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八零与糙汉致富

重生八零与糙汉致富

萝卜排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秦蜜识人不清,直到被害身亡时才发现,那个在外面被广为称赞的继母,才是害了自己一辈子的人。只可惜,她没有机会再给自己报仇。上天开眼,秦蜜重活一世。再归来,她不仅要找伪善恶毒的继母报仇,还要手撕仇敌,把那些绿茶和白莲花统统处理干净。扫清一切障碍后,秦蜜要和薄至诚好好过日子。前世亏欠他,今生她要生出那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主角:秦蜜,薄至诚   更新:2022-08-19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蜜,薄至诚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八零与糙汉致富》,由网络作家“萝卜排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秦蜜识人不清,直到被害身亡时才发现,那个在外面被广为称赞的继母,才是害了自己一辈子的人。只可惜,她没有机会再给自己报仇。上天开眼,秦蜜重活一世。再归来,她不仅要找伪善恶毒的继母报仇,还要手撕仇敌,把那些绿茶和白莲花统统处理干净。扫清一切障碍后,秦蜜要和薄至诚好好过日子。前世亏欠他,今生她要生出那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重生八零与糙汉致富》精彩片段

秦蜜前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和薄至诚好好过日子,生孩子。

死之前,得知真相的她,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

前世她受人蛊惑,错把伪善当真情,又紧闭心门,不肯接受薄至诚的爱意。

最终导致胎死腹中,也害了自己一生。

再睁开眼,秦蜜看着被烟熏得漆黑油腻的拱形屋顶。

屋顶中心孤零零倒悬着一只,表面覆了一层黑油的灯泡。

轻轻一嗅,似乎又闻到了那令人厌烦的土腥味和焦油味。

伸手一摸,发现她竟是睡在铺着牡丹蝶恋花炕单的土炕上。

她记得后来自己开酒楼赚钱之后,就把土炕扒了,换成了床!

秦蜜吓了一跳,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一眼看到挂在拉灯绳旁的日历:1980年7月28号。

她脑子轰的一下炸开,心怦怦跳着,努力消化着自己重生了的事实。

她记得,这个时候的她,刚知道自己怀了孕。

薄至诚也才来提过亲。

当时她不乐意做继母,一气之下割了腕。

在秦蜜愣神的时候,门外忽地响起她爸秦宏昌的吼声:“丧风败俗的东西,还敢用割腕威胁人,惯得她,必须嫁!”

话音一落,秦宏昌一脚踹开虚掩的房门,正要发作。

忽地看到坐在炕边的秦蜜语气坚决清冷:“我嫁!”

秦蜜的一句“我嫁”,把随后进来的秦父贾宏昌和继母贾贤淑均吓了一跳。

刚刚准备好的说辞,一时哽在嗓子眼,只能生生吞下去。

当着秦宏昌的面,继母贾贤淑忙换了副笑脸,忍着恶心拉着秦蜜肉乎乎的手问:“蜜蜜,你刚受了伤,肚子里还有小孩,得补一补。想吃什么就说,妈帮你做。”

别看秦蜜又高又胖,偏偏和她亲妈长了一模一样的狐媚子脸,贾贤淑多看一眼都嫌恶心。

刚刚愣住的秦宏昌一听这话,火气立即上来:“她做了丢人现眼的事情,还好意思补身体?”

如果不是因为重活一世,秦蜜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细心贴心的后妈,竟是满肚子的豺狐之心。

只要想到上一世,就是她,伙同她的亲生女儿,害了自己一生不算,还往自己的后心捅了十几刀。

秦蜜就恨不得生嚼她的每一块肉。

忍着想掐死这个伪善女人的冲动,秦蜜把自己的手,从贾贤淑掌心抽出来:“我不饿。妈,你当初说,要帮我把这些年赚的钱都存起来,以后嫁人了再还给我做嫁妆。现在可以给我了。”

贾贤淑总觉得秦蜜割腕之后,看她的眼神总让人心里发毛。

没想到她一睁眼就要钱。

哪有钱?

怎么可能给她钱!

贾贤淑轻咬下唇,一脸为难地扭头去看秦宏昌。

秦宏昌的脾气上来了,立即骂道:“这么多年你吃家里的喝家里的,为的是家里的饭店干活,哪来的脸要钱?”

