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铁憨憨是个美男子

铁憨憨是个美男子

沐云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再没有比她更倒霉的穿越女了吧,刚过来便差点又一次经历死亡。明明是她失去了清白,却反倒成了霸王硬上弓的女人,古代的男人都如此珍惜节操的吗!本以为已经解决掉柳行之这个大麻烦,没想到在她努力赚钱的路上,男人再度出现,而且还死缠着她,要她负责。

主角:云溪,柳行之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溪,柳行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铁憨憨是个美男子》,由网络作家“沐云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没有比她更倒霉的穿越女了吧,刚过来便差点又一次经历死亡。明明是她失去了清白,却反倒成了霸王硬上弓的女人,古代的男人都如此珍惜节操的吗!本以为已经解决掉柳行之这个大麻烦,没想到在她努力赚钱的路上,男人再度出现,而且还死缠着她,要她负责。

《铁憨憨是个美男子》精彩片段

云溪舔了舔干裂的嘴角,脑子里不停的重复着两个字“我草......”

她这是穿越了!

她不过拉着同学,去酒吧庆祝从军医大顺利毕业,结果一不小心喝醉了,一睁眼就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她现在是死了吗?还能回去吗?

云溪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忽然感觉到身边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她赶忙转头看过去,这才看到旁边还躺着一个男人。

借着天上微弱的星光,隐约可以看到,这人脸色惨白,气息微弱,似乎很是痛苦一般,俊秀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云溪还在出神,就见对面的人猛的睁开眼睛。

男人原本脆弱的模样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凌厉,如同雄狮苏醒一般,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改变。

只是待那带着凉意的眼神在对上她时,瞬间变的猩红。

男人那犹如实质化的恨意和杀意,让周围的空气仿若凝结成冰。

“吼!”低沉的,似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传来,痛苦,愤恨,杀意,各种情绪交织,仿若困兽一般,有种随时想要扑上来咬一口的感觉!

见此情形,云溪不自觉向后退了退,心里又冒出了一串‘我草’!

这是啥情况,这谁呀,原身到底干了啥缺德事,让人一睁眼就想杀她?

来人呀!救命呀!宝宝害怕!老天爷是不是在玩她,丢个仇人在她旁边!

云溪正想挣扎着起身,就见对面的男人又晕死了过去。

还好。

云溪不由松了口气!

顶着那样的目光,她实在是瘆得慌!

良久,空气安静下来。

云溪将脑中的记忆再次捋了捋。

原身叫云溪,男人是原身的夫君,柳家三郎柳行之。

原身本来是秀才之女,家中开了一个学堂,又是家里最小的,性格有些骄纵。

年初新皇登基,天下大乱,紧接着北面大旱,南面大涝,百姓流离失所,云老秀才那点家业,没过多久就有些撑不住了。

为了这小女儿不会饿死,云老秀才斟酌再三,找到了之前曾帮助过的柳家。

柳家是猎户,现在田地因为大旱种不了,地主都要啃树皮了,也就柳家这样的,还能凭借手艺,抓点山鸡野兔填肚子。

只是原身自诩是个才女,哪里能看上一个柳家三郎这样的糙汉,自然是各种作!

柳家觉得娶了秀才之女,又是恩人之后,着实高攀了,一直听之任之。

一来二去,让原身的性格更加的跋扈。

这次昏倒,说起来也是她自己作。

逃荒路上,自然困苦难捱,柳家最小的孙子柳小宝,没几天就撑不住病了。

柳婆子心疼孙子,偷偷把一个白面饼子给了小宝,这让云溪极为恼怒,觉得柳家人这是背里藏奸,把好吃的都留给了自己人,却不知,那是柳婆子手里唯一的一块。

柳二郎媳妇徐氏,也就是小宝的娘,对这个弟媳本就不喜,加上小宝身体不好,心情烦躁,就推了她一把。

没想到激起了原身的怒气,扬言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他们,说完直接就对着飞奔的马车撞去。

这一撞,就把命给撞没了。

原身的夫君为了救人,被旁边的马一蹄子踢倒,吐了一大口血,也昏死过去。

这就有了两人眼下的情形!

云溪心中满是疑惑,原身的记忆中,两人虽然感情一般,也不至于到仇视的程度吧!刚才那目光是怎么回事?

她又看了看昏睡过去的柳行之。

她这夫君就是一个憨厚的少年,对原身一直颇为容忍,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莫不是受了伤,脾气大了?应该是她看错了吧!

