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她只能是他独家占有

她只能是他独家占有

钱罐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言左左活了二十六年,从来不敢想,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玩闪婚这一套,还是和一个刚见面没多久的男人求婚。但没办法,这是她解决眼下麻烦的最好办法。男方池墨卿也是没想到,自己活了三十年,竟然会被喜欢多年的女孩主动表白,甚至求婚。两人从此开始同居,尝试着生活在一起。可婚后言左左发现,池墨卿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正经。他像一头狼,吃不饱那种饿狼!

主角:言左左,池墨卿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左左,池墨卿 的女频言情小说《她只能是他独家占有》,由网络作家“钱罐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言左左活了二十六年,从来不敢想,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玩闪婚这一套,还是和一个刚见面没多久的男人求婚。但没办法,这是她解决眼下麻烦的最好办法。男方池墨卿也是没想到,自己活了三十年,竟然会被喜欢多年的女孩主动表白,甚至求婚。两人从此开始同居,尝试着生活在一起。可婚后言左左发现,池墨卿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正经。他像一头狼,吃不饱那种饿狼!

《她只能是他独家占有》精彩片段

跟在池墨卿身边多年,简宁很清楚什么该看该问该说,什么不该看不该问不该说。

他也清楚自己开着车,应该专心。

但今天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他总忍不住想偷偷多看几眼。

他的顶头上司,商场上出了名的铁腕总裁,素有不近女色之称的冷酷男神池墨卿,此刻怀里竟然抱着个女人!

听说,因为这个女人,一向利益为先的总裁刚刚终止了数十亿的合约谈判;

听说,因为这个女人,一向沉稳淡漠总裁差点在酒吧里跟人干起来。

简宁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总裁怒发冲冠,一掷千金。

而这个女人,嘴里竟然还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简宁身子一僵,担心呆会儿会不会发生命案。

他忍不住又偷偷看一眼后车座,震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总裁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看着女人的眼神……

柔情似水?!

他的手一抖,车子晃了晃。瞬间一股冷意从后背袭来,他吓了一跳,再也不敢胡思乱想。

星城公寓。

池墨卿抱着言左左下车,回头看简宁一眼,“今天没事不要找我。”

“是,总裁。”简宁目送着池墨卿上楼,大声说。

星城公寓,3104,全市房价最高的楼王,仅此一户就占了整个楼层。

床上,言左左宛如猫咪似的蜷缩着,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因为醉酒的关系,越发楚楚可怜,让人有种恨不得抱在怀里小心呵护的冲动。

池墨卿侧身躺在她身边,一双冷厉的眼眸此刻泛着淡淡的宠溺。宽厚的手掌若有似无的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然!

“家辉……不要离开……为什么……”醉的昏天暗地的言左左,心碎欲绝的叫着个名字。

池墨卿抚摸她的手一顿!

眉宇间是化不开的疼,那撕裂的痛意不仅仅因为自己,更心疼有她所有的委屈和痛苦。

“为什么要背叛我……家辉,为什么是她……”

怀里的猫咪似的女人低声抽泣,紧紧抓着他衣袖,楚楚可怜。

池墨卿脸色一沉,幽深的眼眸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

良久,暗夜里传来一抹淡淡的叹息,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一下一下,哄她入睡。

左左,从今往后,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而你身边,也只能有我!

头痛!

这是言左左迷迷糊糊醒来以后的唯一感觉,红肿着一双眼模糊的看着四周。

这是哪里?

蓦地,她心下一紧!

天,她昨天不是去酒吧喝的烂醉如泥吗,怎么转眼就在这里了?

“醒了?”

低沉优雅的声音打断了她混乱的思绪,她抬头,正对上池墨卿锐利如鹰的眼眸。

她身子一僵,脸色瞬间尴尬了。

阳刚、帅气、鼎鼎有名,这是她新婚老公的标准形容。

“我……”她张张嘴想要解释,可喉咙嘶哑的发不出声音。

“你哭了。”池墨卿伸手,轻柔的给她擦去泪水,伸手把桌上的牛奶的给她,“昨天喝了不少酒,喝点牛奶解酒。”

言左左心虚的接过杯子,咬唇道,“对不起……”

“傻瓜,没什么好对不起,快喝了。”

言左左松了口气,杯子刚送到嘴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切道,“我们、我们是不是……”

太过直白的话她问不出口,就是这样,她的小脸已经通红一片了。

池墨卿蹙了蹙眉头:“我们是夫妻,就算睡了也是应该的。”

“……”言左左闷了,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可他们情况特殊啊。

“我已经让人把你的行李拿过来了,你的房租也退了,以后,你住这里!”

