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宿主杀疯了

宿主杀疯了

慕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杨水娣没想到阴差阳错绑定了“女德培训系统”,人生都被控制了。她必须按照原有的剧情发展,做一个贤良淑德温柔体贴的好女人……杨水娣脑袋里一对问号,自从她记事了之后,就从没有和温柔沾过边,如今不仅让她温柔,还让她面对出轨的丈夫体贴贤淑,这是不爱吧……这绝对不是真爱。

主角:杨水娣,胡大诚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水娣,胡大诚 的武侠仙侠小说《宿主杀疯了》,由网络作家“慕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水娣没想到阴差阳错绑定了“女德培训系统”,人生都被控制了。她必须按照原有的剧情发展,做一个贤良淑德温柔体贴的好女人……杨水娣脑袋里一对问号,自从她记事了之后,就从没有和温柔沾过边,如今不仅让她温柔,还让她面对出轨的丈夫体贴贤淑,这是不爱吧……这绝对不是真爱。

《宿主杀疯了》精彩片段

杨水娣有点烦,她被禁锢在这个倒霉女人的身体里已经有半个月了。那个自称“女德培训系统”的狗东西,在最初的交流之后就变得悄无声息。

它在威逼杨水娣往前走,杨水娣只回了它一个字。

“滚。”

什么叫女德培训系统,言简意赅地讲就是把她这个宿主培养成完美遵守三从四德的好女人,从本质上教育好她这个“极端女权”主义者。

杨水娣:呵呵。

她现在还整不明白这玩意想要干嘛,暂且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

根据系统传给她的资料,她这次是要做个出力不讨好的后妈,原主嫁过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年纪也比原主大了接近三十岁,一条腿还是瘸的,出来拜堂的时候都是颤颤巍巍要人扶着。原主纯粹是被硬卖过来的,只因她的弟弟在外吃喝嫖赌欠下一大笔的债务,恰巧原主长了张还不错的脸,这不就被卖过来当了个现成的妈!

这老男人也不是个好东西,压根就没拿原主当个人看待,成天非打即骂,自从嫁过来后原主身上从来没有一块好肉。好不容易怀上孩子,还被老男人的儿子硬生生踢掉了。

就这样她每天在这还是兢兢业业地伺候丈夫,拿两个孩子当自己亲生的对待,被打得半死还感激涕零,觉得是丈夫救了自己弟弟,她理应好好伺候丈夫。

结婚三年一天好日子都没有,等丈夫意外死了,她主动接下照顾那一对还没成年兄妹的事,丝毫不计较自己曾经被活活打死的流产。其他亲戚上门把他们赶出去,她就一个人打三份工还去歌厅卖唱供两个孩子读书。

她的好心有好报嘛?那必然没有,对两个孩子整天低声下气地讨好,还得救济隔三差五上门要钱的弟弟,谁知长子成年后第一件事就是和她这个耻辱划清界限,自己拍拍屁股走了还把妹妹丢下。

等功成名就回来也只接走了妹妹,两个白眼狼对照顾自己长大的原主没有一点感激,反而认为她自甘堕落出去卖唱丢人。

徒留原主一个人年老色衰孤苦无依,就这最后还宽宏大度的原谅他们,自己远走他乡。多年后两鬓斑白才被继子接回,没活几天与世长辞。

在继子继女的痛苦之中,收获了“美好圆满”的一生,被“风光大葬”,从此人人都称赞继子孝顺懂感恩,给原主送了贞节牌坊,说她勤劳忠贞,自此happyenging!

杨水娣:这可真是美好的故事。

她从莫名其妙来了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消极怠工,只要系统不吱声她绝对不睁眼,就在这里可劲耗,看谁耗得过谁。

等她被锁了接近一个月之后,系统终于绷不住了:“宿主,请尽快投入人物,接替原主按照原来的轨迹走下去,完成原主美好的一生。”

杨水娣正想反对,谁知系统直接宣布“适应期结束,现在开始剧情。”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杨水娣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就看到一个穿着长马褂,模样不过十四五的男孩朝着她的肚子狠狠撞过来:“我爹只有我和妹妹两个孩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想生我爹的孩子?!”

