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别想我会爱你

别想我会爱你

江南的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逼替嫁,黎悦不敢有丝毫怨言,看到名义上的丈夫陆北朝那嫌弃的眼神,黎悦深知这场婚姻就是场灾难,她只盼着尽快结束。在陆家的这些年,谁也没有将她当做少夫人,她也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做着做卑微的佣人。

主角:黎悦,陆北朝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悦,陆北朝 的武侠仙侠小说《别想我会爱你》,由网络作家“江南的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逼替嫁,黎悦不敢有丝毫怨言,看到名义上的丈夫陆北朝那嫌弃的眼神,黎悦深知这场婚姻就是场灾难,她只盼着尽快结束。在陆家的这些年,谁也没有将她当做少夫人,她也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做着做卑微的佣人。

《别想我会爱你》精彩片段

黎悦坐在床上,忐忑不安。

暮色渐浓,村里偶尔有鸟禽叫声,更显寂静,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已入睡,对黎悦而言这却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从繁华的都市一路奔波来到日后的新家,除去她一身染着泥土的婚纱与木门上的大红喜字,看不出一丝新婚夜的气息。说不委屈,那是假的。

可黎悦还是静静的坐在床上,听到轮椅划动的声音,她慌张地坐好身体,屏气凝神。

轮椅的声音由远及近。

黎悦的身躯微微颤抖。

她的目光却不受控制地,从他锃亮的皮鞋,黑长裤,黑色衬衫,一点点移到那张冷漠的脸上。

他比想象中更英俊,却也更加冷酷!

即使坐在轮椅上,气势却不减,那双冷酷逼人的黑眸让人难以直视。

原来传言并不假,一场车祸摧毁了他的骄傲与家族继承权,只能在这小小的村落里养伤。而陆苏两家一直有婚约,苏家舍不得宝贝女儿嫁给这种人,于是就想到了家里的佣人,黎悦。

替嫁的代价是会给她妈妈三十万医药费,她无法拒绝!

黎悦深吸气,想到两人的命运都是如此的悲惨,不由对他多了一分同情,慢慢起身,去扶他的身躯,温言细语:“我扶你上床休息吧。”

“呵......”她似乎听到他冷笑的声音,随后一股大力反扣住她的手腕,黎悦失重,猛地跌落至他的怀里,接着温热的唇就粗暴地贴上来。

她睁大了眼睛,而吻她的男人深冷的眸里没有一丝温情,甚至是粗暴地敲开她的唇齿,他的气息干净清冽却也猛烈,黎悦平时第一次如今与男人亲密,不由微微颤抖,却闭上眼努力去接受。

下一秒她却被豁然推开,一屁股坐在地上。

逆光看着她的男人高高在上,嘲讽阴冷的语气:“既然不愿意,就滚回你的苏家做你的大小姐!”

“我,我没有。”他眼底的厌恶刺痛了她,黎悦轻声解释:“我只是第一次,不太习惯。”

第一次?他黑眸底的玩弄更甚,资料上苏家大小姐玩的要多开放就多开放,现在反而装起纯情来了。

男人双眸阴骘。

若不是需要一场婚姻演给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人看,他怎会容忍这样的女人靠近自己。

黎悦抿唇,站起身,朝着他的俊颜靠近。

他的面容妖孽,近看也毫无瑕疵。

她紧张的闭上眼,去寻他的唇,男人却忽然出声:“扶我上床。”

黎悦心一松,扶起他上床,只是期间她明显感受到他藏在衬衫下强有力的肌肉,不由出神,即使多久未锻炼,肌肉也不会消失吗?

“还愣着做什么?你这么着急,不就是为了现在吗?”陆北朝深如古井的眸子凝视她。

黎悦没想到他都这样了,竟然还可以?

“可不可以,你一会儿不就知道了。”男人似乎能看穿她的心思。

她面上一窘,轻声温语道:“我先去洗个澡,一天没洗了,很脏。”

他沉默,她就当作是默认,去烧水洗澡了。

龟速洗完,天已经黑了。

等她换上睡衣回到床边,男人已脱下衣服,闭着眼睛不知睡没睡。

黎悦心里有丝庆幸,轻手轻脚地上床关上灯。

她刚刚钻进被窝里。

一只修长宽厚的手就扶上她的腰。

瞬间,黎悦浑身僵硬,该来的,还是要来......

