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现代都市 > 最不敢触及的梦

最不敢触及的梦

一夜行舟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安然与江城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却在大学时突然分手……她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陈虞的出现,成了她走出情殇的借口。再之后她为了他有过几次沉沦,不过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经历了与江城的情殇爱恋,安然再也不敢用心去爱。

主角:安然,陈虞,江城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然,陈虞,江城 的现代都市小说《最不敢触及的梦》,由网络作家“一夜行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然与江城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却在大学时突然分手……她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陈虞的出现,成了她走出情殇的借口。再之后她为了他有过几次沉沦,不过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经历了与江城的情殇爱恋,安然再也不敢用心去爱。

《最不敢触及的梦》精彩片段

我又看到他了——那天被我抛下的男人……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下意识的把帽子往下拉了拉,顺带着把我的口罩往上拉了拉。

我得藏严实,不能让他认出来我。

毕竟,当初我抛下他的时候,我骄傲的扬着下巴对他说:“咱们呢,就算了吧。离开你,我只会过得更好。”

而现在,我手里拿着豆浆油条,戴着一顶好几年的帽子,这还是我大学那会买的,风尘仆仆的要去上班,而他衣冠楚楚,身边还跟着个美人。

他果真没认出来我啊,我忍不住,眼泪哗的就落了下来。

陈虞,你当初说过我化成灰你都会认出来的。

我缓缓蹲在地上,把脸埋进了膝盖里。

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阿虞,你看她怎么了?”

紧接着,阔别已久的声音传了过来:“死不了。”

我身子一僵,克制着身体的颤抖慢慢站起身往前走。

这幅场景,早该料到,我活该。

我认识陈虞的时候,他还是学校里的贫困生,衣服虽旧,但都整洁干净。

我不是什么好人,我和别人打了赌,赌陈虞这个品德端正,性子清高的好学生会在一个月内爬上我的床。

我那个时候,也是有喜欢的人的。

我故意勾引陈虞,是为了气我的青梅竹马。

只是,我没想到,我最后会喜欢上陈虞罢了,我最后会因为陈虞家破人亡罢了。

……

我遇到陈虞的那天,正逢我失恋。

那天,是G大迎新会。

我的青梅竹马江城在迎新会的末尾,用大提琴拉了一首小星星,一曲结束,他对着我学院的师妹周甜表了白。

大提琴是我教他的。

他告白的话都是我当年写给他的情书。

所以,不等迎新会完全结束,我就拉着舍友去操场喝酒了。

一瓶黑啤下去,我就有点飘。

我拉着我舍友的手,一个劲往她怀里钻:“江城,我TM的喜欢了你八年啊。”

舍友伸手拍拍我的背:“渣男不要也罢!”

我捡起啤酒瓶就往跑道上扔,有些委屈道:“可我自小就和他待在…”一起了。

我话还没说完,前方便有人摔倒了。

我一愣,酒醒了。

摔倒的这个人,便是陈虞。

这一天,他穿了一身很朴素的黑色运动装,布料有些旧了。

夜色里昏暗的光照到他脸上,我能看到他干净好看的五官。

那是一张比江城还略胜一筹的脸。

甚至,有点眼熟…

艺术学院,陈虞。

这是个在学校名声不次于江城男生。

唯一不同的是陈虞穷,江城富。

只这一眼,我计上心头。

“抱,抱歉!”认出面前人的时候,我眸光一转便认真道歉。

陈虞的唇角一抿,最后又松开了:“没事。”

这两个字说的有些冷漠,我却有些不在意。

等陈虞爬起来走人的时候,我才和我舍友孟青青道:“青青,你觉得陈虞怎么样?”

“淡漠,寡言,不易接近,长得好,学业也优秀。除了家世不太好,其余的都很完美。”

“比起江城怎么样?”

我问完这话,孟青青猛然抬头看我:“安然,不是吧…你要追他?”

