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天生阴阳眼是福是祸

天生阴阳眼是福是祸

麻辣小菜机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宁安原本有两个住在一起的室友,假期时,其中一位出去和男友同居,寝室才成了双人间。可当开学后,那女生回到寝室,突然变得十分诡异。夜晚,她浑身湿漉漉的从寝室回来,五官往外冒水,找不到自己的床位,拉着另一个舍友紧紧不放。宁安这时才知道,这个女生已经死了,现在是想占据别人的肉身。简单封印符咒,此时告一段落。可她没想到,因为她天生的阴阳眼,以后会看到更多诡异之事!

主角:宁安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安 的历史军事小说《天生阴阳眼是福是祸》,由网络作家“麻辣小菜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安原本有两个住在一起的室友,假期时,其中一位出去和男友同居,寝室才成了双人间。可当开学后,那女生回到寝室,突然变得十分诡异。夜晚,她浑身湿漉漉的从寝室回来,五官往外冒水,找不到自己的床位,拉着另一个舍友紧紧不放。宁安这时才知道,这个女生已经死了,现在是想占据别人的肉身。简单封印符咒,此时告一段落。可她没想到,因为她天生的阴阳眼,以后会看到更多诡异之事!

《天生阴阳眼是福是祸》精彩片段

“红玉,你怎么回来了。”

红玉是我舍友,不过她大一下学期就和男友出去住了,加之开学没来报道的室友,这寝室目前就只有我和于念在住。看着她呆呆的坐在那,我就感觉到不对劲。

“宁安,我看到我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那女人又老又胖,我比她差哪了!”

“宁安!我跟你说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外国语新来的那个帅哥外教中文名居然叫二狗子你敢信?”

于念在外面喊着,推门见红玉抱着我直哭立马闭上了嘴。

“怎么了这是。”

这时红玉的手机响了,她松开我抽泣着去看信息。

“好像被绿了。”

“你才被绿了。”红玉不满的用眼瞪着我,就像那话是我胡说似的。

“我跟我男朋友好着呢,他还邀请我一起去海边游泳。”她白了我一眼,临走的时候还撞了我一下。“有些人自己没男朋友就到处造谣别人。”

“恋爱脑真可怕。”

我点了点头,深表赞同。

当天晚上快零点的时候我从厕所出来看到红玉头发湿漉漉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便关心的问了一句。

我看她嘴唇不停嘟囔着什么,就把耳朵凑了过去。

“床在哪我找不到床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又仔细看了看她,不光是头发,她的衣服也湿漉漉的,全身浮肿眼睛整的老大,连着不停嘟囔的嘴和鼻孔耳孔一起呼呼往外冒水。

“宁安,你跟谁说话呢,怎么不开灯呢?”于念揉着眼睛穿鞋想要开灯,却在用脚扒拉的时候不经意将鞋摆正了。

“找到了!”红玉诡异一笑忽的冲到了于念面前。于念睡眼朦胧的往前凑了凑,然后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束!”我手一挥,做了个小法阵暂时困住了红玉,趁这个空隙伸手将藏在枕头下的几张符摸索了出来。

于念显然是被吓傻了,连跑过来的都忘了,蜷缩在床脚抱着头嚎叫着,那声音恐怕整栋楼都能听到。

我一张符纸拍在红玉脑门上,使他恢复神智的同时也恢复了生前样貌。

“你们宿舍干嘛呢,大晚上鬼哭狼嚎些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没事大妈,我室友看到厕所有个大蜘蛛害怕,刚被我差踩死了。”我一把捂住于念的嘴,好使她安稳些。

于念听到我的声音睁开了眼,看到红玉正常的样子有羞的红了脸。

“完了宁安,我睡懵了出现幻觉了,嚎了这么久好丢人啊!”

“求求你,求求我。他不是人,为了讨好养他的富婆,竟然直接把我摁在水里活活淹死。”红玉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一番话使得于念又瞪大了眼睛。

见状我连忙又去捂住了她的嘴,生怕她有吧宿管招了来。于念拼命扯着我的手,挤眉弄眼的呜呜呜的一顿比划。

“祖宗,我知道,你别再叫了,不然一会宿管又该来了。你相信我,我能控制住她。先睡觉,明天再想办法报警解决好吗?”

