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亡国太子

穿成亡国太子

久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穿越之旅,将他带到了古代,成了亡国太子……穿越第一天,李布差点沦为太监,在逃跑的过程中遇上的女刺客,居然是贵妃,在她的帮助下他算是暂保了小命。李布与薛贵妃达成了友好协议,她帮助自己保住身体秘密,而他照顾女人的饮食起居,只不过李布并不是真太监,是以他并不住在薛贵妃的寝室,而是住在旁边的小屋。

主角:李布,薛贵妃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布,薛贵妃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亡国太子》,由网络作家“久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之旅,将他带到了古代,成了亡国太子……穿越第一天,李布差点沦为太监,在逃跑的过程中遇上的女刺客,居然是贵妃,在她的帮助下他算是暂保了小命。李布与薛贵妃达成了友好协议,她帮助自己保住身体秘密,而他照顾女人的饮食起居,只不过李布并不是真太监,是以他并不住在薛贵妃的寝室,而是住在旁边的小屋。

《穿成亡国太子》精彩片段

“刀!”

“抹布,沾点水。”

李布感觉两条腿中间凉飕飕的,像是有人用冷水在浇。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成了亡国太子,被俘后送到皇宫里成了太监,伺候皇宫里的贵妃们。

迷迷糊糊之间,他下意识的伸手去确认了一下。

“别乱动!”

有人打了一下他的手,用尖细的嗓音呵斥道。

“我曹!”李布猛地坐起来,下意识的喊了声,“老子的毛呢?”

漆黑的净身房内,李布的面前站着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太监。

因为常年低头,他的后背鼓起一个很大的富贵包,看起来像是个驼峰一样。

黑色的换官服上隐约能看到不少褐色的痕迹,那是长年累月喷洒上去的血。

老太监挑了挑自己的长须眉,捏着兰花指面色不快的骂道,“你个小崽子,还以为自己是太子呢,你们国家都亡啦!”

“皇恩浩荡,下旨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你可莫要不珍惜。”

说完,老太监对旁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按住他!”

李布神色一怔。

太子,亡国,梦都是真的?

冰凉的触感从下面传来,李布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那东西只要一割,想后悔也接不上了。

“你别过来!”

李布吓得腿都软了。

这可不是拍电视剧,是真的要割他的命根子。

男人没了命根子,就算活在女人堆里还有什么意思?

他是真的慌了,冲着小太监威胁道,“别过来,你过来我弄死你!”

李布想要跑路。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脚上都捆着绳子,伴随着他的挣扎,越勒越紧。

绳子上面残留着的血迹,昭示着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惨遭毒手了。

小太监不管他的威胁,用绳子在他身上捆了两圈,勒紧。

李布这个恨啊。

他没想到自己睡一觉就要成太监了。

手腕上传来的真实疼痛感,让他明白这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难不成老子真的要变成伺候贵妃的太监?

李布穿越前,是一名武警预备役,体能那是没的说。

捆着他的绳子可能是时间久没换了,他竟然挣脱了一只手,一拳砸在小太监的脸上。

小太监晕乎乎的转了个圈,“扑通”一声倒了。

老太监神色惊恐,捏着嗓子大喊,“救命啊,来人……”

话还没喊完,李布一巴掌抽了过去。

要知道男人没了命根子,身体会变得越来越孱弱,年老体现的最为明显。

不出意外,老太监也被他一巴掌抽昏过去了。

李布将自己身上的绳子解开。

脚刚踩在地上,裤子还没提呢,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人没到,声音先至。

“薛公公,娘娘在催了,他预定的太监怎么还没送过去?”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宫女迈着小碎步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李布慌忙把裤子提上,此时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这里是皇宫,不是那么容易脱身的。

宫女抬头看到李布一阵失神,脱口而出,“真好看,可惜是个太监。”

说完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慌乱的吐了吐舌头,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就是新来的小太监吧?”

