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薄爷前妻是顶级大佬

薄爷前妻是顶级大佬

小鱼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念十五岁就成了薄穆琛的未婚妻,从此十年,她爱而不得。他心里没她,却和她发生关系。终于,当他白月光归来后,他出五亿把顾念打发了。这十年,顾念一直背负骂名,大众说她丑陋不堪,无才无德。如今离婚,她不必再收敛锋芒,瞬间魅力无限。医学界大佬、著名钢琴家、黑客大佬、皇室公主、财经界大佬、顶级运动员……风向变了,大家开始议论薄穆琛瞎了眼!

主角:顾念,薄穆琛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念,薄穆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薄爷前妻是顶级大佬》,由网络作家“小鱼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念十五岁就成了薄穆琛的未婚妻,从此十年,她爱而不得。他心里没她,却和她发生关系。终于,当他白月光归来后,他出五亿把顾念打发了。这十年,顾念一直背负骂名,大众说她丑陋不堪,无才无德。如今离婚,她不必再收敛锋芒,瞬间魅力无限。医学界大佬、著名钢琴家、黑客大佬、皇室公主、财经界大佬、顶级运动员……风向变了,大家开始议论薄穆琛瞎了眼!

《薄爷前妻是顶级大佬》精彩片段

漆黑的夜,偌大的房间里,男女身体交织,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不断响起。

一切结束之后,女人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爬下床,从桌子抽屉拿出文件和笔递过去。

女人动了动有些肿的唇,声音轻柔。

“明天你还要早起出差,先签字吧,免得忘了。”

正常人都会以为是一份可能比较重要,但又寻常的文件,然而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字。

——离婚协议。

从床上起来的男人,胸膛依旧露着,上面还有女人的抓痕,但他的神情也恢复平时的冷静和漠然,扫了眼协议上的内容,直接签下自己的名字。

“再给你五亿。”他淡淡道。

顾念一愣,随即笑了笑,“不需要,当初说好了,是净身出户。”

“女人的十年,值五亿。”

顾念心思微动,时间过得确实快,一下十年过去了。

她和他,本来就是协议结婚,她十五岁被带回来时,就变成了他的未婚妻。

薄穆琛见到她第一句话,就说不可能和她在一起,要想留在薄家,就得签订协议,也就是那份离开薄家的协议,以十年为期。

这十年,他们在长辈面前恩爱,在外面就是陌生人,有他的地方,肯定不会有她,这也是协议上说的。

眼下十年之期到了,一切,终于结束。

顾念收回心思,刚把离婚协议放下,本来打算去洗个澡,却被男人从后面抱了起来,还是往床上的方向。

相处多年,顾念瞬间知道男人的心思,揽着他的脖子,撒娇道:“我累了,今天睡觉好不好?”

“最后一次。”男人低头亲了亲她的唇,冰冷的声音中又带着缱绻,几乎没有任何女人能拒绝得了。

顾念轻抚过男人的八块腹肌,心想也是最后一次了,就再纵容一下好了。

男人也察觉到了,愈发大胆。

这一夜,格外地漫长。

次日,顾念醒来的时候,就后悔昨天的配合了。

全身都很疼,就像被大卡车碾过。

不过这也是最后一次了,顾念看到桌上还在的离婚协议,名字都已经签好了。

这时候电话打来,是薄穆琛的特助陈泽。

“夫人,先生让我来处理一下离婚协议的事情,你今天有空吗?”陈泽恭敬地问。

“有空,你现在过来吧。”

顾念花了一个小时收拾好自己,再整理好行礼,在沙发上坐端正,陈泽这时候也到了,还拿出另外一份协议。

上面和薄穆琛说的一样,多写了五亿,他也签了字。

“先生说用这份协议,麻烦您再签个字。”

顾念淡笑了一下,“不用,就这份净身出户的好,你帮我们做个公证吧。”

陈泽错愕,夫人是傻了吗,连钱都不要。

跟在薄穆琛身边多年,陈泽知道夫人没有正经工作,就一直在家里,一点社会能力都没有。

如果净身出户的话,以后怎么办?还能活下去吗?

他忍不住再提醒一下,“夫人,这么多钱,您真的不要吗?”

“早就说好不要的,现在也一样,对了,别叫我夫人了。”

陈泽想象过顾念各种依依不舍的姿态,亦或者是拿到钱欣喜如狂的样子,但没想到她这么淡定,甚至连行礼都准备好了……

“夫……顾小姐,您最好再考虑一下,毕竟这不是一笔小钱。”

恰好这时候电话响起,顾念看了一眼,“没什么好想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顾念拖着行李箱潇洒离开,只留下呆了的陈泽。

没多久,陈泽这边的电话也响起,是自家总裁。

“事情处理完了?”

