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分手后成了许大人的小娇妻

分手后成了许大人的小娇妻

小呦呦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清一觉得自己理智得可笑,在抓包男友出轨那一幕时,她竟然拿出自己学了七年的法律,按部就班的保留证据,理直气壮的和狗男女对线。同时,也是法律教会了她,人性往往更复杂。三年相处,她在渣男心中比不过小三的一夜温存。决然分手的江清一并不打算轻饶了他们,她要用同样的方法报复渣男。可事情太狗血了,她睡错人,只好答应和对方结婚!

主角:江清一,许佑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清一,许佑 的女频言情小说《分手后成了许大人的小娇妻》,由网络作家“小呦呦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清一觉得自己理智得可笑,在抓包男友出轨那一幕时,她竟然拿出自己学了七年的法律,按部就班的保留证据,理直气壮的和狗男女对线。同时,也是法律教会了她,人性往往更复杂。三年相处,她在渣男心中比不过小三的一夜温存。决然分手的江清一并不打算轻饶了他们,她要用同样的方法报复渣男。可事情太狗血了,她睡错人,只好答应和对方结婚!

《分手后成了许大人的小娇妻》精彩片段

江清一被绿了,在自己的房子里。

她看着狼藉的床,突然笑了。她笑自己研究了七年法律,却终究输给了人性。

三年的相处,还不如一夜之欢。

江清一沉下心来,默默地从包里掏出手机,开始摄像。

床上的长发女人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脸,发出尖叫声,“汪林!你快点阻止她啊!她在录像呢!”

汪林下体围着浴巾,又朝着江清一冲过来。

耳边,一阵劲风向她袭来,江清一本能的侧身躲开,男友汪林斗大的巴掌拍到了墙上,痛得直叫。

江清一语气平稳冷静,没有丝毫情绪,举着手机在屋里转圈拍摄,“证据留存。”

长发女人一听她说“证据”,紧攥着手头的被角,她狠厉的瞪着江清一,“你用出轨要挟汪林吗?别忘了你和汪林还没结婚呢!我们可不怕你!”

江清一不屑的摇了摇头,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错了,你们是非法入侵。”

这声音冷得像绝对零度,瞬间把汪林定在原地,耳边发出冰层碎裂的声音。

汪林愣在原地。

江清一的专业就是法律,本科加研究生一共研究了七年,自己想在她的面前耍小心眼,简直就是找死。

在汪林晃神之间,江清一把刚才录下的视频上传到了自己的云盘。

和汪林的惊慌失措截然相反,此时,床上的女人已经镇定了下来,她简单穿好衣服,绕着江清一走了一圈,言语中竟是挑衅,“还法律系的高材生呢?你的证据最好传我一份,我还要去告你侵犯他人隐私!”

江清一在录像时,就觉得这女人眼熟,此刻女人站在自己身边,江清一这才想起来这女的是谁。

她冷笑一声,扬起手机摇了摇,“这样啊?那我倒是要好好考虑视频的用途了,你说是把视频交给你的经纪公司好,还是交给你对家的经纪公司好呢?再或者我去法院起诉你们的时候,申请公开审理?”

刘美含如遭雷劈,自己的演艺事业刚上正轨,如果这时候爆出不良信息,这哪一样都得要自己的命。

见没有半点便宜可占,狗男女落荒而逃,留下一地鸡毛。

江清一抱着胳膊,倚在门框上,只觉得屋子里腥臊难闻,她打了个电话给家政公司,找两个阿姨过来深度保洁。

那对狗男女待过的地方,她嫌脏。

阿姨走后,窗外的天色暗沉下来,江清一看着眼前熟悉既陌生的房子,忍着心底蔓延的酸涩,麻利换了身衣服逃离,直奔酒吧街。

她在酒吧街上闲逛了一圈,被几个男人轮番搭讪后,还是独身一人挤进了一间看似清冷的酒吧。

这间酒吧很特别,不同于其他酒吧的灯红酒绿,吵吵闹闹,从外面看上去还有点书卷气,在这条热闹的街上,看起来格格不入。

真好!就像现在的自己。

江清一自嘲了一句,钻进了这间酒吧。

趴在吧台上喝了一会儿,江清一觉得自己头昏昏的,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准备坐回位置继续喝,这家酒吧果然不一样,特调的蓝云威士忌简直是极品。

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妆容,镜中的美人今天看起来状态很好。

一番自我鼓励过后,她推门出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门前,她顿住了脚步,她被一个男人吸引了。

通往酒吧大厅的昏暗走道上,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单手插兜靠在墙上,像是在等人。

江清一酒劲渐渐上来了,她红着脸走向男人,凑近了细细看着他。

这一看,她就陷进了男人那张清隽的脸里。男人五官深邃,眼窝深陷,眉骨拢起,看起来就像个混血儿,眼尾一抹黑云向上挑着,就像拽了一尾墨,充满了神秘感。

男人瞥了她一眼,微微侧身。

江清一目测这男人有一米九,她再次扬起脸,色眯眯的盯着男人好看的眼睛研究,“帅哥,你是不是在这儿营业的少爷啊?”

