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老公是疯批反派

老公是疯批反派

槡榆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穿书炮灰女配,陆瑾言对着下下级的人设接受良好,奈何剧情不让她活过三集,无奈之下她只好抱紧反派老公的大腿,姑且保住自己的小命先!这暴戾偏执的大反派,可是相当不容易拿下的,为此陆瑾言苦恋撩汉攻略,用尽浑身解数,勾引自己的疯批大佬老公。后来顾铭洲说,若非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恐怕就她那些撩汉手段,早就被他派人扔到北冰洋去了。

主角:陆谨言,顾铭洲   更新:2022-08-19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谨言,顾铭洲 的其他类型小说《老公是疯批反派》,由网络作家“槡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炮灰女配,陆瑾言对着下下级的人设接受良好,奈何剧情不让她活过三集,无奈之下她只好抱紧反派老公的大腿,姑且保住自己的小命先!这暴戾偏执的大反派,可是相当不容易拿下的,为此陆瑾言苦恋撩汉攻略,用尽浑身解数,勾引自己的疯批大佬老公。后来顾铭洲说,若非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恐怕就她那些撩汉手段,早就被他派人扔到北冰洋去了。

《老公是疯批反派》精彩片段

“陆谨言,我早就警告过你,不管在外面怎么乱来,别撞到我顾铭洲的脸上!”

男人低沉清冽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充满了嘲讽与厌烦。

陆谨言只觉得浑身疼痛,脸上还火辣辣的。

她吃力抬起头,只见眼前一道挺拔的身影,他一手插着裤袋,一袭深色西装在暗色中显得格外深沉惊人。

他逆光而立,俊美的面容表情晦暗不明,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见陆谨言看他,他眼眸更加冷凛。

陆谨言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有些傻眼。

这个看起来气势逼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惹我者死”的男人,他,他刚才说他叫什么?

顾铭洲?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熬夜看的一本女配与她同名的小说《总裁的天价娇妻》。

里面有一个一出现就碾压全场的疯批反派就叫顾铭洲。

陆谨言原本不喜欢看那种总裁小说,听朋友告诉她小说的女配跟她同名,出于好奇她就看了。

看完她就想骂人,想给作者寄刀片。

小说不但狗血浮夸、逻辑不通、强行be,还是个烂尾。

跟她同名的女配是女主陆雨绵的父亲在外面的私生女,不学无术,又蠢又作,自从见到姐姐的男朋友许绍宇,她就喜欢上了,以各种理由纠缠骚扰。

女主的妈妈陆太太为了给亲生女儿扫清情路上的障碍,盯上了总是给女主找麻烦的疯批反派顾铭洲,设计将这两个祸害送到了一张床上。

反派和女配就这么领了证,婚后的反派并没有像陆太太希望的那样把女配收拾的服服帖帖,而是各过各的。

女配婚后专注于两件事:

一,继续纠缠男主。

二,和顾铭洲离婚。

夜总会里顺利堵到中了药的男主想要生米做成熟饭,却被顾铭洲撞见之后,顾铭洲大发雷霆,把女配跟男主虐了一番,之后便与女配离了婚。

如果陆谨言没猜错,现在就在那个节骨眼儿上。

砰地一声门被推开。

两个黑衣墨镜的保镖将一个年轻的男人拖了进来,狠狠扔到了地上,又自觉消失。

陆谨言一看,地上的男子西装凌乱,脸色苍白,蜷缩着身子,显然刚刚挨了一顿打。

男子五官出色,带着儒雅的气质,半死不活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心生怜惜。

“心疼了?”耳边突然响起冷凛嘲讽的声音。

陆谨言一扭头,反派不知何时坐到大理石桌子上,俯身在看她,俊美的脸庞在室内蓝紫色的灯光下,很是阴沉,让她瞳孔一缩。

画面太真实,不像是梦。

她张了张小嘴,意识到一个事实。

她!穿!书!了!

不仅穿到了书中又蠢又作的女配身上。

还穿到了女配被反派老公抓包的现场!

地上躺的这个就是男主许绍宇,本场“奸、夫”。

就是因为痴迷这个男人,女配做了很多蠢事,败光了人缘,最后还被陆太太买通的司机撞死在街头。

她心里刚刚产生的那点对男主的怜惜,顿时消散。

远离男主,珍爱生命!

她身体力行地往旁边撤了撤,拨浪鼓似朝顾铭洲摇头,“没有!”

