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他就是你亲爹

他就是你亲爹

美在黄昏落叶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古代,成了爹不疼,娘早死,还被姨娘推进万丈深渊的小可怜,这新仇旧恨,江弄影都铭记在心。等到她再次归来,便是将仇人们踩在脚下的时刻。多少年之后,她作为恶人谷的谷主,一朝出山,除了报仇雪恨,便是带着小团子找他亲爹,只因带孩子终究不能只靠她一个人,况且她家这还是个男娃娃。

主角:江弄影,沈恪   更新:2022-08-19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弄影,沈恪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就是你亲爹》,由网络作家“美在黄昏落叶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古代,成了爹不疼,娘早死,还被姨娘推进万丈深渊的小可怜,这新仇旧恨,江弄影都铭记在心。等到她再次归来,便是将仇人们踩在脚下的时刻。多少年之后,她作为恶人谷的谷主,一朝出山,除了报仇雪恨,便是带着小团子找他亲爹,只因带孩子终究不能只靠她一个人,况且她家这还是个男娃娃。

《他就是你亲爹》精彩片段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里想滴事儿都能成……”江小团举着一串冰糖葫芦,奶声奶气地哼着歌。

“小孩儿,你住在这附近吗?”

一道清冷凛冽的男声传来,正在偷吃的江小团顿时心虚不已,猛地呛咳起来。

他气势汹汹地抬起头,一下子就愣住了。

眼前的男人生得眉目如画,一张俊脸,如同工匠雕琢的作品。

江小团水汪汪的眼睛忽闪忽闪:“你是小团的爹爹吗?”

“我不是你爹。”

江小团着急道:“可是!你和小团长的一样帅!”

沈恪:“……”

“你愿意当小团的爹吗?”江小团伸手抓住了沈恪的衣角,粘糊糊的小手还有残留的糖渍,江小团眼巴巴地看着沈恪:“美男叔叔,当小团的爹爹送一个媳妇哦。”

话音未落,一道暴怒的女声传来:

“江小团!你又偷偷跑出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外面多危险啊,你老跑出去!”

江弄影气呼呼地揪住了江小团的耳朵,她动作利索,直接把江小团翻过来趴到腿上,冲着他的屁股就是啪啪两下。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江小团嗷嗷哭嚎起来,两只手捂着脑袋不停求饶:“我错了,娘亲,我错了……”

江小团叫的惨兮兮,可怜巴巴地挤眉弄眼,也没挤出一滴眼泪。

江弄影无语。

她看到杵在旁边的两个人,“你俩看什么看,有事快说没事快滚!”

“放肆!你知道我家公子……”

江疏影目光堪堪落在一旁的沈恪身上:“是你!”

“你认识我?”沈恪微微挑眉。

她可不止是认识他

她刚刚穿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身中剧毒,直接就被这个男人扑倒

不管她怎么哭求,神志不清的男人依旧动作粗暴,和她一夜抵死缠绵。

她晕死过去,谁知再次醒来的,竟然躺在一个土坑里,身上也被盖了一层土

她竟然被男人活埋了

越想越生气,江弄影看了一眼男人身后的护卫,冷冰冰的吐出了一个字:“滚!”

沈恪:“……”

说罢,江弄影把江小团扛在肩上带走了。临走前,她偷偷放下一只金铃虫,方便追踪这行人。

……

母子俩吵吵闹闹的声音渐行渐远。

“主子,这位女子,当真是奇特。”随风不由得感慨:“简直活脱脱就是只…母老虎!谁娶了这位女子,只怕是倒霉了。”

沈恪挑了挑眉,表情不置可否。

“走吧。”

沈恪叫住江小团本来想问路。

现在,这路肯定是问不成了。

夕阳的最后一次光线落下,沈恪收回了视线,带着随风继续向前走去。

……

清澜阁。

江弄影一回来坐下,狠狠地灌了一杯茶水,才冷静了下来。

成寂悠悠抬眸,静坐在蒲团上打坐。

“谷主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江弄影长叹一口气,咬牙切齿道:“遇见了一个想砍死的人。”

“阿弥陀佛。”成寂不接她的话。

“呸,假模假样的假和尚!”

“阿弥陀佛。”

成寂揶揄着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今天外头传来消息,摄政王沈恪要向江家二女儿江婉儿提亲了。”

“噢,她呀!”江弄影放下茶杯,不由得感慨:“我这几年光顾着整顿恶人谷了,倒没时间料理她。你要是不提她,我还想不起来,我和她的怨还没了呢!呵呵,我的那个好妹妹,当初是怎么把我从悬崖上推下来的,我就要怎么把她给踩在泥泞里!”筆蒾樓

江弄影阴恻恻地笑着,成寂无端觉得发冷,把身上的袈裟拢了拢。

“娘亲去教训坏人!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能不带上你的亲亲儿子呢?”

江小团哒哒哒地跑过来,圆圆的小脸上满是不满:“我要跟娘一起去!”

江弄影斜眼睨他:“你屁股痒了是不是啊?还想让我打两下?”

“娘亲为什么不带我去嘛?”

