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六界最怂的妖怪

六界最怂的妖怪

阿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这六界之中,谁最有名,当然是最怂还喜欢杠的乔麦麦了,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妖,她只信奉一个真理,那便是——怂。后来她在六界历练的时候,身边出现各色各样的人,最让她印象深刻的便是那些吹牛皮的人,乔麦麦当然也想肆无忌惮的胡天海吹,奈何人家有未婚夫后台,她什么都没有啊!

主角:乔麦麦,吴擎安,吴擎宇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麦麦,吴擎安,吴擎宇 的女频言情小说《六界最怂的妖怪》,由网络作家“阿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六界之中,谁最有名,当然是最怂还喜欢杠的乔麦麦了,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妖,她只信奉一个真理,那便是——怂。后来她在六界历练的时候,身边出现各色各样的人,最让她印象深刻的便是那些吹牛皮的人,乔麦麦当然也想肆无忌惮的胡天海吹,奈何人家有未婚夫后台,她什么都没有啊!

《六界最怂的妖怪》精彩片段

冷冽的寒风夹杂着漫天的雪花疯狂得席卷着乔瞳瞳。可是她此时却倒在地上,满身的血污,脸色也是异常的苍白。眼角流淌下来的血更衬得她如同一个女鬼。

只是这个女鬼看起来非常的凄惨,张着嘴,大口地喘气,似乎随时都要因为呼吸不了而死去。

突然,耳边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乔瞳瞳立刻警觉起来,她悄悄地移动手臂,摸到了藏在腰上的匕首。

“二公子,是个姑娘!”这一声让乔瞳瞳松了一口气。不是他们。

“快,快把她扶到车上去!”

“二公子……”一个声音欲言又止,“二公子,看这姑娘的样子,怕不是个普通人,咱们还是不要惹祸上身的好。”

“赵寒,你瞎说什么呢!这姑娘一看就是遇到了歹人。我们既然遇见了,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若是人人如此,公子我当年早就饿死街头了,哪里还能再回王府呢?”

王府!看来来者身份不凡。若是这能被他带走,起码生死是无忧了。

乔瞳瞳开口,声音异常地嘶哑,但是仔细听,还是能辨认出是“救我”二字。

在这个二公子的坚持下,乔瞳瞳被抬上了马车。王府的队伍果然不一般,还有一个随行的大夫,姓陈。陈大夫就地给乔瞳瞳查看了伤势,还给她洗干净了脸。就在乔瞳瞳洗干净脸的那一刻,这位二公子突然握住了乔瞳瞳的肩膀,声音异常激动:“麦麦,我终于找到你了!”

乔瞳瞳微微皱眉,一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位二公子见她没有反应,接着说道:“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二毛啊!”

“二毛?”乔瞳瞳有一些诧异。一个王府里的人,怎么会起一个乡民小儿的名字。

“对啊。我是二毛啊!我们以前经常一起玩的,后来我家里人找到了我,我就离开了。我不是不想和你道别,只是家里不想被外人知晓,走的匆忙。我那时候才十岁,真的做不了主。”

陈大夫见二公子过于激动,乔瞳瞳似乎有些惊吓,便对二公子说道:“二公子,姑娘此番落难,肯定受了惊吓。您不要这么激动,会吓到姑娘的。”

二公子这才松开了手,小心翼翼地对乔瞳瞳说道:“麦麦,你……还好吗?”

乔瞳瞳无语凝噎。就她现在这副样子,如何能好?不过,看这样子,自己与那什么乔麦麦定是有些相似之处,再加上过了这么多年,这位二公子寻人心切,所以会被认错。现在自己处境危险,不如先冒认了这个身份,等安全了再说。

“二公子,姑娘身上的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只是她体内还中了剧毒,所幸吃的不多,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姑娘的眼睛,似乎是被人恶意所害,专门用了毒眼睛的剧毒,恐怕有失明的危险。”

“麦麦,是何人这么残忍!”二公子此前都没有发现,现在仔细看了,才看出乔瞳瞳虽然睁着眼睛,可是两只眼睛没有焦距,而且瞳孔的颜色也有些异常。

陈大夫说道:“草民这就去煎药。二公子,为了姑娘的身体,咱们得早些回京城了。”

京城的大雪也已经连下了好几日了。管家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对正在喝茶品茗的永安王和永安王世子说道:“王爷,世子。二公子回来了。”

王爷和世子对视了一眼,都很是惊奇。“这小子好不容易出了京城。我还以为没到皇后寿诞是不会回来的!”

