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厉少夫人来自疯人院

厉少夫人来自疯人院

花痴女王8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童润自愿在疯人院装疯卖傻,只因为要收敛锋芒,伺机报复叔叔一家人。可她实在是没想到,自从遇到冰山总裁厉寒霆之后,她费心费力的开始藏马甲,却还是掉了一地。甚至从此时起,厉寒霆开始毫无节制的撩妻、宠妻。他明明在让众人照顾照顾童润,,却总是听到她单枪匹马屡战屡胜的消息。到最后,每逢厉寒霆向别人提起童润,大家都觉得他莫名其妙,瞎操心!

主角:童润,厉寒霆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润,厉寒霆 的历史军事小说《厉少夫人来自疯人院》,由网络作家“花痴女王8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童润自愿在疯人院装疯卖傻,只因为要收敛锋芒,伺机报复叔叔一家人。可她实在是没想到,自从遇到冰山总裁厉寒霆之后,她费心费力的开始藏马甲,却还是掉了一地。甚至从此时起,厉寒霆开始毫无节制的撩妻、宠妻。他明明在让众人照顾照顾童润,,却总是听到她单枪匹马屡战屡胜的消息。到最后,每逢厉寒霆向别人提起童润,大家都觉得他莫名其妙,瞎操心!

《厉少夫人来自疯人院》精彩片段

云市,疯人院里。

童润坐在病床上,她的旁边放着一把亮晃晃的水果刀。

看着泛着冷光的刀刃,她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这是她发疯发狂的道具。

童润今年20岁。

她12岁那年爸爸童大凯乘坐飞机失事死亡。

三天后,妈妈明丽娟接受不了爸爸童大凯去世的消息,发疯出走失踪了。

五天后,她的叔叔童大成以童润的法定监护人身份暂时代管了她爸爸一手创办的大凯集团。

20岁生日的当天晚上,也就在一周前,童润不经意间听到叔叔和婶婶的对话,才知道爸爸的死亡和妈妈的失踪都跟叔叔有关系。

在童润被这消息炸的震惊之时,堂妹童瑶瑶用花瓶砸晕了她。

在她醒来后,就被鉴定为疯子,被关押在了这疯人院里了。

“啾啾啾,啾啾啾——”

远处传来的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让童润的双眼顿时变的犀利。

这声音很轻,普通人听不到,但童润听到了。

童润不仅听到了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还听到了有人快速翻墙跑进疯人院的声音。

也就在童润准备到窗户边看看的时候,就听到病房的窗户那边传来了“咚”的一下,有人跳进她的病房里的声音。

紧接着,童润敏锐的闻到一股血腥味。

在她警惕的蹙眉时,皮鞋踩着地板的声音已向她靠近。

顿时,她感到了铺天盖地般的危险气压向她袭来,这气压压得她喘不过气。

眼前的男人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有一张英俊的让人窒息的脸,肤色冷白,轮廓如雕刻般的锋利,剑眉幽目,微微凌乱的发丝和额头上的薄汗处处折射出危险的侵略性。

突然,男人从床边拿起那把水果刀,在他自己受伤的胸口处蹭了蹭。

然后把带血的水果刀,塞在了童润的手里。

在窗户那边又传来了连续的“咚咚”两声两人跳进病房声音的时候,男人往地上一躺,滚进了她的床底下。

从窗户那边跳进来的两个蒙脸杀手一眼就看到坐在病床上的童润:

“一个拿着水果刀的疯子。”

“别废话了,快找人。”

“她手里拿着带血的水果刀。”

“笑话,堂堂杀手,还怕一个女疯子?”

十几秒种后,

“嘿,这小疯子还挺漂亮的——啊”

“干正事,你惹一个疯子干嘛!”

“嘿,玩疯子别有一番——啊啊啊,啊啊啊——”

童润本来是不想“蹚浑水”的,可这其中一个杀手要对她耍流氓,伸手要摸她,她不得不借疯子之名挥着水果刀赶他们了。

“你干什么?你想把医生和护士都招惹过来吗?”

“我就想——”

“快走,快走,这房间里没人,看来他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接着,那两个杀手匆匆的打开病房门去了别的地方......

