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温医生的幸福一生

温医生的幸福一生

竹林七小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谁说二婚不会遇上幸福,一切都看自己把握,汤蓉蓉在遇见温医生之后,心里始终被爱装的满满的!嫁到潘家之后,她一心一意的为这家,为丈夫为婆婆一家人,可却始终没能融入进去!她与丈夫是校园爱情,从校服走到婚纱是多少人艳羡的,可所有的幸福都是她想当然,当鲜血淋漓的真相曝光在她面前时,那所剩不多的爱,统统化作了恨。

主角:汤蓉蓉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汤蓉蓉 的女频言情小说《温医生的幸福一生》,由网络作家“竹林七小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谁说二婚不会遇上幸福,一切都看自己把握,汤蓉蓉在遇见温医生之后,心里始终被爱装的满满的!嫁到潘家之后,她一心一意的为这家,为丈夫为婆婆一家人,可却始终没能融入进去!她与丈夫是校园爱情,从校服走到婚纱是多少人艳羡的,可所有的幸福都是她想当然,当鲜血淋漓的真相曝光在她面前时,那所剩不多的爱,统统化作了恨。

《温医生的幸福一生》精彩片段

“砰!”

半盒安全套被重重的扔过来。

盒口敞开着,里面的套套被甩出来,杂乱地散在桌子上。

汤蓉蓉正准备夹菜的动作被打断,诧异地看向对面的婆婆方惠珍。

“汤蓉蓉!”方惠珍怒气冲冲,“你不是同意要孩子了吗?”

“怎么还用这个!!”

汤蓉蓉愣了一下,皱眉不悦:“妈,你怎么又偷翻我东西了?”

“我儿子的家,我怎么就不能翻了?”

方惠珍气势汹汹,一屁股坐在汤蓉蓉对面,不依不饶,“别给我转移话题,你说,这个安全套是怎么回事?””

汤蓉蓉烦躁地继续夹了口菜,随口敷衍道:“以前买的。”

“当我傻吗?”婆婆冷笑,“没用的东西不扔了,还好好藏起来?”

“你就是不想生孩子,唆使着我儿子和你一起糊弄我!”

“你给我儿子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连亲妈都能骗!”

汤蓉蓉忍不住反驳:“妈,什么叫我灌了迷魂汤?你儿子这么大人了,他不愿意我能还绑着他?”

婆婆被气的直喘粗气,颤声道:“汤蓉蓉,你这是什么态度!”

汤蓉蓉破罐子子破摔:“行,要态度是吗?问你儿子去,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干的。”

说完,汤蓉蓉低头继续吃。

婆婆的怒火却像是被彻底点燃,抓起一个空盘子,往地上狠狠一掼。

“哗啦”一声,盘子瞬间四分五裂。

“吃!吃!吃!我叫你吃!你赔我孙子!”

汤蓉蓉震惊地站起身,不可置信:“妈,你这是干吗?”

婆婆面目狰狞的喊:“你们根本不打算生孩子,都是骗我!”

汤蓉蓉深吸一口气,彻底摊牌:“是,我和潘俊杰商量好的,三年之内不要孩子。”

婆婆指着汤蓉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没说出来,然后白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办完住院,医生给挂上水。

汤蓉蓉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低眉顺眼的给婆婆削了苹果,“妈,吃点水果吧。”

婆婆没有接,睇了她一眼,躺着不动,继续哼哼唧唧。

“哎呦~~我这个头呀~~好难受呦~”

“哎呀~我胸口呀~堵得慌呦~”

旁边陪床的病人家属看不下去了:“大嫂子,你这是哪儿不舒服啊?”

婆婆耷拉着眼,有气无力,“别提了,大妹子,我命苦啊!”

“咋了?这是你闺女吧?伺候的多周到。”

婆婆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我哪有这福气。这是儿媳妇,这次能住院,还是托了她的福了~”

“咋的了?”对方好奇。

“现在的媳妇,可真不是咱以前那个时候了。婆婆教训,哪有敢顶嘴的?那还不大耳刮子扇过去?”

“还动不动就不生孩子,那娶儿媳妇干吗?”

“整天打扮的妖妖娆娆的”

方惠珍越说越起劲。

看着病房里其他人探究的眼神,汤蓉蓉本来想反驳的话到底没说出口。

算了,她可不想再把婆婆气晕一次。

汤蓉蓉无奈地站起身,拎着装满苹果皮的垃圾袋,走出了病房。

她回身轻轻关上病房门,疲惫地坐在走廊长椅上给丈夫潘俊杰打电话。

“嘟嘟嘟嘟”电话响了无数遍,对方始终没有接听。

这个潘俊杰,到底在忙什么?

