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现实版的灰姑娘

现实版的灰姑娘

可乐玉米饼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她是龙骨大陆最有名最优秀的少女风水师,只是她错算了自己的命运,没有预料到有朝一日她竟会重生,作为现实版的灰姑娘。继母和妹妹的恶毒手段她已经了解了,如今还想拿她当原主那样的软柿子捏,怎么可能,分分钟逆袭她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主角:盛芳菲,顾凌生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芳菲,顾凌生 的其他类型小说《现实版的灰姑娘》,由网络作家“可乐玉米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龙骨大陆最有名最优秀的少女风水师,只是她错算了自己的命运,没有预料到有朝一日她竟会重生,作为现实版的灰姑娘。继母和妹妹的恶毒手段她已经了解了,如今还想拿她当原主那样的软柿子捏,怎么可能,分分钟逆袭她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现实版的灰姑娘》精彩片段

“看看你干的好事!你就不能忍一忍?”

一个虚掩的酒店房间里,打扮得贵气逼人的妇人正朝着身边的年轻女孩说着什么,满是不赞同的语气。

“妈,是那贱人先动的手,我才控制不住砸了她......”

盛芳凌也知道自己的话信不过,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

“控制不住?我看你把她打死了,盛家哪还有女儿替你嫁过去!”

叶梦莲瞪了女儿一眼,目光转而落在了躺在地上的少女身上,弯下腰查看对方的伤势。

“嘶——”林芳菲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隐隐发痛的后背被人用力的摁了一下,令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她的眼皮好重,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她不应该是被炼丹炉给炸飞了吗,难道只是眼瞎了?

林芳菲想用力的睁开眼睛,却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无奈只好默念一个口诀。

此时,一段段从未经历过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里。

“妈,她是不是要醒了。”盛芳凌突然看到地上的少女嘴唇在动,吓得躲在了叶梦莲身后。

对方表情严肃的往下瞥了一眼,语气冷漠无比:“醒了不是更好。”

“我看伤没什么大碍,你们赶紧把她抬到椅子上继续搞,刚才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

叶梦莲转过头对挤在角落的几个化妆师命令道,“要是新娘没有按时出场,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女人哆嗦着腿将地上的准新娘抬到椅子上,继续刚才未完成的工作。

盛芳凌看着少女一副任人摆弄的样子,这才大松了一口气,跟在叶梦莲身后走了出去。

几个化妆师开始认真地工作。

而乖乖坐在那里的叶芳菲好不容易整理了混乱的记忆,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重生了。

重生在了一个叫盛芳菲的女孩身上。

原主盛芳菲是云市赫赫有名的盛家大小姐,母亲白家容在她两岁的时候因为抑郁症而自杀,父亲盛文雄立刻便将外面的女人带进了家里,跟进来的还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盛芳凌。

从那时起,继母叶梦莲和盛芳凌仗着年幼的盛芳菲无人倚仗,总是对其动辄打骂,还在原主五岁的时候,使计说服盛文雄把她送到了乡下养着,过着凄惨无比的生活。

之所以原主现在穿着婚纱坐在这里,原因是盛家需要一个女儿与华国的名门望族顾家联姻。

盛芳菲本就是懦弱的性子,一看到父亲亲自接自己回来,便心软的答应了替盛家联姻,哪知刚才不小心听到自己要嫁的是一个双腿残废的男人,生平第一次想要反抗,这才被盛芳凌情急之下给打倒在地,没想到竟一命呜呼。

“她也真是可怜,你看着背上的淤青。”一个化妆师在背后用粉扑想给盛芳菲把刚刚受伤的地方给遮住。

“人家再可怜也是去做富太太的,轮得着你心疼吗?”另一个化妆师忙着带头花,听到这翻了个白眼。

几个人见新娘没什么反应,小心地在背后议论着。

“诶,我可听说她嫁的那什么顾少爷,可是个残废啊,听说还动不动就发病咬人呢!要是我,我也不敢嫁。”

“要我看,这顾家就是给那个残废儿子找个比较有身份的保姆而已,不然以顾家的条件,能看得上盛家吗?”

