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追书网 > 其他类型 > 他逃她追他们插翅难飞

他逃她追他们插翅难飞

坚果橘子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们一个是高冷冰山男,一个是闷骚腹黑男,可两个都是他,都是她初恋就爱上的竹马!只是千潜接连两次告白,却都没有结果……直到高考结束,她居然穿进了席印的梦中,梦中的他比现实中要更吸引自己,但是千潜却害怕如此主动的男人。

主角:席印,千潜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席印,千潜 的其他类型小说《他逃她追他们插翅难飞》,由网络作家“坚果橘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一个是高冷冰山男,一个是闷骚腹黑男,可两个都是他,都是她初恋就爱上的竹马!只是千潜接连两次告白,却都没有结果……直到高考结束,她居然穿进了席印的梦中,梦中的他比现实中要更吸引自己,但是千潜却害怕如此主动的男人。

《他逃她追他们插翅难飞》精彩片段

【欢迎来到天选之子的梦境世界。】

这个声音在千潜的脑海中炸响,她从迷蒙中惊醒,突然,脑子传来一阵刺痛,她眉头轻蹙,想抬手揉揉太阳穴,叮里哐啷撞击的声音响彻在整个空间。

抬手的动作一顿,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瞳孔微缩。

宛如白玉的晧腕上扣着一条泛着寒光的铁链,看向自己身体,身上几乎没什么布料,一条白色的吊带裙松松垮垮歪歪斜斜地挂在身上,很薄很透。

……

她在做梦,还是穿越了?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脚步声,她被铁链锁住的手,因为对未知的恐惧难以抑制地轻微颤抖了一下。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看见朝她走来的男人,她脑子一空。

为什么她的竹马会出现在这里?

眼前这个少年……不,是男人,外形和她记忆里一样,但气质有了变化,少了少年气,更像是几年后的他。

眸子清冷,像是远山雾霭,带着丝丝凉意,清冽但并不觉拒人千里之外,一身的白衬衣,皮肤白得能看见下面青色的血管,有种病态的美感。

男人一步一步,缓慢地朝她走去,走到她面前后,停下,沉稳的脚步声消失,他倾身朝千潜看去,眸子冷冽,但又含着温柔,缓缓伸手捏住她的脸颊,微凉的指尖用力,满意地看着女孩儿痛苦地皱起眉头,低声道:“今天很乖呢……”

语调不疾不徐,缓慢,低哑,蛊惑人心。

千潜接触到冷空气的肌肤上出现鸡皮疙瘩,这人肯定不是席印,绝对不是,他从不会这样,他永远都是冷淡的,不可能有这样的行为。

对上他深得见不到底的眸子,千潜的心头颤颤巍巍有些不安稳。

他靠得极近,湿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她很想退开,但是退无可退,她被他箍住了腰,脸上疼,腰上也疼,她根本逃脱不了。

这人和她的竹马长得一模一样,相处了十多年的人,现在对她……

她有些恐慌。

【现在正式输入信息,请接收。】

一大段的信息钻入千潜的脑子里,她被动地接收着,整理完毕后,她心中五味杂陈。

面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竹马。

她生活的世界竟然是本小说衍生出来的,书里有主角,就是她的竹马席印。

每个主角也就是天选之子都要接受天道的考验,会让他做六个关于欲望的梦,只要没有沉湎于梦境,清醒过来,他所在的小世界就会留下来,不然,则随着他一起消失。

也就是说,稍有不慎,全世界的人都要陪葬!

千潜内心炸裂!

六个梦境分别是关于求生欲、求知欲、表现欲、食欲、情|欲和占有欲的内容。

前面四个席印都没有任何悬念地通过,但是到了第五个,他困于其中。

千潜就是要满足他第五个欲望,帮助他脱离梦境,若是失败,就要和他一起拜拜。

……

【为什么找上我?】千潜在心里问。

【这是给你机会,选别人的话,那你就只有等死了,你就是个小炮灰,要给以后的天选之子老婆腾地方的,完成此次的任务你就能活下来。】

真实的原因他没说,反正也不是那么重要。

千潜丧:原来她就是一个小炮灰……

【在席印的梦里,之前我和他发生了什么事?】

【事大了……】

听完,她麻了,竟然这么狗血。

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现在是被变态缠上了吗?