顾铭洲轻嗤一声,“陆谨言,你蠢作就罢了,现在连骨头都变软了,看你追许绍宇追的这么辛苦,我本来都快感动了,如果你承认心疼他,我会考虑一下跟你离婚,放你自由。”

陆谨言暗呸,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在设陷阱,如果承认了,下场只有一个字:惨惨惨。

跟反派离婚就是女配走向死亡的开始。

离婚后女配听从陆太太杨青的安排搬回了陆家,以为可以多跟许绍宇见面,却是方便了杨青掌控她的活动轨迹,派出司机,守株待兔,精准撞击,惨死街头。

原本对陆家就有莫明其妙恨意,一直致力于给女主找麻烦的顾铭洲,知道前妻被陆太太害死之后,非常生气。

在他的认知里,即使是跟他离了婚的女人,也是他名下的人。杨青敢把他的人弄死,就像当众在他脸上扇巴掌。

他不再跟陆家人玩打地鼠游戏,来了一招连窝端,用顾家的势力对陆家全员展开降维打击。

最后陆家公司破产,陆建国不堪负债跳楼。女主陆雨绵被电视台开除,受不了家庭事业的双重打击变得精神恍惚,一次被陆太太杨青带着去医院的路上,母女二人一同被车撞死。

读小说时看着凄惨的结局,此时再回顾,陆谨言眸子闪了一下。

反派被她绿完,离婚之后,知道她死于非命,还给她报了仇。

痛快,刺激!

这样够意思的前夫,怎么能变成前夫呢?

因为同名同姓,看女配的剧情时她就觉得特别生气憋屈。傻了吧唧的,不仅被陆太太杨青操作命运嫁给了顾铭洲,又被杨青收买的司机撞死。

杨青口蜜腹剑地算计女配时,她恨不得钻进书里把女配脑子里的水往外倒倒。

你觊觎人家亲闺女的未婚夫,人家还会真心对你好吗?

脚指头当小脑,也得多留个心眼儿。

这次,她不用憋屈了。

我命由我不由作者!

离婚?

不存在的!

陆谨言扒着桌沿吃力站起,指着地上半死不活的许绍宇,翘着粉唇说:“像这种蠢的喝了点酒连自己的未婚妻和妻妹都分不清的男人,我鄙视他还差不多。”

说完,她顶着反派身上的危险气息,漂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他,露出一个温软的笑容。

自拍多了,她知道怎样控制脸上的肌肉,能让自己变得可爱。

她这是平生第一次对着摄像机以外的东西卖萌。

变得美丽可爱的小娇妻,有谁不喜欢呢?

顾铭洲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陆谨言从他冷酷的神色中看到三个字:真会演。

她一愣,有点受挫,摸了摸自己脸蛋。

是她的样子没有长在反派的审美上,还是反派防御太高?

再加把劲儿。

陆谨言伸手扯住他的袖子,眼圈微红,情真意切地说:“其实,我是来找你的,谁知半路这个许绍宇冲了出来,他好奇怪啊,见到我就动手动脚的,我都被吓懵了。”

可是,反派的反应还是没有达到她的预期。

他眼底的光变得非常诡谲,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是么?”他似笑非笑地反问了一句,颀长的身体突然逼近,裹挟着压迫感,大手一下子捏住了陆谨言的下巴。

 


她呼吸一滞,被迫抬起头。

男人的俊容近在咫尺,陆谨言发现反派的睫毛竟然是又长又密的。

羡慕。

可是,他到底什么意思?

他对她做出捏下巴这么暧昧的举动,还离她这么近,显然不是要一亲芳泽。

感觉到他的目光越来越莫测,陆谨言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只有,对着他笑。

“你被吓懵了,那你还记得他是用哪只手碰你的吗?嗯?”顾铭洲微挑起眉,饶有兴味的样子。

陆谨言赶紧抬起一只手,随便说,“左手!”

顾铭洲看着她抬起的那只白嫩的小手,松开了她的下巴,看到陆谨言白皙小巧的下巴上留了两个红色的指印,他皱了一下眉。

真是娇气!

他转身从桌子上的果盘里拿了一把水果刀。

看到明晃晃的刀子,陆谨言咽了口唾沫,本能地将两只手背到身后,如同一个犯错的小学生一般站着。

眼观鼻,鼻观心。

以反派在书中的表现,他拿刀子肯定不是给她削苹果的。

很可能......是削她的。

没容她想太多,顾铭洲似笑非笑的声音便在身前响起。

“他左手碰了你,你就把他左手的手指头剁下来一根。”

轻淡的话语,骇人的意思。

陆谨言抬起眼睛,看到反派眼底的狡诈。

他不相信她的话,故意这样逼迫她。

真是恶魔。

她连只鸡都没杀过,怎么敢去剁人的手指头?