男孩又高又壮,相比之下天天被打骂还有无数活要做的杨水娣显得过分瘦弱。眼看着男孩就要踢过来,杨水娣也顾不得地上脏,就地一个打滚灵活躲开,小男孩明显没想到她还会躲!这卵足了劲的一脚踢空了,当场他整个人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连后脑勺也磕在坚硬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杨水娣爬起来看着他愣怔的模样,半点没有去扶的想法,只是捏着手帕擦了擦自己不存在的泪水:“明儿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摔坏了脑子可如何是好?”

胡成明那摔的是眼冒金星,好不容易缓过来,就听到了他最讨厌女人的声音,愤愤不平爬起来咬着牙,怒视杨水娣:“你为什么要躲!”

“明儿这说的是什么话呀?你父亲都年近四十了,才有了我肚子里这一个孩子,那当然是稀罕得紧了。我要是不躲,明儿刚刚不小心撞到我身上,这孩子没了,可如何是好呢?”

杨水娣用手帕遮住嘴角的冷笑,想着原主没了孩子,不仅不去告状,反而还为这个小混蛋遮掩,说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才掉了孩子。

那个病歪歪的老丈夫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就听说孩子没了,那自然是气急之下,对她又打又骂,第二天还把自己给气得倒在了床上,这一场病又没扛过去人也就没了。

胡家人又理所应当地把这个罪责硬生生安在女主的头上,说她是个不吉祥的人,自己的孩子保不住,还克死了丈夫。偏偏罪魁祸首也这么说,半点愧疚感都没有,还辱骂原主,怨恨她,都是因为她身体太差了,才连两脚都没受住。

“我爹有我和妹妹,不需要你的这个孽种!”胡成明生气的时候两只眼珠都凸出来,看起来相当可笑。他咬着牙,今天听到底下人说爹老来得子肯定最疼爱,到时候这家里,不就没有他和妹妹的位置了吗?

“明儿何苦自己骂自己呢?”杨水娣毫不生气,依旧是笑语盈盈的模样。

“我呸,你不要脸,五百钱的出身有什么资格生......”胡成明一句话还没说完,脸上突然被杨水娣狠狠地来了一耳光!

他一个不察,嘴里顿时被血腥味充斥着,眼前金星四转。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却见杨水娣慢条斯理擦着自己掌心。她这一把是用了巧劲,打得小王八很疼,又不会留下痕迹。

“嘴巴这么不干不净,是你那死了成灰的亲妈没好好教育你吗?”她眉头一挑冷笑道。

“你觉得我五百钱出身,那你知不知道,你妈还是三百钱的出身,连我都不如呢。”

这还真得感谢系统给的金手指,让她看到了胡成明和胡成雪的妈,也不过是胡大诚花三百大洋买回来的贱奴才。

呵,都是奴才出身,谁比谁高贵?这么算下来,这两个畜生也不过是一百五十钱嘛。真不知道谁给他们这么大的勇气,对着原主吱哇乱叫。

“你说谁的妈是三百钱!你不要脸,你凭什么说我妈!”

“不要脸,你来来回回就只会这一句话吗?小畜生。”

“你......你......”胡成明气得脸色铁青,一身肥膘都止不住地颤抖着,看起来相当的可笑又滑稽。

“怎么,觉得没人配生你爹的孩子?告诉你吧,我肚子里这个,还真不是你爹的种。”杨水娣眼珠一转,突然有了个很缺德的想法。

她一手撑着腰,慢悠悠地走到胡成明面前,无视对方铁青的脸色,缓缓弯下腰凑到他耳边。

“我和你说吧,我肚子里这个,是外面野男人的种。就你爹?呵,走个路都要颤两下,你觉得他还能弄大我的肚子吗?”

杨水娣挺起身子,原主本就属于妩媚的那种长相,偏偏她自己整天低声下气,把自己弄得一身小家子气,不三不四的可笑。

现在她仰起头,张扬的容貌宛若初升朝阳,眼里的嘲讽让胡成明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哎呀,谁让你爹老眼昏花相信我呢,等我生下来,你以为还有你们两个的活路吗?”

她故意说话只留一半,剩下的全都留给胡成明来想象,想必有底下那些人不停地教唆,他的想象力一定非常丰富。

“我打死你这个女人!”

