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娘子喜种田

穿越娘子喜种田

流蓝若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现代人苏若云穿越到古代,竟然成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农家女。家境贫寒就算了,她身边还多了一只小包子,甚至多了一个种田空间系统。初来乍到就遇上原主奶奶过来闹事,苏若云不再忍气吞声,直接把那个老不羞赶走,分家出去单过。幸亏她有空间在手,才可以带着孩子独立生活。从此,灵蛇会说话,儿子会卖萌。就连随便在路边捡个受伤男人,也是身份尊贵的大人物!

主角:苏若云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若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娘子喜种田》,由网络作家“流蓝若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现代人苏若云穿越到古代,竟然成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农家女。家境贫寒就算了,她身边还多了一只小包子,甚至多了一个种田空间系统。初来乍到就遇上原主奶奶过来闹事,苏若云不再忍气吞声,直接把那个老不羞赶走,分家出去单过。幸亏她有空间在手,才可以带着孩子独立生活。从此,灵蛇会说话,儿子会卖萌。就连随便在路边捡个受伤男人,也是身份尊贵的大人物!

《穿越娘子喜种田》精彩片段

“娘亲,你醒醒,你不要离开多多,娘亲……娘亲……”

软糯的哭泣声响在耳边,听上去让人心疼。

苏若云忍着头痛挣扎着醒来,揉了揉疼痛的额头,然而屋内刺眼的光线使得她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直到适应了才睁开。

可当她睁开眼睛看着身上破烂的灰色小被子,垫着稻草的床,岌岌可危的房屋,整个人惊了一惊。

这……这难民窑似的房子是怎么回事儿?

她明明坐飞机出差,睡着后忽然听见有人尖叫说飞机出事了,可她刚睁开眼还没回神,就脑袋一疼昏了过去……

“娘亲,娘亲……”

听见可怜巴巴的声音,苏若云偏过头,愣怔地看向趴在床边满脸是泪却又带着几分害怕的瘦弱小男孩,只是他浑身脏兮兮的,穿的又破旧,看着像是从土里爬出来的小花猫。

“娘亲,你醒了?娘亲你醒了真好,多多以后不给你添麻烦了,娘亲你不要走,多多走就可以了,娘亲……”

小花猫说着,嘴巴一瘪,眼泪就掉了下来,可偏生他忍着不哭,那模样看着很是让人心疼。

苏若云忍不住抬手去帮他擦眼泪:“没有不要你。”

“娘亲……”小花猫望着苏若云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忐忑。

见他这样,苏若云倍觉心酸。

“乖,不哭……”

谁知话音未落,脑袋忽地针扎一般疼,随即无数的片段在脑海中闪现。

未婚生子,被逐出家门,被村里人谩骂欺负……

苏若云知道,这个记忆不属于她,应该是这个身体的记忆。

巧的是,这个身体也叫苏若云,只是原来的苏若云在家门口被人打,以至于脑袋撞在门口的石头上死了。

而她魂穿过来,刚好附在了这个身体上。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

听见小奶娃焦急害怕的声音,苏若云心下多了几分酸楚,眼眶也跟着酸了。

不过是三岁大的孩子,没爹已经很可怜了,要是再没有娘亲,要怎么活下去……

“娘亲没事,只是刚刚头痛而已。”

苏若云将多多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抚他。

“真的吗?娘亲你真的没事?”多多仰着头,一双含着水珠的大眼睛担心的望着苏若云。

苏若云看的心酸,伸手揉了揉多多的脑袋:“娘亲真的没事。”

“娘亲没事,就太好了!”小奶娃激动地抱住了苏若云。

见状,苏若云笑的眉眼弯弯。

但很快,多多就抬起头来,怯生生地问:“娘亲,你刚刚跟多多说不会不要多多,是真的吧?”

一刹那,苏若云看着眼里尚带着晶莹的多多,心里像是被人猛地刺了一下,让她难受的想要掉眼泪。

她轻轻伸手摸了摸多多的脸,认真道:“娘亲啊,说的都是真的。”

“那我们拉钩。”多多神色一喜,伸出手来。

“好,我们拉钩。”

苏若云伸手去勾住多多的小手拉了拉,“所以,这下子相信娘亲了吗?”

“嗯。”多多大大点头,不过这个时候,屋子里忽然响起咕噜噜的声音,苏若云循声瞧了一眼多多的肚子,抬眸就看见多多害羞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

“饿了啊?”

“没有,多多不饿的,是娘亲听错了。”多多说的一脸认真。

苏若云闻言一愣,继而伸手捏了捏多多的脸。

“那好,是娘亲饿了,娘亲要去找吃的了。”话罢便起身下床。

“娘亲……”

衣服被拽住,苏若云回头,就瞧见多多怯生生地低着头,似要松开她的衣服,但犹豫一番,终是又攥住,像是鼓起了十二分勇气似的抬起头:“娘亲,你真的不走了吗?”