消化完这些信息,她想问说话这人是谁,但是一说到这个他就不吭声了。

也罢也罢,为了活命,她就试试看吧,就当是做梦了。

只是听着这个梦境的主题就不正经,而且对着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她不确定能不能做到最后。

还真玄幻,她才做了个向席印告白被无情拒绝的梦,还没缓过神,一睁眼,就到席印的梦里来了。

“在走神?”席印掐着她的力道加重,白嫩的脸上出现一道红痕。

千潜嘤咛出声,“疼……”

“知道疼的话,就乖乖的。”语气温柔缱绻不已,话尾带着勾子,把人的心很快勾得高高的,悬在空中,声音倏然一沉,“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在想其他的,呵……”

这个“呵”字,让千潜头皮发麻,嘴皮子抖了抖。

这是梦境,这是梦境,都是假的……她不断催眠自己,再次看向他时,心中果然安定了许多。

“我很乖,我很听话的,你先把手放开吧。”千潜软着声音冲他乞求,长长的眼睫颤动着,眸子含着水光,可怜兮兮惹人怜爱。

现在这么掐着她,走向有点危险,先哄住他,梦里的他估计是个爱发病的,她不能忤逆,先顺着。

听见她娇娇软软的声音,席印的手放松了些,他就是看不得她这幅泫然欲泣的模样,以前对他的厌恶怎么不见了呢?恐怕是她的诡计。

千潜要是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估计会一口老血吐出来。

想让他相信,路漫漫其修远兮。

她偏了下头,想脱离他的控制,这么掐着她真的好难受,而且还很没形象,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她敏锐地发现席印不高兴了,立即把头凑过去,磨蹭着他的手掌,“你掐着我都不好看了,这样看着不是更可爱吗?”

“……”

席印觉得,掐着她,嘴巴嘟起来的时候更可爱。

她果然是有诡计,还主动靠近他,若是以前,她早就用含恨的目光看着他了,他心中生了郁气,直接把手拿开,坐在床沿上盯着她。

目光从上到下一寸也不遗漏,唇角微微掀起,“这条裙子不错,多买点。”

???

千潜硬着头皮接受他的打量,这件白裙子并不长,她有些局促。

被他看着看着,逐渐淡定,看没事,只要不动手就好说。

她是单手被锁着,行动还算方便,但是她不敢动,就在那儿站着,动一下害怕打破这个平衡。

席印现在的眼神让她挺不安的,祈祷他早点走,或者把她手上的东西给弄开。

在席印的梦里,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坏女人,他对她是既恨又爱,感情十分复杂。

千潜为了男友,接近席印,骗了他的感情后,窃取他公司的机密文件,转手就提出分手要把文件给男友,还没送出去,就被他抓住。

席印简直想弄死她,她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接近他,但是他又舍不得,就把她绑回了家。

起初没想拿链子锁着她,但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逃跑,一时情绪上了头,直接把她锁在了房间。

啥玩意儿,男友撺掇她偷人家机密文件,还偷来给他,这显然就是利用,她又不是傻叉,这是有多爱啊,昏了头了吧。

果然梦境当不得真,千潜暗暗吐槽。

【有满意度进度条,会实时提醒你,达到百分百就能脱离梦境。】

千潜琢磨着这个进度条在哪,然后神奇地发现脑子里浮现出了一条类似游戏加载进度的条形方框,现在满意度极低,有零点几个百分点,不过比她想象中的零好一点。

大约十多分钟后,席印站起身,走向千潜,手一勾就让她跌进自己的怀里,垂眸盯着她,“是不是在心里算计怎么跑?”

没听见她回答,他掐了下她,“嗯?”

 


千潜发现此时进度条那零点几个百分点都不见了踪影,有些讶异,立即抓住他的手,连连摇头,“没,我不跑,我永远待在你身边!”

就像是表忠心那样,说得信誓旦旦,小脸上充满了认真。

席印磨着她又小又软的手,低声道:“这样啊,以后我要是发现了,可是有惩罚的。”

在千潜毫无准备的时候,他偏头猛地咬了她一口。

咬得不重,但她抖了下身体。

这是个变态吧,救命!

