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为解除婚约而撩错对象

为解除婚约而撩错对象

蓝小莓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一场意外,影后宋九卿穿进自己的剧本,成了里面的千金小姐。为了解除家人安排的婚事,她故作绿茶的去招惹联姻对象,妄图让他反感自己,主动取消婚约。可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竟会撩错人,甚至自己还食髓知味,见色起意,妄图独家占有那男人。于是,继续追男人的宋九卿放弃了所有技巧,全是快要溢出来的真情实感!

主角:宋九卿,陆靳泽   更新:2022-08-09 09: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九卿,陆靳泽 的历史军事小说《为解除婚约而撩错对象》,由网络作家“蓝小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影后宋九卿穿进自己的剧本,成了里面的千金小姐。为了解除家人安排的婚事,她故作绿茶的去招惹联姻对象,妄图让他反感自己,主动取消婚约。可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竟会撩错人,甚至自己还食髓知味,见色起意,妄图独家占有那男人。于是,继续追男人的宋九卿放弃了所有技巧,全是快要溢出来的真情实感!

《为解除婚约而撩错对象》精彩片段

“话说,这秦家家财万贯,嫁过去你就是绝对的富太太了,你真不考虑?”电话那头,是宋九卿的好友时若珣的声音。

“不考虑!”宋九卿内心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考虑了,她可能就命不久矣,“我宋九卿缺那点钱?”

“你宋九卿自然是不缺的,但是你确定要以这样的方式?”时若珣不免有些担忧。

“怕什么,又不是杀人放火!”宋九卿看了一眼,电梯到了,“好了,我不和你说了,电梯到了!”

“嗯,那我祝你一切顺利!”时若珣才说完,电话被挂断。

无奈的,时若珣摇了摇头,希望一切顺利吧!

宋九卿是在一个月前穿越到这本书里的,穿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书中,宋九卿是宋家抱错的千金,也就是在一个月前,在真千金回来之后,宋九卿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她也就是那个时候穿越过来的。

后来,还是真千金将她带回去,不为别的,为了和秦家的小少爷联姻。

书中,秦家的小少爷秦寒洲只是为了要宋九卿的肾脏,只因为真千金她肾脏衰竭。在取走了宋九卿的肾脏之后,秦寒洲就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一脚踹了宋九卿。

最后,宋九卿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选择了自杀。

宋九卿看着电梯数目不断地向上,今天,一定要想办法让秦家主动过来退婚才行。

宋九卿上辈子已经是个影后了,也多亏了这本书刚好是她要准备饰演该小说改编剧本《甜蜜婚宠:娇妻她太飒了!》中的女主角,不然她也不会对剧情太过于清楚。

秦寒洲上个月出国了,听说是今天才回来,在这里吃饭,很好,一举拿下!

宋九卿对着电梯里的自己,拿出包里的口红,选了最艳丽的那一支,涂上,抹匀,抿了下唇。

完美!

秦寒洲既然喜欢的是宋雅静,那应该是喜欢清纯小白花,最是楚楚可怜招人喜爱的那一类!

她只需要反其道而行之,让他厌恶就可以了!

到时候,再由秦家亲自出面取消婚约,宋家应该也就没话说了吧?

……

包厢的门被打开,身形挺立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将外套褪下,一旁的助理上前接住。

“人都来齐了吗?”陆靳泽看向助理。

只一眼,便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强势气息。

“嗯嗯,都到了!”青一点头。

陆靳泽走进去,面上已经带上了笑容,“抱歉,临时有个会议,来晚了!”陆靳泽坐下,倒了一杯酒,“我自罚一杯!”

“陆总说的哪里话,我们也是刚到!”酒局上,其他人纷纷笑着摆手。

陆靳泽微微颔首,却还是仰头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下。

宋九卿看着包厢号,是什么来着?

高山流水还是暗漪梅花?

