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废柴四姑娘

穿成废柴四姑娘

一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想她云婉音,堂堂神医圣手,又是华夏首席特工,如今穿越成人人厌恶的废柴,穿越第一天,便要面临被人打的遍体鳞伤,扔进百鬼林喂狼的局面……谁也没有想到云婉音非但活着回来,还带了个妖孽!从此废柴四姑娘好似变了个人,从百鬼林出来之后,她不仅能炼丹,能打架还能契约上古神兽。

主角:云婉音,君墨寒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婉音,君墨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废柴四姑娘》,由网络作家“一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想她云婉音,堂堂神医圣手,又是华夏首席特工,如今穿越成人人厌恶的废柴,穿越第一天,便要面临被人打的遍体鳞伤,扔进百鬼林喂狼的局面……谁也没有想到云婉音非但活着回来,还带了个妖孽!从此废柴四姑娘好似变了个人,从百鬼林出来之后,她不仅能炼丹,能打架还能契约上古神兽。

《穿成废柴四姑娘》精彩片段

疼——

躺在潮湿冰冷的地面上,剧烈的疼痛侵蚀着云婉音的感官。

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怎么会......

疼痛迫使着她睁开眼睛,两道少女的身影映入眼帘,记忆如洪水一般融入,跟现代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相互交错。

“贱人!”

还不等云婉音消化完脑中的信息,狠狠的一鞭子带着劲风再次抽了下来。

“看样子,她快要不行了,要是真死了,似乎不太好办啊。”

温婉的声音从另一个少女那里响起,似嘲弄,似鄙夷。

已经一百多鞭子了,就算是修炼之人都未必熬得住,更何况是这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废物。

“二姐姐,你就是太心软了,她竟然敢偷大姐姐的镯子,我这是替大姐姐教训她呢。”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挥舞着鞭子,眼中尽是毒辣。

“再说了,一个废物而已,死了更好,也省的出去给我们云家丢脸!”

“我是说,她可以死,但是不能就这样死在咱们手上。听说百兽林的那些魔兽可是饿了好些日子了,就等着新鲜的食物充饥呢。”

少女的声音里充满了愉悦,好似为自己想到这个办法而感到高兴,持鞭的少女更是眼睛一亮。

“还是二姐姐聪明,我这就去安排......”

转回身,持鞭少女似乎有些不满,穿着精美的绣花鞋的小脚重重的踩在了云婉音的粗布麻衣上,发泄似的碾了几下,才随着另一个少女离开。

脚步声逐渐消失,身上的伤痛入骨髓,云婉音的眼中闪现出一抹冷意。

真是好极了!

对自己的亲姐妹竟然也能下这么狠的手,甚至连全尸都不想给留一个,好一个云家小姐!

她已经把记忆理清了,云婉音,家族中排行第四,但因为是云家前家主唯一的女儿,自然也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

可是十年前,父亲战死,母亲失踪,她也因为无法凝聚灵力沦为人人喊打的废物,处处被人嘲笑,欺辱。

这次,更是直接栽赃她偷东西,足足打了她一百二十鞭,如今只怕胫骨折损,经脉已断!

云婉音的十指渐渐紧握成拳,就在这时,细细碎碎的声音伴随着两道刻意压低的交谈声传来。

“我们真要这么做吗?”

“那不然呢?三小姐的话你敢不听?”

两道畏畏缩缩的身影走进院子,看到云婉音后,不由分说的把麻袋套了上去。

云婉音的身体软的如同烂泥一般被强行拖拽,尖锐的石块刺入麻袋,掀开了她身上的道道鞭痕。

冷风呼啸,树叶层层叠叠洒落下一片阴暗。

麻袋终于被解开,露出少女血痕遍布的面容,似是震惊她的惨状,其中一个丫鬟连声音都忍不住发颤。

“她这样......会死吧?”

“死不死也不关我门的事,我们只要按照三小姐的吩咐去做......”

还不等那个丫鬟的话说完,周围立刻响起了魔兽的嚎叫声,吓的两个人一缩。

“算了算了,就扔在这吧,不过是个废材,死了也没事。”

两个丫鬟一边说着,一边拉拉扯扯的跑了。

很快,云婉音身上的血腥味吸引了不少魔兽过来,它们似狼似虎,露在兽口的獠牙折射出阴森的光芒。

虽然是初来乍到,云婉音也明白,自己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了,可是,好不容易可以重活一次,她又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去死?