她强忍着,朝席印假笑,“嗯嗯,我一定不跑。”

“暂且信你。”席印把手拿开,看了一会儿她的脸,视线下移,盯着她的唇,最后挪开了目光。

“想吃什么?”

“鱼香茄子。”千潜想也没想就回答。

“天天吃这个,你也吃不腻。”说是这么说,但语气里充满了宠溺,他起身站起来,“我去做饭,一会儿回来。”

千潜看着他消失在门口,舒了一口气,刚才应付他费了她半条命,她的心肝儿都在抖。

若是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还能应付,希望他不会得寸进尺。

那样她估计不用完成任务出去,直接就被他弄死在梦里了。

上等位面。

一望无际的漆黑空间里,无数的书籍小世界悬浮着,而一本泛着金色耀眼光芒的书籍被其他书籍包围,缓缓旋转。

“开始了?”一个身着银色长袍的人看着中间的书籍沉声问。

“是的,目前一切顺利。”

千潜观察着这个房间,灰白调,厚实的窗帘被紧紧地拉上,透不进一丝光亮,若不是床头有一盏小灯,她会以为置身在一个黑暗的囚笼。

虽然知道这个梦是强加在席印身上的,但她还是觉得他的反应太过真实,她有点抗拒,但,她不想就这么没了,她辛苦了这么久,终于高考结束,还没享受可以摸鱼的人生就没了的话,她心里不平衡。

她不甘心。

拖着铁链,朝窗户边走去,她要了解这里的基本情况,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攥着灰色窗帘的边沿,一把拉开,刺眼的阳光跃进她的眼眶,她下意识闭了闭眼,等适应了太过强烈的光线才重新睁开眼睛。

外面是一个花园,这里应该是独栋的别墅,她看出去,竟然看不到边,一望无际的花田,让她大受震撼。

这做梦就是好,原本她们家也挺有钱的,但这里……

拉开窗帘发现是个落地窗,她伸手过去尝试推开,听见门口传来的响动,她处在陌生环境的警觉让她立即转身,瞪大眼睛盯着进来的人,就像是做坏事被人抓包。

席印显然误会了。

他毫无异样地进门,把手中的牛奶轻轻放在桌上,抬眼看向千潜,眼神幽深,泛着冷光,压低的眸底有暗芒在涌动,逐渐翻涌成波涛汹涌的激浪。

还真是不死心,之前为了让他放松警惕,恐怕下了不少功夫吧。

他唇角微勾,脸上带笑但不达眼底,浑身的冷气快要凝成寒冰,径直朝她走去,在她面前停下,微微俯身,锁定她,“怎么办?让我抓到了。”

千潜看他的不善的状态就知道他误会了,误会还不小,压迫之下,她顾不得其他,直接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抬头看着他的下巴,眨巴着眼睛,一脸纯真地望着他,满是依赖。

席印看着她,有些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抬起,轻声问:“你不懂?”

“对啊,我还等着吃饭呢。”千潜握住席印捏着她下巴的手,搓了搓,“你别掐着我,不舒服。”

席印看了眼她的下巴,手指微微挪动,过分娇嫩的皮肤上已经出现一个浅红色的指印,看到她蹙着眉,把手放了下来,搭在了她的腰后。

“这还是我的错了?”席印睨着她,意味不明地问。

许是这样站着有些不舒服,他调换了一下和千潜的位置,靠在落地窗上,让她趴在自己身上。

“当然是你的错,难不成还是我错了?我什么都没做。”

这理直气壮的话,难得让席印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会儿后,他道:“我不信,除非你证明。”

为什么这人这么难搞?千潜有点烦了,但是再烦也要忍,懵懵懂懂地说:“我不知道怎么证明,我听你的。”

“这样啊……”席印抬手轻点了一下千潜的唇,然后看着她。

这个眼神让千潜有些无所适从,主要是他这个太具有暗示性的动作,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点下不了口啊。

她犹豫着没有动静,这让席印的脸色发沉,深深地凝着她。

紧张的气氛在弥漫,千潜的心跳开始加快,这样的情况她拒绝的话会不会被直接弄死?席印他好像有点不对劲。

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还算是有点了解,在他的手即将伸过来之际,她及时垫脚在他的下巴处亲了下,亲完立即退开,但是又被他的手带了回去,重新跌进他的怀里。

把她的鼻子撞得有些发红,她都这样了,希望他不要太过分!