她修长的手指攀上了男人的衬衣。

男人一侧身,江清一直接撞在了墙上。

她就是这样的人,清醒的时候无比冷静,喝醉的时候做什么都不稀奇。

“小姐,你喝醉了。”

被她撩了半天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低沉悦耳,就像胸腔里藏了一架钢琴。

这声音,江清一越发醉了。

她揽过男人的脖颈,用指尖在男人鼻尖轻轻一点,“害臊啊?我一个女生都没害臊呢。”

男人无奈,托住晃晃悠悠的江清一,把她带出了卫生间的走廊,“小姐,你喝醉了,我带你出去找一辆出租车,送你回家。”

江清一被男人的大手托着腰,此时,她和男人几乎贴着,她清楚的闻到男人身上的味道,这香水气息太好闻了,是致命的荷尔蒙。

江清一跌跌撞撞的被他扶着,途径一个半开放式的小包间时,江清一瞥了一眼里面情况。

她红唇一勾,直接用身体把男人抵了进去,男人一个没站稳,被江清一按在了沙发上。

还没等男人开口,女孩儿的鼻尖压在了男人喉头。

一股热浪随即钻进男人的衣襟里。

此时,男人很想挣脱她,可他被女孩儿整个身子压住,房间太小,他连腿也伸不直,完全没有空间去挣脱这个女孩儿。

他闭上眼睛,深深叹了一口气,一把钳住了在他腰间游走的手,“小姐!你喝醉了。我也不是在这儿营业的少爷。”

江清一一愣,心里觉得这男人是在骗人,不是少爷为什么做那么骚包的姿势,等在女厕所边上啊?

肯定是想借机哄抬物价。

想明白了一切,江清一和男人直视起来,她严肃的看着男人,带着教育家的口吻,“你这个物价局管不了,我就得管管了,你这么做不好。”

江清一抬手,在男人脸上拍了几下,这脸蛋太好看了,她都下不去手,最后拍脸变成了揉脸。

“你说说你,这小脸蛋长得这么好看还怕卖不出高价吗?”


她把自己的耳朵抵在男人嘴边,小声说道:“来,告诉我你的价码,多少都行!今晚你包给姐姐我了。”

江清一的意识渐渐复苏,她醒了,发现自己正睡在宽大的床上,雪白的床单刺的她眼睛疼。

她下意识翻了个身,正对上一个陌生而又帅气的男人,不由愣了愣。

他是谁?

这男人穿着酒店的睡衣躺在她的身边,胸膛微露,心口有节律的上下起伏着。

江清一石化了,她捏着被角,心脏疯狂的在心房肆虐。

想起来了。

昨晚她喝醉了,在酒吧遇见一个很优质的少爷。

她把少爷按在包间的沙发上,然后好像就……

想到这里,江清一闭着眼睛,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去。

跑吧……

她紧紧地闭上眼睛,物理隔绝这个被她强了的男人。

下定决心后,她一点点挪着从床上翻身下来,深怕把熟睡的少爷弄醒。她拾起地上扯的乱七八糟的衣裳,往卫生间里去了。

穿好衣裳,她在自己的包里翻出来825块钱。这是她在学校做临时辅导员的工资,昨天学校刚给她结清。

还没捂热乎呢,这钱就没了。

江清一把钱郑重的放在桌上,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从窗帘缝隙里挤出来的一丝阳光,不偏不倚的射在了许佑脸上。

修长的手在脸上搓了一下,他缓缓睁开眼睛,寻找昨天被他带到酒店的女孩儿。

身边空空如也,卫生间里也没人。

许佑若有所思坐回到了沙发上,突然看见几张粉红色的票子压在酒店的铅笔下。

钱上还附赠了一张小纸条,蝇头小楷,字迹娟秀,看上去会让人觉得这字的主人是个蕙质兰心的女孩儿。

“实在是对不起了,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既然睡了你,我就会负责的,我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等我把钱凑齐了,再去那个酒吧找你。”

“言辞恳切,你倒是落款签名啊,签名没有,联系方式也没有!”

