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狠宠夫

重生狠宠夫

云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林星河,放着门当户对的陆家当家陆枕不要,听信渣男贱女的话,败落家产,连累了母亲。重活一世,林星河回想前世变成灵魂看到的一幕幕,心中倍感温暖,原来陆枕竟一直暗恋着自己。

主角:林星河,陆枕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星河,陆枕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狠宠夫》,由网络作家“云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林星河,放着门当户对的陆家当家陆枕不要,听信渣男贱女的话,败落家产,连累了母亲。重活一世,林星河回想前世变成灵魂看到的一幕幕,心中倍感温暖,原来陆枕竟一直暗恋着自己。

《重生狠宠夫》精彩片段

郊外。

废弃的旧仓库。

“我的好姐姐,你还不知道吧,当年是我把你妈妈推下楼的!”

林星河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妹妹和丈夫,不敢置信。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林星河猩红眼眸,咬牙切齿质问。

她双手被反剪绑在凳子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都是拜眼前这两个人所赐!

这几年她自认对她们不薄。

“为什么?当年你死要嫁给裴哥哥,害的我们错过这么多年!就因为你——”

说罢,一巴掌打在了林星河的脸上。

“林星河,我从来就没爱过你!我爱的一直是晚瑜!”

裴亦青伸手半揽着林晚瑜,一脚踩过去,踢翻了凳子,林星河整个跌落在地上。

“我娶你,是因为要得到你妈给你留下的股份!!现在股份我已经拿到了,你可以去死了!”

说罢,他狠狠的踩在了林星河纤细的手上,坚硬的鞋底,一下又一下的碾动。

似乎是觉得林星河此时此刻的表情不够悲伤,裴亦青又加重了力道。

“林氏,哦不,明天就不是这个名字了,会改名成裴瑜公司,裴亦青的裴,林晚瑜的瑜。”

“不!”

林氏是母亲用一辈子打下来的,绝对不可以在她的手上消失——

“姐姐你真是可笑,现在有你说不的机会?再跟你说一件事吧,你们结婚的那天,裴哥哥之所以出现晚了半个钟,是因为在和我在一起!”

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林星河只觉得眼前一片腥红。

她以为的幸福和美满下,是一把把尖利的刀。

血淋淋的事实摆放在面前,怒急攻心,林星河一口血喷了出来。

“晚瑜,我们走!不要为了这种恶心的人浪费时间,我们的宝宝要紧!”

裴亦青小心翼翼的伸手护住人,看向林星河的眼神满是厌恶。

“姐姐,好好享受这场大火,在阎王面前记得报我的名字,哈哈哈!”

林晚瑜一声令下,整个仓库变成了一片火海。

铺天盖地的火。

好像要将一切烧毁的火焰。

越来越近了。

林星河感受着皮肤上的灼烧感,眼眸猩红。

如若,如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林星河!”

“林星河!”

林星河犹如被人当头一棒,她艰难的睁开眼睛。

她成了一个阿飘?!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打断了她的思考。

林星河抬眸看向抱着她身体的男人,呆住了。

男人从漫天火光中走来,勾人的桃花眼盛满暗色,火光映照下,眼下的泪痣异常妖娆。

陆枕?!

传说中的陆家当家人,残暴嗜血喜怒无常。

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陆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星河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让她更加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已经逃走的裴亦青和林晚瑜被人绑住,扔在了仓库的门口。

仇人见面,一瞬间林星河目眦欲裂。

林晚瑜!

裴亦青!

她几乎是下意识上前去挥舞厮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

下一秒,林星河发现身上落了一道极其强烈的目光。

她回头看,是陆枕。

正好,从小没受过什么侮辱的裴亦青忍不住了。

“陆枕,你凭什么抓我们!”

两个人此时还在叫器着。

“裴亦青,林晚瑜?”

陆枕低垂眉目,语调漫不经心。

“卸掉他的零件。”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裴亦青的一只手直接被卸了下来。

接着,是裴亦青的一条腿。

......

她一惊,忍不住后退。

陆枕,这是在给她报仇?

但,为什么?

他们并不相识。

一声嗤笑响起。

打断林星河的思考,她忍不住抬眸。

看着陆枕缓步靠近,吓到呆滞的林晚瑜。

“啊——啊啊啊——!!”

林晚瑜惊恐的瞪大眼睛,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你是......你是来替林星河报仇的?”

