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女频言情 > 请王爷接好你的休书

请王爷接好你的休书

冰皮小汤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现代军医颜千夏穿越到古代,成了新婚的燕王妃。但她不得燕王轩辕冥的宠爱,甚至,燕王为了不娶她,被皇帝罚了三个月禁闭。可想而知,他有多讨厌原主。睁眼就遇上燕王大型杀妻现场,颜千夏只能以划伤脸的方式逃过一死。军医系统随她穿越到古代,颜千夏从此在异世混得风生水起。轩辕冥再也没办法掌握她的生死,因为他爱她,却得不到她!

主角:颜千夏,轩辕冥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千夏,轩辕冥 的女频言情小说《请王爷接好你的休书》,由网络作家“冰皮小汤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现代军医颜千夏穿越到古代,成了新婚的燕王妃。但她不得燕王轩辕冥的宠爱,甚至,燕王为了不娶她,被皇帝罚了三个月禁闭。可想而知,他有多讨厌原主。睁眼就遇上燕王大型杀妻现场,颜千夏只能以划伤脸的方式逃过一死。军医系统随她穿越到古代,颜千夏从此在异世混得风生水起。轩辕冥再也没办法掌握她的生死,因为他爱她,却得不到她!

《请王爷接好你的休书》精彩片段

寒冬腊月,北风卷着雪花呼啸。

铁牢一般森冷威严的燕王府,虽然处处都披红挂彩,贴着大红的“双喜”字,但是,燕王府却没有半点新婚美满的祥和之气。

冰冷柴房里,寒风呼呼的从门缝灌进来,颜千夏冻得缩成一团倒在地上,一袭华丽大红嫁衣,皱巴巴沾着泥土,发钗凌乱,她僵硬的身体已经凉透了。

自从花轿抬她进了燕王府,她就被直接关进柴房,三夜两日,水米未进,在第三日的清晨,终于咽气了。

柴房外面,翠丫对着小手喝着白气,趴在窗口往柴房里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头对立在院子里的白袍少年说:“温大人,这个女的好像已经僵了,她都不动了……她是不是死了呀?”

温良是燕王府的管事,燕王的谋士,心腹。

“李婶儿,快把门打开,进去看看王妃还有气儿没有。”

“是,温大人。”

李婶儿打开了柴房的门,没一会儿就慌张的跑了出来,“温大人!王妃、王妃她没气息了,死了……”

温良瞪了李婶儿一眼,她说话的声音就越来越小。

“翠丫,快去禀告王爷!”

翠丫虽然平时都是虎虎的,但是唯独惧怕王爷,“温大人……奴婢不敢去。王爷每次听到别人提起这个女的,他那不声不响的样子可吓人了,眼神好像能杀人一样……”

京都谁不知道,燕王因为不想娶这个女人,被皇上关了三个多月的禁闭。

温良欲言又止,“……算了,我自己去。你们在这儿守着,谁都不能动王妃,记着,别声张。”

温良匆匆离去。

李婶儿和翠丫就守在门外,小声的议论着。

“娘,这个女的出身好像很高贵,她刚进门第三天,王爷就这么冻死她了,我们王府会不会惹麻烦吖?”

李婶儿赶紧捂住了女儿的嘴,“嘘!别乱说话,王妃是暴毙,跟咱们王爷一点关系都没有!咱们的王爷是个心里有成算的人,他既然敢做,自然就能摆平一切的。”

翠丫抓着娘的手,用力的点点头:“嗯!反正我们王府上下齐心,都护着王爷!”

“咳咳……”

柴房里,颜千夏虚弱的咳了两声,挣扎着从冰冷肮脏的地板上爬起来,她醒来已经有一会儿了。

关于这个世界一切的信息,还有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汹涌的朝着她的脑子里来。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哪里才是真实的世界……

她叫颜千夏,是21世纪的人,而这个身体的主人和她同名,也叫颜千夏。

颜家一门忠烈都成了牌位供奉在宗庙里,只剩下颜千夏一个遗孤,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在北境手握重兵的老祖父。

她努力的支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走这件柴房,可是她没有力气站起来,她只是巴望着院子里的两个女人,干裂发白的唇瓣微微的张合着:“水……水……”

好渴,她好想喝水……

呼啸的北风淹没了她的求救声,柴房外的小翠和李婶儿都没有听到了。

“哗啦——”

柴房里忽然传出了声响,一大堆干柴塌了下来……

“娘,娘!你快看,那女的好像在动啊!”

颜千夏挣扎了一下,背上被几根粗粗的柴火砸到了,因为身体早已被冻僵,也感觉不到很疼。

李婶儿赶紧小跑进了柴房,看着王妃被滚落的柴堆埋了,气息奄奄的趴着在地上。

“你……你还活着?”