蓦地,众人口中的女主角突然睁了眼,吓得身边正给她化妆的女孩忍不住尖叫一声。

“鬼叫什么?”

叶芳菲抬头看向镜子,穿着婚服的女孩长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只是稍微更稚嫩一些。

一个化妆师忙捡起掉在地上的刷子,神色有些慌乱。

众人只觉得面前的女子突然褪去了懦弱胆小的模样,眉宇间露出些狂傲之气。

“你们说的挺热闹,当我是聋子吗?”

叶芳菲一把甩开摆弄自己头发的化妆师,冷声道:“都滚出去!”

其他人见状,碍于盛家的地位,也不敢反驳赶忙收拾自己的包裹匆匆走了出去。

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

叶芳菲慢慢站起身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袭白色的婚纱,眸子微暗。

自己好歹也是龙骨大陆最年轻的风水师,哪能沦落到被人欺负的地步?

想起那个无辜惨死的少女,叶芳菲暗自下了决定,一定要替她好好活着!

她林芳菲连鬼都不怕,还会怕什么残疾暴虐狂?

忽然,房门被人用力的推开,尖锐的女声响起。

“盛芳菲你搞什么,是不是又想逃婚?”

叶梦莲气冲冲的走过来,高跟鞋踩的咣咣作响。

盛芳凌也跟在后面跑过来,生怕这个便宜姐姐再出什么意外。

待看到女子精致的容貌,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嫉妒,不过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没想到打扮起来还挺有几分姿色!

“她们太聒噪了,影响到本小姐休息。”如今的盛芳菲斜斜地坐在沙发上,纤细的手指闲散地摸着散下来的一缕头发。

“再晚一步走,我可就要扇巴掌了。”

女子锐利的眸子看向叶梦莲身后的盛芳凌,想必原主背上的伤就是她打的。

“你这是什么语气!”叶梦莲表情微愣,怎么这丫头醒过来大变了样,竟然敢跟自己叫板了?

那这婚礼......妇人脸色变幻几下,担心盛芳菲再次变卦。

她赶忙朝女儿示意,让对方把手着门以免那丫头逃跑。

盛芳菲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嗤笑一声:“别那么紧张,我又没说不嫁。”

什么!母女俩均是一愣,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一丝不解。

刚才这土包子不还是要死要活的?怎么又听话了,难道真的愿意嫁给那个活阎王?

“你们磨蹭什么呢,婚礼马上就开始了!”

盛文雄左等右等都不见人,面色阴沉地来到楼上。

待看到那副与女友十分相似的容貌,他的眼神有些闪躲,转而换上一副慈爱的表情。

“菲菲啊,大家都等你了,你快跟我下去吧。虽然爸爸也真的很舍不得你。”

说完,男人还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

看着对面三人惺惺作态的样子,盛芳菲冷笑一声,扬起高高的头颅走了出去。

“带路!”


盛家几人刚走出房间,盛文雄的秘书便匆匆跑过来,在对方的耳边低语几句。

盛文雄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

“你说什么?什么叫顾凌生昏......”男人立刻住了嘴,转头看向盛芳菲。

“菲菲啊,顾家人还没到齐,你先回去等着吧,不许乱跑。”

盛芳菲眉毛一挑,淡定的回到了化妆间。

顾凌生就是原主要嫁的男人,刚才隐约听到一些,难道是便宜老公出事了?

叶梦莲也跟着丈夫离开了,临走时还嘱咐盛芳凌盯着女孩。

“姐姐,你可别再胡思乱想了,等嫁到顾家做了少奶奶,就不用再回乡下受苦了。”

盛芳凌掩饰住眼中的得意,一副为盛芳菲着想的样子。

“是吗?没想到妹妹竟然这么关心我。”

盛芳菲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眼中净是冷意。

“也对,毕竟我未来老公可是顾家的继承人,不知道要比咱们盛家地位高出多少呢!”