秦蜜才不管这个,她一屁.股重新坐回炕沿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你们不给钱也行,我不嫁了。以后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拜托爸妈好好养着吧。”

说到这里,秦蜜冲他俩诡异一笑,就连唇边的一对酒窝,都显得炫目摄人。

“反正我都这样了,这辈子指定没男人要。为了有个依靠,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二毛,三毛,四毛,五毛慢慢出生,反正咱家是开饭店的,多养几个孩子,不是问题的哈。”

看秦蜜竟是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出来了,秦宏昌气得抡巴掌就要往她脸上打。

秦蜜则是反手拍掉他的手,瞪着他道:“爸当年对着我亲妈的遗体起誓,要好好养我成人,现在你们竟然连我的工钱都想私吞,就不怕村里人戳你们脊梁骨吗?”

一句话,顿时唬地秦宏昌说不出话来。

气得秦宏昌只能扬起巴掌打人。

这时,秦家的门被敲响。

“有人在家吗?我是薄至诚!”


薄至诚!

重活一世的秦蜜,看到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薄至诚时,只觉得后心口狠狠一疼。

她忘不了上一世的自己,和薄至诚结婚时的心不甘情不愿,也忘不了他们两个短短半年的婚姻生活里,几乎连话都没怎么讲过,更谈不到互相了解。

对于薄至诚身边的一双儿子,上一世受到继母蛊惑的秦蜜,对两个无辜的小孩厌恶至极,几乎没给过他们好脸色,更加谈不上好好照顾小孩子了。

以至于后来的秦蜜,落了个刻薄寡情和恶毒后妈的名声。

尤其当她肚子里的亲生骨肉意外没了时,秦蜜发现薄至诚看自己的眼神更冷了。

沉浸在痛苦中的秦蜜就在那时提出了离婚,薄至诚同意了。

如果不是因为死亡那天,偷听到了贾贤淑和秦艾的谈话,可能她至死都不会想起这个男人。

此时的薄至诚,才从军队退役不久。

他面容刚毅线条硬朗,一双浓眉入鬓,英气逼人。

他上身穿了件基础款白衬衫,高高挽起来的袖子,露出一截古铜色的粗壮小臂。

衬衫的下摆扎进军绿色的裤子里,腰上围了一圈棕色的牛皮腰带,脚下则蹬了双绿色帆布胶鞋。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总爱穿军装。

一进门,薄至诚就把手里拎着的,装在尼龙兜子里的苹果,往前一递,道:“叔,婶,听说蜜蜜身体不舒服,我特地过来看看。”

准姑爷都上门了,秦家哪好意思继续争吵。

秦宏昌和贾贤淑连忙收起一身的戾气,努力堆起笑脸,热情招待薄至诚坐下说话。

不过,从进门后开始,别看薄至诚说话不多,可是他的视线,却始终落在秦蜜身上。

秦蜜身形又高又胖。

身量比一般的农村同龄女孩近乎大了一圈。

好在秦蜜天生一副好相貌,哪怕长得虎背熊腰,脸蛋依旧小巧精致,但凡见到她的人总要感叹一句:如果瘦下来,一定是个大美人。

秦蜜也想过瘦下来,不过每次她刚下定决心减肥,继母贾贤淑总会以各种理由,给她塞各式各样的美食。

那些美食的诱.惑实在太大,就像钩子似的,秦蜜哪里扛得住,于是身材渐渐往变形的路上越走越远。

见秦蜜只是杵在那里盯着薄至诚看,贾贤淑连忙催促一句:“蜜蜜,至诚来看你了,快坐下陪着说说话啊。”

秦蜜是想坐下去的,不过她低头时,恰好看到自己手腕上缠着的白纱布,一时空气都变得尴尬了许多。

秦蜜手腕上的纱布,是在不久前因为拒婚割腕,留下的伤疤。

这时候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落在自己的手腕上,秦蜜反而大方地把手腕举起来,微笑着道:“很多时候,人只有死过一次,才能想通很多事。”

紧接着,她凝视着薄至诚的眼睛,神情真挚地说道,“薄至诚,我想好了,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肚子里有别人的孩子,我嫁。”

见秦蜜一口答应,薄至诚被镇住了,耸起的喉结微微滚动,原先想好的话,这会儿尽数吞进肚子里。

本来他是想着,如果秦蜜真为拒婚割腕自杀,自己不妨告诉她真相,再等她做决定。

毕竟自己就是胎儿的亲爸!

可现在,秦蜜竟是答应了。

她答应了!

现在见秦蜜看着自己时,那双极为真挚的眼眸,薄至诚忽然改了主意。

“你要是愿意的话,咱们把结婚需要用到的东西准备好,尽快办场酒席。你嫁过来后,家里的大小事情都由你来做主。这是我的存折,里面的钱不多,都交给你保管。”

薄至诚说话的时候,真从口袋里掏出一本红彤彤的邮政储蓄存折。

一旁的秦宏昌和贾贤淑都要惊呆了,秦宏昌满目的惶恐,连连说着不能要。

贾贤淑则妒忌地要命,这死丫头,也配管钱?!

