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半夜不要接听陌生电话

半夜不要接听陌生电话

临川洛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孟姝含出了一场车祸。在那之后,好不容易捡条命回来的她,再也碰不了钢琴,每天待在别墅里犹如行尸走肉。正因为自己的失败,她愈发担心丈夫陈暮生抛弃她。渐渐的,她也越来越依赖丈夫。可一天夜里,陌生女生打来电话,说陈暮生想杀她。这通电话后,孟姝含确实发现他往她的牛奶里放东西。可报警后,陈暮生说她精神错乱,家中佣人说她时常自言自语!

主角:孟姝含,陈暮生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姝含,陈暮生 的女频言情小说《半夜不要接听陌生电话》,由网络作家“临川洛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孟姝含出了一场车祸。在那之后,好不容易捡条命回来的她,再也碰不了钢琴,每天待在别墅里犹如行尸走肉。正因为自己的失败,她愈发担心丈夫陈暮生抛弃她。渐渐的,她也越来越依赖丈夫。可一天夜里,陌生女生打来电话,说陈暮生想杀她。这通电话后,孟姝含确实发现他往她的牛奶里放东西。可报警后,陈暮生说她精神错乱,家中佣人说她时常自言自语!

《半夜不要接听陌生电话》精彩片段

凌晨四点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

她压低了嗓音让我小心我的老公。

“你的老公想要杀了你,快逃!”

我与老公陈暮生是青梅竹马,家族联姻,自小感情也好。

虽说近期婚姻出现一些问题,可他怎么会想要杀了我呢!

这通电话到底是恶作剧还是别有用心?

我没来得及思索,就听到有脚步声靠近房门。

老公大半夜不知去了哪里,他轻手轻脚推门而入。

我侧躺在床上,假装睡得正香,可心里却一直回想刚才那通电话。

正想着,一个呼吸喷在我脸上,是他靠近了我的脸!

陈暮生大半夜不睡觉,趴在床头看我?

“还好没醒,这个药的确有效果……”他说话呼出来的气散在我耳边,语气一如往常温柔体贴。

我却像被毒蛇攀上了一般,浑身僵硬,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前阵子车祸出院后,便没有再服用任何药物。

陈暮生为什么要对我下药?

一夜无眠,满脑子都是我出车祸前的幸福生活。

我家境尚可,自小学习钢琴,如今已经是国内小有名气的青年演奏家了。

丈夫的公司逐渐步入正轨,这几年效益也不错。

我正忙着开一场钢琴音乐会,然后备孕准备跟老公要一个可爱的宝宝。

可如今,这一切都毁了!

因为三个月前的那场车祸……

就在我满怀欣喜地筹备音乐会前夕,晚上我处理完工作回家途中,一辆逆行的车子超速撞上了我的车。

我当场便失去了知觉,醒来后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

那司机也受伤入院了,可他醉驾伤人,在我极力请律师周旋的情况下,也只是判了三年。

可我的手收到严重损伤,从此之后再也不能弹奏钢琴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在医院里,我睁开眼发现手上裹满纱布时,人就崩溃了。

对于一位演奏者而言,失去了双手,比失去性命还更痛苦。

就在那个混乱可怕的夜晚,我永远地失去了我的梦想。

爸妈心疼得很,放下了公司的生意极力开导我。

也让我老公推掉了工作,整日整日地在医院看护我。

他耐心细致地开导我,天天对我述说他对我的爱意。

我本该感动,甚至幸福。

因为之前流产后,我因为种种原因开始发胖长痘。

于是情绪变得暴躁不堪,时常与陈暮生发生冲突,夫妻感情一度变得极其紧张。

到后面他为了让我冷静下来,劝诫我先放下工作室的工作,在家修养。

可如今我一句话也听不进去,我的人生已经是黑暗一片!

与此同时,我的手机疯狂被轰炸。

许多老师同学听闻事情后,向我表达慰问。

可是他们言语里的同情,掩盖不住的遗憾语气,甚至任何一句感慨的话,都会是往我伤口里面洒落的盐!

我强忍着一丝丝的疼痛,末了还得谢谢他们记挂。

先前定下的商演、课程、比赛……统统都被取消了。

就连我一直筹备着的音乐会,场地方委婉对我说,定金不退……

我痛恨那个毁了我的醉驾司机!

他为什么喝了酒还要开车?他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去死!

我一直都是个骄傲的人,人人对我报以同情的目光,以及自己梦想的幻灭让我感到绝望。

“老公,我想喝街角那家的皮蛋瘦肉粥,你帮我买回来好吗?”