许佑沉默无语半响,猛地把纸条拍在桌上。

这丫头不会真把自己当酒吧少爷了吧!还是个吃了亏的酒吧少爷。

昨晚,这丫头发了疯似的,非要拉他去酒店开房。许佑被他扯的衬衣扣子都崩开了,人人都以为他们认识,许佑只能把他先带出酒店。放到了自己车上。

谁知一上车,这丫头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也不管自己听没听请,反正什么话都说,连请保洁阿姨打扫卫生用了五百三十五块两毛整的话都说了。

许佑要把她送回家,使劲了浑身的本事,愣是怎么也问不出住址。

没法了,许佑只能找了个酒店,先把她安顿下来再走

可谁知就在他把这女孩扶进房间的时候,女孩儿似乎清醒了一点,兴奋的扑向了许佑,把他按在卫生间的门边上,抱着他的脖颈又亲又啃。

许佑挣扎了半天,女孩倒是来了气。

“怎么了!我不漂亮吗?”女孩儿扯过他的胳膊,翻身坐在许佑的大腿上,俯身下来和许佑接吻,“我就不相信你们少爷能接到我这种客户,你们不都接的是老阿姨吗?”

许佑还没来得及反驳,女孩儿紧接吐了他一身。

一股腥臭气窜了上来,许佑自己也想吐了,不得以去浴室收拾。

忙完了这一切,他回到房间里,就见女孩儿已经自己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许佑累得双腿虚脱,努力到了床的另一边,一秒钟以后也进入了梦乡。

把思绪从昨天的奇怪遭遇里收回,许佑又拿起桌上的那张纸条看了看,嘴角一勾,无奈又觉得好笑。

“什么也没有发生,你负什么责?”

……

第二天一早,江清一被阳光叫醒,她窝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好天气,这种天气约个好闺蜜出来吐槽这两天的巨变,不是最合适的吗?

想到这里,她抓起枕边的手机,给闺蜜许拧去了个电话,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被接起。

“喂,你在哪呢?出来我要跟你吐槽!我和汪林分手了!”

电话那边很急激动,“真的吗?我一早就说汪狗不靠谱,你看你看,应验了吧!咱们约滨江国际广场的Costa里。赶快跟我说说!”

“好,马上到。”

挂了电话后,江清一的精神为之一振,说出去的感觉真好,就像卸下了千金重担。

她起床洗了个澡,化了一个淡妆,从衣柜里选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她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

滨江国际广场,离江清一家很近,她步行过去只用了十分钟。

到了Costa门前时,江清一往四周看了看,看有没有许拧的影子,当她的视线要从烈日下收回时,许拧出现在了拐角处,身边还多了一个男人。

这男人挺眼熟,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江清一决定仔细看看,她眯着眼睛往男人脸上看去,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酒吧少爷吗?

看着许柠身边的酒吧少爷,江清一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真够倒霉的了。”她嘟囔了一句。

就在这时,许柠的手攀上了少爷的胳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朝着Costa的方向走过来。

许柠还扬手在酒吧少爷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脸上显出了少有的娇羞之色。

“她们是一对儿?”

江清一的心中发出灵魂质问。

她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脸色煞白,手脚冰凉,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和这个被太阳炙烤的天气格格不入。

酒吧少爷是许柠的男朋友,而自己昨晚睡了酒吧少爷,自己就是十恶不赦的小三。

想到这里,她没脸再面对自己的闺蜜了。

许柠是她大学时认识的同学,对她的好是掏心掏肺的。

而她,现在竟然睡了最好朋友的男人,实在是罪大恶极。

不!我已经不配做许柠的朋友了。

短短的两天,她先试失去了男朋友,再失去了工资,到现在即将失去了最好的闺蜜……

她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睡死算了。


许柠也同样看见了江清一,她远远地向江清一挥手,可对方就像被什么魔法顶住了似的。

一直站在原地发呆。

“老江!清一!”

许柠远远地看了她一嗓子。

江清一实在没法面对许柠了,她也怕就把少爷看见她,转身跑了。

这时,许佑也注意到了许柠喊的人了,那姑娘拔腿就跑,许佑看了个大概,还是觉得这姑娘眼熟。

许柠怕江清一因为情伤出事,紧跑了了几步追上了她,拦在江清一的面前,“喂,老江,出了什么事儿了?不就是个男人嘛?至于你失魂落魄成这样?”

江清一见许柠傻傻的,还不知道自己和她男朋友睡了的事实,十分愧疚。

她一把把许柠搂在怀中,她要记住这种感觉,她也许以后再也没有资格砰许柠了。

许柠虽然觉得此刻的江清一莫名其妙,但还是理解她的行为,毕竟她和汪狗有三年的感情,说不伤心那是骗人的。

就在这时,江清一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知道许柠的男朋友也赶了上来,她心头一紧,撇开许柠钻进了广场的卫生间里。

这一幕,看的许柠和许佑都不知所措了。

许佑把许柠拉近了广场,到了阴凉的地方掏出帕子递给了许柠,“擦擦汗。”

许佑用下巴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问许柠,“你朋友出什么事儿了?”