我笑了笑:“我觉得我和他郎穷女财,还挺般配的。”

孟青青喉间一哽,最后面色复杂道:“他这人清高有才,略微带点傲气你追不到的。”

我眸色一沉,微微挑唇笑:“打个赌吧,信不信他最后会自己主动爬上我的床。”

我说的冷漠,就连多年后的自己都没想通,这时候我说这话时,心里对陈虞究竟有没有一丝喜欢。

可第二日,班上就有了流言。

有人把昨日操场上的事录了视频发了出来。

录视频的人我还认识…

是江城昨天告白的人——周甜。

周甜刚入学的时候,江城便瞧上了她。说来离谱,迎新那天是我接的周甜,江城怕我辛苦在一旁一路跟着,那是他俩第一次见。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在江城告白后转身就去寻我,但视频确实是她录的 。

她向我道歉:“师姐,我不是故意的。昨天拒绝师兄后,我就看见你在操场哭得厉害,录视频发给师兄,是想让他好好珍惜你。”她有些无措道:“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学院人都知道了。”

哦,言外之意,真正的始作俑者是江城了。

我笑了笑:“没事。”

视频里她只录到了啤酒瓶让陈虞摔倒,我走过去道歉,具体的谁又知道呢?

顶多只是被人吐槽我随手扔酒瓶罢了。

想到这,我拍了拍周甜的肩膀:“回去吧,无心之过我不会怪你哦。”

等周甜一走,我转身就去堵陈虞了。

陈虞班级今日去了隔壁市的荡口古镇写生。

我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他们班级的人正好下车。

这一天,我穿了一件加厚的红裙子,裙摆招摇,整个人面上却一片羞窘之色。

孟青青对我讲:“落魄少年瞧见人间富贵花,怎么也要惊艳一番。”

她这话说的有道理,但陈虞这人不该只用落魄概括。

所以,青青,我是有脑子的,你以为我会全听你的吗?

我便在富贵里添上了几分羞怯,总不能盛气凌人的去。

“陈,陈虞。”我有些紧张的喊出他的名字,果不其然,他抬眸便看了过来。

他走过来,纯白的T恤带起一阵香樟味的风,眼神里都带了疑惑:“嗯?”

我从白色帆布包里掏出了消炎药:“对,对不起。”

他垂眸看着那药,再抬脸的时候,清淡的眸子微微弯了一下,嗓音依旧是淡的:“我没事,谁都有糟心的时候。”

我心头忍不住一跳,艺术学院高岭之花刚才好像努力朝我笑了一下?

我垂眸,心思百转千回——这种人,这种人该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张扬明媚且热烈?还是看着你欢喜又怯怯?

或许,都不是。

他只需要在一个人的眼中足够独一无二就够了。

思及此,我抓了抓裙摆,抬眸对他笑:“陈,陈虞,我可以请你吃饭道歉吗?”

陈虞瞧着我,眸光清冷,半响道:“食堂就可以了。”

陈虞同意了,可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啊。

兴许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快与我没有交集的主意。

我们去食堂的路上,恰好碰到江城与周甜,我往陈虞那里靠了靠,假装没有瞧到他们。

陈虞肩上背了个画板,我往那靠的时候,

他下意识护住了我的头。

记不起来那天他的我手掌落在我头上的触感了,我只记得哪天江城望过来的眼神仿佛想把我杀了。

再接着,江城伸手牵住了周甜的。

一路去食堂的路上我都是静默的,点的菜很简单,糖醋里脊,酸辣土豆丝,还有一盘尖椒小炒肉。

我回过神来,盯着陈虞的脸猛瞧。

五官俊朗,下颌线都收的精致流畅。

他与江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江城带着些许痞气,而他浑身上下都是疏离的气质。

虽然他努力向人释放善意了,但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子冷意,却是藏不住的。

一顿不怎么愉快的饭,两个人都没说话。但,吃饭的末尾,我起身在陈虞脸侧落下了一吻,我看着他,在他错愕的目光中真挚道:“陈虞,我喜欢你。”

他的唇角一瞬间收紧。

他的身后,站着刚刚进来的江城和周甜。

他似有所觉,也回头去看。

最后陈虞转过头来,抿紧的唇又松开:“安然,你很好。”

我紧张的不行,就在我以为他要拒绝我的时候,他道:“我喜欢你,只是我不太适合你。”

他拒绝的那么明显,但是他说他喜欢我。

我茫然片刻,一时之间分不清他这话是说给我听的还是说给他身后的人听的。

但我又忍不住想,我安然,文学院一枝花,被陈虞看上好像也理所当然?

陈虞起身走了。

当日夜里,我从学校琴房出来的时候,被人拉到了角落。

我抬眸,一看:“江城,你喝酒了?”

江城目光赤红,面上也是红晕,他冷笑:“看上陈虞了?安然,信不信我告诉你妈,你妈铁定要拆散你们。”

“可你不是也看上周甜了?”