将老公支出去后,我缓缓起身拿起了桌子上削苹果的水果刀。

手掌完全没有力气,就连水果刀都握不准,可是我对着我的手腕,狠狠地刺了下去。

刺偏了,可血依旧流了出来。

是的,我想自杀。

若是我死了,或许就没有那么难受。

可是母亲冲进病房后的哀嚎声提醒了我,若是我就这么离开世界,最痛苦的还是我的亲人。

“姝含,你这个不孝女!你哥哥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了。要是你也这么走了,留下我们两个老的要怎么办啊……”

母亲一把扑在我的身上,哀声痛哭。

一想到哥哥的死,我心痛到再也忍不住抱着她难过地哭起来。

“妈……对不起……对不起……”

哥哥死于三年前的一场车祸,他的离世给我爸妈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甚至让我爸一度没法继续管理公司。

闺蜜娇娇扶着我爸走进来,红着眼对我说:“姝含,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你哥已经走了,若是你就这么抛下我们离开了,我这辈子都不原谅你!”

望着爸妈斑白的两鬓,老公心疼的眼神,我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可我的脾气却变得越来越暴躁。

老公若是稍微不如我意,我就会暴躁地摔东西砸门。

可他却十分有耐心地哄我,即便被我打伤他也毫无怨言。

娇娇来看望我时,见到这一幕会语重心长教育我不该如此对待自己亲近的人。

可我一想到我废了,她依旧是个钢琴老师,还在替我打理工作室,我就会变得嫉妒。

我嫉妒她手指修长还能继续追逐梦想,我嫉妒她依旧能坐在钢琴前优雅弹奏曲子!

爸妈小心翼翼地照看我,老公疲惫不堪地望着我。

而闺蜜娇娇则受不了我的刻薄恶毒,而委屈地哭起来。

若不是我哥离世早,娇娇差点就成为我的嫂子。

我爸妈也心疼她,却又不敢触碰我的伤口。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脾气就像是失控的洪水奔涌迸发。

我只有每天伤害周围的人,才能证明他们依旧是爱我的。

如此自我折磨了近一个月,我提议让老公带我去我们曾经度蜜月的海岛散心。

我一直都很喜欢海。

三年前在海边,我答应了陈暮生的求婚。

我想要再次来到海边,试图唤起我们曾经有过的浪漫回忆。

这段时间我太颓废太暴躁,在无形之中伤害了许多亲近的人。

那场意外的车祸毁了我,可毕竟与我的家人无关,我怎么能把怨气撒在周围的人身上呢?

与陈暮生看海的时候,我试图让自己放下怨恨,重新拥抱新的生活。


可这谈何容易?我依旧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

直到今晚,我接到那个神秘的电话。

醒后陈暮生在外面给我准备早餐,我掏起手机回拨过去。

再次接听后,还是那个女人。

“你到底是谁?打这通电话有什么目的!”

“孟姝含,你真的没察觉到,你的老公一直想杀了你吗?”

我深吸一口气,极力让自己情绪变得稳定:“我与我老公很恩爱,你不必挑拨我们的感情。”

电话那头的女人笑得癫狂:“你要不要出去看看你的老公到底在做什么?”

对方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在回拨,那头便是关机的状态。

我嘴上说着神经病,可还是忍不住想要看看外面的陈暮生在做什么。

轻轻打开房门一条缝,我看到他在给我冲牛奶。

奶粉倒下杯子里后,他却又从裤兜里面掏出了一盒药丸!

我看着老公把药倒在水杯里,搅拌得药丸彻底融化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我捂着嘴躲在房间里,浑身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陈暮生往我的牛奶里下药,手法极其娴熟。

“姝含大懒虫,该起床啦。”

他开门时,我手指紧紧地抠着手机,浑身颤抖。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老公端起牛奶,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

我摇头,然后解释说刚才接到个推销电话,非要缠着我买东西。

“就为这事?老婆,没必要跟他生气。来,我们把牛奶给喝了。”

“我不喝!”我厌恶地抬手打翻牛奶,却意外地看见老公的脸变得阴沉。

对于他的臭脸我太熟悉了,从前我俩吵架的时候他一摆臭脸,我就会吓得蹲在墙角。

“姝含,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我赶紧摇头说没有,就是胃口不好,刚才情绪忽然失控。

我感觉到他松了一口气,然后说带我去海边散步,顺便出去吃早餐。

心里一旦有了怀疑,看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可疑。

海滩上忽然砸向我的皮球,从背后猛地推我进海里的小孩……

“我要回家!他们都想要害我,都想害我!”