进度条一下窜了五个百分点,但马上又下跌,在百分之一停下,就跟坐过山车似的,但千潜现在没心思看这个。

席印没想到千潜真的会听她的,在她的动作结束后,他都还有些愣神,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天,她是真的不想着跑了?

或许吧,也可能是她算计的一部分,之前他被她骗了这么多回,不会再信她,只要把她绑在身边就好。

千潜被他松开的时候,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靠他太近有压迫感,主要是以前都是她主动靠近,席印也不会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所以她也不用担心什么。

但现在不一样,他跟变了个人似的,说实话,她有点怕。

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只要做了一点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就会伸出一把刀子……

实在有点吓人。

她看着席印离开,不一会儿就把饭菜端进了房间,简单的菜色,两道小菜,一荤一素,一道西红柿鸡蛋汤,看着卖相不错。

拖着链子在桌子边乖乖坐下,看着席印把饭菜摆放好,还没伸手去拿筷子,就被吓了一跳。

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席印抱到了腿上,她傻愣愣的,满脑子问号。

???

吃饭就好好吃饭,不兴坐在腿上吃啊。

她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她挪了下位置,想告诉席印她这么坐着不舒服,但是他不为所动,可能在他的梦里,她一直都是这么坐他腿上吃的。

 


时间是个好东西,她逐渐适应,甚至还有闲心观察那些菜火候到没到位,看起来挺到位。

她连筷子都没摸着,沉默地看着席印喂过来的一勺饭。

嗯……这似乎是她向往的生活,看起来比摸鱼还快乐,但是她心里有点不乐意。

看了眼勺子,又偏头看了眼席印,最终还是妥协地张开了嘴巴,机械地嚼着饭菜,吃着发现味道确实还可以。

情况一发不可收拾,她调整了一下位置,让自己坐得舒服点,靠着席印,把他当成人型座椅,享受着他的投喂。

席印也是享受的,看着千潜脸颊一鼓一鼓像是小松鼠吃坚果的那样满足地眯着眼睛,心就满满当当的。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但是总比没有好。

只要她不想着跑,他能够原谅她之前的愚蠢行为,至于她那个男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两人共同吃一碗饭,很快就见了底,千潜这才发现两人是用的一个碗,一个勺子。

她居然吃了他的口水……

妈呀,真脏!

但是她却不能拒绝,饭都不香了。

没了胃口,勺子喂过来时她不想吃了,闭着嘴不张开,摇头示意席印她吃不下了。

席印也没有多想,以前她吃得也不多,每次都不给他好脸色,这次这么听话他心情不错,把她从腿上抱下来,放到一旁的椅子上,起身收拾桌上的碗筷。

千潜就这么浑水摸鱼地度过了这一天,一切比她想象中的好,席印没有做出一些让她不能接受的事情。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期间席印出去过一次,在临近晚上的时候回到了家里。

听见开门声,千潜突然意识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晚上她怎么睡,不用怀疑,她肯定是和席印一起,但她有点接受无能。

这就愁人了。

越愁人,来得越快,吃过晚饭后,席印在衣帽间众多的睡裙中给她选了一条。

白色的裙子手感很好,在灯光下泛着细腻柔光,是丝绸质地,料子很好,但设计……不说也罢。

千潜拿着一言难尽的睡裙,生无可恋,没想到以前她一直想穿但是没穿成的睡裙,竟然是由席印亲手选的。

手上的链子被席印打开后,她攥着裙子,步子僵硬地走进浴室,确定把门锁住了,才安心放水洗澡。

但是门锁在席印面前形同虚设,不过几分钟,千潜就听到门口的响动,这一丁点声音让她泡得迷糊的脑子立即清醒,一脚跨出浴缸,动作迅速地捞过浴巾把自己围起来。

她敢说,她去食堂抢饭的速度都没这么快!

才刚系好,席印就走了进来,幸亏她的动作快,不然都被看光了。

她气鼓鼓地瞪着还在不断靠近她的男人,“你干什么?”

