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美食博主掀翻恶女剧本

美食博主掀翻恶女剧本

肉骨茶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昭昭前世是美食博主,对美食颇有研究,毕竟能够做到千万粉丝,真本事是一定有的。如今穿书恶毒女配,坐标小山村,清苦贫寒,但胜在原主的爹妈和兄长都极其疼爱她,宋昭昭为了报答他们,必须将这恶毒女配人设掀翻,带领全家过上吃好穿好的富裕生活。

主角:宋昭昭,陆尘陌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昭昭,陆尘陌 的女频言情小说《美食博主掀翻恶女剧本》,由网络作家“肉骨茶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昭昭前世是美食博主,对美食颇有研究,毕竟能够做到千万粉丝,真本事是一定有的。如今穿书恶毒女配,坐标小山村,清苦贫寒,但胜在原主的爹妈和兄长都极其疼爱她,宋昭昭为了报答他们,必须将这恶毒女配人设掀翻,带领全家过上吃好穿好的富裕生活。

《美食博主掀翻恶女剧本》精彩片段

这是什么情况?

宋邵邵冷静的打量着四周。

泥巴铸成的土墙看起来岌岌可危,房间里除了她身下的土炕和一把瘸了腿的椅子外空荡荡,她满是嫌弃的掀开盖在身上破破烂烂满是补丁的被子,一只蟑螂慢悠悠的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该死!”她低低咒骂了一声。

距离宋邵邵睡醒已经约莫半小时了,但很显然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谁能想到就是剪视频太累趴在桌上睡了一觉,她就直接从光鲜亮丽的美食博主变成了一贫如洗的农家女。

“邵邵你醒了!”一声惊呼将宋邵邵从懊悔情绪里拉了出来。

只见一个瘦弱的妇人端着碗快步走到床边,灰色的衣衫趁得她整个人也灰扑扑的,她放下碗一把抓起宋邵邵的手就开始哭。

‘’可把娘给吓坏了,你要是再醒不来娘也不活了‘’妇人通红的眼睛盯着邵邵满是关心。

宋邵邵心念一动,她十岁父母就离婚各自成家,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觉得自己像个孤儿,幸好美食拯救了她,这是长大后头一次感受到这么赤诚的关心。

妇人小心翼翼的摸着宋昭昭的头。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给烧傻了?”

“都怪你兄长,非要带你去送邵青远进京考举,害的你掉进了河里。”

妇人说着又开始哭起来。

掉河里?邵青远?考举?

宋邵邵听着这熟悉的词语,脑子里开始疯狂回忆,终于想起来这是她一个月前看的种田文,里头男主就叫这个名字。书里有个恶毒女配跟她本名一模一样,当时她还在评论区留言骂作者侵犯别人姓名权。

完蛋,看来她这个网络喷子遭报应了。

她凭借文科生的优势快速回忆了一遍小说情节,现在面前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宋母了,除了宋父宋母,原主应该还有一个兄长,虽然所生长的山村清苦,但是爹娘疼,兄长爱,还有一个小竹马,不想小竹马一朝为官,为权势娶了一个高门女,原主一哭二闹三上吊费尽心思拆散男女主,最后被坏人侵犯郁郁而终

“不行!”

宋昭昭高喊一声,自己绝对不能落得如此的下场。、

“邵邵!你能说话了!”宋母兴奋的叫了出来。

外面的宋父、还要宋兄听到喊声,也连忙跑了进来。

“昭昭?”

“昭昭?”

“”

“发生什么事情了?”

突然的关怀让宋邵邵这个孤儿一时无所适从。

“爹,娘,哥哥,我没事,只是刚才做了个梦吓着了。”宋邵邵朝着三人甜甜一笑。”没事别怕,梦都是相反的。“宋父安慰道。”没事就好,先把药喝了,今日就不要去采野菜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宋母是真的心疼宋昭昭,把碗端到了她的嘴边,等她喝完,宋家三口就都退了出去,叮嘱宋邵邵好好躺着养身体。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宋邵邵暗暗发誓,恶毒女配要重生,书中明明就是邵青远先负了原主,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小书生,可自己早就不是以前的宋昭昭了。