陈暮生紧紧地拽着我说:“老婆你冷静一点,他们只是小孩子,贪玩嘛,不是针对你的。”

可是我分明看到他们望向我时,眼神里的恶意。

我被一股浓烈的不安裹挟,仿佛他们都会伤害我。

是陈暮生提议出门观海的,难不成这一切也是他安排的?

当晚我依旧彻夜难眠,可陈暮生在半夜的时候,又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过了一会儿后,我却听到别墅外的窗台边,传来细细簌簌的谈话声。

“怎么还不动手?”

陈暮生说:“先等等,她现在警惕心很强。”

“你说过会永远爱我的,更何况,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

“放心吧,我会让她死得悄无声息……”

“直接把她推进海里,没有人会看到的。”

女人的声音很陌生,可男人的声音绝对是陈暮生的!

我的老公出轨了,对方还怀了他的孩子……

为此,他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杀了我这个妻子!

是了,陈暮生的公司还要靠我爸出钱投资,他怎么敢明着害我?

可若是一切都是意外,甚至是合理的意外……

我立即拿起手机拨打报警电话,然后趁着夜色从别墅里面跑了出去。

海岛的夜晚没有灯光,四周围黑得很恐怖。

跑在半路上的时候,我有些彷徨无助。

朝夕相处的丈夫,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要杀我。

我如今还能相信谁呢?

我打电话给我爸妈,却发现他们已经关机了。

爸爸睡眠质量不好,所以他们睡前会将手机静音或者关机。

于是我忙打给闺蜜娇娇。

电话响了好一阵她才接听,语气模糊,仿佛刚睡醒。

“姝含,你旅行得还开心吗?抱歉,我刚开完音乐会,累到动弹不了了。”

听到音乐会三个字,我的心就像被人揪了一下,疼痛是如此顽强的一种疾病。

它就像是夜里的恶魔,找准机会就啃食我的伤口。

我定下的场地退不了,度假前夕,我将场地转给了娇娇。

她在舞台上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掌声,社交平台上她俨然成为了一颗闪耀的新星。

我控制不住地啜泣:“娇娇,快救救我……陈暮生他在外头有女人了,他想要杀了我!”

“什么?”电话那头的娇娇震惊:“姝含,你现在怎么样?他没有打你吧?”

“没有……我很害怕……”

“你别急,先找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立马报警!”

海边信号不是很好,讲着讲着就中断了。

我躲进一个林子里,双手抱着膝盖难过地哭起来。

陈暮生一直很宠爱我的,他从小就什么事都顺着我。

我也很依赖信任他,可是他真的会为了一个女人,亲手毁掉我吗?

“姝含,跟我回去。”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脑袋上方响起,我猛地转头却看到陈暮生的脸!

吓得我急忙往后退,却一脚踩空,差点往后面摔去。

“直接把她推进海里,没有人会看到的。”

我脑子里又想起那个女人说的这句话。

要是我死在这里,所有人都会以为是一场意外吧?

可他却伸出手,将我一把拉起:“怎么这么不乖?多大的人了,还学人家离家出走。”

我冷笑地看着他:“陈暮生,别装了,那个女人在哪。”

他一脸无辜地望着我:“什么女人?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我发狠地甩开他的手说:“别装蒜了!我分明听到你们在外面聊着说要怎么杀死我!”

警笛声响起,我兴奋地用手指着外面说:“听到了吧,警察已经来了,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陈暮生喉咙滚动,眼神逐渐变得复杂。

我害怕地往后缩,他难道是恼羞成怒想要杀了我?

可他却说:“姝含,根本就没有什么女人,你出现幻听了。”

我怎么可能出现幻听?我又不是神经病!

可他望向我的眼神更加复杂,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无法宣之于口。


可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别墅里除了每天给我们做早餐的两个佣人外,再无别的女人。

甚至我听到那两个女佣人低声对警察说:“我们女主人精神不太正常,整天发脾气的。”

“我们的男主人晚上都出去抽烟,根本没有什么女人。”

“放屁!我没有精神不正常,这里就是有另一个女人!他们想要杀了我,想要杀了我!”

我抓狂地用手指着他们,然后想尽办法让警察相信我,可他们还是离开了。

临走前,警察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我害怕地上前揪住他们的衣裳,祈求他们听我的话!

最终陈暮生大喝:“孟姝含,你闹够了没有!”

他望向我,眼里难言厌恶。

我终于安静下来了,却被一个本子狠狠甩在脸上。

“你自己好好看看病例上写的是什么!你要是再不乖乖吃药,我就把你送精神病院!”

