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私欲

私欲

河豚二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阿芯逞能非要独自一人上山,最终在山里迷了路。幸运的是遇见了江弋,本以为男人俊美良善,答应天明送她出山,后来她才知道是自己太单纯了。接触了之后,她才发现江弋这个男人,危险系数很高,为了能早点下山,阿芯与他商定了为期一个月的交易,没想到男人屡次破戒,而且一次巧合,她还发现了男人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主角:阿芯,江弋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阿芯,江弋 的女频言情小说《私欲》,由网络作家“河豚二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阿芯逞能非要独自一人上山,最终在山里迷了路。幸运的是遇见了江弋,本以为男人俊美良善,答应天明送她出山,后来她才知道是自己太单纯了。接触了之后,她才发现江弋这个男人,危险系数很高,为了能早点下山,阿芯与他商定了为期一个月的交易,没想到男人屡次破戒,而且一次巧合,她还发现了男人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私欲》精彩片段

因在山中迷路,我认识了江弋。

本来他答应送我出山,直到那天,我发现了他养的‘动物’,还有他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恶魔的爪子已向我伸出,罪恶开始诞生,私欲蔓延……

1

周末,晴。

我瞳孔映出一座座大山。

宅在家,WiFi外卖追剧躺一天它不香吗,偏偏要到深山老林探险!

终于——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敲响了竹林深处那间唯一的小屋,我猜,住在这种地方的肯定是个怪人。

吱嘎——

门开了,入眼的是位少年,他身着素色长褂,稍长的白发遮过眼角,一副儒雅模样。

白发倒是不稀奇,只是他这双竖瞳,很是吸人,这年头天底下生得竖瞳的人很稀罕。

卖惨的话还未说出口,少年便看出我的窘境,侧身让出一条路,“进来吧。”

好人,天大好人啊!

水,饭,这竹屋里应有尽有,我饿极了,狼吞虎咽吃个精光。

他坐在一旁,目光在我身上打量,“你就不怕我是坏人?”语气似笑非笑。

“要是坏人你又何必救我。”

他一愣,笑笑不再答话,晚上他给我安排了间屋,告诉我他叫江弋,我们闲聊几句,他说自己是三年前搬来的。

趁他说话间我抬头打量四周,这屋子上年头了,用具也很老旧,更像有二十多年的时间,我敢打赌他在骗我,可这不该是我关心的重点。

很快我就将话题引到了怎么出去上面,他既然是后搬来的,就一定有出去的办法。

“我确实能出去,可我凭什么帮你?”江弋的语气带着些玩味。

我面部扭曲一瞬。

想来也是,人都有私欲,他定是想从我这捞到些好处,这不碍事,给他就成。

“这样,只要你能帮我出去,回去后我把一半存款给你。”我试探性问,手指笔比划出个数。

江弋斜睨了我一眼,俊美儒雅的脸上勾起几分邪魅的笑。

“我要那东西没用的。”

此刻他目光有些炽热地在我身上打量,我心咯噔一声,他总不能相中我做他老婆吧!

不过这偌大的山林,我们孤男寡女的,他又是年轻气盛,也不是没这可能……

“我要你……”

果然!我骤然瞪大眼睛。

人都是利益,就算是个长得这么儒雅的少年,也要等价交换!

江弋似察觉出我心中所想,古怪挑了下眉,“你想多了。”

他弯身,食指轻轻勾起我的下颚,我被他这动作弄得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修长的指骨顺着我下颚线缓缓向上,最终停在我脸上狠狠掐了一把,我疼极了!

“小东西你想多了,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

我眼角抽搐两下,不娶,难道他是想单纯睡我!此时此刻我以一种极为幽怨的眼神盯着江弋,如果眼神可以化成刀子,他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

他笑及眼底,指腹轻剐蹭了下我鼻尖。

“做个交易吧,留下来陪陪我,之后送你出去。”

就只是陪陪他?

我立刻机灵地捕捉到重点,“多久!”陪他怎么也得有个期限吧!


“一个月。”

我们之间的交易就这么诞生了。

自这之后,江弋把我留在他身边,家里的活,做饭烧水全部落到了我身上。

只是江弋从不许我去后院那间草屋,我呢,自然是听话,毕竟挨过三十天就可以回家了。

我站在院中晾晒衣服,眸子望向西落的夕阳,产生了股错觉,仿佛我们是相爱了十几年的老夫妻,日复一日在山里自给自足。

天边的云层开始倾斜,渐渐的竖着飘动,我眼睛随之瞪大,怎么看着这么像生火飘出的烟囱呢,可我来这些天并未在附近发现人家。

“把柴抱到后院。”江弋很煞风景地喊了句,我的思绪也被打断。

我没好气地背着他翻了个大白眼,“哦,来了。”

留下的这一星期他还真没动我,看来这家伙果然对我不感兴趣,不然孤男寡女同在一个屋檐下,他要是真对我做点啥,我也反抗不过……

某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脑子越怕啥偏偏来啥!

