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医妃她薄情寡性

医妃她薄情寡性

清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林云曦,傻傻的为了家族奉献一切,到头来却沦落到烟花之地,被虐待致死,而那些口口声声一家人的渣爹、渣妹,却踩着她的尸体享受荣华富贵。重生之后,林云曦再不做家族的工具人,阳奉阴违,在暗处一点点的搜集证据,将前世陷害算计她的人踩在脚下。

主角:林云曦,卫凛渊   更新:2022-08-19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云曦,卫凛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妃她薄情寡性》,由网络作家“清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林云曦,傻傻的为了家族奉献一切,到头来却沦落到烟花之地,被虐待致死,而那些口口声声一家人的渣爹、渣妹,却踩着她的尸体享受荣华富贵。重生之后,林云曦再不做家族的工具人,阳奉阴违,在暗处一点点的搜集证据,将前世陷害算计她的人踩在脚下。

《医妃她薄情寡性》精彩片段

“今晚的头牌,是曾经冠绝京城的林家大小姐林云曦,起竞价五十两!”

“林云曦啊?听说,玩过她的人都称赞她身段软,能摆成各种姿势……虽是一块破布,勉强尝尝也不是不可以!小爷我出五十一两!”

“早听说她滋味不错,今晚也是冲着她来的,你们谁也不许跟我抢!”

“真的假的,我也要,我也要……”

“争什么?不如我们一起好了……嘿嘿嘿……反正她也不再乎!”

……

朝秦馆内,各种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林云曦身处阴暗狭小的房间里,双手双脚都被铁链缚在榻上。

外头的声音源源不断的钻进她的耳中,绝丽的脸上血色全无。

她不是已经逃出来了吗?临走前还火烧了云良阁!

为什么这个噩梦还没结束?又是谁把她绑在这里?

“我的好姐姐,这个惊喜你还满意吗?”

声音从暗处传来,林云曦看到一个身姿妖娆的女子慢慢走向她。

“你以为逃出云良阁就能摆脱被折磨的命运?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林云曦难以置信地望向来她,“云裳?”

云裳是她的妹妹,也是助她逃离云良阁的人。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在帮你吧?哈哈哈……是那个地方被人发现了,我才会借你的手烧掉它。”

“你看,这里是不是比云良阁舒服?”

“真没想到,你成了禁脔之后,对你感兴趣的人更多了。”

林云曦如遭雷劈,“竟然是你?”

“对啊,是我!两年前害你失身的人,也是我。”

“刘大人一直想要你,是我暗示父亲让他将你献出去。”

“说起来,父亲能够官运亨通,也多亏了你的牺牲呢!”

“官员富商们太过贪婪,尝到甜头后,又想你囚禁起来变成禁脔……”

“这些都是父亲默许的啊!我的好姐姐!”

林云曦听了,控制不住大喊:“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两年前的一场宴会,她无端失身,父亲为了家族的颜面让她隐忍。

就连未婚夫陆不韪也不知晓此事。

可没想到,这是她噩梦的开始。

成婚当晚陆不韪知晓了她婚前失贞的事情,暴怒下将她狠狠打了一顿,此后更是不分青红皂白动手。

她以为这是最坏的结果,可谁知……

他后来竟将她灌醉,送到了他上级的榻上!

之后更是将她囚禁起来,一次次强迫她出卖身体来换取他的锦绣前程。

她本想一死了之,可是林云裳劝她,不能放这些人渣逍遥法外,为了将他们绳之以法,她才苟且偷生到现在。

林云曦全然没有想到,平素处处为她考虑的好妹妹,竟然是罪魁祸首!

……

“你还有脸问为什么?!”

林云裳姣好的面容狰狞起来,一把揪住林云曦的头发。

“你本不是林家的女儿,为什么能得到所有人的称颂?”

“同样是才貌双全,为什么我要被你踩在脚下。我不想只做林云曦的妹妹!我不想永远活在你的阴影里!”

“我要亲手毁了你,我要让你尝尝从云端跌落谷底的感觉!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只配如烂泥一般,被人践踏,玩弄!”

“你和你贱人娘一样!都是贱蹄子!你娘婚前不贞,怀着别人的骨肉嫁给爹,以为爹不知道,可他心里一清二楚!”

“爹不过是借用宁国侯府的权势,他成为工部主事的第一天,就活活溺死了你娘!”

“我们林家养了你这个野种这么多年,从你身上得到些回报,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什么?!

她居然不是林家的亲生女儿?

娘竟然是被父亲活活溺死的?