胡成明攥紧了拳头,怒吼一声冲着杨水娣的肚子就撞了过去!

他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就知道她肚子里面这个耻辱不能留下来!等把那个野种弄掉了,他就去和爹说,把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沉潭!浸猪笼!!

杨水娣一见火候差不多了,立马转过身往着胡成明的房间跑,可巧遇上几个丫鬟朝这边靠近,

杨水娣立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中迅速含上了泪水,声音里带着无限的凄楚与哀怨,那些感情仿佛随着她的泪水一起决堤,随之响起的还有她绝望无助的求饶声。

“明儿你就放过我吧,我肚子里怀的也是你的弟弟呀,你为什么非要置他于死地?难道是我这个继母当真不合你心意?如若这般,你让老爷送我一根绳子上,吊死了也干净,何必要对着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下手呢?!”

胡成明这些年被惯的骄纵蛮横,亲娘死了之后,这府里压根没人能够收拾住他,他又是唯一的儿子,胡大诚对他那也是格外的宽容。

她往地上一跪,顺势抱住胡成明的腿,胡成明毫无防备,杨水娣头上的发簪恰到好处狠狠戳上了他脆弱的地方......

胡成明面色一白,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偏偏杨水娣还像是完全没有觉察到一样,又是磕头又是求饶......

“你给我滚开啊!!”疼痛让胡成明五官都变得扭曲起来。拳头更是像雨点一样,不断地落在杨水娣身上。

他还没注意到那边已经有人去找了管家,怒上心头就朝着杨水娣依旧平坦的腹部,再次狠狠地踢了过去!

然而,谁也不知这个忙着沉浸在哀伤中的女人是如何再次躲了过去的,他这一脚踢空又是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后脑勺磕在地上,冲击力磕得他眼冒金星,女人则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样,在一声尖叫之后,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这下所有人都赶紧围过来,手忙脚乱,把昏迷不醒的杨水娣往房间里面抬,胡成明捂着脑袋晕晕乎乎,话都说不出来。


胡大诚对这个花五百大洋买回的老婆压根不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和买个其他东西并没有区别,好处还是算听话懂事,比一般的奴才还好用。

现在听到杨水娣又有了身孕,自然是更加的喜不自胜,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年纪还没老呢。

杨水娣根本没晕过去,不过是躺在床上懒得睁眼,外面还传来胡大诚骂儿子的声音,系统有点着急了。

“宿主请按照原来的剧情发展,放弃自己的孩子,做一个以一心一意对待继子的好后母,遵照原主设定。”

杨水娣:“我没病,谢谢。你凭什么让我放弃现在肚子里的那块肉,去照顾那两个咬不熟的小白眼狼?”

更何况肚子里这个她也没准备生下来。

“宿主不要固执,请按照原有的人设进行,原主喜欢孩子,是一个心甘情愿为了孩子奉献出自己一切的好女人。”

闻言杨水娣冷笑一声:“说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她喜欢孩子,那为什么自己肚里面的孩子无辜死了?可她丝毫不生气,反而还帮着继子?又为什么不爱护好自己孩子的生命?难不成只有继子的命才是命?她的孩子就不是一条命了吗?你到底是按照什么来评判的?”

系统明显被杨水娣这一番话弄懵了,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话,杨水娣干脆直接不去搭理,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才睁开眼睛。一双迷茫的大眼睛充斥着不安,看到胡大诚那衰老的背影时,眼中竟然流露出深深地眷恋,虚弱地抬起了手:“老爷......”

胡大诚心里正烦躁,听到这话回过头,原本想训斥两句打断他说话的杨水娣,可是想到杨水娣还怀着孩子,只能硬忍下自己的怒火:“醒了啊,你感觉怎么样?”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跪在地上的胡成明就叫嚷着跳了起来:“爹!她亲口和我说孩子不是你的!她和外面野男人勾勾搭搭,给你戴绿帽子,你怎么还维护她啊!”

“孽障,你给我闭嘴!”

当着屋子里这么多下人的面,胡成明一口一个他被戴了绿帽子,气得胡大诚脸皮都在哆嗦。

杨水娣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他再清楚不过,这个女人从进了胡家开始,压根都没和其他男人说过一句话!