“这怎么可以?!”言左左立刻跳了起来,可旋即一阵头晕,她又倒回床上,“你都没有问我。”

“从昨天领证那一刻,我们就该住一起。”

“可……”

“你睡了我,不想负责?”

哈?

“这是证据。”说着,池墨卿拉开衣领,脖子上,胸前,颗颗饱满的红痕惨不忍睹。

言左左泪奔了,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无辜的看他。

池墨卿沉默不语。


铃铃!

手机的响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言左左看他一眼,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

“谁……妈?!”

言左左杀猪似的声音响起,没坐稳,差点就摔在地上了。好在池墨卿眼疾手快抱住了她,把她稳稳放回床上。言左左尴尬的笑笑,捂着发疼的头无力道,“妈,什么事?”

随着通话时间越长,言左左的脸色越沉,到最后简直要哭出来了。

池墨卿看她切断通话,才问,“怎么回事?”

“我妈来了。”

“哦,那挺好。”池墨卿垂眸,言左左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顿了顿,她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池墨卿嘴角噙笑:“谈什么?”

“谈谈我们以后该怎么相处。”

池墨卿笑了笑,抬头看一眼墙上的钟表,“妈什么时候到?”

“呃,大概再有一小时。”言左左下意识开口。

“那你是不是应该准备了,我想你也不希望让妈看见你现在这副样子吧?”看言左左一眼,他说,“还是你觉得,你现在有时间来谈我们的以后?”

呃!

言左左被他一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狼狈,立刻抱着睡衣急匆匆的冲进了浴室。可没多久,她打开浴室的门,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那、那个……你也一起去?”

她不知道,要是让她妈知道她闪婚的事情会不会直接劈了她。

“不然呢?”池墨卿挑眉反问。

言左左张张嘴,竟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家人团聚,外人自然不适合去,可问题是他们昨天刚领了小红本本,依他现在的身份,出现在她妈面前再合适不过了。

“还有问题?”池墨卿问。

有啊,大大的有,可她却说不出来。只能哭丧着一张脸摇摇头,又把身子缩到门后面了。

看她不安的样子,池墨卿失笑的摇摇头,去另一个浴室洗漱了。

二十分钟以后,言左左上了池墨卿的车,看来是甩不开他了,只好据实以告,“今天是我妈的生日,不用去接她,直接去德泽园……”

池墨卿点头:“订蛋糕了吗?”

言左左心不在焉的点点头,连安全带都忘了系。池墨卿笑笑,倾身去给她扣上。她吓了一跳,对于这样的亲昵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赶紧别扭的推开他,“我、我自己来就好。”

“别动。”池墨卿低沉优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两人贴的很近,呼吸喷洒在彼此脸上,空气越发灼热了。

言左左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心跳骤然加速,脸蛋儿红扑扑的,看上去特别可爱,也特别诱人。

池墨卿有瞬间把持不住,她宛如娇萌小兔子的模样再再诱惑着他,他一向自认为完美的自制力顷刻间土崩瓦解了。他的唇贴上她的唇,柔软而绵长,带着甜甜糯糯的味道,差点就让他化身成狼,好在他忍住了。

对他来说,言左左几乎是他一辈子的渴望;可对言左左而言,他们从认识到结婚也不过短短的24小时,他不能吓坏她。

池墨卿离开她的唇,言左左却没有回过神来。她眼睛瞪得老大,表情呆呆傻傻的,看上去可爱极了。池墨卿失笑,直接发动车子。

他们到德泽园的时候,言妈妈还没有来。池墨卿利落漂亮的停好车,就看见言左左站在门口,拘谨的四处张望。看见他过来,赶紧低头,小脸到现在还红扑扑的。

看来她是真的被那个吻给吓到了,一想到她刚刚气呼呼的问他“你怎么可以这样?”他就觉得欲哭无泪,只能故作无辜的耸耸肩,“我们是夫妻啊。”