这里的包厢名字倒是取得不错。

“喂。”一个男人手握手机和宋九卿擦肩而过。

宋九卿左顾右盼,最终选择了高山流水。

推门而入。

按照时若珣的说法,包厢里最帅的那个就是秦寒洲了!

宋九卿踩着小高跟,一条黑色的吊带短裙,衬得身材曲线更优,极其明显的锁骨和纤纤细腰,无一不是勾人的利器!

温黄的灯光下,衬得她整个人妩媚妖娆,露出的肌肤在灯光下白的发光。

宋九卿一进来,就发现了坐在了人群当中最显眼的某人。

男人坐姿略显慵懒,骨节分明的大手自然搭在桌面上,整个人贵气又神秘。简单的白色衬衣穿着身上,丝毫没有遮盖住他本人的气势。

宋九卿有一刻的愣神,娱乐圈都是神仙打架的地方,她也算是阅帅哥无数了,可是看见他的时候,还是被惊艳到了。

“这位小姐说是……”服务员过来,介绍宋九卿给大家。

“你出去吧!”宋九卿先入为主。

服务员愣了一下,没有说什么,退了出去。

大家都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宋九卿就朝着陆靳泽走了过去。

宋九卿站着,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男人流畅精致的轮廓。

‘砰、砰……’

不知道是高跟鞋在地面上碰撞的声音,还是宋九卿心跳加速的声音。

第一次,宋九卿心里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个男人看着她的时候,眼底还浮现出来一些淡淡笑意。

原著中,秦寒洲一开始并不讨厌她,也是在宋雅静的助力下,两人都对彼此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加上秦寒洲本就和宋雅静率先一步认识,宋雅静需要宋九卿的肾脏,所以秦寒洲一心只为了要她的肾脏。

这现在看起来感觉好像和原著似乎有些不一样……

“这位,是谁啊?”不少人好奇开口询问。

陆靳泽常年待在国外,除了知道他经商手段狠厉,但是没听说有什么女人啊!

宋九卿绕过包厢其他人,径直走到了男人身边,坐了下来:“亲爱的,你在这里吃饭怎么也不和我说啊?”

宋九卿搭手靠在桌子上,看向男人棱角分明的脸。

吊带裙因为宋九卿的动作,露出了更美丽的风景,这一幕因为一只手搭在桌上,避开了所有的人,唯独陆靳泽。

陆靳泽看了一眼,嘴角噙着笑,身材不错!

白皙肌肤与黑色的对比,女人的狐狸眼似乎会魅惑,拉长了语调:“怎么了?亲爱的,不满意吗?”

啧。

这声音!

简直是勾了魂了!

饭桌上其他人都轻摇了下头,别人或许会上钩,但现在对方可是陆总!

陆总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这要是从别的地方上下功夫,说不定还有点用,但是这上面……

肯定是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让助理将人给丢出去!

还真是可惜了这个容貌身材都绝佳的美人。

只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众目睽睽之下——

男人薄唇溢出声轻笑,语气低沉缓慢,“满不满意的,我要等下才能知道!”

众人:?

宋九卿:?

这话刚落,包厢内的众人一个个全都瞪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不近女色吗?

怎么和想想当中的不太一样啊?


是传闻有误,还是……对方条件太过于优秀,陆总没有抵挡住诱惑?

门口的服务员重新送进来了一套干净的餐具送来。

不单单是别人,就是宋九卿,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按照常理来说,现在她应该已经被秦寒洲给丢出去了才是啊?

秦寒洲也是知道他们宋家的情况的,对那个真千金是喜欢的不得了,对她只能是无比的厌恶。

虽然在书中她们之前没有见过面,但是她看着原著的时候,都能看出来秦寒洲对宋九卿的厌恶。

怎么会呢?

难道是还不够猛?