就在魔兽朝着她扑来的一瞬间,云婉音从地上一跃而起,原本纤弱的双手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力量,准确的扣住了狼嘴,一道哀嚎之后,魔兽的耳朵竟然被她咬了下来。

吐掉口中血淋淋的魔兽耳朵,鲜血的味道刺激着她近乎疲惫的神经,也让干涩的嗓子有了一点点缓解。

然而,她的举动无疑是激怒了整个兽群,魔兽们的眼睛红了起来,身体呈弓状,齐齐向她攻了过来。

难道......她真的逃不掉了吗?

就在云婉音打算孤注一掷的时候,一道耀眼的金光划破虚空,穿透了一只魔兽的头,紧接着就是第二道,第三道,没有片刻停歇,几个呼吸间,周围的魔兽全部变成了死尸,只有云婉音还留在原地。

即使经历过生死,再怎么处事不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云婉音也有些反应不过。

那些金光,竟然来自于——她的胸口?

云婉音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胸口看去,那里正挂着一枚玉佩,玉面干净整洁,颜色却好似淤泥,中间刻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图案。

记忆里,这应该是原主的生母送她的东西,从小就带在身上,也是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一个物件了。

看刚刚这情况,这玉佩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她身上的血因为指腹的摩挲浸入玉佩,刹那间,一股暖流喷涌而出,顺着她的指尖直冲她的体内,所到之处犹如浸润万物,生灵复苏,云婉音身上的伤口竟然缓缓愈合。

看来,原主的身上也藏着不少秘密,也幸亏这玉佩看起来不起眼,要不然,也不会现在还在她身上。

从现在开始,她不再是什么王牌特工,而是云家嫡出大小姐——云婉音!

虽然有玉佩为她治愈伤势,可是刚刚穿越,又经过一番恶战,体内空虚的云婉音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

夜里的百兽林弥漫着一股堪称诡异的气息,带着近乎死亡的危险。

云婉音四处摸索,总算找到了一个洞穴,忽然,旁边的藤蔓迅速缠上了她的脚踝,云婉音赶紧错开脚步,结果整个身子一歪,就被另外一条藤蔓直接扯着扔进洞穴。

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被扯开,殷红的鲜血顺着墙壁留下点点血花。

“谁?”

低沉的声音徘徊与偌大的山洞之中,带着男性特有的磁性和沙哑,尾音缭绕,久久徘徊不散,却极为勾心。

云婉音根本顾不上回答,从高处摔下,借着最后一道峭壁,娇小的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接撞进了一团温热之中。

一瞬间,杀气尽数涌出!


云婉音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抬起头,瞳孔猛的一缩,一张精美到极致的脸就这样映进她的眼帘。

男子如墨般的黑发披散在宽厚的肩膀上,一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耀眼黑眸,表情仿若寒星,直挺的鼻梁,静默冷峻如冰......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个男人此刻正被几条金色的锁链扣着四肢,囚禁之感伴随着浓郁的杀意弥漫开来。

“你......”

“滚!”

男人嘶吼的声音几乎让整个山洞都动摇了几分,云婉音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好像随时都要冲破她的身体一般。

与此同时,铁链突然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仿佛烈日灼眼,紧接着是一阵金属破碎的声音,男子本无聚焦的眸子突然汇聚出了不一样的神采,赛过璀璨星火,甚至比那金光更为夺目。

云婉音终于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觉得一阵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她极为舒适,忍不住抱的更紧一些。

“醒了?”

冷硬的声音响起,让云婉音一惊,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正浑身赤裸的抱着先前的男人,一起坐在水里。

只是,此刻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伤口,皮肤细腻白皙,月光洒下来,如同裹上一层银霜。

“你抱够了没有?”

男子的声音毫无起伏,却让云婉音瞬间回神,素手一挥,一道巨大的浪花在水面涌起,成为一道屏障,可是下一秒,男子的大手就那么直直的透过屏障,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整个人都带了回去。

这一次两人的距离比刚才更近,几乎鼻尖对鼻尖,连呼吸都萦绕在了一起。

云婉音脸上一红,以掌化拳,朝着男人打去......

她的速度极快,可是她的拳头却被男人的大掌包裹,使出的劲力瞬间溃散,男人的手从她的拳上划过,顺着她的手臂划过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让两人贴的更近。

“混蛋,你放开我!”

云婉音大怒,脑中好似有烟花炸开一般,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起来。

可是她的挣扎在男人怀里起不到任何作用,她只能感受到男人的大手顺着她的肩膀放肆的游走,云婉音一张脸红的好似要滴出血来。

“找死!”

这两个字几乎是从云婉音的牙缝里挤出来的,就在她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面前的男人突然开口:“没事了。”

然后以一种近乎粗暴的方式,把云婉音扔进了水里。

“咳咳咳......”