苏若云呼吸一窒,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出先前之前他看着自己,担心自己不要他的话,心口猛地一窒,第一次觉得那么心疼。

好一会儿才蹲下身看着这个瘦弱而又让人心疼的孩子:“多多,你觉得娘亲是说话不算话的人么?”

多多一愣,但还是摇了摇头。

“这不就是了,娘亲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娘亲既然说了,那就不会走了,明白吗?”

多多眨了眨眼睛,似是刚确定了似的,眼里迸射出惊喜,对着苏若云大大点头。

苏若云捏了捏他的小脸,道:“乖乖在这儿等着,我去外面看看有什么能吃的。”

……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走出屋子看着随时可能被风吹到的房子,干净地一滴油都没有的狭小厨房,苏若云忍不住仰天扶额。

这哪是贫民窑啊!这连贫民窑还不如!

再看看比脸还干净的锅,苏若云忽然就明白多多为什么说自己不饿了。

怕是多多知道家里没吃的,不想她为难吧!

哎,这孩子没有爹已经不幸了,如今亲娘也去了,该是有多可怜?

……

好在她寻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最后一点儿玉米面,见院子里有小时候家门口长的那种野菜,便掐了一把回来……

两个人吃了玉米面的菜粥后,苏若云打量着眼前这个风一吹就倒的房子,深觉住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

可目前又没什么钱,饭都是吃了这顿没下顿,哪里还有钱盖房子?

不过这里靠山,此时正是阳春四月,野菜应该都长出来了。

苏若云寻思着,便拎着破篮子打算上山,原本想把多多留在家,可一想到电视里那种拐卖孩子的,苏若云就不放心,于是便带着多多一起上了山。

初夏正是野菜多的时候,苏若云很快就在意山坡上找到了不少的野菜。

“多多,娘亲摘点野菜,你就跟在娘亲身边别乱跑,知道吗?”

“知道了娘亲。”

见他乖乖应声,苏若云舒心的笑了,蹲在地上开始摘野菜。

“娘亲,娘亲,你看是不是这种?”

听见多多的声音,苏若云回头,就瞧见多多捧着野菜跑归来,一脸期待的拿给她看。

苏若云瞧了瞧他手上的野菜,再瞧瞧自己手中的,心底霎时有些泛酸。

“多多真棒,就是这种野菜,只是多多啊,你还小,不用做这些知道吗?你啊,负责玩就好了。”

多多闻言,表情瞬间有些颓然,低垂着头,像是个犯错的孩子似的。


“多多……多多只是想跟娘亲一起摘野菜,娘亲不要生气……”

闻言,苏若云嘴角的笑意一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多多,娘亲呢,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觉得我们多多啊,是个可爱的孩子,不应该辛苦,不过多多你既然要帮娘亲,娘亲还是很开心的,那我们就一起摘很多野菜,你说好不好?”

“嗯。”

听了苏若云的话,多多开心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

摘了一整篮子后,苏若云就领着多多往回走。

苏若云拎着多多往家走,可刚进了家门,就看见屋门大开着,紧接着一个少女骂骂咧咧地从里面走出来。

“什么玩意儿!家里竟然连个鸡蛋都没有,亏得我还特地跑一趟,真是气死我了!”

看清来人,苏若云脸色霎时一寒,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大伯的女儿苏彩秀。

“娘亲……”

多多身子猛地一抖,紧紧地抓住了苏若云的手。

苏若云眉头一皱,衣袖下的手轻轻握住多多的,试图安抚他。

“你来干什么”她心知苏彩秀来这儿是找麻烦的,从小这个堂姐就看他不顺眼,后来因为个男人,看她更是恨之入骨,自打苏若云住进这个破败的院子后,这苏彩秀就隔三差五的过来打骂欺负苏若云母子俩,原主性格懦弱,每次被欺负了也不吭声,也难怪多多看见苏彩秀会害怕的颤抖。

听见声音,苏彩秀这才瞧见苏若云母子俩。当即皱眉掐腰道:“苏若云,你这个贱人,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了?”

“不许你骂我娘亲!”多多忽然松开苏若云的手,拔高声音喊了一句,伸出手作保护状站在苏若云面前。

苏若云一怔,低头看着眼前瘦弱又似乎带着几丝颤抖的身体,心口猛地一酸。

“切!骂你娘怎么了?她怎么就是个丢人现眼的贱人,而且我不光骂你娘,我还骂你呢!一个连爹都不知道是谁的小野种,把我们苏家的脸都给丢尽了!要我说,当初就应该把你们都浸猪笼,死了算了,免得祸害我们。”

“我娘才没有祸害你们,是你们欺负我娘!”