“安然你得知道,只有我们两个适合结婚。”

紧接着,江城低下头来,带着铺天盖地的酒气。

哪一瞬间,我感到了恶心。

我生平第一次,对这个青梅竹马感到了恶心。

幸好,陈虞出现了。

我带着满脸的泪痕瞧着陈虞,也不看跌在地上睡过去的江城,许久后我对陈虞道:“陈虞,我想喝酒。”

我心里有个计划,我要让江城后悔,今夜里对我的欺辱。

我还想知道,陈虞说喜欢我,究竟是不是真的。

毕竟,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关于陈虞和我的,我俩之前其实面对面见过的。

 


陈虞看着我,没说话,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意味不明。

我咬咬唇,也不问他了,直接转身就往校外走去。

黄色路灯下,地上有一道长长的影子在我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我没回头,只是看着地上的影子,唇角微挑,绽开一个得逞的笑。

走出校门,走过一条长长马路,便是这一片大学园的繁华地带。

当我要走进清吧的时候,身后的人拉住了我的手腕:“你进去,是因为他吗?”

鱼,上钩了吗?

我回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有些委屈道:“陈,陈虞,我说过我喜欢你。”

我看到他墨黑眼眸里暗潮汹涌,他喉结微动,终究是将目光放到一旁:“顾安然,学校辩论赛上,我是你对方辩手。”

学校辩论赛,我当然记得。

只是那日我一直想让江城瞧出我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女生,对于同样出众的陈虞我选择了漠视。

但我没失忆,我记得他。

这也是我为何有恃无恐在他面前晃悠的原因。

我笑了笑:“学校辩论赛,你输给了我。”看着他沉静的眸子,我徐徐说道:“陈虞,我承认,我喜欢过江城,但你对我而言是特别的,江城只是习惯。”

江城只是习惯,我这样告诉陈虞,也这么告诉我。

他身子往前倾,正当我以为他会吻下来的时候,他又站直了。

紧接着,陈虞目不斜视:“那你为什么还要喝酒?”

我喉间一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圆。

他眸光微凝,嗓音却是极淡的:“进去吧。”

我一愣,不知他为何突然同意了。

进去清吧的时候,他忽然在我耳边落下了一句话:“安然,你的演技远没有你的辩论精彩。”

我脑袋一懵,但面不改色的进了清吧。他能跟着我出来,就代表他上钩了。

无论演技如何,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清吧没有酒吧噪杂,台子上有人抱着吉他在唱歌。

台子下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我点了一杯烈酒,陈虞就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直到我开口点第二杯的时候,陈虞突然伸手摁住了我的手腕。

他的声音极冷极淡:“顾安然,适可而止。”

这么说着,陈虞忽然拉起我就往外走,然后对身后的老板道:“龙哥,她的酒从我工资里扣。”

走出清吧,走到拐角处的一个暗巷,陈虞将我抵在墙上,用一种强势的姿态将我圈禁在他的双臂间。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

像一阵温热的来自夏天的香樟味的风。

当我有点喘不过来气的时候,陈虞在我唇上重重咬了一口,然后便放开了我。

他在我的肩头重重喘息,许久后,他说:“顾安然,别后悔。”

我没说话。

当我知道陈虞因为辩论赛那事对我有好感的时候,我就转变了策略。

激发他的占有欲。

他看出来了我对他演戏,猜到了我之前是真的喜欢江城。

但,陈虞,你依旧在我眼中是特别的。

因为,我对你足够特别。

我看着陈虞,目光里都是亮亮的:“陈虞…”

我和陈虞确定了恋爱关系,江城和周甜的爱情也在学院里闹得纷纷扬扬的。

我去等陈虞下课的时候,周甜也在等江城。

周甜对我笑:“师姐,原来你有更好的人选,那我便和阿城祝你和师兄长长久久。”

她往我跟前站了站,我能瞧见她白皙脖颈上的殷红痕迹。

我不着痕迹的移开眼,直接没说话,抱着一盒雏菊的小饼干奔向了刚刚出来的陈虞。

陈虞面色瞬间柔和下来,欣然接过了小饼干。

他身后,江城刚刚出来,我抬脸在陈虞面上落下一个吻,然后笑着说:“我家阿虞,今日里比昨日更好看了。”

果不其然,江城的脸猛然阴沉下来。

因为我从前经常对他说:“我家阿城,今日里比昨日里更耀眼了。”

何必呢?江城?喜欢和合适你又比我分得清吗?

