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明知我心向君心

明知我心向君心

言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这场契约婚姻维持了整整三年,她应该高兴的,毕竟自己能够在心上人身边陪伴三年,江君婉却丝毫开心不起来。人一旦得到了就会变得贪心,从一开始的拥有,到幻想一辈子拥有……直到发现一切都是空梦,她还得乖乖的给江璟云让位。

主角:江君婉,萧尧,江璟云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君婉,萧尧,江璟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明知我心向君心》,由网络作家“言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场契约婚姻维持了整整三年,她应该高兴的,毕竟自己能够在心上人身边陪伴三年,江君婉却丝毫开心不起来。人一旦得到了就会变得贪心,从一开始的拥有,到幻想一辈子拥有……直到发现一切都是空梦,她还得乖乖的给江璟云让位。

《明知我心向君心》精彩片段

室内暧昧的气息还没消散,男人坐在沙发上,屏幕光亮在黑暗中有些刺眼,照着他的轮廓凌厉耀眼夺目。

上流圈子里什么人她没有见过,独独他的气场无人匹敌,容貌外形,更似上天精心雕琢的一般。

她坐起身,打开床头柜,拿出了那张孕检单。

今天是她们结婚三周年,她攥紧了手里的孕检单,想到要告诉他这个消息,竟然有一丝忐忑期待。

“阿尧我有话……”

“江君婉我们离婚。”

淡淡低沉的声音像一记闷棍,砸的她脑袋一阵嗡鸣,她不自觉的握紧了被褥,想问为什么,却像是卡了嗓子。

大脑猛然间一片空白,却只是浅浅喟叹了一句,“这么突然?”

“嗯。”

男人的声线平静,她眼睫微微颤抖,窗外的雨声愈发浓烈,敲在心尖上一起一伏的疼。

如果他们之间有孩子了,他也会选择离婚吗?

三年的婚姻,真的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吗?

还未等她开口,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璟云回来了,还出了车祸。”就在刚刚助理来了消息,说江璟云出车祸,跟夫人逃不了干系。

原来是江璟云,他的白月光回来了,怪不得他要提离婚。

她只觉得心在那一刻近乎要停止跳动,手里攥紧的孕检单被拧成了一团,大概皱的不成样子,也没有拿出来的必要了。

“离婚协议,稍后去我书房拿,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告诉我。”说完男人便起了身。

他穿戴整齐,走到半路又停下来。

“对了,离婚的事,记得让江氏,拟一份危机公关。”

她没克制住,呼吸微微发抖,他连这一步都想好了。

当初就是江萧两家联姻,只不过他要的人,是江璟云。

江璟云因为自身品性不正被默默送到了国外,不为传闻。

“江君婉,人可以犯错,但不能容忍次次犯错。”男人声线凌厉,带了一丝提醒。

是啊,她错了,从头至尾都是错。

三年婚姻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错在,以为追逐他三年会有结果。错在她孤注一掷,到头来一无所有。

那时候萧尧告诉过她。

“三年联姻,只是一纸契约,三年一到单方面可以随时解约,你既有喜欢的人,也不耽误你的前程。”

没和萧尧结婚之前,在酒吧里玩真心话大冒险,她曾说过,她有喜欢的人。

如今刚好三年。

她再不愿意,这段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

“会有专门的律师作为你的顾问,你应得的一样也不会少……”

“好。”从始至终,她都格外安静。

江君婉想起身去浴室,肺腑里的疼意翻滚的厉害,一阵头重脚轻摔去了地上,皮肤接触到冰冷的地面,一阵尖锐的刺疼,冷进了骨子里。

疼痛之余也有点挫败,察觉男人没走,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你怎么了?”男人低沉的声音依旧。

她眼前一片昏暗,甚至可以感受到男人熟悉稳健的心跳。

“我没事。”

“是感冒发烧了?”萧尧深邃的眉宇严肃带着几分探究。

她别过脸,微微叹了口气,压下了心底的翻覆。

早年,她一个人在别墅里,等萧尧回来吃饭的时候,就因为吃饭时间不规律,染上了胃病,大概是这个节骨眼上又来了。

“也许吧。”

“我叫医生。”男人说着便要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不用了。”她慌忙按住他的手,握在右手里的白色纸条,顿时显得清晰又碍眼。

“这是什么?”

男人眸色幽深直视她。


她压下了心底的慌张,将纸张攥的更紧,低头道:“一张废纸而已,我没事,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快去吧,离婚协议现在就可以签,不用细看。”

“嗯。”

男人平静沉稳的声音,却像一把刀一样,生生在她心上豁开了一道口子,血肉模糊,疼的她脑子发紧。

是啊,连萧家的财产也可以这般不在乎。

就还跟往常三年一样,不好吗?

怎么就走到了非要离婚不可的地步了……

“我去洗澡。”她怕再留下去,会忍不住开口挽留。

说,她不要离婚。

说她喜欢的人,是他萧尧。

江君婉踉跄起了身。

男人盯着她的背影,目光深沉:“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没有。”她不动声色的将废纸扔进了垃圾桶里,胃里的难受翻涌,硬撑着拧开了卫生间的门。

身后的那道声音又问:“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后悔害江璟云,还是后悔嫁给他?