“爹你不能被她外表给骗了!她刚刚还打我耳光,还有头上的簪子扎我,你看看我脸,你看看啊。”胡成明现在都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他把自己的脸给胡成明看,想着上面肯定有个硕大巴掌印。

胡大诚强忍着心里的怒火瞥了一眼,只见儿子白白胖胖的脸上,别说是巴掌印了,连个红印子都没有!

再想想刚刚管家说,丫鬟们都看到了,大少爷对着杨水娣拳打脚踢,气的他话都有点说不清了。

“我看你脸上好好的!什么都没有!”

杨水娣眼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才颤巍巍地举起手,艰难地从床上下来,跪在胡大诚面前:“老爷,明儿他只是一时冲动,他年纪小,说话不顾头尾,你就不要责怪他了。”

杨水娣泪水涟涟的模样,简直让胡成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气死他了,现在他后脑勺摔得两个包还在作痛呢,可偏偏那是其他人都看到了,是他抬了腿之后,这个臭女人才晕倒在地上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爹也不相信他说的话,看起来底下人说得没错,等她肚子里那个小畜生出生了之后,这个家里更没有他的位置了!

见到胡成明发火,杨水娣明显颤抖了一下,紧接着蜷缩在床脚,顶着胡大诚的目光抽泣着开口:“老爷,你就不要责怪明儿了。”

她顿了顿,看着胡成明心里嗤笑一声:“他只是觉得老爷年纪大了,老来得子难免会对小的疼爱些,若是将家里财产都留给了我腹中的孩儿,他与雪儿就什么也没有了。”

说完之后,她像是极为害怕地看了眼胡成明,又抽泣着开口:“明儿......也是担心老爷的身体,他担心老爷身子不好,无法让我受孕,这才,这才一时口不择言。”

胡大诚最讨厌什么?

当然就是有人说他年纪大了!

结果现在这话是亲儿子说出来的,而且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岂不是在说他年纪大了,活不了太久?还是在说他老糊涂了?

小小年纪,还在说他不能人事?!

“混账东西,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老子的身体再不好也不用你来为我准备后事!”胡大诚一生气就拼命地咳嗽起来,干枯的老手不停捶打着胸口。

系统在杨水娣脑子里拼了命地叫着,杨水娣理都不理,只是跪着死死抓着胡大诚衣角:“老爷,你也说句话啊,我的孩子是不是你的,老爷心里当然清楚。水娣自知身份卑微,可也从不敢做对不起老爷的事!”

说着她回过头,泪眼朦胧,一副哀哀欲绝的模样看着胡成明:“大少爷,您行行好不要气老爷了吧,到底他是您的生父,您不能因为老爷身体不好,就......就说老爷快要入土了啊!”

杨水娣唱作俱佳,胡成明平日里就是蛮横无理,这话说出来压根没有人质疑。毕竟这个大少爷,自从胡大诚娶了杨水娣之后,背地里也没少乱说......

胡大诚这一下是真的气狠了,白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杨水娣会让他就此晕了嘛?

那当然不行!

学着胡大诚平日里对待原主的方式,她伸出手,借着衣服的遮掩,趁所有人都不注意,用藏在袖子的针猛地扎在胡大诚身上!!

胡大诚一蹶的弹起来!整个人晕头转向,脑袋被气得嗡嗡作响,还没来得及反应点什么,胡成明凶神恶煞地扑了过来......

“你,你血口喷人!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你为什么冤枉我?!”胡成明快气疯了,他跳起来张牙舞爪地就朝着床上杨水娣扑去。咬牙切齿地骂着,一张肥美的脸上五官都因为愤怒而挤在一起,瞧那副的模样,哪里像是一个15岁的孩子?简直就像是一头要咬死人的野兽啊!

那边杨水娣见状连滚带爬地躲到胡大诚身后,死死抓着胡大诚的衣角,看起来像是在求饶,实则是不动声色地将这老头子推出去当个挡箭牌,就算那小王八蛋扑过来的也绝对伤不到她。

“明儿,不,少爷,求求你就放过我腹中的孩子吧,我发誓,孩子绝对不会和你争夺家产的,这也是你未来的弟弟呀,你就这么狠心,一定要他的命吗?!”