颜千夏刚刚弄出了声响来,就是为了引起她们进来,她巴望这面善的老妇人:“求求你……水……”

她的嗓子干的冒烟,声音沙哑,每说一个字,她的嗓子都疼的一阵恶心。

李婶儿伸手想去扶她,可是想到王爷的话,她就皱眉头,一脸嫌恶冷睨着她:“王爷有话,我老婆子可是不敢救你的。你这个恶女是自作自受!你痴恋我们王爷,就坏人家大好姻缘,真是欺人太甚!逼婚不成,你居然还下毒!哎,可怜那闵家大小姐知书达理,花朵一般……做作孽啊作孽,你这副黑心肠,真真太狠毒了!”

翠丫躲在李婶儿的身后,吐了她一口口水:“呸!死了活该!”

柴房外传来了一声,“王爷来了!”

颜千夏听到这一声,立即倒抽了一口凉气……阎王爷来了。

燕王一身华贵的夜紫色蟒纹广袍,站在柴房的门口,高大的身躯,让本来就狭小的柴房,都显得更逼仄了。

“她怎么还没死。”

燕王冷冷的质问声,把李婶儿和翠丫都吓得缩着脖子。

颜千夏张了张口,可是喉咙如火灼烧,沙哑至极的嗓音,只能勉强的说了一句,“她……不是我毒死的……”

燕王阴鸷的眸子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继续关着,死了在禀报本王。”

燕王把原主关进了柴房,也不说什么时候放她出来,让颜大小姐心底尚存一丝希望,慢慢的被冻死、渴死。

如今,她眼看着燕王决绝无情的背影,她也没有什么可以期望的了。

颜千夏抬起僵硬的手,颤抖的摸到自己的头发上歪歪斜斜的发簪,拔下来,握紧!

站在门外的温良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李婶儿,快拉住王妃!”

可是已经迟了。

颜千夏握紧了发簪,用尽力气划破了自己的脸。

她闭上了眼,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好疼,真的好疼……

李婶儿不知所措,被王妃的这股狠劲儿给吓到了,“王妃……为什么要划破自己的脸,是不是疯了?”

燕王停住了脚步,回眸。

发簪在女人细嫩的脸颊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嫣红的血从她的脸颊上流了出来。

阴鸷的黑眸狠狠的沉下,这女人对自己尚且如此狠心,何况是对情敌。

温良焦虑的对燕王说:“爷,王妃突发疾病暴毙怕是行不通了,脸上的伤是藏不住的,皇上要是责问起来……”

燕王阴沉着脸,“给她一口水喝。”


温良立即吩咐下去,“翠丫,快去倒温水来,喂王妃喝!”

“哦哦!”

然后,温良走进柴房,迅速脱下了自己的外袍,披到了颜千夏的身上,捂着她。

颜千夏冻僵的身体裹着暖暖的狐裘大氅,再被喂下了一碗温水,她才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男人走过来,高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头顶上传来了燕王冰冷无情的声音,“乖乖去死,本王会给你一个体面全尸。非要活下来恶心本王,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颜千夏回过魂来,勉强的支撑着身体,歪歪的靠着柴堆上,嗓音疼得嘶哑,“燕王,你弄错了两件事情。一,从没见过你,更不可能会痴恋你。求皇上赐婚是我祖父,最终拆你姻缘的人是你父皇。二,我没有理由毒杀闵沉香,毒杀她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真凶另有其人……”

原主颜千夏是刁蛮的大小姐脾气,她从小就讨厌做作的闵沉香。可是颜千夏却不是歹毒的人,她给闵沉香下的是泻药,想让闵沉香在宫宴上献舞的时候出丑。没想到,泻药却不知道被谁偷偷换成了毒药……

可是她解释不了怎么多,她嗓子眼儿疼得厉害,努力的吐完了这段要紧的字,忍不住咳了两声,如火烧一般的喉咙里咳出了血丝的腥味儿:“咳咳……咳咳咳……”

她一边咳着,一边紧张的盯着燕王,但是却看不出男人的表情有任何的动容。

男人的五官棱角分明,刀削斧凿般透着戾气,常年征战沙场,他的皮肤并不像贵公子一般白皙细腻,是很健康的小麦色,英气逼人的斜眉入鬓,一双英俊深邃的眼眸,威严高贵。

燕王大概也就二十出头,但是那沉稳霸道的气场,根本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颜千夏看他无动于衷,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又补充道:“腊月初八的宫宴,那么多的女眷在场,还有宫女,我并不是唯一一个碰过闵沉香酒杯的人……”

燕王冷声打断了她的话:“你们都出去。”

“是,王爷。”

温良最后一个走出去,还顺手把柴房的门给关上了。

燕王寒声问她,“你知道是谁?”