想着周甜脖颈上的红痕,接下来的一整天我都有些心不在焉。

晚上,陈虞将我带去了画室。

他说想画我,我便去了,毕竟陈虞的画虽然还不出名,但确实难求。

毕竟他虽然是艺术学院的,学的却是环境艺术设计,对人像的要求不高,重点是学软件。

只是陈虞比较执着,日复一日的仍旧练画 。我琢磨着陈虞是觉得技多不压身吧,日后进社会了也好混下去。

像江城,他就不用打算这些,全都凭着自己性子来。

我靠着墙,忍不住开始想这些事,冷不防的,竟被人捏住了下巴,紧接着,手腕也被人扣住了。

“你在想什么?”他语调很平,却冷的不像话:“江城吗?”

不等我回答,他又继续道:“安然,你的心能捂热吗?”

我笑出声来:“陈虞,你在想什么?我干嘛放着你不要去要江城那个不务正业,每天想着乐子的人。”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也觉得陈虞的生活过于无趣。

他每天的乐子就是学习,抽点空陪我吃饭,偶尔去清吧打打工,周六周日还要去外面的画室教辅导班。

我承认他很优秀,也不得不承认他和我和江城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其实…我抬头望进陈虞的眼睛,其实我的内心也是很纠结的,和陈虞处久了,我确实觉得陈虞单论人的确比江城好,可我虽然对江城和周甜的恋爱有些抵触,但我和江城这么多年了,一时半会,真的放不下。

如果江城和陈虞同时在我面前落水,那我铁定是要救江城的。

当然,这些话我不能说出来。

此时的我只是用余光看着画室外的江城,踮起脚尖吻上了陈虞的唇。

画室里的灯光亮如白昼。

我半眯着眼眸与陈虞吻在一起,他身上有干净的阳光气息,混着窗外的香樟树,我好似做了一场颜料混合后绘出来的彩色的,带着少年清香的美梦。

江城已经走了,但我心中那团火气并未消。我和陈虞之间的所有事,他都管不着的,就像我管不住他和周甜。

趁着陈虞画画的空隙,我给孟青青发了消息。

发完之后,孟青青很快回复了——顾安然,我帮了你你得好好对他。

我愣了愣,回了个好。

紧接着我按下手机删除键,把刚刚发给孟青青消息删除了,只留下了最重要的一条。

陈虞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在做什么?”

我抬眸,皱着脸看他:“孟青青说我们宿舍电闸烧了。”

说着我还把手机举起来给他看。

他修养很好,只是极淡一瞥,便移开了目光:“那…”

他还没说完,我抢先道:“陈虞,我想出去住。一晚上没电,人家好怕怕啊~”

声调软软,面露无害。

本来拧着眉的他,骤然失笑:“好。”

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他也喜欢我撒娇。

 


陈虞和我一起去了酒店。

我洗漱完躺在床上,透过不透明的玻璃,隐隐约约能瞧见陈虞洗澡的轮廓。

往常的他穿的很齐整,今夜里隔着玻璃瞧着那赤裸身影,能窥探到修长身形,少年身材虽瘦,但因为常年背着颜料画板之类的,倒是一点不显得单薄。

我正神思恍惚的时候,陈虞洗好了。

他在里面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

干干净净的黑t,配着同款的黑底白条纹的运动裤,完整将他的身形包裹其中。

他的黑发还透着水汽,我都能瞧见他白皙脖颈上沾着水珠的喉结,我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今夜的陈虞莫名性感。

但我还是嗤笑出声:“你穿这么多,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他眼眸一深,最后却是穿着衣服躺在我的身侧,声音清冷:“睡吧。”

啊这,他说睡吧就睡吧,那我今晚不是白出来一趟吗?

我默默地往他那里挪了挪,声音轻飘飘道:“陈虞,你爱我吗?”

空气骤然一静,陈虞开口了:“安然,我喜欢你。”

他说的很坦荡。

可,只是喜欢啊…

我突然就失了兴致,淡淡回了一声:“哦。”

可他却突然伸手把我搂在了怀中,说道:“我只是不敢爱,安然我们不一样。我怕你以后后悔的时候我抽不了身,也让你抽不了身。”

我没细品他话中意思,只是忽然翻身吻上了他的唇。

唇是粉的薄的。

我吻过很多次,但一次比一次动人。

他在隐忍,额上隐隐浮现青筋。

我往下含住了他的喉结,然后抬头对他笑:“陈虞,你没种,你就是觉得你不如江城,你怕我离开。”

他闻言扣住我的手腕,一个翻身,二人姿态便是我处于下风了。

他咬牙:“顾安然,别后悔。”

