授采药的经验,就知道越是有毒蛇出没的地方,越是有野生药草。赵铁柱只想着采药草,压根就不把毒蛇放在眼里。

 


很快来到了毒蛇出没之地,赵铁柱果然看到了许多药草。

什么芦荟、枸杞、甘草、当归、薏苡仁、茴香、半边莲、金钱草、七叶一枝花等等出现在眼前,赵铁柱一一采集。

仅仅半个小时不到,赵铁柱就采了一药篓各种药草。这会儿他背着药篓准备回去,却意外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啊——”

赵铁柱循声看去,发现一个穿着翠绿色裙子的美女捂住眼睛,浑身发软地跌倒在地。她的旁边,还有一篮子野草。

一条大花蛇快速朝她爬来,亮出尖尖的毒牙,一旦被咬,就会中毒。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个箭步上前,一脚踩住了大花蛇的尾巴。

不等大花蛇掉头咬来,赵铁柱以极快的动作捏住大花蛇的尾巴,将大花蛇提了起来,不停地摇晃几圈,很快将蛇摇晕。

赵铁柱将蛇装入随身携带的布袋里,系上口袋,整个过程干脆利落。

“铁柱哥!”美女欣喜地喊了起来。

赵铁柱看向了美女,也喊了一声“雨婷,你怎么在这里?”

李雨婷指了指一旁装着野草的篮子说:“我在打猪草。”

李雨婷边说边看了一眼赵铁柱背后的篓子也装满了各种野草,于是不解地问着赵铁柱:“铁柱哥,你也打这么多猪草干嘛?你家没喂猪啊!”

赵铁柱也不想隐瞒,只是说:“雨婷,我这不是猪草,是药草。”

李雨婷听到这里就不再问了,心里却想:这明明是野草,难道能治病吗?

这会儿,赵铁柱看向李雨婷,发现她长得白白嫩嫩,高挑的身材,瓜子脸,杏核眼。

弯弯柳叶眉,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的嘴唇,曼妙的身段让所有男人为之震撼!

赵铁柱发现,李雨婷美是美,但唯一不足的地方却是脸上的青春痘特别多,难怪李雨婷和自己说话时总是低着头。

如何治疗这种青春痘呢?

赵铁柱摸了摸后脑勺,脑海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的医疗部分有根治青春痘的方法——神农祛痘方。

想到自己采摘的药草,立即有了主意,大声说:“雨婷,你的青春痘我能治。”

“你能治?”李雨婷有些半信半疑,她为这青春痘愁死了,用了一些方法,也不见好。

赵铁柱点点头,从药篓中拿出几样新鲜的药草,放入李雨婷的竹篮中,对着她说:“雨婷,回家将这些药草洗干净切成小段,放入锅中加水煮沸。再用小火煮一刻钟,滤掉渣滓,用水加点蜂蜜饮用。连服三天,就可根治。”

“真的吗?”李雨婷简直难以置信。

“信不信随你。”赵铁柱刚刚说完,一个尖酸刺耳的声音传来:“李雨婷,别听那个破医专生乱瞎说,明明是野草,哪里能够祛痘。”

赵铁柱抬头一看,发现一个油头满面,穿着西装,皮鞋擦得锃亮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眼前,这不是村长的儿子钱小富么?

钱小富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赵铁柱,转向李雨婷,将一套精致的东西献上,脸上堆满殷勤的笑:“李雨婷,这是我去城里给你买的祛痘面膜,见效的很。”

李雨婷虽然对钱小富并没有好印象,但还是收下了。

这会儿,一个声音传来“雨——婷——”

李雨婷听出是娘的声音,知道这个时候是娘喊自己吃饭,于是对着赵铁柱和钱小富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风摆荷叶地离开了。

李雨婷一离开,钱小富不忘继续羞辱赵铁柱:“赵铁柱,听说你在城里混不下去才回来,我还听说你还不起我爸的钱。看看你背着这些猪草,能值几个钱?你这还钱要到什么时候?”

赵铁柱握了握拳头,对着钱小富说:“别逼人太甚,欠你爸的钱我会尽快还上。”

赵铁柱说完,就不再理会钱小富这种势利眼,背着药篓大踏步地往村里走去。

赵铁柱背着一篓药草回村,回到村西头的家,张桂花看到赵铁柱背篓里装满野草,诧异地问:“铁柱,你怎么背了这么多野草回来啊?咱家可没有养猪呢!”

哪里知道赵铁柱摇摇头说:“娘,这是药草。”

可是张桂花一脸担忧,说:“铁柱,整这么多药草回来,能赚钱吗?”

赵铁柱自信道:“这些药草可以配药,能治病,自然就能赚钱。”

赵铁柱说完,就问:“娘,咱家有酒么?”

张桂花说:“有一坛你爸没喝的陈年老酒,在地窖里呢!娘这就去拿。”

很快张桂花就将一坛老酒拿过来了,赵铁柱打开坛盖,一阵酒香扑鼻而来。赵铁柱很想尝一口,但想到这酒可不是给自己喝的,而是配药。

张桂花在一旁观看,但见赵铁柱打开坛盖之后,就将随身的布袋打开,将野外捕捉的一条大花蛇倒入酒坛中。

赵铁柱又将采来的几种新鲜药草洗净捣烂,倒入酒坛里。

“好了。”赵铁柱盖上了坛盖,舒了一口气。

“铁柱,你这是配啥药啊?”张桂花不解地问。

赵铁柱说:“娘,到时您就知道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赵铁柱打开了坛盖,检查了一下酒的成色,非常满意。

吃过早饭之后,赵铁柱抱着一坛酒,对着张桂花说:“娘,咱们去村部卖酒。”

张桂花摇头说:“铁柱,你葫芦里搞的什么名堂啊?村里的青壮男人出去打工了,就剩下一些老年人和留守妇女,你卖给这些不喝酒的人,能卖的出去吗?”

可是赵铁柱自信说:“娘,酒好不怕卖不出去,咱们欠村长的钱也指望这坛酒呢!”

“你这是开玩笑啊!用几种药草泡的酒,哪能值钱呢?”张桂花摇摇头不可置信。

“娘,我可不是开玩笑。对了,您去不去,不去我去了啊!”赵铁柱边说边要抱着一坛酒走出去。

张桂花虽然半信半疑,但很想弄个明白,连忙跟上赵铁柱,一把夺过酒坛子说:“铁柱,你一个大学生回村卖酒,会被人笑话,就让老娘来卖,卖不出去也不丢你的脸啊!”

赵铁柱嘻嘻一笑:“娘,有您在,我这酒就容易卖。”

张桂花见儿子夸自己,脸上笑得比芍药花还灿烂。赵铁柱看到了,心里暗赞,娘真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