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一不小心成了未婚夫的亲婶婶

一不小心成了未婚夫的亲婶婶

点墨成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家的男人在一场空难之后,全死了,所有人都以为宋家的孤女寡母难逃被欺凌的命运,谁想这个时候,那自幼被弃养在乡下的宋归辞宋大小姐强势归来。扶持快要倒闭的公司,替妹妹撑腰,将渣男的丑陋嘴脸公之于众,在落井下石的婶婶面前,扬眉吐气把钻石轻松买下。

主角:宋归辞,莫厉深   更新:2022-08-09 09: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归辞,莫厉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不小心成了未婚夫的亲婶婶》,由网络作家“点墨成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家的男人在一场空难之后,全死了,所有人都以为宋家的孤女寡母难逃被欺凌的命运,谁想这个时候,那自幼被弃养在乡下的宋归辞宋大小姐强势归来。扶持快要倒闭的公司,替妹妹撑腰,将渣男的丑陋嘴脸公之于众,在落井下石的婶婶面前,扬眉吐气把钻石轻松买下。

《一不小心成了未婚夫的亲婶婶》精彩片段

申市,民政局。

宋归辞翻开手里的结婚证。

持证人:宋归辞。

姓名:莫历深。

五分钟前她和初次见面,至今认识没超过两个小时的男人领证了。

至于领证起因,宋归辞脑海里浮现起之前的画面。

莫氏华擎集团,总裁办公室。

莫历深微垂着眼眸,看着宋归辞拿来的骨髓配型结果。

莫历深有个儿子,生母不祥,外界都传言是他的私生子,三个月前检查出白血病,因此他向全国发起了骨髓配型计划,承诺谁能够和他儿子骨髓配型成功并愿意捐献骨髓,他给对方一个亿的报酬。

于是全民投入了这场骨髓配型的热潮当中,目标都是冲着那一个亿的报酬。

唯独宋归辞,她是冲着他来的。

“耀华现在的情况我不用多说莫先生也知道,想来想去,只有和你结婚才能暂稳局面。”

“我知道这个要求是在趁人之危,但请莫先生放心,我需要的只是莫太太的名分,我们可以签婚前协议,等耀华渡过危机之后我们就离婚,我不会要你一分钱,更不会伤害你的孩子。”

宋归辞摊开诚意,将一式两份的婚前协议递给他。

莫厉深的视线自然下移,落到了她白皙修长的手指上,顺着指尖往上走,他瞳孔猛然一缩。

只见她露出的一截手腕上有一个五角星伤疤,伤疤已经很浅了,但因她皮肤白皙,还是一眼就能看清楚。

这个伤疤竟和他梦境中的伤疤一模一样!

莫厉深如潭水般的眼眸重新落到她脸上,明明是一张陌生的脸,却因为那个五角星伤疤让他觉得无比熟悉,有种‘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的感觉。

“莫先生?”他半响不接协议,宋归辞出声提醒。

莫厉深压下心头的迷雾,起身,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在宋归辞身上笼罩了一层阴影。

“不需要婚前协议,我与宋小姐结婚,宋小姐为我儿子捐献骨髓,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于是没有意外的,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领完了结婚证。

“最新消息,宋家飞机失事,在所有男人罹难一周后,耀华股价持续暴跌,濒临破产,医药大鳄同正集团和天仁集团都有意收购耀华,最后花落谁家,我台将持续跟踪报道……”

对面巨大的广告电视屏里正在播报宋家的最新动态。

收购?

宋归辞的视线从“莫历深”三个字上面移开,目光冷淡的看向电视屏,唇角勾起比目光还冷的笑。

有些人真是够心急的,不过才一周就想瓜分耀华了。

做梦!