云婉音在水里扑腾了半天终于把脑袋露出水面,她愤恨的抬起头,看到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岸边,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既然已经好了,就出来,把衣服穿好。”

云婉音这才发现,旁边的石头上还放着另一套衣服。

难道他刚刚那样对自己,其实是在检查自己的伤势?

看着男人清明的眼神不带任何杂念,云婉音的想法似乎得到了证实。

双手怀抱在胸前,感受着几乎可以跑飞机的一片平原,她......好像的确没什么可非礼的地方。

不过,被一个男人这样摸,也是她活了两辈子的第一次,脸色始终还是有些不好看。

“你转过去!”

男人扫了她一眼,声音仍旧没有起伏。“没什么好看的。”

“你!”

云婉音简直要吐血,可偏偏这个男人说的又是事实,只能用眼神恶狠狠的盯着男人,直到他转身,才赶紧爬上岸,把衣服穿好。

这套衣服明显是新的,布料也很上成,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穿好之后,云婉音本能的用手一摸,胸前空空如也,她立刻朝着男人伸出手。

“我的玉佩呢?”

男子转回身,毫无波澜的目光落在云婉音摊开的手掌上,淡淡的开口。

“你为什么会有墨血古玉?”

“什么墨血古玉?”

看着云婉音不明所以的表情,不想作假,男人的眼神终于掀起一丝波澜,却也转瞬即逝。

“你的血可以解开灵族的封印,你不知道?”

灵族?

咀嚼着这两个字,云婉音的脑袋里没有任何记忆,可是却总觉得有种异样的熟悉感。

“不知道。”

她根本不知道那个封印是因为她的血解开的,更不知道什么灵族......

男人的眸光猛的犀利起来,有力的手掌钳制住了云婉音纤细脆弱的脖颈,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掐断。

他不信她!

窒息感逐渐涌了上来,云婉音原本红润的脸颊眨眼间变得惨白如纸,男人性感的薄唇微微噙动。

“说!”

“我说了,我不知道!”

云婉音艰难的挤出几个字,她想要挣扎,可是身体却被无形的力量禁锢,立刻,她就意识到跟男人力量间的差距。

就像人与蝼蚁,灰飞烟灭,不过是他举手之间。

不能硬碰,就只能迂回,云婉音艰难的抬起手,在男人的手腕处猛的点了下去,看似轻飘飘的一点却让男人的手臂瞬间麻木,大手无意识的松开。

脖颈上的力道突然消失,大量的空气从口腔涌入,云婉音咳嗽着后退,因为窒息感差点让她摔倒,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摆出防备的姿态。

两道冷冰冰的目光落到云婉音的脖颈上,原本白皙的肌肤被掐出了青紫的痕迹,细微的声音响起,云婉音瞬间收紧拳头,却看到男人一扬手,树上的叶子隔空飘出后,舀起一叶子水后稳稳的停留在他手上。

“喝!”

霸道到不容置喙的命令,让云婉音很是不爽,不过她还是把水接了过来。

鬼知道这个男人的实力有多可怕,性格又阴晴不定的,说不定一个不顺心,就是扭断脖子的下场。

她好强,不服输,可不代表她没有脑子,人命关天,她还想多活几年。

清凉的液体流进喉咙,云婉音只觉得刚刚耗费的灵力竟然逐渐丰盈起来,她下意识的走到湖边,看着里面的倒影,脖子上已经半点痕迹都找不到,云婉音顿时眼睛一亮。

这湖还真是宝贝,比她的玉还好用。


男人指尖微动,手中的树叶立刻灰飞烟灭,然后转头看向云婉音。

“君墨寒!”

云婉音看了他一眼。

她可不是那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如果不是自己还有些本事,绝地反击,说不定现在都凉透了。

一阵微风拂过,吹起她耳边的几根青丝。

“云婉音。”

“婉音......”

君墨寒呢喃了一声,活动了一下刚刚酸麻的手臂,然后抬头重新看回到她的身上。

“被冥骨之毒压制了天赋后,竟然还能聚集灵力,不得不说,你很让人惊喜。”

本以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没想到竟然也是个狠角色,要不是他刚刚反应快,恐怕刚刚他也是要吃亏的。

“什么,你说我的灵力其实是被压制的?”

难怪她每次用灵力都是很费力才能凝聚那么一点。

“这毒在你身体里至少也有十年之久了,你竟然不知道?”

十年之前?

那时候的她刚刚失去父母,足不出户,给她下毒的除了云家人之外,还能有谁?

从恢复记忆开始,她就知道云家这趟水不简单,却没想到,这浑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浑浊。

云婉音握紧双手,眼中闪现出一抹冷意。

“你知道怎么解这个毒吗?”