汤蓉蓉不满地皱起眉头。

家里现在乱成这样,他倒好,直接找不到人影。婆婆住院要人管,自己还要上班,接下来要怎么办?

汤蓉蓉无奈地收起电话。

“让开!让开!”

大厅那边突然一阵骚动,一群医生护士推着好几辆急救担架车从人群中快速穿过。

急救车上的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伤口处还在汩汩的冒着鲜血。

汤蓉蓉好奇看了一眼。

满目的鲜红。

她突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翻涌,控住不住地蹲在地上开始干呕,活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老公,你到底在哪里?

另一边,汤蓉蓉的丈夫潘俊杰坐在一张陌生的餐桌前,表情复杂。

思量了一会,他踱步进了厨房,拿起一把蔬菜,劝道:“小柔,不用这么多。”说着就准备放回冰箱。

不料,一双软绵绵的小手压住了他的手。

“潘大哥,你快出去。厨房哪是男人呆的地方。”小柔语气温柔却坚定。

潘俊杰有点不自然的抽出手,放下手里的菜,刚想转身,又被小柔叫住。

“对了,潘大哥,我围裙松了,帮我系一下吧。”

潘俊杰犹豫了一下,挪到女孩身后,伸长手臂环过她的纤腰,寻找前面的系绳。

两人贴得太近了,他甚至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玫瑰香。

走神之下,他触到一团软软的东西。

潘俊杰愣了一下,本能的加大力气又捏了捏。

“潘潘大哥!你干什么?”小柔的脸快速飞上一片红霞,娇艳欲滴。

潘俊杰也像是被烫到,后退一步,语无伦次的说:“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你的啊,我先回客厅等着。”

说完,逃一样的离开厨房。

小柔回过头,嘴角翘起,一脸满意地开始炒菜,完全看不出刚才的青涩害羞。

酒足饭饱,潘俊杰刚想告辞,起身的时候,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小柔快步走到他身边,焦急的问道:“潘大哥,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头好晕好晕”潘俊杰捂着额头,喃喃地说。

小柔弯着腰,关切地将手搭在他的额上。

潘俊杰忍不住低呻一声,肌肤接触带来的那一丝清凉,好舒服。

一抬眼,他又看到小柔的衣领处的波涛汹涌。

他瞬间觉得更加燥热,浑身热的像要炸掉一样难受。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两个人搂抱在一起。

粗重的呼吸弥漫在空气里,一男一女疯狂地交叠在一起,起起伏伏,散发着火热的气息

扔在客厅的手机被关了静音,屏幕无声的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却始终无人接听。

翌日一早

潘俊杰捂着沉重的脑袋坐起来,看到一片狼藉的房间。

他急忙起床穿衣,找到手机,却发现已经没电关机了。

潘俊杰赶紧找充电装置。手机刚一开机,源源不断的涌出来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几乎炸裂屏。

他皱着眉,还是耐心的一个个阅读,看到最后的时候,身子一震,手抖了一下。

手机“啪”的一声掉在水泥地上。

一行扭曲的字透过碎屏的手机,依稀可辨:

“我怀孕了!!”


昨天在医院的时候,汤蓉蓉吐得几乎要晕倒,还是在旁人的提醒下做了个检查,没想到出来的报告单竟然是怀孕。

她差点又吓晕过去。

六神无主之下她疯狂地给老公潘俊杰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打到最后,对方手机竟然直接关机了!

汤蓉蓉身体不舒服没法陪床,拜托邻床的护工照应一下婆婆。

回到家收拾了一下,她就在沙发上坐下,想等潘俊杰回来好好问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

但汤蓉蓉没想到,她这一等就是大半夜,最后困得实在撑不住,靠着沙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上被闹钟吵醒,汤蓉蓉揉揉眼,看了看卧室,确定没人睡过。

汤蓉蓉压着火气又打了一遍他的电话,竟然终于打通了,但是只接通一秒又挂断了。

她愣住,不能置信的盯着手机,深吸气。

好,我等着。

七点二十分,潘俊杰回来了,手里拎着一袋打包盒。

“老婆,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严记生煎,一起吃啊。”他笑嘻嘻地,好像完全没有看到汤蓉蓉铁青的脸。

“你昨晚去哪了?”汤蓉蓉尽量问得不动声色。

潘俊杰愣了一下,拍了下脑袋,“嗨,你看我这记性,光顾着高兴了,忘记给你说了。昨晚下班,老张非要拉我去他家喝酒,结果喝大发了,直接睡他家了。”

汤蓉蓉眼神凌厉,“干吗找你喝酒?”