他的气息灼热,洒在她的后颈,黎悦浑身紧绷,等着男人下一步的动作。

不知过去多久,她感到他呼吸变得均匀。

这是,睡着了吗?

黎悦瞬间松口气,紧绷情绪放下,劳累了一整天,她终于沉沉睡去。

......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棂洒在男人英俊得鬼斧神工的脸上,他抬手挡了下阳光,从床上起身,被子滑落,八块腹肌展露无余,荷尔蒙气息爆棚。

陆北朝穿好衣服,自主下床。

若旁人见了,定会诧异,他的双腿修韧有力,完全不像瘸了的模样。

这个乡下的小二楼并不大,一圈下来,陆北朝并未看见黎悦身影,唇角一抹冷笑。

这时一个男人敲门而进。

穿着朴素的男人对他毕恭毕敬:“四爷,您的身体康复的差不多了,是否要回去了?真没想到,二少竟然出手如此残忍,兄弟手足,他却设置车祸想置你于死地!”

若不是当初陆北朝反应迅猛,恐怕现在早已经是一具尸体!

他腿确实受伤了,干脆将计就计来到了这么一个偏远的小村子,为了让他们以为他真的瘸了,从而放松警惕。

陆北朝面色冷酷,眸底冰冷的潮水翻涌。

即使坐在轮椅上,骨子里散发出的气场却依旧宛若帝王,沉冷出声:“他们现在怕是开心的不得了,我也不介意让他们多开心一会儿。等着他们露出马脚,届时,再平定陆家!”

陆六点头,又疑惑地看了一圈:“嫂子呢?还没有起来吗?”

他嘴角勾起一抹嗜血冷笑:“跑了。”

陆六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当初是苏家求着和陆家联姻的,现在,您一出事,苏家就着急撇清关系,一字不提。但老爷子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这苏大小姐若是跑了,苏家,在江城再无出头之日!”

“让人去查,若真跑了,按家法处置。”陆北朝淡漠慵懒的嗓音,眼神却冷。

陆六马上点头。

陆家家法,非死即残啊。

他推着陆北朝往村子最深处走,这里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每日他们都会在这里进行晨练。

如今,陆北朝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

两个小时后,陆六重新推着他回去,未入大门却已闻到香味。

陆北朝拧眉,进入院子,只看见木桌子上摆了几样早餐,薯饼,皮蛋粥,小菜,还有女人忙里忙出刚端出来的豆浆。

她额头黑发湿了,俏丽的面颊白里透红,阳光下,黎悦看着他展颜一笑,还有几分羞赧:“抱歉,发现家里没有柴火了,出去捡树枝花了一点时间,不过正好刚刚做完了。”

陆北朝好看的唇微抿。

黎悦注意到他身后的男人,便打招呼:“这是你的朋友吗?”

陆六赶紧道:“嗯,我是他的朋友,嫂子你喊我小六就可以了。”

“嗯嗯,那坐下一起吃饭吧,正好我做的有多的。”黎悦过来推陆北朝,随后坐在他的身旁,陆六却不敢乱来,看了眼陆北朝得到同意才坐下。

陆北朝看着一桌热气腾腾的菜。

她竟然......是去捡树枝烧火做早餐了?


.“你怎么不吃啊,是不是我做的不合你的胃口啊?”女声有些紧张地传来,陆北朝转头就对上那双清澈如海水波光粼粼的眼眸,“你有什么喜欢的,我现在去给你做。”

“不用,凑合着吃。”他淡漠回答,端起粥,轻嗅便知无毒,刚晨练完,他确实饿了,大口吃起来。

黎悦准备的早餐有多的,不过三个人的战斗力很不错,都吃完了,陆六更是对她赞不绝口,主动地去洗碗。

院子里就剩下黎悦与陆北朝。

“我发现家里的菜不多了,等会儿我去买点菜吧。”黎悦莹润的眼眸望着他,“你想吃什么?还有,我发现家里也没什么零食,我带一些回来,还是做给你吃?”