陆靳泽希望可以不去看她,但是却控制不住的,眼睛一直往她身上瞟。

她穿着黑色的裙子,黑色显瘦,但意料之外的,身材很不错。

往上一些,很清晰的就可以看见她的锁骨,很明显,修长的天鹅颈,以及,正在慢慢靠近他的红唇。

宋九卿靠过去,伴随着迷惑人的淡淡香味。

一点、一点,靠近。

微凉的指尖,搭上陆靳泽的手臂。

陆靳泽衬衣的袖子挽上去一些,露出了精干有力的小臂,陆靳泽的手臂有些热,微凉的小手放上来。

陆靳泽只觉得好像有电流穿过全身一般,情不自禁的,喉结滑动,想要尽可能的冷静下来。

可是女孩接下来的话说出来,他就冷静不下来了,“亲爱的,今夜的活动,是不是和我一起?”

活动?

陆靳泽噙着笑。

这个活动是什么意思?

这语调?

还真是不把他当外人啊!

“说说今天的活动内容!”陆靳泽喝了一口酒,借此靠近一些。

磁性又撩人的音调这么萦绕在宋九卿的耳边。

笑得时候带着微微轻颤,宋九卿只觉得浑身都要酥了一般。

她是过来撩人的,目的是退婚。

可是现在,好像她被撩了……

不行,她要坚持底线!

这要是喜欢上秦寒洲,她的下场,就是一个死字!

不行,男人重要命重要啊?

先解决了秦寒洲,以后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嗯!就是这样!

“今天晚上的活动,你才是主角,你说了算,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完,宋九卿的手还顺着小臂往上滑动一些,在衣服上轻轻扯了一下。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陆靳泽笑了声,起身,拽着宋九卿起身,“各位,失陪一下!”

众人还傻着,就看见陆靳泽牵着宋九卿的手,走了出去。

全体直接是雷劈了一遍,愣在原地,瞬间又反应过来,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去。

这也太刺激了吧?

陆靳泽拽着宋九卿的手,走的有几分急。

看来,传闻还是有几分假的!

早知道陆总喜欢的这种类型,那合作不是简单多了?

陆靳泽一把将人拽紧电梯,摁了电梯上去。

宋九卿不由得紧张了几分,秦寒洲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怕了?”陆靳泽挑起面前女孩的下巴。

宋九卿虽然是在圈子里混迹多年,但却一直都是依靠自己的实力,从来没有和异性有过什么亲密接触的经历。

“就这么点胆子,也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勾我?”陆靳泽轻笑一声,手往上移了一些。

手指在她红艳的唇瓣上轻柔的捻过,“嗯?”

宋九卿刷一下脸红了,干什么?这个男人,也太犯规了吧?

“说什么呢?人家故意打扮来见你,你还说我胆小?”宋九卿故作恼怒,伸手轻推了一下陆靳泽。

“倒是我的错了?”陆靳泽勾了勾唇,语气里带着一丝轻佻看了一眼电梯。

叮——

电梯到了。

陆靳泽率先出去,宋九卿也跟了上去。

“你走吧,今天就算是我心情好,不追究你了!”陆靳泽不想因为一个女人在继续纠缠下去,刚才他真是魔怔了。

“走?往哪里走?”宋九卿心一横,直接上去,将陆靳泽给推到了墙上。

陆靳泽本以为对方会识相的离开,却没有想到他被一个瘦弱的女生给抵在了墙上。

“你……”陆靳泽想要说话。

宋九卿抬起手,食指在他的唇瓣上停住,阻止了他要说的话。

“秦总,是不喜欢吗?”宋九卿双眸含光,笑得有些狡黠,活像是只小狐狸。

“这位小姐,我想……”陆靳泽也不顾着唇瓣上的纤纤玉指了,直接开口,“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微热的唇瓣一张一合,吐出的声音没有因为她的阻拦而改变好听的旋律,微热的唇瓣,却让宋九卿觉得很是滚烫。

似要将她的手指都灼伤了一般,想要缩回来。

陆靳泽没给她机会,直接伸手,扣在了宋九卿的腰间,不给宋九卿退缩的地步,“还是说,宋小姐是在欲擒故纵?”

