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医妃嫁到夜王请止步

医妃嫁到夜王请止步

小仲夏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穿越到这古代,成了程响的嫡长女后,面对中了慢性毒药,只有三年可活的身体,神医慕夕芷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害的她如此下场的人,这一次都别想跑,前世神偷杀手的身份,可不是靠吃素得到的第一!

主角:慕夕芷,秦北夜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夕芷,秦北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妃嫁到夜王请止步》,由网络作家“小仲夏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穿越到这古代,成了程响的嫡长女后,面对中了慢性毒药,只有三年可活的身体,神医慕夕芷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害的她如此下场的人,这一次都别想跑,前世神偷杀手的身份,可不是靠吃素得到的第一!

《医妃嫁到夜王请止步》精彩片段

秦仪国

京城郊林,乌云将那轮空洞清冷的月遮得密密实实,女子的尖叫。

“不……不要过来,救命……”女子已经几乎要靠近悬崖边缘了,她跌落在地,口中仍在不断哀求,“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放过你?”黑衣杀手盯着女子的脸露出一丝厌恶,“长得如此丑陋还不自知,非要挡别人的路。”

“到了阎王面前,可别提我们兄弟二人,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高大男子抽出自己的剑狠狠向女子身侧逼去,剑身划过上臂。

“啊!!”女子膝盖一滑,纤细的身影摔下了悬崖!

从密林中缓缓走出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微眯着眼睛。

两个黑衣人立刻低头行礼。“殿下,此处悬崖陡峭,她定会气绝身亡,绝无意外。”

锦衣男子笑了起来,这件事显然完美的取悦了他,“流影,赏他们黄金百两。”

两黑衣人闻言,立刻跪倒在地:“谢太子殿下。”

没错,锦衣男子正是秦仪国太子,秦熠。秦仪国皇帝的嫡子,天资聪颖,身份贵重,极受宠爱。

两个杀手接过流影手上的黄金,恭敬地退了下去。秦熠整了整自己的华服,又深深地向悬崖下看了一下。“慕夕芷,要怪就怪你自己貌丑无比却视图肖想本殿。真是自不量力!流影。今日,本殿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流影看着秦煜大步离开的身影,默默跟上。

……

“咳咳……”慕夕芷狼狈地从河里爬出来,拼命地捶打自己的胸口。

她,慕夕芷,21世纪华国第一神偷,今日她带着自己最为信任的下属去偷取一尊价值超过10亿的纯紫水晶打造的佛像。本来一切进展顺利,却未曾想被自己人背叛,在返回的路上,从背后被属下狠狠击中,从高楼摔下,她记忆的最后看见那女属下和一个陌生男人,两张阴狠的脸。

可是…自己竟然会没死?这…又是哪里?

慕夕芷低头,发现身上穿着并不属于自己的繁复厚重的丝质长裙,她又拉开自己的上衣衣襟,低头看向自己的锁骨,这里本应该纹着的自己的英文名字也消失不见。

大脑传来一阵剧痛,一股陌生的记忆如开了闸的洪水,逼迫地涌入她的脑袋。

这个女子也叫慕夕芷,是秦仪国左相嫡女,但虽为嫡女,却因为母亲早亡,被继母设计,被庶妹陷害。

那继母为了博个贤惠大方的名声,对她有求必应,告诉她可以随心所欲。

于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慕夕芷,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想要什么就闹着要的纨绔子弟的风范。

而没有一点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气质,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只知道痴恋太子殿下,就着一纸陈年婚约日日对太子纠缠,今日,便也是因此才惹来了杀身之祸。

或许是感受到原主的不甘和屈辱,慕夕芷用力按了按胸膛,既然她穿越过来就不会继续被欺负下去。那些仇恨,她会一一替原主讨要回来!


“哟,真是个奇怪的女人。”突然,身边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却让人辨不清方向,仿若天上来音。

慕夕芷瞬间回过神来,刚刚整理思绪一时大意,竟然没有意识到身边有人,她瞬间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理好,瞪向一旁高大茂密的树:“什么人!”

“哟,你倒是厉害,能这么快发现小爷的所在。”

树上一道身影轻盈落在地上,来者一袭华贵的红袍,肤白如玉,一双桃花眼微微上翘,眼眸中荡漾着水汽,饶是慕夕芷见过那么多美男,也没有人能和眼前的男人相提并论的。

她站起身来,眼中锐利的光射向他,声音冰冷地问:“你是谁?”

邪魅男子明显感觉到了女子身上的杀气,他眼中的兴趣愈加浓厚,嗓音中带着隐秘的笑意:“女侠别介意,我就是路过,看见你在这郎朗月光下,突然扯开衣服,有点好奇,就忍不住停下来看看。”

“……”

慕夕芷不打算讨论这个话题,见面前的人没有别的意思,转身便走。

邪魅男子惊讶,他几个快步落在她身边:“你怎么就走了?”

就在他修长如玉的手指几乎要碰到慕夕芷的手时,慕夕芷突然转身,直接把他的手攥在手中:“你干什么?!”

“没……”男子平生第一次被吓了一跳,他不自在地清咳一声:“相逢也可以算作某种缘分,在下不过是想交个朋友。”

“交朋友?”慕夕芷凌厉的视线紧紧盯着他,“难道阁下不知道朋友间该以诚相待?你是谁?”

