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他视真心如棋子

他视真心如棋子

蔷薇花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闻悦知道自己与顾家的差距,所以婚后每一步她都小心翼翼,唯恐犯什么错误。可没想到,先出错的人是她的丈夫。巨大的丑闻,在此时成了摧毁这段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了解除婚姻,闻悦与顾家最神秘的男人顾海霖产生交集。她以为他们是同一阵营,他们互相取暖,可到头来,男人都那样,看重的都是身家利益。她知道,顾海霖只把她当棋子!

主角:闻悦,顾海霖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闻悦,顾海霖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视真心如棋子》,由网络作家“蔷薇花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闻悦知道自己与顾家的差距,所以婚后每一步她都小心翼翼,唯恐犯什么错误。可没想到,先出错的人是她的丈夫。巨大的丑闻,在此时成了摧毁这段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了解除婚姻,闻悦与顾家最神秘的男人顾海霖产生交集。她以为他们是同一阵营,他们互相取暖,可到头来,男人都那样,看重的都是身家利益。她知道,顾海霖只把她当棋子!

《他视真心如棋子》精彩片段

市人民医院,抢救室门外。

周雨晴身上披着一条毛毯,头发凌乱,脸上还有伤,但却哭得梨花带雨。

她右腿缠着白纱布,渗着鲜血,看上去伤势挺严重的。

闻悦看到这一幕,不禁皱了下眉头。

她是接到电话,才知道顾昭霆和周雨晴两人在南江度假村偷情从二楼摔下楼,才赶到医院。

“由于他从二楼摔下来,不但脑出血,而且骨髓和肋骨断裂,现在情况十分危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是病危通知书,请你们在这里签名!”医生拿出病危通知书。

婆婆吴金桃一听,直接晕倒在地上。

闻悦连忙扶着她,按着她的人中。

公公顾开博迫不得已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

医生再次进入抢救室。

婆婆醒了过来,被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着。

闻悦去拿水,转角处正好撞上一个满怀。

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气沁入鼻间。

一双大手扶住她的身子,抬起头正好撞入一双深邃又幽冷的黑眸中。

“你没事吧?”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

闻悦下意识地挣脱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对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那个倒霉催的渣夫顾昭霆的五叔,周雨晴的丈夫顾海霖。

他大概也是接到电话赶了过来,只是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周雨晴跟顾昭霆的事情。

她没问,从他旁边到热水区。

回来的时候,顾海霖正在讲电话,神情微凝。

而周雨晴不知上哪去了。

气氛变得十分压抑沉重。

闻悦将水递给婆婆吴金桃。

吴金桃一把推开,水一下子洒了出来。

顾海霖往这边看了过来。

公公顾开博有些心虚似的,迅速上前拿过闻悦手中的水,亲自照顾吴金桃。

闻悦默默地退到一边,抬起头再次撞入顾海霖眼里。

他那双眼眸,仿佛一个黑洞,深不见底,看不到任何的情绪。

闻悦心下微微一紧,抬步向洗手间走去。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过才几分钟,她整个人变得憔悴不少。

老公跟自己的五婶搞在一块,还从楼上摔下来,任谁都无法接受,何况是她这个妻子。

此时此刻的她,心如刀绞,喉咙发紧,想哭可又哭不出来,呼吸变得特别的困难。

而这时有人走了进来,她连忙敛起脸上的悲伤,洗了下手就出去了,却看到出现在走廊外面的顾海霖。

他站在那里,双手揣在裤兜里,身材挺拔清隽,全身散发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如果不是因为顾昭霆和周雨晴的事被捅破,她不会注意到他。

在她看来,他就是顾昭霆的五叔,常年到处飞,很少回顾家,在顾氏也没有产业,有自己的工作和团队,神秘又低调。

她当作没看到他,从他面前经过。

“你老公跟我老婆的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没有半点情绪,仿佛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闻悦停下脚步,抬头看他,在触及到他疑问的眼神,又立马移开视线。

她冷冷一笑,带着一丝悲凉和嘲讽,“他现在是生是死,我都不清楚,你叫我如何处理?”

顾海霖陷入了沉默,闻悦随后问他一句,“那你呢?你如何处理?”

“离婚!”顾海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被自己老婆戴了这么大的绿帽子,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

闻悦完全可以理解他,“我有可能不会离婚,只要我不离婚,周雨晴都是第三者。”

顾海霖默不作声,而这时有人经过,中止了他们的对话。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闻悦,随后向抢救室走去。

闻悦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也跟着回到抢救室。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抢救,顾昭霆终于度过了危险期。

透过重症监护的门,闻悦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手脚打着厚厚石膏的顾昭霆。

她表情漠然,眼神冰冷,仿佛在看一个与她毫无瓜葛的人似的。

她没有待在那里,更没有留下来守着他,转身离开。

她没有回顾家,而是回了万豪酒店。

万豪酒店是顾家的产业,婆婆吴金桃不想见到她,也不允许她进入顾氏,就让公公顾开博安排她到万豪酒店当一名副经理。

每天跟各种客人打交道,进入厨房,盘点餐具,不断打压她,过着不属于顾家少奶奶的生活,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羞辱。

闻悦的娘家人也知道这事,但要她忍着,说她能嫁给顾昭霆是上辈子积的福,一个私生女要求别那么高。

忙到晚上七点钟,闻悦才回到顾家。

“你回来了,老爷让你到书房一下。”管家走了过来。


闻悦到书房见顾开博,“爸,你找我?”