席印脚步一顿,伸手把手上的东西给她,“你不要?”

千潜看过去,看到他手上的东西,一把抓过,紧紧抓着自己的浴巾边缘,确保它不会掉下来,“好了,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好在他还不是太变态,没有留在这里,千潜穿好后,扯了扯过于短的裙摆,走了出去,硬着头皮迎着席印的几乎凝成实线的目光,快速走到床边,上去后掀开被子把自己埋了起来。

身体一侧,埋头睡觉,但是现在的时间有些早,她睡不着,而且还有一旁的目光扫射,她更加难以入睡。

正在想东想西的时候,另一边的床垫下陷,还真和她想的没差,席印和她一起睡。

她叹了口气,稳住自己的呼吸,装作已经睡着的模样,一动也不动。

席印看着她抓紧被子的手有些好笑,装也不装得像一点,这么容易就被他看出来了,但他也没戳穿,朝她那边靠过去,连带着发出一些响声,他伸手一捞,就把人搂进了怀里。

就这样抱着她,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他察觉到怀里的人试图钻出去,他手收紧,低声问:“睡不着?”

这话在安静的夜晚格外明显,千潜不敢动了,缩着身体,她有一种预感,要睁眼到天明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她就睡得香甜,毫无防备,一觉睡到了天亮。

等她醒来时还有点恍惚,脑子发懵,仔细回想着她昨晚是怎么睡着的。

甚至她还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大胆地抱住了人家的腰,关键她还像八爪鱼一样,把人家缠得紧紧的,她意识回笼时,羞耻地想把自己埋起来。

但心里怎么想的,她往往脸上不会表现出来,于是她淡定地松开手脚,往后退。

这个动静把席印吵醒了,他微眯着眼,低头看了眼有些不安分的女孩儿,将她按住,“别动,再睡会儿。”

但是……她不想睡了。

被迫睡了回笼觉,等她被叫醒时,早餐已经准备好,其实这里的饭菜有专门的人负责,做好后直接送到别墅,但偶尔席印和亲自下厨,昨天就是。

往往越睡越困,千潜有些起不来,听到席印叫她,在被子上蹭了下,“我不想吃。”

但是那狗男人非要让她不高兴,就像她老妈一样要掀她被子,扯了扯,力气没他的大,“唰”地睁开眼睛,怒视着他。

开始她想起来不让她起来,现在她想睡了又非要让她起来,怎么这么烦!

以前也不觉得他烦啊,回去后她估计离他八丈远。

不过接触到他变深的眸子,她不敢再说话,怂唧唧地从床上起来,认命地坐到椅子上。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骚操作,她被抱到他的腿上,全程被迫进食,痛苦和愉悦交加的感觉有些复杂,这样的模式恐怕要持续到梦境结束。

就这么安安稳稳地度过了几天,进度条在缓慢上涨,虽然很少很少,但总有一天能涨到一百。

她开始产生摸鱼的想法的时候,脑子里出现了最开始的那个声音。

【请你积极一点,继续这样,你离死不远了。】

这话给咸鱼千潜敲响了了警钟。

【有时间限制?】

【是的,必须在半年内完成。】

梦境和现实时间流速不一样,梦里半年外面不过半小时,外面两人还睡在一起,时间长了若是被千潜母亲看到,后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千潜对这些一无所知,认真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方向,助席印通过考验的关键就是满足他的欲望,这个梦境是关于感情方面的……那就是破除两人的误会,让他重新相信她,相信爱情。

那她就要主动了呀。

不能再消极怠工。

从席印绑千潜回来开始,他就从未想过相信她,之前为了报复,抓来了她那个深爱的男友,当着她的面折磨,她因此对他恨之入骨,不可能突然转性,只能是在谋划什么。

但他没有拆穿,要到最后戳破才是最致命的,他倒要看看那个时候她是什么表情。

她永远都别想逃离他的手掌心。

席印脸色发狠,眼睛有些赤红,仅一瞬,就将所有情绪藏了起来,脸上恢复淡然和平静。

潜潜……你最好不要屡次挑战我的底线。

进度条又从%变成了1%。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