李布曾经是武警,心里素质没话说,捂着自己的裤裆,哭丧着脸点了点头,“是我。”

因为命根子割了肯定疼,演戏要演全套的。

宫女松了口气,上前一步拉住李布的手,很亲密的说,“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快和我来,娘娘催得紧,话说薛公公呢?”

李布刚刚情急之下将薛公公和小太监都塞到净身的桌子下面了。

他庆幸自己这幅身体长得还不错,吸引了宫女的全部目光,没有认真观察。

不然肯定要漏了。

宫女介绍自己说,“我叫小娥,是前两天来宫里的,听说娘娘的脾气不太好,已经砍了好几个太监了,你小心一些。”

小娥说话的时候,始终用一种惋惜的目光盯着李布,看的他心里毛毛的。

哎,可惜了这么好看的男人,为什么要当太监呢?

李布不知道自己的这具身体叫什么,所以没有乱说话,只是装作很胆小的模样,夹紧双腿“颤颤巍巍”被小娥拉着走。

出了净身房,李布的面前是一面高大的城墙。

两人从夹缝中的小路走了大概一刻钟,才进入皇宫的甬路。

这个时候他才有时间仔细观察自己所处的环境。

净身房是太监净身的地方,所以并不在宫内,而是在皇宫的外围。

很多人认为净身房在后宫,是一个错误的认知。

路上李布看到不少穿着官服的官员往宫门外走,全都徒步,因为宫里是不允许驾马车的。

太阳挂在高空,现在应该是上午十点的样子,刚刚下早朝。

他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了,变成一个“太监”的事实。

过了半个时辰,小娥带着李布穿过一个小门说,“后宫到了。一会儿到了娘娘的住处你可千万不要乱说话,更不要抬起头乱看,娘娘生气了要砍头的。”

这已经是小娥第二次说砍头了。

看来这位娘娘的脾气不是很好。

李布觉得一定是自己昨天垃圾没丢到垃圾桶里,所以遭报应了,倒霉透顶。

刚从净身房逃过一劫,紧接着又入虎穴。

说话间,小娥说,“到了。”

李布抬起头,看到正前方不远处是一处古香古色的房屋,柱子和门窗都涂抹成了红色,屋顶的琉璃瓦闪闪发亮。

房屋的正中间挂着一个蓝色的牌匾,上面是三个他不认识的字。

两人还没等进去,就看到一个年长的宫女急匆匆的走过来,眼神里像是带着刀子,恶狠狠的剜了小娥一眼,“让你带个人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娘娘要洗澡,快带着这个小太监去擦擦身子,换身衣服帮娘娘打水。这狗男人才从净身房里出来,简直臭死了!”

小娥看样子很怕年长的宫女,缩了缩脖子,带着李布往后院走,“咱们的住处在景德宫后面,你跟我来。”

原来那三个字是景德宫。

他不担心自己不识字会露出破绽,这个年代,太监识字才不正常。

但是薛公公和小太监醒了一定会举报自己,他得想个办法赶紧脱身,不然等上面查下来,那就不是净身的事情了,是要掉脑袋。

小娥不知道李布脑袋里想着什么,只当做他在害怕。

两人来到一口井旁边,小娥拿着木桶丢到井里,直勾勾的盯着李布说,“脱吧,时间紧,就在这里洗。”

李布顿时慌了。

他没净身,现在脱了岂不是要暴露了?