盛芳凌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的确是不想嫁给那个半残废的顾少爷,可是现在看到这小贱人满是炫耀的样子,一股酸意涌上了心头。

“哎呀呀,妹妹你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脸色那么难看啊?”盛芳菲瞥了一眼对方,捂着嘴笑出了声。

“你放心,就算以后咱俩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也不会嫌弃你的,听说徐少爷不是因为看不上盛家,拒绝了你吗?等我做了顾少奶奶,一定帮你好好说道说道。”

“你!”盛芳凌气的胸脯起起伏伏。

前阵子她被徐氏少东家徐韩宇当众羞辱的事情在全市都传遍了,为此盛文雄和叶梦莲批评了自己好多次,没想到现在竟然被这个贱丫头嘲笑!

看着对面的女子满是嘲讽的眼神,盛芳凌气的上前一步,尖利的指甲便要朝盛芳菲身上掐去。

她自然还记得不能划花对方的脸。

“啊!”发出痛呼声的却是盛芳凌。

只见盛芳菲稍微侧身,纤细的右手灵活地钳制住盛芳凌的手腕。

稍微一用力,对方便痛的五官扭曲。

“你、你放手......”盛芳凌心中叫苦不迭。

这死丫头怎么回事,之前连直视自己都不敢,如今竟然朝自己动手。

盛芳菲冷冷一笑,正想再用力一些,忽然从腹部传出一阵热气直冲脑门,有那么一瞬间眩晕。

糟了,想必是自己重生带来的真气并未与原主身体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再加上与盛芳凌的斗嘴激起了原主残留的情绪,这才导致身体出现了排异反应。

她立刻闭眼默念口诀运气。

盛芳凌眼疾手快的挣脱开辖制,只见保养精致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圈淤痕。

“盛芳菲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对我动手!”盛芳凌再次要扬起手臂朝对方打过去。

盛芳菲刚努力压制住体内四处流窜的真气,睁眼便看到一个巴掌朝自己打来。

女子的眼里闪过一抹凌厉,真是不知好歹!

她敏锐的躲闪,借力拉过盛芳凌的胳膊,正要打回去。

忽然,一群打扮得精致贵气的妇人推门走了进来。

“这屋里还挺热闹啊!”为首的夫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皮肤保养得精致,显得十分有韵味。

盛芳菲面无表情的放下了手。

“你就是盛芳菲吧?”说完不等人回复,妇人又转过头朝身后的朋友咯咯笑了几声:“哎呦,没想到那瘸子这么有福气,还能娶个漂亮的老婆。”

房间里的人哄堂大笑。

盛芳菲察觉到对方对自己莫名的敌意,不动声色的回复。

“你又是何人?竟然对我未婚夫出言不逊。”

“这小姑娘脾气还挺大,”妇人眼带不屑的打量了盛芳菲几下,“敢跟你未来的婆婆这么说话。”

盛芳菲目光微愣,这才想起原主的记忆里有提到过,顾凌生的母亲难产死了,他的父亲便又娶了一个女人。

面前的这位应该就是顾凌生的继母韩若琳了。

不过这俩人的关系......盛芳菲心中盘算了几下,最终还是努力保持礼貌。

“不知道夫人提前来看我,是有什么事吗?”

韩若琳本就不喜盛芳菲,又看到刚才她打人的那一幕,心中愈发厌恶起来,语气也严厉起来。

“我就是想提醒你,进了顾家门就要老老实实的待着,好好伺候那个瘸子,别出什么幺蛾子,给我们顾家丢脸!”