“哦?被你知道了呢。”

陆枕低垂眼眸,薄唇半动,轻声的呢喃却是催命的毒药。

“放过我!要找你去找裴亦青,一切都是他做的!”

林晚瑜嘶声尖叫,挣扎着后退。

陆枕只冷漠的看着,嘴角无声的笑越发乖戾狠厉,眼底的暗色仿佛要将人吞噬。

男人的冷酷,让在一旁看着的林星河都觉得浑身冰冷。

这个男人,十分可怕。

“可惜了这张和她相似的脸,如此就扔去蛇窟吧。”陆枕平静道。

“不要,救命啊!”林晚瑜瞳孔瞪大,浑身抽搐。

裴亦青,林晚瑜被捂住了嘴拖上了车。

现场只剩下了林星河和......陆枕。

呼呼的风声让人鸡皮疙瘩升起。

林星河心中疑惑,刚刚他说......

相似的脸?

陆枕真的认识她?

寂静中,陆枕动了。

他看着怀中已经冰冷的人,低下头,亲在了她毁容的脸颊上。

动作虔诚而又神圣,犹如对待心中的挚爱。

深渊恶魔的气息,温柔缠绵的动作。

强烈的对比,在同一个人身上却罕见的融洽。

为什么陆枕要亲她?

他竟然还得寸进尺的往她脖子上摸!

男人开口了,好似在回应她之前的疑惑。

“林星河,你这个小偷。十年前拿走了我的项链,说会回来找我,我等了你一个月,你却了无音讯。”

“十年了,我找到你了,又让你逃到了其他地方。就算到地狱,我都要抓到你,抓到你,我要打断你的腿......”

男人骨感修长的手指挑起她脖子上的项链。

那条链子,十年前?

从十岁那次绑架之后,项链就在她的脖子上了,怎么会是陆枕的?

“我要抓到你,让你......”

语气温柔却透露出深深的恶寒。

林星河脑海里的疑问还没解决,下一秒,火焰轰的一声爆燃,席卷了整个房间。

陆枕抱着她,朝着大火走了过去。

不!

林星河伸手去阻止,却惊恐的发现,她身体在渐渐化为透明。

“陆枕,为什么你会说认识我?!”

回应她的是消失在火海中的房屋破碎声。

以及陆枕疯狂的笑声。

漫天的火,将陆枕,连同林星河一起吞噬。


“新娘子,恭喜啊,今天你就要嫁给裴少了。”

“林小姐恭喜啊~”

一声又一声的恭喜传入耳膜。

林星河渐渐睁开了眼睛。

朦胧的画面,变成了实物。

下一秒,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怎么会——

她不是死了吗?!!

“林小姐恭喜啊,请您再坚持一下,妆马上就画好了!”

妆?

林星河定睛一瞧,看到了梳妆台镜子中的自己。

一袭白色婚纱,乌黑的青丝被整整齐齐的归整在头上,一两缕顽皮的头发跳出来,增添几抹俏皮和少女甜蜜。

脑海中各种思绪浮现。

她,认出来了。

今天是她的结婚现场。

她,林星河。

大难不死,又重回到了结婚的那天。

“林小姐,妆……”

化妆师略略忐忑。

“不用画了,今天这场婚礼,要换个新郎了!”

说着,林星河砰的一声踢翻了凳子,夺门而出。

一路急行到了大厅。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林星河,纷纷指指点点,似在讨论着什么。

林星河顾不得了,她还记得那天林晚瑜说,就在今天这个时间,这个后台。

她的准新郎,正和林晚瑜在一起。

拿过司仪的麦克风,林星河高昂着头,语调前所未有的凌厉。

“多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我的婚礼,我的准新郎,也就是裴少爷,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就放在后台,有谁愿意一起去观看?”

林星河这么一说,激起了其他人的兴趣。

就这样带着一群浩浩荡荡的人,抵达了后台。

安静中,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

“亦青,今天是你的婚礼,你这样姐姐会难过的……”

这是林晚瑜的声音。

“小东西,这会儿提她做什么。”

这是裴亦青的声音。

后台的众人,脸色十分古怪。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这什么情况,也有了猜测。

林星河眼底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即满脸的幸福和甜蜜,似乎在自己安慰自己。

“看起来是妹妹和亦青的声音,难不成他们在一起给我准备惊喜吗?”

这让其他人越发的同情了。

随着一声推门声,后台的景象映入眼帘。

刺激至极。

“啊!”