“老三媳妇,你醒啦,感觉咋样?”就在她出神间,一老妇人一脸惊喜的走过来,想要摸摸她的头,可能怕她不喜欢,又将粗糙的手别扭的别在后面,带着几分讨好的道:“今天煮的野菜汤,你要吃吗?娘给你盛点来?”

说完惴惴不安的看着她

 


“好,正好我也有点饿,谢谢娘!”云溪弯了弯眉眼,认出眼前之人便是原身的婆婆柳婆子,也是柳家对她最好的人。

原身敢这么作,也是因为她。

当年原身的爹救了差点摔死的柳老汉,又借了他银子治病,避免了柳婆子成寡妇。

就这一点,就让柳婆子愿意将原身当祖宗供着!

不过云溪可不是原身,并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不会把别人的知恩当成理所当然。

“哎!好,好,娘这就给你盛去!一家人谢什么谢!”听到云溪的回答,柳老婆子惊讶的看着眼前人,旋即脸上的喜色更加明显,动作麻利的走回去,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碗有些发黑的野菜汤过来。

云溪接过汤,也不管味道,就大口的喝了起来。

有些干枯的野菜在汤里泛着苦味,没有多少盐,味道着实不好。

可云溪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胃里的痉挛告诉她,这个身体饿的太久,必须得吃点东西才能活下去。

一碗野菜汤下肚,原本身体的无力感多少好了一些,只是头还是昏昏沉沉的。

她能感觉得到,这身体有些低热,这是身体在抵抗炎症,若是扛过去了,可能就没事,抗不过去,或许就是死路一条。

“还要吗?”见云溪喝完,柳婆子犹豫着问了一句。

云溪目光在周围转了一下,见其他人只有半碗,且野菜也只有表面飘的几片,就知道这野菜汤并不多,摇头道:“我刚醒,一碗就够了,谢谢娘!”

柳婆子连忙摆摆手,有些手足无措道:“不用客气,老三媳妇你再休息一会,天一亮我们就要赶路。”

云溪点了点头,目光从柳家人身上扫过,见他们除了一脸好奇,倒是没有其他恼怒的表情,心里对柳家人不由高看了一分。

现在严重缺水,吃的都不能保证,洗漱更是不可能了。

云溪忍了忍,继续躺下,手指在柳行之的脉搏上摸了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他的脉搏非常微弱,内伤极其严重。

若没有药医治,怕是难好,看来她这新媳妇,说不定要变成寡妇了,原主真是造孽!

不过寡妇也没啥不好!

想起对方那充满恨意的眼,云溪忍不住想,做寡妇也比对着这男人强吧!

至于以后,若柳家不错,就跟着柳家过,若是不行,待逃荒结束,她就找机会离开。

因为只有这一辆板车,一直都是云溪睡的,也就是柳行之受伤,才有机会睡在上面。

其他人皆是睡在地上!

柳家人口多,柳老头五子两女,两个女儿已经出嫁。

长子柳大郎娶妻叶氏,有两子两女,最大的十三岁,小的五岁。

次子柳二郎娶妻徐氏,有两女一子,最大的十岁,小的就是儿子小宝。

三子柳三郎,成亲之前由云老秀才取字行之,娶妻云氏,尚且没有孩子。

柳四郎和柳五郎一个十五岁一个十二岁,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大小伙了。

因为男丁多,所以一家人聚集在一起,逃荒的话,倒是安全,这也是她打算先跟着柳家人的原因。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间,忽然听到徐氏的哭喊声,心头不由一跳,直接跳下车,艰难的向徐氏那边跑去。

等她过去,只见徐氏怀中的小宝脸色发红,人已经有些抽搐,嘴角隐约有白沫溢出,呼吸急促,似乎非常痛苦。

 


徐氏将小宝紧紧抱住,满脸泪痕,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宝儿,娘的宝儿,你可不要吓娘!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娘可怎么活呀!”

叶氏和柳老婆子也忍不住抹眼泪,这年月养大一个孩子着实不易,尤其在这逃荒的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要救治,几乎不可能。

从小宝生病,他们已经有了这样的担心。

“二嫂,你不能抱着他!”云溪挤进去,推开徐氏,急促道:“二嫂,小宝是高热导致的抽搐昏迷,你再抱着他,他没办法散热,只会晕的更快!”

说完,也不待徐氏反应,对柳老婆子道:“娘,我记得这次出来还有带酒和姜,对吧?”