“没有为什么。”

江弄影把江小团往成寂身边一推。

“和尚,我下山这些日子,小团就交给你了。”

成寂脸色一黑,恨不得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甩开。

江弄影都管不住的江小团,他就能管住

“娘亲放心吧,我一定会乖乖的,除了在成寂叔叔这儿,其他哪儿都不去。”

成寂后背又冒起了一阵凉意,江小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乖了?他可不信

江弄影满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去。

而后,成寂敲着木鱼,还没敲几下,眼皮便慢慢睁不开了。

“成寂叔叔,你是不是困了呀?”江小团一脸人畜无害:“要不要上床睡一会儿?”

成寂还没来得及说话,脑袋便是一歪。

江小团拍了拍手上残留的瞌睡粉,狡黠一笑。

娘亲想甩掉他,偷偷搞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哦

——

江弄影连夜下山,找了一间客栈。

第二日一大早,她换了换了一条半新不旧的裙子,硬生生在裙面上撕出了几个洞。

将头发弄的凌乱,用画眉炭笔在脸上划了几下。

活脱脱一个要饭的。

一个时辰后。

她出现在了候府们前。

江弄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娘,你走得早啊!你为什么不把我一起带走?女儿在这个世上好可怜啊!”

“诶,这人是谁呀?”不管在哪里,喜欢吃瓜的围观群众都不会少。

“穿得跟乞丐一样,就是在这儿要钱的地痞无赖吧?”

“哭得还挺可怜的,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肯定很不容易吧……”

江弄影的哭泣太能带动人的情绪,很快就有几个大婶跟着一起抹着眼泪。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斜对面的茶楼之上,沈恪神色悠然地看着窗外,啜了一口龙井。

这个女人,倒真是有趣。

永定侯府的门口,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里面的家丁前来驱赶。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江弄影哭的好不可怜。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门口的热闹越闹越大。

很快,朱红色的漆门徐徐展开,几个人影在门口出现。

“江弄影……”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江婉儿目光不善

“你是谁?”江河一开口,便是满满的官威。

 


江河站在门口,看着在地上唱念做打的江弄影,脸色铁青。

“爹爹!我是你的女儿江弄影啊。”

“胡说!我女儿早就已经过世了!你竟然敢冒充我女儿!来人,去把官府的人叫来!”

江河一甩衣袖,铁了心不认她。

围观的众人又是一阵议论。

“我这里有我母亲的遗物!能够证明我的身份!”

刚刚的窃窃私语,变成了光明正大的议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小包袱上。

场面一下子安静的诡异……

江弄影摸了半天没找到簪子,江河心里猛地松了口气。

“娘亲!外婆的遗物在这里!”

只见一个同样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孩儿,从斜刺里窜了出来,一把滚到江弄影怀里,高高举起手上的发簪。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把整条街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娘亲,我们一路讨饭到了京城,你都不舍得把这根发簪卖掉。你说过,只要回到侯府,外公就会接纳我们的。”

江小团窝在江弄影怀里,虚弱地咳嗽两声,朝着她挤眉弄眼。

江弄影给了江小团一个赞扬的眼神,配合的拿过簪子高高举起:“爹,你不会不记得这个簪子吧?”

江河的脸色,简直黑得赛过锅底,他咬着牙,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

“区区一支簪子,证明不了什么!”

“侯爷的心,还真是狠啊。”

一道清冷凛冽的男声传来,众人寻声望去,纷纷磕头跪拜。

沈恪一身玄色黑袍,衬得他气势更加凌厉。明明是笑着说话的,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江弄影微微垂了头,又是他!真是冤家路窄

“恭迎摄政王!”

江河大惊失色地行礼,他恨不得把江弄影母子两个,拉去池塘喂鱼。

永定侯府门口,乌泱地跪了一大片人。

“都起来吧。”

沈恪独立众人之间,淡淡道。

这可真赶巧了,要杀的人,都凑到一起去了

沈恪分明笑得和煦,可江河还是脊背一僵,后背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王爷你不知道,此事…另有隐情。”

“哦?是吗

沈恪的眼光意味深长,落在江弄影身上,没有错过她脸上的僵硬。

“美男叔叔!”

江小团倒是一脸惊喜,直接扑过去,紧紧抱住了沈恪的大腿,圆圆的眼珠子,像极了洗过的,水灵灵的葡萄。筆蒾樓

江小团对这个男人真是满意得很,他不但帅得和他旗鼓相当,还是个摄政王。

美男叔叔要是能当自己的爹就好了

“又见面了,小团。”

沈恪掐了掐江小团婴儿肥的小脸,动作亲昵熟稔。嗯,手感还真不错。

“王爷……”江婉儿含羞带怯,脸上满是小女儿的娇态。这么钟灵毓秀的人,是他的未婚夫。

只是,沈恪连看都没有看江婉儿一眼,反而专心地逗弄着江小团。

沈恪转头,看着江河面无表情:“这支百花蝴蝶簪,确实是太后娘娘亲赐,难道侯爷不认?”

江河脸色变了又变,这个江弄影,还有那个小野种,是何时抱上摄政王的大腿的

“还请摄政王移步内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