云市还有谁不知道韩若琳最讨厌顾凌生,只要有他活着的一天,自己的亲儿子就别想继承顾氏集团。

眼看那残废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谁知道老头子竟然要给他娶老婆!万一真的生下个男孩,她这些年的筹谋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盛芳凌眉头一皱,看来对方是要给自己下马威来了。

“顾夫人,俗话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您身为顾家人却一口一个瘸子的喊大少爷,引外人耻笑,又何尝不是丢顾家的脸?”

女子平淡却不失力度的话在房间里响起,令众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你敢......”

顾夫人正想出声,话却被一个苍老却又不失力度的声音打断。

“说得好!”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夫人脸色立刻变得苍白。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在女佣的陪同下走了过来,正是顾家的老夫人。

老人目光犀利的盯着韩若琳,只把对方看的恨不得缩成一团。

众人也都羞愧的低下头颅,只有中间穿着婚纱的女子一脸坦然的看着自己。

顾老夫人心中有些满意。

当初孙子性命垂危,说是要娶盛家的女儿才能保住一条命,可是那个盛芳凌完全是一副被宠坏的千金小姐样,怎么能照顾好她的宝贝孙子?

后来又听说盛家还有个性子软弱的大女儿,她虽然也不怎么喜欢,但胜在人听话老实。

今天一见,没想到要比自己猜想的好多了。

看到韩若琳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老夫人锐利的眸子一眯,要不是情况紧急,她可不会饶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想到此,她赶紧开口:“孙媳妇快过来。”

嗯?原本还准备看戏的盛芳菲见老人朝自己伸了伸手。

她只好面带不解的走过去。

“丫头,是我们顾家对不住你,今天的婚礼先不办了,你直接跟我回去......”

老人的一席话,令盛芳菲瞪大了双眼。


顾家老宅。

穿过古色古香的园子,盛芳菲跟着老太太走进了正厅。

看着女子一副平静的面孔,顾老太太松了一口气。

若是旁的千金小姐在婚礼当天没见到新郎,还不知道要闹腾成什么样子。

盛芳菲倒是没想这么多,反正自己好不容易重活一次,找点有趣的事情也不错。

“凌生在二楼。上去之后不要大喊大叫,保持安静。”顾老太太慈爱的看了盛芳菲一眼,示意对方跟着自己上去。

盛芳菲无所谓的点点头,搞的还挺神秘。

“我不是在说你。”老太太缓缓出声,警告的目光看向跟在一旁的韩若琳。

就差被指名道姓的女子脚步微顿,小心翼翼的低下了头。

韩若琳的眼中闪过一抹怨恨,凭什么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还被你们当作宝贝?顾凌生根本就好不了!

待盛芳菲走上二楼,便远远看到尽头的一间卧室门外,站了一圈人。

为首的中年男子神情焦急地盯着紧紧闭合的门,脚步不停的走来走去。

忽然,一个身穿道士服的男子摸着胡须从房间走了出来。

“刘大师,我儿子怎么样,这才好了没几天,怎么又晕倒了?”

顾敏城眉头紧皱,他这个大儿子自从母亲去世,便突然患上了恶疾,性子变得越来越暴虐,前几年连轮椅都坐上了。

全世界顶尖的医生都找了个遍,愣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他只能千方百计找到了鼎鼎大名的刘天师,情况才稍微好转。

只是现在......

刘天师捋了捋胡须,半眯着眼道:“我的功力有限,只能暂时压制住大少爷体内的煞气,一旦病体越来越虚弱,我自然也是没办法的。”

“啊?这......”顾敏城更加头痛了。

刘天师还想说什么,忽然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朝自己涌过来,压得他一口气没喘上来。

好强的真气!

他神情变得紧张,抬起头朝某个方向看去,那股力量却突然又消失了。

顾老夫人带着人走了过来。

“敏城,我乖孙醒了没有啊?”顾老夫人眼中带着些希翼。

“这位是......”刘天师目光紧紧地盯着顾老夫人身后的女子,眼里带着些探究。

盛芳菲被对方的目光看的很不舒服,冷眼回视。

“这就是我们为凌生选的妻子,您不是说需要一个人供奉,才能救得了我孙子吗?”