她说完低下头,哀哀欲绝地哭了起来:“老爷,您行行好救救我吧!知道您疼爱大少爷大小姐,可这也是您的亲骨肉啊,我发誓,若是老爷不喜欢,待到生下孩子,我自愿向老爷求一纸休书,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求这个孩子!”

胡大诚一边让人拦住儿子,一边还要被杨水娣哭得头也疼,听到这话更是气得脸色铁青:“说的什么混账话!我胡家的后代,你还想带着跑了不成?”

这话也难怪,前头那位成婚几年肚子都没动静,好不容易生下一儿一女还福薄病死了,他这一脉人丁稀少,好不容易又盼来一个还差点被弄掉了,怎么能不心疼?他是不会心疼杨水娣那五百大洋的贱命,但是稀罕她肚子里这块肉啊!

胡成明想不到这么多,看着爹的态度越发愤怒,竟然是咬着牙连胡大诚都怨恨上了:“好啊,难怪别人都说有了后妈有后爹,你现在是巴不得没我这个儿子对不对,恨不得把我和妹妹一起赶出家门才满意!”

好巧的是他这话刚说完就被听到动静赶来的胡成雪听到了,这个穿金戴银的大小姐当场脸色发青,在一看那个后娘正抱着她爹的腿,爹拦住了哥哥不让打,心里更信了五分,整个人都快要气疯了,一把推开身边的丫鬟就同样扑过去:“贱女人都是你勾引我爹!我爹现在都说不要我们两个了,你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不是我爹,你早就被卖到见不得人的地方了!”

她一把上去就抓伤了胡大诚的脸,可怜胡大诚前面一双儿女都在和他厮打,后面一个杨水娣死死顶着不让他后退。他一边顾忌着原配的孩子,一边向着杨水娣肚里的种,进退两难狼狈不堪,嘴里乱糟糟的解释又解释不清,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管家,管家!赶紧把大少爷和大小姐带走!”胡大诚实在招架不住,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把他憋死过去,等到管家和底下人终于把一对兄妹拉开的时候,他已经脸色苍白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时才注意到脚边的杨水娣,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把她也带下去,以后没什么事,就不要出现在明儿和雪儿面前了!”

这时候她脑子里那个系统又开始响了起来:“剧情已经出现严重偏差,请宿主化解父子间的误会,用爱感化继子。”

“宿主挑拨离间的行为,已经与女德标准严重偏差,还请尽快回归剧情,不然将会有电击惩罚。”

杨水娣嘴一撇,压根没有听话的意思。很快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她脑袋就如同被重锤狠狠地敲击一般,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体也是摇摇欲坠。

这一下疼痛毫不含糊,杨水娣咬着牙受下,在别人看来她只是挨了打又受到这么多的惊吓,看起来脸色格外不好而已。

身边跟着伺候的丫鬟把她扶起来,谁料刚刚走到回廊,立马变了脸色干脆利落丢下她的手。

杨水娣一个不妨,脚步踉跄了几下,幸好扶住了旁边的柱子才站稳。

“您还真是身娇体弱,有了孩子之前也不见这样子,老爷现在不在这里,装出这么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可也没人稀罕你。”

丫鬟一噘嘴,竟是一副瞧不起的杨水娣的模样。

“你就自己回去吧,我手里事还多着呢,可没那个时间跟在你身边伺候。”丫鬟一脸的厌恶,甚至还在身上用力擦了擦自己的手。

杨水娣抬眼看了看这个丫鬟,她叫翠儿,一心想着攀高枝做姨娘,谁知胡大诚年纪大了,压根就没有这个心思。再怎样也是白费心机,于是就把一腔怨恨全部发泄到了原主身上。虽然跟在旁边伺候,但是平日里她自己才像个主子一样。

又觉得是原主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一心献媚缠住老爷,现在看到她怀了胡大诚的孩子,那心里更是怨恨至极。

没有直接把她推倒在地上已经是顾及着孩子了,哪里还肯给她好脸色看?

不过,杨水娣可完全没有这个顾忌。

“翠儿,你这是已经拿自己当正头姨娘对待了啊。”她坐在栏杆上,缓了缓自己的精神。等着被电击之后的疼痛下去不少,她才抬眼看着已经准备走的翠儿冷笑出声。

“以为自己是谁啊,还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呢?”