不过很明显于念并不相信我,不顾我的阻拦抱着被子就去别的宿舍打地铺了。

第二我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尸体就已经被发现了,警察根据我和于念供词很快地就确定了死者身份,抓住了渣男。因为行为恶劣,再加上红玉家里有些权势,富婆见他如此极端怕被报复,渣男被判处了死刑。

我以为这件事很快就会得到解决,可是有些人似乎不想就如此了解。

那天晚上我被冻醒了,稍微清醒后觉得阴风阵阵。

卫生间的窗户是被打开的,玉红控制着于念坐在窗边想要把她推下去。

“红玉你想干嘛!”

我整把符箓都抓了起来,从床上直接跳了下来。顾不得疼痛,一瘸一拐的向红玉挪去。

“你先把于念放了,这件事跟她没关系。冤有头债有主,那渣男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也可以安心去了。”

“安心?”红玉的头转了一百八十度,朝我咯咯咯的笑着,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瘆人。“我才20岁,我还不想死!”

“我知道我知道。你家里人是不是没找人给你做法事?没关系我明天就去!你安心投胎就好。”

“我才不要投胎!”红玉发出几声刺耳的尖叫,又将于念往外推了推。“为什么你们都能好好活着,就我一个人去死!”

“放心,她死不了,只是会成植物人。到时候趁她生魂出体,我就将她的身体占为己有。到时候我们就还是室友,开心吗唐秋。”

本以为红玉只是找替死鬼,没想到她居然想要夺舍。

“谁告诉你的这个法子?这是邪术!她的身体怎么可能容忍别的魂魄长期进去,就算能融入也会成为僵尸。你不要受妖道蛊惑!”

“你觉得我信吗?”

“住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见红玉推了于念,我连忙扑了过去抓住了她。见红玉想从背后偷袭,我直接一把符咒撒了过去。

红玉哀侯着扑着身上的火,放出句狠话就消失了。

随着红玉的消失,鬼打墙也随之结束,于念也醒了过来。我安抚好于念的情绪妄图把她拉送上来却发现只是徒劳。

于念只好再次发挥她的狮吼功将宿管喊了起来。

起初宿管骂骂咧咧地出来,看到此场景连忙拨打电话求救。

我们宿舍的门被锁着进不来,宿管只好将一楼宿舍的几个女生喊了起来。一群人拿着被子垛在下面,使于念安全着陆。

一个舍友被害,一个舍友自杀未遂受伤住进了医院,导员怕我再出什么意外索性给我放了假。

正巧这会奶奶给我打电话说她身体不舒服,我便火急火燎地回了家。


睁开眼,已经是身处陌生环境,我一边推搡着身边的二狗子,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我俩身处高处,像是个城墙。城墙里面错落着房屋,路上不少行人,像是古代的建筑。可行人衣着和房屋建筑风格却十分奇怪,不像是华夏史书上的朝代所特有的。往城墙外看去,满天黄沙,一眼望不到头。

印象里在奶奶的那一堆杂书中看到过本地的地方志,千年前这确实是一片沙漠。那也就是说,这城中随便一个鬼都有千年的修为!想到这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以后出门还是得多看看黄历。

看到入口之时我其实已经感知到里面空间不是寻常鬼怪所能创造的,只是没想到里面会是一整个城池。而且城外看不到头,难以知晓这空间具体是多大。

按照这种情况,其创造者就算达不到鬼王水平想必也是能与之比肩的。

为今之计,必须早些想办法出去通知奶奶他们,这里面的东西,不是我们这点人能对付的。

我见摇了半响二狗子还没有反应,情急之下抡圆了胳膊直接呼了上去。

“啊!谁?谁打我!”