“裴亦青,妹妹,你们在干什么?!”

里面两个人猛的看向进来的众人。

“你,你们!”

林星河故作颤颤巍巍的指着他们。

“星河,你听我解释!”

裴亦青慌了,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又要手忙脚乱的捂住自己的重点部位。

“我不听!裴亦青,林晚瑜,你们一个是我最爱的人,一个是我的妹妹,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林星河故意拔高了音调,又有她特意叫来的众人见证。

裴亦青和林宛瑜两人以最快的速度被判定为奸夫吟妇!

一点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你们两人厚颜无耻到这个境地!裴亦青,我们的婚约就此作罢!”

她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顺理成章的把两人的婚约解除。

她前世被蒙蔽了双眼,今生绝不拖泥带水的解决渣男!

“婚约就此作罢?林星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裴亦青似乎被气笑了。

他一直自信于自己把林星河玩弄于股掌之间,

林星河母亲的股份他势在必得,怎么可能在这最后关头放弃!

于是换了一张谄媚的脸道:“星河,这都是误会,我是冤枉的,我们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定是有人设计陷害!星河,我是爱你的啊!”

“姐姐,是有人陷害我们,给我们下了药,我们神志不清才会……”林晚瑜惊慌后,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陷害?”林星河对着在场的众人惨然一笑。“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你们不仅意识清醒,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

他们两人无言以对,抓奸现场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

纷纷议论道:“刚刚林晚瑜小姐还喊了她姐姐的名字!怎么转头就说陷害了?”

“你不懂,这就叫,我是无辜的,都是别人害我的!绿茶语录,懂?”

“懂!我女儿昨天才跟我讲过!”

……

一阵一阵的讨论声,让裴亦青失去了镇定。

“林星河,除了我,你还可以嫁给谁!”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裴亦青……原来这才是你真心话……”

林星河勾唇冷笑,她恨自己瞎了五年,被渣男伤得体无完肤。

“我不是非你不可!我出门随便拉一个,都比你要好!”

今天无论对象是谁,她都要结婚,只有结婚了才能拿到母亲留下来的股份,同时摆脱裴家。

一旦错过现在这个机会,在裴家和父亲的双重压迫下,她再想翻身,就很难了!

她绝不要一生活在他们的操控中!

说罢,林星河转身朝着酒店大厅走去,那里有不少想和林家攀亲的公子哥。

她一把推开了酒店大厅的正门,大声说道:“不知有哪位先生愿意和我结婚?”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结婚现场,新娘竟然现场另觅新郎?!

林星河担心自己的‘求婚宣言’说得不够大声,转身准备走上婚礼现场特意准备的舞台,拿麦克风再重复一遍。

可刚往前走了几步,膝盖不偏不依的撞到了金属架子上。

“嘶……”她疼得秀眉紧蹙,俯身抚住了膝盖。

就在此时,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您没事吧?”

他低沉的声音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这声音,她好像在哪听到过。

林星河猛然抬眸,和男人的双眸对视在了一起。

他那双深眸就像是堕落炼狱般炙热,多看一眼,就要心甘情愿沉沦。

怎么会是他??


是陆枕,那日在火场抱着自己走入火焰的男人。

男人皮肤白皙,五官像希腊雕塑般深刻立体,即使是淡淡的表情,也给人强烈的侵略感。

剑眉下是一双狭长眼眸,深灰色瞳仁中流淌着隐秘的冰蓝,眉尾上挑的角度十分微妙。

重生一世,再见到这个男人,即便对他还是一无所知,但林星河莫名觉得,这是命运的选择。

她一咬牙,道:“先生,都说择日不如撞日!我缺一个新郎,又撞到了你,如果你单身的话,和我结婚吧!”

说出这番话,林星河鼓足了勇气,心里忐忑万分。

重生前,她的性格懦弱自卑,甚至不敢在这种场合大声说话。

如今让她当众求婚,简直疯狂到了极致。

陆枕薄唇微掀,似笑非笑。

“好,我答应。”

陆枕,答应了?

林星河下意识后退半步,瞳孔深处隐藏着对以后的忐忑。

上一世最后陆枕的所作所为在她眼前浮现,她还不知道陆枕对她到底有什么图谋。

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陆枕不冷不淡的开口。

“怎么,林小姐这副样子,难不成是后悔了?嫌弃我陆某人是一个瘸子?”

