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女将军穿越后倒追影帝

女将军穿越后倒追影帝

妃缱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良玉原本是古代女将军,一朝不测,她香消玉殒后穿到了现代。来到几千年后就算了,她还成了娱乐圈中的万人嫌,集作精、演技烂、没文化于一体的女明星。最关键的是,如此无才无德的她,竟然还倒追光华霁月的影帝斯诺。网民们大骂秦良玉不知廉耻,她本人却愈发来劲儿,每天变着花样去斯诺面前撩拨。他一开始避如蛇蝎,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真香的一天!

主角:秦良玉,斯诺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良玉,斯诺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将军穿越后倒追影帝》,由网络作家“妃缱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良玉原本是古代女将军,一朝不测,她香消玉殒后穿到了现代。来到几千年后就算了,她还成了娱乐圈中的万人嫌,集作精、演技烂、没文化于一体的女明星。最关键的是,如此无才无德的她,竟然还倒追光华霁月的影帝斯诺。网民们大骂秦良玉不知廉耻,她本人却愈发来劲儿,每天变着花样去斯诺面前撩拨。他一开始避如蛇蝎,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真香的一天!

《女将军穿越后倒追影帝》精彩片段

“秦玉——”

“秦玉——”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秦良玉只觉得浑身酸软,四肢无力,她感觉有人坐在她的腰间,正撕扯着她的衣服,甚至有一只手放在了她胸口!

按压的疼痛让她倏地睁开眼,伸手狠狠拍下去:“登徒子找死!”

斯诺冷不防地被推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仰倒,就算他及时用手撑住地面,也没能避免摔到在地的命运,手心被地上凌乱的树枝划出一条血痕,疼得他皱起了眉头,眼底的怒气一闪而过,抬眼却是松了口气般,“秦玉你醒了,太好了。”

秦良玉猛地坐起,双手挡在身前,神情戒备地看着眼前的男子,没敢再轻举妄动。

接触到她警惕的目光,斯诺笑着解释道:“别误会,我只是在给你做心肺复苏。”

“心肺复苏?”这词怎这般奇怪?

“醒了醒了!秦玉醒了!”

“导演秦玉醒了,咱们还有救!”

“导演导演,咱们的节目不用被砍了!”

周围各种各样的嘈杂声如同战鼓声轰隆般的砸在秦良玉的耳膜之上,她头疼得要命,闭上眼又睁开。

入目是一片广袤的湖泊和苍翠的森林,湿润的空气和水汽相互作用,她仿佛被包裹在了一个水泡里,冷得她直哆嗦。头顶是一片灰蓝色苍穹,周围不仅怪石嶙峋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半弧形的帐篷,还有长长的箱子。

更多的是与撕扯她衣服的男子般,穿着奇装异服的人!

“我这是在哪儿?”

秦良玉在观察了周围的景色后,脑子有那么一刻没反应过来。

——我不是死了么?

回京路上,无数黑衣死士杀出来,她刚下战场,身上本就带伤,更是双拳难敌四手,被一剑贯穿了胸口,跌落山崖。

——我这是在哪儿?难道在山崖下面?

寒冷的水汽钻入衣服里,冻得她打了个哆嗦。此时秦良玉已然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裳都湿了,一身狼狈,嗓子里更是还残留着呛水后的刺痛。

她是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

“冷吧,把毯子披上。”

斯诺似乎并不在意秦玉的冷脸,笑容温和的给她披上。陌生人的靠近让她身子又僵住了,她下意识抓住毯子,却被入手的柔软惊得瞪大眼。

好软!

像是陷进了厚厚的白叠子(古代棉花的别称)里,秦良玉记得太子哥哥有一条白叠子帕子,是海外夷族进贡的,一匹布,就连太子哥哥都只分到了巴掌大的一块。而她身上的毯子将她整个人裹上都绰绰有余!

此男子是谁?

竟是如此奢华?

是他救了自己么?

“你,救了我?”

意识到自己闹了误会,秦良玉隐约有些愧疚,可才一开口,她的眉峰又紧蹙起来。

她的声音不对!

她十六岁随父出征,一场战役中为救父亲被毒烟熏坏了嗓子,虽未失声,但却也粗嘎难听。可现在,她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虽然还带着些微的沙哑,但又轻又软,就跟她身子的毯子一样。

这不是她的声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

斯诺说:“救你是应该的,而且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整个节目组都出了力。”

节目组?这又是何意?