“没谁你做噩梦了吧。”我从包里拿出两张隐身符,一张撰在手里,另一张塞到了二狗子手里。“快走,咱俩暴露了生人的气息,一会就有有鬼过来的。”

“嗯嗯,好……”二狗子朦朦胧胧的跟着我的牵引走着,低头看了看手里攥着的符后懵懵的问我:“这是什么?隐身符?那为啥我还能看到你?”

“不是真的隐身,是隐藏生人的气息,对鬼来说就相当于隐身。嘘,别出声。”

我俩小心翼翼的贴墙避着急匆匆前往我俩落地方向的鬼兵,找到了一个废弃的瞭望台。

我眺望着城内,二狗子四处张望看着鬼兵。

城内十分热闹,以城中的城楼为中心,两旁房屋林立,有茶馆、酒楼、庙宇、公堂等等。有手持枪盾巡逻的士兵,有挑着担架叫喊的男子,也有背着竹篮牵着的妇人,到处奔跑嬉闹的孩童,一幅静谧古城的景象。只是这些人的穿着很是奇怪,不同于往常见过的任何一个朝代。

我闭眼揉了揉眉头,凝神再睁开眼时,哪还有什么城池,简直一片人间炼狱。楼台瓦舍全变成了一片废墟,只留几处零零散散的火苗。城中尸横遍野,一片死寂,地上的血水与废墟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红还是黑。

“去那看看吧。”我指了指城中的城楼。“不出意外的话阵眼应该在那。”

走进城中的城楼,才发觉原是一宫殿,绕开看门的士兵翻墙进入,映入眼帘的便是大殿。说是大殿,占地却不大,总共能容纳不过几十人。绕过正方向的座椅,便能来到后门。柱子和座椅上都雕刻着似蛇的图案,想来是以蛇作为图腾。

本以为会是个小城池,没想到竟是个小国。

经过后门,来到一所院内。本以为这里会和外面一样有重兵把守,没想到却空无一人。

“那些鬼是不是都隐形了。”二狗子凑到我身边悄悄的问我。

“没有。这附近没有鬼怪的气息。”我轻笑一声。“你对中国鬼怪了解还蛮多的。”

“那是!”听到我说没有,二狗子稍稍放松了下身子。从被我喊起来开始,他的身子就一直微微蜷缩着,手里死死攥着他的魔杖,警惕的环视四周,好像下一秒就要喊出咒语。

“收起你的魔杖吧,对中国的鬼没有啥太多作用。”

“我……我知道。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没用呢。说不定可以用幻影移形逃跑呢。”他被我逗得耳根发红,眼睛不自觉的看向别处。

“宁安!”二狗子的脸一沉。“你看那有人!”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一紫衣少女低头轻抚着一把我说不出名字的古琴。身旁有一蓝衣少年正循着琴声舞剑。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一双棕黄色的眸子满含爱意,时不时的瞟向抚琴的少女。

风拂过少女微微卷曲的头发,泛起层层涟漪。浓郁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嘴唇微微勾起,那双葡萄似的乌黑的眼睛也满含笑意。

“趁他们没发现我们快点走吧!”二狗子扯了扯我的衣角。

“别怕,幻境而已。”我没有理会他的阻止,继续往前走着,想要转到一边看清那少女的正脸。因为那女子的侧脸和我太像了!

“宁安?!”没等我看清那女子的正脸,身后就突然传出一深沉的男声,惊喜中夹杂着几分疑惑,幻境也随着这一声叫喊瞬间消失。

我迅速转身掏出法器,只见一男子身着铠甲,一副将军的扮相站在我面前。而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幻境中的少年。

这家伙离我这么近还能隐藏自己的鬼气,级别肯定在摄青鬼之上。

二狗子三两步挡在我面前,拿着魔杖死死的指着那少年。“不是说带着隐身符看不见吗?”