顾开博坐在檀香木沙发上,大概是因为顾昭霆跟周雨晴的事,他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很多,鬓角多了不少的银发。

“昭霆跟你五婶的事,你知道就好,不要向外说。”

他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支票推到她面前,一双严厉的黑眸满是警告的意味。

闻悦瞥了一眼支票,二十万。

拿这么点钱封她的嘴巴,会不会太少了一些?

可在他们看来这算是对她的一种莫大的奢侈了。

知道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身份的她,自然不敢有任何的异议。

她拿过支票,“我知道了。”

顾开博摆了摆手。

闻悦转身要走,门却在这个时候猛然被推开,吴金桃冲了进来,一把拿过她手中的支票,质问顾开博,“她在我们家白吃白喝白住这么多年,你还给她钱?你脑袋进水了吗?”

本来就够烦躁的顾开博见吴金桃如此无理取闹,眉头紧拧,“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吴金桃瞪着顾开博,当着他们的面撕掉了支票。

撕得粉碎的支票往空中抛,散落一地。

顾开博脸色愈发阴沉难看,“你……”

“我怎么了?”吴金桃扬起下巴。

她在这个家就是这么厉害,连顾开博都不是她的对手,闻悦没少跟她欺压。

她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退出回到楼下。

她跟顾昭霆看上去是夫妻,实际上早已分房睡,在顾家这是已经公开的事实。

他们看来,这段所谓的商业联姻,只要各自得到想要的利益,自然就会和平解除。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顾昭霆会在这个时候添上羞耻的一笔。

既讽刺又滑稽。

闻悦洗了个热水澡,将今天所有的疲累和晦气全都冲刷干净。

出来刚喝了口水,肚子却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她只好到厨房找吃的,却看到出现在客厅里的顾海霖。

他坐在沙发上,两腿交叠。

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

他不是应该待在他跟周雨晴的小家吗?

怎么跑回来了?

他不会真的跟周雨晴离婚了吧?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闻悦连忙收回视线,从他面前走过。

“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泡杯咖啡给我!”顾海霖突然吩咐道。

闻悦停下脚步,抬头看他。

他始终低着头忙他的事,完全没有看她。

她想到他们都是可怜之人,也就是没有计较,到厨房给他泡了杯咖啡。

放到他面前,看了一眼他正在看的内容,全都是英文。

听说他是海外名牌大学毕业,十分的优秀出色。

之前顾老爷子有意将顾氏由他继承,但遭到顾开博反对。

与此同时他刚好又出了场车祸,导致右腿断裂,被迫送到国外治疗了一年多的时间。

有人说顾开博在他的车子上动了手脚,本来是想要他的命,但没想到他命大,居然没有死成。

后面他回来,向银行贷款,又向朋友借钱才有自己的公司团队,但始终遭到顾开博处处打压,所以他将很多目标转向了海外,也就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闻悦再次看了看他。

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帅!

那种帅不是表面上,而是由内而发,是顾昭霆无法拥有的。

也不知道周雨晴怎么想的,放着这么帅又这么优秀的老公不要,非要跟顾昭霆搞在一起。

她没再打扰他,转身进厨房。

她下班一般很晚,吴金桃会吩咐厨房不要留她的饭菜。

就算留,也是他们不吃的或是过夜菜。

吴金桃说她只配吃这些。

所以她有时候会在酒店或是外面吃才回来。

就在她苦恼着要煮什么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顾海霖的声音,“麻烦你煮碗送到我房间来。”

她转头看向他,他已经离开了厨房,拿着东西上了二楼。

想到大家都在,闻悦怕被撞见,便让管家将面条送到他房间。

不多时,管家端着面条下来,“少奶奶,五爷让你自个儿送上去。”

说着,将面条递到她面前。

闻悦很不情愿,但还是没敢有任何的异议,送了上去。

门半掩着,她也没多敲便推门进入。

顾海霖坐在沙发上,指间夹着一根香烟。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他看到她来了,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指间的烟往烟灰缸里掸了掸。

“五叔,你的面条!”闻悦放下手中的面条,转身要走。

“等一下!”顾海霖突然叫住了她。


闻悦心头不禁咯噔了一下,抬头看向他,来自他身上冰冷的气势,让她不敢靠近,更不敢造次,她小心翼翼地问他,“怎么了?不合你的胃口?”