为何这些词都这般奇怪?

秦良玉敛眸藏住自己的懵懂,不动声色打量着周围。不远处有许许多多穿着与男子相似的人,短衣,窄袖,长裤,看上去干净利落,就连女子亦是如此。她愕然发现男子们的头发都削得极短,最长也不过是到颈后,在她印象里,只有清修的和尚才会如此!

甚至有人的头发竟是金色,是夷族么?

那些奇怪的人三三两两的忙碌着,还有些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激动得手舞足蹈。

果然是个不讨喜的。

没有得到回应,斯诺瞥了眼神情怔怔的秦良玉,在心底哂了一声后收回了目光。

他会出手救人也不过是出于人道,而有些人不值得过多的关注。

秦良玉依旧在默默观察,她的右手边不远处搭了一个柴火架,一个姑娘正蹲在那儿,拿着打火石似乎想要生火。

身边还有十几只扇着翅膀的虫子在飞来飞去。

“我去!这什么鬼东西,不是说能生火么!火呢!火苗都看不到!”

姑娘的突然暴躁惹得秦良玉望了过去,二人四目相对,那姑娘瞪眼怒道:“笑什么笑,你有什么资格笑!”

秦良玉:“?”

她哪里有笑了?

瞧出这姑娘心情不好,秦良玉想劝解两句,可鼻头莫名一酸,眼眶浅浅,竟是悄无声息的落下泪来。

“哭?你还哭!秦玉你有什么资格哭!”

那姑娘如同被点燃了引线的炮仗般,瞬间就炸了。她将打火石扔在地上,站起身指着秦良玉鼻子破口大骂,“秦玉你能不能要点脸,明明什么都做不好还跑来参加生存节目!你祸害身边的人还不够,还要跑来祸害我们!如果不是你要下水捞鱼,我们的装备又怎么会丢!斯诺前辈好不容易弄来的打火器就这么没了,没有火就不能做饭,晚上更是无法取暖!秦玉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我,唔……”

秦良玉本想解释自己并不想哭,可一开口便成了哭腔,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她整个人都愣怔了。

“哭哭哭,除了哭你还会什么?”姑娘的白眼都翻上了天,骂骂咧咧的,那样子恨不得把秦良玉给吃了。

斯诺被吵得头疼,更见不得秦玉哭哭啼啼的样子,忍着不耐劝道:“海瑟薇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人没出事才是最重要的。”

一听他开口,海瑟薇更心疼了,“斯诺前辈你别为她说话,她根本不值得!之前不断的蹭您热度,各种骚扰您不说还追到了节目里,算起来,她本质上就是个私生饭!您那么辛苦弄来的打火器呀,她自己不要算还得大家,这种累赘就该滚出我们节目!”

斯诺张张嘴,最后无奈摇摇头,一副“说不过你”的样子。

“我,不想哭的……呜呜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呜呜呜……”

秦良玉觉得自己坏掉了,被这般指责,她心里多是疑问和不解,但却不曾有过委屈,可那眼泪却是不断往下流,不管她八多少次都不管用,就像是长河决堤了般,止都止不住。

“别伤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斯诺眉头轻蹙,隔着毯子拍拍秦良玉的胳膊,“把脸擦一擦,我们得想法子把火升起来。”

他在安慰自己!

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秦良玉敏锐的发现自己心里竟是升起了一抹名为欢愉的情绪,眼泪竟也止住了。

被这名叫斯诺的男子碰一碰,自己这般高兴么?

今日的疑惑积攒了很多,可她都没能够得到答案,见救命恩人拿起了打火石尝试着点火,她忙道:“给我吧,我会。”

“哈?”

海瑟薇嗤笑出声,斯诺却从善如流的将打火石交到了她手上。见她尝试打火,海瑟薇讽刺道:“你会?秦玉你又搞什么名堂?全联盟谁不知道你秦玉是娱乐圈最出名的花瓶啊,除了哭,啥都不会做……”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啪一声,两颗打火石碰撞在一起,下一秒星星点点的火花冒出来直接点燃了枯叶!

“怎么可能!”海瑟薇不敢置信的尖叫,看看秦良玉又看看已经出现明火的树叶,只觉得世界都玄幻了,“秦玉你怎么可能会升火!”

