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新婚夜病秧子过于主动

新婚夜病秧子过于主动

丝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婶婶答应的手术费,从小寄人篱下的苏安夏,答应替堂姐嫁给一个快要死的废物。原本,她是抱着当活寡妇的心思嫁过去的,可新婚之夜,她竟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压在墙上。此人身材健硕,没病没痛,苏安夏以为家里进了贼。岂料,这就是她如假包换的老公穆容景。说好的将死之人,不仅十分健康,还是之前强占她便宜的混蛋。一时间,苏安夏在穆家地位直升!

主角:苏安夏,穆容景   更新:2022-08-19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安夏,穆容景 的武侠仙侠小说《新婚夜病秧子过于主动》,由网络作家“丝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婶婶答应的手术费,从小寄人篱下的苏安夏,答应替堂姐嫁给一个快要死的废物。原本,她是抱着当活寡妇的心思嫁过去的,可新婚之夜,她竟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压在墙上。此人身材健硕,没病没痛,苏安夏以为家里进了贼。岂料,这就是她如假包换的老公穆容景。说好的将死之人,不仅十分健康,还是之前强占她便宜的混蛋。一时间,苏安夏在穆家地位直升!

《新婚夜病秧子过于主动》精彩片段

深夜的医院,走廊一片寂静。

苏安夏拿着巨额缴费单在病房门口徘徊,犹豫了许久,她才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婶婶,我可以嫁进穆家,但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外公急性心梗需要做搭桥手术,她虽从小跟着外公学中医,可对于这种急性的临床手术却没有办法。

尤其是二十万的手术费!

“什么要求?”

“我需要三十万……”

苏安夏这话还没说完,背后突然伸过来一双大手,用力将她拽进了旁边的病房里。

啪嗒一声,房门关上了。

房间里一片漆黑,空无一人,她被男人健硕的身体抵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男人似乎在隐忍什么,喘息声粗重异常。

苏安夏害怕极了,她本能的反抗、推挪,可下一秒钟,她的双手就被禁锢在了头顶。

“不许乱动!”男人语气压抑的吼了一声,带着些许不耐烦的情绪。

黑暗之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感受到他强壮炙热的身躯。

她害怕到了极点,却不敢大声尖叫,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她战战兢兢的问:“你…你是什么人…”

男人没说话,如鹰般锐利的黑眸,死死的盯着她,散发着危险的讯号。

他现在因为被药物控制了精神,用最后的力气克制着自己的欲望,但是女孩身上的味道让他越发崩溃。

苏安夏感受到了男人的不寻常,她似乎闻到了一股莫名的味道。

她可以帮他的……

可是没等她说话,一阵刺痛传来,伴随男人难捱的沙哑声音:“我会对你负责的……”

苏安夏浑身一颤,痛得说不出话来,目光憎恨的盯着那张模糊的轮廓,内心涌起了满满的恨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抽身离开,他一边穿衣服,一边柔声询问:“你叫什么名字?”

等了半天,没有任何回应,借着窗外银白色的月光,他才发现,原来女孩已经在病床上昏睡过去了。

他慢慢靠近女孩,想看清楚女孩的面容,谁知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找,他刚喝的酒有问题,肯定跑不了多远……”

男人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外面那些人来者不善,万一暴露了女孩的身份,后果不堪设想,意识到这一点,他迅速离开了病房。

男人离开没多久,苏安夏便醒了,起初她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直到下?身疼痛感袭来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被人侵犯了。

苏安夏心里既愤怒又委屈,泪水无法克制的涌出眼眶,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最可恶的是,她连那个恶贼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

苏安夏哭了很久,心里更是乱糟糟的,直到准备离开时,她才发现手心里攥着一块玉佩……

这玉佩,肯定是刚才那个恶贼不小心落下的!

她心里一阵痛恨,用力地握紧拳头,骂了一句王八蛋,之后,狼狈的逃出了病房!


苏家在海城算不上名门贵胄,但地位也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在攀上穆家这颗大树之后,将来的发展绝对不可估量。

当然,如果不是穆家二少爷身患重疾,以苏家在海城的地位,绝对是高攀不起的。

苏家现在的当家人,是苏明州,也就是苏安夏的二叔,自打他十年前接管苏氏后,也算是不负众望,把家族生意搞的有声有色。

苏安夏在婚礼前夕被接近苏家,一进门,她就被屋里极尽奢华的装饰给惊到了,在乡下待了十年,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华丽的房子。

偌大的客厅,光可照人的大理石地面,华丽的垂钻水晶吊灯,精美的家具,这一切都透露着别墅主人尊贵的身份。

由此可见,现在的苏家,早已今非昔比了。

她们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一个濒死之人,现在要让她代替嫁到穆家,一方面能拉近关系,一方面还不用亲生女儿去受罪,打的好算盘。

佣人王妈看见苏安夏这幅没见过世面的表情,态度极不友好的说:“苏小姐,你先在这里等一会,老爷夫人马上就回来了。”

苏安夏看出了王妈眼里的瞧不起,刚要开口。

正在这时,楼梯口方向传来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苏安夏,真没想到,有生之年我们居然还会再见面!”