目前来看要改变命运最首要的任务就是改变宋家的生活,望着这一贫如洗的屋子她开始犯愁。

宋昭昭躺在床上想着发家致富的法子,却因为原主本身就落了水,再加上营养不良,身体不好,居然又睡着了,这一觉,宋昭昭全是在做梦,不过梦到的全是原主之前的生活。

等到她再次醒来,窗外的天已经大亮。她随手拿起床边的衣服换上,鞋子也都已经飞了毛,宋昭昭生怕自己稍一用力,大脚趾都会露出来。

宋昭昭叹了一口气,这也太苦了吧。

刚起身,就看到了铜镜中的自己,这也太像了!只不过自己因为是美食博主的缘故,比原主胖多了,这原主脸颊消瘦,都凹进去了,肤色也是暗黄色,头发干干糟糟的,和自己简直天差地别,不过没关系,底子在那呢,日子好起来好好补补,一定还会是个美人的。

宋昭昭走出去,宋母已经在准备早饭了。

宋母见宋昭昭走了出来,放下了手中的活,走到她的面前,摸了摸她的头。

“不烧了,怎么不再多休息一下呢?”

“不用了,娘,我已经好了,爹和兄长呢?”

宋母听到了宋昭昭的话,叹了一口气,指向了旁边的空地,已经是开垦出来的状态,但是上面的菜,都是根本没有长熟的。

“粮食都被你大伯母家里抢走了,今年啊,又要饿肚子了,你爹和兄长,出去看看有没有能做工的地方,挣些银两也是好的。”

宋昭昭皱着眉看了一圈宋家,差点忘了,这宋家还有一个恶毒亲戚呢!

“来,先坐下吃点饭吧。”

宋昭昭坐下后,看来一眼桌子上的饭菜,一人一碗稀粥,简直比食堂的粥还要稀,配了点上面还带着大盐疙瘩的野菜,简直是食之无味。

吃完饭后,宋昭昭提议去帮宋母摘野菜,实则是为了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现在正值早春,野菜也正是冒芽的时候,宋昭昭背着麻袋看着地上各色的野菜。

荠菜、马齿苋、曲曲菜、.蒲公英、马兰头、蕨菜还有野葱

幸好自己是个美食博主,对野菜也有着一番的了解。

“宋家闺女,宋家闺女!”

乍听到有人在低声喊她,宋昭昭回过头,笑眯眯的答应着:“哎!”

一个包着棕色布头巾的妇人提着篮子小步的跑到她的面前,也是宋家的邻居,丈夫姓张,为人和善,还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家里养了几头猪,就连宋家的猪油,都是都是她家炒出来送给宋家的。”昭昭啊,你身体没问题了?“

宋昭昭笑眯眯的回答着:“张婶,早就好了。”

“那你摘这个做什么?”张婶指了指宋昭昭刚刚摘的野葱。

宋昭昭一惊,原来这里的人还不知道野葱?

“张婶这可是个宝贝。”

“宝贝?怪难吃的。”

宋昭昭看到张婶,想起了自己那块贫瘠的地,心中生了一计。”张婶,不然待会儿,我做好了,你来尝一尝,如果好吃,你们家猪的粪便分给我。“

张婶心想:这丫头不会是被水冲进脑子里,还没好吧,算了,也是些粪便,自己正愁无处打理。

宋昭昭见张婶答应了自己,满心欢喜的回了家。

“娘!娘!娘!”

宋昭昭把一头雾水的宋母喊了出来。

“昭昭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娘,家中还有鸡蛋吗?“”还有几个,过几天要拿进城里去买,还能换些米面钱,你问这个干嘛?“

宋昭昭指了指那块贫瘠的土地:“我找到了让粮食长出来的方法。”

宋母更加懵了:”用鸡蛋?“

宋昭昭点了点头。”这些鸡蛋还是要去卖的,你就用一两个就好了。“”放心吧娘,今天的晚饭交给我了。“


宋母见宋昭昭兴致勃勃的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

宋昭昭先是将木柴烧个半透之后把火闷灭,放在一旁,随后又拿出一个家里的高罐子,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把底给打破。”哎,你这孩子!“