那两个杀手的脚步一离开,厉寒霆从床底下滚了出来。

滚出床底,从地上站起时,一阵晕厥向他袭来。

该死的,这药效发作的更强烈了。

厉寒霆下意识的晃了晃头,可意识还是越来越迷糊。

下一秒钟,他猛的转头,那猩红的视线落在了床上还握着带血水果刀的童润脸上。

床上的这个小疯子有一张单纯到极致的脸,五官精致,一双黑亮眼睛如黑珍珠般的纯净。

手里拿着带血的水果刀,让她看起来清纯中含着一些嗜血的美感。

厉寒霆的脚不由自主的往床边靠近。

靠近床边,女孩身上的栀子花香飘进了厉寒霆的鼻翼间。

他立即觉得身体上燥热感更加强烈。

大手一伸,粗暴的抬起童润的下巴。

在两人四目以对之时,童润看到了男人眼中那不寻常的猩红。

这个男人被下了情毒药?

危险系数顿时在静默气氛中“噌噌噌”的上升。

童润立即挥舞着手里的带血匕首进行自卫。

“呃——”

男人出手比她还快,在她出手前,抢先控制住了她身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童润从昏睡中醒来。

醒来的她,首先感觉到了自己全身剧烈酸痛。

童润顿时被自己的这感觉给吓得猛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昏迷前的画面从她脑里涌了出来。

下一秒钟,她下意识的转过头。

果然看到了这张人神共愤、此时却让童润咬牙切齿的俊脸。

童润立即伸手去床边拿她的那把匕首。

结果,发现,

不仅匕首不见了,并且她的手腕,还被男人铐上了手铐!

那只冰冷的手铐一边烤在她的手腕上,另一边铐在了男人他自己的手腕上。

童润握起另一只拳头就向那男人的太阳穴擂去。

一拳下去,直接把男人的一边眼角打的红紫乌青。

男人硬生生的挨了一拳,除了皱一下眉,没有其他任何反应。

这,不是正常的反应啊?

等一下——

仔细看,童润这才发现这男人脸色绯红的异常,呼吸混乱、皮肤滚烫。

奇怪,他身上被下的药不是被她解了吗?怎么还这样?

童润视线下移,看到了男人胸口上还在往外渗的血,她立即就明白了。

他胸口本有枪伤,此时流血过多,还可能长久没有处理伤口感染了。

看来,不用她出手,再过几个小时,他自己也能死透透了。

童润没有打算出手救她。

一个强了她的人,她凭什么救他?

再说,救他的话,她自己装疯秘密就暴露了。

还有,这男人一看就是身份不简单,他的人应该很快寻来的吧。

他的命,还是凭着天意吧。

童润咬咬牙,装疯子的她,现在也只能当是被狗咬了一顿了。

由于身体还是很乏,童润盯着天花板静等了几分钟后,又熟睡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时,童润是被踢门声惊醒的。

门“砰”的一声,被踢开。

紧接着,很多举着手枪的黑衣人夹带着浓浓的杀气闯了进来。

伴随着黑衣人进来的还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看到床上的画面,为首的那位先是狠狠的震惊了一下。

紧接着,他着急的命令:“快,厉少身命垂危,就地急救,马上手术。”

那人一声命令,

很快,童润被粗暴的推下了床;她的病床被拆;手术台侵占了病床的位置;穿白大褂医生在手术台边就位......

“孟助理,这女疯子怎么处理?”一保镖指着被赶到一墙角的童润问孟辣条说。


孟辣条是厉寒霆的首席助理。

他还有两个双胞胎弟弟,孟油条和孟薯条。三兄弟同为厉寒霆办事。

他们的名字是厉大少8岁那年认识的一个红颜小知己给取的。

孟辣条视线扫过童润那裸露在衣服外面的青青紫紫红红的痕迹,犹豫两秒钟后,吩咐:“先捆着,等厉少醒过来再作决断。”

童润被这一捆,整整捆了一天一夜。

期间,有人给她喂了吃的,但就是没有人给她松绑。

厉寒霆整整做了8个多小时的手术,手术后又过了十几个时候,他才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

“她呢?”厉寒霆开口第一句先问。

孟辣条一怔,两秒钟后,反问:“厉少,你是指那女疯子。”

孟辣条话音刚落,就收到了厉寒霆的死亡眼神。

孟辣条误以为厉寒霆在责怪他没有第一时间明白他的话。赶紧的去把还在角落里的童润粗暴的拽到了病床边。

再一次闻到这桅子花香,厉寒霆伸手把童润拽了过去。

童润立即以很不舒服的姿势半趴在床边。上半身趴在了厉寒霆身侧,下半身挂在床边。

更屈辱的是,她身体上还被绳子捆着呢。

这,该死的,老虎不发威,这些人全都把她当成病猫了!