管家继续说道:“二公子这次回来,带了一个受伤的姑娘。”

王爷和世子全都无奈地摇了摇头,异口同声地说道:“怪不得。”

二公子直到安置好了乔瞳瞳才去给王爷和世子行礼。他一进门便说道:“父王,大哥,我找到麦麦了。我就知道她没死!”

王爷和世子脸上的表情从玩味变成了惊疑。乔麦麦当年已经因为村中的瘟疫死去了,可是二公子却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没有尸首,自然还有存活的希望,也许是被某个世外高人所救。就如同他自己当年,也是被人救下了。虽然二公子说的有道理,可是当初的那场瘟疫夺走了整个村子村民的性命,乔麦麦一个才七岁的小丫头,能活下去的几率并不大。

世子见二公子很是兴奋,不忍心打击他,只是委婉地说:“算起来你与乔姑娘已经有十年未曾见面了,声音容貌肯定都有了变化,你怎么就能肯定呢?难不成是她有什么胎记?”

二公子摇摇头,说道:“麦麦身上并没有胎记。不过我当真是一眼便认出了她。而且她吃饭的样子当真是与以前没有变化。只是性格与以往不同,没有那么天真烂漫了。不过也是,她几次死里逃生,性格有变化也在情理之中。”

王爷问道:“那这位姑娘可真的也叫乔麦麦?”

二公子兴奋地点了点头,说道:“她的确是叫乔麦麦。只是……她不记得我了,她还说兴许我是认错人了。乔麦麦这个名字也没有多么与众不同……”说着,二公子的声音变得很是落寞。

世子见状,说道:“不知道乔姑娘的伤势怎么样了?”

“陈大夫说她中了毒,不过中的不深,养几天就好了。只是她的眼睛也受了影响,若是解不了毒,那便要失明了。”

“陈大夫医术高超,相信乔姑娘一定会平安的。”

二公子连连点头,说道:“就算麦麦失明了也没关系,我会照顾她一辈子的!”

王爷和世子听到这句话,顿时变了脸色。世子连忙说道:“这话可不许乱说。要是被有些人听到,对你不好,对王府不好,更是有损乔姑娘的清誉!”

二公子见世子那么紧张,反而笑了:“大哥说的我明白。我这不是和你们在说嘛。出去我才不说呢!”

王爷和世子对视了一眼,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管家前来通报:“王爷,世子,二公子,那位乔姑娘来了。”三人朝门外看去,果然看见乔麦麦被一个丫鬟扶着,站在门外。此时她已经沐浴更衣,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衣衫,很是清秀。二公子连忙走过去扶她,说道:“你身上还有伤,过来做什么?”说着,还瞪了那个丫鬟一眼。

乔麦麦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说道:“初到王府,自然是要和主人家打声招呼,才是礼数。”

说着,丫鬟便扶着乔麦麦进了大堂。乔麦麦跪下,做了一个标准的叩首,说道:“民女乔麦麦,多谢王府救命之恩,定会做牛做马,报答各位。”

“乔姑娘快快请起。”丫鬟扶着乔麦麦起身。“乔姑娘客气了。当年擎安在小米村被令尊令堂所救。当年我们就想将你们一家接到京城来,只可惜去的时候小米村发生了疫情……”

乔麦麦脸上不见悲伤,她说道:“七岁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虽然我也叫乔麦麦,但是不一定便是二公子认识的乔麦麦。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我就在一个镖局里面,长大之后也和师傅师兄一起走过几次镖。可是镖局不知道惹到了什么人,竟然一夜之间被灭门,我也是侥幸才逃脱出来。若不是遇到二公子,恐怕现在已经在奈何桥上排队了。”

“这也是姑娘自己的福气。”

乔麦麦身体不好,所以没多久变回去休息了。等乔麦麦走后,世子对王爷说道:“我看这个乔姑娘举止得体,不卑不亢,而且毒瞎眼睛也不是可以拿来做苦肉计的事情。应当不是刻意来到王府的。”

吴擎安一听吴擎宇这么说,顿时就不乐意了:“麦麦还特意来拜见你们,你们竟然怀疑她!你们太过分了!”

吴擎宇很是无奈,只能上前哄劝:“这姑娘是中毒,还被毒瞎了眼,肯定不是遇到普通的贼匪那般简单。我们自然是该小心一点,若是遇上什么麻烦,也好应对。”

吴擎安并不吃吴擎宇这套说辞,气呼呼地走了。

吴擎宇摇了摇头,王爷叹了口气,说道:“你十五岁时便入朝为官,现在年仅二十边已入职内阁。你再看看他,都已经二十岁了,还是那么不成器!”