“知道。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男人看起来面不改色,却不知怎么,云婉音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丝狡诈的味道。

看来,这个男人是打算趁火打劫。

“直说吧,你想要什么?”

云婉音说着往前两步,方便让男人看清楚。

“我脸没你漂亮,身材也不好,就这样还有人给我下毒,说明我自身难保,你再看看我这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连衣服都是你给我的,显然也是穷光蛋一个。”

总之就是一句话,劫财劫色都不行。

君墨寒难得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我只要你三个愿望。”

“什么愿望?”

“来日方长。”

这简直就是个坑,天大的坑,谁知道他到底会提什么奇葩要求!

眼看云婉音犹豫,君墨寒轻描淡写的开口:“别痴心妄想了,恐怕是连下毒的人都不知道解药是什么。”

不再踌躇,云婉音只能咬牙应下。

“你就不怕我拿到解药之后反悔?”

“你没那个能力。”

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不痛不痒,云婉音只觉得自己被人变相的挑衅了,一口闷气窝在胸口,怎么都发不出来。

“要想解开你体内的毒性,需要一花一草一血一物。花是无涯莲,草是玄霜草,血要火麒麟,至于物......”

君墨寒说着,一伸手,云婉音的那块玉佩赫然就在他的掌心。

“就是你的这块墨血玉。要是没有它,恐怕你也活不到现在。”

云婉音接过玉佩戴好,抿着唇没有说话。

原主之所以一直戴着,仅仅只是因为这是母亲留下的东西,没想到误打误撞的救了自己的命。

只不过,这墨血玉真的只有这么简单的用途吗?

“那你知道去哪能找到这些药材吗?”

毕竟告诉了自己这么多重要的信息,云婉音的态度柔和了不少。

“我被封印在这里七年,外界的变化并不清楚。不过暂时你也不用急,以你现在来说,即使实在打不过,也足够你逃命了。”

“逃命?”

云婉音冷笑一声:“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这人......记仇。”

话音落下,云婉音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一道残影,只有一段尾音远远传来。

“对你——也是。”

迟早有一天,她一定要超越这个男人,好报自己今天的仇。

君墨寒站在原地并没有去追,只是看着女孩消失的方向,微微勾起嘴角。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对于别人的报仇,他第一次觉得期待。

帝都城内,云家。

寂静破旧的院子里,一个衣着破旧的少女灰头土脸的跪在地上,朝着面前的两个丫鬟苦苦哀求。

“求求你们,不要抢我们小姐的东西,我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其中一个丫鬟嗤笑一声:“小莹,你这是何苦呢?不过是个废物而已,也难为你对她那么忠诚。”

跪在地上被称作小莹的丫鬟听完这话,脸上闪过一抹怒意,但是很快又被她隐藏下去,整个人都趴伏在地上。

“求求你们,小姐她就快要回来了,不要抢我们的东西......”

“回来?”

听完小莹的话,那个丫鬟笑的更大声了。

“那个废物去的可还百兽林,你见过去到那里还能活着离开的人吗?她要是能回来,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哦,是谁这么大方啊,送我家丫鬟这么好的东西?”

一道女声从院子口传来,三人齐齐转身,就看到一少女踏进院子。

裙摆飞扬,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只是那双黝黑的眸子中带着一片深邃,宛若覆着一层寒霜。

“你......你你你......”

两个丫鬟看着云婉音只觉得背脊发凉,差一点就直接瘫软在地上。

“鬼......鬼啊!”

不同于她们两人的害怕跟震惊,小莹则是直接红了眼眶。

“小姐。”

看着眼前的三人,除了自己的丫鬟之外,另外两个,正是把自己扔进百兽林的两个人。

随着她的一步步逼近,两个丫鬟吓的身子越来越低,其中一个已经几乎崩溃,刚想跑,却被云婉音一把掐住了脖子。

“大小姐,大......大小姐息怒,我们也是奉三小姐的命令才那么做的,真的不能怪我们啊......”

“是吗?”

云婉音的面庞逐渐凑近,呵气如兰,尽数喷洒在丫鬟的脸上。

“三妹妹有你们这样的丫鬟,也算是她的福气了。只不过......”

话说到一半,云婉音直起身子,拉开了一些距离后,

“我家丫鬟的确少了个可以踢的球。”

“咔嚓”一声云婉音松开手,那丫鬟整个人都倒了下去,瞬间没了声息。

另一个丫鬟想跑,可惜已经晚了,云婉音浅淡的笑容成了她眼中最后的画面。

“小姐......”

虽然面前站着的是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可看到这样的云婉音,小莹也不由得生出一丝胆怯。

这还是她家小姐吗?

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小姐吗?

明明是同样的面孔,现在看起来却是陌生至极。

“你走吧!”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