咬咬牙,为了装疯,她忍。

下颚突然被狠狠的掐住抬起。

男人那危险冷戾的视线审视着她的脸,那眼神冰冷的如看一个没生命的物体。

童润很不喜欢这眼神,想借机发疯——

却,下一秒钟,那本来掐住她下巴的手突然垂落。

那手的主人,又昏睡了过去。

昏睡时,厉寒霆的手紧紧抓住了童润那还捆着的手。

“......”童润。她心里在万马奔腾着。

这,该死的,她那带血的匕首呢,她要扎死他!

咬咬牙,为了装疯,再忍!

这一觉又睡了三个多小时。

童润因为被他们赶到墙角一天一夜,挨到床上后。虽然捆着睡着不舒服,却还是没过多久也睡着了。

厉寒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神志已经完全清醒了。

童润是在孟辣条向厉寒霆报告这次追杀事件调查结果中醒过来的。

在他们的眼里童润就是一个疯子,他们也没有让童润回避的意思。

“陈家男性都打残扔在街头乞讨,女性全都送到金三角去。”男人那阴狠暴戾的声音在童润的头上方响起。

陈家应该就是这次雇杀手杀他的雇主了。

单听这简单的一句话,童润都能脑补的出,那陈家接下来面临的,将是何等惨绝人寰的遭遇。

童润心里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激灵。

紧接着,她就又听到孟辣条报告说:

“厉少,你怀里的这个女孩,名字叫童润。她12岁那年死了爸妈,精神受了刺激得病。一个星期前病情突然严重,他叔叔把她送进这疯人院。厉少,你看?”

几秒种后,童润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制造一份她发疯跑出去失踪不见的档案。”

“那她的新身份?”

“一个抱枕,不需要身份。”厉寒霆冰冷的冷哼一句。

什么?!

抱枕?!

怪不得,他先前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没生命的物体呢?

抱枕,可不就是没有生命的物体吗?

只是,这男人,把一个活人当他的抱枕?

还有,一个大男人需要一个抱枕,这又是什么鬼爱好?

这行为,也太变态了吧?

童润在心里把这男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的同时,身体下意识的从男人的怀抱里逃离。

刚挪离一点点,男人立即把她身体拖回。

“别动,乱动,我就命人把你做成标本。”

童润心里顿时生出一阵恶寒,这男人的话,听着不像是开玩笑。

就在此时,从门外走进了一位穿粉色护士装的护士,打破了这病房里的冰冷温度。

“厉先生,你吃药的时间到了。”护士敬畏的提醒说。

护士在提醒厉寒霆的同时,伸手按了一下病床上的按钮。

病床上升,厉寒霆半坐了起来。

厉寒霆一坐起来,连带着童润这个“抱枕”也坐了起来。

护士把药递到了厉寒霆面前。

厉寒霆蹙眉。

他讨厌跟别的女人皮肤上的触碰。

下一秒钟,他大手抓起童润的小手,伸到了护士手旁边。

护士惊讶的一怔,可很快掩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的往童润的手心里到了两颗药。

药到好,厉寒霆抓着童润的小手放在了嘴边,伸出舌头把童润手心里的两颗药勾进了嘴巴里。

“......”童润。

靠,她不仅是抱枕,现在还兼职了盛药器皿了。

童润现在很想拿着她那把匕首把自己手心里的那层皮给挖掉。

“走,陪我去洗手间。”

什,什么?!

这越来越过分了哈。

让她陪着去洗手间?要她陪着去洗手间看他蹲号?