他沉默了两秒,才冷酷开口:“你自己看着办。”

黎悦小鸡啄米般点头,走出了家,虽然这个新婚丈夫似乎不太喜欢她,她也并不爱他,但既然已经嫁过来了,她还是会努力处理好他们的关系。

陆小六洗完碗筷出来,已经对黎悦刮目相看:“四爷,您不觉得这个苏家千金和资料上的不一样吗?一般千金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却没想到居然会下厨!”

陆北朝深黑的眸扫过他,精致的薄唇溢出阴冷的声音:“一点小手段罢了,做的也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陆六刚刚可是看见他来这里后第一次吃的不少呢!

陆北朝朝门口看了眼:“调查一下。还有,她去买菜了,你跟着她!”

“好的,四爷。”

......

这边黎悦跟菜市场的大妈口舌之战,以优惠五块的价格拿下了最后的大骨头。

她心情很好,边走边想等会儿回去后,可以炖个骨头汤,陆北朝不是腿受伤了吗,吃什么补什么......

“真可怜啊,嫁给了个瘸子,后半生哦,怕是就这么毁了,这不是活守寡吗?”忽然一道难听的声音忽然传来。

黎悦下意识看去,一个妇女正在家门口吃着饭,眼神正带着怜悯地盯着她,黎悦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自己。

“您在说我?”黎悦蹙眉。

“是啊,你这小姑娘长得还挺人模人样的,还这么年轻,你老公也不能人道,你是怎么看上他的?难道他家里很有钱?你可不要这么见钱眼开!”

“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黎悦忍着不悦。

大婶十分不悦,陆北朝来到这里,大家都知道,但是他整个人阴森森的,大家都不敢来往,了解也不多。

现在媳妇如此难找,没想到来路不明的瘸子居然找到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自己儿子反而还打着光棍。

她昨晚就心理觉得不平衡了,对那个阴森的怪人她不敢说什么,如今好心教育这个小丫头片子,她竟然还敢跟她顶嘴!

大婶语气讥讽,唾沫横飞:“我也都是为了你好!这为了钱委曲求全,以后男人肯定也会出轨找更漂亮的小三的!好男人你不要,非要一个瘸子,真是白瞎了眼睛!”

语气里的酸意掩饰不住。

“您这么说,难道是有过经验?”黎悦看她越说越过分,不能再忍了。

大婶脾气唰的一下上来了:“你胡说什么呢?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还狗咬吕洞宾了?咋啦?你那瘸腿老公昨晚上睡你了?”

如此大嗓门,黎悦只觉得一阵难堪,目光直白冷淡地注视大婶:“好心还是恶意,你心里清楚。若是你女儿在路上被人这么说,你会不会上去狠狠抽那人两巴掌?”

她眼神直勾勾盯着她,大婶真有种对方会马上给自己巴掌的感觉,身躯一颤,马上又扯着嗓子道:“我女儿能和你这个送上门给人睡的贱货一样?我女儿可是企业高管,追她的人也都是富翁,个个都要给十万彩礼各种金饰,我都没同意呢!我看,那个瘸子最多也就给了你五万块打发吧,真是廉价,呸!”

黎悦俏脸紧绷,苏家没提彩礼的事,是陆家没给还是私藏了呢?她不从得知,只是当下她自然不会让人侮辱自己的丈夫:“两个人在一起却最重要的是感情而不是金钱,只要两厢情愿,我愿意陪他东山再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话说的倒是好听,那你倒是说说啊,他给了你多少彩礼,几金啊!哟,”大婶眼尖地发现,“你这手上连个钻戒都没有,还真是送上门的陪睡货啊!”

黎悦下意识收紧手。

“我女儿要是这样,我直接打死算了,没点眼数的东西,一个瘸子也嫁,这不是疯了吗?白养了那二十年,还不如在娘胎的时候就直接掐死!”大婶死死抓住这一点拼命羞辱黎悦。

“大清已经忘了,你这种人怎么还活着?人家都是裹小脚,你却在这里裹小脑!没错,我老公是腿瘸了,但不代表他这辈子都站不起来!而某些人,脑子有问题,一辈子都是个坑!”黎悦大声说。

“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老公,否则,我一定不会轻易原谅你的!”