这一回,轮到陈暮生咆哮了。

我呆呆地捡起地上的病例,却发现上面写着我确诊抑郁症的信息。

“怎么会……”

“怎么不会!”陈暮生崩溃地跌坐在地上:“姝含,自从你上次流产后,就变得神经兮兮的你自己没发觉吗?”

紧接着他又说:“我们谁也不想发生那场车祸!可它就是发生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肇事的司机已经坐牢了,你每天折磨自己折磨家人,我现在觉得,你就像个定时炸弹……”

“说不准哪一天就炸了。”陈暮生双手握拳才慢慢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没有产生幻觉,不信我给你看我手机……”

“我不看!”

陈暮生吸了吸鼻子,抹去脸上的泪痕:“姝含,再爱你的人,也受不了你浑身的刺。”

他把裤兜里的药瓶子拿出来,那是一瓶帕罗西汀。

“为了哄你乖乖吃药,我只好每日将药偷偷放在牛奶里让你喝下去。”

陈暮生对我说,那些药物都是治疗我,让我情绪保持稳定的。

“都是医生开的,你的病例和诊断书都在这。要是你还不信的话,可以拿去医院检验。”

晚上窗外女人的话,真的是我的幻觉吗?

“我想回家。”

“好,我去定明天的船票。”

我们双方都冷静下来之后,他从身后环抱着我向我道歉。

“抱歉老婆,刚才我情绪太激动了。可是这段时间我压力很大,你要体谅我……”

我听后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

“老公你别把我送去精神病院……”

“对不起老婆,我错了。你要知道,我是爱你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我不嫌弃你长痘长胖,也不在乎你的手伤了没有,只有老公是这么爱你的。”

我答应他我会好好吃药,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不会再胡乱猜忌。

可是昨晚那近在窗边的声音,我真的听错了吗?

下午我趁着他们都在忙活的时候,我假意溜达到别墅外的小丛林里。

或许真的没有那个所谓的女人,可是谁说一定要人才能发出声音?

最终,我在窗台下的小树丛里,找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很小的录音笔,藏在草丛里不仔细寻查,是看不到的。

“姝含,姝含你在哪里?”

陈暮生着急的声音传来,我赶紧将录音笔收进包里,然后假装在散步。

“姝含,你喜欢吗?这些花开得可漂亮了!”

我看着他微微出汗的额头,然后他从身后给我拿出一束小野花,献宝似的。

低头一笑,我接过他手里的花。

这一刻我确定这支录音笔,不是陈暮生放的。

毕竟录音的内容是陈暮生出轨且想杀我,若是他真的有这个意思,又何必让我听到?

那个放录音笔的人是谁?她又想要做什么呢?

是想要提醒我,还是想要挑拨我的家庭关系,进而刺激我精神进一步错乱?

次日爸妈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不是暮生惹你生气了?”妈妈试探性地问话。

“没有,妈您放心,我打电话给你们就是想告诉你们,我们今天下午就回去了。”

后来闺蜜娇娇也打了好几个电话询问我的情况。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好说那是一场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

电话那头的娇娇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俩又闹矛盾了。你要多理解他,不要动不动发脾气。”

回到家后,爸妈煮了一大桌好菜招待我们。

娇娇也给我准备了不少礼物,说是要迎接我的新生。

我妈感动地拉着我的手,然后对娇娇说:“娇娇,姝含小时候就一直喜欢跟你玩,我们还差点成为婆媳……以后你还得多照应她。”

说实话,这话我听了很不是滋味。

仿佛是在向众人宣告,快瞧啊,这里有一个废人。

可我不想破坏温馨的气氛,便低头微笑。

娇娇一把搂住我妈说:“干妈您放心,小时候要不是您和干爹资助我上学,我恐怕连高中都念不完,更别说学钢琴当老师——”

她说着忽然停下来,望向我:“对不起啊姝含,我一下没注意。”

我愣了一下,随后发现她一提到钢琴这两个字的时候,全家人都停下了动作然后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挤出一个笑:“没事娇娇。其实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虽然我的手伤到了,可是生活总得过下去。我不能一直沉浸在伤痛里面。”

说完这话,我看到我妈重重呼出一口气,然后泪眼婆娑地望着我说:“那就好,那就好!我真担心你想不通……”

老公给我夹了一筷子菜,然后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脑袋,亲昵的样子恍若回到热恋期。

我低头向他道谢,却瞥见娇娇似乎翻了个白眼。

我心咯噔了一下,娇娇察觉到我的眼神后,友善地笑了笑,让我怀疑刚才自己真的出现了幻觉。

“你俩感情真好,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阴影……”

她这番话,刺痛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

娇娇与我们一同长大,我便带着她认识了我们家里的人。

后面她便与我哥哥在一起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