变态,太变态了。

童润抗拒,身体没有任何行动。

厉寒霆却已经要抱着她下床。

用力时,扯到了他胸口上的伤口。

他蹙蹙眉,大手改成了拽住童润的手腕。

“厉先生——”

护士担心他撕开伤口想制止,却被一记狠戾的冷眼吓得闭上嘴巴。

童润被那只大手拖进了洗手间。

“站在这里,乱跑,腿给你打断!知道吗?”

男人盯着她的邪气眼神,和那听似漫不经心的话,都带着浓浓的威胁。

她敢百分之百肯定,男人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童润不自在的、僵硬的站在那里。

看着他的身体,心里很想,借助发疯,拿着她那把带血的匕首,直接切了他男性的——

但还是保持理智。

为了装疯,她再忍。

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尴尬的听着那“哗啦啦”的声音响起。

“哗啦啦”声结束后,童润下意思的视线暗暗的扫向了厉寒霆。

发现他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正在解他身上病服的衣扣。

童润的耳根瞬间“唰”的一下红了。

不,不是吧。

这一会儿,还当着她脱衣服了?

别,别脱啊。

有点带血的病服已经被脱下,他嫌弃的随手扔到了旁边去。

那缠着白纱布的上半身暴露在了童润眼前。

健壮的胸肌,完美的腹肌,一点赘肉都没有......

尤其是......那缠着白纱布的样子,使他本来就荷尔蒙百分百的身体,更是凭空多添加了些野性。

童润感觉鼻子发痒,真担心自己会流鼻血。

“过来,给我擦身体。”男人突然转头命令。


童润呼吸一滞。

这?越来越超越“抱枕”的职责了。

看来,这男人嘴里的“抱枕”似乎对他有特殊的意义。很可能还不是普通的一个实物布枕头。

是他曾经养的一只宠物?

不,不对。宠物怎么可能会给他擦澡?

擦澡?

那就是一个人了?

他曾经的小情人?

合着,她成了他生命中某个重要的人的替代品了?

童润自然是不可能真帮他擦澡的。

她表情呆滞,继续装傻。

厉寒霆半天没有得到童润的反应,才似乎猛然想起童润是疯子的事实。

“嘁,忘了你是一个疯子。”

嫌弃的冷嗤一声,从旁边扯来一条毛巾,给他自己擦身体。

“......”童润的眼珠瞟上瞟下、瞟左瞟右,就是不直视正前方。

男人快速的给他自己擦了一遍身体,换了一条干净的病服,走向童润。

大手一把拽住童润的手腕,拖着童润出了浴室重新回到了床上。

病床上,童润再一次成了厉寒霆的抱枕。

厉寒霆抱着童润正要合上眼睛继续睡觉。

病房门再一次打开,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还有事?!”厉寒霆蹙眉问。

“厉少,”

顾明远不自在摸了摸他自己鼻尖解释说:“忘了提醒你,紧急避孕药的有效时间是72小时。你跟你怀里的这位小姐......”

童润就算没有看厉寒霆的脸,她的头顶也能感受到男人落在她头顶上的死亡视线。

“拿药。”

顾明远话没有说完,就被厉寒霆给打断了。

顾明远明白了厉寒霆的决定后,就从他的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一板药递到了厉寒霆的面前:“一次一粒。”

厉寒霆接过那板药,右手从上面抠出一粒后,左手扔掉了那板药改成掐住了童润的下颚。

在童润逼迫张嘴后,粗鲁的把那颗药塞进了童润的嘴巴里。

“......”童润,差一点被那颗药噎死掉。

童润虽然知道自己这几天是完全期,可为了让对方放心,她还是把药给吞了下去。

“确定有效果?”

“这个——”顾明远心虚的又摸了一下他自己鼻子:“通常都会有效果,只是你跟她开始的时间不确定......或许也有可能已经超过72小时了。”

“找死!”

厉寒霆在责怪顾明远没有提早给童润用药。

顾明远惜命的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

在顾明远离开后,厉寒霆那盯着童润的死亡视线更可怕了。

好几秒钟后,他威胁道:“不准怀孕,怀孕的话就把你那生孩子的东西给摘了。”

童润的后背立即渗出了一层冷汗。

这眼神和语气,绝壁是真的会那样做的样纸!

童润再一次在心里把眼前这男人的祖宗十八代给深深的问候了一遍。

她都还没有追究他呢,他倒先想着摘她的器官?!