宋母看到后心疼不已。”娘,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宋昭昭又把粗盐都放在水中、用水将粗盐融化备用,随手在自己身上扯了块布条,用布蒙住罐子口,用布条扎紧,将细沙灌进去之后,在将刚刚烧好的木柴装进去,最后将粗盐装进去,最后得到了盐水,倒进锅里煮,将水煮干之后,得到了一些白花花的盐。

宋母看到后倒是大吃一惊,捻起一点,放进嘴里,还真的是盐。”昭昭,这是?“

“娘,这是盐,以后我们炒野菜就不用再吃粗盐疙瘩了。“”我们昭昭真是聪明啊!“

宋母看到宋昭昭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弄出来这么神奇的东西,自然欢喜不已。”呦,这是又怎么了,大中午的不做饭,都折腾什么呢?“

一个包着褐色布巾的妇人走了进来。

不用想,这个尖酸刻薄的嘴脸,一定就是宋家的大伯母陈氏。

她的嗓门出奇的大,吵得隔壁张婶院里的鸡都咕咕叫。

宋昭昭看到陈氏厌恶的皱起了眉,表情像是看到了脏东西一样的厌恶。”我听说你家姑娘醒来,就想着来看看,这不还给你们带些米面来。“

陈氏摇晃这手中的篮子。

宋昭昭:老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陈氏倒是不请自坐,目光瞥向宋昭昭刚刚摘回来的野菜。

“昭昭啊,你这刚刚落了水,我可是听说你刚刚又去浪了,还惦记着人家邵家小公子呢?”

宋昭昭白了一眼陈氏,阴阳怪气的反驳到:“我哪敢啊,大伯母,不过是去采了点野菜,不然,今日我们着一大家子,去大伯母的屋内吃饭吧。”

“你!”陈氏被怼的无言以对,气的脸都憋红了。

陈氏又看来一眼宋昭昭刚刚摘回来的野菜,随手扒拉了几下。

“着干苦苦的野菜,顶多拿来喂猪的货色,也就你们爱吃。”

陈氏的话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的手还是狠狠的抓了几把野菜放到了她的篮子里。

宋母自从嫁到宋家,就一直忍气吞声,受尽了陈氏的打压,陈氏当家后,就把他们这一家子给轰了出来,见到陈氏这样,也没有多说话。

反而还去给陈氏倒了一杯水:“大姐,先喝口水。”

陈瞥了一眼破口的碗,嫌弃的摆了摆手。

“今日啊,我来,也还有一件事,她堂姐啊,被城里的一个大户人家看上了,马上就要成亲了。”

“那可真是恭喜大姐了。”

陈氏和宋母假笑着:“这昭昭也不小了,你可别让她当个老姑娘。”

此时的宋昭昭恨不得把桌子上的水泼在陈氏的身上,但是现在的水宝贵啊,自己怎么舍得啊!

“呦,这是什么,白花花的。”

陈氏走到宋昭昭刚刚弄好的细盐边上,随手拿刚刚的野菜叶包了几包。”大伯母,拿手手短,吃人最短。“

陈氏包东西的手,顿了顿:”我拿你们什么了,这不是还给你们拿些白面和细米了吗?“

陈氏包完细盐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宋昭昭:恶毒妇人。

“好了昭昭,不是说,今天中午的午饭,交给你吗?你爹和兄长,我估摸着也快回来了。”

“好,娘,您就等着吧。”

宋昭昭看了一眼刚刚陈氏带来的白面,,想起今天看宋家吃的都是馒头稀粥,看这样子,也像是很久没有吃过荤腥的样子,倒不如,今天给他们开开荤。

“娘,我把白面和细米也拿进去了。”

宋昭昭是看上了这些白面,今早又在厨房看到了隔壁张婶送来的猪油,就像着做一些野菜鸡蛋饼,也好好的露一手,让宋家一家子吃顿好的,这样他们才能相信她,让她出去做生意。

不过现在宋昭昭可是没有明说,要用宋母的猪油,宋母是绝对舍不得的。

虽然是这样想,但是宋昭昭也绝对没有多么心疼自己手里的猪油。

宋昭昭先将野葱去掉根和枯叶等没用的部分,把它洗净切段,再将鸡蛋打入碗中,搅拌成了蛋液,干锅里倒入猪油烧热,倒入蛋液,烧着火稍微等蛋液凝固后翻面,煎制完全凝固。再放入野葱翻炒,自己估摸了一下时间,加适量刚刚过滤出来的细盐,炒匀后,盛出锅。

厨房外面的宋母,还有刚刚回来的宋父和宋兄,都已经闻到了野葱炒鸡蛋的香味,就连隔壁的张婶,都寻着香味找了过来。

“昭昭她娘,你们宋家这今天是做什么好吃的,我在隔壁都闻到了。”

张婶担着一篓筐答应宋昭昭的猪粪走了进来。

“今天是昭昭做,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她张婶,你这是?”