宋归辞捏了捏手里的结婚证,再次坚信和莫历深结婚是正确的。

以她的能力当然不会让耀华破产,可她直觉飞机失事不是意外,父兄叔伯们不知道在研发什么,在研发的关键时刻全体出事,她绝不相信是意外。

可她在申市的根基太薄弱了,想要深入调查这件事,只能借助他人之势。

放眼整个申市,莫家是商界的一头巨鳄,而莫厉深是这只巨鳄的继承人,顶着莫太太的名头足够她在申市横着走了。

“太太,莫总在车里等您。”莫历深的特助林嘉佑走到了她边上提醒。

宋归辞吐出一口浊气,抬步走向那辆低调奢华的座驾。

车内,气氛有些压抑。

看到她,莫历深锋利的眸光才柔和下来。

“星星知道我结婚很生气,从医院跑了出来,你得和我回趟老宅。”

宋归辞:……

新婚第一天,宋归辞知道跟他回家是避免不了的,可她还没做好跟莫厉深儿子见面的准备呢。

看了看莫厉深黑着的脸,她识趣地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莫家老宅。

宋归辞压力山大地跟着莫历深走进屋子。

客厅里坐着一个老太太,老太太搂着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穿着一身板正的小西装,莫厉深的基因自是不用说,简直就是他的复制粘贴缩小版。

连冷漠的表情都如出一辙。

亲父子无疑了。

而老太太板着脸,一脸不善地看向宋归辞。

宋归辞脚步一顿,心都跟着颤了一下,小的这个她尚且不知道怎么应付呢,这又多了个奶奶……

一只大掌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掌不似他的人那般冰冷,带着些许温度。

“奶奶,这是我妻子宋归辞。”

老太太眉毛拧成死结:“你这娶的什么……”

“妈妈。”

她刚开口,怀里的小人就嗖的一下飞奔出去,一把就抱住了宋归辞的腿。

宋归辞脑海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妈妈?叫她吗?

小家伙一声妈妈叫的老太太大吃一惊,连莫厉深都露出了意外之色。

要知道他儿子不仅有白血病,还有点孤僻,平常根本不爱搭理人,就算是面对宠他宠的毫无底线的老太太,那也是惜字如金。

“妈妈,爸爸终于找到你了,妈妈我好想你,妈妈抱抱。”小家伙开始摇晃着她的腿撒娇,扬起的小脸满是期待和渴望。

宋归辞内心纠结,她跟莫厉深结婚是一场交易,早晚要结束的,并不想跟莫家人有什么牵扯,尤其是莫厉深的儿子。

可小家伙皓月星辰的眼睛里对母爱的期待和渴望都深深的触动了她,让她本能的无法拒绝。

稍作挣扎,她就顺从了本能,弯腰将小家伙抱到了怀里。

小家伙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不停的叫着妈妈。

宋归辞的心被一次次触动,好像这个孩子真是她亲生的一般。

看着冷漠孤僻的重孙和宋归辞如此亲昵,老太太福至心灵的想到了一种可能,这个女人难道就是他孙子从未提过的‘真爱’。

是的,她坚定的认为孙子和那个秘而不宣的女孩是真爱,所以才有了重孙。

难怪突然就结婚了,原来一点也不突然啊,这都晚了四年了。

老太太顿时看宋归辞就满意了,不错不错,肤白貌美大长腿,跟她孙子般配极了。

莫厉深看到儿子把宋归辞搂的都快喘不过气了,厉声命令:“星星下来。”

“不要!”星星紧紧搂着宋归辞:“我不要和妈妈分开,我不要去医院。”

宋归辞见他害怕,对莫厉深说道:“我刚才给他把了把脉,他的身体底子很差,我认为现在不宜手术,最好先养一养,你要是信得过我,我给他开个食疗的方子,先照着方子养一个月,届时再手术会对他更好。”

“你是大夫?”老太太先惊讶了。

“我不是大夫,我外公是大夫,我跟他学过医术,虽然学的不精,但是给星星调理身体没问题。”宋归辞坦言道。

老太太高兴不已:“那好那好,你是星星的妈妈,不相信你相信谁,星星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喊了佣人过来,让佣人先带宋归辞去休息,她则把莫厉深单独留了下来。