厉寒霆在药物的作用下,抱着童润的身体,闻着她身上的桅子花香,又很快睡着了。

而童润已经睡够了,她睁着眼睛睡不着。

在厉寒霆睡着后,童润才伸出手,按了一下旁边墙壁上的开关处。

那个书本那么大的开关立即从里面轻轻的弹了出来。

童润的小手伸进里面掏出一只小手机。

打开手机,立即就看到里面的很多未读信息。

童润快速的阅览了一下最重要的几条信息。

紧接着,她那纤细嫩白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的划拨着,快速的回了几条信息。

“冬瓜,我没事,你不要轻举妄动,现在不是暴露的时候。”

“西瓜,继续密切注意童大成一家的行为。”

“南瓜,暂时不接任何业务,方便时再通知你。”

......

冬瓜、西瓜、南瓜是童润的三个得力手下。

童润迅速把她的指令发给三人后,她担心厉寒霆会突然醒过来,就赶紧的把手机重新放回到了原处。

藏好手机,她盯着天花板发呆,脑里想着怎么样把这还抱着她睡觉的流氓男人给赶走了。

这样被缠着,太碍她事了。

想着,想着,视线从天花板转移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上。

男人的深邃的眼现在阖着,高挺的鼻子,紧抿的薄唇......这张脸还真是人模人样。

可醒着时,那出口的话是血腥又残暴。

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把他逼成了这么变态的个性。

身边的人都称呼他为厉少。

云市豪门里面没有姓厉的,但是京都有。

难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京都厉家的?

童润又拿出手机在网络上查了一下有关京都厉家的消息。

网络上有关京都厉家的消息很少。

但是却提到了京都的雷霆集团。

传说中,雷霆集团现在的掌权人是一个二十四五岁、冷酷无情的年轻人。

看身边这男人的气场和残暴的阵势,应该就是那位了。

在童润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发现睡梦中的男人突然蹙起了眉头。

眉头蹙得很深,他,应该是做噩梦了。

......

暴雨中,一身碎花旗袍女人的背影越走越远。

“妈妈,不要走,不要走;妈妈,别抛下霆儿,别抛下霆儿......”

碎花旗袍女人的身影只是微微顿了一下下,就继续踩着雨水往前走。

直到,消失不见了。

院子一角的杂物间里,小男孩又冷又饿的缩在墙角。

一个穿着红色漂亮对襟衫的女孩,手里捧着一个包子,乘大人不注意,偷偷的溜进了杂物间里。

“霆哥哥,吃吃,霆哥哥,快吃吃——”

小男孩含着泪水伸手拿过包子快速的往嘴巴里面塞。

“霆哥哥,冷,好冷——”

“你出去,出去这里就不冷了。”

“不要,欢儿要跟霆哥哥在一起。抱抱,霆哥哥抱抱。”

小男孩伸手抱住了那暖暖软软的一小团......

“砰”的一声,门被用力的推开。

有人进来从小男孩的怀抱里抢走了那暖暖软软的一小团。

“霆哥哥,我要跟霆哥哥在一起。”

那小团子挣扎着从大人的怀里挣脱,然后边哭边向杂物间跑来——

“砰”的一声,一辆急速驶入院子里的车撞飞了那一小团。

“不,不要——”

厉寒霆惊叫着从噩梦中醒了过来。

眼帘半阖,眉头紧蹙,呼吸粗重,修长的五指在发间用力的搓着。

这个噩梦从小就困扰着他。

片刻后,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还抱着一个女孩。

他垂眸望着怀抱里的女孩。

女孩安静的闭着眼睛,秀气的鼻子,粉嫩的唇瓣。

似乎跟梦里的那一小团有点像,尤其是她身上的桅子花香味。

厉寒霆那抱着童润的左手收紧,死死的抱住。生怕她会消失掉似的。

深深的呼吸着女孩身上的桅子花香。

另外一只手微微颤抖着抚摸着怀里女孩的洁白小脸。

好一会儿,厉寒霆从噩梦中完全回过神来。

完全清明的视线里,理智的认出了此脸非彼脸。

“嘁,一个替代品而已。”

厉寒霆嫌弃的推开了童润。

却凑巧的大手正好覆盖在了女孩的胸口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