 


看到李布扭扭捏捏的模样,小娥还以为他害羞。

于是上前一步,伸手去脱李布的裤子。

“哎呀,你现在已经不是男人了,还害羞什么,快脱,莫让娘娘等急了。”

李布死死的扯住自己的裤腰,苦着脸求饶。

“姑奶奶,姑奶奶,你可饶了我吧。我下面刚刚割掉,现在伤口还没狰狞着,不要吓到了你,还是我自己来。“

小娥白了李布一眼,小声嘟囔了句,“那你可要快一些。”

李布连连点头答应。

等小娥走了,李布看着周围高耸的围墙,心中苦闷。

他必须要想个办法逃跑。

趁着小娥不在,李布蹑手蹑脚的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他的运气不错,一直走到小路门口,也没见到其他人。

正准备出去,听到小路里传来一个太监尖细的嗓音。

“那小崽子一定还没跑远,他打昏了咱家,宫门方向有兵力驻守,他定是去了后宫。”

“老奴做的是净身的事儿,手上不干净,不敢惊扰娘娘。只是那小崽子性格顽劣,如果冲撞到娘娘,那可是十恶不赦的罪状。”

“你放心,你放心,咱家只是进去瞧瞧,见了那小崽子就带走,不会扰了后宫的清净。”

不远处,负责净身的老太监和刚刚见到的老宫女并排走了进来。

老太监悄悄摸摸的往老宫女手里塞了锭银子。

李布见此路不通,赶紧回到后宫。

看来那老太监也担心自己出了差错脑袋不保,没有向上禀告。

还有机会!

李布的眼底闪着精光,低着头,迈着小碎步慌乱的寻找正门出口。

可就在这时,李布注意到刚刚支开的宫女小娥正焦急的从后院出来,四处张望寻找着什么。

不用说,肯定在找自己。

老太监刚刚塞给老宫女一锭银子,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出去肯定要被卖。

情急之下,李布朝着身后的景德宫快步走过去。

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

只略微犹豫了两秒,李布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眼前的木门。

“咯吱……”

伴随着一阵牙酸的挤压门栓的声音,李布的眼前是一间布置豪华的房间。

除去各色的釉彩瓷器外,还摆放着许多名家字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书墨味道。

在屋子的正中间,是一张红漆圆木桌,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珍馐佳肴。

视线越过桌子,是一排画着山水的屏风,屏风后是一扇用画布遮挡的小门。

隐约能听到小门后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李布的心脏怦怦直跳。

他本想着在这里躲避半刻,却没想到小门里走出一名年轻的宫女。

看到李布的时候愣了下。

李布的额头见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尼玛,不会这么倒霉吧?

那名年轻宫女拍着胸口,松了口气,“太好了,你是新来的小太监吧,娘娘已经等急了,快跟我来。”

柔若无骨的小手抓在手腕上,李布的心神一荡。

他的身份只是一个太监,没有拒绝的理由,任由宫女拉着他往小门里走。

穿过小门,后面是一道长廊,空气中弥漫着朦胧的雾气,不时的有宫女拎着木桶,打着热水来来往往。

对忽然出现在这里的太监,都感觉好奇,不由得停下来打量。

年轻宫女的身份显然比普通宫女要高一些,呵斥道,“还不快去帮娘娘打水,慢了些,看我不剥了你们的皮!”

宫女们噤若寒蝉,不敢再问,匆匆而去。

年轻宫女带着李布穿过长廊,来到里侧的一个房间内,粗略看起来应该是下人们休息的地方。

关上门,年轻宫女忽然将李布抱住,“太好了,太好了,太子您还活着。”

李布浑身僵硬,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

年轻宫女松开手,低头抹着眼泪,“太子,你……你还好吧,您的身体?”

说话间,她的手已经朝着李布的腿间摸了过去。

感受到李布还是个男人,年轻宫女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复国有望!”

似乎年轻宫女和这具身体的主人关系很是亲密。

李布没有原来身体主人的记忆,担心自己言多必失,只回答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一番交谈,李布得知年轻宫女名叫李幼云,是平日里照顾太子衣食起居的宫女,早已经有了身体之实。

王朝覆灭后,李幼云和宫内的一些姿色姣好的宫女应召入宫,分配到后宫等地,照顾娘娘的衣食起居。

剩下的宫女太监,除去一部分被杀了头,大部分都被遣散回乡。

李布也知道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名字,李承鄞。

李幼云跪在李布面前,“太子,现在城外还有一支兵马,由戚将军率领。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即刻联系他派兵打进来,接应您出去。”

李布很想出去。

可也知道如果此时动静太大,对他不是好事儿。

况且这里是皇城,戒备森严,真的能打进来吗?