许柠接过手帕在鼻尖上蘸了一下,没好气的跟许佑说:“没你的事,不要多管闲事!”

许佑叉着腰冷笑一声,怼了回去,“大小姐!是你让我送你过来的,这么热的天我怎么不在家吹冷气呢?就是为了让你来气我的是吗?”

“谁让你来了?我拿刀架你脖子了?”许柠没好气的回怼。

卫生间里江清一听着他们的话,心想这下子真的完蛋了,这么亲密不是情侣是什么呢?

自己真的就要失去许柠这个好朋友了。

想到这里,江清一反而松了一口气。

既然错了就要认,总当缩头乌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她站在镜子前,用冷水拍了拍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为自己壮行。

就在推开卫生间门的一瞬间,门外站着的两个人齐齐看向了她。

“你?!”

许佑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他是万万没想到,昨天半夜在酒吧发疯,把自己当少爷还给自己“买身钱”的女人,竟然能这么巧是许柠的朋友。

想起昨夜荒唐一切,他黑着脸,没好气的问许柠,“这人是你朋友?”

许柠见许佑的脸色很不好看,像是和江清一有仇似的,又看看卫生间门口的江清一,一脸的生无可恋的神情,她不知道倒地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两个人,认识?”许柠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句话被许佑狠狠地打断,声音低沉的可怕,“不认识!”

许柠又看向了江清一,问她,“你们认识?”

江清一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来了一句,“不认识。”

许柠身子一软,还以为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既然不认识就好办了,那就认识认识呗。

“这个,既然不认识,你们又都是我的熟人,那么我就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吧!这位是,”

“别!”许佑抬手拦住了她,他瞪了一眼江清一一眼,他并不打算认识这个酒吧里发疯的女人,一想起她,就想起自己被吐了一裤裆的狼狈相。

他有忍不住扯着自己的衣裳,闻了一下。

许佑摇摇头,总是觉得这个腥臭味挥之不去。

许柠再一次看向了江清一。

“这位是……”

江清一也不想听,拉着许柠往墙边走去。

她必须要知道许柠的态度,于是想了想,决定套许柠的话。

“老许,我有一个朋友,”她刚想了个开头。

许柠眉眼一凌,一个直球拍了过来,“你哪个朋友?你什么朋友我不认识的?”

江清一的鼻尖微微冒汗,手心也冰凉着,硬着头皮往下编,“就是和导师去外地的时候认识的,你还不认识啦,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哦,好。”许柠点点头,“她怎么了?”

江清一舔了舔嘴角,继续编,真假参半,“她和她最好朋友的男朋友,睡了,如果你是她的好朋友,你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儿呢?”

许柠想也没想,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脸上十分不屑,“杀了,两个人都得死。”

江清一憋住了呼吸,在自己脖颈上擦了一下汗。

还是解释了一下,“这个啊,我这个朋友也是有苦衷的。”

“有什么苦衷?有人拿刀架她脖子了,还是她被这个男人逼迫的?”许柠问的很认真。

江清一苦涩的笑笑,“其实,就是,我的朋友喝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了。”

许柠冷笑一声,这声音像一把冰锥,直刺江清一的心口。

“你太单纯啦!喝醉都是扯淡的,就是酒后乱性的借口,没什么好同情的!老江,你别和你这个朋友来往了啊。真不是什么好人。”

许柠皱皱眉头,江清一看出了,许柠是很鄙视这样的人的。

江清一黑着脸,心开始狂跳,今天就是自己的大限了。

就在江清一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身前压过来一个黑压压的人影,吓得她猛地抬头看了过去。

就见酒吧少爷朝着她和许佑走了过来,面色不虞。

他不会要说昨天晚上的事儿吧!?江清一咬着下唇,紧张的盯着这张英俊的脸。

他应该不会这么蠢,自己在女朋友面前说自己出轨了吧?!

江清一又开始了自我安慰。

“喂!”

酒吧少爷把视线从江清一身上挪走,看着许柠,有点不耐烦,“你还去不去吃饭?都几点了?”

酒吧少爷戳了戳自己的腕表。

江清一顺着他修长的手指瞥了一眼。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是百达翡丽吗!?

这一款最少的一百个W啊!

天啊,一个酒吧少爷如此阔气的穿搭,可想而知,他的客单价怕是非常高的!

江清一的心如坠冰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