他对我说过数次的别后悔,唯有这一次,我在他的声音里听到了隐藏的压抑。

我心上骤然一惊,紧接着是肌肤之间的至上朝拜。

若海上一行舟,忽有风浪至 ,在船舱摇摇欲坠之间,达到海浪顶端,而后重重落下。

我睁开眼,看了看陈虞的胸膛,又低头看了看我的。

他的指印,刮痕交错。

我的吻痕,指痕交映。

我把陈虞睡了,我们两个人身上都有张牙舞爪的痕迹,说不清到底谁更吃亏一些。

但我心中愉悦极了。

甚至,我的脑海中还有一个念头,此生睡了陈虞那么一个,也算是圆满了。

毕竟,这世界正常男的都少,陈虞还真算是极品了。

第二日,我和陈虞在学校分开后。

暗处里便出来了一个身影,扯住我的手腕便把我带到了学校最无人的那条道路上。

“顾安然,你和他睡了?”

“嗯,睡了,像你和周甜。”我眉眼一弯,盈盈笑出声来,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阿城啊,别像个孩子似的了。没有谁是谁一个人的玩具。”

他眼睛里有片刻的茫然,紧接着眉眼一凝,一拳砸到了我身后的树上,紧接着,他闷闷出声:“我和周甜没睡过。”

这下子,轮到我愣住了。

我千算万算,没算到江城和周甜还没睡过。

江城红了眼眶:“安然,我错了。你这样,我很难受,我心里难过。”

我没说话,静静的听他说。

“安然,我和周甜分手了。”

“安然,我当时就是觉得她和你不一样,迎新的时候她就那样站着,沉沉默默,看着就很乖。”

“我没见过她那样的女生。”

是了,他身边都是过得恣意的女孩子,确实没见过周甜那种。

可,江城,你没见过这种女生,你觉得特别,你明目张胆的给人告了白,转眼知道真喜欢谁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说是因为自己见识少吗?

把喜新厌旧说得冠冕堂皇的,啧。

我想拍他一巴掌,可我忍住了。

我低声笑了笑:“我真为周甜不值。”

“谁要你假好心!”冷不防的,周甜的声音冒出来了。

我琢磨着她这话的意思,确实不假,从她的角度而言,我确实是有点假好心了。

我还没说话,江城便冷了眉眼:“周甜,我们之间的事,和安然无关。”

周甜笑了笑:“怎么就没关了呢?要不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引起你注意,你后劲会这么大?”

她说的很有道理,我无法反驳,我之前的确是这么想的,虽然我现在就觉得喜欢江城也挺没意思的。

江城也没说话,他似乎在考虑什么。最后,江城语气冷淡带是带着懊悔说道:“周甜,有些事我得自己明白过来,而且安然若不激一下我,我只会明白的更晚,你该庆幸,我早早放开你。”

我皱眉,也不知道江城现在是不是真明白了。

周甜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的那刻落下了一句话:“顾安然,你如今能用陈虞检测出江城对你的爱,那么你日后也早晚会因为江城失去陈虞。”

我怔在原地。

周甜的这句话像个暗示,我隐隐害怕有一语成谶的那天。

做贼心虚加一些意味不明我尚且不算明白的感情,把我整个人带入了一个黑洞。

黑洞下,是摸不清看不着的深渊万丈。

我害怕,有一天我掉下去就爬不起来。

江城看着我,语气里是不容置疑:“安然,我等你解决好你和陈虞的事,我知道的,安然,你不会舍得下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的。”

他说完这话,我面色僵硬的看着刚刚赶来的陈虞。

能看出他是跑过来的,他发质很硬的黑发都顺着风翘起来了一缕。

是电视剧里张起灵的那种发型,但又比张起灵的清爽利落一些。

此刻他瞧着我,冷漠的气质里因为那缕翘起来的发多了一丝可爱。

我垂下眸子,无奈叹气。

多好的男孩子,怎么就被我给盯上了呢?

江城终于后悔了……

可我…是什么时候有点舍不得陈虞的呢?

哪怕明明知道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是从什么时候呢?

是江城做事越来越让我看不上?还是女人的感情真的能睡出来?

我捂住眼角渗出来的一滴泪珠,无声笑了。

都不是,我舍不得他,只是因为他是陈虞,只是因为我发现了陈虞的好罢了。

我猛然发觉,我刚才最害怕的是,我怕黑洞下的万丈深渊里,没有陈虞陪我。

我脑海里,忍不住回想起我和陈虞相处的小细节来,包括,我与他的那次初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