苏彩秀呸了一声,冷哼:“欺负怎么了?我告诉你们,我今个不光欺负,我还要打你们呢!”

苏彩秀说着,撸起袖子,四下扫了一眼,最后从地上捡起一个跟多多手腕粗细的木棍走来,朝着苏若云和多多身上招呼。

见状,苏若云神情一冷,一把扯过多多藏在身后,另一只手手则猛地抓住了木棍的另一端,继而抬脚用力将苏彩秀整个人给踹了出去!

院子里当即响起一阵杀猪般的声音,苏彩秀疼的龇牙咧嘴,尽管站都站不起来,还是不怕死地对着苏若云骂:“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竟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苏若云冷哼:“有本事你就来。”

“你……哎呦疼死我了。”

苏彩秀一动,屁股就疼的厉害,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眯着眼睛看着苏若云,小小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算计。

随即便用最快地速度爬起来,捡起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朝着苏若云砸去。

“苏若云,你去死吧!”苏彩秀说着,眸子里迸射出浓烈的杀意。

这下子,苏若云险些被逗笑。

见过蠢的,还没见过这么蠢的,打架之前还先打招呼!

苏若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松开多多的手,快跑两步,一跃而起,一脚踹在了苏彩秀的胸口,踹的苏彩秀接连退了两步倒在地上,手上的石头也随即脱落,狠狠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哎呦……”

苏若云稳稳落在地上,看着苏彩秀在地上抱脚哀嚎的样子,冷声说道:“怎么?还要打么?”

苏彩秀疼得要死,睁开眼看见苏若云好好地站在院子里,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用眼神千刀万剐了她似的。

“你别这么看我,如果眼神能杀死人,苏彩秀你早就白骨化成灰了!”苏若云说的不客气,对于这种贱人她认为没必要客气。

要知道,当初苏若云能被苏家赶出来,还过的如此贫困潦倒,跟这个“好堂姐”可是有分不开的关系呢!

要知道,如果不是这个好堂姐当年把她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渲染的人尽皆知,又在老苏家搬弄是非,老苏家怎么会在拿了她的钱财后翻脸不认人,又怎么会把她赶出来?当然,也是这个好堂姐,在她被赶出来后隔三差五,想方设法地来折磨她,还挑拨别人欺负她,这原主又怎么会死呢?

想要这儿,苏若云心底的怒火不打一处来,弯腰一把拽住苏彩秀的衣领,声音冷挚道:“我告诉你,苏彩秀,光脚的不是穿鞋的,你以前得罪我的事情还没完,要是你在这么折腾,下次你信不信我直接废了你?”

“你……”苏彩秀还想骂,可看着苏若云那好似阎王的样子心里又怕,知晓好汉不吃眼前亏,到了嘴边的骂,便硬生生地忍住了。

“怎么?不信我是么?看来,我是该给你点儿教训!”苏若云说着,冷笑一声,攥着她胳膊的手微微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苏彩秀的胳膊便断了。

“啊……”

苏彩秀疼的脸色一白,脸上的表情万分狰狞。

苏若云这才松开了她,站起身嫌弃地拍了拍手。

“怎么?还不走?是觉得我下手太轻了?还是领一只胳膊也不想要了?”

苏彩秀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往下掉,抬眸望着苏若云嘴角的冷笑,只觉得头皮发麻,虽然不甘心,却还是费劲地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

等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转过身来,却不料对上苏若云含笑的嘴角,心下气闷非常,那句咬牙切齿的“你等着”也因为害怕,没能说出口。

望着苏彩秀离开的背影,苏若云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这才弯腰去捡野菜篮子,却被多多拉住了衣角。

“娘亲……”

苏若云回头,好奇地看着多多,心想难不成自己刚刚太彪悍吓到多多了?


“娘亲刚刚好厉害。”

兴许是因为激动,多多脸都有些红了。

苏若云原本那忐忑的心情,因为多多这一句话,瞬间被软化。一把将多多抱起来,笑着说道:“那是当然了,娘亲可是要保护多多的,不厉害怎么行呢?”

“嗯嗯,娘亲厉害,多多以后也要厉害,然后保护娘亲!”多多攥着拳头,信誓旦旦地说着。

苏若云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说话的语调都温柔的不行。

“对对对,多多也要很厉害,毕竟是要保护娘亲的!”

直到苏彩秀走出好远一段距离时,才恶狠狠地“呸”了一口,咬牙切齿地开口子:“苏若云,你这个贱人,不就是有林山哥哥帮你吗?一个没了名声的寡妇,我就不信林山哥哥还能娶你!”

因气愤,苏彩秀忍不住跺脚,脚上的疼痛当即加重数倍,疼的她龇牙咧嘴,愤恨地望着苏若云家门口:“苏若云,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在村里活不下去!”