李幼云虽是一介女流,此时却表现出一代女侠的风范,“奴婢誓死护送太子出城!”

不知为何,李布此刻心中忽然涌现出一股酸楚,陈峰的记忆扑面而来。

“太子,快走!”

“誓死护卫太子殿下,突围,哪怕是死,也要将太子殿下护送出去。”

“太子殿下,只要您活着,复活就还有希望。太子殿下,您一定要活下去!”

战场上的一幕幕,老兵以命护送他逃亡,惨叫声不绝于耳,但从未有人后退一步。

复国,沉重的两个字压在心头。

再次睁开眼睛,李布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

此时的他,既是李布,也是李承鄞。

李布深吸一口气,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我不走了!”

李幼云惊讶的抬起头,“太子殿下,您留下来九死一生,如若皇帝老儿发现你并未净身,肯定会对您施以更加残忍的刑罚。”

李布害怕,却也愤怒。

家国仇恨,不共戴天。

逃出去固然可以,但是戚将军最后一直兵马定然损失惨重,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留下来,并非没有生机。

那老太监害怕砍头,现如今并没有将自己的事情上报,现在知道他真实情况的,不过三个人而已。

只要想办法让他们永远闭嘴,他以太监的身份躲藏于后宫就是安全的。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老宫女在喊李幼云的名字。

李幼云叮嘱道,“太子,您先在这里躲藏,白天的时候不会有宫女回来,您等我回来。”

李布点头答应。

李幼云离开后不久,窗外传来一阵栖栖索索的声音。

紧接着,掀开一道缝隙。

李布没有傻傻的在屋子中间等,听到声音的一瞬间,躲藏到了旁边的柜子里。

他将柜子门打开一道缝隙,谨慎的观察外面。

忽然一个黑衣人从窗户外钻了进来,蒙着黑色的面巾,看不清真容。

不过从身材上,勉强能辨认出是一名女性。

黑衣人轻车熟路的跳到房间里,关上窗户,解开脸上的黑色面巾和头顶的黑色头套。

柔长的头发披散开来,面巾后隐藏着的是一张不逊色于现代明星的脸。

她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宫女房间了。

一边朝着柜子方向走,一边换下身上的夜行服,很快便不着寸缕。

看到这样香艳一幕的李布,呼吸不由得变得粗重了起来。

与此同时,危机感涌现。

没有任何缓冲时间,黑衣人脱掉衣服后,直接拉开柜门。

她似乎很着急,都没有发觉柜子里多了个男人,伸手去抓宫女的衣物。

就在这时,四目相对。

李布尴尬的打了声招呼,“害,好巧。”

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谁能想到躲在宫女房间,还能遇到黑衣刺客。

女人大惊失色,受到惊吓,张嘴就要叫。

李布哪里可能让她喊出来。

当即贴过去,一手揽住她的后背,另一手捂住她的嘴,将女刺客牢牢的固定在怀里。

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宦官服侍,李布甚至能感觉到女人身上的柔软。

“呜呜呜……”

女刺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露出惊恐的神色,奋力挣扎。

“嘎吱……”

伴随着一阵开门声,两人的身体同时僵住。

李布的反应很快,急中生智,将女刺客拉到了柜子里,连同地面上的黑色衣服也用脚勾了过来,同时关上柜门。

两人的胸口紧贴在一起,急促的呼吸打在对方的脸上,伴随着外面危险的环境,李布的心里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女刺客也知道此刻的情况不能让宫里的人见到,只能暂时忍受和陌生男子紧贴在一起的处境。

外面进来的是两名宫女,她们抱怨着打水的艰辛,还有羡慕娘娘的华贵。

李布注意到两名宫女在谈论娘娘的时候,女刺客的胸口明显剧烈起伏了一下。

他猜测:“难道女刺客是冲着宫里的娘娘来的?”