顾铭洲似乎也看出陆谨言的胆怯紧张,轻声问:“你害怕了?”

陆谨言赶紧鸡啄米地点头,在这种事情上她不打算逞强。

顾铭洲笑笑,“那就让我替你来。”

这不疾不徐,甚至温和的语气......好似很体贴她,可是她不想消受。

心里极不舒服。

反派已经朝许绍宇走了过去,半死不活的许绍宇完全没有反应,他并不知道他即将面临的是什么。

陆谨言的手悄悄揪紧了衣摆。

反派是认真的吗?

那可是手指头,不是手指甲啊。

“不过,我下手可没个准头,说不定就会一下子把他整只手都剁掉了。”偏偏,反派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陆谨言倏然看向他,他脸上带着笑,眼眸是冰冷的。

这就是她不动手的后果。

许绍宇要失去一整只手。

陆谨言咬了咬嘴唇,浑身不自在起来,“我......”

顾铭洲却不再听她说话,蹲下身子,举起刀,突然一脸冷酷,“陆谨言,我去他一只手,看你以后还满不满世界追着他跑!”

这冰冷的话语像刀子一样一下子捅进了陆谨言的胸口,她看着顾铭洲就要手起刀落,神经一时绷紧,只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身子一软,晕倒在地

陆谨言醒过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单人病房里,头晕脑胀,手背上还留着一个打完点滴的针眼,隐隐发疼。

回顾一下晕倒前发生的事,陆谨言的头就更疼了。

顾铭洲那个疯批,不好对付。

他以前是不管女配,如今女配撞到他脸上,以后恐怕没有好日子。

而她又朝他示了一下好。

那么以后,她就只能抱紧他的大腿了。

要是她反复无常,她的手被他剁下来,绝对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对了,许绍宇的手还在吗?

她下床趿起拖鞋,想看看有没有别的人,能不能打听些消息。

奈何这是VIP病房,一间房就占了半条走廊,安安静静,空空荡荡的,走廊口站着两个黑衣墨镜的男人。

她眯了眯眼,感觉很像顾铭洲的人。

“绍宇哥,我们走吧。”

突然,一道轻柔婉转的女声响起。

陆谨言走过去,看到另一间病房里一男一女正站在床前。

男的就是许绍宇,他穿着休闲装,整齐的模样很是英俊儒雅。

女的长发披肩,美丽温婉,不用想就是女主陆雨绵。

陆谨言探着头想瞧瞧许绍宇的手还在不在,陆雨绵一抬头瞧见了她,当即喊了一声,“言言你醒了。”

对作天作地打自己未婚夫主意的异妹还能用这么亲切温柔的语气。

女主不愧是小说中真善美的代表。

许绍宇脸上明显有了怒气,放开陆雨绵的手,气势汹汹走到了陆谨言跟前,冷声问:“你来干什么?”

陆谨言并不在意男主的态度,反正,她也不喜欢他。

她见他两只手完好无损,十根手指头整整齐齐,一个不少,暗松了口气。

她呵呵一笑,“你们别误会,我没想干什么,我就是看看许绍宇的手还在不在,幸好还在,这我就放心了哈。”

在会所里,虽然许绍宇被打昏,但是还是有些意识的,他知道陆谨言是因为不肯剁他的手才被顾铭洲给吓得晕过去。

他眼里闪过一抹厌烦,“在又怎么样?别以为这样我就会领你的情,以为是你帮了我!

“陆谨言,不要再纠缠我了,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喜欢你,死了这条心吧!”

陆谨言的小白牙磨了磨。

差一点就忍不住爆脾气回怼。

但是想起原小说中女配对许绍宇的纠缠,她咽下这口窝囊气。

她淡淡看着他,杏眸中的神色冷了几分,“你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了。”

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她觉得这也是男女主巴不得的事。

谁知许绍宇冷嗤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嘲讽道:“先救我,再示好,玩故擒欲纵?”

“绍宇哥,言言也是顾铭洲对她不好心里难受,才做错了一些事情,你就不要太怪她了。”女主突然温温柔柔地出了声。

陆谨言一愣,目光落到陆雨绵身上。

这位姐姐,我觉得你现在像许绍宇一样冷言冷语几句效果比较好。

许绍宇听到陆雨绵这种大度的话更是气了,激动的额前的短发都抖了一下,“陆谨言你别在这儿装可怜博取绵绵的同情!绵绵不怪你,是她善良,你自己怎么就不知道要点脸呢?”