“我从小就会。”秦良玉的声音软软糯糯,但透着一股从容。

她把枯树枝让火堆上放,动作熟稔粗暴,但火却越烧越旺。

斯诺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但又很快被淡漠遮掩。

……

?荒岛求生?节目组直播间:

【秦玉居然真的敢跳,我敬她是条汉子!】

【什么鬼啊!秦玉这不是给节目组找麻烦么!她要是出事,斯诺他们也要担责任的!】

【我去,这也太危险了!】

【救上来了,救上来了!我老公真棒!】

【啊啊啊啊!老公不干净了!呜呜呜,虽然知道老公是圈子里为数不多的温柔绅士,可是可是,他碰别的女孩子我还是会吃醋!】

【斯诺受伤了!斯诺救了她,她还伤了斯诺!秦玉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碧池!】

【秦玉给我爬啊!】

【哭哭哭就知道哭!娱乐圈不需要这种无才无德只会哭的艺人,滚啊!】

【骂得好,骂得妙,海瑟薇赛高!】

【呜呜呜,老公我不许你给小碧池解围,不许不许!】

【嗯?嗯嗯?嗯嗯嗯?是我眼睛出了问题么?秦玉真的用两块石头把火生起来了?】


篝火已经燃起来,暖融融的,不少人都围过来取暖,有人正小声说着话。

秦良玉独自坐在一旁发着呆。

她隐约感觉自己被孤立了,但没有在意,如今情况不明,她也不愿意与人多交谈。

“衣服又脏又湿的,去帐篷里换一身吧。”

秦良玉抬头,“你跟我说话?”

斯诺与她四目相对,点头,“嗯。这里环境不好,没办法洗澡,换身衣服最起码能舒服一点。”

“哦,好的,谢谢。”

秦良玉点头啊点头,斯诺心中一哂,他真是疯了,刚刚居然会觉得秦玉有些呆萌。

确定了帐篷的位置,秦良玉走过去,可才刚起身那几只一直在周围盘旋的小飞虫便跟了上来,有两只更是突然飞到了她面前,距离只有小半米,秦良玉下意识抬手重重一挥!

“啪!”

小飞虫直愣愣的撞到树干上,又滑下来,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虫子四分五裂了?

她对着一地看不懂的碎片怔忪一会儿,她之前就觉得这些虫子很奇怪,现在看来果然是诡异的。吐出一口浊气她继续往前走,就听自己耳朵里传来一个异常暴怒的声音。

“秦玉你怎么回事!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隔空传音?

秦良玉愣了一下,伸手从耳朵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黑粒,那东西黄豆大小,软软的,难怪放到耳朵里竟是没有感到不适。而此时此刻,那小小的东西正发出和她刚刚听到的,一模一样的暴躁的男人声音。

“你有没有搞错,那是摄像机,你拍它干什么?手贱是一种病你知不知道?这玩意儿毁了一个,节目组就要损失多少钱么!你能不能不要一天天搞事!”

秦良玉:“……”

摄像机是什么?节目组又到底是什么?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为何他们都叫自己秦玉?

秦良玉满脑子问号,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头顶黑压压一片。她抬头,一个泛着银光的庞然大物无声无息的漂浮着,将整片肉眼可见的天空都笼罩在其中。

那是什么?

为何能如鸟般的飞在天上!

只见那东西的侧面慢慢开出了一扇门,一个人的身影显露出来,是一位爆炸头的中年大叔,一手扶着门,一手提着唢呐般的银色喇叭,似乎非常生气,恨不得跳脚。他提着喇叭冲手受到了冲击反应不过来的秦良玉大吼。

“秦玉你如果再给我闹幺蛾子就给我滚!我的节目不需要你这样的搅屎棍!设备弄坏了你赔得起么,那两个摄像都算你头上,你要是敢赖账我就削了你的皮!”

秦良玉眨眨眼,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认知,她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自幼习武,随父上战场,十四岁便被破例封为骠骑大将军,无论做什么都从未有人像这般凶狠的骂过她,那一字字一句句都格外扎心,让她无所适从。

她莫名又委屈,却无法发泄,因为明白自己拍坏了不得了的东西。

她真挚道歉,但一张嘴发出的竟是呜咽的哭腔,“对唔呜呜~”

中年男子更生气了,“哭哭哭就知道哭!你眼泪要是能化珍珠我还真让你哭个够!”

秦良玉抹了把脸,果然摸到了一手湿润。

她居然又哭了!