翠儿最讨厌什么?

最讨厌有人提起她娘勾栏的出身!她转过头怒视杨水娣,手里帕子甩得想要起飞了:“你又比我好的到哪去?爹是酒鬼,弟弟是烂赌鬼,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觉得自己肚子里多块肉了不起?”

她都快恨死杨水娣了,怀孕了还天天留在老爷身边,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擅长狐媚勾引人!

“是啊,可是谁让我肚子里有块肉,你肚子里注定了没有呢?”杨水娣笑着起身,她缓步走向翠儿,还特意摇着自己的腰肢,一副娇滴滴的模样。

眼见着翠儿一双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恨不得咬下来她两块肉的表情。

杨水娣嫣然一笑。

她一把抓住翠儿的头发,先是狠狠地一下用力撞到墙上,紧接着强迫翠儿抬起头,啪啪啪的几个耳光子招呼了过去,直打的翠儿那张原本还算清秀的脸,脸皮紫胀嘴角都给她活生生打破了。

这个歹毒的丫鬟,原主小产之后她不仅不照顾,反而以原主弄脏了被子为由,让这个身体虚弱的女人自己在院子里打冷水,彻夜的清洗被褥。

等到原主累趴下了还要嘲讽几句,后来在原主被胡家亲戚为难的时候,在旁边添油加醋,更是凭空捏造说原主和外面很多男人都不清不白,之前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

直逼着原主跪在胡大诚灵堂前让人扒光了衣服羞辱......

一想到剧情里面那些事,杨水娣下手更狠了,又连着撞了两下再一脚踢到翠儿胸口,眼见她已经软绵绵地滑倒在地上,才转过身哭着往胡大诚那边跑,边跑边喊:“老爷,老爷救命啊,翠儿要杀了我啊!!”


胡大诚那边刚刚让人请大夫来看看他脸上的伤,一杯热茶还没有喝完,就看到杨水娣披头散发地捂着肚子跑进来,刚到他面前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紧紧抱着胡大诚的腿。

“老爷救救我啊!”

“你这又是怎么了?又要闹哪一出?!”胡大诚现在真的是一个脑袋两个大,那边两个孩子还在吵着要死要活,她这边又是在做什么?!

“老爷啊,翠儿爱慕老爷已久,想要给老爷做小妾,她看我不顺眼,就要撞掉我肚子里的孩子,求求老爷给我做主啊!”

她越哭越伤心,突然的像是一口气没上来,白眼一翻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胡大诚这下可顾不得自己头疼不疼了,吓得“蹭”一下站起来,赶紧扶住杨水娣:“大夫!赶紧去把大夫找来啊!”

过来的大夫也是胡家常用的人了,对内宅的事向来不问不管,胡大诚对他非常信任。

大夫给杨水娣把完脉后脸色还算好看,收起医药箱说道:“胡老爷放心,太太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加之身体孱弱才晕倒过去。腹中胎儿还算得上强健,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如此甚好,麻烦大夫了。”听到孩子没有事情,胡大成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床上的杨水娣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如同出水莲花一般柔弱不能自理的唤了声:“老爷。”

胡大诚本意不想搭理她,奈何看她还怀着身孕,免不了耐心的宽慰几句。谁知这时候被打的晕头转向的翠儿也跌跌撞撞地跑来了,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老爷,太太她发疯了,她要打死奴婢啊!”

胡大诚现在是一听到吵闹就烦,当下一拍扶手站起来:“哭哭哭,一个个都在哭!这都是什么事,成何体统啊!”

一见胡大诚发火,翠儿的声音立马小了下去,拿出手帕抽搭搭地擦眼泪:“太太她抓着奴婢的头发往墙上撞,还打奴婢耳光,把奴婢的脸都打破了!她就是嫉妒,嫉妒奴婢得到老爷的喜欢,她怕她怀孕后留不住老爷,让奴婢出了头!”