那边清冷的男音,让他清醒过来,回答:“处理得差不多了。”

“她如果不舍的话,别墅也给她。”男人说着顿了顿,“好歹跟了我十年,多给一些无妨。”

陈泽有点不好意思说,但还是把实际情况说出来了,“顾小姐什么都没要。”

薄穆琛声音凉了几分,“顾小姐?称呼改得挺快。”

“……顾小姐叫我改的称呼。”

陈泽咽了咽口水,总裁怎么好像不太高兴。

他本来以为总裁会再说点什么,但再看过去,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了。

这边,顾念刚离开别墅,就上了早就等在外面的车,车内男人送上一束捧花,讨好地笑,“老大,恭喜完成任务,恢复单身。”

顾念的神情冷冰冰的,仿佛她天生就这样,“嗯。”

付如林一直是顾念暗地的下属,小心翼翼道:“我们举办了一个大派对,老大今晚一起嗨啊。”

“没空。”女人直接拒绝。

“好吧。”付如林耸了耸肩,“我还以为老大会喜欢呢,毕竟之前,你结婚的时候不来我还以为……”

说着,语气里还带了一丝丝试探。

顾念淡淡扫了他一眼,“结婚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都已经过去了,我只是不喜欢派对而已,浪费时间,还不如多做正事。”

付如林微不可乎松了口气,“那就行,我还以为老大是已经习惯了那……”

意识到自己又要提到那婚,付如林也急忙止住口。

顾念不是很在意,毕竟和他在一起了十年,下属聊到他很正常。

以后,总会提不到他的。

顾念当初去薄家,只是因为一个不得不去做的任务而已。

现在完成了,过去的一切,也没什么好留念的。

顾念脑海里晃过那个高冷如冰的男人,一闪而过,她轻笑一声,至少那男人长得不错,身份不低,她也不吃亏。

好聚好散,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一个月后,医院。

急救室外面,所有人严阵以待。

男人大步赶来,身上的西装一丝不苟,但和平时比又有些风尘仆仆。

薄穆琛看着急救室的门,冰冷的眼里掠过一抹担忧,又扫了眼身边的陈泽,“进去多久了?”

陈泽也很着急,“颜小姐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刚才路上就已经昏过去了,但现在琳医生还没到。”

“她不是已经回国了?”

“是啊,之前她的助理就说她已经定居国内,不会像以前一样行踪不定,但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联系不上了。”

陈泽汇报现在的情况,“不过已经有主治医生进去了,应该能拖一拖时间。”

旁边的下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谁都知道,里面那位可是总裁的心尖人啊。

还有传言说,总裁和在一起十年的夫人离婚,都是为了给那位腾出位置。

不远处一阵脚步声传来,薄穆琛听到熟悉的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女人,身后还簇拥着一群人。

虽然时别一个月,但太熟悉了,哪怕只露了一双眼睛,连陈泽都能认出,这位就是曾经的夫人,顾念。

她竟然出现在这里!

一个不可能的猜测,此时涌入脑海。

薄穆琛深深看着眼前的女人,顾念神情漠然冷静,淡淡道:“你挡路了。”

旁边跟着来的院长也连忙道:“薄先生,这位就是琳医生了,麻烦您快点给她让路,耽误了时间对病人的情况不好。”

女人面色依旧冷漠,但口罩底下的唇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是啊,不然要是里面的人死了,你可别怪我。”

男人拳头攥紧,旁边的林泽觉得里面的颜小姐可能要完蛋了。

前妻救白月光,那怎么可能会用心救。

薄穆琛看向院长,“她真的是琳医生?”

院长连连点头,以为他是担忧顾念的身份,立即道:“当然是的,薄先生就放心好了,前几天琳医生就在我们医院做过紧急手术了,证件也早就核对过,绝对就是她,别看她年轻,但琳医生的医术确实好,薄先生就放心好了,这次手术由琳医生来进行,至少能把一成成功率提高到五成。”

但还有五成失败的概率啊!这其中能掺杂多少水分谁知道啊。

顾念双手环抱,姿态慵懒而随意,“如果薄先生不想我来进行手术,我可以走。”

“你有几成把握?”

刚才院长明明回答过,薄穆琛还是又问了一遍顾念。

女人薄凉笑笑,“就是五成。”

两人目光接触,顾念也不怕他,直勾勾地看着他。

薄穆琛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顾念。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女人一直都是温柔贤淑,一朵养在室内的菟丝花,只能依靠他。

或者说,这十年来,他从来没真的认识她。

他让开了一条道,“你去吧。”

陈泽想说什么,但好像也没什么能说的。

这时候,除了让顾念来做手术,他们还真没其他办法。

顾念口罩底下的唇又轻轻勾起,又多看了眼薄穆琛,径直走进急救室。

急救室的大门,再次紧闭。

薄穆琛垂着眼。

急救室内,顾念低头淡淡看着女人,如愿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神情。

“顾念,怎么是你!”