可爹不是说……娘是身染恶疾亡故的吗……

她亲生父亲又是谁?

这些真相太沉重了,砸得林云曦控制不住颤抖。

她想扑向林云裳,可手脚上的铁链却限制了她。

“不!不可能,我不是野种!你胡说!你骗人!”

“哈哈哈哈……先别激动!说不定外面那些恩客里,就有你的亲爹呢……”

林云裳揪住林云曦的头发,从怀里拿出药瓶,倒了两粒塞进她嘴里。

林云曦拼命挣扎,却只能任由药丸进了腹中,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

“你给我吃了什么?”

林云裳唇角牵起阴寒的笑容。

“自然是能让你欲仙欲死的好东西!我的好姐姐,游戏开始了!”

“来人,把她带出去!外面的人早就已经等不及了……”

两个魁梧的男人应声进来,毫不留情将她从榻上扯了下来,架住她往外头走。

“能来这里的人,都是京城最会玩的纨绔,你的地狱就要来了!”

林云曦宛如破布木偶一般被拖着,听着外头猥琐的笑声,她知道噩梦开始了。

她扪心自问,这十八年来不曾害过任何人,为什么她要经历这么悲惨的事情?

“林云裳,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你活得这么痛苦,作为补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能让你保命的秘密!”

林云裳将信将疑上前,林云曦拢起额间的碎发,慢慢靠近她。

“一直相信你,是我的错!但是要死!我也要拉上你来垫背!”

林云曦唇角扬起一抹决绝的笑意,用尽全身力气将她撞向窗外。

她们坠地的一刻,剧痛从四肢百骸蔓延,雪地上开出妖冶的花。

意识渐渐剥离时,林云曦想起这一生。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

她要将欺她辱她之人,通通送进地狱……

黑暗中游荡的林云曦,忽然听到了一道宛如婴孩般好听的声音。

「哎,这人真可怜!看得本系统心疼……你愿意重来吗?”」

她斩钉截铁回答:“愿意!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哎,本系统善良,那就给你一次机会吧!」

 


「咳咳,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医生系统‘超级甜’,救了你之后会进入一段时间的休眠。”」

「至于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了。」

林云曦眼前一亮,眩晕感一时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恍惚间,似乎听到了外头有声音传来。

“人已经灌醉了,让爹去请刘大人过来。”

这是林云裳的声音!

林云曦环顾一圈,发现她重生在两年前失身那一夜!

“长了一张狐媚的脸,就以为能和我争?我要再喂给她一粒药,万一刘大人不尽兴怎么办?”

想到今晚之后林云曦就会身败名裂,被她踩在脚下,林云裳兴奋得不行。

没想到她刚打开房门,脑袋就被一个物什狠狠砸中,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林云曦放下手中的木凳,将昏死过去的林云裳拖到榻上。

又从她身上搜出了几粒药丸,全部塞到她的嘴巴里,也让她好好尽尽兴!

她的心跳极快,却并无愧疚,有的只是报仇的痛快。

她可是从地狱归来的人,从今往后她就没有亲人了,有的只是血债血偿!

林云曦感觉身上的药效就要发作了,疾步走出房门,就听到小厮的声音。

他们……来了!

林云曦头发发麻,咬紧牙关,冲进了旁边的房间。

抵上房门的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那边的开门声。

紧绷的心情骤然松弛下来,热意不断在体内翻滚,让她难耐低吟出声。

这时,她的脖子猛然被一只大掌掐住。

一道冷漠到阴寒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你是谁?!”

林云曦心中一惊,全然没料到房内还有一个人!

“我……”

林云曦开口,男人的大掌便收紧了一分。

林云曦只好拼命去拍打男人的手臂,殊料男人扼住她的大掌却慢慢松开,转身将她摁在墙上。

“你碰了我,居然没事?”

男人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些疑惑。

林云曦死里逃生,大口喘着气。

此时她被男人半困在怀中,离得太近,闻到了男人身上有淡淡的酒香,混杂着松木冷香。

这种味道萦绕在她的鼻尖,更快速催化了她体内的药效。

要命!

她居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好闻!

林云曦在手上狠狠掐了一把,试图唤醒自己的理智。

“我没有……恶意……我等会儿……就走……”

因着昏暗,她看不清男人的脸,明白两人实力的悬殊后,她做了最有利的选择,示弱。

她小声恳求道:“有人要害我……我只停留一会儿……求求你了!”

她的声音因为药效,变得酥软而魅惑,仿佛在勾人心魂。

倏地,她被拉进滚烫炙热的怀里,男人炙热的呼吸拍打在她的脖颈,引起了一阵酥麻。

这一刻她猛然意识到,这个男人也中了媚药!