说完还抬起头,露出自己被打破的脸颊。杨水娣下手是一点都不留情,打的翠儿现在脸颊红肿,头发都给她硬生生地薅掉了一撮,现在的模样看起来真的是惨不忍睹。

“杨水娣,你......”胡老爷回头刚刚想发火,却看到杨水娣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看着翠儿的目光也都是畏惧的神情。身体蜷缩在被子中,单薄的如同一片落叶似的,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再对比一下翠儿的生龙活虎,这怎么看都让人没办法相信,杨水娣能把翠儿打成这样!

更何况杨水娣平日里那么的柔弱温顺,怎么可能动手打人!相反的,翠儿想要做姨娘,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了,她仗着自己模样姣好,平日里在胡家也没少耀武扬威地使唤别人。

如此一来,胡大诚又有点怀疑了,他目光在两个人之间不断地扫视着,这时候杨水娣弱弱的开口了:“翠儿,我知道你想做姨娘,我也说了,现在我身子不好,不能伺候老爷......只要老爷喜欢,你迟早都能够被抬上去,你为何要苦苦相逼?一心要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想要取代我的位置呢?”

“我呸,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分明是你嫉妒我,你就是个五百钱买来的下人!”翠儿呲目欲裂,要不是胡大诚还在这里,她说什么也要上去抓烂这个女人的脸!

“我......我知道自己出身卑贱,所有的一切都是老爷赐予的,哪里又能够痴心妄想?”说着她抬起头,眼里的脉脉情意让胡大诚很是受用。

“你......!”翠儿还想说话,可是杨水娣突然坐起来,目光悲伤地看着翠儿。

“我知道你年岁渐长心急,但是,你也不能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啊。”她突然话锋一转,对着胡大诚说:“老爷想要收谁,我本是不能置喙,可是翠儿她先前觉得老爷对她不够好,早已经转头跟老爷身边的来福好上了!如此的女人,怎么能够伺候在老爷身边呢!”

一听杨水娣这么污蔑自己的名声,翠儿当场跪不住了,她想要争论,可是杨水娣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他们两人私相授受,私底下往来不知多少次了!翠儿房间里,还有来福送她的手镯!”

“你,你胡说,我和来福哥清清白白,我们根本没有像你说的那样!”

翠儿着急忙慌的为自己辩解着,但是声音已经有些中气不足了。

之前是想过要为自己另外找一个依靠,但是这个事情做得非常地隐秘,更何况两人只是口头上的多说了几句话,互相送了些礼物!

胡大诚目光冷冷的注视着翠儿,丫鬟有点心思他能理解,但是想要给他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那必不可能!

等到下人们从翠儿房间里,找出来那一对水头不错的翡翠镯子时,翠儿就知道一切都完了。她只能够不停地尝试为自己辩解:“老爷......老爷我和他没有越雷池的举动,老爷......”

很显然胡大诚不会再相信她的话,都已经收了别人的东西,还想着来勾引他,东西都已经收了,那再说两个人之间没有私情就毫无说服力。

他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着,那些褶子更是一层叠着一层,羞辱感油然而生,最终重重的一拍桌子:“管家!把她和来福都带下去,关起来!”

翠儿一听身子顿时吓软了!

关起来,和准备悄悄地处死她,压根没有任何的区别!

要知道,这个时候宅子里弄死一个丫头,压根不会有人在意!就算是上面知道了,都不会多问一个字!

“杨水娣!杨水娣你害我,你不得好死!老爷你不能听她的话啊,奴婢对老爷忠心耿耿,都是她杨水娣陷害我!!”

被拖出去的时候翠儿还在不断地哭喊着:“老爷,你不能这么心狠,奴婢是真心仰慕老爷的奴婢,在老爷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一样,求求老爷开恩,留奴婢一条命吧,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都是死人吗?!还不赶紧把她的嘴堵上!”胡大诚脑仁生疼,连看着杨水娣的脸色都没有那么好了。

她被拖得渐行渐远,求饶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

杨水娣则是一副很害怕的模样,低头捂住了自己的脸。

不捂住不行啊,她怕自己眼里的冷光,脸上的笑容再也遮掩不住。

那个来福也不是个好东西,当初扒光了原主的衣服,又逼迫女人跪在灵堂前的人就是他。

前世他们两个人,就是这样一套羞辱法来对付原主,那这一次就让他们两人死在这个法子上面,如此也算是公平对待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