“这家伙受刺激了,”潘俊杰两手一摊,“昨天主任说我最近可能升职升岗,被他给听见了。”

汤蓉蓉抱胸,继续提问:“那干吗不接电话还关机?”

潘俊杰一脸委屈:“他上来就把我灌晕了。后来没电了,手机就自动关机了。不信你看,”他把手机递上,“刚充上电我就回来了。”

汤蓉蓉瘪了瘪嘴,“就算这样,刚才干嘛挂我电话?”

潘俊杰好声好气地解释:“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扫码结账呢。”

电话铃突然响起

潘俊杰看了一眼,神情不太自然地接起电话,含含糊糊地“喂”了一声。

汤蓉蓉瞥见是一个女性的名字。

“潘大哥,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那边一个甜甜地女声。

“唔,说。”

对方口气也随着一起变得公事公办,“您好,您有一件物品在我这里,请有空来取一下。”

“你丢东西了?”汤蓉蓉疑惑的插了一句。

潘俊杰看了汤蓉蓉一眼,只是对着电话里“哦,哦”的胡乱答应了几句就匆忙挂断。

汤蓉蓉皱眉,“谁打的电话?”

潘俊杰抓了抓头皮,一副很头痛的样子:“八成是昨晚陪老张去超市买酒的时候,落下什么东西了。也不是什么急事,我有空再去取。”

随即把早饭往汤蓉蓉跟前推了推,“来,来,先别聊了,快吃吧。”

她迟疑一下,到底还是拉开餐椅坐到餐桌前。

刚出锅的煎包是很好吃,外皮金黄酥脆,咬一口,里面浓郁鲜香的汤汁马上充满整个口腔。

汤蓉蓉烦躁地心情好了一些。

“老公,你看到我发的短信了吧?”汤蓉蓉咬着筷子,闷闷地,“昨天妈翻出来咱们的安全套了,没完没了地对着我骂。我没忍住回了她几句,她就气晕了。”

“我也没想到这次我妈反应这么大,”潘俊杰解释道,“妈心眼不坏,就是个急脾气。”

“唉,”她长叹一口气,“没想到妈有高血压,早知道我就不回嘴了。”汤蓉蓉颇为懊恼。

“还好吧,我今早打医院电话问过了,”潘俊杰沉吟道,“妈的情况不大要紧,只要以后注意清淡饮食,多运动,少生气就可以。”

“我怕妈她看到我就生气,你不知道,她昨天在医院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潘俊杰打断了汤蓉蓉的抱怨,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不会的,你这次怀孕了,是咱家的大功臣,妈要是知道了高兴还来不及呢。”

听到这里,汤蓉蓉抽回手,正色道:“对了,老公,昨晚我就想和你商量了,”她顿了顿,“我想打掉这个孩子。”

“你说什么?”潘俊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迟疑地抬头问:“蓉蓉,你说要打掉孩子?”

汤蓉蓉垂下眼睛,点点头。

“你疯了吗?”潘俊杰愤怒的喊道,“你知道我妈多盼着这个孙子吗?!”

吼完,他大概也觉出吓到汤蓉蓉了,又缓了声音安抚,“蓉蓉,别打掉这个孩子好吗?我妈她年纪大了,就希望能早日抱上孙子。”

汤蓉蓉咬着嘴唇,“可是,咱们当时说好了,三年以后再要孩子。现在我们都在上升期,要孩子的话,事业怎么办?”

“我今年要竞争新区管理岗,可能要经常出差。怀孕的话就去不成了。”

“可是,蓉蓉,流产是很伤身的,我真的不想让你受这份罪,”说着,潘俊杰走到汤蓉蓉跟前,“噗通”跪下,哀哀恳求:

“蓉蓉,求求你生下来吧!”

“就今年这一年,你生下来就可以。”

“我和妈会好好带他,不用你管。”

“我会做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我会一直陪着他,给他喂饭,给他洗澡,陪他玩。”

“我们还可以生两个,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他们一起相亲相爱,你想想看,那么可爱的宝宝,你想杀死他们吗?”

“留下他,好不好?”