当两个都中了媚药的人相遇后,事情的发展开始不受控制。

肌肤相触下,她的理智被击溃……

手不自觉缠绕到他的脖子,去寻找让自己舒服的方式。

榻上一片凌乱……

林云曦扶着自己的腰,不敢看沉睡的男人。

这个男人太危险,似乎要不管不顾将她弄死在榻上。

她不知道此人是谁,但他既然能出现在林府,身份非富即贵。

她还有仇要报,不能和别人有一丝一毫的牵扯,更不能让人抓住把柄。

因为药效过重,林云裳此刻应该还缠着刘大人颠倒凤鸾。

她要将前世经历的一切磨难,加倍还给林云裳,把一切阴谋揭到明面上来!

林云曦颤抖着双腿捡起散落一地的衣裳,趁着男人还在熟睡中,逃了出去。

片刻后,双眸紧阖的男人猛然睁开双眼。

卫凛渊环顾房内,黑眸微微眯起,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冷意。

逃走了?

有意思……

黑眸扫过,他发现榻上有个平安符。

捡起一看,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宁”字。

他指尖轻磨,似乎还留有腻滑的手感。

他已经很久不知道触碰肌肤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不管这个女人是何身份?是谁派来?有何目的?他都会把人抓回来!

一个如鬼魅般的身影从窗前飘进落下,看到自家王爷背上的抓痕,惊诧不已。

“王爷,是何人……居然能伤了您?”

他家王爷得了一种怪病,凡触碰他的人,皆会如遭雷击,直接毙命!

因此他家王爷孤家寡人多年,从未与人有过任何肌肤接触,更别提有人能在他身上留下抓痕。

这种程度的碰触,恐怕那人已成一具焦尸了。

可他在房内,并无看到焦尸,也未闻到焦味。

卫凛渊将平安符收在怀中,右手带上银色的手套。

冷声道:“查查今晚林府中的女子,有没有名字中带宁的。”

魅影不明所以,只能遵照。

“是!”

“今晚设计本王的人,不留活口!”

“是!”

林云曦忍着颤抖回到了自己院中,贴身的婢女揽月见到她凌乱的样子,大吃一惊。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林云曦看到揽月,眼睛一红,伸手抱住了她。

揽月是外祖家留给她的人手,对她忠心耿耿,最后却死在了那群畜生的手中。

幸好,一切都能重来,她一定要护住揽月!

“小姐?”

揽月被林云曦的动作弄得浑身一僵。

“我没事。”

林云曦心知现在不是诉苦的时候。

“你先帮我做几件事,但不要暴露自己。”

“小姐尽管吩咐。”

“你火速派人去刘府给刘夫人送匿名信,就说刘大人在林府被一女子缠上了。”

“刘夫人来了之后,悄悄带她去兰溪园的第二间房,再喊上一些人去看热闹。”

“另外……”

林云曦眼底闪过些许犹豫,“你再亲自去最后一个房间看看,若是里面的人走了,你便把房内收拾干净。”

“是!”

揽月不明白林云曦为何会吩咐她做这些。

但只要是林云曦的吩咐,她会照办不误。

一刻钟后……

女人的惊叫声打破了兰溪园的安静,随即而来的是尖刻的谩骂声!

 


林云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晕过去,只知道等她醒过来时,房间内站着两三个家丁和一个妇人!

她身上未着寸缕,与她一同在塌上的人,竟然是刘大人!

那夫人揪住她的头发,恶狠狠朝她脸上甩了几巴掌,边打边骂:“贱人!竟敢勾搭我家大人!”

林云裳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得脑袋嗡嗡响,她有些茫然。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在这里的人不是林云曦,而是她……

刘夫人见林云裳不说话,又上前噼里啪啦将她打了一顿。

不解气的将她身上的锦被掀开,大骂道:“你这下贱胚子,就让人看看你长什么狐媚样子!”

“啊!”

林云裳猝不及防被掀了裹身的锦被,光着的身子瞬间暴露在众人眼下,吓得她赶紧蜷缩成一团。

刘夫人上前去挠她的手,“藏什么藏!敢勾引男人,就别藏着掖着,看看你这狐狸精有什么资本,敢用身子勾搭人!”

林云裳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顿时吓得大哭:“你是谁,你为何会在我府中?”

“呵,林维升人呢!我倒要看看,什么父母能教出你这种不要脸的下贱胚子!”

眼见事情闹大,林云裳只觉得不妙,她整个人置身于冰窖之中。

为什么事情偏离了她的预想,一发不可收拾?