这天半夜,门被人敲响了,我迷瞪起身开门,就见着江弋脸色苍白地站在门边。

“怎么了。”我打了个哈欠。

江弋状态看起来很不对劲,他看着我的视线很怪,还很炽热,我不傻,看得出这目光背后的意思!

我猛得本能反应去关门,可江弋大手先一步朝我身后揽去,将我搂到怀里,低低在我颈间嗅着什么,很快黏腻急促的吻落到我脸上,让我整个人来了个大震惊!

没睡醒的觉瞬间清醒!

那双大手巧妙地解开了我身后的扣子。

“你说过不动我的!”我大喊。

“我何时说的……”

话落,他将我压到大床之上,我感受到冰冷的呼吸徘徊在我颈间……

他力气极大,推拒不开,我双拳紧握,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冷静。我急中生智,使劲伸手去抓床头放着的花瓶。

可能是连老天都不愿看到我被欺负,我抓住了那只花瓶!猛得朝江弋头部重重砸去。

砰——

这一下没晕,江弋手上动作顿住,我看到他竖瞳变成了血红色,红到可以滴血,我身体颤抖得不行。如果这一下他没被砸晕,换来的只会是变本加厉!

最后,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拿起残碎的花瓶再次朝他脑袋多补了几下!

终于,他倒了,眼睛却死死睁着。

他头在流血,还很多。

我彻底慌了,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我抖着手指朝他鼻息叹气,瞬间猛得睁大眼睛!双腿因发抖吓得瘫倒在地。

江弋,居然没气了!

他死了!

我因惊恐控制不住大声尖叫,嘴唇颤抖,我开始手脚并用朝门的方向跑,走时还不忘把自己的背包拿上,现在我要做的就剩下跑路!

我只是想把他砸晕,没想杀他的!

夜路很黑,好在我习惯黑暗,可这是我第一次杀人,心中早已被恐惧包裹,我一边跑一边哼歌给自己壮胆。

跑的太急一个不留意脚被拌了个跟头,等我回过头去看那绊人的东西,瞳孔猝然缩小!

那东西很粗,在月光的映照下全身上下泛着白磷,是一条白色巨蟒!


我已经吓得失了声连哭都哭不出来,地上的背包都顾不得捡起,闭着眼睛铆足了劲往前跑。

蛇,巨蟒,那可是能吞掉人的巨蟒!

为什么这种事要发生在我身上!我就一个普通小姑娘!

跑了有一个小时,一口水未喝,嗓子传来剧痛,可我不敢停。我很清楚只要那条大蛇想,我是铁定跑不过它的,只要我坚持,就还有一丝生的希望!

一直到天际破晓,看着那丝光亮,我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我逃了出来!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困难,我身上根本没有一丁点食物,连水都没有!

我要面对的是一望无际的森林,没有食物,没有水源,这种状态下我活不过三天!

怎么办!

抱怨?哭?大叫!

这样只会浪费体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在,我必须活下去,找到水还有食物!

人对于求生的欲望极其强烈,以至于一瞬间,我内心产生了恐怖的想法。

我要回去。

是的,除了这条路,别无他选。

回去有食物有水,我只需要妥善将尸体处理掉,就算出不去,在这里住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孤独,比起活着,我不怕孤独,求生欲望占据了一切了,我开始转身折返。

说不定我在这待久了自己能研究到出去的路,或者哪天有人误入我的地盘,我可以将他扣下,让他陪我!

人都是有私欲的。

我内心的想法开始变态邪恶,眼中闪过兴奋的光!

那么现在,我要回去了。

绕了半天后我找到了竹屋,只是脚还未踏进门的时,我瞳孔骤然紧缩!

那是一道熟悉的身影,他感受到我的视线,跟着转身,我吓得“扑通”一声坐到地上。

是江弋!

看到我的一瞬,江弋苍白的脸对我勾起笑容,“小东西,你回来了呢。”

我震惊地看着他,我觉得此刻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精彩极了。

他,不是死了吗!

江弋见我愣在原地,脚步缓缓朝我逼近,他蹲下身,手掌抚上我脸颊,顺着下颚一点点向下移动,最后拖起了我的下颚。

他做这动作时我动都不敢动一下,我怕他会一怒之下杀了我!

毕竟昨晚我杀了他!

忽地,他俯身凑到我耳边,我全身绷紧,他冲我耳边吹了口凉气,大手箍住我后脑。

“一个月期限还没到,不可以再走了哦。”

我愕然瞪大眼睛!整个人已经被吓傻了,脑子想的全是我杀了他,他会怎么惩罚我,折磨我,还是用更残忍的方式杀了我!

江弋贴着我耳侧轻轻厮磨,他动作虽温柔,可我却有种被毒蛇束缚之感,窒息病态!

“不是毒蛇哦,要是也是好蛇呢。”他笑容有些病态。

“你会读心术!”

江弋嗯了一声,“会一点儿呢。”

我呼吸猝然一滞!

“你……你是人是鬼!”我继续问。

江弋如看智障一般的眼神看着我,“你说呢。”

我还是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难道上次他没死透,又回光返照活过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