这太奇怪了!

“康泽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骂再多也无济于事。”

气氛有些僵,但斯诺的话打破了空气里的凝滞。他说:“你现在还不如去看看摄像,修一修说不定还能用。”

他的话还是管用的,康泽冷静了一些,他深吸口气说:“行,听你的。”

斯诺笑了笑,“遇事莫急躁,要好好沟通。”

“知道了,大影帝!”康泽拖着长调应了,又不耐烦的瞪了秦良玉一眼,“还傻楞着干什么,赶紧走,看到你就来气!”

“抱歉,一切花费我会承担的。”

秦良玉抿抿唇,转身快步进了帐篷。

太奇怪了,这一切都太奇怪了!人奇怪,东西也奇怪,他们说的话也奇怪,甚至连她自己都处处充满了诡异!

这里没有她熟悉的战场,亦没有那些军帐,她的将士,她的战戟全都不见了!

甚至她还会莫名其妙的落泪!

秦良玉脑子里一片混乱,像是有一柄大锤在“嗙嗙嗙”不断敲打着,一抽抽得疼,不仅如此,一进帐篷她耳边便总有幽幽的哭声,如泣如诉!

秦良玉警惕的问:“是谁在哭?”

莫不是见鬼了?

她的心突然一紧。

“你听得见!你居然听得见!”那声音透着惊喜交加,但下一秒又愤怒起来,可她语气里满是哭腔,听着更像是委屈,“恶贼你把身体还给我!”

秦良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身后传来,然后她分明的看到一个人穿过她的身体,踉跄的扑到地上。那人似乎摔疼了,呜啦哭得更大声了。

“呜呜呜!我的身体,我回不去了!我没有身体了!呜呜呜!”

一股寒意从脚底漫上来,让她忍不住颤栗,那个人是透明的,刚刚更是从她身体里穿了过去!

过去的十八年,她从未见过如此情景!

哪怕是尸横遍野的战场都从未出现过这种东西!

“你是何物?”

秦良玉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也颤抖起来,她头一回感觉到了害怕!

透明人转过身狠狠瞪向秦良玉,“我就是秦玉!”

“嗬!”

她惊得连连退后,瞳孔不自觉放大!

她看到了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我落水了,但我一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这副样子,呜呜呜,我试着回到自己身体里去,但我进不去,呜呜…然后你就来了,你这个坏女人!你居然抢了我的身体!呜呜呜!”

“我,抢了你的身体?”

“就是你!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飘飘忽忽的直接就躺到我身体里了!我有试着将你赶走,可都失败了!呜呜呜,你这个坏人!”

秦良玉迟疑的问:“当时我跟你现在的状态一样么?”

“当然!大家都看不到我们,呜呜呜,现在你抢了我的身体,他们把你当成了我,所有人都看不到我了!呜呜呜,我怎么这么惨吶!”

秦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指控着秦良玉的“恶行”,虽有点语无伦次,但她还是捋清了其中的逻辑。

所以自己真的已经死了,然后在机缘巧合下附到了溺水而亡的秦玉身体里!

这世上居然真有如此神鬼之事!

看着伤心欲绝的秦玉,秦良玉内疚不已,她想了想道:“我不是坏人,之前那般做是无意识的,但也是我的过错。我如今清醒了,自然做不出抢占他人身体的事情,不然你再试一试将身体拿回去吧。”

“你真的要将身体还给我?”秦玉狐疑的看着她,见她点头,泪眼汪汪的就朝她冲过去!

……

这厢工作人员已经拾起了地上的摄像机,端详了许久发出一声不解的轻哼。

“啧,有些奇怪啊。”

“咋滴了?”康泽问。

“导演你看,这摄像机碎得很彻底,根本就没法修。”

他把摄像机捧到康泽面前补充道:“还有啊导演,我们买的这款飞虫摄像机是最新上市的,号称拥有最坚硬的外壳,经得起上万次的摔打,怎么被秦玉拍了一下就碎了呢?”

康泽一听再次火冒三丈,“这么容易坏肯定是伪劣产品!你把这证据留着,我要上门去讨公道!居然敢卖我康泽假货,看我不掀了他们的摊子!”

工作人员:“……”

他的重点好像不是这个,算了,导演最大,导演说了算。


“呜哇T﹏T我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呜呜呜,我以后要做孤魂野鬼了,呜呜呜,我的身体~”

“别哭了,哭不能解决问题。”秦良玉捏捏眉心,秦玉的哭声比敌军的战鼓还让她心悸。

秦玉白她,“你不也在哭么,凭什么管我!”