她的视线落在刘大人身上,刘大人慌忙道:“大胆女子!竟敢灌醉本官!做出此等龌龊之事!待林大人来了,本官定要查清楚!”

林维升从下人口中得知刘夫人闹到府上来了,心中暗叫不好。

刘大人可是出了名的惧内,他的升迁离不开刘夫人娘家的助力。

他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刘大人问责的话,顿时汗流浃背。

现在为了自己的仕途,只能把一切责任推到林云曦身上。

牺牲她,好过牺牲自己。

“刘大人,误会,这一定是误会……”

“都是下官管教不方,这才惹出这种事端,大人放心,下官定给大人一个交代。”

“来人,把她给我押下去!身为女子不守贞洁,做出此等不知廉耻的腌渍事,断然不为我林府所容!给我沉塘!”

“爹!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林云裳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大声尖叫起来。

林维升一听声音,才发现榻上的人竟是林云裳,顿时觉得惊天霹雳。

怎么……怎么会是云裳……

此时的林云裳鼻青脸肿,说不出的惨。

可容不得他多想,眼下那么多人盯着,他沉着脸道:“就算你是我女儿,也不为礼法所容!给我沉塘!”

“是!”

林府的家丁顿时上前去拉林云裳。

林云裳只得一袭棉被裹身,若是她真被光着拉扯出去,即便沉塘不死,她也没有脸面活在世上!

情急之下,她也顾不得这么多,大喊道:“爹,这事可是你……”

林维升眼见她要坏事,赶忙一巴掌呼了过去。

“堵上她的嘴!丢人现眼的东西,快给我押下去!”

林云裳完全没料到林维升会这么狠,瞬间便将她如弃子一般丢出去。

她拼命挣扎,却只能像死狗一样被拖了出去。

林维升赔着笑,“刘大人,刘夫人,都是下官教女无方,才闹出这种事情。”

“玷污了大人的清白,下官实在过意不去,在这儿给大人,夫人赔不是了。”

说着便对他们拱手请罪。

刘夫人冷哼一声,“林大人还真忍心啊,自己的女儿都下得了手。”

林维升只能尴尬笑着,“夫人见谅,她做出这种事情,早就不是下官的女儿了!”

“都是下官的错,冒犯了二位,下官万死不辞。”

说完林维升看了一眼刘大人,刘大人立马会意。

“夫人,你知道我一向胆小,怎么敢背着你在外面乱来。”

刘夫人哼了一声,见闹够了之后,这才慢慢道:“我也不是丝毫不讲理的人。”

“那小丫头片子我看是得好好管教管教,不过到底是林大人的女儿,沉塘便不必了。”

“多谢夫人宽恕。”

刘夫人双手叉腰,对着刘大人指桑骂槐道:“大人你往后可得小心一点,你位高权重,难保底下的人不会动什么歪脑筋。若是让人装进套里,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话听得林维升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却也只能赔着一张笑脸。

“我们走!”

刘大人慌忙穿好了衣裳,跟着刘夫人走了出去,临走之前,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林维升。

林维升一路把人送出去,送到了府外,可惜刘大人再没给他一个眼色。

待人走后,林维升暗觉不妙,不知道今晚府中那位大人知不知道此事……

想到这里,林维升觉得自己头上的乌纱帽不保。

他匆忙赶到兰溪园另外一个房间。

殊料房内收拾得干干净净,仿似没人住过一般。

那位大人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若是知道,只怕他的仕途就到尽头了!

林云裳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怎么会搞成这样!

若是出了事,定要扒了她的皮,这丢人现眼的东西!

星月院内……

林云裳躺在榻上,只觉得浑身散架,痛意从身上各处传来,此时的她已经无暇顾忌在一旁嚎哭的妇人。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她明明把林云曦弄到了那个房间,还喂了她吃药。

只知道等自己从剧痛中醒过来时,刘大人正伏在她身上为非作歹,她已经失去了清白。

刘大人不知哪来的精力,似乎要将她往死里折腾。

她为了折磨林云曦,特意准备了一些助兴的用具,殊料那些用具竟然全用到了自己身上。

她现在浑身遍布青紫的痕迹,真的被狠狠虐待了一番。

为什么筹谋这么久……最后失去清白的人是自己,还闹得人尽皆知?

她想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

沉沉的脚步声传来,林维升从外头走进来。

林云裳一见到他,急忙坐起身,刚想开口。

“啪——”

林维升甩了她一巴掌,两眼冒火的骂道:“逆女!看你做的好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