认错人了?

宋九卿慌了。

本就是有些紧张,她抬起头来,盯着他。

宋九卿只有一六九,面前这男人,似乎有一米九,她指的是仰望着他。

活生生的就矮了一截气势。

有些不悦。

“秦总说什么?”宋九卿先冷静冷静,不能在敌人面前乱了阵脚。

“我说什么不重要!”陆靳泽微微弯腰,靠近宋九卿的耳朵,“重要的是,宋小姐,你在做什么?”

“我…我……我……”宋九卿吓了一大跳,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嗯?宋小姐不是胆子很大?”陆靳泽反将一局,将宋九卿给推到了墙上。

壁咚别人,现在被别人壁咚。

宋九卿的心跳,都忍不住跳得飞快!

“秦总,今天天色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宋九卿低身,从狭缝中溜走。

陆靳泽看着宋九卿落荒而逃的背影,嘴唇上还有她冰凉手指的触感,陆靳泽情不自禁的抬手,抚上了唇瓣。

勾了勾唇,“还真是只小狐狸!”

——

宋九卿急忙下楼。

今天这活,真是不该办了。秦寒洲这人太可怕了,还是换一个办法!

宋九卿本来想回去,手机却响了。

“喂。”宋九卿声音冷了不少。

“卿卿啊,你都出去这么多天了,还在生气吗?”那边传来了宋母小心翼翼的声音。

“妈!”原著中,宋家主母白蓁蓁还算是个好人,心慈手软,是个慈母。


即便是之前宋九卿做得有些过分了,白蓁蓁的眼里,还是将宋九卿这个养女当作自己的女儿的。

反正就是原主一个人使劲的作,加上男女主的算计。

女主角宋雅静在剧中是成长型的,一步一步的成为了最后的千层马甲的大女主角色。

一开始宋雅静过来,也是为了可以在宋家取得和自己相配的肾脏,没想到,那人会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宋九卿。

“家里来客人了,你也快回来?”白蓁蓁有些小心翼翼,担心宋九卿还在生气。

“好,妈,我等下就回来!”宋九卿点头,宋家人暂不评价,但就凭白蓁蓁,她也要回去看看。

电话即将挂断之时,宋九卿还可以听到宋明远骂骂咧咧的声音。

宋明远算是一个严厉的父亲,比起家里的事情,他更在意利益一些,加上知道宋九卿不是自己的孩子,更是觉得以前花在宋九卿身上的钱是打水漂了。

宋九卿开车回去。

已经是晚上了,宋家还灯火通明,足以看出,今天晚上来的这人,是一位厉害的角色!

“小姐回来了!”管家刚好出来,就看见宋九卿的车开进院子。

“嗯,谢谢吴叔!”宋九卿对管家算是有好感的。

“小姐客气了,家里人都等着呢,快进去吧!”吴叔笑呵呵的点头。

宋九卿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夜晚的风,真冷啊!

一进去,里面热闹的声音就传来,宋九卿勾了勾唇,一进去,屋子里安静下来。

“你还知道回来?”宋明远凌厉的声音响起。

宋九卿没有说话,站在客厅。

“哎呀,你说什么呢?孩子刚回来,你干嘛凶?”白蓁蓁起身过来,将宋九卿给带过去坐下来。

宋雅静看了一眼宋九卿,她真的很漂亮,作为一个女人,她很是羡慕。

宋九卿看了一眼宋雅静,发现她正在看她,她看了一眼,宋雅静冲着她甜甜一笑。

“卿卿,就算是雅静回来了,我们也是当你作亲妹妹的,你生气跑什么呀?”宋宁燚给宋九卿一个苹果。

“谢谢大哥!”宋九卿点头。

“是啊,卿卿,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一生气就离家出走啊?”宋宁枫将宋九卿手里的苹果拿过来,小心的削了皮,分成两份,一份给了宋雅静,另一份给了宋九卿。