吴擎宇笑了笑,说道:“父王,咱们王府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有什么不好的?擎安无心仕途,就随他去吧。而且他也不似那些纨绔子弟,只知道吃喝玩乐。擎安可有个‘活菩萨’的好名声呢!”

王爷看了吴擎宇一眼,说道:“乐施好善,救人于危难并不是坏事。但是他也不能不管不顾全都救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都遇到过多少骗子了?他还有个名声叫‘冤大头’呢!”

吴擎宇顿时就笑了,说道:“那是他心地善良。也不是坏事。等他多经历几次,自然也就会辨别了。谁不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呢。”

王爷指了指吴擎宇,又欣慰又无奈:“你就知道惯着他。”

等乔麦麦回到房间,下人们也将刚煮好的药送了上来。丫鬟想要服侍乔麦麦喝药,可是被乔麦麦给拒绝了。

“一会儿二公子肯定会过来的,还是让奴婢服侍姑娘吧。”

乔麦麦有些犹豫。她刚到永安王府,自然不能让别人为难。只是,她真的不想让别人服侍,倒不是不习惯,只是觉得不安全。也不知道,诛阙宫的人会不会手眼通天的跟过来了。

就在这时,吴擎安进了房间。乔麦麦眼睛看不见,近几日又一直与他一起,所以对他身上的气味特别的敏感。吴擎安见丫鬟端着药,顺手接过,说道:“我来喂,我来喂,你们出去吧。”

那几日在外,一直都是吴擎安喂药。那个时候除了乔麦麦自己,其他都是男子,似乎没有人合适。只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丫鬟在,再让吴擎安喂药就不合适了。所以,乔麦麦阻止了吴擎安。吴擎安张了张嘴,把碗递给了那个丫鬟。有吴擎安在,乔麦麦比较安心,便让那丫鬟喂药了。

“麦麦,你以后别叫我二公子了,我还是喜欢你叫我二毛。”

乔麦麦说道:“你好歹是永安王府的二公子,怎么能叫这个名字呢?被别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话你?而且男女有别,还是叫你二公子比较妥当。”

吴擎安心中有些失望。他原本想像中的久别重逢,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吴擎安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乔麦麦:“麦麦,你今年也已经十七岁了,不知道你的师傅有没有给你定亲啊?”

“镖局生意忙碌,师傅和师兄一直在外奔波,一年回家不过四五次,未曾给我定亲。”乔麦麦说着,声音都渐渐消失了。吴擎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安慰道:“麦麦,不知道你的镖局所在何处?我派人去寻,也许能找到一些幸存者。”

乔麦麦的心咯噔了一下,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而后说道:“师傅似乎是知道自己惹恼了什么不该惹恼的人,所以当时是带着我们搬家的。只是在半道上就被人给害了。不过你可以去发现我的地方找一找,应该就在附近。”乔麦麦说的时候也很是忐忑。什么镖局都是她编出来的。京城里的人历经明争暗斗,眼睛尖的很,她说自己出身镖局,也是为了怕他们日后发现自己会武功这件事情。至于找人……诛阙宫死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逃了出来,也许真的会被他们找到几具尸体。当然,什么都找不到才是最安全的。

乔麦麦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里,所以吴擎安叫了她好几次她都没发现。等她察觉到的时候,暗自懊恼自己的大意。吴擎安不想离开乔麦麦,但是也不敢提以前的事情惹乔麦麦伤心,便只能没话找话,说些有的没的。就比如说他这次离开经常是专门去替皇后娘娘寻找寿礼,还比如永安王府的世子吴擎宇即将要和兵部尚书的独女楚汀嫣定亲。

 

 


“楚小姐已经十九岁了,竟然还没有成亲吗?”

吴擎安见乔麦麦回应,便连忙说道:“麦麦,你怎么知道楚小姐已经十九岁了?”

乔麦麦说道:“师傅和师兄走南闯北的,有许多见闻会告诉我。听闻楚小姐文武双全,是京城第一才女,连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所以我想她应当老早成亲了才是。”

吴擎安说道:“这楚大人是将军出身,脾气暴躁,这楚小姐虽然有个第一才女的名声,但是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武功厉害的很。这一般人,可是配不上她的。这楚大人也是左挑右选,这才勉强相中了我大哥。”

“你大哥年纪轻轻就身处内阁,也是个厉害的人物。门当户对,男才女貌,可谓是天作之合。”

吴擎安听乔麦麦这么评价吴擎宇,顿时有些酸酸的。“麦麦,你是喜欢做官的男人吗?”