陆雨绵赶紧摇晃许绍宇的胳膊,“绍宇哥你快别这么说了,我没事的,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我一个就够了。”

陆谨言漂亮的脸蛋沉下,眉尖蹙了蹙。

这位姐姐,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许绍宇听到陆雨绵的话,满眼疼惜,搂紧了她,柔声说,“嗯,我的心里只有你,任何人都妄想插进来!”

说着,还用眼尾冷捎陆谨言一眼,换作恶狠狠的语气说,“陆谨言,你看到了吗?装可怜博同情也没有用,在我的心里,没有你的位置!”

陆谨言超级无语了。

她只是怕许绍宇真的被顾铭洲剁一只手,让她后半辈子心里背负上内疚,来探个虚实,怎么就说不清了呢?

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轻蔑一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博取同情了?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我都说了没别的意思,也不再纠缠你了,你怎么就想象力那么丰富呢?”

许绍宇脸色变得难看,感觉陆谨言像变了个人似的,难道真的想开了?

但他还是觉得,她对他心有不甘,只是在伪装,故擒欲纵,就是欲擒欲纵。

许绍宇轻哼道:“不是我想象力丰富,是我太了解你这个人,你喜欢我已经喜欢魔怔了,不会轻易罢手。”

“这次你害我在顾铭洲面前没脸,我反正已经得罪了他,也不怕了,你尽管来,明着来,装模作样的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

陆谨言活久见的表情,“你是在鼓励我继续缠着你吗?”

许绍宇霸气地用手指了指自己,“对,谁怕谁?”

有病吧,就应该让顾铭洲剁了他的手。

陆谨言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许绍宇一愣,追出病房,“你什么意思啊?陆谨言!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绍宇哥,算了,医生说她低血糖,精神状态也不好,别跟她一般见识。”陆雨绵拉住许绍宇的胳膊。

许绍宇说:“她就是个神经病!”

这一下,陆谨言忍不住了,一个折身回来,“我怎么觉得我不纠缠你,你反而跟我玩起了激将法呢?许大少,你不会是巴不得我这个青春无敌美少女一直缠着你吧。”

她这话带着笑,讽刺嘲弄的意味却很浓。

许绍宇嘴巴一滞,“你......”

“言言,绍宇哥不是那个意思。”

陆谨言倏然盯住一脸善意的女主,“姐姐,你能不说话吗?”

许绍宇马上找到了攻击口,“陆谨言你怎么对绵绵说话呢?”

陆谨言鼓起粉腮吹了口气,两手往腰间一插,“这位大哥,我跟陆雨绵说话,你在这儿找什么存在感呢?”

许绍宇一怔,感觉自己被陆谨言弄晕了,他闷声回了一句,“若不是因为绵绵,你以为我想跟你说话!”

“行啊!咱们打个赌,如果以后谁主动去找对方,跟对方说话,就学狗叫!”

许绍宇一怔,却是没了声:“......”

陆谨言挑了眉,玩味地在男女主角身上扫了几下,戏谑道:“许绍宇,你不会不敢了吧?难不成我以后不黏着你了,你还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许绍宇气得脖子都红了,拉起陆雨绵的手,“绵绵,我们走,不管她!”

他心里已经气炸了,实在弄不准陆谨言现在的套路。

一个原本死皮赖脸缠着他,赶不走骂不走的丫头片子,竟然对他冷嘲热讽,嫌恶蔑视,好似他多么不堪。

越说越显得他心虚,还是走为上策。

陆雨绵却后撤了一下身子,不让他走,柔声说,“不行,不能让言言一个人在医院,等妈妈来了我们再走。”

陆谨言马上说,“姐姐,你放心,我一个人绝对可以!你们快走,越快越好!”