“他的修为远在我之上,符咒自然也对他没有作用了。”

“那就是说打不过了。”

“嗯。”

那少年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表情从最开始的难以置信转为喜悦,眼神也越发有光。

“安宁,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少年眼中闪烁着泪花,兴奋地向我走来。

在我万分紧张之时,忽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腕。“Apparate,Mobilicarpus.”随着二狗子咒语念出,一道亮光闪过,再睁开眼那男子已经消失,我和他也来到了一间房子内。我环视了下四周,像是间女子的闺房。

“可以哎!鬼空间可以用幻影移形!不过好像不能直接出去,但可以在空间内移动。”二狗子一脸兴奋地说着,我却还在疑惑那将军为何知道我的姓名。

“安宁你看这笛子好漂亮!你说他是用什么做的?”二狗子一脸惊奇地将手伸了过去。

我看了眼桌子上的骨笛。“人骨。美人骨。”闻言二狗子轻抚骨笛的手触电般的收了回来,一脸惊恐。

“人死后把他一块骨头取出来做成这骨笛,就能使他的灵魂被困在里面,永世不得超生。活人碰到怕是会沾染到怨气,生点病,倒霉一段时间。”我走过去递了张符纸给他,好抵了这怨气。

离这笛骨近了,却越发感觉到了不对。这笛骨怨气不少,却没有魂!

我伸手想要拿起这笛骨看个仔细,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宁安!宁安!”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奶奶的叫声,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749局的小陈和奶奶心急如焚的脸。

我支撑着身体缓缓坐起来后,同行的其他人也围了过来。有叶家的大公子叶桥和叶家此次请的各位高人——749局的张警官,伏石的师傅温沭,万丈寺的和尚和一个教父。

“里面的情况如何?”

“是一座鬼城,多半是个被灭了国的边陲小国。”听到鬼城这两个字,在场的除了叶桥外皆面面相觑。“外面是一片黄沙,不知道有多大。但如果我看到的县志没出错的话,这国至少有千年左右了。”我抬手轻抚着太阳穴,因为从昏迷开始,我的脑袋里就模模糊糊听到“妖女!”“打死她!”这类声音。

想来是那笛骨主人的。

“我在宫殿内遇到一个将军打扮的人,应该快到鬼将级别了。其他鬼等级不高,怨鬼居多,有几个侍卫到了恶鬼级别。”

人有修为强弱之分,鬼也一样三六九等。除了没什么攻击力的孤魂野鬼,剩下的依次是怨鬼,恶鬼,厉鬼,摄青鬼,鬼将和鬼王。不过,鬼将和鬼王在阳间几乎遇不到。

“被灭国怨气重,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按理说不应该啊。”

“可能是用来维持这鬼城了。”思量片刻,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我见到了一根没有灵魂的骨笛,碰到后便出来了,如此这骨笛多半是阵眼。若通过这骨笛作为介质,吸收全城人的鬼气,那就算不到鬼将也能维持这鬼城。”

“你的意思是你遇到那将军便是这鬼城之主?”

“很有可能。”

思虑再三我还是把在幻境中看到与我相似女子的事情瞒了下去。

“若是如此,我们几个人合力也不是不能对付。”

似是许久才想起少了个人,温沭左顾右盼找不到人后才询问了起来:“我徒弟伏石呢?你不会抛下他自己跑出来了吧。”

我摇了摇头:“他在摩天轮的入口那,他没跟我一起进去。”

“你的意思是这是出口?”

“我不知道,我出来就在这了。”

“无妨,只要人没事,我们就可以从长计议。”一向稳重的张警官这么久终于开了口。

“我说,你们几个人不会是想收了钱不干事吧。”一直听不懂众人在谈论什么的叶桥此刻终于能插上嘴了。

这家伙仗着自己是富二代肆意妄为,这次行动也是他非要跟来的。

“总要打探好情况不然,进去送死吗?”同样年轻气盛的小陈忍不住怼了回去。

“不!还有人在里面。”想到二狗子我的心忽然悬了起来。“还有个巫师,他没能一起出来!他会魔法暂时不会被抓到,但是没有吃食也撑不了太久。”

“呦呵正好,那咱们就赶快进去救人吧各位大师。”

众人虽都不满叶桥目中无人的态度,但想到人命关天,还是决定马上进去一探究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