乔麦麦愣了一下,突然发现吴擎安对乔麦麦的关心并不是久别重逢那么简单。这样的感情,更让乔麦麦感到有些担忧。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你这样问我,被别人听到了,恐怕会有闲言碎语。”

吴擎安连忙说道:“无妨,此处只有你我二人,我已经将他们都打发走了。”

乔麦麦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她往后挪了一些,说道:“二公子,你是豪门贵胄,有些礼数你应当比我这个乡野小民要懂。”

吴擎安一天之内已经被乔麦麦连续拒绝好几次了,心中的失落越来越大。“麦麦,没到京城之前,也是你我二人一同坐马车的。”

乔麦麦有些无语。当时她身受重伤,自然只能坐马车。而且吴擎安不下马车,她难道还能赶人不成。再者当时身边都是永安王府的人,为了他们的二公子,他们也不会多嘴多舌。可是进了京城,自然是不一样了。“在外是无可奈何,现在在京城,民女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了二公子的名声。”

吴擎安激动地站了起来,说道:“麦麦,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可是你这样将我拒之千里之外,我真的会很伤心的。”

乔麦麦被他说的有些自责。这个吴擎安,和她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她多疑,恐惧,没有安全感。而吴擎安却那么善良。“二公子,若我不是你要寻的乔麦麦,又当如何呢?”

“不会的,你就是麦麦。你一点儿也没变,和以前一模一样!”

乔麦麦有些无奈地苦笑。她是真的不记得七岁以前的事情了,但是无论如何,她不可能和七岁以前的她一模一样的。这个吴擎安,当真是有些魔怔了。

永安王和楚大人做事都是雷厉风行的,定亲的事宜已经很快在安排了。只是吴擎宇和楚汀嫣并没有见过面,走的是礼教中盲婚哑嫁的路子。吴擎宇倒是耐得住性子,既然楚汀嫣才色双绝,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自然也不会去做那些唐突的事情。只是吴擎安这小子却是非常的好奇,撺掇着吴擎宇找个时间去看看。

吴擎宇说道:“楚小姐虽然与别的大家闺秀不同,但是也不是经常抛头露面的。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再说,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你对自己的嫂子这般好奇,大做文章怎么办?”

吴擎安见自己理亏,只能说出实情:“大哥,其实我是想和麦麦出去逛逛。陈大夫说她现在看不见,心情肯定不好。她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心中也必然惧怕。我是担心她。可是麦麦是绝对不会和我单独出去的。所以我想借这个幌子,到时候我们两兄弟一起陪她散心,想必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吴擎宇无奈摇头,说道:“只可惜家中没有女眷。只让丫鬟陪着,你肯定是不会放心的。也罢,我们兄弟二人一同去,总比你一个人陪着好些。到时候外人若是问起来,便说是远房表妹。”

“那可不行,怎么能说是表妹呢!”

吴擎宇看了吴擎安一眼,但是他也想不出其他好的说辞,只能答应了。乔麦麦也的确想在京城转一转,熟悉一下环境,便和他们一同出去了。

“只是不知道这位楚小姐会在何处。”

吴擎宇不说话,冲着吴擎安挑了一下眉。吴擎安知道吴擎宇是让他自己收拾烂摊子:“我们出来也是碰碰运气。不过楚大人家中也没有什么女眷,更无亲朋。所以我想有关定亲的一些采买,楚小姐就算不会亲自出面,也会在暗处看着。”

乔麦麦点点头,而后说道:“我这话不知道会不会唐突了。只是我觉得让楚小姐亲自操持,似乎有些不合礼数。王府可以派一个德高望重的嬷嬷前去,会不会好一些?”

吴擎宇说道:“我们永安王府也没有女眷,更无德高望重的嬷嬷。至于采买一事,当时父王也与楚大人商量过了。楚大人说楚小姐是将门之女,没什么不方便的。只要我们夫家不嫌弃就行。”吴擎宇说着便笑了起来,“我们夫家怎么会嫌弃呢!而且,若是她亲自采买,能买到合心意的,那最好不过了。”

乔麦麦点点头,说道:“听闻楚小姐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世子的气度也不是一般的贵胄男儿。世子与楚小姐定是天作之合。”

“如此,便先谢过乔姑娘吉言了。”

乔麦麦他们到了一处酒楼二楼临窗的位置坐着。吴擎安点了许多酒楼中有名的茶点,全书送到乔麦麦的面前。可惜乔麦麦看不见,就算吴擎安堆出个花儿来她也看不见。

吴擎安瞧见吴擎宇的目光一直盯着窗外,笑了一下,说道:“大哥,你不是不好奇吗?”

乔麦麦听着吴擎安语气中的调侃,也不禁弯起了嘴角。也许是永安王府的环境太过安逸,她都有些放松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