颜沫清已经打了麻醉,全身都不能动弹,苍白如纸的面色,在看到这女人的时候更加难看。

顾念一直是知道颜沫清的,薄穆琛在外面的情人。

如果说薄穆琛和她结婚,只是因为长辈的关系,那对于这颜沫清,就是真爱了。

估摸着这两人不久的未来,就会结婚。

但这关她顾念什么事?

要是她介意,颜沫清早就消失了。

顾念面无表情地拿起手术刀,“你最好配合,不然死的就是你。”

颜沫清尖叫道:“我不要你给我动手术,你走开!我要见穆琛哥!”

旁边的医生面面相觑,病人明显不配和,“琳医生,需要……”

“不用,我时间有限。”顾念似笑非笑地看着病床上的女人,“爱做不做。”

“不,我不要你给我做手术,你出去!”

顾念不屑嗤笑一声,继续手里的动作,顺便对旁边的医生说,“病人太吵,加大麻醉。”

“是。”

加大麻醉后,颜沫清很快昏了过去,手术室终于安静。

但女人哪怕是睡着,脸上都是惊恐的。

众人都感慨于顾念的雷厉风行,但她在手术台上冷静娴熟的样子,又给人十足安全感。

七个小时后,急救室外面的灯灭下。

顾念最先推开门出来,迎面就看到薄穆琛。

不用说,他一直站在门外。

“成功了?”

“嗯。”

顾念解下口罩,冷淡地点头。

在旁边的陈泽唇角抽搐,两人明明是夫妻,这时候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顾念确实已经把薄穆琛当成陌生人了,长久的手术让她身体很疲倦,懒得做多余反应,只想离开。

但要绕开薄穆琛的时候,却被他拉住手,往另外的方向走。

旁边薄氏的其他人之前根本没见过顾念,面露诧异,陈泽解释道:“薄总想询问琳医生更多事情。”

可是就算是询问事情,也不会拉着手吧。

但是因为担心颜小姐安危呢?

虽然觉得哪里奇怪,但众人只能那么想了。

顾念被直直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手才被松开。

随即,被男人堵在墙角。

“你为什么会是琳医生?”

薄穆琛单刀直入。

顾念淡淡道:“无聊找点事做,不行吗?”

薄穆琛看她冷漠的样子,再想到她曾经温柔体贴的模样,心里莫名一阵火气。

他深吸口气。

“沫清怎么样?”

“说了,暂时没有危险。”顾念道:“不过只有找到合适的心脏,她才能继续活着。”

她很早就知道,颜沫清是薄穆琛的青梅竹马,从小就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心脏,身体一直很虚弱。

如果不是她突然成为他的童养媳,颜沫清估计已经和薄穆琛在一起了。

顾念百无聊赖地想着。

薄穆琛抿了抿唇,“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客气,我是收钱的。”

顾念回答他这些问题,也不过是因为身为医生的医德。

薄穆琛见她的不在意,目光深了深,“顾念,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能和从前,判若两人。

顾念笑了笑,“离婚了,没关系了,我想我应该没必要回答,你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心上人身上吧。”

薄穆琛抿唇,还想说什么,但女人已经大步离开。

背影潇洒肆意。

林泽匆匆过来,着急忙慌,“总裁,颜小姐醒了,一直哭着要见你。”

男人目光微沉,“我知道了。”


顾念忙完回到家,简单洗漱过后就睡着了,但没多久,又是一通电话打来,是付如林。

“老大,酒吧这边出了点问题,可能需要您……”

“……我知道了。”

顾念揉了揉太阳穴,随便换了身衣服就直接去了酒吧。

事情不大不小,处理完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顾念正要走,付如林突然嘿嘿一笑道:“老大,来都来了,不然嗨一下?”

顾念悟了,恐怕这才是要她来的目的。

本来没什么兴致,但是大半夜地醒来,人总会清醒很多,不困了,点了点头。

付如林终于得逞,“好好,我马上让人准备,老大可算来看我们准备的惊喜了。”

顾念没有任何期待,打开一瓶红酒,倒了一杯。

刚喝下半口,看到外面走进来的排排男人,差点喷了出来。

付如林立即道:“老大,时间紧凑,前段时间我们本来准备了很多人的,但时间久了,就剩下一部分了,这些都是喜欢健身的,身材好,你看看你喜欢哪个。”

各式各样的男人站在面前,还有很多露出了胸肌,宽肩窄腰,腿又很长,确实都不错。

顾念黑了脸,“你带他们来干什么,我缺男人?”