颜千夏裹紧了身上小被子一样的狐裘大氅,歪在柴堆里,扁桃体开始肿起发炎,每咽一下口水都很疼:“……我不知道……你可以去调查……”

她的话没刚说完,头顶上响起了男人冷冷的一声嗤笑:“调查?”

“她……她是你心爱的女人对吧,你也不想她死得不明不白,对吧?”

忽然,男人俯下身,一把提起了她的衣领,像拎着一个破娃娃一样,抓着她的衣襟将她整个人提起来,然后粗暴的往前一拽:“你的心思,果然狠毒。闵氏一门被你姨父举报成了反贼,抄家灭族。整个京都无人敢提及闵家半个字,你怂恿本王去查,是想让父皇知道本王对反贼之女念念不忘,你是希望本王也被抄家,是么?”

颜千夏一怔……燕王府真要是被抄家的话,那她不就得救了?

咳咳……不,她不是这么想的。

她忘了,这个世界和她的世界,是大不一样的。

这个时代,没有人权,只有皇权。一人谋反,就是死全家套餐,甚至还要株连亲朋好友。

谁都不能去查真相,这分明是一个死胡同,绕不出去了啊。她脊背一阵发凉,究竟是谁这么毒,这么陷害她。

“……燕王如果怕死……那我自己去查……”

听到她的挑衅和激将,男人忽然冷笑了起来:“想骗本王放你出去?”

忽然,一只大手扣住她苍白的小脸,粗糙有力的指腹一寸一寸的碾过她右脸蛋那道长长的伤口,声音刺骨冰凉:“除非你死了。”

脸上的伤口被重重碾过,她疼得头皮发麻,猛地倒抽凉气……

男人的手松开了她的衣襟,失去了支撑,她纤瘦病弱的身子如同残败的落叶一般,跌落到了他脚下的泥土里。

她伏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咳咳咳……我刚刚说的都是实话!她真的不是我毒死的,我不爱你,又怎么会为了你杀人呢……”

燕王拂袖离去,锐利深邃眼眸里满是冰冷憎恶,不愿意多看她一眼,更不会听她的解释。

冷风席卷着雪花,从柴房的门扑了进来,寒风似刀,刮着她的脸,右脸血淋淋的伤口,灼烧似的痛……

男人的声音从柴房外,远远的传来。

“把她扔进兰漪阁里关着,不许她踏出院子半步。”

“王爷,把王妃脸上的伤治好是要紧,而且王妃身体虚弱,也需要丫鬟服侍。”

“让她活着,不必把她当成王妃。她要自残自贱,也随她去。就当是兰漪阁里关了一条疯狗。”

“……哦!卑职明白了!”

“准备马车,本王立即进宫。”

“是,王爷。”

颜千夏听着这几句,就明白了,这个阎王爷又不想杀她了。

她猜测,大概是她自毁容颜的过激行为,给了燕王新的灵感。

燕王现在很有可能想把她当成‘疯妇’,关在王府里慢慢折磨。

燕王急着去皇宫,也是为了提前和皇帝报备她发疯自残吧?

那个男人一离开,她过度紧绷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她身体已经开始发烧,嗓子疼,头也疼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任凭着李婶儿骂骂咧咧的过来搬运她,她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或许,这就是个噩梦呢?

睡一觉醒来,她就回到她原来的世界了。

不知道睡着了过去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她依旧浑身发烫。

睁开眼,视野昏暗,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古香古色的暖阁,她人躺在床上,盖着柔软厚实的锦被。

颜千夏绝望地看着头顶上复古的缠丝梨花帐,她怎么还在这里?

嘴里残留着苦苦的中药味,脸上的伤口也被包扎了起来。

应该是已经有大夫来给她看诊了,还有人灌她喝了中药。

她抬手,想摸一下自己的额头的温度,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上食指的指背上,多了一个红色的十字印记。

这是……军医系统植入成功的印记!


颜千夏轻轻的摸了一下这个感应标志,心里默念着:双黄连注射液20ml……

“叮”的一声,就在她左手食指的红十字印记上方,闪了一下绿光。

她把手伸进了绿色的光源里,果然摸出了一支双黄连注射液。

颜千夏喜极而泣……

她是走在世界前沿的C医大的学生,临床医学成绩优异,还没毕业就被X军团选中培养成特种军医。当时C医大和X军团联合开发了一个高端的军医系统,实现了野外无感式伤员检测,手术设备和药物随身存取,甚至还能进行药物成分提取。