两名宫女没有走的意思,其中一名宫女道,“娘娘也不知去哪了,只是让我们打水,早知道宫里服侍娘娘如此辛苦,当初就不入宫了。”

另一名宫女连忙阻止,“嘘,小声点,让娘娘知道了,肯定要砍了你的头的。”

李布觉得二人处境尴尬,不由得在女刺客耳边吐槽了一句,“也不知道这娘娘怎么想的,动不动就砍头,肯定生的丑恶,心里才会如此扭曲。”

女刺客挣扎的更加剧烈了。

李布猜测是女刺客是对娘娘的恨意太深,所以情绪激动。

“别乱动,再蹭我就要忍不住了。”

这句话,让女刺客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李布没有注意到。

外面的宫女又谈论两句,就要离开。

这时李布忽然感觉有一个小手朝后摸来。

李布:“……”

女刺客的眼睛不由得瞪大,竟然挣脱了李布的手,忍不住喊了声,“你不是太监!”

好在宫女这时已经离开,没听到喊声。

女刺客身手矫捷,当即抓了件衣服裹在身上,从柜子里逃了出去。

她跑到了景德宫的走廊内,大声喊道,“有刺客,抓刺客!”

李布心里一惊。

女刺客的黑衣服还在柜子里,贼喊抓贼,人赃并获,他这是百口莫辩。

走廊内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后宫到底不是前殿,宫女们都只是良家女,听到有刺客第一反应不是抓人,而是逃命。

外面乱了起来,李布寻找到机会,趁机混入人群。

因为他刚刚已经露过面了,很多宫女都知道他是李幼云带进来的小太监,也没有过多的刁难。

可李布第一次进来,不知道路啊。

再加上比较混乱,莫名其妙的进到了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氤氲缭绕,弥漫着淡淡的水雾,空气中飘散着不知名的花香味。

正对着门的方向,是一扇半透明的屏风,隐约能看到屏风后是一个大池子,里面有个女人的身影。

该不会是来到了娘娘的洗浴场所了吧?

李布当即回头,就要逃出去。

可紧接着,娘娘的声音响起,“慌什么,刺客自有锦衣卫的人去捉,快来伺候本宫沐浴。”

李布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紧张的,脑袋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不敢应答,只是低着头,僵硬着身子,来到了娘娘身后。

娘娘不愉的声音传来,“怎么还不开始?”

李布哪里服侍过贵妃洗澡啊,也不知道应该从何处着手。

难道要帮她擦身子?

看到旁边有一条丝巾,李布拿起来,沾了点水,笨手笨脚的在娘娘的背上擦拭。

光滑柔软的肌肤,比现代人用护肤品喂出来的皮肤还要更加娇嫩。

手指拂过,好像有丝丝电流。

娘娘疑惑的问,“你是新来的宫女吗,怎么如此笨手笨脚的?”

薛贵妃回过头,看到的不是宫女,而是一个小太监。

更加让她控制不住情绪的是,这个小太监她还在不久前见过。

红润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怒意,咬牙切齿喊了声,“原来是你!”

李布看到薛贵妃的正脸时,也怔住了。

这不是刚刚的女刺客吗?

薛贵妃想要喊人。

刚张开嘴,李布就直接跳到池子里了,故技重施,和薛贵妃紧贴在一起,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喊,别喊,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被抓住了,我就把你是刺客的身份抖出来,大家都别好!”

薛贵妃又羞又愤,不停的挣扎,两人在池子里上演了一番龙争虎斗。

不得不说,薛贵妃的身手还是有的,而且身体灵活,要不是李布练过,寻常男人还真就制不住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