一直低着头的汤蓉蓉缓缓抬起头,看着潘俊杰。

她满眼是泪,泣不成声,最后,只说了一个字:“好。”

医院病房里,方惠珍看什么都不顺眼,靠在床头气哼哼的,嘴里嘟囔着:“养孩子有什么用?真有事了,屁都指望不上!”

说完,泄愤一样把手里的苹果核往外一扔。

“哎呦,谁这么大火气?”潘俊杰笑嘻嘻地提着一篮水果走进来,小心地放在方惠珍床头。

随后,他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苹果核,“没事,妈,我给你买了这么多水果,够你扔到出院那天。”

方惠珍看到儿子出现,脸上的菊花都绽开了,刚想说话,却看到后面跟着过来的汤蓉蓉,马上又沉下脸躺回去,嘴里继续哼唧。

“妈。”汤蓉蓉不冷不热地叫了一声,就自顾自的找地方坐下。

这个行动好像激怒了方惠珍,她眼里都要喷出火:“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种儿媳妇!!”

“昨天把我气进医院,晚上还能自己溜回家睡觉!你还有没有点良心?!”方惠珍情绪激动地破口大骂。

“妈,”潘俊杰赶紧拦着她,解释道:“蓉蓉不是不想管你,她昨天不舒服,怀孕了。”

“怀孕?怀孕怎么了什么?!怀孕了?!”婆婆瞬间变了一张脸。

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腆着脸拉着汤蓉蓉的手,热切地看着她,“蓉蓉啊,你真的怀孕了?”

“恩。”汤蓉蓉面无表情地点头。

“太好了!太好了!”婆婆高兴地鞋都来不及穿,站在病床前双手合十,对着空气,嘴里念念有词:“老天保佑,祖宗保佑,老潘家有后了!”

随即转过脸来,用从来没有过的慈祥语气询问,“蓉蓉啊,你想吃点什么?妈现在就回家给你做!”

潘俊杰哭笑不得制止道,“妈,妈,你先到床上躺下,你自己还是病人呢!”

“怕啥?你媳妇一怀孕,妈的病就全都好了!我还要带我的大孙子呢!”

就在这一团乱的时候,病房门口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你好,我是孙语柔,请问这里是方惠珍的房间吗?”

汤蓉蓉一回头,一个年轻女孩子,一身嫩绿色的衣裙,婷婷地站在阳光里,嘴角微微噙着笑意,专注地看着房间里的众人。


汤蓉蓉皱眉,她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对了,这声音怎么和老公手机里的那个声音那么像?

她狐疑地看了一眼潘俊杰,却发现他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想到这里,汤蓉蓉还是客气地回复:“请问有什么事吗?”

女孩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五官清秀白皙,长发束成一个利落的马尾。

她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你好,我叫孙语柔,这是方阿姨的病房吧?”孙语柔一边说着,一边半个身子往里探,“听说你们病房缺护工,医院推荐我过来问问。”

汤蓉蓉还是感觉哪里不对,要是应聘护工的话,这女孩也太年轻了。

她直接开口拒绝道:“谢谢,已经不需要了。”

婆婆看着孙语柔,眼睛一亮,激动地拉着她问:“闺女,我咋看你有点眼熟呢?是老孙家的丫头吗?”

孙语柔赶紧抓住婆婆床头的手:“方姨,没想到真的是您!您怎么在医院躺着啊?”

婆婆刚想说什么,看着旁边坐着的汤蓉蓉,到底还是闭上嘴,只转头对儿子说:“俊杰,这是孙家的三丫头孙语柔啊!你还记不记得?就是村东头的孙老六家,有五个孩子的那个!”

潘俊杰脸色阴沉,上前分开二人拉着的手,不自然地说:“妈,哪来的孙老六家的三丫头,你别瞎说”

“哎呀,你天天闷在房里读书,哪记得住那么多人,”婆婆自顾自的继续嘟囔,“孙家可不容易,家里五个孩子,就底下那两个儿子是宝贝,上面那三个闺女唉,对了,三丫啊,你啥时候来的南城?”

“方姨,我前几年就来南城工作了,”孙语柔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潘俊杰,又接着说,“前两天上班的时候被人欺负,工作丢了,现在吃饭的钱都快没有了。老乡指点我说让我来医院干护工试试,说这里经常缺人,工作好找。”

说着,她语气哽咽,像是要掉眼泪的样子。

婆婆唏嘘,“唉,女孩家家的,出门在外也不容易。”

孙语柔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苦苦哀求:“方姨,咱们乡里乡亲的,我当你是我亲姨,你帮帮我吧,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这个”婆婆看了看汤蓉蓉,“蓉蓉,你看要不咱雇了她吧?”