秦蜜却一点不含糊,笑呵呵地把存折接过去:“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刚刚妈还答应我,要把我这些年攒的工钱,都拿给你做嫁妆呢。”


要嫁妆的时候,秦蜜扭头看着贾贤淑,笑地格外甜美:“妈,我从学校毕业后一直在咱家的饭店干活,按照一个月36块钱来算,从高一那年十月份开始,到现在一共在家里干了2年零7个月,所以我的工资一共有1116元。现在把这1116元钱给我吧,我好拿钱跟至诚去置办结婚要用的东西。”

秦蜜的一句话说完,把贾贤淑气了个仰倒。

当着薄至诚的面伸手要,他们还能反对吗?

面对秦蜜的强势要钱,贾贤淑一脸尴尬地尝试拖延:“家里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现钱,不如再等几天?”

不管怎样,先慢慢拖着,这就是贾贤淑目前能想到的战略。

秦蜜却一脸促狭地问了句:“妈不会把钱都拿去补贴娘家了吧?”

“怎么可能!”

被踩到尾巴的贾贤淑立即否认。

这一刻,她的脸上火急火燎,只能为难地朝贾宏昌脸上看过去。

贾宏昌要脸,尤其当着薄至诚的面,他当即端起一家之主的威严,道:“把钱给她。”

有了贾宏昌的命令,贾贤淑就算再憋屈,也只能咬着后槽牙道:“好,明早给你。”

秦蜜笑地眉眼弯弯:“好的。”

接着,又对薄至诚道:“至诚,明天你有空吗?咱们一起去买结婚用的东西吧。”

薄至诚点头说好。

秦蜜想了想,又说:“把两个孩子也带上吧,我想看看他们。”

上一世听说那两个孩子,一个考上了清华大学从文,一个考上了军校从武。

不过后来考上军校的老二薄子善,因打架斗殴落了个终生残疾。

为了给他治伤,薄至诚变卖家产四处求医,就连原本考上清华的老大薄子慕,也因忧思过度,整日昏昏沉沉坠河而亡。

“好。”他答应了。

薄至诚要离开的时候,秦蜜自告奋勇送他出门,实际为了找寻机会可以和他私底下聊两句。

秦蜜家坐落在秦家庄村东头。

前些年,秦宏昌租借了村口马路边一处不到二十平米的房子,趁着政策宽松,悄悄开起了小饭店。

薄至诚家在村西头。

从秦家到薄家,差不多得横穿整个村子。

和薄至诚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秦蜜暗暗想着,上一世的自己为什么就没能仔细了解身边的男人呢?

那时候的她,心思被贾贤淑的花言巧语蒙蔽,不管贾贤淑说了什么,她都认为是对的。

好在重活一世的秦蜜,终于知道什么人才是自己最该珍惜的。

于是她再一次和薄至诚强调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刚刚也看到了。有人坑我害我,我绝对不会手软。不过,如果有人对我好,我也会加倍奉还。你如果能看上这样的我,咱们就在一起。”

“放心,以后有我护着你。”薄至诚薄唇轻启,再看向秦蜜的时候,眼神里满是灼灼的亮光,甚至堪比夜空中的星星。

这样的眼神,是秦蜜之前从未见过的。

她和薄至诚对视的时候,不由觉得心跳慢了半拍,暗暗自恋地想着,莫不是自个刚刚的样子太帅,惊艳到他了?

这时候,躲在不远处的柳树下,暗暗盯着这一切的秦艾,看着他们郎才女貌并肩而立,恨得她把手边的柳树叶都捋下来一撮。

该死!

明明是烂透了的贱人,凭什么还有男人要她!

秦艾气呼呼地回家后,正遇到贾贤淑躲在屋里,清数刚刚借来的毛票。

见四下无人,秦艾的眼底尽是恶毒:“妈,你干嘛答应秦蜜和薄至诚的婚事!秦蜜那样的,就配嫁给流.氓地痞,活该受穷一辈子!”

想到薄至诚高大壮硕的身形,和刚毅俊朗的外表,秦艾就嫉妒地发狂。

这个男人虽然家境贫寒,可他长得帅啊!

她才费力设计让秦蜜的初恋迷上自己,又设计下药,搅黄了他们的婚事,怎么秦蜜扭脸就找了个更帅气强壮的男人?

不行,绝对不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