“我在哭?”

秦良玉摸了摸脸,入手果然一片湿润,“怎么会这样?”

这已不是第一次了,今日好几次她明明没有那么脆弱的情绪,可却莫名的落下泪来!

一如此刻,她明明不想哭,却不知不觉泪流满脸。

秦玉瞥着她嘟囔,“你的身体是我的,我哭你当然也会哭呀,毕竟身体是有记忆的嘛!”

秦良玉默然,良久后,她仿佛下定了决心,“不然我再落水一次吧。”

“嗯?”秦玉不解,“啥意思?”

她平静的说:“我死了,你说不定就能把身体拿回去了。”

为了拿回身体,她们试了不下五次,可别说换回来了,她们连碰到双方都做不到。秦良玉觉得可能是方式不对。

秦玉是灵魂出窍才让她有机可乘,她要做的应该是让自己也变回灵魂。

秦玉惊讶:“你宁愿死也要把身体还给我么?”

秦良玉点头,“毕竟身体是你的。”

看着她满脸的坚定,秦玉又红了眼眶,眼泪哗啦啦往下流,连带着秦良玉也无声落泪。她叹了口气起身往外走,可还没踏出帐篷,就听秦玉边抽噎边说。

“算了,算了,这样也挺好的。”

秦良玉回头,顶着她诧异的目光,秦玉笑了笑,“我其实知道自己在水里的时候已经被溺死了,跟你闹不过是因为有心愿没完成不甘心罢了。”

“既然这样,你就更应该把身体拿回去。”她能体会到那种遗憾,所以更不愿白白抢了别人的生机。

“不了。”

但秦玉却摇头,“没有人喜欢我,我活着与否也没有人会在意。我喜欢的人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样,与其那样折腾还不如就像现在这样。”

“不可能没人在意的,你还有父母还有朋友!”

她的话死气沉沉,听得秦良玉蹙起了眉头,她不知这位与自己容貌相似的姑娘究竟发生过什么,但她觉得她不该如此消沉,语气也加重了几分,“秦玉你不能这样,你……”

“你要是觉得愧疚那就帮我完成心愿!”

秦玉打断她,自顾自的做了决定,根本不给秦良玉反驳的机会,笑着道:“就这么说定了,你替我好好活着,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消失!我走了,你自杀那可就是真的死了!”

这是威胁!

秦玉心意已决,甚至已经坚定的走到了门口。秦良玉只得妥协,无奈道,“好好好听你的,你想如何就如何。”

“那可真是太好了!”秦玉当场表演了一个变脸,上一秒还哭唧唧,现在又高兴得要蹦起来了。秦良玉的话音却又一转,“不过你随时都可以后悔,来找我要回这一切。在这之前,你的心愿我也全力帮你完成。”

“那就这么说定了!”秦玉双眼亮晶晶,开心是肉眼可见的,她凑到秦良玉面前笑嘻嘻说:“我瞧见你穿的古装了,你肯定对我们这儿不熟悉,让我来给你介绍介绍!”

“咳咳!”她轻轻嗓子,“这位同学请坐好,秦玉小课堂,开课了!”

……

秦良玉久久没有回神,若非亲身经历,她无法相信自己从悬崖摔下,竟是跨越了千年!

现在是银河纪年,距离古地球纪年公元已然过去了五千年,人类突破了科技和生存地的限制,离开了灾难不断,早已不适合生存的地球,在银河系里寻找到了无数的适居星球,建立了如今的星河联盟。

“那夏朝呢?”秦良玉愣了许久才鼓起勇气问出口,可回应她的是秦玉的一脸茫然,“夏朝?没听说过诶?历史书上好像没写。”

没有么?

秦良玉怔忪,秦玉之后说的那些她一句都没记住,脑子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她从小守护的国家难道不存在么?

那她算什么?

那么多年来她的坚持又有何意义?

心头涌上浓浓绝望,哪怕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且能面不改色的脸此刻终于被染上了绝望和脆弱。

察觉到不对,秦玉连忙道:“我历史学得不好,可能记漏了。你别灰心呀,等这节目结束回去后咱们可以去查查看的。”

她举起双手做发誓状,“我陪你一起去找,只要有一点点线索就是希望!”