这时,一个穿着高订旗袍,烫着卷发,风韵犹存的女子赶了过来,“绵绵,绍宇,我来晚了我来晚了,还好赶上了。”

许绍宇一看未来岳母来了,拉起陆雨绵直接往外走,“青姨,你看着陆谨言吧,我和绵绵先走了。”

杨青笑着点了点头,觉得气氛不太对,接收到女儿的眼色,就知道又是因为陆谨言。

她笑着走过去,“言言,医生说你身子弱,这里有风,回病房吧。”

陆谨言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口蜜腹剑,演的真好。

她转身回了病房。

杨青跟进来,把包放在桌子上,一脸关切地打量着她。

陆谨言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太太,您看到了,我现在活蹦乱跳的,还把许绍宇骂走了,我没事,您回去吧。”

所谓最毒妇人心,知道了杨青对自己做过的事,她只想远离。

杨青不以为意地笑,“怎么,生气了?不值当的,我们自己人吵什么吵?你看你,自从嫁给顾铭洲一天比一天瘦,医生都说你低血糖了。那个男人太可怕了,当初我就不应该为了你的名声让你将错就错地嫁给他。”

陆谨言心道:那不就是你的杰作吗?

想借力打力,结果没借着。

“离婚吧。”杨青沉默了一会儿,作出一个决定。

陆谨言表情微妙起来,双眸天真地眨着,“离婚?”

杨青认真点头,“没有感情的婚姻果真是坟墓,青姨看着你受苦也是心疼,这个顾铭洲做了我们家的女婿一点女婿的样子也没有,根本不把我们陆家放在眼里,凭什么我们全家都要被他欺负。离了吧,青姨帮你做主,别怕!”

离了婚,就好把我撞死了是不是?

陆谨言一手在额头上抵了抵,作出无奈的样子,“可是太太,顾铭洲那个人的脾气你也知道,当初结婚是我们提的,离婚也是我们提,他恐怕不会答应。”

杨青小声说,“他在水晶宫夜总会天天跟几个哥们儿乱搞,你偷偷过去抓个现形。听说顾家有规矩,背地里可以玩,若被人爆出来辱了顾家门楣,就会失去继承集团的资格。当初他答应跟你结婚就是怕这个,现在还拿这个威胁他,他肯定乖乖离婚。”

陆谨言耐心地看着杨青演戏。

心道:你这么为我着想,我若是不去,岂不是白费了你一番“苦心”。

她装着听进去的样子,感激地说,“青姨你对我真好,我今天就过去堵他。”

杨青终于露出会心的笑容,“这才对,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的,咱也不怕他。”

杨青心满意足地走了。

商场里,陆谨言选了一件黑色吊带裙,她宛若凝脂的肩膀白的发光,收腰的设计将她的身体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妥妥的撩人小妖精一枚。

她又化了个妆,一张小脸白里透红,大大的杏眸明媚动人,红唇诱人。

除了气息有点虚,根本看不出她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

到达顾铭洲常光顾的水晶宫会所,陆谨言按照杨青提供的消息上了三楼。

豪华包厢里,男男女女,欢声笑语,推杯换盏,烟雾缭绕。

主位上的顾铭洲,一袭纯黑色衬衫,独自倚着沙发靠背抽烟,透过一层白色的烟雾,隐约是他俊美到令人迷醉又冷酷到让人胆寒的容颜,他只是静静地坐着,却有着强烈的存在感。

一个模样清俊气宇不凡的男子从外面进来,附在他耳边说,“二哥,谨言小姐从医院出来了,现在已经到了楼下。”

顾铭洲挺俊的眉几不可微地动了一下,眸间闪过一抹讽刺玩味,“我特地把许绍宇安排在她隔壁病房,她没有去献殷勤,跑这儿来干什么?”

元嗔说:“我也觉得反常,别不是为许绍宇讨公道的吧?要不要拦住?”

顾铭洲伸长手臂,掸了掸烟灰,慢条斯理地说,“不用,看她会耍什么花样。”

包厢门突然被推开,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

见是陆谨言,包厢里迷醉的气氛刹时凝固。

两个身材高大气质不俗的男人霍地站起,横眉冷目,盯着陆谨言。

瞧见包厢里的阵式,她小脸一滞。

这剑拔弩张的,不知道的以为是看见了什么仇人。

立刻,她意识到,他们所仇视的对象,好吧,是她。

她猜测跟顾铭洲关系好的哥们儿肯定知道他们的事,肯定也是跟顾铭洲站在同一战线的,对她印象不好,可是要不要入戏这么深?