江君婉无声的笑了笑,无论哪一种,她都没有选择不是吗。

“不后悔。”她尽量稳住声音。

窗外的雨愈发浓烈,男人一身西装立在不远处,同她满身凌乱,形成鲜明对比。

江君婉匆忙进入浴室,囫囵洗了个澡。

再出来,房间已没了男人的身影。

嘴角扯了扯,她直接躺在了床上,浑浑噩噩的,过往一幕幕在心底翻涌。

第一次见面,江家不景气,她被人算计。

意识模糊时,走廊内黯淡的灯光在眼前看着令人晕眩,无力又狼狈。

萧尧似乎携着光走过来,“让开。”

他声音淡淡,目光都没落在这处。

可正是这简短无意的两个字,从此在她心尖无限循环。

又大抵是第一次一同拜访萧奶奶的时候,他伞微微偏了半分。

她一见起念,二见动心,步步沉沦………

第二天。

阳光刺眼的房间内,空荡又寂寥。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侧,一片冰凉。

猛然回想起来,昨晚江璟云出车祸,他应该是连夜去了医院。

前一刻,还能跟她行鱼水之欢,后一刻,他也能为了别的女人风里雨里。

她好像从来没有懂过他。

胃里空荡的厉害,她简单洗漱后,起身下楼。

“夫人起来了?”佣人张婶也在。

“嗯。”

她堪堪坐下,萧尧身边的助理,正拎着蛋糕进了别墅。

“夫人,这是昨晚定制的蛋糕,约莫迟了,今早才出来的成品……”

他叫张原,萧尧身边得力的助手。

昨晚不仅是她们的结婚纪念日,还是她的生日……

气氛有些沉默。

她掩盖掉眼底的酸涩,淡淡道:“就放哪儿吧。”

“是!”张原转头欲走。

“另外离婚协议给我一份。以后,不要唤我夫人。”

他张了张口,几分讶然,“……是!”

张原从楼上将协议拿下来的时候,纸张上空空荡荡的,萧尧还没签字。

大概是江璟云车祸真的很要紧。

她握紧纸笔,没有犹豫,直接签了字,将文件递给张原。

“你去带给他。”

张原接过文件,愣了愣。“是!”

饭桌上的精美早点,逐渐有些食之无味。

她上楼去收拾行李。

陡然间发现这三年一片荒芜,只剩下一个沉甸甸的箱子。

空荡荡的房间她住了三年。

三年前住进来的时候是怎样的憧憬,如今草草离场,就有多荒凉。

也许感情的事,从来强求不得。

她将箱子拖下楼的时候,手机乍然响起。


来电显示是父亲。

“喂!爸……”

“哎,君婉啊,最近过的怎么样?”

江君婉鼻尖一阵酸涩,压了压哽咽:“爸,我一切都好。”

那头传来一阵沉重的叹息。

“嗯,那就好,最近公司不景气,爸……想放手了。”那头的声音顿了顿。

“爸,到底发生什么了?”江君菀严肃问。

“没事,生意上的事,我会看着处理,你和萧尧要好好的啊。”江君婉没有再追问。

“好。”

挂断电话,她拖着箱子正要出去,却听见门把拧动的声响。

下一刻,男人颀长的身影出现,看见她明显一愣,直接抓住了她手里的拉杆。

冰凉的指尖触碰到的那一瞬,江君婉下意识的抽走了手。

男人眸光幽深,推着箱子回了客厅:“先别急着走。”

“奶奶在国外治疗,过几天会回来一次。”男人淡淡靠在沙发上,黑色的西装映衬的他下颚凌厉,一丝不苟,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这件事,要是给奶奶知道了,她必然是第一个不同意,奶奶一向宠爱她。

江君婉指尖微动,她还在期待什么……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离婚?”

男人蹙了蹙眉尖,目光直视她,“离婚推迟。”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话,她心底某一块又松了松。

萧尧向来容不得别人忤逆他。

“好,晚上在家吃吗?”

男人眉梢微松,莫名想到她背影纤细,围着围裙站在厨房的场景,竟然并不觉得讨厌,淡淡应声。

“嗯。”

她将行李箱推到一旁,起身去了厨房,一如既往的做菜,男人坐在沙发上捧着电脑处理工作,窗外的天气,比昨天还沉些,淡淡的光照在他的脸上,依旧矜贵,高不可攀。

她曾想,岁月朝朝暮暮如此,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

可惜世事事与愿违。

“吃饭吧……”

最后一个汤端上桌的时候,萧尧的手机突然亮起,他接起电话,神情有几分冷漠。

“我马上过来。”

男人拿起西装:“公司有事我出去一趟。”说完便出了门。

公司的事,怎么会让他这么着急?

大抵还是因为江璟云。

过往的岁月,像是陈酿烧了喉咙,刺疼暗哑,让她连一句挽留的话也出不了口……

江君婉静默坐在桌旁,眼看着天色一点点暗沉下来,室内的昏暗像是要穿透心房。

桌上的饭菜一点点冷却,她拆开蛋糕,上面写着江君婉生日快乐。

她一个人切开蛋糕,一个人许了愿。

“父母身体康健,江家平平安安,婚姻顺……遂。”

她知道是奢望……

手机一瞬间响起,长长的灯光像是要刺破这一隅的黑暗。

手机屏幕上显示老公两个字。

她眸光亮了起来,恍惚觉得心跳开始复苏,划开接听键,刚要张口,那头便传来一道柔柔的声线。

“阿尧,我想吃水果你帮我削好不好?”

“不是刚刚才吃过饭,不宜吃生冷的。”男人温柔的声音,像利剑一般刺穿胸膛。

“阿尧,你什么时候娶我?”

“你说过,你跟姐姐只是逢场作戏……”

的确只是逢场作戏……

江君婉感觉仿佛有一张大手遏住了她的呼吸,让她喘不过来气,她一只手撑着桌面,指尖发抖挂断了电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