顾老太太包含愧疚的看了盛芳菲一眼。

供奉?盛芳菲锐利的眸子眯了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词。

刘天师被女人瞪了一眼,立刻转头看向老太太。

可能是自己察觉错了,这小丫头身上没什么真气。

“我是这样说,不过到底能不能成功治好大少爷,还需要耐心观察啊。”

说完,刘天师故作无奈的扫视了众人一圈,最后状似无意地和韩若琳对视了一眼。

对方脸色难看的背过身去。

盛芳菲眼眸紧缩,没有错过二人之间的小动作。

微微勾起红唇,她的眼中露出些许玩味来,有趣......

刘天师心里惦记着别的事,急忙要过盛芳菲的生辰八字,掐着指头算了起来。

“照这二人的契合度来看,明天早上十点,正是第一次放血的好机会。”

某道士嘴上念念有词,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

“真的吗?”顾家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盛芳菲表情变得严肃,“供奉”果然是有别的含义。

“那是自然,我说让你们随缘给大少爷找个妻子,果然是老天开眼,二人的缘分不浅啊!”

刘天师自信地摸着胡须,“明天十点放血入药,前期每周一次,三个月之后换为一月一次,一年之后,大少爷想必就能恢复正常了!”

顾老太太顿时喜极而泣,“这真是太好了!我的乖孙有救了!”

她扭头看向盛芳菲,紧紧地攥住对方的手,“丫头,只要你乖乖听话,等凌生养好了病,我们顾家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老人的力气很大,盛芳菲强忍住痛意,内心却千旋百转。

什么放血入药,这都是她玩剩下的好不好?果然是垃圾道士,救个人还需要让别人做引子!

女子的眸间闪过一抹精光,她倒要看看,那男人到底得的什么不治之症!

按照刘天师说的,盛芳菲必须现在就进入顾凌生的房间培养机缘,才能在明天十点顺利地取血,此后更是要每天都待在男人身边。

“刘天师,一年之后,大少爷真的能安然无恙吗?”一个略带质疑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正是韩若琳,“要是治不好,我们顾家可饶不了你!”

顾敏城严肃的点点头。

“这我可不敢保证,只能说尽力而为。”刘天师像是被触怒了,语气变得冷淡,“要是顾夫人不愿意尝试,那你们就另请高明吧!”

说完,他扬起道袍衣袖便要离开。

“大师留步!”顾老夫人忙和善地朝刘天师道:“之前我乖孙好转,多亏了大师的帮助,自然是不敢怀疑的。”

她瞪了韩若琳一眼,“哪有你多嘴的份!还不快给大师道歉!”

韩若琳被婆婆骂了一通,委屈地看向自家丈夫,却见对方也是一脸不赞同的看着自己。

只好撅着嘴小声地道了歉。

刘天师掩饰住眼里的心疼,忙摆手说不必。

盛芳菲眼眸微眯,一个是养尊处优的贵夫人,一个看起来像个有名的道士,这两人倒是有些古怪啊......

由于顾老夫人爱孙心切,盛芳菲当时便进了顾凌生的房间,为了防止她害怕而想逃跑,就连卧室的门也多上了两把锁。

众人还被吩咐谁也不准打扰二人,只等明天早上刘天师作法。

听着门外一道道上锁的声音,盛芳菲笑容有一丝嘲弄,就这还想困住她?

忙了一天,原本未和原主契合的魂魄逐渐有些有些疲惫,女子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观察着房间的布局。

卧室并没有开大灯,只有不远处的床周围,两者一圈蜡烛,显得气氛诡异阴森。

盛芳菲拎起婚纱的裙摆朝大床走去,一个面容俊美的男人静静地躺在那,若不是胸口还能看出有起伏,一定以为人早就没了。

这就是众人口中的大少爷,顾凌生......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