她忽视掉那两位哥们儿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眼,一下子就看见了顾铭洲。

他就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不过是一个淡然普通的动作,在他身上却甚是撩人,慵懒矜贵中又带着冷酷邪魅的风情,配着一张天妒俊颜,让人移不开眼睛。

在这一屋子的人中,KO小说全员主角的疯批反派,果真是不一样的烟火。

陆谨言朝他走过去,小细高跟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笃笃”声,直到他的面前。

离的近了,看清楚他那双冷若冰霜又幽深如井的黑眸,她的手紧了紧。

想起晕倒前最后留在脑海里,他手起刀落的画面。

她暗自稳了稳气息,微微弯腰,直勾勾地看着他的俊脸。

裙子的吊带变得有点松,胸口的布料微敞,春光乍泄,所幸这个角度只有顾铭洲一人可见。

凝白的肌肤与黑色的面料产生了视觉上的强烈对比,使得顾铭洲叨着烟卷的唇抿紧,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口白雾。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黑色吊带连衣裙,冰肌玉骨,纤纤有致,妆容精致,唇若樱桃,无一处不勾人。

这不是她以前往的风格。

他修长的手将烟蒂从唇上夹走,搭在桌边,这么一来,两个人离的更近了,几乎是鼻息相闻。

顾铭洲冷酷又讽刺地说:“你不陪着你的情哥哥?跑我这儿干什么?怎么,你为了他都晕过去了他还不要你?”

这真是还原了小说中反派男配跟女配的日常模式。

他就没对她说过好话。

陆谨言说服自己,那都不是她,她不能生气,她来这儿不是谈离婚,是抱大腿的。

她面不改色,杏眸弯成月牙的形状,拉长语调说:“你不就是我的情哥哥么,我到这儿来就是找你的呀~”

情,哥,哥?

这称呼,这声音,简直了!

连一旁的元嗔都禁不住摸了下鼻子,有点受不住。

顾铭洲的眼底却是突然闪过一抹冷意,大手抬起捏住她的下巴。

她的脖子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被迫扬起。

“陆谨言,别招我,嗯?”顾铭洲冷冷地看着她。

陆谨言秀致的眉蹙了蹙,感觉下巴要被捏碎了。

疯批,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疼了?”顾铭洲嗤笑,眼底却依旧是冷的,“这就疼了,你知道找我做情哥哥要在床上伺候我吗?那个时候的疼痛你又怎么忍受?”

陆谨言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听到这话也是瞬间红了耳垂。

旁边有别人呢,大佬。

这是出门没看黄历的节奏。

看到她的羞涩,顾铭洲觉得讽刺。

之前那么恬不知耻地缠着许绍宇,要不是他撞见,恐怕都滚到一张床上去了,现在装纯,是不是太晚了?

“你不要告诉我,你来找我只是嘴上说说。”顾铭洲的指腹摩挲着她细腻的皮肤,脸上的表情变得恶劣。

明明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用最冷酷禁欲的脸,说这种意味深长的话。

反派真是不走寻常路。

但凡他脸上有一点点温和的苗头,她都会觉得他在反向撩她。

她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泄露了心里的紧张,顾铭洲手上力度一重,她吃痛轻咬了一下嘴唇。

那盈润柔软的唇瓣被洁白的牙齿压住又松开的一幕,尽入顾铭洲眼底。

他下颌绷紧,情绪变差,“说话!”

陆谨言吃痛轻哼一声,这是她的大腿,她的老公,只能往前走,不能后退。

她瘪了一下嘴唇娇嗔地不满,声音娇娇软软的,“我是跟你讲和的,和解之后,我什么都答应你。”

顾铭洲沉沉盯着她,嗓音低凛中又带着讽刺,“和平离婚?”

“是和平相处。”

顾铭洲顿觉无趣,松了手,看到她白皙的下巴上又有了红色指印,眸子敛了敛。

他将另一只手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以一个慵懒的姿态靠在沙发上,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陆谨言,跟你,我现在比较有兴趣谈离婚的条件。”

陆谨言摇摇头,直勾勾地看着他,“不离,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修得共枕眠,我不想离婚。”

顾铭洲像听到了一个笑话,“以前动不动就跟我喊离婚的是谁?你脑袋不会坏掉了吧?”

陆谨言不管以前,也跟他说不清楚,她只想拿出她自己的态度,她仍旧摇头,“不离,我会好好地跟你过日子,只有你。”

顾铭洲的眉几不可微地耸了一下,觉得陆谨言有点不对劲。

他挑了挑眉,“我可不敢相信一个在外面水性扬花的女人。”

陆谨言一听他松动了,忙问:“你怎样才会相信?”

“拿出你的诚意。”

“诚意?”

顾铭洲看到她一脸迷惑天真的模样,牙关紧了紧,她是真的不对劲,跟以往的感觉不一样了。

他停顿了几秒,目光掠过她吊带长裙胸前的那一片雪白上,勾唇一笑,语调低缓,“作为一个妻子对丈夫的诚意,我想你应该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