她说得认真,秦良玉也渐渐冷静下来。

她说得没错,现在下结论还言之尚早,正如以前出征般,但凡有零星的希望她都不能放弃。

想通后,秦良玉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我知道了,谢谢你。”

见她笑了,秦玉也松了口气,“那我继续?”

秦良玉颔首,“好。”

秦玉的讲述又多又杂,但也清楚的让秦良玉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秦玉与她一般大,刚过十九岁生辰,但她是将军府的大小姐,秦玉却父母不详,在孤儿院靠着各方救济长大,中学毕业后虽为未考上大学,但阴差阳错的进了娱乐圈,凭着那张脸吸了不少粉。

秦玉的五官非常漂亮,皮肤宛若凝脂般通透,大而圆的盈盈杏眸,眼瞳是纯黑色的,出挑又有辨识度,让人一眼就能记住。

最最重要的是,她是纯血亚裔,一张最为纯正的漂亮的东方面孔。

大迁徙时代,为了活下去,国家种族早就已经不复存在,所有人都混居在一起,通婚是常有的事儿,出生的混血也特别多,很多亚裔也都继承了欧美人的高鼻梁和立体五官,随着时代的发展,混血美人犹如路人,而纯血亚裔则非常稀少,长得如秦玉这般好看的更是如熊猫血般,少且皆是凤毛麟角。

所以秦玉一出道便在娱乐圈大放异彩,可随着她开始上节目,拍剧,一点点将自己展露,那种喜爱就变成了厌恶。

“为何?”

秦良玉不解,这番相处下来,她觉得这姑娘性子挺好,拿得起放得下,还看得开,不该遭人厌。

秦玉苦笑,“我不是科班出生,没有演技,不会唱歌,没有特长,更是情商低,经常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状况,还得罪人。”

秦玉失落得又要哭了,她抽泣一声换了话题,“这些都不重要,反正以后你就是我了,你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的。”

秦良玉觉得她这话说得太满,换成她说不定会更糟糕,毕竟她对这世界完全陌生。

她想了想,凝着秦玉问:“这并不是你寻死的理由吧?”

“寻死?”秦玉蹦起来,“谁要寻死了!我还没有追到斯诺,怎么可能会轻生!”

“那你怎么会落水?”

秦玉道:“我们这档节目叫?荒野求生?,就是一个月内用最简单最原始的物资穿着这片丛林。我们已经走了四天了,昨日刚到湖边。因为吃得东西不多了,我看湖里有鱼所以想弄一些上来给斯诺加加餐。我明明很小心,可就在我要动手时却感觉脚踝一痛,我没站稳扑到了湖里!这是个意外,我才不想轻生!”

脚踝一痛?

秦良玉眉头微挑,她莫名觉得这并非是个意外。可看着满脸单纯的秦玉,她又将那充满恶意的猜测咽了回去。

秦玉落水的事情她会查清楚,若真是意外那么此事作罢,可若猜测被证实,她必然会为秦玉报仇!

想了想,她问:“那你的心愿是什么?”

……

帐篷外,其他人都已经聚集到了一起,火堆一尺外的地方摊着一张简易地图,斯诺用手指划出一条路,“我觉得我们可以按照这条路前进,这条路沿着河道比较平坦,相对来说会好走一些。”

斯诺抬眸看向其他人,“你们有什么建议,都可以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

“没有没有,斯诺前辈我们都听你的!”

众人连连摇头,海瑟薇道:“斯诺前辈你做决定就好,跟着你走绝对不会错。”

“多谢大家信任,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他这一笑如同春日里梨花开,让海瑟薇红了脸,她轻咳一声看向别处,下一秒又蹙起了眉头,不悦道:“秦玉这么久还没出来,不会是在帐篷里躲懒吧!”

她声音尖锐,带着不满和埋怨,惹得所有人都瞧了过去,海瑟薇张嘴又想继续讽刺,就见帐篷帘子被掀开,她口中偷懒的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秦玉你可真舒服,真当自己是小公主,所有人都要伺候着你啊!”海瑟薇冷笑,见她走近伸手一拽,但秦玉脚步一错,竟是与她错开。

海瑟薇愣怔了几秒,再回头却发现秦玉直直走向了斯诺。

“喂,秦玉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海瑟薇话音刚落,就听秦玉问:“斯诺,你愿不愿意做我男朋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