意思再明显不过。

宋雅静和宋九卿的地位都是一样的。

宋九卿点了点头,记忆里,两个哥哥从小对自己都是极好的。

“看来,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对面的男人突然出声。

宋九卿看过去,才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男人,应该是刚才白蓁蓁电话里所说的客人。

宋九卿仔细看了看,男人身姿挺长,还算俊朗,要是在之前,宋九卿肯定是要多看几眼的。

不过在看见了‘秦寒洲’之后,就觉得面前这人就是皮相好一些,算不上什么惊艳的容貌。

“秦总说的哪里话?”宋明远立刻陪着笑,“您大驾光临,是我们宋家的荣幸!”

“是吗?”秦寒洲勾了勾唇,笑意不达眼底,本来就是家里逼着过来的,却没有想到宋家还挺有趣的。

秦总?

宋九卿皱眉,咬了一口苹果,使劲嚼着,有些懵。

难道说?

面前这人才是真的秦寒洲?

也就是说,刚才那人……

‘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那个男人很明确的表示了他不是秦寒洲。

那她岂不是撩错了对象?

我去!

果然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不对,办事不能着急!

早知道,还是要打听清楚了再说。

秦寒洲看了一眼宋九卿,又看向宋雅静,勾了勾唇。

宋九卿看的清楚,刚才看她的眼神,是打量,之前的笑,是假笑,只有在看见宋雅静的时候,才是真的笑。

圈子里待久了就是这样,谁是演的谁是真的,她大概是可以分辨的!

“秦总说笑了,家里情况有点特殊,相比您也是听说了的!让你见笑了!”宋明远哪里还有刚才对宋九卿说话时的凌厉,只有恭敬。

“见笑说不上,就是之前说好了的事情,现在,倒是有些为难了!”秦寒洲看向宋明远。

宋明远看了看自己坐在一起的两个女儿,一个亲生的,另一个是养的。

一时间,也有陷入了困难了。

“联姻一事,并不是我说了算,也是爷爷和宋爷爷一起定下来的。”秦寒洲适时开口,一只手搭在大腿上,在打量。

“爸爸,妈妈!”宋雅静突然出声了。

大家的注意力都朝着宋雅静看了过去。

“我初来乍到,也不想抢了卿卿的位置,这件事情……”宋雅静先入为主,提出了要退出。

宋九卿对剧情的发展门清!

宋雅静故意说出来,这个位置,多少人梦寐以求,在原来的宋九卿看来,这是她能留在上流社会的另一个机会。

所以宋九卿直接站出来,要这个位置,还口出狂言,说宋雅静一个乡下长大的配不上。

宋九卿可不能在这个事情上输。

宋九卿直接就站了起来,“爸爸,妈妈,大哥二哥,雅静!你们听我说!”

“我也鸠占鹊巢多年了,对你来说,可能不在乎,我知道你这人好,但是我不能这样做,我会收到良心的谴责!”

宋九卿说着,直接起身,给白蓁蓁和宋明远磕了一个头,“感谢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依旧将你们当作我的父母,但是我不能在这个家里继续生活下去了!”

全场,包括秦寒洲,都对宋九卿突如其来的一顿操作给搞懵了。

宋九卿快速上楼,打包了一个行李箱,“从今天开始,我就搬出去住,什么时候你们想我了,我就回来一趟!”

“卿卿!”白蓁蓁急了,要站起来拦着宋九卿。

宋明远一把摁住了自家老婆的肩膀,“你别管她,看她离了宋家能生活几天!”

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

宋九卿从小就在宋家娇声惯养长大,自己一个人出去住?

在宋明远看来,就是笑话一般!

不过,宋九卿不缺钱是真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