但是,这军医系统需要进行脑神经植入,失败的概率是未知,而且有可能会引发未知后遗症。

颜千夏在进行脑神经植入实验的时候就失败了,并且引发了小时候曾经患过的恐血症,尤其恐惧别人的血。

她一辈子都当不了外科医生了,只能做医学研究,勉强当个兽医。

没想到,她移植失败的军医系统,竟然植入了这个世界的颜千夏身上。

她闭上眼睛,用军医系统给自己做了身体检查,然后,系统直接把体检结果,和推荐的治疗方案,直接投影到了她的眼前。

颜千夏大概的看了一眼,接受了系统的治疗方案,所有推荐药品全部点确定勾取。

从系统里取出的药品,是药品库公用的,一旦显示在岗作业,医疗药品都是无限制取用。

颜千夏此刻只希望,她的军医系统是个bug,永远在岗作业,永远不会被限制取药。

一夜过去之后,她的烧退了。

清晨,颜千夏睡在床上,听到了“吱呀”的推门声,就醒了过来。

李婶儿提着一个食盒走进了屋子,捧着一碟馒头就扔到了桌上。

李婶儿冷冷的说:“王妃用膳吧。”

“我想喝水……”

李婶儿没好气的说:“你既然醒着,就自己下来倒水喝,王爷说了,我们都不必伺候你,就当你是条狗养着。”

颜千夏又渴又饿,眼看着水和馒头猛咽口水,只得自己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是没站稳,就扑通一声就倒地上了。

李婶儿冷哼了一声:“能动就好,王妃福大命大,死不了。您就自己慢慢爬过来取吃食吧,老奴还有事儿,告退了。”

颜千夏虚弱的倒在地上,叫住了厉声:“你是李婶儿对吧?”

李婶儿昨天被温大人好一顿训,想到就来气儿:“干嘛,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王爷回来了吗?”

一提起王爷,李婶儿就就更气了,对着她发火:“哼!王爷是不会见你的,此刻……”

李婶儿后面还有话,欲言又止,但是,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颜千夏抬头望着李婶儿,态度诚恳:“那就麻烦你转告王爷,如果他肯和离,他对我做的事情我一概不追究。我不是毒死闵沉香的凶手,闵家被抄家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现在对我的复仇,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李婶儿冷哼了一声,根本就不想帮她坐任何事情,冷冰冰的搪塞她:“王妃的话太多了,老婆子我记不住。”

说完,李婶儿就像是有气没地撒一样,把气都出在了门板上,大力的一甩门。

“砰!”的一巨响。

暖阁的门被李婶儿关上了,锁好。

颜千夏莫名其妙,她招谁惹谁了?

这李婶儿大概是更年期了吧。

她叹了口气,自己拍拍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

嗯,她刚刚那副虚弱的样子,都是装出来迷惑敌人的。

清晨退烧的时候,她就被系统闹醒了,自己给自己打了一管恢复体力的特种队特供的营养针。

她身体还是很虚弱的,努力的撑着身体,迈着虚浮的脚步,跌跌撞撞的走道桌子边上,自己倒水喝。

有点饿,但是不想吃东西。

她一边喝水,一边琢磨着,到底应该怎么解决这个困境……

颜大小姐看起来是被皇帝捧着,被姨父宠着,被众人供着,占尽了强势,但实际上她是孤立无援的。

所以,燕王才敢孤注一掷,为了给他的白月光报仇,刚把她娶进门就要弄死她。

精神好了,她从头到尾的梳理着原主的记忆,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

姨父杜丞相的女儿,颜千夏的表姐杜筱竹。

颜千夏给闵沉香下泻药,其实就是筱竹怂恿的。

十天前的宴会上,颜千夏从大街上买来泻药,在皇宫的走廊里,拦住了给闵沉香倒酒的小宫女。 她就当着那个宫女的面,直接把泻药倒进了的闵沉香酒壶里,还威胁那个小宫女,不能说出去。

没想到,闵沉香喝酒之后当场毒发吐血,表姐杜筱竹胆子小被吓哭,不小心失口揭发颜千夏,在加上倒酒的宫女跪在地上指证颜千夏下毒,一来二去,颜大小姐的罪名就坐实了。

颜千夏回忆起这些事情之后,她为这个世界的‘颜千夏’感到脸红……

这么明显的栽赃,颜大小姐居然一点都没有怀疑杜筱竹?

她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门廊外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

年轻的男人温润如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李御医,你等会给王妃看病的时候小心一些,我们王妃得了失心疯,不仅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别人。王妃还成日妄想自己被害,疯言疯语,不管她说什么话,您千万别相信,也别被吓着。”

颜千夏听到了温良的声音,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又重新回地上去趴好,继续装病弱。

房门的铁锁链子,被打开了,温良和李御医走了进来。

“王妃怎么倒在地上,翠丫,快去把王妃扶起来。”

“是,温大人。”

颜千夏被翠丫从地上扶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小心眼儿的翠丫,趁着她病弱,还故意欺负她,用尖尖的指甲掐她手臂上的嫩肉。

颜千夏疼得一阵发怵,回头瞪了翠丫一眼。

这小丫头仰着脸,挑衅的用鼻子对她“哼”了一声。

确认过眼神,没错,是故意的。就等着她发作,哦,不对,是‘发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