柳婆子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迟疑一下,点头道:“酒还有半壶,之前给你擦额头用了一些,还剩下不少,姜还有两块!”

“好,娘,你现在把酒拿来,把姜切丝煮成姜汤!”云溪也不管她什么反应,转头对着叶氏道:“大嫂,麻烦你给那打盆温水过来!”

说完,将小宝外衣脱了铺在地上,将他腋下手心脚心露出来,接过叶氏打的水,用手绢打湿,擦拭小宝的腋下,脖子,手心脚心,手关节,腿关节,擦完后,将热帕子搭在小宝的头上。

徐氏反应过来,眼中逐渐恢复了神采,急切道:“弟妹,你可以救小宝是不是?只要你能救他,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弟妹,我求你了!”

说完,便要跪下来!

云溪急忙避开,看着那一脸希冀的人,轻叹一声道:“若是低热时,这样操作,我可保证他无虞,可现在已经高热,并有些抽搐,口吐白沫,没有好的退烧药的情况下,我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治好。”

见徐氏神色有些暗淡,有些不忍,又补充道:“二嫂不要太担心,只要温度能退下去,还是有很大的希望的。”

“老二媳妇,既然老三媳妇说希望很大,你就放宽心,你可不能倒了,不然小宝靠谁照顾!”柳婆子也跟着宽慰了一句,看向云溪的目光,有着惊奇,更多的是喜色。

在她心里,老三媳妇能不闹腾就已经不错。

现在不仅不闹腾,还帮忙救人,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或许是散热的效果好,云溪摸着小宝的头似乎没有再继续升温,便稀释了一些酒精,继续给小宝擦拭。

酒精降温的效果明显比水好,一个时辰之后,小宝的温度已经快恢复正常。

见此情形,柳家人和云溪皆松了一口气!

云溪让徐氏将姜汤灌了进去,指导她继续擦拭降温,直到小宝体温正常,这才停手。

待他又发了一次汗后,将衣服穿好,让徐氏抱着他休息,自己再慢慢挪回板车处。

或许是之前太过着急,她也出了不少汗,反而让头脑昏沉的症状改善了不少。

“老三媳妇,你还好吧!”柳婆子端了姜汤递给云溪,笑道:“今日多亏了你,否则小宝只怕要没了!”

云溪接过碗,微笑着道:“娘不必客气,这是我应当做的!我爹之前收过几本医书,我无聊时翻过,能救小宝,真是再好不过!”

这么说,也是想把她会医的事过个明路,再者在原身的记忆里,云家的确有两本医书,倒也不算骗人。

“对了,娘,你怎么想起来用酒擦我额头的伤口的?”云溪记得,现在还没有酒精消毒的说法,这柳婆子是怎么知道的?

柳婆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当时我们手里没水,只剩一点酒,想着擦干净点,或许会好点,就做了!”

说完,她又有些惶恐道:“可是不能擦酒?”

“不是,娘做的很对!娘真棒!”云溪笑着夸赞了一句,若不是她这神来一笔,或许她现在已经在等死了。

被这么一夸,柳婆子顿时高兴起来,略带骄傲道:“当时你爹他们还说不能碰伤口,我就说应该清理干净,否则留疤怎么办,是吧,还是我更厉害!”

“那是,娘最厉害!”云溪拍了一下马屁,见柳婆子似乎也没怀疑她的性子变了,心中大定。

至于其他人,平日里接触不多,倒也不大担心。

柳婆子端着碗回去,摸了摸小宝,确认她没问题了,这才在柳老汉旁边躺下。

“老婆子,你没觉得这老三媳妇有些不一样了吗?”柳老汉摸了摸袖子里的烟袋,低声道:“她之前可从没叫过徐氏她们嫂子,连娘都没怎么叫过!今天醒来像变个人似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柳婆子翻身坐了起来,低声道:“死老头子,还不允许儿媳妇变好?”

“你看你,着什么急!”柳老汉朝着云溪那边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我怎么会不希望儿媳妇变好,只是这一下变化太大,我有点不适应!”

柳婆子冷哼一声,再次躺下,道:“我看你就是贱皮子,非得天天闹来闹去,你才开心!”

说完挑眉道:“你不觉得现在的她才像是秀才之女吗?”

之前的云溪跟个泼妇似的,而现在这个温和有礼,才像是有学识的人家培养的闺女!

柳老汉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愣后,点头道:“你这么说倒是有些道理,想来之前她是对亲事不满意,现在想通了,倒也好了,就是不知道老三能不能醒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