冷冷丢下这句话黎悦离开了,大婶被震慑得好一会儿才回神。

......

家里。

陆六已经原封不动把黎悦的话有声有色地说给陆北朝听了,男人深邃幽静的眸底掠过讶异。

“四爷,我感觉这个苏家大小姐,真的跟传闻里完全不一样!”陆六激动。

“哼,谁知道她是不是在演戏。”陆北朝冷酷地说,唇角却又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磁性嗓音低冷:“把东西拿来。”

陆六意外。

虽然陆北朝惜字如金,他却心知肚明是要什么。

只是,这是认定黎悦了吗?

“四爷,要不先处一段日子再说吧,现在是不是有点早了?”

“我这个位置,要不要让给你来坐?”陆北朝薄凉的眸让人不敢直视。

陆六心一惊,“我马上去。”

等黎悦提着菜回来,就见陆北朝坐在院子里,他一身纯黑色的休闲装,矜贵清冷。

梧桐树叶悠然落下,惊鸿一瞥间,他英俊的面孔宛若妖孽,迷人得让人移不开眼。

黎悦看呆了眼,只觉得若陆北朝若是进娱乐圈绝对秒杀一众流量小生!

“过来。”他墨黑的眼眸扫过来,精致的薄唇轻掀。

黎悦乖乖放下菜走过去。

只见男人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盒红色繁复纹路的盒子,一看便知名贵。


“这是什么?”

“你的彩礼。”他嗓音淡漠随意。

黎悦惊讶地睁大眼,对上陆北朝那双深黑的眼眸,心跳漏了一拍。

她缓缓打开,红色的布上,五金整齐摆放,此外还有一个翡翠玉镯,绿意极佳,水色莹润,绝对是上等材质,另外,一张银行卡静悄悄躺在旁边。

陆北朝垂眸,女孩的神色收入眼底,她是苏家大小姐,这么点东西,怕是不会看上眼,但无人知,这手镯乃百年古董,是曾经的杨贵妃戴过的,价值连城!

“谢谢你,你对我太好啦,老公。”黎悦本以为他是不上心的,谁知其实一切都准备好了,不由多了几分感动,对他露出一个明媚的微笑。

黎悦对他伸出手,“你可以给我戴上手镯吗?”

“得寸进尺。”陆北朝高冷地道,看女孩眼巴巴的模样,却还是拿起给她戴上。

黎悦抚摸玉镯,很开心:“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对啦,那我们这段时间的吃穿用度我就用这个卡刷啦。”她拿起银行卡,“可以吗?”

阳光明媚,她眼底的笑容温柔动人,陆北朝漆黑的凤眸掠过什么,转身离开,不再看她,只丢下一句:“随便你。”

两小时后,卧室。

陆北朝处理公司的事务,正在视频通话,高层们看着他身后的老房子,白漆都有些脱落了,格外破旧,桌椅也都是木质的,年代感久远,都有些难以言喻。

陆北朝却丝毫不受影响,冷酷犀利地解决了事务。

他修长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忽然身后有人过来抓住他的轮椅。

“老公,饭菜做好了,我们吃饭吧。”软糯嗓音传来。

陆北朝睁开冰冷的黑眸,看见视频里大家多彩缤纷的脸,直接挂了电话,“嗯。”

那些人八卦的欲望顿时被打断,但不影响纷纷去找陆六询问。

四爷居然真的结婚了!

对象还软软糯糯的,和四爷形象天南地北啊!

......