一句话,言左左又闷了。是啊,他们是夫妻,这些亲密行为在正常不过了。可她跟池墨卿的婚姻不正常啊,她是赌气抓着他求婚的,又不是恋爱结婚……

池墨卿去牵言左左的手,可她别扭的就是不给他牵。他觉得好笑,紧紧抓着她的手就是不肯放开,言左左控诉的看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带着火气,可池墨卿却觉得心情格外舒畅。


蛋糕就在德泽园旁边的蛋糕屋定的,池墨卿去停车,言左左过去拿蛋糕。她正在检查有没有毛病,就听见旁边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这个蛋糕不错,我们要了。”

服务员明显一愣:“不好意思,这是这位小姐定的,你要是喜欢,两个小时以后再来取,可以吗?”

何新蕊明显不高兴了,脸一沉,“我等不了两个小时,现在就要,我给你两倍的价格。”

服务员抱歉的笑笑:“这不是钱的问题……”

“五倍够不够,十倍!”何新蕊刁蛮任性的说。

言左左紧紧握着手里的蛋糕,正准备开口,就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然后听见何新蕊撒娇的说,“爸,我就是看上这个蛋糕了嘛,我不管,我就要这个。”

何院长刚准备开口,抬眸看见言左左,顿时脸色一变。

言左左也看着他,先是一愣,继而表情冷冷的,“两位抱歉,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这个蛋糕是我定的,我谁都不让!”

“我偏要!”何新蕊趾高气昂的看向服务员,“她不是还没有全部付清出吗?这里是一千块钱,我要了!”

“可这是这位小姐的,抱歉,我们做不了主。”服务员面有难色,一看何新蕊的样子就知道不好得罪,把问题全都推给言左左。

“说吧,你要多少钱?”何新蕊施舍般开口。

言左左冷笑:“这不是钱的问题,我跟我母亲相依为命二十年,给不了她太多,但是在她生日这天让她开开心心吃块蛋糕是我唯一能做的,所以我还是那句,我不让。”

“你这个女人怎么油盐不进,今天还是我的生日呢,我就是看上这块蛋糕了,你让给我会死啊。大不了我再给你买个,你还想怎么样,要不要再给你两百块钱补偿啊?”何新蕊鄙夷的说,不给言左左开口的机会,直接冲着服务员嚷嚷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是要定这个蛋糕了,不给我我就找人封了你们的店!”

言左左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何院长,又坚定地说了一遍,“今天是我妈的生日。”

何院长僵在原地,脸色难看。

“你妈过生日是你们的事情,总之这个蛋糕我要定了!”何新蕊嚣张跋扈的说,突然走到她面前,傲慢的从钱包里拿出几百块钱,朝她身上丢去,“拿着钱,滚!”

“你!”言左左生气的想要上前讨个说法,可突然被跟着进来的池墨卿抓住了胳膊,他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我来。”

言左左一愣,不解的看着他。

“何院长,这么巧。”池墨卿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温文尔雅的唤了一声。

“池、池总裁?!”何院长意外的看着他,又看看他环着言左左腰际的手,神色复杂。

“何小姐也过生日?”池墨卿看一眼言左左手里的蛋糕,继而淡笑道,“这个蛋糕做的确实很漂亮,也符合我岳母今年四十五岁大寿,怎么,何小姐喜欢?”

何新蕊怎么能听不出这话里话外的讽刺,她才二十出头,哪里像四十五岁了?

她气得牙痒,刚准备开口,就被何院长厉声制止了,连连赔笑,“真是让池总裁看笑话了,我这女儿骄纵成性,都是给我们宠坏了。既然是这位小姐预定的,我们怎么用不好强抢,今天的消费算我的,当是我替小女赔罪了。”

“赔罪就不用了,我们池家还不缺这点钱,倒是何小姐的眼光很特别。”他说完,看一眼脸色不好的言左左,低头冲她安抚一笑。继而瞟一眼何新蕊甩给言左左的几百块钱,淡笑道,“我这里有五千块钱,就当给何小姐消气了。左左,拿给何小姐。”

“不不不,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我这女儿被宠坏了,池总裁别见怪。”何夫人一看就是个世故的女人,赶紧过来赔笑,“池总裁和这位小姐是……”

“我妻子,言左左。”

“妻子?”何院长蓦地脸色惨白,神色古怪的看着言左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