宋母指了指张婶挑进来的猪粪。”这个啊,是你们昭昭和我要的。“”昭昭?“

正说着,宋昭昭也端着野葱炒鸡蛋走了出来。”爹、娘、兄长,快来看看。“”宋家闺女,你的猪粪,我可是给你挑来了。“张婶指了指猪粪,“哎,你这不是刚刚的野菜吗?”

“张婶,这叫野葱。”

“野葱?”

“”

众人听到宋昭昭的介绍,都很是吃惊,都怕她因为落水伤了脑子,但是这个野葱炒鸡蛋的香味实在是太香了,就连现在宋家的门外都有流连的人群,向里观望。

“对,这道菜叫野葱炒鸡蛋,是我的独门绝学。”

要说是独门绝学,宋昭昭先前做美食博主的时候,学的第一道菜就是小葱炒鸡蛋。

宋父、宋母、宋兄还有张婶听到宋昭昭的介绍,都跑过来吃了几口,用猪油炒过的鸡蛋,掺杂着淡淡的肉香味,又有着清新的野葱味,实在是太香了,让大家都忘了说话。

张婶吃完几口,就忙着赶去山里去摘些野葱,顺便回家里去拿鸡蛋和猪油,让宋昭昭给她也做一道这个野葱炒鸡蛋。


“爹、娘、兄长,你们先吃着,我这还有一道菜。”

“还有!”

“还有!”

“”

宋家三人听到后,都很是吃惊,以前的宋昭昭绝对不会这样,怎么现如今落水后,简直是大变样。

“昭昭,你这野葱炒鸡蛋是从哪里学来的?”宋兄疑惑的问道。

“哥哥,我这是有高人指点。”

“高人?”

“你们就放心吧,现在有我了,你们以后不会饿肚子的。”

宋昭昭说完,转身就走进了厨房,她的下一道菜是野菜鸡蛋饼。

宋昭昭把野菜都拿出来洗干净,又在锅里烧上了一锅热水,水煮沸了之后,把野菜放了进去,这样能够让野菜去除一点涩味,等一下的野菜鸡蛋饼的味道也会更香,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再把焯过的野菜过一遍凉水,让它的口感更好,把野菜和少许野葱切碎,混在一起,用野葱来提提香。

宋昭昭看了一眼宋母存的鸡蛋,一想他们刚刚吃的那么香,宋家的人有好几天没有好好的吃过饭了,一狠心又拿了两个,至于以后鸡蛋的问题,她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她今天去山上挖野菜的时候,听到了野鸡“咕咕叫”的声音,这山又是纯天然的野山,野鸡肯定是有的,宋昭昭决定下场挖野菜的时候,去山里捡些野鸡蛋,况且现在又是刚刚如春,山里的小动物们也都会剩下一些余粮,说不定还会有意外之财呢!

宋昭昭见太阳已经到了正中间,想着时间也肯定不早了,便加快了动作,挖了几勺刚刚陈氏带来的白面,想着家里四口人,很久没有吃好过了,家里男丁又刚在外面做工回来,便又多放了一点白面,把鸡蛋液和白面掺和在一起,又把刚刚的野菜葱花放进去,再加了些细盐和水,搅拌成了粘稠的糊状物。

再次拿出宋母一直不舍得的猪油。见油锅热了,就多放了一些,鸡蛋饼一定要油多才香,锅里的猪油热了后,她就用勺子挖了些刚刚做好的鸡蛋野菜糊摊进去,放进去后,香味就出来了,等到一面已经变了颜色,她又翻了另一面继续烙,野菜鸡蛋饼的香味也已经慢慢的传到了厨房的外面。

“娘,这昭昭做的饭还真是香啊!”