男子眨了眨自己的桃花眼:“你听过花阁没?”

慕夕芷搜索了一下刚刚得到的信息,发现并没有有关于花阁的记忆,她反问:“我有必要知道吗?”

男子一哽,差点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从来都只有他哽别人的话,什么时候会这样窘迫的被问得答不上来话。

他再次轻咳一声,自报家门:“花亦邪,我的名字。”

“慕夕芷。”慕夕芷也不矫情,“‘花阁’应该是个厉害的组织吧?而我猜,你应该就是花阁的首领。”

“你怎么知道?”花亦邪下意识反问。

慕夕芷也没有直接回应他,而是继续道:“我现在受了很严重的伤,而这里距离京城定有很远的距离。能否劳烦你送我回去?”

她问的直接,完全没有一点麻烦人的抱歉。

“你住哪儿?”

“京城左相府。”慕夕芷清浅的吐出几个字,表情淡定。

“哦。”花亦邪下意识的点点头,又突然瞪大了眼睛。

左相府?!

花亦邪音量都不自觉提高了:“你就是传闻中那个貌丑无盐,暴躁易怒还花痴的相府千金?”

慕夕芷嘴角的笑意越发不屑,这些人真是府内欺负她不够,还要各种散播她的恶名。

她薄唇微掀,声线极为平静:“对,所以你还愿意送我回去吗?”


慕夕芷刚进闺房大门,门内等待的丫鬟映月便焦急迎上来:“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你这一身怎么回事?怎么还有血迹?”

映月是从自己外祖父家跟过来伺候她的大丫鬟,慕夕芷知道她是难得的真正关心原主的人,语气忍不住放柔:“你放心,我没事。”

“对了,翡翠呢?”依托原主的记忆,府上还有一个和映月同等级的丫鬟,是左相大人的继室王氏,拨来伺候她的。

映月顿了顿,迟疑的开口道:“翡翠说小姐今晚肯定不会回来了,所以已经去睡觉了。”

慕夕芷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翡翠自从来了原主身边伺候,总是在帮着原主追求太子殿下,因而原主相信翡翠胜过所有人,而今夜告诉她去城墙跟下守着的人,正是翡翠。

她表情上没有任何变化:“映月,你去帮我准备热水吧,我想沐浴。”

映月闻言,立刻下去准备,简单的沐浴之后,慕夕芷才带着心事沉沉睡了下去。

翌日

“翡翠,你干什么啊,小姐还没醒,你不要惊扰了。”映月看着一起来就想动手推开小姐房门的翡翠,伸手阻拦着,小姐吩咐过,不让人来打扰她休息的。

翡翠怒目一瞪:“映月,你拦着我干什么?别忘了我才是小姐最宠的大丫鬟。”

“你……”映月想反驳,门里突然传出来清亮的女声:“在门口闹什么,进来。”

翡翠进入看到床上安静坐着的女子,翡翠眼底闪过一丝不敢置信。

慕夕芷问道:“说吧,什么事?”

翡翠收敛了自己心里的惊讶,现在也只能够随机应变了,她立刻装作十分焦急的样子,说道:“小姐,太子殿下来了。”

太子?就是原主之前一直纠缠的那个男人。

慕夕芷斜倚在枕上:“那又怎样?”

“那可是太子殿下啊!小姐你还不快点起身梳妆迎接--”

啪!翡翠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不敢置信地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

“小姐,你!”

慕夕芷懒懒地拨弄着睡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仿佛刚刚动手的人不是她一般。她开口,声音懒懒地却带着一种冷厉。“翡翠,记住你的身份。你不过是院子里的一个丫鬟罢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教主子做事了?今天这一巴掌,是教你学学规矩。”

翡翠完全被慕夕芷身上全然不同的气质吓住了,只得愣愣地点了点头。

慕夕芷又转头看向映月,“映月,过来准备帮我梳妆。昨日歇息前我看到衣柜里有一套浮光锦所制的衣裙,帮我拿出来。”

映月大惊,这件衣裙是小姐的外祖父柳太傅在您去年及笄时,送小姐的礼物,只是小姐当时嫌这衣服过于素净,只穿了一会儿就脱下来了,还说像是丫鬟穿的。

柳太傅因着这件事情,还生了小姐好几天的气。

但作为忠仆,映月不敢多言立刻点头称是,取了衣服过来。

在替慕夕芷整理好衣裙之后,映月惯性地拿起粉盒。慕夕芷稍稍皱眉,“不用为我上妆了,直接帮我梳个最简单的发髻吧?”

跪在身侧的翡翠闻言,立刻抬头:“可是小姐,您脸上的胎记--”

慕夕芷抬起眼皮,又是冷冷地扫过翡翠,翡翠吓得立刻低头不敢多言。不知为何,今日的小姐,与往常实在是大不一样了。

…。

另一侧,左相府的正厅里,秦煜正和慕书远坐在上座谈论着文意。

秦煜身着一袭做工精致的蓝色朝服,手上拿着一本泛黄的旧本,文气十足。

终于,两人讨论完毕,秦煜看向下面坐着的众人,似是不经意地问起:“慕相,今日怎么不见慕大小姐呢?”

他今日刻意带着众文官过来,自然是为了彻底落实慕夕芷夜会情郎以致身亡的事情,好退了这门让他恶心的婚事!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