……

苏彩秀离开之后,苏若云先是烧水给多多洗了个澡,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虽然上面全是补丁,可穿好之后,苏若云看着多多那精致的五官,不由得感叹人靠衣装啊!

若是好好养养,说不定会很俊俏!

忽地,苏若云想起什么来,眉头微皱。

这身体的原主是未婚先孕,加上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为此生下来的时候并不大喜欢这孩子,才给取名叫“多多”,顾名思义:多多,多余。但苏若云很喜欢这孩子,在她看来,这孩子还不多余!

不但不多余,还很讨喜,多多,多子多福多好运啊!

收拾完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然有些暗了,苏若云简单地吃了野菜粥,两个人吃饱了之后,便躺在家里那张稻草床上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之间,苏若云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声音很嫩,很苏,很缥缈,像是有灵性似的。

“主人……主人……”

一声一声,像是带有魔力,指引着苏若云靠近。

苏若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光线很亮,但却不刺眼,她眨了眨眼,打量了一下周围,竟然是一个院子,绿树红花,还有青草和藤蔓。

“主人,主人,你醒了?”

听见这欢快的声音,苏若云下意识地寻声望去。

蛇!

她上辈子最怕的就是蛇了。

“主人!我是小白呀!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你终于来了?”

等我?苏若云满脸问号?这蛇竟然会说话耶!难道是妖怪?这是妖怪世界?

她满脸戒备的盯着小白蛇,生怕它扑上来咬了自己。

小白蛇已叽叽喳喳的和她说了半天话。她这才明白,原来,她是进了空间,小白蛇是空间里的动物,她拥有了空间,所以也算成为了小白的主人。

不过……

“主人,我们还没签订契约呢?只有签订契约,我才能正式认你为主,我等了主人好久,才等到你来,我们快签订契约吧!”小白热情的说着。

“怎么签?”苏若云疑惑,难道要写文书?

不对劲,怎么觉得像是套路?

正在她疑惑中,小白扑上来一口咬在她的手上,她尖叫了一声后腿,小白吐着沾满她鲜血的蛇信子。

“主人,我们这样就签约了!”

苏若云两眼一黑昏过去时,就听见小白这话,心下忍不住吐槽,这蛇怎么不按套路出牌,都不问她愿不愿意签约张口就咬,简直过分啊!

翌日。

苏若云醒来后,太阳已经露出半张脸。她匆匆洗了把脸,去厨房煮了野菜粥。

野菜粥熟了后,刚要去喊多多起来,就看见多多从外面走了进来。

“娘亲……”

一大早看见小萌娃,苏若云的心都要萌化了,笑着道:“快去洗手吃饭。”

“好的。娘亲。”多多说着,飞快地跑了出去。那模样比之昨日,明显好了不少。

用过早饭,苏若云寻思着再去趟山上。

拉着多多走在山路上,看着他瘦弱的样子,苏若云不由得心疼,多多还在长身体,他们总不能一直吃野菜,这样的话,多多的营养根本跟不上。

这么想着,苏若云在心里默默对小白说了句话。

“多多,这个给你。”苏若云从怀里掏出小白刚从空间摘下来的水果递给多多。

“哇,好大的果子啊!”看着红彤彤的果子,多多惊讶的瞪大了嘴巴。

“娘亲你哪里来的果子啊!”

“昨天上山摘野菜捡到的。”苏若云摸了摸鼻子讪笑。

“哦,那娘亲你吃。”

“娘亲还有,娘亲等下再吃,你先吃好了。”

苏若云话音刚落,就觉得怀里多了个东西,掏出来一看,是跟多多手中那个一模一样的果子,当即感叹小白的通透!

“你看,娘亲没骗你吧?”

“嗯,那娘亲我们一起吃。”

多多说着,脸上透着开心。

大概是因为从来没吃过什么水果的原因,多多吃的很慢,很小心翼翼的。

苏若云一边吃一边想着,这空间里的果子比她以前吃过的都要好吃,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果子,她能不能种出来……

此时此刻,小白盘腿坐在漂亮的院子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女人还真是蠢,不就是一个果子,也值得他们推来让去的?真是没见过世面!这么想着,便将咬了两口的灵果给扔了出去,哎……天天吃水果喝泉水的,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什么时候才能换换口味?

小白想着,翘着二郎腿躺在树杈上,可是能吃什么呢?苏若云那个笨女人那么穷,估计也给不了她什么好吃的了……

这么一想,小白有些郁闷,但随即眼神一亮,苏若云这个女人蠢,它又不蠢,它完全可以帮她一把,然后再讨价还价嘛!

这么想着,小白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

“娘亲找到的水果真好吃。”

吃完水果后多多摸了摸嘴巴,甜甜的笑着。

“多多喜欢的话,娘亲以后经常给你吃。”

“不要。”

见多多摇头,苏若云很是困惑。

“为什么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