她放了腌制好的牛肉猪肉,还加了一个荷包蛋和几片生菜,而且她刚在下面的时候,试了下味道,感觉还不错!

她不了解他的口味,毕竟他很少很少回顾家,倒是周雨晴经常回来。

以前觉得她是为了看望顾老爷子顾老太太,为了跟顾家上下联络感情,现在看来,不过是为了能够跟顾昭霆有更多的接触机会。

在她的眼皮底下偷情,她竟然毫无察觉。

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我大哥刚才把你叫进书房做什么?”顾海霖抽了一口烟,冷冷地问道。

还以为面条不合他胃口,原来是为了这事。

“他给了我一笔二十万的封口费,让我不要向外说顾昭霆和周雨晴的私密事,不过二十万还没捂热,就被我婆婆拿走,并且撕碎。”闻悦云淡风轻地谈这事。

顾海霖剑眉微挑,唇角扬起一抹冷笑,他安静地抽了一口烟,随后缓缓吐出。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闻悦看着他,他没答,又像是没听见,她退了一步,见他没反应,就当他默认,然后离开了他的房间。

这天夜里,闻悦没有睡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凌晨六点钟,管家来敲门。

“太太让你准备今天的早餐,说要喝海鲜粥。”

嫁给顾昭霆也有三年了,从她踏入顾家的第一天,只要她没什么事,顾家的早餐就由她准备。

八点钟吴金桃走进厨房,她瞅了一眼煮好的海鲜粥,“谁让你准备海鲜粥的?”

“是管家,他说婆婆你今天要喝海鲜粥……”

闻悦话还没说完,吴金桃砰的一把推倒海鲜粥。

闻悦吓得赶紧往后退去,但脚还是被烫到,传来疼痛。

管家闻声过来,吴金桃问他,“是你让她准备的海鲜粥?”

“我没有,”管家配合吴金桃,“少奶奶,你怎么回事,我让你准备的是艇仔粥,你怎么准备海鲜粥了?”

一看就知道他们早就商量好刁难她的。

早知道是这样,她就该自备录音,这样一来他们连诬陷她的机会都没有。

“煮点东西都煮不好,让你照顾昭霆,直接把她照顾进医院,娶你进门有什么用?”吴金桃骂她,将所有的气撒在她身上。

闻悦有点听不下去了,“婆婆,从一开始你们就没有承认过我这个儿媳妇,昭霆更加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又有什么资格去照顾他呢?再说了,他三天两头不着家,我怎么照顾他?要问你也得问周雨晴,干吗勾搭有妇之夫?”

“你这个扫把星还敢顶嘴了?”吴金桃气急败坏,举起手啪的给她一巴掌,又将她推倒在地上。

闻悦倒在那一堆海鲜粥上面,手碰到破碎的砂锅。

一阵生疼传来,鲜血溢出,顺着手心滴在粥上。

“最先欺瞒的人是你们闻家,说好娶的是闻颖,后面居然让一个私生女顶包,我们没有找你们闻家算帐,已经很给你们闻家面子了,你竟还敢顶撞我。”吴金桃面目狰狞。

闻悦承认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他们闻家不对。

因为当初顾昭霆在一场宴会上看上了闻颖,追了她几个月后,就上门提亲。

闻颖当时脚踏两只船,成功地怀上了鼎鑫集团大公子的孩子,而且三个月了。

况且,闻家也不愿意失去鼎鑫这么好的亲家,又不想得罪顾家,后面就让她这个私生女顶上,并且帮他们偿还欠下的千万外债,顾昭霆不得不被迫地接受了跟她这段联姻。

吴金桃为此耿耿于怀到现在,一直视她为扫把星。

她这些年一直忍声吞气,不是因为她懦弱,而是顾昭霆说过,离婚可以,但她必须净身出户,闻国庆也跟她说过,要是搞砸了这场联姻,他们之前替顾家偿还的千万外债就由她来偿还,不还就到法院起诉她。

顾昭霆不是人,顾国庆更加不是人,所以她这些年过得十分小心,直到出了顾昭霆跟周雨晴这档事,她才开始有点硬气。

“婆婆,你现在都可以去找我爸算这笔帐。”闻悦撑起身子,拿过旁边的纸巾,拭了拭粘在手上的粥。

“别以为我不敢!”吴金桃怒指她,全身颤抖。

闻悦勾起唇角,直视她那双怒眸,“我没说婆婆你不敢,就是不知道婆婆你到时候以什么样的理由解除这场婚约?是你儿子跟自己的五婶偷情摔下楼为由呢还是?”

啪!

又一巴掌扇在闻悦脸上。

“你胆肥了,竟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吴金桃正要扑上前。

“大嫂,大清早的,发这么大的脾气?”这时一道低沉又熟悉的声音响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