院子里,一阵飘香。

她做了蒜苗炒蛋,清蒸蒜蓉虾,红烧肉,还有一份骨头汤。

“老中医都说吃什么补什么,以后我多给你炖点汤。”黎悦给他盛汤,陆北朝淡漠嗯了声,就听她继续说:“我还听说朋友说,其实,神经受损,只要坚持做康复训练,其实很大几率可以站起来,我跟她学了学,等会儿就给你试试吧。”

陆北朝神色微变,嗓音冷淡磁性:“我有主治医生。”

“可他也没法天天来看你嘛,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以后,我会坚持给你做康复训练的,只有坚持才能看见效果的呀。”黎悦清澈的眼眸散发坚定的光芒。

陆北朝想拒绝,却说不出口。

罢了,懒得浪费口舌,反正,康复训练其实也很累,她大概也只是一时兴起,坚持不了多久。

吃饱后休息片刻,黎悦就推他进卧室,进行康复训练。

他坐在床上,黎悦给他按摩腿部,却发现一丝异常。

隔着单薄的衣料她能感受到他紧绷的肌肉。

就像上次感受到他的身躯一般。

“怎么了?”磁性嗓音响起。

黎悦喃喃:“你受伤后应该很久没动了吧,但我怎么觉得,你的肌肉似乎一点没消。”

陆北朝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说瞎话:“我身体好。”

“......好吧。”黎悦也不懂是为何,干脆抛下疑惑,认认真真地给他按摩。

女孩的小手顺着他的小腿一路往上,按摩力度适中,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来,陆北朝盯着她,这样的按摩很消耗体力,没一会儿她额头就出了汗。

对于陆北朝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陆北朝开了口:“就到这......”

“这才刚刚开始呢。”

黎悦看着他:“可以脱裤子吗?”

陆北朝:“......”

“这样才更有效果。”

人家都这么说了,扭扭捏捏的,成何体统,陆北朝深吸几下,随她去了,柔软细腻的手掌跟他的肌肉相触,那种奇异的感觉更加猛烈。

结束后,陆北朝第一时间去洗冷水澡。

而出来后,陆北朝收到陆六的电话,出门与陆六碰面。

“四爷,我按你的吩咐,去调查了这个新娘。她果然不是苏家大小姐。”陆六十分生气:“而是苏家的仆人,黎悦!可恶,苏家真是胆子太大了,居然敢拿一个仆人来糊弄你!”

陆北朝面色一沉,腿上似乎还残留女孩的温度,阴冷的声音溢出,带着地狱的气息:“苏家,真是好样的!”

“我现在就去找苏家!苏家这样敷衍我们,是该让他们尝尝教训了!”

陆北朝却神使鬼差道:“暂时别去。”

陆六愣住:“那四爷,你是另有打算?”

“嗯!”

......

“小贱蹄子!”

馊青菜,烂鸡蛋,纷纷朝着黎悦的头上砸,黎悦狼狈不堪,浑身发冷,气愤不已地看着门口的大婶,正是早上羞辱她的人。

“你别太过分了,我招你惹你了吗?”黎悦咬牙,十分愤怒。

大婶在村里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了,气焰十分嚣张,以骂人出名,几乎没人敢惹她,而黎悦不过是个来路不明的瘸子的媳妇罢了,居然都敢骂自己!

她憋着一股子气了,这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日后岂不是要踩到她头上来?

一筐子的烂菜都朝着她砸去:“我是看你和你那个瘸腿老公可怜,好心给你送菜,小贱人,不好好跪下来感谢我?”

“啊!”脏烂的菜从她头上纷纷落下,黎悦觉得难堪又愤怒极了,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这个大婶却愈发恶意相对。

她瞥见门口的棍子顺手拿起就朝着空地一打!

“嘭!”声音很大。

大婶被吓一跳。

“你们太过分了,我敬你是长辈,你却毫无长辈模样,给我滚!你要是再来,说这些话,别怪我不客气!”黎悦大声吼道。

大婶还真有一瞬被她凶狠的模样吓到,但很快反应过来,身边还有自己儿子呢。

此刻,大婶的儿子正盯着黎悦俏丽的小脸,狼狈的模样更让人心生爱怜,他眼底恶心的贪欲不加掩饰的流露出来。

“小美人,别生气,我妈也是关心你们啊!”他一把抓住木棍,笑得极为淫荡。

黎悦看他如此猥琐的笑,愈发反感,“你们滚,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别再出现我眼前!”

“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大家都是街坊邻居的,你还这么年轻,你老公不能人道,想想就难过啊,”他步步紧逼,眼神邪恶,“不过,我心肠好,随时可以帮你。”

烟臭味袭来黎悦恶心的差点吐出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