“这不是想让老大开心一点,嘻嘻,世上男人多得是,而且以老大的身份,要几个男人算得了什么。”

顾念不想理他,但扭过视线又看到一个外貌不错的男人,正冲她腼腆地笑着,恰到好处的暧昧和惑人。

“……”

这群是男人吗,分明是妖精吧。

就在这时,门又徐徐打开,修长的腿大步迈进来。

付如林看向门,一边道:“是新来的那个吗,真是慢吞吞的,要不是负责人说你活好,我才不会喊……”

说到一半,他的话卡壳了,看着男人说不出话。

顾念耳边终于清净下来,本来不想搭茬,但那脚步径直走到她面前。

顾念垂着眼帘,只看到男人的一双长腿,淡淡道:“这腿倒是不错,是我见过最好的,也就一个人比得过。”

那人就是薄穆琛。

十年都在一起,总归是了解对方的,薄穆琛那双腿,是真的好看,以前她趁着男人不注意还偷摸了好多次。

“谁比得过?”

眼前这双腿的主人说话了,声音低沉又带着危险。

顾念抬眸,就看到男人冰冷的视线。

本来有些醉意的大脑,瞬间清醒,顾念立即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她下意识后退半步。

薄穆琛没给她任何退后的机会,逼近一步,目光深邃地看她,“找男人?”

他的视线,又扫了眼房间的男人。

所到之处,众人都打了个寒颤。

顾念唇角一抽,懒得回答,又不想对方把她当成那种女人。

真要解释,外面的门又被匆匆打开,从外面走进一个阳光帅气的青年,一看就是少女都喜欢的类型,直直要接近顾念。

“姐姐,我来找你了。”

顾念立即道:“别乱喊,我不认识你。”

男人笑了笑,自以为迷人地放了个电眼,“嘻嘻,多聊一会儿不就熟悉了。”

好了,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顾念已经放弃辩解了,薄穆琛突然伸手,把她直接带进怀里,随即一个公主抱,直接抱了起来。

顾念错愕,在空中挣扎,踢了踢腿,“你放我下来啊。”

薄穆琛没说话,带着她大步离开。

只留下一室的男人,还有已经被瞪得傻在原地的付如林。

呜呜,他也只是想让老大开心一点啊……

顾念被直接抱上了最顶楼的包厢,门口一群薄家的保镖,而她径直被带到房间里。

顾念其实不慌,因为这家酒吧都是她的,她根本不会在这里出事。

“你……”

正要询问,嘴巴蓦地被封住。

顾念瞪大眼。

暧昧的气息和交织,一下点燃火焰。

好不容易顾念找到一点喘息的机会,只想把她推开,却被抱得更紧。

“刚离婚,就找男人?”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危险。

顾念绷着表情,“离婚了,为什么不能找其他人?”

“那我如何?”

女人一个错愕,他这是什么意思?

顾念还没问出口,男人已经一次堵住她的嘴。

后面,顾念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室内的温度逐渐升高。

顾念有些不甘愿,有些累,但彼此太过熟悉,配合默契,最后也都半推半就配合他了,毕竟被他勾上来了。

外面的天不知何时亮了。

顾念浑身酸疼,而罪魁祸首依旧没醒过来。

如果是在家里,顾念确实这时候应该起来,等到薄穆琛醒来,必定是一份新鲜美味的早点。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这次不可能有早餐了。

顾念冷哼一声,想到昨晚男人的粗暴,拿出纸条写下。

——技术退步,好好练习。

虽然粗鲁也挺爽的,但事后是真的疼。

而且,和前夫在离婚后再睡一觉,这是什么破事?

顾念拿小手比对了一下男人的脸,忍着想给他一下的冲动,离开包厢。

在她刚走没多久,床上的人缓缓睁眼。

顾念打了个电话问医院,那边说颜沫清的情况不错。

颜沫清没什么事,薄穆琛敢寻花问柳,似乎也很正常,毕竟男人总是要解决一下自己的需求,尤其是薄穆琛这样的。

算了,男人也是给她‘免费服务’,就这么过去好了。

这时候,一通电话打来,是圈子里的好友,周家大小姐周悦。

“念念啊,你真的和薄穆琛睡了,牛批啊姐妹!”

顾念:???

“你说什么呢?”

顾念和薄穆琛一直是隐婚,根本没人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也从来不出席一样的场合。

到现在,可能就薄家人,顾家人,还有薄穆琛的助理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顾念愣神的是,为什么周悦会知道这件事。

周悦哈哈大笑,“你还想和我装蒜啊,现在我们圈子里都传遍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