宋母也只是扯着脸皮笑了笑,她闻出来了宋昭昭用了猪油,她是真真的心疼啊,但是转念一想,自己闺女落了水后,性情就变了,算了,先顺着吧。

正想着,宋昭昭端着野菜鸡蛋饼就走了出来,一家人坐在桌上,看着金黄剔透的鸡蛋饼看着就开心。

“爹、娘、兄长,我们开吃吧。”

“好好好,这个饼啊,一看就好吃。”

宋兄一边说着,一边给大家一人分了一块。

“那你们好好尝尝我做的鸡蛋饼怎么样。”宋昭昭笑着说到。

猪油虽然没有豆油香,但是它还泛着淡淡的肉香味,混在鸡蛋的香味里,宋昭昭虽然很想吃烤肉,但是有肉香味她也就知足了。

“这个鸡蛋饼,混杂着猪油、鸡蛋、野菜还有白面的香味,味道真的好。”

宋兄便吃着边说着,嘴是根本没有闲下来。

宋昭昭吃完一块,本还想着再来一块,但看着宋父还有宋母还在慢慢的品尝,不知是因为习惯,还是不舍得。

宋昭昭停下了筷子,看着宋家三口,给他们每个人都又夹了一块。

“爹,娘,我和你们商量一件事。”

“丫头,什么事啊?”宋父放下手中的鸡蛋饼,看着宋昭昭。”爹、娘,这个野菜鸡蛋饼和野葱炒鸡蛋好吃吗?”

“好吃啊,你娘和我啊,这辈子都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了。”

宋昭昭犹豫了一下:“既然这野菜鸡蛋饼好吃,我是想着多做一些,然后拿到城里去买。”

“这”

“这”

宋父和宋母互相看了眼对方,但是语气中都充满了不确定。

“爹、娘,我就是看咱们的日子过的太过清苦,有总被大伯母一家欺负,既然这鸡蛋饼不错,那城里的有钱人家的夫人、小姐什么的,一定会愿意吃些新鲜的东西的。”

宋父和宋母还没有立即的拒绝,但又是犹犹豫豫的。

宋昭昭便乘胜追击:“爹、娘,我这不是看咱们家过的太不容易了,你们就让我试试吧大不了最后买的不好,我就不去了,买的好的话,还能贴补家用,爹和兄长还能少出去做工。”

“可是昭昭,你做生意可是需要本钱的啊,你看你这野菜鸡蛋饼,鸡蛋、猪油还有用的白面,这些都是要钱的。”宋母说到。

“宋家闺女,我把材料都准备好了,你来帮我们做一下。”

宋昭昭正想着再劝一下宋父、宋母,隔壁张婶就喊她去。

宋昭昭去了张婶家,这是她到了原主身体里第一次到张婶家,张婶家真不愧是整个庄子最富的人家,家里有家养的猪、鸡、牛,还种着各种的粮食,里面的布局和陈设也都一应俱全。

宋昭昭记得张婶一家本来是城里的,因为喜欢田园生活,才搬到庄子里的。

张婶家里材料比较多,宋昭昭也给张婶做了野菜鸡蛋饼和野葱炒鸡蛋,张婶为了表示感谢,给昭昭拿了一些猪油、鸡蛋和白面。

宋昭昭见到这些,灵光一闪,随后心生一计,赶快的跑回家中。

“爹、娘,我有办法解决原料问题了!”

“丫头,你有什么办法了?”

“爹,我刚刚给张婶做了顿饭,得到了这些,我可以也去城里大户人家,给他们做饭,挣得一些原材料,这样自己也可以去摆摊了。”

宋父见宋昭昭说到这么有理,也不忍心再拒绝。

“孩儿他娘,要不就让丫头去试试吧。”

宋父也是看在宋昭昭如此的兴高采烈,不忍心打击昭昭,但宋昭昭哪里知道,现在在城里做生意有多么的难。

宋母也没有过多的阻拦,只是一直很疑惑,宋昭昭怎么会做这些,她口中的高人到底是谁?

宋昭昭也只是借口,自己在落水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神仙姐姐,她是天上的食神,给了自己一个食谱,教自己做的饭。

宋母虽然半信半疑,但是在神灵面前,也没有再有过多的怀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