汤蓉蓉有点为难,“可是,妈护工都是按天收费的,一天两三百,再说你明天就出院了”

孙语柔一脸期冀:“蓉蓉姐,我不要钱。潘大哥可是我们那儿十里八乡的文曲星,能帮上他的忙是我的福气,再说小的时候方姨也没少帮过我。你说是不是?潘大哥?”她目光灼灼地看向潘俊杰,大有一定要逼着他表态的意思。

潘俊杰被迫开口打圆场:“蓉蓉,妈这个病回家也要养一段时间的。咱俩上班这么忙,你还怀孕了。等出院回家也让小孙照顾吧,就按保姆的工资算吧。”

话都说这份上了,汤蓉蓉只好勉强同意。

晚上回到家,她想想还是觉得不舒服,埋怨潘俊杰。

“那个孙语柔,也太年轻了吧?”

潘俊杰心不在焉地换上睡衣:“一个农村来的小保姆,你跟她计较什么?”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家里多出来这么一个人,总觉得怪怪的。”

潘俊杰认真坐到她身边,揽着她的一侧肩:“好,老婆不高兴,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她明天不用来了。”

潘俊杰这么干脆,汤蓉蓉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姑娘也不容易”

“我就知道我老婆最善良了,”潘俊杰在汤蓉蓉的惊呼声中把她抱到床上,笑眯眯地给她盖上被子,“那就过几天,确定妈的身体没问题了再辞退她。”

第二天中午,医院病房

孙语柔刚把饭盒摆好,潘俊杰就走了进来。

潘母看到儿子,热情招呼:“俊杰,咋这个时候来了?吃饭不?”

“不了,妈,我办事正好路过医院,上来看一眼。”

只看了一眼饭盒的菜色,潘俊杰大为光火:“这是给病人吃的吗?什么垃圾菜!”

孙语柔有点窘迫:“我”

潘母赶紧打圆场,“哎呀,不怪小柔,是我让她去食堂买的,住院大家不都这么吃嘛!”

潘俊杰还是情绪激动,“那可不行,你生病哪能就吃这个!小孙,你出来!你现在跟我去饭店给妈买几个菜!”

孙语柔看向潘母,“方姨,那我”

潘母恨铁不成钢,“赶紧跟上,俊杰他赶时间呢!”

孙语柔追到医院的停车场,看到潘俊杰倚站靠在车旁抽着烟。

她忍不住放慢脚步,眼神痴迷地看着他。

看到孙语柔过来,潘俊杰把烟掐灭,扔到地上碾了一脚,打开车门,对孙语柔说了一句上车就坐上驾驶座,准备发动汽车。

“潘大哥”清脆娇俏的喊声。

潘俊杰转头看去。孙语柔坐在副驾驶上,有些期期艾艾:“潘大哥,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说?”

潘俊杰沉默,他发现孙语柔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除了出身和学历以外,别的地方都挺合他心意。可惜,上次只是一个意外,他不想再背叛蓉蓉,更不想背叛他未出生的孩子。

他直接开门见山:“小孙,我知道上次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老婆现在怀孕了,受不起什么刺激。我希望我们以后就只是普通的老乡关系,不要再有别的牵扯了。”

潘俊杰说完这话就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去看孙语柔的反应。

孙雨柔那边却是意外的平静,没有任何哭闹,安静得有些过分

良久,一个“好”轻轻地传来,他惊讶地看过去。

“潘大哥,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你放心吧。”

孙语柔还是用轻轻柔柔地语气说着,却把脸转向车窗外方向。

潘俊杰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强行扳过来,才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还在拼命地咬着下唇。

他盯着她看,一瞬间有些心软,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说:“小柔,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

他发动车子,调转方向,开到附近的大型商场,直接拉着孙语柔到金饰柜台。

“先生,给女朋友买首饰吗?”笑盈盈的柜姐走过来热情招呼。

苏蕾提了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在商场的星巴克打电话:“蓉蓉,我总算买到CD这款限量香水,幸好我留了心眼,让柜姐到货就通知我,哈哈!我给你也买了一瓶,有空来拿哈!”

刚挂断电话,她一抬头看到对面的金柜,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声“我去!”脱口而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