随着这句话落地,周围瞬间一片寂静。

现任陆家的当家人陆枕,向来喜怒无常。

前几天,他才把一个人搞得家破人亡,只因那人言谈间说他是瘸子。

“林家大小姐竟然敢嫌弃陆枕......”

“林家看来要出事了......”

细细碎碎的声音传来,林星河额头不由冒出了冷汗。

是了。

她想起来了。

上辈子确实有这么件事,有一个人说陆枕是瘸子,所以就......

但上辈子最后她见到陆枕时,他并不是瘸子。

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裴亦青和林晚瑜手里做金丝雀的她一无所知。

心里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她真的是识人不清。

但,这辈子不一样了!

林星河抬头,目光中含着坚定。

就算前路渺茫,她也要遇神杀神!

对上坐在轮椅上,手指随意敲打着扶手的陆枕的目光。

“陆先生,你误会了。”

“哦?”

一个字的反问,意味不明。

林星河身子不自觉的微颤,背依旧挺得笔直。

“我从未嫌弃您是一个瘸子,相反,我庆幸自己的幸运,您竟然答应了我的求婚。”

“您现在不过是遇到了高飞前的挫折,这样我才能有机会追赶上您的脚步。”

一番话,说的可谓情商满分。

陆枕笑了:“林小姐,这番话真是让陆某感动啊......”

剩下的字说的意味深长。

事实上,他今天来,就是抢亲的。

几个月之前,陆家大事小事不断。

身为陆家的当家人,也是唯一的继承人,陆枕接二连三的遇到祸事。

最严重的一次,让他变成了瘸子,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

家里的老太太去算命,说他只要娶了林家的大小姐,才能摆脱这种情况,腿才能好起来。

陆枕从不信鬼神,耐不住老太太信,几番催促下,拖到了今天。

如今人正好主动自己送上来。

至于老太太所说的批命是真是假,又是否暗有玄机,试试便知。

陆家和林家的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在原本属于裴亦青和林星河的场地上,重新举办了陆枕和林星河的婚礼。

期间裴亦青还想来闹事,直接被陆家的人扔在了大街上。

晚上,陆家别墅,陆枕的卧室中。

林星河还穿着白天的那套婚纱,端坐在床边,手上捏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心里越发没底。

“就......这么结婚了?”

她看着手上的红本本,有些反应过来了。

一切都和上辈子南辕北辙。

上辈子的今天,她会被灌醉睡死过去。

而这辈子,她清醒的坐在这里。

“林小姐。”

一声淡漠的陆小姐,打破了房间的安静。

门不知何时被推开了,陆枕的轮椅停在门口。

一瞧见他眼底的泪痣,林星河心里就慌。

她下意识站起来。

“陆......”

不知道怎么称呼陆枕比较好。

“林小姐,你的目的达到了?”

陆枕眉尾上挑,狭长的眼睛迸发出阵阵寒意。

林星河心底猛颤,抬眼看着男人。

是的,她是有目的的,这个男人也看出来了。

可他还是同意了自己的求婚。

“陆先生,”林星河鼓起勇气,“你可能误会我了,我的目的就是和你结婚。”

“而且在登记的时候,我们也说好了,这是一场契约婚姻,三个月之后,你可以随时提出离婚。”

一口气,将刚刚想到的说了出来。

林星河忐忑的等着陆枕的反应。

“林小姐真是可爱。”

可爱?

林星河额头冒冷汗,没听明白他意思。

看着门口的男人,转动着轮椅一点一点靠近,直至她的面前。

就算比坐着的他高,林星河也觉得身处劣势。

“我不喜欢仰头看人。”男人声调懒洋洋的,很欠打。

但她,耻辱的蹲了下来。

下颚被人轻轻挑起,对上他深色的眼眸,最后落在他眼下的泪痣上,呼吸停滞。

“契约是你订的,我遵不遵守是我的事情。”

林星河打了好几个冷颤,男人继续道:“眼下,陆家比较需要一个......孩子。”

孩子?!

林星河傻眼。

“我不......”

她猛的起身,却因为刚刚蹲下导致腿麻,整个人猛的朝着身前的男人扑了过去。

“唔......”

四目相对,一慌一笑。

林星河脸烫得厉害,唇瓣被一股炙热包围!

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看一个男人,吞吐着男人的气息。

那张俊美的脸犹如上帝最完美的工艺品,深邃的眸底翻滚着不可言喻的情绪。

林星河慌忙准备起身,离开他的唇。

她的后脑勺就被他用力地按住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