苏安夏闻声抬头,只见一抹倩丽的身影,正顺着旋转式楼梯台阶缓缓走下来。

虽然十年没见,但苏安夏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她就是苏紫妍。

一袭白色蓬松连衣裙,妆容精致,长发及腰,脖子上戴着价值不菲的钻石项链,她宛如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一样,盛气凌人。

“苏安夏,这次若不是要你回来冲喜,你一辈子只能待在乡下,当一个无知的乡巴佬!现在你既然回来了,我希望你能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你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你只是一个扫把星。”苏紫妍第一眼看到苏安夏,心里就嫉妒疯了,这女人明明在乡下待了十年,为什么却出落的如此美艳,就算是一身地摊货,也遮掩不住她身上那股子绝美的气质。

苏安夏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鹅蛋脸,桃花眼,五官精致小巧,皮肤白皙,是个耐看又令人惊艳的美人。

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苏紫妍都嫉妒这张娇艳的脸,只要有苏安夏在,她永远只能充当黯淡无光的绿叶。

苏安夏虽在乡下生活了十年,但也不是好惹的主,面对苏紫妍的刻薄,她并没有生气,反而淡漠的笑了笑:“谁家的疯狗在乱叫,真是一点教养也没有。”

十年前,父亲意外车祸身亡,母亲失踪,她在苏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任人欺辱的日子,直到后来被诬陷毒害爷爷,才被赶出苏家,当年的恨,她从未忘记过。

要不是为了救外公,她这辈子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再踏进苏家的大门了。

苏紫妍没反应过来苏安夏这话是什么意思,跟着说道:“你也说是疯狗了,怎么可能会有教养!”


苏安夏噗嗤一声笑了,她看着苏紫妍,一副嘲笑她傻,却又不点破的表情。

苏紫妍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她恼羞成怒的吼道:“苏安夏,你说谁是疯狗?”

“谁在叫,我就说谁喽!”苏安夏笑着说。

“你……”苏紫妍被气得火冒三丈,随即抬手往苏安夏脸上扇去:“你这贱人,看我不好好教训你……啊…疼…”

苏紫妍的手在半空中被截住,紧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苏安夏抓住苏紫妍的手腕,摸准一处穴位,用力一按,苏紫妍就疼得受不了了:“快放开我……”

苏紫妍想挣扎,可手腕实在太疼了,她根本动不了,直到看见门口走进来两个人影,才委屈的哭喊道:“爸,妈,快救我,苏安夏要杀了我。”

苏明州和宋丽云正巧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他们看见宝贝女儿被人欺负,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苏安夏见状,识趣的松开苏紫妍,无辜的说:“我…可什么都没做……”

她装得好无辜。

宋丽云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欺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正准备开口骂苏安夏时,被苏明州一个眼神吓的闭上了嘴巴。

苏明州是个做大事不拘小节的人,他一心只想着苏家的利益,岂会因为这些小打小闹坏了自己的大事…

苏明州不仅没有骂苏安夏,还反过来把苏紫妍数落了一顿,接着态度温和的说:“安夏,你跟我来一下书房,我有话跟你说。”

“嗯!”

苏安夏跟在苏明州身后上了二楼,进了拐角处的一间书房里。

苏明州先是客套了几句,接着又打起了同情牌,说什么替嫁冲喜这事不是他所愿,但实属无奈,希望苏安夏能原谅自己之类的话。

苏安夏并没有相信这些鬼话,当年苏明州为了争夺苏家的财产,没少和父亲起争执,再加上苏明州婚内出轨,与宋云联手赶走了原配妻子和女儿,对于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她丝毫没有一点好感。

“二叔,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只是和苏家做了一笔交易,你们出钱救了我外公,我替苏家做点事是应该的,这样咱们就两不相欠了。”苏安夏淡淡的说。

她刻意撇清了自己与苏家之间的关系,自打十年前被赶出苏家之后,她就没打算再认这门亲戚了。

苏明州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见苏安夏态度冷漠,又刻意撇清和苏家之间的关系,他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沉默几秒,他转身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锦盒,慢慢递到苏安夏面前。

苏安夏愣了几秒,不明白苏明州这是什么意思?贿赂她吗?

苏明州抬眼,见苏安夏一脸的不知所云,于是说道:““这是你父亲的遗物,我一直想交给你,可惜没机会,现在我把它还给你。”

苏安夏心里如惊涛骇浪一般,久久无法平静,关于父亲的一切,都是她内心深处无法忘却的美好与温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