“厉深啊,你能把星星的妈妈找回来我太高兴了,现在星星急需骨髓,你们抓紧时间生个二胎,我听说亲兄弟的骨髓都能配的上。”老太太立马给安排了起来。

莫厉深没打算说他和宋归辞是交易结婚,敷衍的嗯了声。

老太太看出了他的敷衍,命令道:“你别想忽悠我,今晚你们就住这里,抓紧时间洞房生二胎。”

 


这是要‘监督’他们洞房啊,莫厉深颇有些无奈,又不好拂了老太太的面子,只能先应下来。

老太太心里有主意,等他走了,就开始安排佣人去布置新房,又让厨房做了些‘特殊’食物。

厨师犹豫:“老夫人,这会不会太补了?二少受得了吗?”

“就要让他受不了,晚上不多来几次,啥时候能怀上二胎,就按照我说的去做。”老太太催促:“快去。”

厨师领命,在心里默默为二少默哀,这晚上怕是别想睡了。

晚上,面对一桌子虎狼之菜,一向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莫厉深,脸上出现了丝丝龟裂。

牛鞭,羊肉,狗肉,驴肉,黄鳝,牡蛎……

这是打算补死他吗?什么仇什么怨。

宋归辞懂药理,看一眼这些菜,再看一眼老太太暧昧的微笑,顿时了悟。

今晚是她和莫厉深的新婚之夜啊。

老太太实在是太‘贴心’了。

她觑了眼莫厉深,吃了这些,晚上她得被折腾成什么样子,一想到一些画面,她的脸就红了。

“妈妈,你脸怎么红了?”坐她旁边的星星格外关注她。

老太太笑的暧昧:“小孩子别问这么多,晚上你跟太奶奶住啊,别打扰你爸妈。”

“我要和妈妈一起睡。”

老太太立刻将他抱回自己边上:“星星想要弟弟妹妹吗?”

星星立刻点头。

“那就听太奶奶的。”

老太太对此很满意,催促莫厉深快吃饭,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浪费时间。

莫厉深:……

宋归辞:……

吃完饭,他们俩就被赶走了。

进入莫厉深的房间,宋归辞瞬间傻眼,到处一片喜庆红,走近甚至看到床尾用花生红枣摆了四个字。

“早生二胎。”

宋归辞:……

知道新房有摆‘早生贵子’这种习俗的,还不知道有摆‘早生二胎’的,老太太也是个人才。

“我让人收拾走,你先去洗漱,衣帽间有新睡衣。”莫厉深略显无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宋归辞哦了声,转身去了衣帽间。

要不说老太太贴心,连衣服都给她准备好了,只是……

宋归辞捏着一条几乎没啥布料的睡裙尴尬了,倒也不必如此贴心。

虽然挺羞人的,但宋归辞也还是拿着去了浴室,既然结婚了,有些事她就没打算逃避,这对莫厉深不公平。

洗完澡出来,莫厉深已经在床上了,显然也洗过澡了,穿着深蓝色的睡衣,和大红色的背景对比鲜明,宋归辞看着他仿若天工雕刻出来的五官棱角,心跳加速。

刚在另外一半床上躺下,还没做好心理建设,人就被拉进了一个宽大的怀抱,他真的很高,自己已经算高的了,可在他怀里却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宋归辞没有经验,索性闭上眼睛交给他主导,感受他的手在她曲线上游离,她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放松。”他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吐气吹进她耳朵里,让她一阵酥麻。

门外,一门之隔,老太太把耳朵贴在门上,努力的听着里面的动静,房门隔音太好,她隐约能听见一些声响,脸上尽是满意之色。

稍微听了一下她就走了,知道这两个人已经洞房她就放心了。

只是她不知道她前脚刚走,后脚房间里就没有动静了。

房间里暧昧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顶点,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宋归辞完全不懂,等了好一会不见莫厉深再进一步,她缓缓睁开眼睛,对上了他墨色的冷眸。

“莫厉深。”她喊他的名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